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聞過最難聞的物質是什麼?

問題描述:在實驗室或者生活中很多物質往往都會有味道,有些物質的味道甚至能讓人生無可戀,而一般對它們氣味的描述都是「有刺激性」「有甜味」這種模糊的概念,這樣幾乎不能體現出氣味的不同,比如氯氣和二氧化硫,百度百科的描述都是有刺激性氣味,然而聞過的都知道其實這兩種氣體味道差距很大,我更喜歡把二氧化硫比作火藥而氯氣比作八四(這樣說好像有點不妥哈);少數的直觀一點的有「有臭雞蛋味」的硫化氫,只有這樣才能讓人大概了解一…
, , , ,
horizon:

做腸鏡之前喝的電解質水

對不起 我死了

一周了到現在喝礦泉水都覺得有味道


說實話:

……
我剛剛打開電飯鍋
我已經記不清上一次做飯是多久了
今天心情大好
準備動手一番
萬事開頭難
好了不廢話了
我打開電飯鍋
迎面一股令人窒息作嘔刺鼻的味道迎面而來 恭喜毫無防備的我 涼了 ……
然後我眯著眼假裝沒有味道若無其事的拿出電飯鍋內膽
在光線充足的地方 涼了x2
內膽上遍布了大小不一的白色的蛆蟲 ……
白色的米飯經過日積月累暗無天日的發酵後倔強的長出了霉……
鍋蓋上也是密密麻麻的看得出來的蛆……
它們都靜止了 看得出來生前一定為這環境拼搏奮斗過
死後還保持著積極進取的體態 ……
我已經心如死灰 涼了x3
觀察的差不多了我感覺我呼吸困難 …… 比氨水的氣味還難聞……
現在我端著我的魚把電飯鍋隔離在廚房了…… 我 涼了x4
我知道沒圖沒真相 ……
所以 如果引起不適 請不要打我 畢竟我是第一受害者 ……
而且還要經歷不洗就沒有煮飯的絕望 …… 涼了涼了 ……
連蛆都被臭的活不下去了……





我真的很絕望 … 第一次經歷這種大場面 … 不行了我去吐會兒


琴天:

不是我聞到的,算是我製造出來的不知道算不算◟(░´㉨`░)◜
高二生物實驗課老師帶我們做實驗,比如草莓榨汁密封發酵(草莓真的(//∇//)好吃,不捨得用來發酵啊。。。),還有用豆腐做腐乳等等。
前期工作做好密封好基本上就是放在課桌裡面不管他了(๑•㉨•๑)
然後到了學期末,高二的要搬到高三樓,清理桌子的時候發現還有這么個東西(//∇//)然後被我們班的男生拿走了|・ω・`)
據說打開的時候那個味道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然後這個東西就被我們放在教室的窗檯上留給了下一屆的高二了,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打開聞一聞


智商為負的小蹄子:

在綜合醫院工作兩年多的小護士來回答一下!

第一個:記得輪轉第一個科室的時候,收到一個病人是老阿公,尾骶部(屁股根)那裡爛了一個拳頭深的洞,當時躺在後走廊的加床上面,只要兩邊病房打開門通風,這股爛肉發酸發臭的味道就會飄到各個房間,經久不散…他的老伴給他換床單的時候,換出來的臟床單都是草綠色的!因為上面沾滿了從屁股洞里流出來的膿液……就是這個味道很大!後來醫生給他換葯,我在旁邊觀察,只看見醫生把整個鑷子都伸進洞里去了…我說:棉花呢?他說不仔細棉花進去了都找不到……真的是很可憐的一個老阿公,後來在醫生護士的治療下,他的洞沒那麼臭了…後來好像就出院了………

第二個:是我輪轉到最後一個腫瘤科的時候,也是一個老阿公,有糖尿病,然後是肛門腹壁造瘺的,真的沒有人願意去他房間打針換瓶,但是每次去,我都會在門口深吸一口氣,進去之後憋著,實在憋不住了,就猛吸一口,那一小會兒我大腦就缺氧了………真的無敵臭,是一種腥臭味,像是身體從內而外腐爛的味道,是一種千年老痰堵在喉嚨口發酵的味道(由於時間比較接近現在我還記得很深刻),每次打針都是一種煎熬,然後有不好開窗通風,因為怕著涼,開了病房的門通風吧,整個護士站的護士都被熏到不想幹活,直接翻白眼……不誇張……後來過了好久……在我走之前……這位老阿公不幸的離開了,或許這算是一種解脫吧…畢竟在腫瘤科的病人,都很難熬……

總結一下:我不是拿別人的痛苦來炫耀自己的見識,語言表達能力也不好,只是分享所見,願大家都身體健康,沒有痛苦………


文莉莉:

最令我有陰影的是一鍋在炎熱夏天經過一周時間發酵的海鮮湯吧…

某天在ex家飯後去洗碗,當時想著湯剩餘挺多的,倒了浪費。宵夜再喝兩碗?!

次日他要去hk出差,我也匆忙走了…

一周後一起進門,他說肯定小區物管沒打掃收垃圾,這么臭…

直至次日他上班後我去廚房煮午餐打開鍋才嚇呆了…無數條類似麵包蟲這樣的小蟲子。我一秒就把蓋子蓋回去!!!

內心掙扎了一番:

「應該整個鍋扔了嗎?」

「但這樣清潔人員豈不是做了接鍋俠?」

「他買鍋也不便宜,扔了挺可惜的..」

「總不能等到他回來處理吧,他工作那麼累回來看到應該會發飆。」

然後我就帶上橡膠手套,把生猛的海鮮湯倒進洗碗槽,然後再邊鼓勵自己邊將貝殼和上千條小蟲子抓去垃圾袋。都洗乾淨後,用開水燙了n次。還用風扇在廚房吹了一個小時。

最後他回來說,好像還有點異味,不打算以後再用這個鍋了…除了蒸魚這種非直接接觸食物的煮法…(╥╯^╰╥)


清歡:

某次去煙台的時候抓了一隻八爪魚。

作為一個內陸的孩子親眼見到這種黏糊糊濕漉漉的軟體動物真的很驚奇很激動。

然後……我非得要帶回學校。

那個時候還是男朋友的前任勸我,它是要在海里生活的,裝在口袋裡面會死掉的。

可我真的特別特別想帶回去給宿舍的舍友瞧瞧。

然後,我就把它裝在了塑料袋了帶上了火車。

它果不其然的在半路死掉了。

這個時候……你們知道有個詞叫沉沒成本嗎?

我就想啊,抓都抓了,帶都帶了,這都一路了,死就死了吧。

然後,我把它拎到了教室,然後,還給忘記了,並且,那時正值盛夏。

最後……怎麼形容那個臭味呢?

反正我把它扔到了我們那層的廁所里。
就聽到有人說,廁所炸了。
我至今也沒敢承認是我抓的章魚臭了。


三零畫生:

自製「生化武器」
上高中那會兒,沒有手機沒有課外書全封閉的那種,班上的一些人不知道怎麼的就開始玩「生化武器」,
就是把各種喝剩的酸奶,腐爛的水果,花盆的泥土,蟲子屍體,臭雞蛋,用過的衛生紙,等等一切當時能接觸到,能想像到的東西塞到飲料瓶里發酵,然後欣賞物質腐化微生物有氧無氧呼吸的微妙變化,一般一放就是幾個月。
一般情況下這個瓶子會聚集氣體膨脹甚至到瓶子底部凸出,到瓶子完全變形,瓶子里那一層層的氣泡。裡面是液體上長毛,毛又膨脹,各種固體變稀碎,最後越來越濃稠。
一次上課就有個同學(不是我)看了一眼同座的「作品」,從倆桌子縫里拿出來
bang

卧槽你幹啥
呃嘔
然後70人的教室,然後一半人都站起來了,然後老師出去了,然後全班都向教室門集中,然後那同學的左右獃獃的看著他,三個人的衣服上各種黃色白色,大概是從瓶口爆開的,這玩意兒簡直就是一個此面向敵的超級生化大殺器,爆炸半徑兩米,威力範圍半樓。
那味道簡直不知如何形容,比茅廁氣沖還有股濃烈的硫味,似下水道卻又濃郁許多,反正就是一節課後灑水墩地打掃乾淨衣服扔掉,還有好多人不敢進門,餘味繞梁三日不絕。
這事至今無法忘懷,那絕對是我聞過最最最難聞刺鼻的味道。


淺笑:

以前家裡養蠶,蠶網用了之後就捲起來掛在四五米左右的地方,一條蛇不知道咋滴,跑家裡了,纏在蠶網上了,有天我姐姐給豬剁草的時候從上面掉下來蛆,叫來老爸才取下來扔了,不過還好,老房子,冬暖夏涼的,味道不是很大,就是很難看,哈哈


坐在墳頭調戲鬼:

魚腥草,沒有之一。
而且告訴你,這玩意可以吃。
真的……那味道……能讓你有種聞了化學物質的感覺……混合著金屬的魚腥味,竟然還能吃……
我才不會告訴你,這玩意第二天被我帶到學校里去了,看誰不爽就往他鼻子里一捅……
不想說什麼了,真的疼。


眼鼻嘴:

屍臭!

家裡住六樓,還是我上國小的時候,住的樓比較老沒有電梯的那種,回家都得爬樓梯。

有一天回家上樓上到四樓的時候突然聞到一股臭味,當時就感覺有點奇怪這什麼味道啊,沒在意就趕快上樓回家了。

後來每次上樓就知道四樓最右邊那戶有味兒,提前憋一口氣大步大步往樓上跑。

再後來上到二樓半的時候就能聞到了,真的是惡臭!!!

估計是住四樓旁邊的人家受不了報了警,警察來了就把那家門給開了,結果發現裡面有具女性屍體,當時聽鄰居說人都在裡面死了一個月了!

死因不明

然後國小的時候我在少年宮學畫畫,什麼素描啊水彩都學,當時學的是水彩,畫畫都用毛筆,學過水彩的人應該都有一套畫筆,粗的細的都有。畫完一部分就要把毛筆在水裡洗,洗乾淨再蘸別的顏料。有一次洗完了毛筆之後就


龍貓的爪6501353310:

我高中有一個同學女生

我高中是在一個小縣城讀的,那個時候我轉到那個班和班裡幾個做的進的先混熟了,然後他們和我說班裡有一個女生,賊臭。

我那個時候還不怎麼信畢竟有的時候我經過她座位也沒有聞到,直到後來有一天晚自習……我趴在教室後面書包櫃上抄英語……一股幽幽的腥臭味……幽幽的……我一開始沒在意想趕緊抄好走人,突然那個味道一下子濃烈起來,搞得我整個人蹭的一下往邊上一跨。轉過頭發現是那個女生覺得自己反應太激烈了不大好就又往回挪了一點……

那是我聞過最臭的了……

再說個例子吧就和她做同桌的女生都會把桌子椅子往過道挪,有時候味道太重了就拿張紙捂著嘴。後來我看到那個女生的同桌帶了一小袋香袋……結果聰明反被聰明誤……

再後來那個女生的同桌終於等到了好久好久才有一次的微調座位……結果老師沒給她換……她後來哭著去找老師了……

後來老師也沒給她換畢竟我們班女生雙數一對一正好,而且這個理由換座位太傷人了。

那個時候我以為是那個女生不勤洗澡才臭的,後來又同學和我說班導特意這個事和那個女生聊過讓她多洗洗澡洗洗腳換換鞋啥的,但是她其實也經常洗澡的。她家在很遠的村子也屬於貧困生,現在想想班導和她媽媽提建議的時候她媽媽應該很難過吧。

那個女生可能知道自己臭所以一直也很安靜下課也不怎麼離開座位,成績是很好全班前五一定有她的。

後來我發現和她說說話她也是會笑的呢


少點味精:

放了一學期的豆漿。

大概5個月樣子。是我的前桌,國小的時候,我們第二節課下課的時候,就會有學校的生活老師給我們送豆漿,每個人都得帶個杯子去接。我前桌是沒有喝豆漿的習慣的,每次不是倒了,就是給鄰桌的喝。但是因為才開學,這次老師有點多,他沒法倒了,只要悄悄的把豆漿倒進了一個礦泉水瓶子里。然後塞到了自己的課桌下。

從此這個豆漿就在他的課桌下呆了一學期,因為我也不喜歡喝豆漿,尤其是學校的這種劣質豆漿,每次喝都是一股怪味,加上我坐他後排能親眼清晰地見證了這個豆漿每天的變化,從液體變成了顆粒,從顆粒變成了固體,從小固體變成了類似豆腐一樣一塊一塊的白色正方體還帶著液體。我當時在還在想原來豆漿又變回了豆腐,真神奇…

直到放假前一周大掃除,老師在他的課桌下發現了這瓶神秘液體,讓我去把它倒了。然後我慢慢打開了蓋子,我TM還聞了一下,第二天我就請假了。吃什麼吐什麼,折騰了3天….


匿名用戶:

小時候,才幾歲,家裡養了只貓咪,可能貓咪年紀大了,屁股上不知道拉的尿還是分泌物,抱貓咪不小心碰到了手上,感覺濕濕膩膩的,覺得奇怪,就聞了一下,那味道……當時直接吐了,吐了,了。

由於職業原因,什麼血腥場面,屎尿場面,還有喝醉酒的嘔吐場面,都接受了,喝醉酒一直吐的確實難聞,到如今還沒吐過。

但就是貓咪身上那味道,就在我事發已經二十多年了也記憶猶新,在某個早晨漱口時,看到這個標題時,想起來那酸爽的味道,再次吐了。只敢說出來,不敢想那種味道。


leon:

這題各個評論區簡直是大型斯德哥爾摩現場啊。


斜陽:

國中上化學課,被化學老師騙聞了氨水。

那味道簡直成為了每次化學課的陰影。


Vqi997:

高中軍訓的時候,在上學校大巴前買的早餐,吃剩下的鴨蛋帶到了軍訓基地,在第四天的時候因為不信用手能抓破鴨蛋,跟同學打了賭…結果當然是蛋被他捏爆了,幾天的鴨蛋早已經臭了,噴了一地,連被子床牆全噴了。。那股味一直在我身上,宿舍里直到軍訓結束。


DODO5023:

氨氣。。。。。。

少不更事的我聽說氨氣有廁所的味道,在化學老師的慫恿下猛吸了一口,

那感覺,像是有幾萬根針在你鼻子里扎,眼淚「刷」就流出來了,跟這玩意兒比,廁所裡面的空氣不知香甜了多少倍。

我只記得,化學老師和同學們肆意的笑聲。


早餐涼茶:

自己的腳臭味。。。高中黑歷史hhhh,剛好又遇見下雨天,空氣悶的不行,臭氣被鎖在教室,除了我同桌和一些離得遠的人,周圍兩組人全都走出教室了hhhh
上大學玩輪滑腳臭就好了,因為我不想讓臭腳穿上心愛的輪滑鞋,每次上鞋前都洗個熱水腳,襪子一天一換出汗多就兩換


匿名用戶:
扁桃體膿栓/扁桃體結石。就是扁桃體發炎的時候咳出來的那個「小米粒」。不知道的人不會知道我在說什麼。知道的人估計肯定會贊同。

我半夜被嘴裡的膿栓丑醒過。有次我把吐出來的膿栓(沒有碾碎)給一個朋友聞,他當場直接趴下去乾嘔。這件事兒他到現在六年了還在吐槽我。

我覺得腳臭什麼的(尤其是自己的)和它比起來就是春天花朵的芳香。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