你經歷過的最撩的事情是什麼?

問題描述:ˊ_>ˋ總是被猝不及防一口狗糧,那麼就乾脆來個狗糧合集??
, , ,
方南:

我爬高把東西放櫃子,放好了之後也不知道怎麼朝他【那時候還不是我男朋友】伸手要抱的姿勢,然後他下意識就過來把我抱下來了,當時我自己都愣了23333男票友耳朵也紅了

那時候已經跟他相互告白來著,然後我倆都覺得對方開玩笑


一反北:

和前女友經常接吻。但是有一次,在商場的一個通道里,沒啥人,她讓我低頭(我倆身高差20厘米),然後她突然甜滋滋的在我臉上親了一下。


不是Carina:

高三,有天晚自習很累,就趴在桌子上休息一會兒。過了一會兒睜開眼,發現同桌也在趴著,面對著我……準確來說是看著我睡覺……四目相對的時候說沒有心跳是假的

但是我一個女孩能怎麼辦呢,只好裝作什麼都沒發生過……


扯旗兒:

有一次去超市

遇到一個小男孩在鬧 回頭的時候撞到我

我剛想說說這個熊孩子

小朋友抬頭 說

「姐姐你好漂亮」

好嘞我原諒你了

他還回頭和他媽媽說

「媽媽你看姐姐好漂亮」

嘴咧了很久 沒合上過

被小朋友撩到了

還有就是 我不好看 小朋友家教好吧


匿名用戶:

單身狗流下了不爭氣的眼淚


匿名用戶:

我男神。
高中同學被一個惡搞資訊盜號了,應該是一個惡搞軟體,會盜號,但是資訊沒有被修改。然後那個軟體自動發送給列表的所有好友一個消息,消息大致內容是這個是你嗎?然後後面有一個鏈接,點擊那個鏈接就被盜號了。我也傻不拉嘰的點開了,然後就沒當回事扔下手機午睡去了。睡醒的時候就發現QQ登錄不上了,各種驚嚇然後修改密碼,登錄了之後發現我男神給我發了一個語音,說,快改密碼,笨蛋。我改完了密碼問他說,我都已經被盜號了,你發的消息我肯定收不到啊,你為什麼不打電話告訴我??他來了句沒想起來。後來空間又有這樣的惡搞軟體,但是方式換了,然後他單門給我打了一個電話,告訴我別又傻不拉嘰的被騙了,然後還把那個新的方式截圖給我。就覺得很開心,因為他有在意我,好吧,我就是覺得,我喜歡他,所以他做啥我都覺得很撩。


阿滿吶:

當你真的喜歡一個人的時候,他隨意一個眼神都能撩的你夜不能寐。

大多數人聊起美好的回憶時,不自覺的會有所美化。

青春和回憶這種東西,當它是很美好的時候,那麼重新回想的話,只會更加美好。

我能記起來的青春里被撩到的事情,如果發生在現在或許也只是會心一笑,並不會牢記於心。但現在,帶著對回憶的不自覺美化,只會覺得,真好,早先時候的我們。

國中的時候,情竇初開,喜歡一個側臉特別像周渝民的學長。

那兩年剛好看過周渝民的偶像劇,《美味童話》,有超多美食的挺老的一部偶像劇了,裡面的他是一個性格超不討喜的傲嬌主廚。

但沒辦法,誰讓他帥的討喜。

所以學長,也是好看的討喜。

他高我一級,注意到他的時候,他還有半年就要畢業了。

不知道什麼原因,以前從來沒有遇見過他,直到他快要畢業那段時間,才開始,每一天在車站看見他。

最開始是突然發現,連著有三天早上,在等去學校的公交站台上,總有一個跟我穿同款不同色校服的男生在。

而那幾天,我的注意力只在手裡熱乎乎的豆漿和香菇大包子上。對他的印象,就是掠掠瞟一眼他藍白相間的校服。

噢,一個學校的。

然後繼續心滿意足地吃著早餐,等車來。

然後一前一後上車坐下,一前一後起身下車,一前一後走進沒那麼擁擠的人潮里,再一前一後地走進校門,最後分道揚鑣走進屬於自己的年級樓里。

一般,從上車,選座,到下車,都是我在前。

而下車過後,我總會因為性子慢,走著走著,便落到他後面了。

這樣相同的軌跡過了三天我才終於願意把視線分那麼一點給他。

第四天的早上,我打算把目光多停留一下,停留在他的臉上。

這一停留,我就愣了。

他的側臉真的好像周渝民。

但又有點不同,劇里的周渝民,眼神凌厲,表情冷漠,不愛說話不愛笑,讓人不敢接近。

他的臉,要比精瘦的仔仔飽滿一點,眼神溫柔,表情平和,沐浴著清早晨光的整個人,散發著一種沉靜溫和的氣質。

那種賞心悅目,是過眼不忘的。

至少八年了,我還沒忘。

後來,一前一後就換了。

公交站台上我喜歡站在他身後,上車跟在他身後,選座坐在他身後,下車,走路,進校門,我都跟在他身後。

想一想,倒是有點像那句歌詞,「我可以跟在你身後,像影子追著光夢游」。

哈,不過不是夢游,是上學。

其實,也不只是上學,還包括放學。

深入了解了初三作息,我總能等到他。

總是假裝雖然比他更早一點放學,卻因為學校門口的美食而逗留,「巧合」地在站台又遇見他,理所應當的,一起坐公車,一起到同一個目的地,一起「回家」。

如果說那段時間我每晚睡覺前唯一的念想就是第二天早上能夠看到他,那麼每天對於放學的念想也就不再是早些回家吃飯了,而是,又能看到他。

那將近半年的時間里,我一直很開心,我很享受這種沒有說破也不想戳破,雖然害羞但卻輕松自然的感覺,對於那時候不敢早戀的我來說,這樣的不近不遠的關系,讓我很滿足了。

或許是有一點年少不知所畏吧,雖然不曾鼓起勇氣說出自己的喜歡,卻敢在他眼前做一些顯而易見的事情。

所以我猜,他其實是知道的。畢竟我也總是出現在他眼前,不是嗎?

而更加讓我認定他知道我的心意的,還有其他原因——

那半年中,他也多多少少做過一些事,很是撩我。

比如哪天早上不小心起晚了,趕到站台時其實剛好錯過一班去學校的車,本以為他已經走了,卻發現他還在站台站著,遠遠地瞧見他正側頭看著我來的方向,等我再走近一點兒,卻又轉回頭去看其他東西。

比如回家的公交擁擠又顛簸,我扶著座椅站不穩,身後還有其他人因為顛簸時不時地碰撞,他會不著痕跡地擠過來幫我把其他人隔開,一手越過我的肩膀抓更高的扶手,給我圍起一片小小的空間。

比如在終於下了一些乘客,稍稍空了一些的車廂中發現沒有我,才知道原來我沒有和他擠上同一班車,而選擇下車,重新上了我在的這一班。即使只剩最後兩個站就到目的地了。

比如放學的時候,每次下了車我就要過到馬路另一邊,然後跟他兩人一人一邊,往同一個方向走著。有時候我裝作不經意地側頭看對面,然後發現剛好他正把頭轉回去。

……

後來,也就沒有後來了。

他初三畢業也就去上高中了,我初二結束,也就馬上進入緊張的初三了。

有些東西,讓它一直停留在剛剛好的階段,也挺不錯的。它會停滯,會保留,而不會變質。它能一直那麼美好地,嵌在記憶里。

雖然,有過遺憾。但是,我不後悔。

其實說到底,最撩的,不過是那時候最單純的我們,和那時候最純粹的青春。


匿名用戶:

高中的時候,有一次我的座位在窗邊,我前面是一個傳言中喜歡我的男生。他是比較偏向奶狗型的,雖然有時候奶凶奶凶的,總體還是非常溫柔的。

有天課間,我發現窗簾上有一層淡黃色的小球體,整體呈圓形。顏色很漂亮,看著特別可愛,但我沒看明白是什麼,就像這樣(自行腦補它們的淡黃色,和規則的球體,密集,薄薄一層,我畫得太抽象了)

我又仔細瞅了瞅,突然反應過來是蟲卵!

其實看的時候確實不舒服,但是顏色很漂亮,就抑制住了心裡的惡心。知道是蟲卵的時候所有的惡心和慫都被釋放出來了,我又怕它們掉下來。我跟我同桌講,然後他也聽到了。

他拿出他的尺子刮,用張紙在下面接著,表情還是有點猙獰

我:你不怕嗎?

他:怕啊。

我:那你還刮?

他:因為你怕啊。


Intro.7:

去朋友家在的城市,喜歡的男生也在那個城市,不算很大的地方,不過也方便了我藉著「一起吃個飯啊」的理由約他出來。

朋友去她男朋友的工作單位找男朋友,他在樓下等我一起出去,沒有別人只有他和我。

吃過飯在他們那的公園散步,門口有個夜市,他非要買一個帶燈的花環給我,我拒絕說太沙雕了(是真的不太喜歡)他還是拿著手機去付了款然後讓我戴著,說

「一會到公園裡面就沒有燈了,省的我把你弄丟了」

「我應該再買一個大人領著小孩的那個繩把你繫上」

我知道他就是把我當妹妹,他也不喜歡我,但是我從來都沒有這么被當成小孩子對待過,還是覺得蠻心動。


匿名用戶:

大一那會兒,我還是學生會的一個幹事,我們部門就是每周檢查寢室的安全用電,然後那周輪到我查男寢。

(我們是那種進出寢室樓都要刷卡的,據說好像是女生的卡刷不了男寢的門,一般那個時間段寢室門是開著的,但那天不知道為什麼鎖了)

那會兒我查完了下樓,剛好有個小哥哥刷卡進來,但那時候我離門口還有好幾步遠,而且當時也有其他人進進出出,小哥哥完全可以自己刷了卡進門,但是小哥哥刷了卡一直等在門外,一隻手一直撐著門,最後等我先出去了他才走。當時真的覺得小哥哥超級好,超級害羞,很小聲說了一句謝謝,也不知道小哥哥聽見沒有。

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

。。。。

。。。

。。

小哥哥超級白,皮膚超級好。其他沒注意,但是眼睛應該也是超好看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糟糕,是那種感覺!!!!

後來還有一次我和室友在食堂吃飯,我剛坐下,小哥哥就坐在了跟我隔一個座位的位置上,心裡超級開心呀!後來室友過來坐在空位上,我就趁著和室友說話的機會偷偷瞟了幾眼,隔了一個人都可以看出來小哥哥皮膚是真的好,啊啊啊啊啊啊!超級羨慕了!!!


匿名用戶:

小小一件事 半夜去畫室畫畫然後電閘全被拉了 找了很久還是不知道電閘在哪裡 然後發資訊給他 問他電閘在哪 一般都會直接說(微信問的) 然後我沒想到他過來畫室幫我開 那句等我真心撩 可能這是很小的事情 但不一樣的人 意義也不同了.幼稚hh

兩天後 成了男票

一個月後 成了前男票

死灰待復燃ing

燃回來了 回來了


葯石無醫:

,,,,,,,,就今天

我們坐在椅子上,因為什麼商量事情不合自己心意,我沉默了一會看著他眼睛說要不你別做我男朋友了,然後兩人對視幾秒鐘他突然從椅子上下來單膝跪地說那你嫁給我好嗎。

實際情況是,我抱著調戲男朋友的心情說完了那句話後,幾秒鐘後他突然下來單膝跪地還沒完成動作的時候我感覺情況不妙畢竟公園人多就趕快說 做我老公好不好。兩人噗嗤一笑他說他就料到會是這樣哈哈哈哈果然還是騙不過他

覺得男朋友好會撩,會突如其來的耳邊告白或者說要跟我嚴肅的說一件事然後說我好喜歡你(「・ω・)「

反正 跟他在一起,就是最撩的事情

作為一個大學生,會時常想要變老5歲然後嫁給他的念頭,明明談戀愛才不過半年emmm


卡卡卡卡特里娜:

剛看了一條答案,忽然想起一個也挺撩的事兒
在辦公室因為我的座位在門邊
一個男同事要出去,又折了回來
問我借了根筆,
借用我的桌子在那裡寫一些東西
我轉過頭去看了一眼,說了句,哇你的字真丑
他抬頭看我,笑了笑
用手指颳了下我的右邊臉,說,就你好看!
我不知所措地趕緊轉回頭去盯著電腦熒幕


鄭碩:

三年前的某個晚上,我跟坐我對面的學長要某個櫃子的鑰匙。我聲音小又害羞,叫了好幾聲學長他才聽見;我說話慢,而且愛用長句子,他確認了兩次才明白我要做什麼。
把鑰匙給我後,他說:「以後不要叫學長了,顯得生疏。晚上的實驗需要我幫忙嗎?有問題可以等我回來問我。」
他眼睛不大,但雙眼皮,長睫毛,黑眼仁佔比大,還有著珍貴的完美視力。我能看到,他跟我說話時,眼睛裡的光。
現在,學長成了我老公。好幸福。


詩與胡說:

這是我見過最撩的學生和老師 他們的故事。
我們這是一個縣城,以前每年都有一兩個考上清北的,後來突然斷了,清北也算是一個大夢想吧。

高中實驗班,班導吧,經常和同學聊聊天什麼的,和他聊人生和理想,就說了句
「其實我國中就想考清華了」
(聽起來可能有些人覺得好笑)

你知道他怎麼回答的嗎?!

「你沒考上的清華,我來幫你考。」

後來他考上了,打破了好幾年沒有出清北學生的詛咒。


衣貓:

我的後桌。他是那種很有趣的人,一節課都安分不下來,和基友們搞鼓各種亂七八糟的東西。我是學霸(笑)平常經常諷刺他和他互懟什麼的,不會的題有時也幫幫他。一直玩的蠻好,以前也算是朋友。

有半年多了吧

記得一次我半天沒來上學,下午進來和他也沒說話,關鍵是也不知道聊什麼……

過了一節課,我有些作業要問他,回頭,他瞪我一眼,扭過頭:”荷——tui!”

我轉回身沉默,然後狂笑

又扭頭 他一見我,再次甩頭:”tui!!”

…………

他是傻逼嗎!!!!!!

於是我也”切!”不屑的來回甩頭跟他鄙視了幾個回合

明明看起來那麼成熟,有的時候就尼瑪像個小孩子一樣鬧脾氣

我也不知道怎麼哄……

有一次不知道為什麼,他喊,前面的!前面的!(叫的不是我,我是他斜前桌,而且他一般都是叫我名字XD)我同桌不理。

前面的!!

我突然很想回頭。

我回頭了,看著他。

他看著我。( •́ .̫ •̀ )

我看著他。(๑•́ω•̀๑)

他看著我。( •́ .̫ •̀ )

我看著他。(๑•́ ₃ •̀๑)

他看著我。(๑˙ー˙๑)

我看著他。我眨眨眼。(〃ノωノ)

Σ(|||▽||| ) 他狂笑”噗嗤鵝鵝鵝鵝鵝鵝神經病啊哈哈哈哈哈鵝鵝鵝鵝鵝鵝鵝鵝”

體育課,我一向跑圈不行……跟閨蜜鬼哭狼嚎了好久,還是沒有逃過跑一千米的厄運

他早早跑在前面。

我到了第三圈就已經差不多沒氣兒了,使勁呼吸,要死要活。遠遠的看著他和死黨在前面慢慢悠悠的走著,回頭看了我一眼。

我心想著趕上他,於是用盡全身力氣跑

剛到他身後,嘴裡的名字還沒喊出來

他:”走吧!”對著他死黨說,賊尼瑪雲淡風輕,然後就用飛一般的速度把我甩掉了。

。。。。。。。。

那個時候我是想殺人的。

忽然想起來剛坐到他前面一段時間的一節體育課,那時跑八百米就已經很恐怖了,想想真懷念。

記得我考完以後和坐在操場旁升旗台上歇著,一邊看著男生繞著操場一圈圈跑一邊幸福的奸笑

然後他慢慢的跑近了

跑近了……跑近了……跑近了

誒騷年你這方向好像不太對啊???

好好的在跑道上跑著為什麼要突然改變方向朝國旗台跑過來????並且他連看都不看就慢悠朝我過來讓我很懷疑他的動機??

閨蜜驚恐地拉著我的手:那是你後桌?

我的後桌???跑到我面前,把手心的一串鑰匙遞給我???

“幫我拿一下。”我乖乖的接住了。然後他就溜了。

嗯。拿鑰匙。

誒不對啊放東西的地方就在你眼前為什麼要給我????

我很懵逼,那個時候情商無比低下的我當然是摸不著頭腦(現在也是)

但是起碼是不一般的關系吧????半年後我捧著手機一臉猥瑣笑。

一次聽說我要換位置了,我抱著同桌央央央地哭不會吧不會吧,那幾天說實話真的不開心。他在後面沒出聲。

後來過了兩三天,感覺更深了,我再次擔憂地抱著同桌做作地哭泣如果真的換了怎麼辦……然後前桌同桌紛紛安慰我,我聽了更難過了

那時我已經意識到我有一個不想要離開的理由了,但是我一點點也沒有表現出來,我擔心失望,和可能的只是自己一個人的幻夢。

我聽到他很輕很輕地嘆了一口氣。

那個時候我嘴上天天掛著一個傾慕的學長。

有次我和前桌(男)聊天,剛沒說幾句,感覺虎軀一震,椅子被狠狠踢了一腳,回頭,見他一臉不爽,撇臉看向一旁。

不理,繼續聊,於是又被狠狠踹了一腳。再次回頭,他面無表情的看著窗外,過了一會兒,又看著我。

我:……

踹我椅子幹嘛?

然後就收腳了。

那天天氣很好,陽光很溫柔,餘光瞥見他一直望著窗外,我趴在桌上一道一道寫數學題,之間什麼都不說。

後來關系就慢慢淡了。

(之後我經常堅持不懈的踹前桌椅子,直到被前桌憤憤投訴了才停手,但一直不明白他是怎麼做到把我椅子踹起與地面夾角三十度的………)

還是調位置了。兩個月以後。

他只是像往常一樣笑著念我的名字,跟我打趣。真可笑。偏偏這個時候最不想聽到的是打趣。

一切都像往常一樣,他依舊笑著四處浪皮,就像我還在的時候一樣,而只有我一個人知道,這場卑微的暗戀,剛剛開始,卻已經快要結束了。


Olivia:

大概就是昨晚吵過架的今天早上,老公出門的時候,我假裝還睡著,然後沒有像往常一樣得到早安吻就聽到關門聲了,老公走了之後有點著急也有點失望,以為他還在生我氣,過了大概30秒,門又開了,我以為是他忘了東西,然後只見我老公奔著我過來,摟著我親了一口又走了,哎,開心的時候根本不記得他為你做了什麼,怕失去的時候才知道感恩,老夫老妻反而最近真的很敏感了呢。。。


二硫碘化鉀:

我就只有一個問題:

你們他媽上哪遇到那麼多有關年輕人生的愛情啊(●─●)我基本上人生就是打遊戲,畫畫,學習,沒了。

我只知道那一天我在跟才來家裡一個星期的小毛球一隻奶貓玩耍的時候,我因為想看手機突然不跟它一起玩了,結果這只小奶貓愣是順著我褲子爬到我腿上,然後伸爪準備抓我的胳膊摸我的手。

這貓的眼神好真誠,我一個當年正值19歲的大好青年就這么被個貓撩到。

小奶貓:「>.<能不能陪人家一起玩嘛(•ૢ⚈͒⌄⚈͒•ૢ)」

我:「…來了來了///」

另附:這只貓長大一點第一次與別的喵協作抓到老鼠的時候他媽的是丟在我房間門外。好吧。


康康:

「啊好想過上有貓有狗的完美人生。」

「完美人生不是有兒有女嗎?」

「三個境界,有貓有狗,有房有車,有兒有女。」

「那麼最高境界是什麼呢?」

「當然是有兒有女啦。」

「是有你有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