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聽到過或寫下過最漂亮的一句話是什麼?

問題描述:世間有很多讓人感動的、唏噓不已的、震撼人心的話,不論是你說過的、你寫過的、亦或者你聽過的都不妨給大家分享一下。
, , , ,
MOMO灬沫沫:

你的臉上雲淡風輕,誰也不知道你的牙咬得有多緊。你走路帶著風,誰也不知道你膝蓋上仍有曾摔傷的淤青。你笑得沒心沒肺,沒人知道你哭起來只能無聲落淚。要讓人覺得毫不費力,只能背後極其努力。我們沒有改變不了的未來,只有不想改變的過去。

某人在他空間里發的說說,下面是我的照片……
雖然不是他寫的,但是很貼切


狂徒:

影子伴我左右,夜幕誰來主宰。


胖雞xD:

我媽說的,有一年我媽疑似白血病

我那年還上學呢啊,醫學常識差的,以為白血病就會死,抱著我媽哭的直打嗝

然後我媽突然特別冷靜的跟我說

「xx,如果我以後老了,生病了,沒救了,別讓我跟你姥姥他們一樣毫無尊嚴的在醫院里等死,你帶我去看看我沒去過的地方或者好好生活,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我要強體面了一輩子,我到走,我也要體體面面地走。」

可能這話看起來很平常吧,但是我姥姥一個特別可愛的老太太,去世的時候在醫院里好幾次跟我媽說「老閨女,回家吧,我在這渾身不舒服。」沒辦法,我還有舅舅還有阿姨,他們都不同意。

姥姥體面了一輩子,去世的時候,只能在醫院冷冰冰的病床上,痛苦呻吟,有家不能回。


連笑:

也許是天生懦弱的關系,我對所有的喜悅都摻雜著不祥的預感。

————三島由紀夫


GT朱老師:

十多年前聯考,遼寧是估分報志願,我估分648,清華招生組估計的錄取線是650,當年還沒有平行志願這回事兒,只有寥寥幾所還可以的大學招第二志願的考生,其中最好的是中國農大,也就是說,如果我報了清華沒考上,我就是去農大,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平行志願還能再報個華東五校啥的。
在糾結的時候,我媽說了一句話:「能被人打死,不能被人嚇死」。


別人笑我太瘋癲:

首答。

小時候我總是笑你
我笑你愚昧笑你固執我還笑你不懂得變通
你的固執你的自我深入到了你的骨子裡
可你總說你是為我好
你是我的母親
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

長大後我就成了你

比你更加的愚昧固執不懂的變通
你是我的母親
我所做的一切都還只是為了自己
這一點我不如你

一眨眼二十年
印象中我和我媽每年通的電話大概也不會超過五十個
可也就這僅僅的五十個電話中我媽從來從來沒有問過我過得好不好吃的飽不飽

記憶中是我六歲那年爸媽便出門做生意
過年才回來
由阿公阿么帶大

第一天上學也是六歲那年
我記得那天雨下的特別大阿公阿么送我去的學校
回來的時候我媽打了個電話回家
她叮囑阿公阿么說孩子要嚴加管教要讓他聽話不許調皮該打就打
她沒問我開不開心

我十五歲那年國中畢業
便放棄學業外出打工
當然不是你們想的那樣家裡沒錢供我讀書之類的
是源於我想脫離這個家徹徹底底的遠走高飛尋求可笑的自由

說走就走 那走啊
拖上行李箱去了深圳
走啊 夠遠了吧 我幹嘛你們都管不著了吧 你們反正也從未關心我 就知道要我努力學習 聽話 不許上網
現在沒人管我了吧

當晚 我媽給我打了一個電話
印象中特別的清楚
到現在我還記得我當晚的那副嘴臉
不可一世 一副誰都無法能在奈何我了
你不用管 我說
她說在外面要聽話不許惹事
她還是沒問我一個人在外面過的好嗎 我怕不怕 諸如此類的話

二十歲生日的前幾天我和談了四年的女友分手
分手之後幹嘛呢
喝啊 哭啊
但我誰都沒告訴
因為沒臉 去年過年才帶回家的

生日那天她還是給我打了電話
其實我和家人關系已經日漸緊張
但她還是打了
可能因為感情心情不好急需傾訴我接了電話

你們分手了?她問。她告訴我的。她接著說。

嗯,分了。

一番大道理加一頓痛罵之後。
我怒吼道,你就知道說我就知道要求我怎麼怎麼做,這么些年來你有問過我過得好不好吃的飽不飽嗎?除了要求你們還會什麼。

沉默,突兀的沉默。
我突然不敢大聲喘氣,電話那端越是安靜我越是不安。

我似乎有些後悔說出這樣的話了,但像我這種人是不可能說出對不起的,我感覺手心和耳背有點汗,也不知道是緊張更多還是後悔更多。

大概有四十幾秒 母親開口了
我是你媽 你說的這些我的確沒問候過你 可我是你媽我是時時刻刻念著你的好希望你過得好 我和你爸常年不在身邊 我要讓你知道你是個男人你得堅強你得自己去度過啊。

我媽是個沒什麼文化的人 國小畢業
但我發誓我從未看過聽過如此美好的話,不是漂亮,是美好。

一瞬間我就覺得自己好幼稚
居然和我媽犟了十幾年

我沒敢回答她也沒勇氣說出那句對不起
匆匆掛了電話

我想我永遠也說不出那句對不起還有我愛你 但我想我知道該怎麼做

記得老舍曾說過
人 即使活到八九十歲 有母親便可以多少還有點孩子氣
失了慈母便像花插在瓶子里 雖然還有色有香 卻失去了根
有母親的人 心裡是安定的

我以前是安定的 我現在是安定的 我以後的永永遠遠都是安定的
因為我還是個孩子 因為我是個一直在長大的孩子


書文語海:

「懶,這一個字就足以毀了你,無論你擁有多大的夢想,多好的天賦。」 ​​​​

對待生命 ,你不妨大膽一點 ,因為我們始終要失去它 。

​​​​
世界上的路千萬條,沒走過,你真的不知,哪條對你是正確的 ​​​。

​ ​​​
時間的三大殺手:拖延、猶豫不決、目標不明確。

​​​​
人性一個最特別的弱點就是:在意別人如何看待自己。這一程,希望你活得烈馬青蔥,不為他人的目光所累。

​​​​
其實,真正能擊垮你的,從來不是別人的非議,而是你對自己的懷疑。 ​​​​

—— 鹿滿川《世界很大,有你剛好》

​​​​
你不會被所有人理解,甚至被一個人徹底理解也難。但還是要努力按內心去做,總有一天他們會發現,原來你不是開開玩笑而已。
—— 劉同 ​​​​ ​​​​

臉皮才是人身體上最神奇的一部分,在有些人那,可大可小可厚可薄,甚至可有可無。

​ ​​​「你生活圈裡沒有你想要的那種人,說明你配不上這樣的人。」 ​​​

「在愛情的事上如果考慮起自尊心來,那隻能有一個原因,實際上你還是最愛自己。」 ​

「如果你的一生還有一次翻身的機會,記得一定要用盡全力。」 ​

「謝謝你在我不喜歡自己的時候也喜歡我。」


「自己想要追求的東西,自己喜歡的就一定要堅持下去。不要因為一些外界的因素外界的輿論去影響你。」

​追求合群卻會嚴重阻礙個人的發展,使自己的主見、個性、特質消磨殆盡,逐步淪為越來越庸俗的人。

恰如一句話所說:「你那麼合群,該有多麼平凡。」

哲學家叔本華說:

一個人自身擁有越多,想從他人身上獲取的東西就越少,他人對他而言幾乎沒有意義,這也就是為什麼一個具有高度智力的人通常是孤僻的。越是智力平庸且比較粗俗的人越是喜歡社交——要麼孤獨,要麼庸俗,人活一世可以選擇的其實並不多。


remember me:

學校送水的大叔一天早上中午共送兩次。從一樓到四樓,十二間辦公室,來回二十四趟,一次抗一桶水。
——他沒有右手。
有一回我們上體育課,他正好來送水,我們班有男生去幫他送,他轉身把已經抗上肩的那桶水放下,對我們說:「娃,不用,我比你們差不了啥!」然後留給我們一個略顯佝僂的背影。
集合的時候,體育老師說:「你們這些孩子,最擅長自命不凡,幫助如果不建立在尊重的基礎上,就會變成施捨。」
上樓時,大叔正好下來,體育老師跟他說:「師傅,今天可慢了點啊,以後這些小兔崽子再打擾你,你就可勁兒揍。」大叔爽朗一笑:「都是好娃,揍啥。」
他離開的時候,風灌進右手空蕩盪的袖管,我好像又一次聽到那句「我比你們差不了啥……」


渝你同行:

敢於在眾聲喧嘩中保持沉默,敢於在孤獨寂寞中尋找真相,在一邊倒的群體非理性中保持自己的獨立思考。眼睛和耳朵在嘴巴上,所以先看。兼聽則鳴,才不會惡語傷人


LSAT小攻:

What eventually accounts for the wickedness of your life is your miserably vulnerable sensibility that inevitably and promptly swooped in as you walked along the river Styx rich in uncertainties of romance that you are categorically incapable of handling.
—By myself


SEVEN:

本來是想說我想你的,最後卻只說了再見!


王王王:

今天在微博上看到的一句 等哪天我秀恩愛了,他一定是我想度過餘生的人。


PoraPoon:

獻個丑

曾經是個喜歡傷春悲秋的中二少年,因為有個研究了一輩子古文的老爹,國小別人在看水滸傳連續劇的時候,我爸給我看原著……

問題是我特么還覺得好看!

於是上國小的時候,別人上課躲在桌子下面看漫畫,我躲在桌子下面看水滸原著。

辣么厚一本,比辭海還厚……

就此養成了之乎者也的臭書袋味兒

於是上大學之後有了時間,有了感懷,有了閑情逸致,便閑來無事裝個逼,自己寫詩:

《辭校園-中大珠海》

逸仙熙熙翰林清,

歲月湖水歲月盈。

同學卮言同學聽,

歲歲相似歲歲新。

《辭校園-中大南校》

南草戚戚永芳坪,

拾階卻遺舊年情 。

江風不撫韶時襟,

昨日星斗今夜明。

《將春》

幾時新茶不融雪,

可曾曲水不流樽。

誰言少年不經綸,

何處清風不逢春。

《重陽》(東渡留學贈兄弟)

彩雲東去掩浩淼,

黃酒西秉還山高。

兄弟不曾佩茱萸,

重陽可逢亦重雙。

《不教庄生負曉蝶》

恍惚戲塵風,氤氳納浩淼。

舞得紅袖生,醉得青衣老。

人間三十載,醍醐一觚邀。

端得夢庄生,不負曉蝶老。

《沒起名字》

錦鯉弄蓮心,催催六月菱。

昨日見君不識君,靨然頷首揖。

墨雨綴淋瀝,灼灼七月梨。

今日識君不見君,若然青衫輕。

又聞桂花泥,踽踽八月期。

他日何處再逢君,宛然自攢襟。

《一顆硃砂痣,一地明月光》

燈火憔悴人微醉

西子淡妝經年歲

若君問

緣何故,

長橋不長,孤山不孤,斷橋卻斷?

沉吟一首柳永詞

捂得一顆硃砂痣

紅塵胭脂付一杯

伊人孑立沾青灰

願君問

但為誰,

輕撫烏騅,百盞不醉,輾轉寤寐?

描畫一扇綺閣窗

洗來一地明月光

《我曾夢游忘川水》

我曾夢游忘川水,彼岸生生花葳蕤。

荊軻蕭蕭歌漸離,伯牙瑟瑟和子期。

徵人旦夕披草席,君王百年一抔揖。

凡塵闔世皆往矣,三生千縷只瓢汲。

我曾神會太白鬼,廣袖提壺星漢桅。

天台四萬八千里,芸芸蜉蝣可有期?

還我悠悠霞客屐,蜀道劍閣只須臾。

拂袖萬戶烏紗衣,青崖白鹿今行騎。

《忽聞小橋念錦鯉》

春來周遊三千里,碧水至此語喃呢。

蒸騰氤氳楊梅雨,醉得遊人懶花溪。

隴上桂花半壺提。換予牧童沁酒旗。

斜風細雨漱石椅,閑庭信步淺草屐。

忽聞小橋念錦鯉,漣心曾鐫今日期。

舊年東辭何處去,針線借問綉花女。

(這借用了兩句歌詞,你猜哪首歌哈哈)

《徵人》

一紙檄文催,百轉鴛鴦杯。

三千胡不歸,一人依門扉。

《我相信我的相信》

我相信外婆口中的共工祝融,

我相信橫渡蓬萊的清漆烏篷,

我相信林間肆意的鬱郁蔥蔥,

我相信拂過臉龐的溫柔晚風,

我相信呱呱孩提的赤子懵懂,

我相信夢中故鄉的煙雨朦朧,

我相信所有事情的善始善終,

我相信每件故事的因果復重,

我相信我的相信,正渺小地燃燒在這凜冽寒風當中,

我相信我的相信,正固執地不畏懼這無垠荒野蒼穹

我會永遠相信,心底有一道彩虹,

它將鼓起所有熱量一個勁地生長,終將照亮這一整片黑夜長空。

(嗯……又借鏡了一句歌詞)


匿名用戶:
「跟我走吧 忐忑給你 情書給你 不眠的夜給你 四月的清晨給你 雪糕的第一口給你 海底撈最後一顆魚丸給你 手給你 懷抱給你 車票給你 跋涉給你 等待給你 鑰匙給你 家給你 一腔孤勇和餘生六十年 全都給你」

「你走吧 不舍還你 自由還你 最甜美的關於你的夢還你 六月的傍晚還你 第一次擁抱和最後一次親吻還你 肩膀還你 返程機票還你 平靜還你 兩個人的晚餐還你 鑰匙還你 家還你 一意孤行和關於未來的所有希翼 全都還你」


李靈鈞:

既見君子,雲胡不喜。


匿名用戶:
我曾經七次鄙視自己的靈魂。第一次,當它本可進取時,卻故作謙卑;第二次,當它在空虛時,用愛欲來填充;第三次,在困難和容易之間,它選擇了容易;第四次,它犯了錯,卻藉由別人也會犯錯來寬慰自己;第五次,它自由軟弱,卻把它認為是生命的堅韌; 第六次,當它鄙夷一張醜惡的嘴臉時,卻不知那正是自己面具中的一副;第七次,它側身於生活的污泥中,雖不甘心,卻又畏首畏尾。
—卡里·紀伯倫

Seven times I have despised my soul:The first time when I saw her being meek that she might attain height.The second time when I saw her limping before the crippled.The third time when she was given to choose between the hard and the easy, and she chose the easy.The fourth time when she committed a wrong, and comforted herself that others also commit wrong.The fifth time when she forbode for weakness, and attributed her patience to strength.The sixth time when she despised the ugliness of a face, and knew not that it was one of her own masks.And the seventh time when she sang a song of praise, and deemed it a virtue.
Kahlil Gibran, Sand and Foam


下一站:

故事的開頭總是這樣,適逢其會,猝不及防。故事的結局總是這樣,花開兩朵,天各一方。
——張嘉佳 《從你的全世界路過》

這是大多數故事的結局,而我在等一個不是路過的結局


有潛力的鋼鏰:

晚清年間,曾國藩的湘軍在前期屢戰屢敗,但他沒有氣餒,並且態度堅決,上奏稱自己:「屢敗屢戰!」從而表面戰斗的決心。

你的態度可能不一定能馬上扭轉糟糕的現狀,然而你的未來卻深深取決於你現在的態度。


齊楚:

人活著本來就沒什麼意義,但只有活著,才能找到有趣的事。就像你看見這朵花,就像我看見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