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經歷過的,最美的邂逅是什麼?

問題描述:你經歷過的,最美的邂逅是什麼?
,
王閑人:

我很想詩情畫意的描述一下,我人生最美的一次的邂逅,可惜不行。

因為環境不美,那天是在醫院。

再者那天我也很差,穿著滿身汗味的球衣,一件自己剪出來的LEE的牛仔短褲,一雙被蹂躪的變型的球鞋,關鍵是我還沒有穿襪子。順便說下,當時我還剛打完一場球。

我用我人生里最糟糕的形象,遇見了我當時最朝思暮想的人。

一切都很糟糕,但是因為面前的人,我覺的一切都是那麼美好。

事情的起因是因為那天我在球場打球,國中的同學突然打電話來說:某某老師身體抱恙,來泉州住院。讓我代班上的同學先去慰問一下。

那時的我,神經也是大了點,就直接從球場打個車,在門口的水果店隨意的提了個果籃就去了。

結果進門我就看見她坐在老師對面的病床沿上,手裡在幫老師削著一個梨。

那天她穿的一身紅色的連衣裙,紅的跟朵花似的。

比起我印象里那個穿著黑白校服,單純的、稚嫩的的她又美艷了許多。

那瞬間,我覺的我臉紅了,我心跳停止了。

再然後,我就想轉身走了。我悔,我真的悔。

為什麼我這么懶,為什麼我不先回家洗個澡,換身得體的衣服。

可惜,我開門的時候,他們看見我了。

就這樣,我再高中畢業後8年後,再次遇見了我曾經暗戀的女生。

那一刻的我的世界是崩塌的。

但是,她只用了一句話,就幫我把這個世界變的美好:

能再遇見,真好。

很小聲,貼著我的耳朵。

多麼言情,多麼可愛。


青俠:

那天我按照同事的意思 去見一個女孩,對,就是相親。

然後就坐下來吃了飯,聊了聊,後面就結婚了。

女兒推出產房的那一刻,我覺得她就是上輩子生死別離的情人,分開許久再見那一刻!

這是人世間最美麗的邂逅!


Rhys Wing:

高一那年,我和家人去廈門一個親戚(親家那種,沒有血緣)家過年,遇到了一個大我半歲的小姐姐。她叫孫銘君,但我聽她爸媽叫她孫容。我問她為什麼,她說「孫容」聽起來像廣東話里的「蒜蓉」。兩人哈哈一笑後,關系拉近了些。就加了微博。我們還說起感覺南方人相比北方人更喜歡用微博。

前兩天大家一起正常玩,去海邊散步,去草地放風箏。我教她三國殺。

第三天晚上,大家一起吃飯。飯桌上大人聊起她的愛好,以後學什麼。說她想做設計,卻又不好好學畫畫。我感到大人們的態度很傲慢。我看著坐在對面的她,心情似乎有些低落。感到就像一定程度看到了自己。我起身回房間,給她發了兩條微博私信。

第二天,我看到她發了兩條微博。

我驚呆了,心裡十分感動。

大家又一起去了鼓浪嶼。當天有綿綿細雨,她帶我去找張三瘋奶茶店。還在一個移動小車買了一種特別的麵皮包起來的雪糕吃,我很喜歡。在路上孫銘君和我說著她學校的事情。傍晚的時候走到菽庄花園,我還記得有一條懸在水上的路。晚上燈光照著鄭成功的像,我看著遠處的海面,感覺氣氛很好。在夜色里的小路上孫銘君還問我有沒有拍拖過。

接下來的幾天大家四處走走,在家裡玩玩桌游。走的那天晚上,孫銘君送我們出小區。經過兩旁是綠化的小路,我們走到燈光昏黃的大門口。在往下通向街道的樓梯上,我看到一張遊戲王卡。我將卡撿起來,問孫銘君知不知道這是什麼。她說知道。我說我以前玩過這個。

在回去的車上,我收到孫銘君發來的簡訊。「那張遊戲王卡我撿回去了。留著做個紀念。」我的心裡暖暖的,覺得多了一個朋友。


就是曼仔:

去年春天我喜歡上一個小小少年,她瘦瘦細細,搖頭晃腦,一邊開車一邊唱,人生短短幾個秋啊,不醉不罷休,東邊兒我的美人兒啊西邊黃河流,我得兒意地笑,又得兒意地笑,荒腔走板,卻飛揚又得意,讓你想捏著她的鼻子給她灌壺酒,再揉揉她腦袋。

我們頻繁相約的那幾個月,有一半時間都是在路上,所以我最熟悉的是她開車的樣子,大馬金刀,左衝右突,從華盛頓到紐約,從弗吉尼亞到田納西,我們一邊開車一邊聽歌,從歌詞聊到人生故事。她講起和她前妻的初遇,在拉斯維加斯的機場,漫漫斜陽里,一身紅裙的姑娘踩著小高跟兒高傲地向她走來,她一見鍾情。

而我們短暫的、不成故事的故事裡,也一起見證了很多次落日。那段時候我們住得很近,近到可以天天相見。我家住在簽證處旁邊,於是她車里常用地址的前三分別是她辦公室、她家、還有簽證處。她自己都自嘲,誰要是看了她的常用地址,准得心裡冒問號,這人是不是天天丟護照啊,怎麼老往簽證處跑?

那真是一段愜意的好時光,像人生里短暫的、亮晶晶的假期。我們很少提前約定見面,往往臨時起意,常常是我看到外面的晚霞如錦天光如火,就趕緊叫她出來,她開車接上我,我們一起一直往西開,去追逐太陽,追啊追,有時候能一直到九點,直到再也看不見一點兒太陽為止。感謝夏日的漫長白晝。

天黑以後我們就去找家居酒屋喝酒吃面,偶爾也會找韓國餐館吃點熱騰騰的鍋子,繼續聊啊聊啊聊啊,有的沒的,爭分奪秒,因為我回國的日子將近,每一天都是倒數。

那時候我反覆聽幾首歌,一首是Eason的「落花流水」,故事假使短過五月落霞,沒有需要驚詫,講真天涯途上誰是客,散席時怎麼分。淡淡交匯過,各不留下印,但是經歷過,最溫柔共振。在國外那幾年,常常是high mover對上high mover,什麼承諾都不敢有,什麼未來都不可期,只有一個又一個短過五月落霞的故事,留下一樁又一樁酒後唏噓的心事。

而另一首,則是王菲的「假期」,現在盡量快樂吧,現在盡量放任吧,現在盡量紀念吧,始終都需要回家,哪可以一世一世嬉戲嬉戲,倒數中一分一秒都不會忘記,這世界比不過這個星期(每當聽到此處,我就會想起我們一起玩兒的那幾天,一起見過的風雨閃電,一起駛過的南方歲月,旅途的結尾,近在咫尺也不願那麼早地各回各家)。

那真是人生里兩個月的假期,而歌的結尾輕輕反覆呢喃,我愛上過你,我愛上過你。

去年五月,我抒過很多很多情,一次又一次地告訴自己,永結無情游,相期邈雲漢,都是在感慨這一段故事。而就在前幾天,小少年突然跟我說,她建了一個歌單,叫「曼記最後一夜」,用來記錄我和她一起聽過的那些歌,裡面有MLA的」麥記最後一夜「,講一段似是而非沒頭沒尾的感情,而我們都心知肚明。

這個無可救藥的、不靠譜的、神采飛揚的小少年啊,真是我有過的最浪漫的遇見。最後放一首伍佰的晚風吧,在我們roadtrip的時候,窗外大雨如注,而車內是伍佰粗糲的嗓音喃喃唱著,慢慢吹,輕輕送,人生路,你就走。

就當我倆沒有明天。


阿胖括弧笑:

從老媽肚子里出來那一刻,第一次看到我老媽老爸,我都被嚇哭了,沒想到第一次把我嚇哭的兩個人是最愛我的人,也是我最愛的人。


十八畝田:

實習的時候有一天下班坐捷運,車廂走進來一個穿黃色校服扎著馬尾巴的女孩,應該是國中生吧。女孩對車門的位置情有獨鍾,一進門就站在那低著頭玩手機。那時可是下班高峰,捷運一靠站開門,女孩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洶涌的人流半推半就推出車外,來不及轉身又被上車的大軍推回車廂。她皺了皺眉頭,漲紅著臉嘟起金魚嘴長吁了一口氣,然後看看手上的手機,還在,那囧模樣真是令人忍俊不禁。更逗的是她又走回了車門的位置撥弄手機,可想而知她第二次靠站時的命運,這次被人擠得頭發都亂了。然而她就像沒事似的,理了理額上的劉海,拉了拉馬尾上的橡皮筋,又一條路走到黑地擠回了車門的位置。我忍不住噗的一聲笑了出來,因為怕被她看見,我把頭藏在手握吊環的手臂後面,強忍笑容。第三次靠站,她被進出的兩條人龍夾在中間,搓搓搓搓搓兩邊的人一路搓過去。這次人流散得差不多了,車廂空了不少,但關門的氣候她也被擠毛了,雙手高高舉起,兩腳跳了起來,落地的時候手往下一甩,本來是個發泄動作,一甩居然還把手機甩了出去。這時我再也忍不住了,頭向天花哈哈哈大聲笑了起來。她看著我,一副又是尷尬又是發怒的神情,意思說有什麼好笑的?我忍著笑撿起她的手機給她遞過去,說妹子你傻啊,站在門口不給人擠扁?站到我這邊來吧。她撓了撓頭發,好像才想明白這事,於是半步半步慢慢橫著挪到我旁邊來。我左眼角往下瞥了瞥她,被擠得雙鬢凌亂,滿頭大汗,白皙的臉蛋直發著紅,又忍不住噗呲一聲,整個人因為忍笑而發起抖來。她既嗔且怨地看著我:幹什麼?但很快被我感染,變成既嗔且笑,捂著嘴眼睛看著天,強忍笑容。車廂發出叮咚叮咚的聲音,列車第四次靠站,我到站了,道別性地看了她一眼邁步走出車廂,她也往車門走去,我以為她神經有毛病又跑去車門被人擠,誰知道她居然跟著我後面下了車。踏踏踏踏,在捷運的空曠通道中行進,我沒有看她,但我聽得出她就在我左後側。氣氛對我來說有點尷尬,我沒敢看她,也不知道她想去哪裡。前方是岔路,左邊是a出口,右邊是b出口。我摒著氣,往a出口方向走了過去,耳聽著後方的腳步聲,往b出口走了過去。終於走了啊。我竟然感到了一絲不舍,停下腳步回頭一望,發現她也轉身看著我。


郭佳:

最美的不是下雨天,而是與你躲過雨的屋檐


車干:

那時候我們都剛畢業,還都不認識,都是在同一家網際網路公司同一天離職。

剛畢業不久,就從第一家公司離職,心中充滿不甘和不舍。我已經辦完了手續坐在一樓的大堂,發發呆,看看這個曾經奮斗的地方。無意中看到她走來走去,覺得她好忙,高高瘦瘦的170女生,黑色的背心,戴眼鏡,很漂亮。

突然她也在我對面坐下,我也看到她手裡拿著離職證明。心裡想,原來你也要走了,同是天涯淪落人啊。我細細打量著她,她也有看我一兩眼。
後來她離開了沙發,我離開了公司。

我承認在那一刻我忘不了她的身影,對公司的不舍演變成了對她的不舍,我在還能看到公司的那一個街口停下了,我就站在那裡,不知道等啥,就想再看一眼。

她從公司走出來,站在公司門口。我看到她,她看到我,我假裝不是看她,她假裝不是看我。一條街的兩端分演著不一樣的戲碼。就這樣,我們兩各在一端彷彿看不見我們想看的期待,足足看了30分鐘。

她或許在等滴滴吧……她或許在等男朋友來接她。我邊自嘲自己邊回頭邁步,怎麼可能會有緣分……我邊走邊回頭,她消失了。我邊走邊回頭,她出現了。我們原來同路。

我像一個賊一樣,走兩步一回頭,怕她消失在我的視線。每次看她的眼光,都是順著她耳邊越過。在科韻路站的捷運口,我被她喊停了。這一刻,命運沒有安排向左走向右走。

你好,我可以加你的微信嗎?我跟一個傻子一樣笑笑的點頭,一直點頭。

她是我最浪漫的邂逅。


戴黛:

出門帶著魚的大爺
感覺很美也很孤單


Lulu Yan:

大二,在大學室外乒乓球場,我和閨蜜在打乒乓球。牆頭外面爬進來三個男同學,奇了怪了穿的都是正裝(後來知道是出去實習剛回來)一看就是學長:一個很高很和氣,一個很胖很憨厚,一個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眼睛很大很啰嗦。

球場人很多、檯子不夠用。一般這邊規矩就是「蹭台」,沒台你就選一個檯子站在旁邊看、看久了對方會禮貌地讓給你打一會兒,或著跟你切磋一下。我跟閨蜜打得正火熱,看見這仨人滴溜溜地轉悠就心想,別站我們這啊,我們才剛蹭到的台。

……

刷刷刷,仨個人齊刷刷地站我們台這了。站旁邊就開始你一句我一句不停地講話,你們大幾的啊? 什麼專業的? 喲!好球!你們今天沒課啊?每天都來打嗎?抽她! 你打球多久了?…最近有沒有看什麼那個節目…

勞資心想:吵!死!了!還能不能好好打球啊!!

尤其是那個眼睛大的,叨叨叨叨,是不是閥壞了啊?一句接一句,嘴一刻都不停。八年過去了,現在睡醒了睜開眼,還聽見到他叨叨:我下樓拿牛奶了啊,你要不要吃茶葉蛋啊?


匿名用戶:
[迎面走過一個令你心動的人。

你跟Ta對視了一下。

你忍不住繼續回頭看。

Ta也在回頭看著你。]

完。

此畫面需要進行想像及腦補。


歸陌:

坐火車,不小心睡著了,恩…我承認這很老套,但是我是真的睡著了。他把我叫醒,迷朦中看向他,一眼萬年,再沒愛過別人。


布子:

時隔半年,重新來更~

妹子已變成我對象,即使兩人相隔1335公里。命中註定,一切隨喜。

在離開北京的五十四分鐘前,我坐在機場的候機室里,寫下我的這次故事。

大學生。

清明節三天假決定去北京玩一圈,於是提前翹了一天的課,又逃了節後的兩天課。坐了二十個小時的居然敢稱快的慢火車,抽了快兩包煙,到了北京。

早上去看了升旗,去青旅辦完手續,就去基友學校找他,早上十點半,我們三個人一起去他們食堂吃東西。

然後今天小爺的故事開始了。

剛進食堂的時候一眼便看到她,藍衣白褲,玲瓏清秀。不能稱的上是一見鍾情,但是那句「只是因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說的就一點不為過。(除了食堂人不多這個事實外→_→)

由於先前二十個小時要死要死的火車上實在無聊,附近坐的妹子又挺多,在撩了很多個後我滿懷信心。於是見到這個妹紙後我吃完東西就直接去撩了。

坐到妹子旁邊,先索要張衛生紙,擦擦嘴。然後就開始佔據主動地位,問妹子們一些問題,主要策略是先打外圍,最後中心開花。嗯,幸好我逼溜得還好,問問妹子是湖北哪兒的,再說說西安挺好的。接著,我就特別直的給妹子說:妹子,我知道直接要你微信號會有些唐突,但是呀,你能不能把你微信號給我。。。balabala

妹子對我第一印象還好。

也就直接給我了。

回去加了微信就聊聊呢,彼此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情況。

緣分這個東西真的很奇妙,總覺得和她很熟很熟。第一天晚上回到青旅快十一點了,非要拉她一起去吃點東西。(⊙o⊙)…

我想解釋為精蟲上腦,欲行不軌→_→

妹子就拒絕我啦。

然後我吧嗒吧嗒的在窗檯抽了好幾根煙。

我說來北京也人生地不熟的,妹子請我吃飯吧。

妹子說好呀好呀。

第二天她去保定玩兒去了,捎了份驢肉火燒給我,好吧其實是我要的。我轉了一天回來,今晚是打算住基友宿舍的,然後先去找她,給她帶了些路邊買的草莓,大晚上十點多拉著她跟我散步校園,最後找了個小樓道里。。。

她看著我吃驢肉火燒。。。

聊天。

很熟。

那天晚上送她回宿舍樓的時候給她念了句馮唐譯泰戈爾的詩:你對我微笑不語,為這句,我等了幾個世紀。

實話說,第一次給一個妹子這樣念詩啊。然後我心跳的快了一下,妹子的感覺如何就不知道了。

第三天晚上妹子去排練啦啦操了,沒約到。

在我離開北京的前一天,也就是最後一個晚上,嗯,在妹子校門口等她。這次是約定好了的

睡了一早上,下午和基友去天安門轉了轉,六點多回到他學校。妹子說她們還要排練,我說我等你。在她們學校附近的天橋上等她,吧嗒吧嗒抽了好幾根煙,和一個賣襪子的大媽又嘮了會兒,嗯,妹子來了。

一起去中關村那邊吃日料。二分聊天,三分看她。嗯,很美,不管是說話還是不說話的樣子。

風輕雲淡,相看兩不厭。

我說有點像南笙姑娘。

本來是想把自己戴了半年的一串陶瓷手鏈送給她的,但看到她右手上戴了東西,就放棄了。嗯,還有一個原因就是被撐大了。戴不上。

真正對一個人有感覺的時候,再污的漢子也會在這一刻變得純情。聊到過去的初戀,聊到將來的打算。

吃完飯她給我說旁邊學校有一家炒酸奶特別棒。

嗯,打的到的,一路插科打諢,她撩我我撩她。省略一些偶爾性的肢體動作,主要是我的爪子一會兒過馬路胳膊拽一下,肩拉一下的。

上電梯的時候她轉身的樣子特別美。我就拉著她又下扶梯,上去的時候讓她轉過身照相。

真的很美。

走在步行街上,剛好有個大爺做洗照片的生意,一塊一張的那種,我和她就在路邊洗照片。說我照相水準渣,說她長得丑,自戀自己帥出血,自封自己「爸爸」,幫大爺拉生意,妹子罵我蠢,因為有些生意不能拉過度了。旁邊剛好有兩個妹子洗相,我把充電寶借給她充電,我們兩個還在旁邊「秀恩愛式」的互損互撩。一會兒搭個肩膀,一會她又戳我個肚子。我開玩笑說明兒就回了你就不能好好珍惜我。旁邊那個借我充電寶的女生問「是異地戀吧?」。我們都笑了。我說還沒撩到呢,我問那兩個女生你覺得我倆認識了多長時間。她們猜是五年。

我說,其實我們倆認識還不到五天。

兩個妹子已經被我倆驚呆了。

還要再等一會兒,於是就去遠處點了一根煙。回來的時候我說咱倆再洗一張吧,公主抱好不好,我還沒試過呢。

「照一張?」

「不照」

「照一張?」

「不照」

「照一張?」

「不照」

這五個字說了十幾遍。

最後我放棄了,即使旁邊那兩個妹子當了一次僚機也沒成。

洗好了就往炒酸奶那家店走,一路上還在繼續還誇自己多帥,我倆的外套是情侶色。由於昨晚在這兒街邊和基友擼了好多串兒跟老闆一塊兒喝酒抽煙了就認識了,經過的時候還和老闆聶叔親切的打了招呼。妹子拉著我的胳膊一臉崇拜的一直在叫「哥」,我就在妹子的仰慕中裝了一秒的高冷。

外表傻白甜,實際漢子心,嬌小可愛俏玲瓏,其實浪里小白條

好吧,其實是她一直在說我是浪里小白條。

點了她最喜歡的黃桃味炒酸奶。

和她從一條長長長長的巷子走回她們學校。

故意走得很慢,今夕別離後,何日再相見。

我說妹子這么嬌小,接吻的時候男票是不還要蹲下來,然後比劃了個動作。被屁股踢了一腳。我就順道拉起她的手說以後跟你拉手跟領小屁孩過馬路一樣。

那是我第一次拉女孩子的手,講真。

拉了一下就放開了。

走在路上我說,妹子我背會你好不。

妹子說不好。

過了天橋就是她們學校。

跟她坐樓道吃驢肉火燒的那晚上回去給她寫了一封信。

我說有東西要給你。

從背包里掏出那封信。

她站在那兒。

她說第一次收到情書,要自己看,我說我要給你念。

她說自己看。

我說好,我給你念寫的最好的一段。

寫這個答案的時候真的忘了當時寫了什麼,只記得似乎有一句是這樣的:

「我有一萬次沖動想要拉起你的手,但是我怕就會有第一萬零一次的沖動」

不算短的一大段。

我念的很認真。

她拿著手機的手捂著嘴。

我看到她眼裡有晶亮的東西。

那是我走過最漫長的天橋。我慢慢在後面走,不逗比,她在前面裝作很調皮的樣子,我知道那些晶亮的東西告別的時候也沒有散掉。她說你正常的時候咋感覺怪怪的。

我不說話,慢慢走天橋。

我說把你送到宿舍樓下吧。

快到宿舍樓下的時候有一棵特別大的樹,枝葉繁茂,燈下的她很美。

我說就這兒吧。

她揮手再見。

我說抱一下吧。

她的頭發擦在我的側臉上。

很短。

很暖。

我們告別,我說「別回頭」。

走到拐角的時候我沒忍住回頭了。

不知道她有沒有忍住。

晚上我發了條微信。

最後我們沒有在一起。

剛另一個基友替我遺憾說「人生就差那麼一點點」。

我說這次我很知足。

我只記得我和她度過了一個美好的夜晚。

現在關系也很好,我說要寫信給她。

在車站買體彩的時候我發微信讓她十一個號碼里選五個,她選了四個,還有一個讓我選。我說昨天和你吃飯是五號,那就選五吧。

我說我要中了頭等獎就包養你吧,雖然頭等獎就一千多。

她說好呀。

我說沒中就說明你不值錢。

嗯,最後五個號碼中了兩個,包括那個5.

她無價,再難得。

(完)


一岐日和:

高一軍訓回來,我家住的遠搭公車要多一塊錢,附近沒有小賣部之類的,心想就欠著下次上車的時候再付了吧。當時也沒有想到可以投十塊錢進去然後我把其他人的錢收了←這樣的辦法,稀里糊塗就上了車。
我投了一塊錢後跟司機這么說,司機就開始說x中的學生怎麼這樣,連公車的錢都不付,攔著我不讓我上車。
這時候上來一個同校估計同年段的男生,他投了五塊錢,然後跟司機說,我幫她付了。
司機就罵罵咧咧的放我走了,我本來想向那個男生道謝,結果他付錢以後又下車了…………好像他不是要搭這班車?只是上來付個錢?
雖然我和那個男生後來似乎再也沒見過,我臉盲見了估計也不認識,但是那個時候真的十分感謝,如果有機會再見的話,我一定會對你親口說謝謝。


匿名用戶:
還是在高中時候,我與好友走在回家路上。

瞬間目光被迎面而來的一輛單車吸引了:前座的男生把車蹬得風馳電掣,後面一個帥氣高大的男生一手扶著前面的男生,一手叉腰箍著籃球,站在後車輪突出的中軸上。

春風十里,我看得出了神。

就在這時,站在後座的那個男生突然笑著大聲喊我的名字,然後騰出一隻手跟我打招呼!!!

我旁邊的朋友也驚呆了,你認識後座的那個帥哥?
我愣住,不認識呀。

時隔兩年再次遇到那個那哥們才知道,原來他是我的國小同學,幾年不見長高變帥好多,我不認不出他了,他卻一直都記得我的樣子^^


Aorqu用戶:
10年的時候在上海世博會 那時候還是個國中小屁孩 姐姐去衛生間就在外面等著她 人特別多的地方我從那站著 忽然有一個金髮的男生朝我走過來 笑著和我說「你好」

不記得他的聲音好不好聽 只記得中文不那麼標准
不記得他的樣子 只記得他的亮亮的眼睛
人山人海中間長出來的會發光的人
時間好像靜止
我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說什麼

然後我姐姐突然從廁所沖出來拉著我的手就跑「到集合時間了快去找導游!!」
後來 我記得我哭了一路 不知道為什麼 誰問也不說 就那麼一瞬間可是那是少女時我最喜歡的人了沒有之一

最美的邂逅不過如此了吧(ฅ>ω


Chris帶你猛撕英語:

被英國女醫生sweet邂逅!


sunny boy:

剛才跟一男的同時去按電梯,我按到了按鈕,他按在了我的指頭上,那一瞬間居然產生了愛情的感覺


匿名用戶:
在學校看到過一個很漂亮的妹子,插肩而過,本來以為以後不會見到了,結果在參加黨校學習的時候她作為學生主持人出場,還報了自己的名字,感謝黨:)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