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聞過最難聞的物質是什麼?

問題描述:在實驗室或者生活中很多物質往往都會有味道,有些物質的味道甚至能讓人生無可戀,而一般對它們氣味的描述都是「有刺激性」「有甜味」這種模糊的概念,這樣幾乎不能體現出氣味的不同,比如氯氣和二氧化硫,百度百科的描述都是有刺激性氣味,然而聞過的都知道其實這兩種氣體味道差距很大,我更喜歡把二氧化硫比作火藥而氯氣比作八四(這樣說好像有點不妥哈);少數的直觀一點的有「有臭雞蛋味」的硫化氫,只有這樣才能讓人大概了解一…
, , , ,
王若楓:

一個地溝油生產廠的氣味……


雲與:

看到這個我忍不住要搶答一波了……

前方是一段有味道的文字

那是一個美好的上午,我們正在上上午的最後一節課。親切和藹的英語老師和我們快樂的讀著課文,還有五六分鐘就要下課了,大家都在打算著今天在食堂要吃什麼,空氣中充滿了愉悅的氣息,甚至都聞到了樓下飯的香味。

突然

後排的兩個同學站了起來

一句話都沒說

兩人迅速跑到了門口

英語老師和我們的表情:

但是下一秒,後排更多的人站了起來,並且緊緊捂住了口鼻,跑向了門口,跟防火演習一般快速。

(擠在門口因為還沒下課,都不敢走)

和藹的英語老師問:咋回事兒啊??你們站起來幹啥,著急吃飯了?

其中一個同學默默的說出:有人放屁了,真受不了。(表情如下圖)

我這祖國的花朵怎麼會相信他的胡話?肯定是往誇張了說,想有個理由早點跑到食堂而已。所以我和班級還在坐著的同學一樣,放聲大笑起來(就是下圖這個表情)

然而我立刻就悲劇了……

實力演繹什麼叫笑著笑著就哭了

笑的時候,一大口渾濁的空氣湧入我的口鼻,像熱水沖開的屎,裡面參雜著腐爛水果味兒,而且濃度非常之大,以至於我一口氣沒上來眼淚都憋出來了。

英語老師聞到後強忍著給我們下了課,下課鈴一響我們飛一般逃出去的……

最牛逼的是這個屁擴散能力非常強 ,我們班離樓梯口近,整個二樓兩個樓梯口全都是這個屁的味兒,余香繞梁三日而不絕(中午吃飯吃的最慢最沒食慾的一回,不敢回班,怕死)

散了一個小時的味兒之後回到班,有些角落裡還有餘味,一個對味道敏感的女同學吐了……


謝旬安:

我覺得我們實驗室里的TOL,MEK,ACE……都挺死亡的


匿名用戶:

耳朵的福倉(耳道瘺管),一旦發炎,腫的跟個灌湯包一樣,疼的六親不認,然後突然間耳朵一涼,一股水流下來,一擦就是一粒一粒小米粒一樣的東西,一坨一坨的,呢個味道,辣眼睛!我在捷運上成功把隔壁的小哥哥熏走了……

疼的第二天成功出來了無數膿液,感覺自己消腫了……


Gregory:

我以前村裡的房子邊的院子里也種菜,牆角放了幾個大缸,一般晚上天黑了,要小便就去這些大缸里尿,平時一些廚房有機物垃圾也扔進去腐爛,可以拿來當肥料澆菜。

後來進城打工了一年多沒回去,過年回去,菜地都是草地了,大缸還在,我很好奇缸里發生了什麼變化,就打開看了一下,一打開蓋子,裡面出來的那股味道,差點沒把人熏死,至今難忘。

當然,我在北歐吃的鯡魚罐頭也可以一比。


貪睡的豬:

就是腳指甲長了,長時間不洗腳,還是個汗腳,腳趾甲裡面有類似黑泥的東西,摳出來聞了一下,這一聞不要緊,終身難忘啊,甚至還有種在聞聞的感覺。


林琳鬼:

三百年的屍臭,那真的是惡臭。

今年7月自駕阿里,到札達縣的古格遺址。古格王朝遺址一條小路有乾屍。裡面都是被砍掉頭的屍體。婦女,小孩的,僧人的。到洞口就能聞到惡臭。


鍾意:

三十年的陳年老屎,俗話說「姜還是老的辣」


酒食屋:

不知道有沒有人處理過生豬腰子?想到這個味道正在打字的我有點惡心了。

因為我比較喜歡做菜,而且手藝還算不錯。於是每次家宴,幾乎都是我掌勺,我女朋友給我打下手。在我家和她家都是我倆做。這是背景。

去年過年期間,在我女朋友家,家裡來了好多親戚。於是我倆在廚房準備飯菜。我女朋友她媽這時候淋著一個袋子進來了,然後說這是剛從市場買回來的豬腰子,特意讓人家給留的,想吃爆炒腰花。讓我倆看著做。腰子這東西我是真的沒弄過,不過一想應該也挺簡單。於是上網查了一下怎麼做,怎麼處理腰子。應該先切開,然後去掉中間的白色膜,再切片打花刀。這對我來說應該是挺簡單的,於是擼袖子開始干。

我拿起一個腰子,一刀就片成兩半。瞬間一股濃烈的尿騷味飄出來。我真是差點一口沒吐出來。打個比方,就像是幾個月沒打掃過的公共廁所,可能不太貼切。但是真的太惡心了。而且這個味道飄的滿屋子都是,不過未來丈母娘要吃。這些都不是問題,我真的幾乎是憋著氣處理的。然後我用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瓶的料酒泡著這個腰花,希望能去掉這個騷味。真的不知道,那些喜歡腰花的人,如果真的親手處理腰子,還能不能吃得下。至少我是不能,我不但不能,時隔快一年,我現在想起來還反胃。

終身難忘,為什麼又勾起我痛苦的回憶。。。


喵嗚:

每次難過的時候,我總是會去廁所,不是抽根煙冷靜一下,是我需要一點氨味。

好的,抖個機靈,下面為正式答案。

不知道你們是否有臭魚爛蝦這么一說。有一道菜叫做醉蝦,然而,那一道菜如果吃不完棄之不理那會怎樣?

當年我的謝師宴,請了幾位老師同學擺了三四桌,在一個漁鄉里,有一桌的醉蝦沒吃完,我們就準備帶回去給白白(我們家的狗)吃,但是帶回去放在食盆里就忘了,白白換了新的食盆,原來的放著醉蝦的食盆在陰台里,一直沒管。

七月下旬,也就是整整一個月後,陰台終於被打開,我對氣味的認知也從此改寫,我總覺得那個味道是有顏色的!逆風熏臭三十里。


李小棠:

一年大學的實驗課,好好實驗著突然一股惡臭傳來,直衝腦門,忍不住乾嘔。幾個同學一起出現了不適。我自己感覺就是腦子都不轉了,只想暈過去(=_=)。老師立馬叫我們關門關窗,但其實屋子裡還保留著迷人的氣味加上不通風,更上頭了。那節課用我最快的速度做完實驗然後跑掉了。

打聽了我才知道,是某個老師搞了條魚準備做實驗,後來忘記了,死魚的屍體就一直放在冰箱里,直到那一天實驗室斷電,魚在室溫下腐爛生蛆才被發現。。。這個實驗室還正好在我們公共實驗室的同層,斜對門。

這個味道厲害到什麼程度,實驗樓一共七層,有四層都在他的荼毒範圍,而且整整持續了兩周。。

那兩周最悲慘的是每次上實驗課都要經過惡臭的發源地,說真的,離那麼近,已經說不上是臭了,只能描述成就是一股超強的刺激性味道,強烈到一發入魂,從此不識人間香臭。


mengguiyouziyi:

來來來,我來給你描述一個:餿了半個月的死耗子+殺蟲噴霧劑+密閉卧室+夏天


夏天,租的小房子有老鼠,就買耗子葯放屋裡,在無意識的狀態下,有天晚上回家聞到一股死耗子味道,就各種找,然後發現在床底下很深的位置,那個死耗子就躺那兒很安詳,惡心的是這活兒在我床底下跟我同一個位置待了一兩個星期,那個味道,終生難忘!


上面不是重點,重點是,我為了去味兒,就用滅蚊蟲蟑螂的那種噴的朝床底下噴,那東西有股說不清道不明的香味,然後和死耗子味道融合了,那個味道,下輩子也刻骨銘心!


無奈,最後我拿出小電扇,開了窗戶開了門,北風那個吹啊!!


這個味道三天之後才消失!!


Joyce:

什麼屍體啊精液患者膿瘡化合物,作為一個普通人完全不能感同身受。

我說一個生活中常見的:每年特定的季節,我媽會腌制香椿,這是一種跟腌黃瓜、酸蘿卜、乳腐、榨菜同功能的醬菜。由於太難聞了我一般偷溜出去跟夥伴去街上浪,然我媽錯誤的估計了我對此的厭惡程度,總以為我就是找借口貪玩。

有一年,我在二樓睡著,隱隱問到一股味道,在噩夢中驚醒……然後去吐了,邊吐邊跟一樓的我媽吼:媽你停停啊……嘔~~不要再燒了~嘔~~

那是我記憶中吐的最厲害的一次,吐完還停不下來沖馬桶繼續吐,你們感受下吐了三輪無力趴在馬桶上繼續吐酸水的感覺。結果那天吐到脫水,請假三天吊鹽水。

好在從此以後我媽再也沒燒過香椿


leeeo KWAN:

我舍友


匿名用戶:
跟女朋友出去旅遊,趕上女朋友來姨媽,那天天挺熱的,大家都出了挺多汗,回到賓館我心血來潮拿起女朋友換下來的內褲聞了一下,因為比較倉促嗎,大家都準備的不充分,所以那條內褲她好像已經穿了兩天了。
好了鋪墊了這么多就是為了說,那一瞬間,天昏地暗,彷彿把香蕉和葡萄倒上老壇酸菜牛肉麵的湯汁捂在一起爛了一個月的酸爽撲面而來,什麼上頭辣眼都不足以形容了,不應該啊,我的女朋友明明那麼好看,好吧我對女生有了全新的認知,要臉匿了。


釋蘭迦葉:

氨水


富大師不相信眼淚:

以前小時候看《少年博覽》說有人研究出最臭的液體,並且拿出去售賣賣的也不錯。

覺得有趣,於是乎就記下了有這個東西,大致過了兩三年跟同學鬧了別扭,心情有些不快。

正好突然想起來似乎是有這樣的一個東西,便去淘寶搜一下。

換了幾個關鍵字後竟然還真搜出來了,賣家自稱是融合屍臭,臭鼬,發霉什麼亂七八糟臭味融合的產物。

然後鬼使神差就拍下來。

等到這玩意到手的時候我就去家旁邊的黨校花園裡面打開試用一下。

我實在無法描述這種味道,我只能說跟著我一起來的大黃在聞到味道以後發出一聲哀嚎,然後一邊抽搐一邊跑著離開現場。

我也不知道我當時怎麼光用夾子夾就鼻子忍受下來的,反正我的記憶里選擇性把這事忘記。

然後第二天中午,我帶著四層一次性口罩外加勞保手套,塑料手套就偷偷溜進教室。

看到他的外套正好放在桌子上,就大概用試管滴了10ml,然後飛速的逃離現場。

等下午上課的時候,我才發覺……

什麼叫做害人害己!

這他媽什麼味,一個班的人都在走廊獃著誰也不進教室。

就這樣整個走廊依舊彌漫著說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非要總結一下大致就是大鍋燉屎,鍋裡面還有一隻死了十多天依舊在放屁的臭鼬!

班導看到一邊喊著臭味怎麼了,趕緊進班一邊往外面跑。

那臭味,讓我們一下子把失蹤一個學期的體育課,補回來了。

啊,害人之心不可有,古人誠不欺我。

這味道,比起我們廁所化糞池爆炸還要夠勁……


SidoniaKnights:

說起來我女朋友晚上放屁會趁我睡覺的時候把被子拉到頭上來。就會被臭醒,然後會比較懵然後下意識吸一口氣。然後

就沒有然後了


匿名用戶:

那年,我們高二,開開心心的過完暑假,快(shang)快(xin)樂(yu)樂(jue)的返校。

回到宿舍打掃衛生,掃到洗手池處時隱隱聞到一股臭味兒,味道不大,但確實難聞。遂尋,最終確定臭味是從角落一個洗臉盆處傳出來的,當時宿舍長撩開盆子上面的雜物,發現原來是盛了半盆水的臉盆里不知道是誰放了幾只臭襪子,襪子飄在水上,剛好把水面遮蓋住。

宿舍長暗罵一聲,準備把水連襪子倒到垃圾袋中,但是還沒等他把臉盆端起來,就聽到了他殺豬一般的怒吼:卧槽!!!隨之而來的還有他乾嘔的聲音,我們其他人趕忙過去看咋回事,剛一入眼,就被眼前的一幕震撼了:

一層襪子下面,是黃褐色的水,水中,大群蛆在裡面開心地暢游。。沒錯,就是廁所裡面的那種白白胖胖的蛆,除了蛆,水裡還夾雜著一些渾身紅色的,圓柱形的,直徑約半毫米,長度約五毫米的不知名的蟲子。。

最重要是隨著宿舍長把水面上的那層襪子揭開之後,原先那股隱隱約約的臭味開始呈指數般瘋狂地增長,不到十秒,就有隔壁的同學過來問我們宿舍是不是開水煮屎了。。

記得那個陽光明媚的下午,我們宿舍一共六個人,吐了五個,剩下我一個人,跑到外面抓了兩袋土,眯著眼屏著氣,活埋了這些可耐的生物,並且裝在麻袋裡丟到了垃圾桶里,至於後來掃地阿姨收拾垃圾桶時發出的咒罵聲,權當沒有聽到。。

也是那個陽光明媚的下午,這個宿舍的五個人把老四按在床上gang了兩個小時,因為經過嚴密調查,那幾雙臭襪子是他一整個星期的存貨。。。

沒錯,我就是那個老四

至今我都還有一個疑問

為什麼:(臭襪子+自來水)*兩個月=蛆+紅色蟲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