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聞過最難聞的物質是什麼?

問題描述:在實驗室或者生活中很多物質往往都會有味道,有些物質的味道甚至能讓人生無可戀,而一般對它們氣味的描述都是「有刺激性」「有甜味」這種模糊的概念,這樣幾乎不能體現出氣味的不同,比如氯氣和二氧化硫,百度百科的描述都是有刺激性氣味,然而聞過的都知道其實這兩種氣體味道差距很大,我更喜歡把二氧化硫比作火藥而氯氣比作八四(這樣說好像有點不妥哈);少數的直觀一點的有「有臭雞蛋味」的硫化氫,只有這樣才能讓人大概了解一…
, , , ,
Aorqu用戶:
不請自來
讀答案玩的時候突然想起一件事
一回憶那個味道
我……嘔……
鯡魚罐頭、泡脹的屍體就不說了
太過尋常
我們說些特別的

前段時間清明節
請假去上海玩兼看男友
晚上洗完澡躺他胸口的時候
一直聞到一股難以言喻的臭味
就是那種肉質腐敗的味道
在不將就人家的塑料拖鞋上也能聞到那種味道
就是角質層泡水腐爛的味道
我猜測是不是男票肚臍的味道
畢竟我以前肚臍發炎自己聞過
就是那種臭臭的味道
然後我湊近他肚臍深吸一口氣(我為什麼要深吸)
……

……
對不起
沒抗住那股味道兒
然後給他找棉簽掏肚臍了
親們
肚臍一定要洗乾淨啊!
肚臍裡面是封死的
不會通向腸子的
好好洗裡面的垢啊!!!


秉持:

「石楠花的香氣?!」

「行家啊!」


廚子戲子非痞子:

屍臭!屍臭!屍臭!人的屍臭才是最難聞的

這是一個神奇的平凡故事。

生活在北方一個封閉的農村,故事發生在九歲那年。農村以前每到冬天,會有好多乞丐,會挨家挨戶的要點飯吃什麼的。農村人淳樸,一般都不會拒絕。98年那年臘月,來了一個老頭,看著就是腦子有點問題的,到了飯點就站在誰家門口要吃的。待了有四五天吧,已經下雪了。村子裡面有一個也是精神有問題的,平時就用一個長柄鏟子帶著兩個蛇皮袋撿點瓶子呀塑料什麼的賣點錢買酒喝。一天撿完東西坐在麥秸垛休息(可能北方農村小夥伴有印象,不知道的百度一下),外地的老頭跑過去拿他的東西,被一棍子砸在腿上。砸斷還是什麼具體情況不清楚,反正九幾年的農村,沒人管的流浪人口命比紙薄。還有一些光棍直接把一些流浪走失婦女(就是腦子不怎麼清楚)拉回家做媳婦的都有。剛開始腿斷之後,還能挪到村子裡找人要點吃的,後來估計也是天越來越冷,然後年關將近,大家都忙,也不知道他跑到哪裡去了,就沒有人在意。年前那幾天,終於發現死在了村子外面的一個草垛邊,凍死還是餓死的就不清楚(沒有收容站,估計市裡面有,沒人管)。後來村子裡面拿錢找了幾個人,隨便在外面的野地里挖了一個坑埋了。

到了這故事本來應該結束了,但總有意外:過了年大概三四月份,村子外面來了四五個人,說來找人。大概講了一下,加上大家七嘴八舌的得出了死的老頭就是這幾個人的家人。原來是在離我們村子大概四五十公里的地方,老人估計是老年痴呆,離家走失。反正按照他的說法是找了好久沒有找到,也報了警沒有資訊。然後最近聽說在我們這邊有可能,就過來了。過來的時候還帶著鐵鍬,鏟子,開著農用的拖拉機。問了地方後就開始動鏟子挖,當時還小,加上農閑,大人小孩大概30多號人去圍觀。年前到三月初,已經天氣漸漸熱了,而且埋得人又偷懶淺淺的一個坑,挖出來的時候站的近看了一眼,上面已經都是屍油了,看著黏黏滑滑的。然後味道就出來,我感覺從來沒有聞到過那麼濃烈的、令人惡心的味道,跑都跑不及。不僅是小孩子,所有圍觀的、還有挖的人(還戴著口罩)直接扔了鐵鍬跑路。大概半個小時,才看到他們家人才重新過去。然後估計商量後說不是,因為已經化了一般,不是腐爛那一種,直接是表面化了一層屍油。不知道為什麼,只看了幾眼,這么多年依舊記得清清楚楚。現在已然佩服那些法醫人員,看著電視上那些人淡定的解剖,就感覺不真實而且佩服那種矛盾心理。

就到這,有疑問再解答……


匿名用戶:
我沒啥豐富的生活經歷,不過看見這個題就想起來那個讓我終生難忘的味道。

我曾經被選去突擊查寢,用導員的話講就是,找同年級的女生去查男寢。讓這幫懶惰的大學生上上火,好好收拾收拾屋。時間定在午飯後。

這個事兒導員要求保密,但我作為一個優秀的班級成員,毫不猶豫的給我班班代進行了通風報信(๑ºั╰╯ºั๑)

走進男寢前,我帶著一絲驕傲和導員說,老師!我們班肯定最乾淨,因為我們班代上次班會才強調的衛生呢!

畢竟我剛通風報信,而且班代也確實強調過,這句話說的是底氣十足,讓導員非常滿意,還讓我莫名其妙的自信了起來~
就這樣沒有一絲防備,甚至帶著一絲興奮,我平生第一次踏入了男寢。

說實話,沒特別難聞。

且我們班男生也賊會演,除了樓道里掛的衣服確實有點多之外,沒有任何不自然的地方。

導員本意也是讓他們收拾屋,雖然可能看出來通風報信,但還是對我班男生大加贊賞,所以每個寢室停留的時間都不短。但!這一聊起來,就釀了大禍了。

大概是215吧,我一生都忘不了的數字。(說到這里我點開了匿名,怕被同學群毆)

站在這個充滿了薰衣草香氣的寢室中,導員又開啟了慈母模式,我站的靠門口一些,一直聞到一股類似臭又不那麼臭的微妙味道混合著黃色透明皂的那個本來就不好聞的味。雖然心下疑惑但是垃圾桶里沒東西,床上也沒有臭襪子。加上要迎合導員講話我就沒大在意。

最後,導員被哄得相當開心了,馬上發話說,這是2幾幾寢室?我回去就到群里表揚你們寢!讓他們都過來學習學習!

我作為一個狗腿子,在同班男生假兮兮的推辭中,馬上退一步到寢室外,抬頭看門牌號。

這一刻,導員回頭看著我等著我的回答。
男生們帶著勝利的微笑期待著我報出那個數字。

我滿臉盪漾著春風一般的笑容大聲的說 「二妖w喔!!!」

對,是 w喔!!! 帶著一絲破音,和尷尬。

一個大水滴子在我說五時,正正好好的降落在我的腦門。
緩緩的滑落,滑落,滑落。

一個大褲衩子。明晃晃的。掛在我的正上方。可能是洗的著急所以水沒擰干,匯聚了一滴褲衩子水落在了我這個小仙女的腦門子上!

(´இ皿இ`)超想哭(´இ皿இ`)

然後215的兄弟馬上給我撕了兩格衛生紙。嘴欠的還補了一句「哎呀,眉毛不防水啊!擦掉啦!」

我想把腦門子擦掉好伐!!!差點就到眼睛裡了好伐!我還沒有勇氣用手擦好伐!氣死我了好伐!

最後在一片歡聲笑語中,我帶著那透明皂混著一絲臭又不那麼臭的微妙的再加上薰衣草香氣的回憶走出了男寢。

之後我再也沒去查過男寢。

再後來,我有了男朋友,到我都畢了業了,在他單位房裡收拾出一個被遺忘的褲衩子時,記憶的開關又被打開了。

啊~~~~這個說臭又不那麼臭的微妙的味道。

我一直安慰自己那個是汗味,或者臭鞋味,再不繼也沒準是我沒聞過的臭煙味。

男朋友下班回來發現一臉低落的我和皺皺巴巴的褲衩子,還以為我生氣他不注意衛生,哄了我好久,說什麼,透明皂用沒忘了買了,就放那收起來了,然後就忘了,現在有透明皂了,馬上就洗,絕對不是偷懶。

真·越說越傷心


張廣才:

TMED,,跑過SDS-PAGE的都知道。。。。。


吊炸天:

我來回答一個
當年上大學,住在上鋪
本人有口臭,比較嚴重,嘿嘿,女朋友說我的嘴有點像糞坑。不好意思和她接吻了都
大學期間很喜歡睡懶覺,一般早晨九十點才起床
大家應該了解,睡懶覺的時候嘴裡的那口口水是很難聞的,畢竟是在口腔中發酵了一個晚上的。。。。
我在半睡半醒之間一般都強含著那口口水,因為我自己也能覺到那股惡臭,然後起床吐掉再洗刷
一次我喝剩下小半瓶礦泉水在床頭放著,睡懶覺的時候覺得這口口水太臭了,就開瓶吐了進去。。。
然後接下來的一個多月,我每天早晨都吐在瓶里,然後繼續睡懶覺,然後再吐,後來一個多月吐滿了。。。就一直放在床頭
後來應該過去了大概一個學期,我忽然想起來那瓶口水,就好奇的拿了出來。。。
這是一瓶有顏色的口水,有淡黃色痰液的感覺。。。有淡綠色痰液的感覺,或者是食物殘渣發酵了???然後還有暗黑色應該是牙齦出血的血絲吧。。。
然後我好奇的想聞聞,打開了瓶蓋。。。。宿舍的幾個正在玩遊戲的哥們瞬間跑出去了。。。直到晚上才回來
這個味道,就像是最嚴重的口臭的10次方。。。相比之下,便秘的大便都是渣渣。。。。


Serena Yu:

在無錫長大,家裡蟑螂多,是南方那種拇指大的美洲大蠊。就是這個,盜了 @Li 然 的圖

夏夜在地上鋪了木板睡覺,旁邊爬出來一隻大蟑螂。來不及找報紙,我出手如電,一掌打爆在手心。

那股味道啊,死活洗不掉。

後來

後來我打蟑螂一定找塊報紙了。


綾波麗灬丶:

國小五年級的時候,右下角的大牙爛了,有一個洞了,痛死我了。然後我媽就被一個阿姨介紹牙醫帶我去補牙。那個牙醫就幫我殺了牙肉神經什麼的(不太懂這個),大概去了那個牙醫那裡幾次,然後就補上了。一直到高二,有一次家裡面炸雞腿,貪吃了好多(ง •̀_•́)ง 然後就上火,這個牙就開始疼了。不是痛,是麻麻的感覺,這種感覺比痛還要難受,難忍。然後我
難受得不行就請假去看牙醫去了,這一次不是上一次那個牙醫了。這個新牙醫,用東西把我那個補過的牙上面的膏弄掉後,我就聞到一到了一種臭味,味道不知道怎麼形容。不過你想像有一股臭味是是從你嘴巴裡面散發出來也是一種難受。這股臭味是第一次幫我補牙的那個牙醫在裡面賽了一團棉花產生的,沒有拿出來就直接幫我把牙補上了。五年級到高二,這團棉花一直在我的牙齒裡面。


五花:

嗯,看大家評論里有好幾個關於臭蟲的名字,我決定把這貨的照片爆出來

就是它π_π,關於我徒手捉臭蟲 我想說這東西平時我看見它都是繞開走的,那晚實在是不知道,我還是想再描述一下捏碎它時的小細節,請自行腦補

↓↓↓↓↓↓

當時它一定是飛到我腳上,就感覺腳上有東西,下意識的用手捏住,給我的感覺是硬硬的,就是因為它的殼硬硬的,我就好奇這是個什麼東西 ,用指甲頂著給捏碎了,接著就有黏糊糊得水留了出來,我記得好像還繼續摳了幾下,那味已經開始有點出來了,因為我聞著像松油得味,當時一直以為是松柏結的果子

就是這個,不知道大家有聞過的嗎?所以拿到鼻子前聞了一下,那感覺真的是,無比酸爽,瞬間飆淚,直接乾嘔,多虧我是乾嘔,要不下鋪就遭殃了,看見有個評論是臭蟲飛到風扇裡面直接被碎石,液體飛濺,哈哈哈哈哈哈,比我酸爽

…………………………………………………………分界限

以前上國中的時候住宿,當時住在上鋪,熄燈了就靠牆盤腿坐著和舍友大瞎掰,這時候感覺腳上有個東西,由於光顧著聊天,順手一捏,硬硬的?於是我手賤的給捏碎了,又拿到鼻子前聞了一下,瞬間嗷的一聲,一種松油加霉味,直竄大腦,到後來嘴裡都是這種味道。
想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嗎 ,就在我不停乾嘔緩過氣後,拿手電筒照了一下,居然是一隻臭蟲(我們這里叫臭鱉),一隻被我捏碎了,還放在鼻子前聞了的臭蟲,真尼瑪惡心!


Miss Sunflower:

國中的時候一個女生坐在滅火器上,把滅火器給坐爆炸了….幾十米的樓道里全是白色的煙,基本上出教室門就看不見兩米開外的人了,空氣里漂浮的都是乾粉而且一呼吸就涕泗橫流……超級刺鼻


Aorqu用戶:

高能預警:

吃飯時請勿觀看以下內容

因為太過於惡心的圖片怕引起不適,就隨便掛這兩張吧,給大鼠造模(模擬人得病或者突發意外的模型),比如盲腸穿刺讓大鼠得膿毒症,等解剖時的那種惡臭,腹腔病變流膿,視覺味覺都在打架了。圖二是清理運送大鼠屍體到食品健康安全評估中心進行鑒定後焚燒的,屍體都要用黃色的生化袋裝,滿滿一冰箱凍硬的老鼠,我們提的時候老鼠把塑料袋劃破了,掉在地上,一個一個撿起來裝進去,在車上由於天氣炎熱,冰凍的老鼠正在散發惡臭,抬下車時都已經感覺得到裡面的已經軟化了!味道特別濃烈,聞多了視線模糊。

弄完回去洗車洗澡,準備第二天的實驗,最後還是默默感謝一下為人類做出無數貢獻實驗動物吧,作為一個剛剛入行我,一開始也是難以接受怎麼可以這么殘忍,之後才發現只有技術嫻熟,快速處死少點痛苦才是尊重老鼠。


門脈高壓怕不怕:

80+老人腸梗阻手術,整個手術室都彌漫著迷一樣的味道。


Lee:

回答一下,高二的時候有次被英語老師留到十二點半,一群人結伴去覓食,想著就近吃就算了,然後就跑到學校對面的一家沙茶麵去吃。。

當時也是圖個快速,因為一點就要午休了。當時有點猶豫,畢竟沒來吃過,但是男店主跟個拉皮條似的把我們迷迷糊糊地招呼進去了。。

我跟一個女同學在沙茶麵里加了個蛋。嗯,我們都以為是荷包蛋,沒想到那個女同學的碗里是一顆鹵蛋!我當時就哈哈哈哈哈哈地嘲笑她,當然這不是重點。
當我的那份和別人的一起上桌時…我聞到一股感人的氣味,一股混合著久未清洗的男公廁小便池夾雜著一丟丟汗臭的恐怖氣味。但當時這個氣味沒有很濃郁,我就沒怎麼在意,心裡就想說:哪個衰鬼碗裡面有不好的東西。
當然我的這份是荷包蛋,然後我很高興地用筷子把它壓進湯底。
作為一個愛蛋人士,對於除了水煮蛋意外的任何蛋類或者有夾雜蛋類的食物,我一定會把蛋留到最後。
當我吃完最後一口沙茶麵時,我拿起湯匙開始喝湯,喝了幾口,把沉在碗底的那張煎蛋撈起來,頓時!

我的天啊!!惡臭刺鼻,可是我竟然有湊近聞了一下(我可能有點抖M)然後我在麵館里放聲大笑,笑了一下之後發現不對,這玩意好惡心,在我碗底呆了那麼久,我還吃了夾雜著它帶來的不明物質的面!想著想著

我至今不明白我當時為什麼要笑…


tpc:

TEMED…
魚腥味的惡臭…每用一次感覺自己壽命就少了那麼1s…
用之前長吸一口氣,然後屏住呼吸,快速開瓶蓋,取,加,蓋蓋子,然並卵…揮發出來的那個氣味足以讓我窒息…
不過肺活量倒是越來越大呢


匿名用戶:
隨便寫一個

背景:本人為國效力,(涉嫌保密不多說大家都懂)大家都知道這種地方的作風、衛生那是沒得說的。時間,五月初 中部地區,天氣潮濕悶熱。

但是這里的食堂經常有老鼠出沒,因為有嚴格規定,為安全起見,食堂除鼠只能用粘鼠板等物理技能,是絕對不能存在老鼠藥等化學方法的。

曾經眼看著老鼠從自己腳下跑過卻毫無辦法,當然被他們糟蹋的糧食也不在少數,不管是否看到它們糟蹋,只要有痕跡或者懷疑已經被糟蹋都要扔掉。有一次,在就餐的小食堂可以乘坐十五人左右(有人會說這種地方都是大食堂,大鍋飯怎麼能有小餐廳 除非你是領導。那是你們了解的不夠多,小單位多的是。)眼看著一隻老鼠在糟蹋完一盤饅頭後,順勢溜到了空調後面,櫃式空調,然後以為它從某個口跑出去了,因為見慣不怪也就沒管太多,然後就正常工作,生活。

五月這里的天氣已經很熱了,睡一覺起來臉上都是油,基本晴天就餐的話都要開空調的。

大概一個月後,有一次打開空調,伴隨著冷風出來一股奇怪的味道,很腥,就像剛殺的魚挖出來的魚雜加上各種腐爛的味道,無法形容,從來沒聞到過,從來都沒,但確實是空調里出來的,大家不以為然津津有味的吃著飯,下一餐,依舊把空調打開,這次我完全確定這是空調裡面出來的味,我一度懷疑是氟利昂泄露了 ,然後大家吃完後,我向食堂y反應了這個問題,他說他也聞到了,讓我以後不要開空調,也不要讓任何人打開,從這以後的每一頓大家都是大汗淋漓的吃完,大家都以為空調壞了,包括我,後來知道那個y之前學過空調專業。

終於到了周末,吃過晚飯,大家都快速的逃離這小悶屋,留下食堂的人等著收拾,然後y把他們都推走把我留下然後說等修空調的人來,過了一會y找我要了一根煙,我從來沒見過他抽煙,我還以為我聽錯了,他沖我喊了一聲,我才明白,這不妙啊 ,不是的好差事。

然後他把空調下半身的蓋子拆開,然後用力翹一個黑色的圓形的往裡凹的一個可以旋轉的一個東西,懂空調的人應該都知道,用力掰,直到拆下來一片然後可以從那個缺口看到裡面,然後,他猛抽兩口煙,拽了拽手套,讓我拿過來一個拖斗放到一邊,然後他把手伸了進去,瞬時從裡面掏出來一個黑色的東西,一開始我沒注意是什麼,後來仔細一看哇,兄弟,一直死老鼠,應該說是一隻腐爛的老鼠。你敢想像。

最恐怖的是我竟然伴隨著這個味道在這里吃了好幾頓飯,也不懂空調那是一個什麼位置,估值應該是產生氣流的東西,反正把味道毫不保留的吹了出來。

y其實打一開始就猜到了,他那幾天,天天喝湯,幾乎沒吃過米飯和菜,餓了就去內部超市吃個餅。

整件事情只有我們兩個知道。隨後的幾天,我也是沒吃幾口飯。

說這件事情絕對不是抹黑單位,這也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平常的衛生標准還是很高的。

有人說明明他一個人可以解決,為什麼還叫上我呢,因為我是一年,人家好多年,沒讓我去掏出來已經很不錯了,平常關系也不錯。肯定有人不信,以為這里是欺壓的地方,其實現在這里很人性化。❛‿˂̵✧


琉璃淺惜:

哈哈,還是不匿名了…

其實我覺得呢,難聞的氣味主要來自聯想

比如說,廁所味道和氨水差不多

但是我覺得氨水味道相對比較好一點

因為廁所容易使人聯想到空氣里都是**的味道

有很多細菌,很臟

像我這種有潔癖的人,應該都會同意

勿噴,謝謝

以下是原答案


小時候大概是二年級左右,不懂事

配了一個淡的糖水,還加了弄碎的多肉葉子和鋼筆的墨水還有一點點鹽

本來想……澆花用

可是後來四年之內一直沒有打開,就是那種磨砂口玻璃瓶裝的

大概四分之三瓶

四年之後整理屋子

打開了那個瓶子……還有點難打開

那個味道呀,,

酸爽

然而我今年國小六年級


用戶123456789:

小時候摔倒了,鼻樑剛好懟在樓梯上
大夏天的,診所醫生給我貼了兩層紗布
可能是貼太緊了,又沒有及時跟換
過了幾天覺得自己身上有股奇怪的味道

然後到我自己換紗布的時候,取下來一看,紗布裡面全是黃黃的漿糊一樣的東西,鼻樑傷口處也是,一股惡臭開始蔓延
惡心之處在於
第一是離我鼻子太近 那個味兒攔都攔不住
第二是想到是我身上的肉在腐爛,心理有點承受不住
我去找我媽,我媽一聞到那味,表示被惡心到了,趕緊用雙氧水塗一下,再重新包紮

結果第二次換紗布的時候,又感染了…

大概大半個月我都在這惡臭里度過
現在想起來也真的運氣好,沒有長蛆…


匿名用戶:
前方高能,這是一篇有味道的回答!
化學黨日常見得多的當然是各種試劑了。國中時聞過氯化氫和氨,當時覺得這兩種東西味道還不錯,以為最難聞的氣味也不過如此,當然事實是學了真正的化學後被各種氣味教訓了一通。
首當其衝的就是各種有機胺。如果說三乙胺的味道是魚腥味,temed的味道是加強版魚腥味,吡啶那就是惡臭了。前不久覺得實驗室試劑櫃有一股奇怪的味道,仔細一聞,最濃的地方有一瓶3-甲基吲哚(糞臭素)。
不過要說難聞,魚腥味和翔味也只是小菜一碟,和含硫物質比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像二甲硫醚也就是繞梁三日,dtt和巰基乙醇打翻後可以熏走一整樓的人,不過這都比不上能持久散發燒焦輪胎味的苯硫醇來的可怕。一次在實驗室里想旋蒸除去過柱子溶劑,不注意卸下了一個剛剛旋過含苯硫醇的防濺球,就此打開潘多拉的魔盒,實驗室臭了一個多小時。。。
順帶提一下,稀的苯硫醇是烤肉味的,而稀的叔丁硫醇是榴槤味的。至於低級硫醇,應該會更臭,但是持續時間應該不長。。。
所有臭的化合物都難聞,但非所有難聞的化合物都臭。比如令人感覺喉嚨中了一箭淚汪汪的苄溴,強烈塑化劑味的亞磷酸三酯,以及哈喇味的丙烯醛等。當然個人覺得最難聞的還是甲基乙烯基酮。有次開冰箱整理試劑,正打算登記一瓶用自封袋裝著的大瓶試劑時,突然襲來一股窒息的感覺,後來才知道這就是丁烯酮。


MRZOYO:

高二剛開學,宿舍大掃除,床槽都要擦乾凈,我和社長於是準備倒點水用紙擦,擦的乾淨。

學期開始的時候每個人是領過一個暖瓶的,長這樣。(網上隨便找的,同款)

暖瓶不裝飲用水,一般是去水房打洗腳水用的。當然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個暖瓶有蓋

宿舍八個人八個暖瓶,我也懶得再去打水,所以挨個拿起來晃一晃,拿了一個裡面有東西的。

我把暖瓶蓋拿下來,倒著放在桌面上。

我開始往暖瓶蓋里倒。

於是我獲得了一暖瓶蓋橘黃色的,渾濁的,甚至略有粘稠的液體。

我大腦第一反應:暖瓶生鏽了,這應該是鐵銹水。

我大腦第二反應:不對,暖瓶是玻璃內膽塗水銀,哪裡的鐵。

我大腦第三反應:我cnm這什麼味!

沒錯,不等我仔細思考,一股洪荒之力已經從那個瓶蓋中噴涌而出! 那濃厚的氣息強奸著我的五感! 空氣中令人窒息的味道彷彿觸手可及! 我的眼前彷彿一股黃煙沖天而起! 我甚至想要私擬作群鶴舞於空中!

我和舍長野狗一樣沖出了宿舍,然而由於我們帶動了氣流運動,這股氣息也窮追不舍,於是整個樓道都充滿了洪荒之力。

————————————

那麼問題來了,這股氣息到底是什麼?這暖瓶液體又到底是什麼

後來,我們終於回想起,在上一個學期的一個晚上,宿舍里有個大哥尿急,但是又不想出去穿過走廊去廁所,於是找了個容器在宿舍里嘩嘩嘩了。

我們以為他拿的是飲料瓶子,沒想到…

一個假期的陳年老釀.jpg

——————————

後續:

暖瓶和暖瓶蓋被社長小心翼翼端著扔到廁所的大垃圾桶了。

於是廁所也洪荒了好幾天。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