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聞過最難聞的物質是什麼?

問題描述:在實驗室或者生活中很多物質往往都會有味道,有些物質的味道甚至能讓人生無可戀,而一般對它們氣味的描述都是「有刺激性」「有甜味」這種模糊的概念,這樣幾乎不能體現出氣味的不同,比如氯氣和二氧化硫,百度百科的描述都是有刺激性氣味,然而聞過的都知道其實這兩種氣體味道差距很大,我更喜歡把二氧化硫比作火藥而氯氣比作八四(這樣說好像有點不妥哈);少數的直觀一點的有「有臭雞蛋味」的硫化氫,只有這樣才能讓人大概了解一…
, , , ,
馮包包:

這個…巨結腸了解一下

同事收的一個巨結腸的男性病人,人是葛優癱那麼瘦弱,肚子像懷了雙胞胎,不能自主排便,平時每天一次擴肛。

來醫院那天已經三天沒有自行擴肛了,兩個同事帶著三層口罩夾著濕紗布,穿著防護衣,戴雙層手套去擴肛。手指進去的一瞬間同事被 噴了一身,積攢了三天的 和毒氣仍然「噗噗噗」的從擴開的肛門中源源不斷的噴出,所有的病人和家屬全被臭跑了,徒留同事一身 和臭味。


匿名用戶:

口水味,不分人,是所有人的口水味。

很多人打噴嚏的時候噴濺出來細密的口水,這些口水會變成一層霧一樣包圍著你,讓你臭到窒息,臭到懷疑人生。怎麼形容這個味道呢?就是很濃郁的臭水溝的味道,像一個有口臭的人對著你鼻子哈氣一樣。而且這個味道特別難散去,但是又極易擴散,所以如果在電梯,公共汽車,教室等地方,如果有個人打了一個巨大的口水炸彈,請捂住自己的口鼻。一想到別人的口水分子進入自己的鼻腔和口腔,就很惡心。所以也請各位打噴嚏的時候捂住自己的嘴,即使你沒有朝著別人的臉打噴嚏,也請捂嘴。靴靴!!!


Aorqu用戶:

時年我高二,我坐第二排。

前面第一排大哥不修邊幅。

狐臭嚴重,這個控制不住也罷了;問題是,很長時間不洗澡,衣服上有那種發酵味,而且不洗腳,很多天不洗的那種,並且抽煙,煙癮很大,還好吃一口韭菜盒子。

你們能想像狐臭+腳臭+不洗澡臭+煙味+韭菜盒子味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嗎?不!你們不能!

我尼瑪,那可是大夏天啊,高二暑假補課,最熱的那段時間啊! 我每天被熏的神志不清啊,被熏得頭疼啊! 是真的頭疼啊! 每天都要忍住讓自己不吐出來啊! 熏的人睡不著啊!我一個天天睡覺的主,天天逼著自己以瞌睡為理由去最後站著啊!!!當然老師也知道我跑去站著的真正理由是啥,所以我站的還是很舒服的。

有段時間我每天拿個很風騷的小扇子天天扇啊,還是稍微有點用的。後排的後排的後排的後排的同學說我一個大男生矯情,天又不熱,你至於嗎! 我覺得時間會證明一切。果然,隨著氣溫的慢慢升高,分子運動加劇,後排的後排的後排的後排的同學來和我道歉了,並且對我坐在大哥後面表示同情。此時我分明感覺一行清淚劃過臉頰,是的,我被熏出眼淚了。

後來,補課結束,再開學時我偷天換日把自己的位置換了。要是當時不換位置,我估計我就沒有後來了。


Lively:

幾年前的事,現在還有印象,看到問題就想到了。

有一天店裡進來一個黑人

他一進來,店裡就滿是他的體味

那是一種什麼味道呢

用我同事的話說就是屍體腐爛的味道

我的感覺是,像是各種腐爛食物加上臭了的黃豆醬的味道….

總之味道非常辣眼睛刺鼻,很沖,好像每一次呼吸自己都會掉血一樣

店裡沒有他需要的東西,他問完就走了

一兩分鐘的過程感覺像過了幾個小時

他走了之後我們立刻把空調開最大風,把門都打開通風換氣…

店裡來過的黑人/中東人不少,有聞不到體味的,有體味重一點的,有體味小的,有濃重香水味的,有濃重香水混合體味的.. 這些情況都還蠻常見的

但是這個客人就真的給我們留下很深的印象


Aorqu用戶:
鯡魚罐頭怎麼榜上無名?雖然我沒聞過 但是前幾天不是看到個視訊 兩個人吃鯡魚罐頭 嘔吐不止嗎。難道大多數人說的那些讓你們嘔吐不止了? 建議自己搜索視訊看看別人的反應吧


我舅看看:

在我五六年級的時候吧,也忘記當時在幹嘛了,就一隻蒼蠅「biu」的飛到我嘴裡,我沒什麼感覺,就感覺嘴裡有個什麼東西卡的我有點不舒服。就咳了兩下,然後就沒在意了。。。。。。。

到了晚上,會偶爾打兩個嗝,tm嘴裡有一股屎味,臭的我是。。。。。。又感覺喉嚨里有東西,又又咳了兩下,然後是乾嘔,惡心,最後我吐出了一隻蒼蠅。。。。。。。一股那種腐肉味,這輩子都忘不了,現在回想起來表情都像麻花一樣扭曲。

後來幾天我拿上蒼蠅拍,問候了蒼蠅祖宗十八代。


zhouxinasd:

本人結直腸外科醫師,本行業經常用「新時代的時傳祥」來自嘲,就是我們很多時候需要和便便打交道。但是行業內也是達成了共識的,從疾病傳染角度講,大便是比血乾淨的。分享兩次急診手術處理大便的經歷吧,其實處理過非常多的,其他的都已經習以為常了,只有那兩次忘不了,因為隔著兩層口罩都覺得太難聞了。

第一次是有一個老年患者,本來就便秘,大便乾燥,結果還合併直腸癌把腸道堵死了,然後積蓄了兩周的干硬大便把結腸撐破了,急診手術。一打開肚子,就感覺有一股特別刺鼻的味道,然後就見到有一坨又黑又硬的大便漏在遊離腹腔里,繼續擴大切口,用鑷子把糞球從腹腔里夾出來放到腎形盤里,一顆兩顆三顆,最後乾脆用手取出來,然後整個手術室瞬間炸了……因為真的是太臭了!連我這樣專n業的結直腸外科大夫都受不了了,一陣陣想嘔吐,麻醉師、巡迴護士瞬間跑到手術室外隔著玻璃看病人的心電監護……只剩下台上的大夫和護士……最後聽當天進手術室的同事回憶,手術室外的走廊里都彌漫著特別臭特別臭的大糞味……

另一例也是一位老年直腸癌患者,同樣也是梗阻導致結腸破解,大便漏到腹腔里,只不過這次是成形軟便。開肚子之前,我給助手說,咱們先從中間開口,如果問到臭味,說明是結腸破解,咱們就得向下腹部延長切口。結果一打開腹膜,那感覺就像是一個臭屁撲面而來,眼睛都特別刺激,雖然接受上次教訓帶了兩層口罩,但是還是特別臭!馬上向下方延伸切口,結果發現下腹部和盆腔滿滿的都是大便!還是飄在屎湯子里的!趕緊復壓吸引器吸走,結果裡面的成形成分把吸引器堵了!而且太軟太鬆散,用鑷子夾不起來!這時只能屏住呼吸,用雙手從病人腹腔里捧出兩捧大便渣渣,味道彌漫了整個手術室,我已經感受到了器械護士憋到嗓子眼的胃內容物……再環顧四周,發現和上次一樣,又只剩下手術台上的幾個人了……說實話,現在肚子里剩下的湯湯特別像咖喱咖喱咖喱……從此再不吃泰國菜……最後,病人腹腔沖洗了30000毫升水,又重新消毒做了直腸癌根治,近端腸管造瘺術。


簡支梁:

emmm,平板編輯不太方便,見諒。
答主工科的學生啊,土木工程道路與橋梁方向在讀,今年大四了。導師是研究路面材料的。為了寫畢業論文,我們都需要用去做實驗得出數據才能寫的。因此就需要不斷大量做實驗。
我們研究的方向主要是溫拌瀝青,一種新型的污染較小的瀝青。每次去做實驗都先需要把瀝青加熱融化,就這個過程已經會散發出巨大的有機物的味道,很難聞。但是這都是可以忍受的。
那麼瀝青一般是沒有辦法用水洗掉的,所有我們清洗所有的儀器呢,都需要用汽油。雖然汽油的味道很常見,但是耐不得這汽油量多啊。基本上很多東西都需要汽油泡,很大很大的汽油的味道。而且光泡一泡是洗不掉的,得用手伸進去清洗,手上沾的全都是瀝青和汽油的混合物,特別難清洗,每次做完實驗都不去吃飯,回宿舍先用酒精洗,酒精洗碗用洗衣液和洗手液洗潔精的混合劑再清洗。稍微乾淨點才有食慾。
雖然這些味道很常見,但是量很大而且,而且每天就要聞很久,我的同學甚至帶了防毒面具進去的。第一次進實驗室我真的震驚了,這瀝青+汽油混合的味兒把我生生嗆出來了。後面每次去做實驗,每二十分鐘就要出去透透氣,不然就惡心眩暈。有一次就在實驗室待了十幾分鐘,然後就喝同學到另一個地方去做實驗了。我們在戶外空氣質量還不錯的地方待了五六個小時,我才感覺緩過來頭不暈了也不惡心了。
最慘的是這種事情我每天都要經歷,亦如狗工科深似海啊。分享幾組艱苦樸素的照片吧。啊,艱苦樸素,同校友的話已經知道是哪個學校了。㊗️大家都學業有成順利畢業走上人生巔峰啊。

我來更新了,我們今天做的是sbs瀝青的實驗,這玩意粘度賊大,比普通瀝青還要粘很多倍,而且還有股硫化氫的臭雞蛋味。哇,一天汽油+這個的氣味,我現在已經癱在床上無法下去了。


Aorqu用戶:

在紐西蘭養老院兼職當護工時,有一個來自香港的大叔看起來有四五十歲,沒有家人像個流浪漢。他有帕金森外加認知障礙,癱在床上也不會說話,一天二十四小時就盯著天花板發呆。長期的卧床導致他背部通紅,所以我們需要經常幫他翻身避免壓瘡。另外他腋窩的位置有一處不知原因的傷口,經常流膿液。有一次去他的房間幫忙清理,那個味道就是人窩在屋裡幾個月的臭味加上傷口的化膿味道再加上尿不濕裡面一大坨翔的味道…當時真的要吐出來……一旦你聞過,之後就算再回憶也會馬上湧現在腦海里那種生動真實的味道…最可怕的是,這位大叔還一直拿手去摸他的那坨翔,摸完他還要試圖去抓你的胳膊…

打不下去了 要哭了 我找不到比這再惡心的兼職了…


辛蔬子:

要去大理旅遊的朋友快點進來看!!!!注意了注意了!千萬別和我一樣,終生難忘的回憶啊!!!

16年在大理,去金梭島的路上,在一個小碼頭,對面就是金梭島,我們一行人準備坐擺渡船過去。

小船上沒廁所,我以為坐船會饒島環游,怕時間太久,在小船上萬一想上廁所了沒地方,就在碼頭那邊靠山處去上公共廁所。

廁所很簡陋,磚頭砌成的,也沒沖水的設備,估計是農家自己隨手修的?

一進去,臭,是臭,不過因為也有風,靠門處還不是臭得離譜。

我又繼續前進,找了個坑,蹲了下去……

我滴媽喲,我滴天我滴天,那個臭味啊卧槽 卧槽卧槽卧槽啊 真的是真的是!!!我當時立馬就嘔,乾嘔,嘔了好幾次!然後熏眼睛,很熏眼睛!我馬上用我的紙巾捂住鼻子,眼睛閉上閉上,可是!完全沒用!!因為太臭了!!

我後來想了想,我那時候怎麼做到的我都不知道!我還繼續在那裡尿尿完了……蹲那個坑位的時候,當時是真的眼淚都熏出來了,在眼眶裡打轉轉。就是一個無辜的我蹲在那兒,一邊嘔,一邊快流淚的樣子……畫面真美

我走的時候,還作死地看了一下堆成屎堆的屎……這得多少年的屎沒沖,才能這么多!!!得有幾十年的屎了吧,那個量起碼幾十年啊!幸好那坑挖得比較深,要不然怎麼裝那個屎啊。。。不過我真的是不應該去看啊卧槽真的是真的是,現在還很有畫面感!

最後附上金梭島的美麗來結尾!大家記得都去島上上廁所吧,碼頭那兒,憋著,相信我。

好奇心重的心也可以去看看啦哈哈哈哈

就這個小碼頭,我還拍遊客照了哎呦

,,Ծ^Ծ,,


Z whitecker:

聞過濃氨水

我哥喜歡在家做化學實驗,而且有時還帶有危險性,佔用他家書房,做成與其隔離的環境,當成實驗室

我和他一起做實驗,他把氨氣通入水中,生成了氨水,我提出了聞的請求,我哥同意了 ,我扇著聞的,差點沒熏吐,那種公共廁所的臭味。


Shirley Medic:

大學住在一樓,窗戶外就是一條下水道,更可悲的是宿舍洗手池下面被一窩老鼠挖空了,洗手的時候都能聽到老鼠嘰嘰喳喳在腳底下翻滾的聲音。這是背景。

有一天,我洗衣服的時候,感覺腳下一陣毛茸茸的活動物,低頭一看,是一隻大老鼠,正在我腳邊轉悠,身長大概有10cm!尾巴一掃一掃的,也有15cm左右長!

看你這么大膽,竟然跑到我腳邊轉悠,我悄悄抬高一隻腳,瞄著老鼠轉來轉去的腦袋,用盡力氣,狠狠踹下去。

老鼠「嗞」的叫了一聲,可是腳底有水,老鼠又很胖,就打滑了,踩到老鼠後它受驚嚇,囫圇在我腳底打轉,我嚇得一蹦一跳,尖叫著亂踩一氣。老鼠轉了兩圈沒找到下水道出口,出溜一下鑽到床底下。

我們幾個找了半天,也沒見老鼠的影子,只看到一絲絲新鮮血跡,怎麼用棍子攪和,老鼠就是不出來。

一周後,宿舍一推門總是有一股惡臭,但是找不到來源,大家只好用熏香除臭。

半月後,惡臭已經難忍了,我們把衣櫃、床底翻了天,終於在牆角發現一團黑色不明物體——沒錯,就是那隻死老鼠,渾身長滿白色菌絲,凹陷下去的眼睛和潮濕的身體。

在實驗課上,老師說到某種實驗葯品混合後會聞到「死老鼠氣味」,真是深有體會!

來一隻鼠小弟緩緩氣。


梵蒂岡白野花:

微生物實驗

那個浸泡使用過玻片的桶……桶外面還貼著生物安全標志……

上課

我坐在桶邊上……

老師:同學們打開桶蓋的時候盡量不要開那麼大,掀起一個角就好。

結果大家都小心翼翼的開桶蓋把使用過的玻片投到桶里……

突然有個同學把桶蓋打開了……

當時我就覺得,我的鼻子要爛掉了啊啊啊啊啊!!!

那是一種什麼氣味??!

混雜著N 多大腸桿菌N 多金葡萄球菌各種細菌和強力消毒劑的腐蝕味道!!

就像熬制了七七四十九天的中藥之後埋到地里九九八十一天然後再挖出來加入各種毒藥臭氣的不可描述的氣味!!

就那麼幾秒鐘的時間……整個教室都是那個味道!!感覺鼻子已經被腐蝕了!!鼻子要爛掉了啊啊啊啊啊啊!!!!

曾經我以為濃氨水的味道已經夠讓人暈厥了,原來這玩意才是大頭啊啊啊!

看在我這么辛苦的去找海綿寶寶動畫片截圖的份上,可憐一下我的小鼻子給我留個贊吧……〒_〒

不說了,下周繼續上微生物實驗〒_〒


Thomas:

先說日常吧,我一天不洗澡,自己身上的味道都不喜歡,所以有舒膚佳蘆薈洗手,曼秀雷敦洗臉,多芬洗澡,海飛絲洗頭,洗完後噴上多芬止汗噴霧或者舒耐止汗噴霧,自己喜歡的味道。才覺得今天可以好好生活,如果沒有經過這些程序,這一天的心情都不美麗,更別說聞到別人身上的味道了。我一天刷四次牙,有些人吃了那種味特別大對我說話,我每次都強忍著,假裝不知道,我真的很難受,但是出於禮貌強忍著。日常生活我常接觸的大概也就是人身上的味道了。


王三歲今天四歲啦:

同桌的屎。

國中同桌,期中考試,沒有全年級排座位,就是按平時座位坐的。

考試不讓上廁所,但是特殊情況可以請示老師的。

那小伙兒早上當著我的面吃了學校門口賣的韭菜盒子喝了冰紅茶,剛開始一切正常。考到第二科英語的時候,腸胃蠕動突然加速,我眼看著他臉色紅一陣白一陣,以為他緊張過頭了,沒想到啊沒想到,一陣熟悉又陌生的氣味飄來,我剛開始以為窗戶沒關好公廁停水的味道進來了,後來越來越覺得不對勁兒,感覺味源很近,強度很大。

我想偷偷看看其他人的反應,好嘛,左右前後的小夥伴都捂著鼻子表情猙獰,同桌反應最激烈,豆大的汗珠掛在額頭和兩頰,我想趁監考老師打瞌睡問問同桌哪裡不舒服,一張嘴差點乾嘔出來…這時候我同桌站起身跑到監考老師旁邊說了幾句話,監考老師被吵醒了先一臉朦朧,繼而一臉震驚,然後默默點了點頭…同桌就竄出教室去了…

我在接下來的時間里一直保持著懵逼加疑惑,不知道這小子是不是出去看小抄了。神奇的是,他一走,這個味兒好像越來越淡了。周圍的同學眉頭也舒展了,老師的表情卻一直很凝重。

過了大概二十分鐘吧,他回來了。他的校服褲子不見了,換了條牛仔褲。

我好像懂了些什麼。

考完試,一群人圍過來問他幹嘛去了,他羞澀的低下頭說沒幹嘛沒幹嘛。可能他們都沒注意到他換了褲子吧。

中午和他在食堂吃飯的時候,他夾了一個大雞腿給我,跟我說:別說出去哦。我:放心,我啥也不知道。

現在我倆依然是好哥們兒,每次回家都聚在一起打麻將,我想我倆一定是至交了,畢竟,我聞過他的屎,居然還沒嫌棄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蘇城:

小時候住農村,家前面是菜園,裡面很多蝸牛,然後那段時間閑著沒事抓蝸牛養著玩。

拿盒子裝著,第二天一看,蝸牛拉了很多不明物質(shi),臭氣熏天,還是很特別的臭味。這輩子都忘不了。


黃夫人:

開封了沒有及時喝完的旺仔牛奶。
小時候親戚送了一箱旺仔紅罐,打那時候起我就特別愛喝。家裡也經常給我買。但是胃口小一罐我喝不完,習慣放在茶幾上然後就出去找小夥伴玩了。
這就養成了一個非常不好的習慣,茶幾上就經常堆了四五瓶沒喝完的旺仔牛奶。
直到09年的時候父親從香港帶了個Nds回來給我,瞬間幫我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那時候我的頂配下午茶就是抱著一包旺旺小小酥和一瓶旺仔紅罐躲到院子里玩一下午的nds。
打開紅罐喝一口,嗯,美滋滋。
然後開著我的庫巴賽車
渴了,嗯,頭也不轉的就把手一伸拿瓶紅罐往嘴裡倒。
嗯……嗯?這又酸又臭的是怎麼回事。還他媽有果粒?珍珠的感覺?辣喉嚨?就好像平時吃多了胃反酸的那種感覺。剎那間我把遊戲機往旁邊一放直接就吐了出來。
回頭一看桌子上一大堆旺仔牛奶的罐子,瞬間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娘咧,這怕是喝到之前放在這沒扔的了。
好奇心驅使著我把裡面的東西翻出來瞧一瞧。於是我就把這罐巨惡心的旺仔放到了院子里的芒果樹下全倒了出來
流出來的液體我給你們形容下
大家家裡因該都有攪拌機吧,就是打豆漿那種。
然後把蟑螂,螞蟻,麵包蟲,蒼蠅,蚊子,螳螂,都放到攪拌機裡面去,然後再加一點水,按下攪拌機 類似敬漢卿拍過的一個視屏,我貼出來。


但是當時當時那瓶旺仔肯定沒有這個攪拌機這么強悍,各種節肢昆蟲的腳啊吃翅膀什麼的都在。
還有幾條不知道是蛆還是麵包蟲在那弄灰白色的液體里動來動去。
從那以後……所有的乳製品我都不會留過夜……
要是有人想知道是什麼味道的話可以去搜敬漢卿的視訊。


匿名用戶:

大概就是我大學四年唯一一次兼職的時候聞到的吧。

大二那一年,同學問我要不要賺點零花錢,12塊錢一小時,那時候發傳單普遍10塊錢一小時,想了想沒經歷過就去了。

工作地點是家五星級酒店,這家酒店有個自助,價格198一位,小城市的五星級……

自助經常有人收盤子收垃圾,那家自助有名的是生鮮,蟹腳還有啥很熱門。

而我的工作就是從垃圾堆里拿出蟹腳扇貝殼這類……我帶了兩層手套,趴在垃圾堆里,那一刻其實真實感覺就是不想幹了。

那是我聞過最難聞的味道。

形容不來,很腥臭……

一邊想吐一邊繼續。

哦,更讓人想吐槽的是,那家後廚新上的菜也是要通過這個垃圾堆……

Emmm反正就是這樣吧。

那一次後拿了40塊錢,再也不想做這樣的兼職,我寧願坐在電腦前敲鍵盤碼字也不願意了。


tonsin:

大概就是舍友的鞋了

故事是這樣的

宿舍住五樓,某一天從外面吃飯回到宿舍,走到三樓樓梯口就隱約聞到了一絲奇怪的味道,當時還跟舍友a說不知道三樓哪個宿舍研究所化武器呢。直到走到四樓味道愈來愈強感覺似乎錯怪了三樓的同學們,舍友a說說不定是咱五樓的味道(手動斜眼笑)。直到進入五樓。。。。。。那辣眼的味道,可千萬別是我宿舍啊!開門的那一瞬間 一定是我開門的方式不對。。。。。。

剛在食堂吃的午飯有了它們自己的想法,頓時感覺可以戒晚飯了。此時腳臭舍友正在躺床上淡定的打王者農葯。

就不膩了,希望腳臭舍友看到讓他干到羞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