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聞過最難聞的物質是什麼?

問題描述:在實驗室或者生活中很多物質往往都會有味道,有些物質的味道甚至能讓人生無可戀,而一般對它們氣味的描述都是「有刺激性」「有甜味」這種模糊的概念,這樣幾乎不能體現出氣味的不同,比如氯氣和二氧化硫,百度百科的描述都是有刺激性氣味,然而聞過的都知道其實這兩種氣體味道差距很大,我更喜歡把二氧化硫比作火藥而氯氣比作八四(這樣說好像有點不妥哈);少數的直觀一點的有「有臭雞蛋味」的硫化氫,只有這樣才能讓人大概了解一…
, , , ,
小青年:

第一次回答這個問題,有點小緊張。

記得小時候洗澡,從來沒有去洗過肚臍眼,然後一次無意間用手去鑽,完事兒後放鼻子上一聞,嗯,那味道可以讓你懷疑人生好嗎。不信的可以自己試試, 。從那開始後,每次洗澡恨不得把肚臍眼翻過來用刷子洗。

再講一個經歷吧,讀書的時候,下晚自習和同學一起去超市一人一桶泡麵一碗稀飯。當時我們就坐桌子上吃,吃完泡麵後,泡麵桶就放我面前二十厘米的地方,然後繼續埋頭吃稀飯。突然間我同學把頭蹭到我面前開始狂吐,我右手拿著勺子,嘴裡吃著還沒來得及咽下的稀飯,看到他在我面前二十厘米的地方對著泡麵桶開始吐,那個泡麵節子還有泡麵裡面的牛肉粒什麼的開始從他嘴裡流進我面前的泡麵桶,真的是看的一清二楚的好嗎。當時我感覺整個世界都崩塌了。然後一股子惡心感湧上心頭,打了好幾次乾嘔,沒吐出來。這同學吐完,用手把嘴一抹,若無其事的端起稀飯說了句:沒關係,繼續吃。我的天老爺,我是真的受不鳥,連忙跑到五米外的垃圾桶開始狂吐。 大哥,你是我親大哥,你是怎麼做到這么淡定的。現在每每提起這個事情,那個泡麵節子還有牛肉粒就清晰的閃現在我頭腦中揮之不去。


鄭大傻帽:

我們寢室做為我們學校最臭的寢室…其中一個胖子,我們叫他Y,還有一個瘦子我們叫他T,Y身上有點小毛病患有鼻炎,聞不了味道,然後腳指甲陷進肉里我也不知道是什麼病,就腳趾頭化膿,然後惡臭。

然後瘦子小T呢…就比較邋遢,開學一床席子一床單被,蓋到畢業沒換過。 襪子就一雙,襪子穿半個月,然後晚上洗了早上吹乾的這種, 恰逢湖南這邊陰雨綿綿的天氣,下了半個月雨,鞋子襪子就沒干過, 然後!!!!患有腳趾頭灌膿的Y同學,和小T同學居然一起做這種事情……我還沒進宿舍樓大門,就聞到一股臭味,就垃圾車混合著腳臭和死魚味道那種, 強忍著味道上了樓。打開半掩著的宿舍門,他們倆個人在吹襪子……(現在想想還)腦袋一陣眩暈,手扶著牆壁走到宿舍樓的陽台上的水池吐了…路過宿舍的同學,沒有幾個沒吐的…看著那一池子的嘔吐物,晚上吃的重慶雞公煲…加土豆啊生菜啊喝的可樂啊,(舔嘴唇還有可樂的甜味 嘔… ) 又忍不住吐了…


Shal'aran:

今早進電梯出門…tmd

死魚…死魚…就像有一百隻死魚在裡面開了通宵派對

我先進去一步,瞬間一股味兒上頭就地開始乾嘔

我媽問我:「怎麼了你不舒服嗎」跟著進了電梯

我倆一起嘔

還好電梯快一會兒就到一層了

我是真tmd想把那個帶著一百隻死魚在電梯里開派對的人揪出來一頓暴錘…


[已重置]:

說實話,我家住做垃圾車旁邊

每天都聞。

真的很難聞。


匿名用戶:

修改一下代詞,因為太亂

我高中的同學。

統共有三位……都是女生。

對,都是女生……

我們就給他們起了個綽號,叫帝官封……

先說說第一個。暫且稱為A。她是最惡心的……

成天不洗頭不洗澡,一個女生天天不洗下面……(不難受嗎……)因為我鼻炎聞不出味道,有一陣子還和她交過朋友……

後來換季,能好一點……(我冬天鼻子還行,天一熱就堵)

結果就聞到了那個爆炸的味道……

換座位之後,我原來坐在她後面的Z成了我同桌,和我說了這個事。

嗯……成天不洗頭。

而且她還總願意撓頭,頭皮屑噼里啪啦的落,一股濃烈的頭油味道……嗯,你們懂的。

然後還不洗澡……尤其一到夏天,那個酸味

口區

到了冬天,就滿屋子都是那個味道……

至於不洗下面這個……是我同桌說的……她說,那夥計一站起來……

有一種原子彈爆炸的感覺。

味道久久不散……

……

一開始我沒和她鬧掰,我就問她 你多長時間洗一次頭

一開始說 我今天早上洗的!

過一會:我前幾天洗的!

再過一會:我忘了

……無語。

然後第二天老師去找我談話,說我攻擊她了。

這問題很正常的啊,我們平時都這么問,結果到了她那裡,她去告訴老師說我語言攻擊

全班同學都在躲著她,她還心裡一點逼數沒有

怕了。

我是之後高二小調動滾動進去的,不是很清楚之前的事

我們班英語課代表說,一開始她以為是她自己身上的味道,嚇得她回去瘋狂洗澡甚至買空氣清新劑放在腳邊,後來發現不是她自己,就挨個同學的坐墊聞,在每個同學的座位上噴空氣清新劑

……也是蠻拼的

第二位(B)

嗯……總放屁。

也不是說像我腸胃不好天天拉肚子,她每天都吃很多東西……然後不消化……

……

而且她放完屁之後看別人被熏還很高興

第三位(C)

貌似是狐臭。

她家裡條件不好,一周洗一次澡,每天洗漱正常啥的問題不大,可以理解

但是……那是真的惡心……她在講台值日,我在第三排都聞到了……

而且全班同學都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她這種事還沒意識到嗎……趕緊做手術啊……割掉一塊臭肉的事……

你狐臭就算了,你還噴香水……

兩種味道混在一起……

重點是,她們自己聞不到……

順帶一提,我朋友一開始坐在我後面,這仨在他周圍圍了一圈。

★★★★★★★★★★★★★

補充,順便匿名。

其實講道理班級討厭他們也不是只是因為味道。我沒資格去評判一個人怎麼樣,不過我是真的煩。

A。一開始對她有負面印象是因為她說:「我覺得D人品不好」

我:你為什麼這么覺得?

A:(支支吾吾)就是,那麼覺得唄。

絕了。要是有理有據還行,唐突人品不好真的秀。

後來我問了D(我高三一直到現在,和她關系好的很),是不是惹她了。

其實還是關於提洗澡的這個問題。

然後就是聯考前幾天,發生了一個很口區的事情。

我下課和D出去,旁邊還有個第一位的好盆友。(她平時有點傻,是真的,就那種學習學傻了那種)就突然想到了我關注的一本小說,正好有個角色和她重名,我就提了一嘴。

然後等到放學她突然竄出來揍D,我和D就隔了一個過道加上一排,那時候我的同桌是班代。

班代桌子都被打翻了。

放學她倆被老師叫走喝茶,我尋思等一下D,然後我也被老師叫走了,問我怎麼回事。

我tm知道怎麼回事

A:她們在背後說我壞話

老師問我說沒,但是各種意義上我都不能說她不洗澡什麼的。

推理了一下,是那個缺根筋的學霸吧,瞎傳話。

你要是聽到了還行,老師問:她們說你什麼了?

不知道。

我:……

老師:那你怎麼就說他們背後說你不好了?

A:她們平時就是有點看不起我的意思

woc我不是我沒有,我只是有點煩然後避而遠之而已

你不要過來啊!!!

老師也無語了。

更有意思的是,D因為放學沒給家裡打電話,D的爸爸給老師打電話問怎麼回事,老師直接說了一句: 沒事,就稍微晚點。

exm?

第二天D沒來,A仍然一臉開心朝氣蓬勃地來了。

晚輔導政治課,有個像是警察的叫她走。周六我們老師也被帶走(?)錄了口供。

後來D終於來了。但是我也沒問具體什麼情況。

過幾天我和其他幾個朋友問D情況

眼睛腫了,轉眼球都疼。

身上也青一塊紫一塊,睡覺沒法睡。

在派出所待了一天。

沒來的時候我發QQ聯系D

D說都不敢來學校

接下來才是正片

D爸說,你就拿2000塊,就當檢查的費用和被毀掉的書本眼鏡等等的賠償,這事就這么過去了。結果對面來了一句(具體我忘了,大概這樣):

我就打你了怎麼的?

而且A家裡還找來一幫小混混

當時D爸就怒了,本來不準備報警,這樣直接報警。甚至打110之前還問到底拿不拿兩千塊

小混混:警察算個毛啊,你報警啊(大概這個意思)

報警了。

去派出所的路上,一回頭小混混全沒了。

然後去錄口供

警察做了分析,說A上來打眼睛,肯定是以前鬧過事。(知道技巧?)

還有,A剛18,這次請家長來已經夠給面子了,下次直接拘留,然後留了案底。

之後A和D說了一句啥你們絕對猜不出來。

「以後走路小心點」

歪。這里警察局,居然還威脅別人

xswl

警察:A要是恐嚇,直接報警,到時候就拘留了。

我們老師估計也不能做班導了。

(順帶一提,第一位這夥計貌似是有什麼小背景?好像認識一個巡警。然後D的大爺的好朋友是警察局局長的師父。 手動滑稽)

C是我奶看護班的一個人,我們家在學校附近租房子,很方便,中午回家吃,本來我吃啥都行,也不用成天吃好的,一包大包杏鮑菇鹹菜我都可以吃好幾天不換,但是有人來不行啊,有個臉面的問題在,於是乎成天大魚大肉。但是咱們家也不是開飯店的,條件也沒那麼好,買菜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一開始說給錢給錢,結果在我們家吃了一學期之後沒動靜了,我也不能像個冤家去討債。而且第一天去因為是鹹菜(我也不清楚做了什麼菜),直接不吃了走人。

而且……她……

對容貌過於自信。

我同桌和我朋友(就是被圍一圈的那夥計,在我後桌嘛)處對象,後來好像怎麼的牽扯上了她,具體什麼情況我也忘了

反正最後她多了一個外號叫女神,在班級也傳開了。

最後畢業紀念手冊上

班級里最美的人:C


何流:

1。吲哚 看了大家的描述 我一直覺得 可能是小時候太小給造成的童年陰影 它似乎顯得那麼的微不足道

2。這個味道 當時覺得覺得非常不可考 現在似乎想通了。還是上學的時候 有次做大掃除 黑板要用水徹底擦乾凈。當時找不到趁手的工具 左翻右翻在講桌深處發現了一張乾的張牙舞爪抹布靜靜躺在那裡 隱隱的傳來一股酸臭味 依稀記得是幾周前大掃除用來擦黑板的 打來一盆水 把抹布放進去的瞬間我就後悔了 強忍著惡心拿了出來 瞬間感覺胃裡一陣翻騰有東西湧向喉頭 扔了抹布跑去洗手池乾嘔了半天 感覺把手都要擼掉皮了仍然有股若有若無的味道傳來。後來學了化學的我仍然在思考,粉筆就是碳酸鈣和硫酸鈣都是沒有味道的 應該就是滋生的各種細菌分解上面的有機物帶來的味道,加上本來潮濕和悶熱的天氣。不過讓我很好奇的是 當時在教室里的所有小夥伴都沒有我如此激烈的反應 是我錯了嗎?很慌。。。


憂傷的筷子:

高中教室旁邊的那個廁所真的是…

無法用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你們知道那種屎味摻雜著尿味再摻雜著煙味以及消毒液的味道聞起來是什麼感覺么….

有種令人一飛沖天的感覺…

高一的時候還好 不是那麼的令人難以接受 因為只有我們班的幾個人還有隔壁班的幾個人抽煙

高二的時候 隔壁又來了一班高一的 感覺他們班的男生好社會啊 平時上課去個廁所都能碰見他們班的男生在廁所抽煙

我下課從來不去廁所的! 憋的狠了去樓下或者樓上也不去我們班旁邊的廁所!

還有 平時的味道都難以接受了 學校每周六刷廁所還要用鹽酸刷廁所..這么一混合….

整個走廊都彌漫著縹緲的「仙氣」

輕輕一吸…

簡直絕了..


隨你:

嗯…….一看到這個就想到我媽那次的新菜..

沒吃,壓根就不敢吃

就是小時候放學回家,剛走到家門口就聞到一股臭臭的味道以為誰家垃圾沒扔也就沒在意

我一進門喊了聲:媽我回來了晚上吃啥? 我親愛的媽媽故作神秘的說今天研究了個新的菜,很補的哦!

頓時開心的像個狗子!我們家萬年不變的菜單終於要換了嗎!我真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小孩子(。•̀ᴗ-)✧

藍鵝……在我偷偷摸摸放下書包準備去廚房偷偷嘗一下我媽所說的絕世美味時……越接近目的地味道越奇怪了……心裡在想我家廁所堵了嗎?管他呢先嘗嘗新菜嘻嘻嘻~ 下面這是我望著那個蒸鍋的眼神↓

我用我剛剛洗完的罪惡的魔爪伸向了那個鍋蓋(洗完手因為覺得偷吃菜什麼的用手抓才是王道啊!用筷子就不是那個感腳啊喂!)

當當當開鍋( ૈ๑`ȏ´๑) ૈ=͟͟͞͞ ⌨幻想著像中華小當家裡面一樣,開鍋瞬間會發光(當時很迷這部劇,但是每次我有做裡面菜的想法我媽都會給予否定)

帶著滿心期待,一股熱氣撲面而來……

我愣住了,我的腦子停止了運轉

你們以為我被美味閃瞎狗眼了嗎?沒有!根本沒有!我被那直衝天靈蓋的味道給熏迷糊了!愣了三秒鐘反應過來才扔了鍋蓋奪門而出

我的天啊,這是我八歲花季的一抹陰影!我媽在煮屎!當時沒看清楚因為顏色狀態都挺像……幼小的我奔過去質問我媽,為什麼要煮屎給我吃

我媽

我說鍋里煮的不是屎嗎!

我媽:???

然後我拽著我親愛的母上來到了我童年陰影始發地……我媽笑傻了…笑完了緩過勁來才想起旁邊還站著一個義憤填膺怒氣沖天的她的小可愛……

我媽耐心的跟我解釋,她做的是榴槤蒸雞……幼小的我第一次聽見榴槤這個詞,第一次見識到這么可怕的東西…你能想像有點黃黃的榴槤蒸至軟爛糊在雞肉上面(我媽榴槤用量巨大,整個雞都給糊住了),外加幾顆大紅棗並撒上幾顆蓮子做點綴,經過大火蒸至軟爛……

我幼小的心靈之窗望著鍋里看上去就像只被屎糊住了的雞……那個臭味也是更加讓我確定我媽在煮屎給我吃的念頭

結果是,我不聽我媽解釋,跑到阿么家跟阿么哭著說我媽煮屎非要我吃,還說很補!我阿么表情是醬嬸的↓

在清楚這件事的來龍去脈後,我被家裡七大姑八大姨笑了整整一年……emmm……

反正……自此以後很長一段時間我拒絕糊狀的任何食物,直到朋友有次煮了咖喱…咖喱目前來說是我唯一能接受的糊狀食物……雖然也像不可描述……

嗯……就這樣,我小時候的陰影,那時候確實覺得那個直衝天靈蓋的味道太可怕了……

現在來說其實聞過很多難聞的東西,可是這個童年陰影是真的深刻

純手打,看完留下點東西再走唄嘿嘿嘿,啾咪


黃志豪:

化學狗一枚。
日復一日地做實驗,送貨師傅每天還是很準時地敲門。熟練的操作後,遞過來一桶原料,很安全,很無邪,除了那微微脹氣的瓶子。本著科學嚴謹的研究態度,我決定放一下氣,然後放進櫃子。
這可能是我做實驗以來除了將擦過丁基鋰的衛生紙丟進垃圾桶後做的最失敗的決定。我打開瓶蓋,一股親切熟悉的味道撲面而來,隨後愈發濃郁;讓人無法自拔。怎麼說呢,此物只應天上有,如同一雙八百年老汗腳,穿了雙劣質不透氣襪子,經過歲月的洗禮後散發出來的氣息。我來不及反應,差點直接吐出來 隨後實驗室人走樓空,經久不見來人,只有我一個人佇立在風中瑟瑟發抖。
我現在看到它,頭皮發麻————它就是亞硝酸異戊酯。現在依舊在冰箱裡面躺著,只想看哪個倒霉蛋會用。肯定不是我。


南北醬:

一隻英斗!

前陣子高中同學讓我幫他去車站取個狗,他從瀋陽托別人買回來一隻英斗,意思是狗在我這呆一宿,第二天早上我給它送上大客發給他

作為愛狗人士我是一萬個同意的,終於可以名正言順的擼狗了!

然而,從狗取到手的那一刻,我就崩了,從瀋陽到我這大概一天一宿,籠子除了邊邊就沒有屎,我還尋思它可能是餓的都沒拉屎,後來它用行動告訴我,我錯了

讓人想吐的體味和各種不明的味道混雜一起,零下的溫度我是開著窗睡的,更惡心的是它在凌晨三點四十的時候把我叫醒,看著它把自己剛拉的屎給嚼了,那一刻的味道我真的炸了

後來我把整個房間包括床底下都徹底打掃了一遍,包括裸露在外面的衣服都給洗了

現在的我已經對養狗不抱幻想了


飄香的刺蝟:

有一年夏天,我爸出遠門,我自己一個人看家一周,忘了倒廚房垃圾,拎起垃圾桶的瞬間,原地出現一堆的蒼蠅寶寶,現場極其慘烈,剛想尖叫時想起我爸不在家,只能靠自己,瞬間又淡定了,於是我找出了一罐殺蟲劑,橙子味的,噴了小半瓶,那群寶寶一隻都沒死,還四散爬走,我只能找到一雙筷子和一個一次性飯盒,一隻一隻的夾起來裝進盒子,一開始還覺得惡心,後面已經麻木了,一共二十三隻,對,我還數來著。直到現在,我都不能聞橙子味,任何有關橙子味的殺蟲劑,香薰,護膚品,香皂等等,都會讓我想起那個夏天和那一地的白色寶寶……


匿名用戶:

大概是我國中時期,我的同桌放出的那一個屁了……

那是一個風和日麗的中午,我們剛剛下了第四節課準備去食堂吃午餐,由於她那天肚子不舒服不走不了路,所以由我帶飯回教室一起吃。

一開始吃的時候,她本來還是好好的,我們有說有笑的聊著天吃著午飯。考慮著下午體育課要不要自由活動時間,躲在教室偷偷吹電風扇,還可以叫上幾個同學打打紙牌遊戲,玩玩大富翁之類的。

可就當她正樂呵呵笑的時候,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發生了……

我當時聽到她那傳來「啵」的一聲,然後臉唰的一下臉就漲的通紅,我看見她窘迫的樣子,賤兮兮的準備笑話她,可當時我剛深呼吸一口氣,第一聲笑聲還沒發出來,我就開始後悔我為什麼要在那個時候吸那口「氣」了。

那是一股辛辣嗆人的奇怪臭味,直接灌入了我的鼻腔,隨著我肺部的呼吸運動彌漫到我的臟腑中。

整個胸腔當時是火辣辣的感覺,就像被撕裂開那麼痛苦,最後那口氣吸完準備呼氣時,一股難以名狀的東西竄上腦門,我大腦變得昏昏沉沉,一個失神直接趴到地上昏了過去。

當我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十幾分鐘後的事情了,老師手裡拿著電話在叫120,而我那個女同桌兩眼通紅的哭了出來


余鳩:

國中沒學招氣入鼻的時候,有一天化學老師神神秘秘地拿著一瓶褐色的玻璃瓶到教室,然後對著坐在第一排的我說

「xxx,給你聞個好東西」

我一聽就來勁兒了呀,趕緊說好的好的。

然後老師擰開蓋子,我趕緊湊上去狠狠地吸了一口氣。

然後?

我覺得我當時都休克了。

可能你們已經猜到是什麼了。

濃氨水。

我同學說我當時吸完之後眼神都獃滯了,一天沒有緩過來。

現在想想,還是很酸爽。

但是這不是重點好吧,我的化學老師看我那個樣子之後樂的哈哈大笑。

然後,

手一松,

那個玻璃瓶子咣地一下,砸在他腳上了。

一分鐘以後,我們一個班都跑光了。

五分鐘以後,我們隔壁班都跑光了。

九分鐘以後,我們一整層都跑光了。

二十分不到,教學樓的人都跑光了。

然後我們化學老師當場熏暈過去了,然後幾分鐘不到,可能被臭醒了,又爬起來跑出來了。

然後我們整個小縣城都說我們學校的廁所炸了。我們當天下午就放假了。因為學校太臭了。

之後幾天,我們化學老師經常被問是不是猜到狗屎了。因為他的腳太臭了。

來到我們教室,你可能會看見人手一個空氣清新劑。因為我們教室太太太臭了。

(*ゝ_○*)ノ=f=i=n=i=s=h=============

這件事情告訴我們什麼?

天道好輪回,蒼天饒過誰!


綠綠有話說:

豆漿
我們學校的豆漿
放了一個星期的我們學校的豆漿
好像不是黃豆磨得是那種粉沖的
有次幫舍友帶早飯 買了豆漿 一直沒喝 然後過了好幾天 另一個舍友突然說一種不可名狀的味道 我們沒在意 後來每次路過桌子都感覺有一種劣質塑料被燒化了結合著萬年下水道的味道 我找了半天 鎖定了那杯豆漿 湊近了一聞 我尼瑪 這生化豆漿 真的 上頭的那種 後勁無窮 氨水在這杯豆漿面前簡直不能比 我緩了好久之後心想不能只讓我一個人感受這生化豆漿的威力 於是拿起豆漿讓我們宿舍每個人聞了一遍(豆漿的奧妙之處就是遠著聞沒啥 但只要一湊近 刺激)前兩個稍微一聞就不行了 第三個感覺差點吐出來 還有倆人看我們的反應沒敢聞 真的太可惜了 這么百年難遇的味道 知道晚上睡前我還不死心的又問了幾遍那倆到底聞不聞 現在沒有人敢碰那杯生化豆漿 倒了的勇氣都沒有 所以還在我們宿舍放著 我們準備再養一個星期 看生化豆漿的威力能不能再上升一個等級(๑°⌓°๑)


踏歌至凌霄:

我想說。

我在寢室里養過蛆。

故事的開始是在一個溫度搔人心弦的九月。因為我在寢室里養了一隻金毛,擔心金毛營養不均便去菜市場買了一袋雞胸肉煮給金毛吃,寢室沒有冰箱,覺得解凍後的雞胸肉在空調房內實在有點臭就塞窗戶後面了。but過了幾天因為太忙了,就只能將金毛送回去,然後逐漸遺忘了雞胸肉的存在。

在一個星期以後,來人查寢,一位較熟的學長告訴我們寢室有股奇怪的聞到,然而久居寢室的我們居然渾然不覺有什麼怪味,直到他來到窗檯問我們這窗戶外是啥時我恍然大悟,卻又不好意思承認,待學長走後我和室友靜悄悄打開窗戶,在夜色中探出頭去……………………。

室友:

沒錯,放在外面的袋子里長了一堆蠕動的肉色生物,同時,一股屍臭味竄進我的鼻腔讓我彷彿被一棒頭打中後臨近天堂與天使姐姐們手拉手交流。最近一次聞到這種味道是小時候學校空調箱里死老鼠的味道,不過這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接著就是我和我室友一人拿著塑料袋一人拿著棍子把這一代蛆打包帶走,在我奔跑去樓下垃圾桶時我覺得自己是一個手持生化武器拯救世界的英雄。

還有一個。

國中的時候,空調櫃里死了一隻老鼠,打開空調的一瞬間像是你在糞坑裡滾了好幾個圈。有很多小屁孩會在放學後突然打開空調撒腿就跑,最後一個人不僅要聞味道還要關空調。


大寶:

看到前面有寫貓py的,我也想來回答一波(語文差警告)

…………………手動打分界線…………………..

嗯。。。那是多年前的一個冬天,年少無知的我坐在地毯上抱著烤火爐看綜藝。我家狗子(是只大金毛)跑過來挨著我蹭火爐。

看著它毛茸茸的美(ang)好(zang)的身體,我不禁惡從膽邊生,把手伸到了狗子屁股下面。

那一刻,我的靈魂的靈魂在狗子屁股下得到了升華。

但素,事情遠遠沒有那麼簡單。

過了一段時間,單純的我把手從狗子屁股下抽出來去抓東西吃。開始還沒注意,後來越吃越覺得味道不對勁。我還以為是東西壞了,然鵝只有我一個人覺得吃著覺得味道不對。突然,我靈光一現,把手伸到鼻子下一聞

那個味道我是沒法用語言描述出來的,只是一直到金豬被送走的幾年後,每每想起它,除了那些奇怪的回憶就是那股讓人恐懼的味道了


沐沐大小姐:

呃…我是做設計的,有一年接到了一個活兒,是給一家食品添加劑公司做全套VI設計,後來要求幫忙改造他們工廠並拍企業宣傳片,我們就一群人出差去了汕頭他們的工廠…

整個工廠坐落在比較偏僻的地方,下車還沒進廠大門就聞到了一股甜膩的味道,那個味道我現在還完全接受不了,相信大家一定知道那個味道…

康某傅冰糖雪梨…

我的天啊,那種未經稀釋的純香精的味道,我們幾個人真的是被刺激到了,口罩完全沒用用,汕頭的大夏天,潮濕的熱浪加那股辣鼻子的冰糖雪梨味真的沖腦門疼…忍不住掉眼淚,真的辣眼睛!

後來我們設計組用最快的速度收集了場地照片窩酒店出圖去了,可憐的攝影組還得繼續抗戰…

出了那個廠我覺得自己鼻子里除了冰糖雪梨味之外聞不到其他的味道了……

出差回來我打開箱子,整個箱子里的衣服都是冰糖雪梨味的,當天穿的那套衣服洗了很多遍用了很多金紡都沒洗掉那個味道,後來扔了…

現在出門只喝礦泉水和無糖烏龍茶,以前很喜歡的冰紅茶現在都不能進嘴,我想我可能是對香精有陰影了…


大川:

我們宿舍的氣味(我們是女生宿舍)

我們高一剛入學的時候我被分配到了一個10個人8個家庭都挺拿硬的人 剛開始覺得沒什麼後來我找到了我上高中我胖的原因(這不是重點)她們拿的零食特別多各種水果,垃圾食品,甚至自家裡阿公阿么腌的菜都有反正就是各種吃的他們也吃不完就在我們宿舍的儲物箱里放著當然不只有儲物箱里有還有宿舍床底下等各種能放東西的地方就這樣放了不知道多少天好了 重點來了

終於在三個月後我們分班了也換宿舍了也巧了全班就我宿舍沒變新同學來了之後第一句話就是我去 什麼味(゚o゚; 我當時很慌為了守住原宿捨得面子我就裝作不知道後來他們終於忍受夠了這個味道決定在活動課大掃除 整個過程沒把我惡心死 又是重點

在整個大掃除中我們打掃出了戴蛆的蘋果惡心的鹹菜以及不知道誰的內衣等等 那個氣味我終生難忘

以上

又一次更新

為啥沒人贊!!!


廁所小仙子:

看到很多都是人體組織的一部分,什麼肚臍眼屎之類的。

但是我不相信這里沒有貓奴

沒錯,是貓屎。

貓是一種肉食性的動物,貓糧裡面大部分蛋白質都非常高,人類如果吃非常多肉不吃素的話,那個粑粑也是非常臭的,而貓屎,比只吃肉的人類的粑粑更加臭上幾個檔次。

那天,我倒了牛奶沒有喝完放在桌上忘了收起來,我的貓偷偷把剩下的喝完了。

眾所周知,貓是一種乳糖不耐的生物。

所以兩個小時之後它就拉肚子了,噴射狀的稀屎。

它的貓砂盆在陽台,它的屎噴到了陽台門上。

陽台與客廳相連,封閉式陽台,為了防止貓跳樓,通常沒人在的時候就不開窗。

我家的客廳大約30平方大小,與餐廳沒有隔斷。

我被一股惡臭熏到從卧室出來,打開門之後,我好像看到了上帝。

那個味道宛如一個腸胃消化不太好的大叔,前一天吃了一頓痛風套餐,然後沖著你的臉,放了一個還略帶溫度的屁。

我一步一步接近陽台,氣味隨著我的接近逐漸變得濃郁。

從一個大叔的屁,逐漸變成了被屎堵住三四天的下水道。

我忘了我是怎麼清理那個屎盆的了,只記得那個味道繞梁三日,我整整一個星期都沒法在家吃飯。

為了你的生命安全和貓的身體健康

請不要給貓喝牛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