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聞過最難聞的物質是什麼?

問題描述:在實驗室或者生活中很多物質往往都會有味道,有些物質的味道甚至能讓人生無可戀,而一般對它們氣味的描述都是「有刺激性」「有甜味」這種模糊的概念,這樣幾乎不能體現出氣味的不同,比如氯氣和二氧化硫,百度百科的描述都是有刺激性氣味,然而聞過的都知道其實這兩種氣體味道差距很大,我更喜歡把二氧化硫比作火藥而氯氣比作八四(這樣說好像有點不妥哈);少數的直觀一點的有「有臭雞蛋味」的硫化氫,只有這樣才能讓人大概了解一…
, , , ,
康燁鵬:

大三時期

某天夏天凌晨一點鍾

全宿舍開黑沒睡

突然學生會一朋友微信問我「你宿舍樓下是不是有人自殺啦」

然後我說我下去看下…

然後和兩個特愛找事的宿友一起下去了

一下樓樓梯口全是醫生 全部都戴上口罩

然後三個人若無其事地走過去 一股死老鼠味道撲鼻而來 然後一想到是人屍體味道 還沒走出走廊就吐出來了

味道不是最難聞的 但是唯一聞到想吐的

…………………………………………………

年紀大 記錯了

當時大二,讀的是大專

死的是大三師兄,他的宿友都出外出實習

當時據聞死了一個禮拜

發臭好幾天,隔壁宿舍的大二童鞋忍受不了臭味才叫宿管阿姨開門

保證真事


東南枝:

我阿公放的屁….

想你了老爺子….


夢的延續:

國中,廁所,那種下面一個超大的池子,每個坑中間有個棍子,作用是粑粑掉下去,打到棍子上抵消一部分動能,防止動能太大一石激起千層浪把糞水激起來彈到你屁股上。有一次廁所快滿了,裡面的水都快超過棍子了,有個人拉屎,忽然咚的一聲,隨後憤怒的說了一聲「嬲」,當時其他的人都笑瘋了,大口呼吸著廁所的氨氣。這個氨氣在夏天的時候強到進去會熏的流眼淚。因為那麼大個池子全是糞水,男女廁所加起來差不多有兩間教室那麼大,只有下午打掃衛生才有水沖一下。

還是國中,不過是宿舍的廁所,蹲廁,有天晚上我去拉屎還是撒尿,進去一看,裡面有三個人,拿個桶子,板子上架著本子,在裡面補作業,我的天!更可怕的是,我嬲,四個堵了三個,裡面都是滿的,四個蹲位都沒有隔開的,我在僅有的一個上非常尷尬的上完了廁所,全程不超過5分鐘,回到床上剛準備蓋上被子繼續睡,忽然聞了下手臂,我的天,居然是廁所的味道,一模一一樣的味道,我坐了半小時左右,聞了下,還是臭的,後來不知道怎麼樣反正睡了。

還是關於便便的事情,這回是高中了。
高一,有個人上廁所,拉完後停水了,熱水瓶還有水,於是他拿熱水沖,我的天!難以形容

高二分班,奇怪的是女生宿舍一樓居然住的是男生。有天上廁所,忽然咚的一聲巨響,嚇我一跳,以為誰從床上掉下來了,抬頭看了頭上的管道,想了想,只可能是樓上的??,加上五層樓的勢能……

高三,有位仁兄吃了一包辣魚,然後腹痛,晚上熄燈後如廁,靠近廁所的那邊床位驚呼,不得了,好臭,後來走出去了,我當時睡靠門這邊,覺得他們大驚小怪,直到那個味道飄過來,奮不顧身從上鋪跳下去。等了大概幾分鐘,有勇士進去試探毒氣消散的如何了,還是不行。碰到教導主任查寢,問我們為什麼站在外面,道出緣由,不信,於是以身試毒,遂告知我們,等味道散了就進去睡,不要在外面說話。

高一還有個脫鞋子的事,剛開始只是一個女生報告老師說xx同學不顧其他人感受,把鞋子脫了,一開始我們也沒覺得怎麼樣,畢竟隔了一個大組,忽然颳了一道風,死神撲面而來。。
這位仁兄也是一個怪人,好長一段時間他拿個酸奶勺子吃飯,又短又小還有沒食指長。


金魚小姐:

夏天到了。

又到了每天聞臭屍味的日子了。

各種高度腐敗巨人觀各種綠色暗紅色黑色的血水各種蠕動的小蟲蟲,不僅看,還要觸摸。想想都爽。

有時候感冒鼻塞頭暈,去一趟特殊遺體防腐室回來,瞬間腰不酸腿不疼頭也不暈了鼻子也不堵了抬個兩百斤的遺體一點也不費勁……

淚目。


lili:

我可以回答這個問題咩?
幾年前我還在一家以燒傷而著名的三甲醫院的燒傷科里實習,那是我實習的第二個科室,前一個科室病人輕的忽略不計,因為我們實習小組的三人看起來年富力壯,人高馬大,很被領導看好,一看就是幹活的好手,直接不用在燒傷科普通病房過渡,直接認命燒傷科icu,當時覺得被委以重任,使命感很強並帶有一絲絲驕傲。然後就全副武裝帶著任務感和絲絲好奇被領導帶領著參觀了燒傷科icu,我!的!媽!呀!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也是至今為止去過最恐怖,最慘烈,最無法直視和慘不忍睹的地方,(沒有不尊重傷者的意思,只是人生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場面)首先整個病區不能見陽光,保持著一副陰冷潮濕(潮濕是因為所處地區亞熱帶氣候)的狀態,病區散發著幽藍色的光(是不是紫外線燈我已經記不起來了.還是我意識就是這樣覺得的,請大家不要太嚴格)病床也和普通病區病床不一樣,有的接近骨科病人的復位床,當時icu病人大多使用的是懸浮床,就是很貴很貴但可以不用搬動病人起到給病人移動體位的目的,病人的肢體是需要抬高的,幾乎所有人都被燒到面目全非,90%以上燒傷面積的病人佔一半以上,還有被燒的小孩子很小那種,有青壯年,也有一些年邁的人,一點都不誇張,我當時真的覺得,地獄什麼樣子,燒傷科icu什麼樣子,每個病人之間都有藍色的隔簾,因為病人本身燒傷的顏色加上特殊治療葯物,面部,指節,肢體,甚至肌肉都是碳化的狀態,全身上下都是深褐發黑色的,(他們不用穿衣服)頭發,五官都燒沒有或者變形了.他們沒辦法說話,無法跟你交流,只有兩隻眼仁是白色的,散發著空洞的目光。領導帶著我們三個人轉著病區走了一圈,出到外面後的一瞬間陽光刺在我的臉上,全身都是虛汗,繼而開始抱著垃圾桶嘔吐,生理期立馬到來,心理也受到極大的撞擊,領導看我一副廢柴樣立馬讓我回去休息了.第二天到燒傷科普通病區報道,我的另外一個小夥伴跟我一樣去了普通病區過渡,另外一個女漢子留下了.從此她每一天去上班下班都有一種幻覺覺得那些病人在跟著她,並且每天回宿舍洗澡都是刷著洗,沒錯,每天拿刷子刷全身她說她幾乎不敢看著病人,很多時候在轉移注意力或者只關注一個點,而我到了普通病區天真的以為從地獄到了天堂,同學們,人間不值得…事實證明我還是too young,普通病區的病人,燒傷面積50%以上也佔了很大比例,有的是剛從icu出來的,也有的是在觀察室里要隨時準備轉入icu的,有的是因為icu治療費太高承擔不起只能住在普通病區的,也有的是燒完一年多反反覆復回來植皮的。有的病人沒有鼻子,有的病人沒有耳朵,有的病人被裹得和木乃伊一摸一樣,有的病人眼窩凹陷肌肉萎縮的像外星人,我去測量生命體征不敢一直看病人的臉,有時只是接觸一下得到肯定然後轉移視線(後來我想過病人真的承擔著極大的痛苦,和他們比起來我這點心理壓力什麼都不算,那時候我太小太年輕)。
就在我從icu出來第三天,icu里那個我當時嚇哭的病人也跟著轉了出來,我記得是29歲女性一枚,即使當時全身98%燒傷面積,老公也很寵她,她當時可以勉強進食,他老公都是把葡萄皮剝好喂她,她雖然身躺在病床,但對我們也是用一點比較嬌縱的態度,我記她很清楚,因為她是我第一個接觸那麼重也是至今為止最重的病人,我記得她的名字,甚至記得她要吃葡萄要求我們把皮剝好,她轉入普通病房後,因為是極易感染人群,所以她獨立一間病室,家屬穿隔離服照顧,即使全身大面積燒傷但不影響她生理期,生理期依然正常,並且全身幾乎所有地方都開始流滲出液,流滲出液的地方因為滲出液性質及氣候原因又開始變膿而後發霉,一個活人,呼吸正常,但是身上開始發霉,然後有一天家屬弄了很多很多蒜搗碎,塗在這個患者身上,滲出液,膿液,分泌物,還有蒜的味道,只要從病室門口路過,五米外味道都會撲面而來,,因為不是我們組,一般只有大交班查房的時候才會過去,口罩也沒什麼用,大家至少都兩層,屏氣也沒什麼用,靠的都是意志力,真的很難聞很難聞,我覺得是正常人很難以忍受的氣味了,最後這個病人在外面住了五天又轉回了icu。
還有一個也是98%燒傷面積,燒傷後唯一的訴求是想吃蛋撻,一個人很好的叔叔,我真的很想買給他,但是他不能吃,因為是工傷,當時賠了300w,但是醫療費上也花的差不多了.他一度很想死,但家人沒有放棄。
還有一位是99%-100%面積,是雷雨天氣在椰子樹下被雷劈到了,前兩位都在接受治療,最後這位放棄了.因為年齡大,癒合力差,基本治療下去除了大把花錢沒什麼意義了.最後出院了。
那個29歲的女士是在家做飯,煤氣?天然氣?爆炸,當時還有同種因素的病人很多,我們病區是飽和狀態,基大學部室人數能達到80+患者,受傷原因也各不同,有的小孩是把稀飯鍋搬倒了.有的小孩是洗澡父母忘記放涼水直接把小孩放進全熱水的澡盆里,也有汽油燒傷爆炸等,因為治療葯物,所有傷麵皮膚都是接近碳黑色。
燒傷病人很痛苦,即使出院但也帶著永久不可逆的疤痕,如果你們生活中遇到這樣的人,請不要帶著有色眼光去看他們,他們可能經歷了無數折磨才有了活下去的勇氣。
最後講個雞湯正能量事情,病區隔十天半個月就有一個佛系叔叔(有時候穿唐裝)來問哪個病人家庭困難,會過去給一些錢,500,1000之類的,經常來,而我的帶教老師們也會組織一些捐款,用於給一些孩子治療。而且當時所在的醫院,病人真的是無限制?欠費,我記得有那麼一兩個病人欠錢好幾萬了.醫院也是能省則省能免則免,不過好像因為他們比較特殊,也設為科研對象了.當時呆的時間短,一些事情不了解更深層面。

——————————————————
「看完了,當時心理有陰影了,下班回去洗刷數遍,還是覺得自己有味道,離開燒傷科之後,有任何事情,都是繞道走,絕對不經過燒傷科,在裡面的時候,一天是不會吃飯的,因為喝水都吐」’—-那個繼續被留下icu的幸運兒的回復


仔子淳:

卵磷脂!
大創用它作溶劑溶解膽結石,那段時間連雞蛋都無法直視了。
二氯亞碸!
師姐說,讓大學部生做一次酸轉化為醯氯的反應,這個大學部生絕不會讀研選有機!


若若不動貝殼:

朋友的腳臭味

有一天來我家讓他拖鞋,他不脫,我說我是鼻咽炎聞不到味道的。

結果鞋子脫了,我知道什麼叫做臭。


ChemMingor: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聞過

打噴嚏時從口腔和鼻腔連接處

飛濺出來的體液

特別的難聞

我是怎麼想起來這個的呢

昨天晚上帶著口罩做實驗的時候

忽然鼻子癢癢

一個噴嚏呼之欲出,勢不可擋

還沒等我來得及摘下口罩

伴隨著一聲巨響

唾沫星子連湯帶水全噴到了口罩上

說來也奇怪

平時覺得口罩戴不戴都沒啥卵用

昨天發現這玩意兒包裹效果意外的好

唾沫星子一絲不漏地全堵在了自己鼻子處

那味道怎麼說呢

風幹了的口水的味道了解一下


景溢:

這傢伙(臭鼬)從肛腺噴出一股霧狀有害液體,臭死我了。


DrDrumer:

我想應該是膿胸吧,去年十二月我們接診了一個以心衰和並發熱入院的病人,燒到四十度,很虛弱,我們是心內,這是個領導熟人的親戚。
入院後發現右側呼吸音很低,這病人喘的很厲害,說話時異味兒很重。於是做了CT

再強調一遍我們是心內,就是同行口中的導管匠。
這玩意兒不常見啊,還帶分隔兒的。
呼吸科會診說像膿胸,抽吧,沒床不能轉,然後不懷好意的看我。
膿胸我是學過的,據說抽的時候整個病房都酸爽。
於是就抽,穿刺進入胸腔抽出積液是米湯樣的,別問我為什麼沒照相,太惡心了,我手機里不想留那個照片。
現在說說味道,針筒里的積液排到空瓶里的一瞬間簡直就像是一個臭氣炸彈爆炸一樣,混雜著糞便一百年沒洗的臭襪子腐爛的屍體還有一股不能形容的惡心味道噴薄而出,病房裡另一個病人很快就堅持不住被家屬推走,空氣一瞬間都變得粘稠了,樓道里加床的病人很快就有人聞到味兒說惡心,而我,就一管一管的頂著這味兒抽積液( ˘•ω•˘ )。
十二管,六百毫升。
送病理生化都是套著保鮮膜去的,太他媽臭了。
半路上瓶子如果打碎了簡直就是恐怖事件。
鼻腔現在還能感覺到那個味道。


歲月靜好:

大家有問過屎煮熟後的味道么?真事,不匿

我們這邊家戶都喜歡自己起個二層小樓,然後下水管都是走外面下去的,冬天容易上凍堵死(以此為背景)

剛好那年讀國小,上完廁所後拿紙,結果掉洞里去了,對,就是嘩啦一下就進去了。看著在裡面瞬間膨脹的捲紙,我淡定的掰下了沖水開關。那時用的是哪種橫起來的開關。因為害怕被揍,拿了一捲紙補了上去,然後看著白的黃的漂浮物堵住了下水口。一天下來整個人混混沌沌,生怕被人發現,直到看到水慢慢的滲了下去,心裡才鬆了口氣

吃過晚飯後,聽到我爸在廁所里罵:特么的水管又凍住了,然後出來拿了壺熱水倒了進去,過了一會看到還是沒有反應,又加了幾壺。事實證明並沒有什麼用,我爸站在廁所門口喃喃自語:看來凍的比較深呀!然後拿來家裡面的熱得快!對!就是熱得快!你沒有看錯!拿熱得快插在裡面燒了起來!然後關上了廁所門,一二十分鐘後,滿屋子屎味。。。

這種味道怎麼形容呢?跟平常廁所里的味道是不同的,帶著一點溫……溫濕!反正我活了二十多年現在回憶起來還是記憶猶新。

你們以為這就是高潮?不不不,高潮是我爸在廁所門玻璃窗發現沒有效果後叫我去把熱得快收了!當時我顫顫巍巍的打開廁所門,一股溫熱的感覺迎面撲來,緊接著就是一股被燒的翻滾的屎味從鼻孔直接穿透了我瘦弱的身體,然後持續在我身體里翻滾,真的,現在想起來都能輕易的回憶起那種感覺,就像那股屎味帶著熱氣附在了骨頭上,然後跟整個身體溶在了一起!咳咳 當場就吐了一地,剛吐完一吸氣又開始吐,吸氣,吐,吸氣,吐………………一個死循環,那天感覺自己就要交代在這兒了,眼前彷彿看到了人生的走馬燈……

從那以後每當廁所堵了,我爸要自己想辦法弄的時候,全家絕對第一時間按住我爸,然後乖乖的打疏通管道的電話………

真的,一輩子陰影,不說了,嘔…


匿名用戶:

本回答不適宜吃飯時看


以前秋天有人給我家送了一籠大閘蟹。我把它們放在桶里,準備放兩天吃了。放進桶里的時候是12隻,準備煮的時候卻只有11隻了。

竟然有一隻螃蟹越獄了!

經過我幾日的觀察,我發現這幾只螃蟹非常機智,還非常有團隊精神,他們幾只蟹組成了一個「蟹梯」,後來的蟹就順著這個梯子往外爬。這只螃蟹就是一個越獄成功者。雖然發現了它是怎麼跑的,但是沒用啊,蟹呢?

我找了幾天,也沒找到那個「越獄蟹」,這只螃蟹的下落也成了未解之謎。直到那天……

我發現家裡有種奇異的臭味,找來找去,最後鎖定目標在洗衣機底下,越靠近這味道越濃。

實在忍受不了這味道,我把洗衣機搬開一探究竟。剛一挪開洗衣機,哇,一股腐臭撲面而來,簡直頭皮發麻。我強忍著沒吐出來,定睛一看,原來是那隻越獄的螃蟹,卡死在了下水道口,殼里肉少了一半,剩下的肉也腐爛了,身上隱隱約約還有乳白色的小蟲子。

唉,你說你,不想死就跟我說一聲,我把你放了啊,為什麼要用自殺來坑我呢,把我臭的呦。以後每次靠近那個洗衣機,我都覺得有種隱隱的臭味。


後來正好我們家把樓下房子也買了,就在樓下住了幾個月,期間把樓上家裡全面殺蟲消毒了一波。


Aorqu用戶:

寧願倒尿不倒屎,寧願倒屎不倒痰,寧願倒痰不倒膿液。


青古阿:

我也是 幾歲的時候牙就有窟窿 不知道是哪一天 一個辣椒的碎片剛好與我的牙窟窿一側吻合 當時試著弄沒弄出來 後來長大逐漸忘了這件事 每次用舌頭舔那顆牙的時候總感覺有個東西可以舔動 但是很輕微 一直以為是牙沒長好 就這么大概過去了十年 在我上高中的時候 一次無意間舔出來了 一個黑色夾帶著黃色和少許白色的片狀物體 我真的無法形容那個味道 十年的醞釀 十年的沉澱。。。


匿名用戶:

口臭。

就前幾天的事。

一個朋友給我打電話,說痔瘡犯了要命疼,第二天手術,叫我過去搭把手,手術完以後給挪到病床上。

義不容辭啊。

第二天上午就去了。在手術室外等候的只有他一個男性親戚,身材不高,見面寒暄幾句就在外邊坐著等。

過了約二十分鐘手術室外門開了,一個護士推著我朋友出來,邊叫家屬,我們趕緊起身上前。

我朋友被一個藍色棉被包著,像個大粽子,我沖他一笑:「李老師受苦了」。

他當時麻藥還沒過勁,因此還像是一條好漢,跟我談笑風生。

就在忽然之間,我聞見一股惡臭,那味道來的如此突然,如此兇猛,如此刺激,使我立刻四處張望,本能的想要確定危險的來源。

其時我們我們正在電梯口等電梯,護士那個時候打開了一個醫葯盒,我在另一頭看不見裡邊是什麼,心說媽啦割下來的痔瘡是不是在裡面,這驚人的惡臭會不會就是裡面穿出來的。

後來一想不能啊,就算是痔瘡也是新鮮的,哪能出來腐肉般的惡臭?

後來我朋友繼續講話,問我最近忙啥之類的,那種怪力再次攫住了我的喉嚨,使我不能呼吸,我才發現那氣息是從他嘴裡發射出來的。

我擦,殺傷半徑三到五米。

簡直生無可戀,當時沉浸在這突如其來的幸福中的我根本無力以思維去形容這種味道。

如果硬要打個比方的話,我覺得那種氣味像是割下來的痔瘡再混合上新鮮的大便然後在密封的醫葯箱中在盛夏天氣下發酵一星期後突然揭開蓋子的那種撲面而來的味道。

帶著屎味,腐肉味,酵素混合味,微微的口腔熱力,臭烘烘的彌散來開,鑽進你的鼻腔,你的毛孔,你的每個細胞。

使你虎軀一震。

難道是手術的失血導致了如此銷魂的味道?

許多天過去了,我一想起那種氣味還會乾嘔。


李橙子:

有一次蒸米飯。
大米放進水裡忘記點開始了。後來還忘記了電飯煲里有米飯。

大概一個月後。

嗯~~~~
就是一股令人窒息的口水發酵的味道。
sk2加濃了一百倍的感覺。
由此我覺得sk2應該成分類似於大米水發酵。

另外說一下這個味道刷不掉。
大概從頭到尾前前後後刷了三次電飯煲泡了總共有一周。而且還煮了兩次飯,沒有吃,扔掉了。
反正大概半年後才勉強可以恢復使用。


絲兒的夢遊仙境:

坐標美國 家裡的狗被院子里的臭鼬噴了…

晚上 日常遛完狗把它放在院子里跑一跑 在門口聞了一下忽然跑到角落 皺著鼻子像打噴嚏似的。我還奇怪怎麼了 就聞見一股淡淡的燒糊味彌漫開來 然後就是惡臭 不像是什麼化肥之類的臭 說不出來但就覺得嗓子一緊。

馬上想到這么臭只能是臭鼬了 打開院子門扯著狗跑回家(可能也是很錯誤的決定之一) 隨後……

客廳,一樓卧室,廁所,腳墊和地毯…,都是一股惡臭 我和我媽乾嘔著把狗拖出去洗個澡 把衣服都洗了 轉天我拉著狗去petsmart洗了個澡

當然 一周多過去了 他臉上還有那股味道……

狗狗照片⬇️

品種 Great Pyrenees, 大陸叫大白熊犬。大的和小馬一樣… 我媽說虧了狗大 不然狗就當場暈過去了估計


王富貴:

20181227補充一條:

開著空調的車里,有人打嗝。。。。

————————原答案分割線————————

以前只要有人問我什麼難聞,我會說是屎。但直到後來聞的東西多了,我才發現世界上最難聞的絕對不是屎,反而有些屎臭得清爽,臭得乾脆,臭得不上頭,臭出了一種高風亮節。

我聞過的難聞的東西:(數字只是序號,無關排名,各有各的特色)

  • 1.腐敗液化的肉塊

有一回去外婆家吃飯,看到外婆養在窗檯上的那些花花草草,就拿起棍子在花盆的土裡翻。

突然翻出一塊軟軟的東西,上面還濕答答的粘著很多土,還沒看清楚就一股燜頭的惡臭襲來。那種臭味就好像空氣不流動的三伏天里,給你一個防毒面罩,然後面罩裡面充滿了便秘三天的啞屁,無論你怎麼扇那股味道就像長在你的鼻孔上。

我趕緊把這東西埋了回去,問外婆,才知道是幾天前買的肉切剩下的一塊邊角料,然後外婆說拿來當花肥。。。。(想起天龍八部裡面用人肉養茶花的王夫人有沒有)

反正從那之後我對土就有陰影了,不敢亂翻,怕翻出些什麼奇怪的東西來。

  • 2.嘔吐出來的膽汁

聞到這味道還是拜我爸所賜。他當時因為膽結石切膽囊住院,我去看他,就在他住的肝膽科,一開電梯門,就有一股刁鑽的腥氣隱隱約約的飄來。

然後我就往他病房走,就在我離病房門還不到五米的時候,過道里的病床上(醫院當時床位緊張,有些人是睡在過道里的),一個應該是動完手術的大姐突然側過身,「哇」的一下吐出一大口茶黃色的液體。

我終於知道電梯門開的時候那股隱隱約約的腥氣是什麼味道了!就是這個黃色的液體!!

這個味道怎麼說,一點也不油膩,反而腥得十分提神醒腦,聞完我覺得扁桃體都涼颼颼的,甚至有一種「苦澀、飢餓,感覺胃被掏空,但卻毫無胃口」的人生體驗。

後來才知道那就是膽汁。。。

  • 3.牙結石

小時候刷牙不認真,牙齒上就有一些牙結石,那時候我還有個不好的習慣,就是喜歡拿手去摳牙結石。

有一次在我不屑的努力之下,摳下來了一小塊,好奇心趨勢我把它放在了鼻子下面。

媽呀!那一瞬間我彷彿出現了幻覺,一個70多歲的黃牙老大爺在嘻嘻的對著我哈氣~

「小朋友,這味道刺不刺激,意不意外?嘿嘿」

結果就是我現在養成了定期去洗牙的習慣。

  • 4.幾十年老煙鬼身上的味道

這個味道還不算太稀有,偶爾坐公車的時候能聞到,當你看見一個牙齒黑黑的大叔,就要小心了。

這個味道非常的有年頭,就像82年的雪碧一樣你一聞就知道這絕對經過了歲月的發酵。這已經不單單是他抽煙才會有的味道,而是像香妃一樣,他一站在那裡,每一個毛孔都能散發出來的味道。

如果你家裡有煙民,過年的時候大家悶在一個小屋子裡,幾個人一起抽煙,抽完以後回家發現衣服上全是煙味,而這種煙味你再加濕加熱密封發酵個幾十年,最後拿出來再烘乾,基本就是陳年老煙民身上的感覺了。

猥瑣、惡心、凋敝、污穢……

  • 5.汗腳上的神秘物質

我的腳要走多了會容易出汗,但不是很多。

每次回到家把襪子一脫,會發現腳的皮質被汗浸潤得軟軟的,特別是大腳趾指甲里的一些白白的物質,摳出來一聞,真的爽過吸大麻。

不是那種濃烈的臭,反而有點小貓不洗澡身上的味道,有些調皮,又有點膈應。。。但每次我都會使勁去摳一點下來放在鼻子底下聞,難聞到讓人入迷。


猶待未歸人:

想知道喝一口垃圾場里的垃圾水是什麼味道嗎?

告訴你一個偏方,我無意間搗鼓出來的。

蘋果醋+椰汁,一口悶!一口足以升天了!過年去親戚家,吃完飯正在喝蘋果醋,還剩下最後一小口的時候有人給我倒上了椰汁,從此發現了新世界的大門~(*+﹏+*)~

後來我淑了無數遍口,喝了幾杯可樂味道才壓下去。

那個味道真的熟悉的不得了,有一段時間總有垃圾車,帶著滿滿一廂垃圾從我家門前經過,飄香十里,那股酸臭味,至今難以忘懷。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