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聞過最難聞的物質是什麼?

問題描述:在實驗室或者生活中很多物質往往都會有味道,有些物質的味道甚至能讓人生無可戀,而一般對它們氣味的描述都是「有刺激性」「有甜味」這種模糊的概念,這樣幾乎不能體現出氣味的不同,比如氯氣和二氧化硫,百度百科的描述都是有刺激性氣味,然而聞過的都知道其實這兩種氣體味道差距很大,我更喜歡把二氧化硫比作火藥而氯氣比作八四(這樣說好像有點不妥哈);少數的直觀一點的有「有臭雞蛋味」的硫化氫,只有這樣才能讓人大概了解一…
, , , ,
積硅步成江海:

屍臭。大熱天被河水浸泡得腫脹如牛且滿肚蠅蛆的腐屍散發出的那種令人窒息的臭。

門前河道回水處,一堆漂浮物中發現一具浮屍,驚慌中向鄰居討教處理方式。老輩人的處理方式有二:1,撈起來,就地掩埋。2,竹篙推至河流中央,繼續隨波逐流。

」撈起來,埋了,不能枉死又添新罪了」。老輩人發話了。何謂枉死?新罪?不管是失足落水被人推下水還是跳水自殺都脫不了一個枉字。浸泡腫脹的浮屍必是裸屍,因為腫脹衣服炸裂碎片被水沖走,男屍向下女屍朝上是定率,裸女屍朝天被認為是對上天的大不敬。

三炷香幾張黃紙一掛鞭炮,四個小夥伴拖著門板下到齊脖子的水裡扒開有星星點點蠅蛆的浪渣(漂浮物),將浮屍推至岸邊,門板沒入水中,抬起膛肚炸裂一肚子蠅蛆的浮屍,走向早已挖好的土坑。

那氣味,盡管洗澡快搓破皮,幾天後也如影隨形經久不散。


Agnoysorrow:

發酵了的養魚水。

絕對刷新三觀的味道,我在大肚瓶子里養了一年的綠蘿,結婚後就讓老公看管,瓶子里滿滿的都是根。

由於他偷懶,澆花的時候用的養魚水,順手就倒進我的小瓶子裡面。

從七月到八月再到九月,天兒那個熱,我對這個事情一無所知。(七月底生完孩,九月坐完月子)沒有動過水。

等孩子兩個月從婆婆家回來收拾房子,要給裡面綠蘿換水的時候,發現長毛了,好吧,換水~

把水倒出來的一瞬間我覺著臉都綠了,真的是一言難盡,我懷孕沒有孕吐,但是能體會到孕吐的感覺了。

我倒了半瓶洗衣液,把瓶子裡面的味道才壓下去,閉住呼吸閉上眼睛把瓶子刷了。(為啥不扔掉,我當時腦子不夠用,一孕傻三年!)

可惜的是,老公上班去了,沒有了解到迷人的味道,回家後滿滿的遺憾。

在瓶子里養花一定一定要用乾淨的水,不然別怪我沒提醒你。


韓某智勇雙全:

國小的二年級的事情了。

坐標黑龍江,大概06 07年的事情吧,一個冬天,還是優秀的少先隊員一枚。那時候學校的廁所都是室外的土廁所,木板做的,一個坑一個坑那個樣子的。6年級的時候學校才斥巨資修建了沖水廁所,這是後話。

廁所蹲坑下面一層滿滿的都是屎,嗯,滿滿的

粑粑下去的時候是熱的,然後因為很冷幾分鐘之後就凍住了,就這樣一層一層的越來越高,日積月累每個坑下面都堆起了一座高高的屎塔。(塔的外面是尿凍得冰,外觀就像鍾乳石一樣)最後的時候甚至那個粑粑都摞到蹲坑上面了(每年因為氣溫升高那個塔會逐漸化掉,同學們就知道「哦,春天到來了」)。

少先隊員的隊伍里總會出現那麼幾個「外把子」機槍手,小便的時候控制不好方向,年輕人嘛,尿的不準很正常。每個蹲坑旁邊都是尿凍成的冰所以很滑的,我們總會開玩笑小心掉下去的話就得爬屎塔上來了。

一天上課,某同學拉肚子跟老師請假上廁所,半個小時才回來,很安靜的坐在了座位上。和剛出去的時候相比發型有些凌亂,還有點喘,估計是跑回來的。因為北方的屋子裡面暖氣很足,房間保暖又很好,所以屋子裡面很暖,但是空氣不太流通(冬天不開窗,窗戶都用塑料布封上防止漏風)。

忽然,我稚嫩的嗅覺告訴我教室里發生了大事

一開始是淡淡的味道,經不起仔細推敲的那種味道。我天真的以為可能是屁吧,過一會就沒有了。但是那股味越來越濃、越來越沖。

我深嗅了一口,嗯,確定了就是一股屎味。而且不是正常的便便,而是拉肚子或者是宿便那濃烈的味道。還有一點淡淡的,酸菜沒有消化完全的氣味。

不是突如其來的味道,而是在這溫暖的空氣中漸漸融化發酵起來的那種味道。20多度關門關窗的不透風房間里,40多個人圍著一坨屎坐著的感覺。

同學們才2年級啊,上課哪敢說話,只能安靜的享受這意外的驚喜。

終於某同學的同桌忍不住了,哭了。老師走到身邊才發現,某同學蹭了一身的屎啊,袖口、褲子、膝蓋上都是。老師說趕緊回家去換衣服去洗洗吧,高潮來了。我們班級在2樓,這孩子淘氣,下樓梯的時候還坐著樓梯扶手滑下去了,蹭的那扶手上都是………

放學的時候就聽見保潔大媽站在一樓大門口破口大罵。(最可怕的是我們放學的時候還有排著隊手扶著扶手下樓)。


有錢小姐:

我爸爸最近迷戀上了養泥鰍,因為泥鰍喜歡吃蛋白質,所以我爸爸瘋狂的搜羅各式各樣的臭東西來發酵悶出蛆給泥鰍吃。

有天他邀請我去看泥鰍池旁邊的花,我走過去一吸氣聞到了這輩子我聞過的最難聞的味道,味道不可言說到我寧願聞別人的屎和垃圾車的垃圾也不想聞我爸爸的蛆桶。

我瞪了我爸爸一眼,我爸爸得意洋洋的說:牛吧,我可是用臭雞蛋、死魚死雞死老鼠、臭豬大腸之類的悶出來的,什麼臭我就丟什麼到桶裡面去。等天一熱蛆從桶里爬出來泥鰍就從池裡面跳起來吃蛆,那場景,嘖嘖嘖【回味無窮臉】

我:默默離開。


麻辣你胖幾:

某選修課上到一半
進來一個酷炫蹦迪風的狂野男孩
坐在我前面
然後我就聞到一股惡臭!

就像是酒吧里的沙發散發出來的濃厚的三手煙加上臭雞蛋千年鹹魚爛蝦放在一個大缸里反應了八百年的味道!


然後他回頭問我:「今天點名了嗎?」

我這才看到了他的臉…

他的t區亮到…我毫不懷疑如果仔細看的話能在上面看到我的臉
鼻樑和臉頰兩側打的陰影打到…去cos挖煤工人都不用再化妝了
本來可能是小煙熏的眼妝暈成了大煙熏
配上他洗完頭少半米的頭發和妖艷的蘭花指

畢竟這是我第一次見到活的舞法天男
那就祝他萬壽無疆吧……


匿名用戶:
以前八個人的員工宿舍,散發出一股死魚死老鼠的那種又腥又臭的味道,打開門連隔壁寢室也聞得到,隔壁養的狗都送其他地方寄養

臭味的來源是宿舍其中一個人的下體,我好死不死的和另外一個傻逼,為了得知臭味來源,去聞了她的衣服,而我拿的那件是剛換下不久的褲子…差點昏厥

總之,難以想像,這種臭味是出自一個17歲女生的下體

更難以想像的是,她染上性病,是因為一個男的想睡她一晚,然後答應給她買手機,然後兩千多買了個小米…第一次去醫院治性病就花了三千多,後面的還不知道呢


小蠻媽媽:

其實我的回答可能有點文不對題,因為比起其他答主我也並沒有聞過什麼讓我畢生難忘的難聞的東西,只是近年有了孩子,會經常處理娃娃的便便。當她把便便拉到紙尿褲里再坐扁了糊到屁股上的時候,我得用手給她沖洗白白。

可我要說的可能是在我娃的經歷里她聞過的最難聞的物質,她可能要比我們成年人淡定得多。

在我娃1歲2個月左右的時候,她拉了臭臭在尿不濕里,你們知道的,常常大人不會很及時的發現,但他們自己是知道,並且會對臭臭心存一些好奇,因為很少讓她們和臭臭之間有接觸式的感知。

所以那一次我還沒有發現她拉了臭臭,正在和她一起看她的早教機器人,旁邊放著剛才給她餵過的南瓜粥,我也被早教機裡面的動畫吸引了,一段時間後突然發現她並沒有在看,而是在玩桌上的一團糊狀的東西。

小手抓起來,bia下去,再抓起來,聞一聞,皺了一下眉頭,然後舔了一下,又bia下去。我第一反應是看了一下剛才喂的南瓜粥,好好的放在那呢呀,不像被她抓過的樣子,又回想了一下喂她吃的時候也沒有掉下那麼多啊,那怎麼會有那麼大一團被她抓在手裡呢?

正在納悶兒,只見她不緊不慢的把小胖手從後腰塞進尿不濕裡面,使勁往下伸,然後掏了一把出來,又皺著眉頭聞了一下,又bia到桌子上繼續玩。。。我真的。。。我當時思緒萬千,我還在想她在我看到她舔那一下之前,還舔了多少下,大約這種思緒萬千的狀態、也可能就是通常所說的驚呆的狀態、或者說蒙圈的狀態也就持續了3秒鐘時間,我速度抱起她就沖到浴室,把這個我一瞬間有點不想要了的小娃放進浴缸,打掃乾淨了。

附上小娃娃照片兩張供你們腦補(秀娃無處不在)。


乙方:

實習換過負壓球,腸梗阻的病人。那天管床護士比較忙,家屬比較急著換,我一個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小姑娘,自告奮勇的和老師說,老師我去幫幫你把。我去換,科室的幾位老師都以十分贊許我的眼光看著我走。由於是第一次忘記戴口罩了,忘記了, 當我一拔開借口那個引流液多的不行,就流出來了。那種氣味是屎臭的上一個高端的臭味,一陣惡心,硬是憋住,換個負壓球換的我滿頭大汗。回去看到那幾位贊許目光的老師,我的目光簡直就是射殺呀!那種屎臭更高端的臭味怕是我這輩子都忘不了吧!


野狗:

那還用說,最難聞的當然是傳說中一開罐,聞者九死一生的鯡魚罐頭呀!!!

屎臭吧,臭!!!但是狗吃,狗很厲害吧,但是狗聞了下鯡魚罐頭(沒錯,只是聞了下,還沒吃)狗吐了!!!

你說難聞不難聞!!!看視訊,前方高能,慎點!!!

(來自網路,侵刪)


張尺蠖:

前段時間我老婆住院,我每天白天上班,晚上看護,一星期才回家,發現廚房裡之前的剩飯還沒倒掉,是我老婆熬的一鍋排骨湯,打開蓋子的一瞬間,簡直沒把我熏死,立馬關上廚房門,用衛生紙塞住鼻孔(呼吸不暢,而且還能聞到味),以光速把剩飯倒進垃圾桶,等我終於把鍋刷好,準備把垃圾帶放到樓梯口,彎腰系垃圾袋口的時候,腐爛的排骨湯的屎臭味轟一下撲到我的臉上,當場,卒!


匿名用戶:

說實話看到這個問題。。。。。。

真的不想答的,但是確實勾起了我弱智的回憶。

小時候有個怪癖,注意,是真的真的怪癖.

上課的時候耳朵癢,就用小指頭死命撓,然而小指頭並滿足不了我,我開始把書的一角撕下來揉成團往耳朵里塞,塞進去是真的舒服,放一會兒用手指甲摳出來,會有摳出了一大塊耳屎的成就感(真的有,不信你試試)。然後。。。我就這么上癮了。

過一段時間就往耳朵里塞一個小紙團,然後強行讓自己忘記,過了兩三個禮拜再把他挖出來,那成就感爆炸。

後來慢慢長大,這個怪癖大概在上了國中後就被我給忘掉了。

高潮來了,就在我畢業了後工作的一個下午,閑的沒事掏耳朵。。。。。。

我TM掏出來了一坨帶著紅,黑,黃三種顏色的小團,從來沒挖出過這么大的耳屎,我當時是真的驚呆了。伴隨著視覺沖擊,隨之而來的是嗅覺。在見到這坨東西之後,我發現屎真的不算臭的,在它面前真的是弟弟,你明白嗎???

這就是當年放在我耳朵里被我遺忘了的某一本書的一角。至於是怎麼驗證的。 其實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是有點變態的,當時挖出來之後等氣味散了。我用筆把它給舒展開了。一個角方方正正的,另一邊還殘留著當年被撕下來的痕跡。


sandglass:

話說是在國中的時候,時間如此久遠了,記憶仍然尤新,那時候中午有一個半小時午睡呀,一同學午餐吃壞肚子了吧,在那翻來覆去不消停,並且時不時還來個煙霧彈,忍了,咱也是經過大風大浪的人,繼續睡我的大覺,半小時之後我他媽差點昏死過去:他在折騰,我睡的不是很深,時不時會睜眼瞄他一下,這貨突然帶著淫蕩的笑像我靠過來,老子沒吊他,此時,只聽稀鬆平常的一個響屁,同時這貨的拳頭向我臉上伸過來,在我鼻子上方拳為掌,WCNM,一股濃烈的氣流直頂我腦門兒,猶如幹了一口芥末,又如一口臭豆腐,韭菜,蘿卜,臭魚爛蝦,我靠毅力屏住了呼吸啊,揮動著棉被,盡快衝散這惡臭,此時夠清醒了:這貨抓住了醞釀半天的一個屁啊……時隔多年,臭味兒猶在腦門


Aluka:

天津這兩個星期,差不多天天35℃+,有兩天40攝氏度,這是背景。
有一天我拜託舍友給我帶了包子,就那種小籠包,純肉餡的,我忙完回了宿舍,吃了九個,剩下一個吃不下了,又急著去上課,隨手放在了床邊的掛籃里。
然後,
然後,
我就把這個給忘了。
這也是背景。

昨天排練,聽說教師公寓一個畢業的學長去世了,自殺,是有人聞到味才發現的,然後回了宿舍給大家說了,心情都很沉重可惜。

晚上睡覺,我做了噩夢,總覺得鼻尖有若有若無的,,,嗯。

剛剛,我收拾東西,看到了掛籃里,呆在塑料袋裡的包子,不知道為什麼,那一瞬間,就在想,僅僅過了兩天,白白的包子變成了一團粘糊的褐色膏體,那那個學長呢?

可能我歪樓了,但是我忍不住了,我一直在想,生命很可貴,真的不希望原本意氣風發的人,訣別於世,還是以這種樣子。


燕影May:

死老鼠的味道你們聞過嗎

那是好幾年前的一個秋天了,住在三樓的家裡不知道為啥會有老鼠的蹤跡:被咬破的紗窗,空調管附近的老鼠屎,以及晚上悉悉索索的動靜。

有一天夜裡,爸媽房間又有了老鼠動靜,老爸起床開燈檢視也沒看見什麼,看著陽台的鞋櫃擺放地有點歪,就往牆邊推了推。

過了有兩三天,家裡莫名多了一股臭味,像瓦斯+臭雞蛋(我沒聞過瓦斯的味道,但貌似語言里能形容這種味道的也只有瓦斯了),無論怎麼開窗通風都沒用。

於是老媽到處找源頭,找來找去找不到,直到扒開了那個鞋櫃,原來那天老鼠躲到鞋櫃後面,正好被我爸給壓死了。

鞋櫃翻開的時候,老鼠身上已經開始招小蟲子了,那種氣味簡直難以形容,如果不塞鼻子人能直接臭暈過去。沒辦法,只能硬著頭皮打掃了,最後那味道仍繞梁不絕三四天,我敢說這味道世界上沒第二種有它臭了。


謝sir:

想回答一波這個,應該沒有同學玩Aorqu,若是有,沒錯,就是我。

當年高中生物課,有一個課題就是自己做一個小的生態圈,養在瓶子里,做成一個生態瓶,然後老師說誰的生態瓶活得久就贏了。

然後。。。

各式亂七八糟的生態瓶就誕生了,有螺絲泥土加水草的,田螺水草加魚的等等等等等等等。

大概一個多禮拜之後很多人的瓶子里的生物就掛了,但是有幾個同學的格外堅挺,在窗檯上曬太陽,裡面的生物也一直活著。。。於是時間就這么過著

到了大概一個月以後。。。。

有一個瓶子的生物撐不住了。。。掛了,然後那個同學作死開了下瓶子問了一下。。說好醜。。。

這時候。。。邊上有個同學拿出了他那個生物掛了一個月的瓶子!!!

沒事,就是屍體已經放水準曬了一個多月的瓶子。。。

打開。。。本來他只想對比一下。。。

然而,在他說了句這個賊臭之後。。。

邊上同學去捏了一下瓶子。。。頓時一股惡臭撲鼻而來。。。

然後。。。

那拿瓶子的同學沒忍住。。。瓶子掉地上。。翻了。。。

翻了。。。

於是。一大股說不上來的奇醜在整個教室里散播。。。

門口的走廊都沒有人要走了。。。

下一節還是班導的課。。。。。

沒錯,班導不想進教室。。。。。。。

更奇葩的操作來了。

這時候忘了哪個班幹部。。。去小賣部買了2瓶空氣清新劑。。。

噴完之後這味道!!!

你能想像曬了一個月的死魚蝦混著爛水草和泥土味之後又加進來一瓶檸檬味空氣清醒劑的味道么!!??

然後。。。

班裡沒人了。。。


somewhere:

這個問題 可能醫學生比較有經驗吧 口腔科 拔完牙後干槽症。病人一張嘴。三層口罩也要憋氣。還有些上了年紀的老人 不刷牙 不漱口的滿口牙大部分蟲牙。就是發黑 爛了。還殘留一些江湖醫生安的假牙。那就是一些劣質的 接近塑料的一種材料。用些鐵絲什麼的邦在真牙上。中間夾存不知幾個星期還是幾個月的食物殘渣。那種口水長年浸泡的劣質修復材料。結合吃剩的食物殘渣。再摻雜蟲牙齲病腐爛物質。再加上腸胃不好自身的口臭。表示 最臟的農村旱廁與其比起來 小巫見大巫。還有長年吸煙 滿口煙斑 還有厚重牙結石的。另外什麼牙髓炎。根尖周炎。牙周袋 牙齒一鑽開。膿液橫流的。

另外 外科各種壞疽 感染。在味道刺激和老婆強烈視覺沖擊兩項摧殘下。內力大傷。

不要以為內科就好一點。殊不知糖尿病人呼吸的爛蘋果味。在結合本身有糖尿病足下肢發出的氣味。告辭


小陳初見:

我卧室門口有一個小冰箱,有時候樓下大冰箱放滿了,婆婆會往小冰箱里放東西,往往是暫時不拿的食材,比如凍肉。

我老公和四歲的兒子嗅覺都很靈,有一段時間他們老是聞到一股奇怪的臭味,但根本找不到源頭。直到有一天,我懷二胎已近臨產,想收拾一下這個小冰箱,以後可以用來存放母乳。於是,打開冰箱門,一股我無法承受的爛肉味撲面而來,整個人都不好了,也許你覺得不過就是爛肉而已嘛。同志們,你們平時所謂的爛肉再爛能爛幾天?而我這個是什麼情況呢?是我兒子,把冰箱的製冷檔數從四調到了零!他只是無聊轉動這個圈圈玩一下而已,跟他的火車輪胎並沒什麼區別,卻沒想到製造了這千古奇臭。在我們不知道的時候,冰箱早就停止了製冷。冷凍室底部一灘厚厚的黃水,漂浮著黃白的半液態的東西,全是腐爛的肉化成的汁水啊!密封,高溫……啊啊啊啊!我想起了浴室少女21天(不要手賤百度),雖說我們這是豬肉爛的,我相信味兒是一樣的。

當然這還不算惡心的,更惡心的是這個冰箱我沒扔哈哈哈哈……窮人就是這個樣子。我經過清洗,紫外燈消毒,滴香香的消臭元等一系列折騰,冰箱重新上崗了。好在低溫下臭味不明顯了,但它始終都在,爛肉的靈魂已經深深嵌入冰箱四壁。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