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聽過、看過、寫過、經歷過哪些暖心的,震撼心靈的,民間傳說的小故事?

問題描述:暖一些的故事,民間傳說,親身經歷都可以。
, , , ,
叮叮:

《霍亂時期的愛情》

佛羅倫帝諾給費爾明娜寫信:我想和你結婚,嫁給我好嗎?

費爾明那慌得不得了,不知道怎麼辦也沒人商量,但是左後還是回信說:好,只要你不逼我吃茄子。

還有一段,她父親反對這段愛情,當她聽說父親要她嫁一個貴族時,那人家財萬貫又風流倜儻,而佛羅倫帝諾黑瘦弱小,她在心裡比較了一下還是沒有絲毫動搖。


沒事找事的大學生:

在群里看到的一個視訊,關於這地球上渺小的生命之間的故事,很暖心。

生命很渺小,卻能造就偉大的故事


廖子:

第一次在Aorqu回答問題,看到這個問題想起去年看見的特別暖心的一個畫面。
坐公車,停站的時候
一個皮膚黝黑的老阿公,穿著一個黃色的舊背心,背著一個看起來很重的喜羊羊書包,牽著他的小孫子,彎著腰聽他說話,眉眼皆是笑意。
下車之後打電話給母上,說很想她。


鴆羽:

第一次答,好緊張。
今年過年的時候,我還有父母,姑姑一家回阿公阿么家過年。
在吃年夜飯的時候我爸和我弟吵架(๑•̀ㅂ•́) ✧
然後我弟假哭著去找阿么說:「阿么,你兒子欺負我!」
阿么大怒:「敢欺負我孫子,該打!」
於是七十多歲的阿么追著四十多歲的兒子打,
繞了房子幾圈,最後四十多歲的兒子被打了屁股。
當時就覺得特別暖

還有我阿公和我弟踢柚子樹上掉下的不能吃的柚子的時候也好暖。
那時候夕陽剛剛好,照亮一老一少。


Aorqu用戶:
三個小時前,我差點被大貨車撞死。
大車越來越近,生死一瞬間我聽到不遠處有個老太太大喊著『快跑快跑!有車!』
安全之後嚇得心臟久久不能平復,但是想起來那個老太太喊的那一嗓子覺得心裡有點暖。為了我的死活那麼著急,拚命想阻止悲劇發生。
活著真好啊,
這塵世真好啊。
柔軟的地方總會發生柔軟的事。


英勇無敵熊:

寫著玩的。

十九遇到沈留的的時候,恰好是從印度回來的第二年。
手臂上的傷疤看上去還是觸目驚心,時間啊,什麼都沒淡化,只是悄無聲息的沉澱著罷了。
十九現在有一份完美的工作,負責機場監控管理。只需面對電腦,不用與人打交道,而以十九的專業素養,一眼看過去,誰是什麼人,清清楚楚。很窩心的安排。

只是她遇到生人就全身戒備,稍一激動就手腳顫抖,呼吸困難,這一切都在提醒著她,過去發生了什麼。
連槍都拿不穩,她回不到巔峰狀態了,但也無所謂,簡單來說,她根本不想活著。

兩年前,從印度回來的時候,十九幾乎遍體鱗傷,用最昂貴的葯吊了兩個月,才勉強撿回來一條命。
她做了一個好長的夢,和逸舟一起訓練,她招招直逼要害,他都巧妙避開,而待他出手時,卻是處處留情。

張逸舟是最優秀的隊員,堅毅果敢,是老頭子一手帶起來的。十九仰望著他一路走來。
他們是配合默契的完美搭檔,和他在一起的時候十九永遠精力充沛,一點也不累。
張逸舟追她的時候,十九感覺像是做夢。
後來她做的一切,都只為了配得上他。

在前往印度的的飛機上,十九心中有些隱隱擔心。
張逸舟看著十九,拉過她的手。
「沒問題的,我這么厲害了,你一般般就行。」他湊近,在十九的耳邊悄悄說,「夫妻倆都這么厲害的話,讓別人怎麼活。」
十九滿臉通紅。一顆冰冷的心忽的又熱又躁,砰砰直跳。

後來的事,十九不記得了。
老頭子用了葯。
十九隻要一細想,心臟就痛得難受。
但她知道她失去張逸舟了。以殘忍到她無法接受的方式失去了。所以即使沒有記憶,她還是能感受到痛徹心扉的絕望。
「狩獵行動成功了嗎?」十九醒來的時候,問身邊的一個小師弟。
小師弟崇拜的說:「大獲全勝!」
「師姐,你哭什麼呀?」
「我高興啊。」

沈留第一次出現在監視器熒幕里的時候,黑衣黑褲,雙肩包,鴨舌帽壓得低低的。大廳東區的十個監視器里,只有兩個出現了他的身影,都是一晃而過。
十九以最快的速度查了他的資訊,醫大輟學生。除此之外,檔案乾乾凈凈。
極力想把自己淹沒在人群中的人。十九偏不讓他如意。
很久沒有棋逢對手的感覺了。

「站住!」十九在小巷子里攔住了他。
五秒,準備武器綽綽有餘。
十九手無寸鐵,也不想動手,直接舉手投降。
「我們談談吧。」

沈留比十九更神秘。資料很少,但根據道路監控和他的消費記錄,她知道他在查狩獵行動,她需要他幫忙。
每次行動他們身上都會配戴隱蔽性極高的微型針孔攝像機,將情況同步反饋到總部,同時也保證行動的安全。所以只要她看到的,都會被錄下來。而如果她沒有見過逸舟的死亡過程,老頭子不會讓她失憶。
所有人都要她忘記,但她必須知道,她到底是怎樣失去的。
沈留看了她吃的葯,檢查了她的身體。
「我沒辦法讓你恢復記憶。」他很坦誠。
「我知道。」不留後路,是老頭子的一貫風格。
「那你要我做什麼。」
「把你已經知道的和以後知道的,告訴我。」
「那你能告訴我什麼?」
「……」十九無言以對,她完全是在空手套白狼。
沈留平靜的收拾著東西,眼睛都沒抬一下:「你憑什麼認為我會聽你的,很有把握?」
「一成都沒有。」

被拒絕是意料之中的事。十九沒放棄,但也不會等待。她開始了一個人的行動。
狩獵行動摧毀了這個高級毒梟組織的印度老巢,但各區域集團都有一定的自保能力,進貨通路多樣,大陸集團依然活泛。
前往印度之前,組織拿到的情報向來可靠,如果沒有突發情況,憑逸舟的本事,不會活不了。

這家酒吧是一個各類違禁藥品的實驗田。
正式進入市場的葯品都要在這里進行試點,而買酒女郎,小混混,那些社會最底層的不安分人士,就成了最好的試驗品。
燈紅酒綠,致命的吸引。

偽裝成陪酒小姐的十九,驚訝的發現有人和她做著一模一樣的工作。
沈留也在這。還是熟客。
他看上去不碰葯,但卻極快的採集樣本,小心放好。人多眼雜,卻沒人注意到他的小動作。
就十分嚴苛的專業角度來看,他也做得完美。
很遺憾他不是自己的合作夥伴。
嘈雜的音樂,擁擠的人群,刺耳的尖叫,讓十九頭痛欲裂,她沒想到自己的身體脆弱到這種地步。

八號樣品,致幻,讓人吐露秘密。

「姐姐,我想喝水。」
一個小女孩,拉著她極短的裙擺,大眼睛直直的看著十九托盤里的各種飲品。
怎麼會有孩子?
「這都是酒,你不能喝。」十九皺眉,牽著她把她往外帶。
「等等。」
「小朋友,來叔叔這,有好東西給你喝,很甜的。」
媽的。
六步遠,五個人,十九迅速的規劃著進攻方案。
身後又冒出來一個男人,對小女孩連哄帶騙十九握緊她的手,全身都冷下來。
她慢慢蹲下,在女孩耳邊輕輕說:「去那邊等我,把眼睛蒙上。」

十九動作很快,解決掉六個人後準備離開。
一回頭,看見那孩子被打暈,一把槍精準的對著她的小腦袋。
「身手不錯,哪的人?」這人顯然是個頭目,十九大意了。

十九被幾個人捆起來,扔在包廂的角落裡。
刀片摩擦繩子的聲音被各種嘈雜掩蓋。很好,十分鐘後應該可以離開這里。
如果她沒有被灌下八號樣品的話。

打鬥的疼痛漸漸散去,隨之而來的是一種不安的平靜。
她看到了逸舟!!他們……不!不!
她強大的意志力不斷告訴自己是幻覺,但逸舟是她心中最致命的傷口,輕輕一碰就潺潺流血,何況是在這樣的逼真的情景下。
此刻,十九全身每一塊肌肉都在顫抖,出門前服用的大量鎮靜葯物維持著她的最後一絲理智。
原來真的有一種痛叫,撕心裂肺。
模糊中彷彿聽到一陣沉穩有力的腳步聲。

沈留以最快的速度解決掉麻煩後,準備撤離。
一隻蒼白纖細的手拉住他的腳踝……
「帶我走。」
外面的歌舞聲不停,淡淡的聲音穿進耳里,帶著剋制的痛苦。不知怎的,沈留忽然停住了。
是她?
勁還挺大。

沈留把她帶回了家。
她精神極不穩定,情緒崩潰。但多年的職業素養已經深入骨髓,讓她在這種情況下還是一個字都沒說。她只是不停的大哭,抱著他時全身顫抖。
她血液中的葯物含量高得驚人。還好,八號樣品已經被吐得差不多了。經歷了昨晚,沈留想起十九,莫名覺得心裡揪得慌。

「醒了?起來喝點粥。」
他還會做飯?
十九已經恢復了平靜,但她腦子里很亂。八號樣品讓她看到了張逸舟的死亡經過,那到底是幻覺還是被找回的真實記憶。還有面前這個人,昨天應該是他救了自己,他為什麼要調查狩獵,那他到底知道多少。
「吃飽了慢慢想,不然都沒體力發瘋。」十九知道這是在諷刺她昨晚的失控。
「謝謝。」她知道沈留這樣的人能順手把她帶回來,已經是大發慈悲了。
沈留什麼都沒說,轉身拿來一個小冊子,上面記錄著十九服用八號樣品後的反應,精確到分鐘。
十九突然對眼前這個男人十分好奇。精葯理,懂搏擊,善偽裝。隨便一樣都夠他過上好日子,可偏偏看上去過的平平淡淡,沒什麼家底的樣子。
「你到底是幹什麼的?」
「混飯吃的。」

十九為了怕老頭子起疑,還是照常上班。但每天都來沈留這混吃混喝,攆也攆不走。
沈留這人,整天埋頭做葯,半天憋不出一句話。偶爾說帶她出去走走,其實就是在樓下的健身器材區和大爺大媽一樣活動筋骨。

對十九來說,右手還是會顫抖,有時候心臟帶著耳朵都痛,不過看著眼前那個認真做事的背影,莫名會覺得平靜許多。
其實這人也不賴。
對沈留來說,眼前的瓶瓶罐罐危險又親切,他全身心投入,什麼也感受不到。但偶爾歇息的時候,會發現旁邊有杯水,溫度剛剛好,安靜又不吵,像某個人。
好像也沒那麼累了。
十九知道沈留取了她的血樣,那麼這些天,他應該在研製抑制八號樣品的葯物。她得有籌碼,才能要求重回組織,拿到視訊。
沈留在外面做菜,廚房裡噼里啪啦的,沒空管她。實驗室的鑰匙是早就備好的,十九順利的溜進來。
滿屋子的實驗器材,這個小型實驗室是沈留的全部身家。十九目標明確,直接拉開冷藏櫃,拿走了標記紅色標記的玻璃瓶。

輕而易舉。

十九收拾好作案現場,猛地回頭。發現沈留圍著圍裙,站在門邊。不冷不淡的說了句:「飯好了。」

常年的訓練讓十九有不同於一般女孩的心智,但此刻看著一桌子的菜,想起兜里揣著的葯,十九還是覺得有愧。他從來就沒防過她。
「我回頭把錢補給你,就當我買了行不?」沈留應該是為買家服務。十九知道有這樣一群人,不願為政府所用,在法律邊緣進行葯品交易。這類人通常屬於黑暗,但她不知道沈留算不算。
「雖然會污了你的信譽,但我也沒辦法。」十九是一步一步看著沈留怎樣作出抑製劑的,每天十個小時以上的工作量,極高的專注度和意志力。短短半個多月就攻克了八號樣品。應該是筆大單子吧。
沈留不慌不忙,慢慢咽下了米飯,戲謔的問了一句:「你有多少錢?」
「這個……」十九這工作別的不行,就公款吃喝,公款旅遊,偶爾自費都是逸舟買單。這些年攢下的錢是不少,但都在老頭子那存著,自己一分沒有。
十九猶豫之時分明看見了男人微微揚起的嘴角。
嘲諷?
「本來就是給你做的,送你。」
「嗯?」
「你先吃吃看,我觀察觀察。不行再調整。」
十九摸出那玻璃瓶,才注意到上面清楚的印著一行小字:ar—應激性神經重創。
所以……
「八號樣品抑製劑呢?」
「賣了。」沈留一頓,繼續吃飯。十九並沒有覺察到,他此時驟冷的聲音,和眼底一掃而過的失望。
「沈留……」等了半個月的時間,卻一無所獲。十九雖然生氣但也無話可說。因為她忽然發現,自己彷彿沒有任何資格斥責他。他憑什麼要把葯劑給她,他們沒有任何契約關系。而她又在生什麼氣,是自己把一切想得理所應當。
這太不專業了。
手臂又開始顫抖無力。手中的玻璃瓶滑落。葯丸撒了一地。
沈留是絕頂聰明的人,早就明白了十九的心思。
那不是陪伴,只是暫時的等待而已。

沒有抑製劑,十九隻能在正式上市之前拿齊所有最新葯品,才能向老頭子證明她的專業水準一如往昔,才可能重回組織,拿到逸舟的死亡視訊。

一切順利,十二支樣品完完整整的放在面前。大量的鎮靜劑平息掉了心情的起伏,很好。

上次救下的小女孩是樓下小賣部人家的孩子。十九去店裡想買點礦泉水上去。
她還是拉著十九的衣角,怯生生的說:「姐姐,有人找你,送外賣。」
「你不在,他們在等你。」

他們……很多人送外賣?

為了安全,十九從來不點外賣。除了老頭子,也沒有人知道她的住址。而老頭子從來不會不請自來。

帶上帽子,十九快速離開。

做這行,最不喜歡求人幫忙。站在門口想了很久,還是算了。
就在十九準備離開的時候,門開了:「進來吧。」
沈留淡淡的解釋了一句,似乎想排除掉心有靈犀這種說法,「我在門口裝了攝像頭。」
是他的風格。

「我沒有地方可去。」十九低著頭小聲的說,覺得這樣有些沒面子。
「我知道,不然你不會來。」

彷彿又回到了之前。
沈留買菜做飯,伏案工作。
十九寫寫畫畫,打遊戲。
偶爾興致好的時候,十九也會下一次廚。
但她不吃藥時手臂一用力就抖得厲害,鏟子都拿不穩。常常把廚房弄得乒乒乓乓的,驚得沈留從實驗室里趕來救場。
一隻手關小了火,這邊又穩住十九握住鏟子的手,小心翻炒。
他的手白皙修長,覆上來的時候乾燥溫暖,傳遞著讓人安心的力量。十九好像沒那麼慌了。
「以後餓了就叫我。」

十九總想著回去拿葯,但不敢告訴沈留。要是尾巴沒處理好,還會連累到他。現在她對自己沒那麼有信心。
所以當沈留把十二支樣品和它們相應的抑製劑一一擺在她面前的時候,十九除了震驚之外,還稍微有點鬆了口氣。
「你什麼時候拿到的。」
「你回來的第二天。」
「有麻煩嗎?」
「還好。」沒有他就會說沒有,所以還好在沈留這里是有點麻煩的意思。
而十九沒注意到,他說的是「回來」。
所以這段時間,沈留做的葯就是這十二種抑製劑。
「如果有抑製劑的話,你的籌碼應該多一些。」
原來他一直都知道她在想什麼。
「如果我回到組織,我不可能再來這里,我們也不可能再這樣說話。」沈留不準她亂吃鎮定劑,所以來到這里之後十九的所有感官都異常靈敏,此刻她能清楚的感覺到細微的空氣流動,還有自己心跳的聲音。
「我知道。」
「但你別出事。」沈留輕聲道。
如果他把她查得一清二楚,也就知道她為什麼要回去,還有為什麼活著。
「我現在沒那麼想死了。」
從前是為死人活著,現在,也說不清為什麼,十九想看看這世上別人過的好日子,看多了,說不定也能輪到自己。
對生活,她開始有了那麼一點點慾望。

人雖然不在,但檔案和編號都還在,指紋識別和瞳孔掃描也能順利通過,所以十九才能拿著沈留給她的東西,出現在老頭子面前。
「提吧,你的條件。」很顯然老頭子對東西很滿意,對十九也很了解。
「我要知道逸舟是怎麼死的。」她改了主意,沒有提重回組織。
聽她這么說,老頭子慢慢點起了一根煙。他一生見過無數生死,縱然是他一手帶上來的人,他也看得開。他有太多事千頭萬緒,也不想浪費時間去安慰誰。但十九為組織付出了所有,他不能對她太殘忍。何況,有人提前打了招呼。

「視訊給你,看不看由你。」老頭子拿出一個u盤。
「還有逸舟的遺書。」每次出任務前他們都會留下遺書。
「十九,人生還長,你該看看太陽。」
老頭子看著十九帶著東西離開。
他知道她再也不會回來。
那天,窗外的落日像極了逸舟去世的那個傍晚。

試管里的顏色不對,顯然混入了清水。他平時從不會犯這種錯誤。煩躁。
「可她早晚會知道,你不可能瞞她一輩子。你得讓她自己選。」沈留這樣勸自己,但顯然毫無用處。
人總是先講感情再講道理。
組織之前的安全系統是他給老頭子做的,他留了個小bug,黑進去自然很容易。
但十九所有的檔案一五一十的出現在電子熒幕上的時候,他還是驚訝不以。
「從十歲歲開始接受訓練,十八歲擊斃恐怖組織頭目,二十歲時成為最優秀的女特工。參與過十多次大型國際行動」……原來以前她也不像現在這樣瘦瘦小小弱不禁風……
哦,還有…「戀情穩定」……

剛開始,沈留只是對這個奇奇怪怪的女孩稍感興趣而已,她精神有問題,像那樣瘋狂的吃鎮靜劑是活不長的,但她看上去好像並不在乎。而那天晚上,她面色蒼白,躺在酒吧骯臟的地上,軟軟的抓住自己的腳踝,讓他帶她走的時候,他清楚的感受到,身體里的某種感覺蘇醒了。
彷彿一個獨行者,找到了另一個,對他說:「帶我走吧。」

沈留去找老頭子的時候,其實是希望不會有那麼一天的。
「你憑什麼覺得我會聽你的。」一模一樣的語氣,在他初次和十九見面的時候,也說過。
「就這一次,算你還我的,爸。」

三天後,系統陷入癱瘓,很快恢復正常,所有數據無損,只是十九的全部積蓄被轉走。

如果她想死,應該不需要錢。
如果她去復仇,那是無盡的路,血腥和殺戮會把她毀得乾乾凈凈。
如果她離開這里,選擇一個新的地方開始。那應該不錯。她最擅偽裝,沒有人能找到她,但他們也再無交集。

沈留想了許多可能,卻沒能想到有一天,十九會俏生生的站在他面前,提著一個黑色塑料袋,裡面滿滿的全是錢。

「我回來了,帶著嫁妝。」

她柔軟的長髮輕輕貼在他的手上,真是久違了。

很久之後,沈留問起,十九才慢慢的說。她 沒有提那個視訊。從遺書開始。
裡面只寫了一句話:
「十九,去過你想過的生活。」

十九本來以為,那樣刻骨銘心的愛之後,再也不會動心了,可看到這句話時,眼前竟然閃過那個人伏案實驗的背影,專注又堅定。

「我們這行,最忌諱互相拖累,我明白,他不想讓自己成為我永遠的包袱,拖著我一輩子。」
「你知道,我以前想的都是怎麼保命,或者怎麼把別人弄死。從來沒想過這種問題,所以要好好想想,我到底想過什麼樣的生活。」
「然後呢,想著想著,我把從你那偷的ar吃完了,葯沒了,我得續命啊……」沈留知道她又開始胡說八道逗他了,「而且還有,有一天我餓得不行,想吃你的西紅柿炒雞蛋,可自己怎麼都做不好,突然就想你想得不行,所以就回來了。」
沈留顯然對這個答案不滿意,撓得她直求饒。最後十九隻得摟著他的脖子撒嬌。
好不容易放過她,她又自己撲進懷里,笑嘻嘻的,在他耳邊輕輕道:

「我呀,想過有你的生活。」


匿名用戶:
我說一個我自己的事情。
以下是這個關於2795的小故事。

2795
15年7月的某一天,我在公寓樓下的小營業廳辦了一個新的號碼。尾號2795。
關於怎麼說這個故事。我是一個冷漠又多情的人。以至於現在多說一句顯得矯情,少說一句泛染刻薄。
我不願意闖入別人的生活。
用了2795幾天,頻繁收到一個國中學校家校通的消息。提醒著您的孩子明天上學要添衣物,明天颱風預警學校停課。除此之外,2795還綁定著兩個銀行儲蓄賬戶,一個中國銀行,一個中國郵政儲蓄銀行。每有一筆取款,卡內餘額剩下多少,都要不勝其煩地通知我。這個藏在2795背後的一家人,孩子和父母的一舉一動悉數被我一個陌生人知曉。
被騷擾了一星期,拉黑家校通的號碼不管用,他們會生成別的號碼確保你收到簡訊。
我很不高興。
我特意折返回那家小營業廳拍著他們的玻璃櫃,給我換號碼啊喂,你們怎麼可以這么不負責任。小夥子攤著手,這我們也不知道啊,你只要拉黑對方號碼就不會收到簡訊了呀。
無功而返。
出了門,學校發簡訊過來,請家長督促檢查孩子作業,您的孩子昨天未完成作業。
還是個懶小孩。
我能有什麼辦法呢。只能習慣安靜地看著。
這樣陸陸續續過了大半年。
我知道這個孩子有些頑皮,經常忘帶紅領巾。排名也不高。他的父親或者母親每次取款都是100,除此之外每月都會固定取一次3000塊錢。每個月的兩張卡餘額都讓人看著緊張。某個月兩張卡加起來月底只剩下223.78。
有一次看到簡訊通知,學校爆發了很嚴重的水痘,連續好幾天,乾巴巴的官話卻壓抑不住字裡行間的恐懼。我不知道我的這位小朋友是否也被傳染了。學校通知打疫苗。唯一一次,不久簡訊通知,卡里取走400。他一定是生病了。我想。
我發現我擔心他。這個被兩三行字簡訊就匆匆總結為壞小孩的小朋友。真的被傳染水痘了?
這樣困擾我的想法直到一個星期之後,學校又提醒我他開周一升旗典禮不帶紅領巾,我開開心心鬆了一口氣。
南京的櫻花大肆盛開的時候,空氣里彷彿都是粉色的味道。黃昏時候馥郁光芒,一切都是毛茸茸般的可愛。我差點被電梯門夾住。擠在一群被迫親熱挨著的陌生人里。
騰出一隻手接電話。
小朋友的班導打電話來,劈頭蓋臉數落著,不容我分辨一句。我很努力地想插上兩句,說明我只是個無辜的陌生人。雞毛蒜皮的不滿類似於全班都捐款幫助流浪動物,就小朋友沒有愛心不捐款。我不說話了。只回答嗯。最後喊了小朋友被叫來接了電話。
怯生生的,說了一句喂。
我突然心裡轟地一震。我突然明白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是知道我不是他媽媽的。這個號碼他早就知道媽媽不用了。
我確認了電話不是免提。
我告訴他,我不會和你媽媽說捐款的事。你要好好學習,補作業。
他一愣,又很害羞地憋出一個嗯。
我超級想哭。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矯情得要死。我就是想到那兩張卡數字,想到他怯生生的喂和嗯,想到他比我弟弟大不了幾歲。正經歷著這個世界小小的惡意的為難。

我也許再也不會換號碼了。


湯郁:

前陣子的隨筆
兔子和長頸鹿是好朋友

有一天兔子跟長頸鹿說「長頸鹿,你過來」

長頸鹿嚼著葉子:「幹啥?」

兔子掐著腰:「你過來,到那個土坡坡邊上去」

長頸鹿又從樹上咬了一口葉子,踢踏著大長腿,來到了一個比它矮一點的土坡坡。

兔子邁著小肥腿,撅著屁股,連爬帶踩的上了土坡坡,抱著長頸鹿的脖子,朝著正在滿腮幫子嚼著葉子的長頸鹿

吧唧親了一口。


李牧枳:

晚上回家,下了公交找小黃車,到處看了看看見一輛,但是走在我前面的一個小伙騎走了,我走了走又看見一輛,試了試結果不能用,我正發愣,那個小伙回來把車讓給了我,自己走著走了。


涼風有性:

「你說我大學四年除了辯論還幹了些什麼
沒有旅遊,沒有健身,學習也越來越差」

「喂,學習越來越差不是因為辯論吧」

「畫錯重點了啊,我的重點不在這里」

「那你還幹了什麼,只有被你乾的才知道啦」

「再見,再也不見,讓我緬懷一下我的大學怎麼了」

「可是我不想你覺得後悔啊,沒有辯論,你也會因為其他事情不去健身,不去旅遊,不好好學習,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大學生活,你緬懷的尚未得到的,可能恰恰是別人最不需要的部分」

「所以在你眼裡我怎麼都不會是一個好好學習,熱愛健身,崇尚旅遊的人咯」

「剛剛才說我畫錯重點,你還不是一樣,明明就是勸你向前看啊」

「哦,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以後也不會是一個好好學習,健身,旅遊的陽光男孩咯」

「好煩啊你,我要換辯位,不和你說了,你是三辯你厲害」

「可是寶貝,我從來沒有後悔啊,四年到現在的所有換到你和我在一起簡直是從未想過的夢幻」

對話來自想要換成三辯但一直沒有成功和我鬥嘴從來沒贏過的一辯小女友的日常

送給大家一句話,我和小女友在一起後最喜歡的一句話

你以往的經歷、付出和努力,可能在當時看起來不知道有什麼意義,它們就像散亂的珍珠,等某天你需要用到時,會驚喜地發現它們居然能串起來組成一條價值連城的項鏈,為你所用。
20贊已更新
50贊我再來更新
然21贊了,明天考科四,容我考完再寫

20贊給你們更新一個自己的故事

居然10贊了,哈哈哈更新一個

2016-5-30更新
聽聞那山腳下的村莊里時有貓精出沒,最愛偷吃家禽,每到之處都是羽毛血滴遍地,村中人無計可施。一日,貓精被路過的道士所擒,那道士念及貓精並不曾傷人,非十惡不赦之輩,便把她帶回道觀里,收為關門弟子,意在感化她走向正途。

那貓精倒也不見外,整日里甜甜地喚著「師父」,隨道士修行,平日里讀書打坐從不懈怠,到真儼然成了道門中人。詞窮不敢道荏苒,春風夏月等閑看,山上的野草枯榮了好幾遍,不記得過去了多少年。

一日,貓精問道:「師父,弟子跟隨你學了這么久道法,修成之後是否可以在三界五行內任意來去無蹤?」

「然也。」

「天庭月宮可去得?」

「去得。」

「地府黃泉,奈何橋邊,三途河畔也去得?」

「去得。」

「那師父心裡,我可去得?」

打坐道士的睫毛微微一顫。

更新的這個是收藏的,侵刪

山裡有個小和尚,自師父圓寂後,一個人在小廟里獨住,平日里誦經禮佛,挑水砍柴,雖略顯寂寥,卻也自得其樂。
一日,小和尚行於山間,雙肩挑著水桶,健步如飛時卻看見一白衣書生跌卧一旁,雙眸中透著絲絲痛苦,「小師傅,扶我一把可好」,小和尚視若無睹,徑直往小廟中行去,身後書生的呼救恍若未聞,回到廟中誦經禮佛,一如往日。
又一日,小和尚在後院砍柴,卻見一宮裝女子向著他遙遙一拜,低眉順眼處盡顯風情,「小師傅,妾身於山野間迷路,不知可否收留一晚」小和尚搖頭一笑,轉身抱起柴禾進了廚房準備晚膳,窗外宮裝女子聲聲呼喊終究越來越低,漸不可聞。
再一日,小和尚在殿內誦經禮佛,木魚聲與誦經聲好不安詳,卻忽聞廟外響起一聲熟悉的「阿彌陀佛」,小和尚出門看見一個老和尚雙手合十寶相莊嚴
「小師傅,貧僧自西方而來,尋東土有緣之人度往西方,可願坐而論道?」小和尚低頭行禮卻忽而口中頌起金剛經,雙手捏了個法訣做金剛伏魔像,老和尚面色一緊,卻發覺已然無法動彈。
「你這小妖,三番兩次迷惑於我,究竟所為和事,若非你身上尚無血腥之氣,貧僧早已將你除去。」
「我這幻化之術毫無破綻,你這和尚如何知曉的?」老和尚面帶疑惑。
「哈哈,你也不看看如今是何年月,哪來的落魄書生和宮裝少婦,玩cosplay嗎?」小和尚面帶笑意「你這小妖修成後怕是還沒有下過山吧,快快招來,究竟所為何事」 老和尚身形晃動間幻化之術已然解除。

「人家看你後院的蘿卜熟了嘛。」地上一隻小兔子楚楚可憐。


一個兩個半:

前不久班導不知怎麼有感而發,講到友情。她說我們現在聚在一起,就有可能找到一輩子的朋友……
我想起以前的一些人和事,有些發愣。
這時同桌輕輕晃了晃我的右手,我轉頭看去,她笑眯眯的,嘴巴一張一合。
她說:「我們。」


中庭月色:

這幾天在重溫《大宋提刑官》,第二個案件里的老母親講了一個小故事:

娘把自己的一切都給了兒子,兒子還睜著不滿足的眼睛看著娘。
娘就問:「兒啊,你還想要什麼?」
兒子說:「我想要娘的心。」
娘把自己的心掏出來給了兒子,兒子揣著心蹦蹦跳跳走出去,不小心絆了一跤,娘的心也重重摔在了地上。
那顆心卻開口說話了,說的第一句話是:「兒啊,摔疼了沒有啊?」


文過飾非:

也是在我在這時候突然想過得安穩


淮北光年:

杯子愛情故事

阿澤搬家那天,招呼一夥朋友去幫忙。
一大幫子人扛啤酒搞火鍋,屋子沒收拾利索,已經吃起來了。
那天春妞帶來五個杯子,說是給阿澤喬遷新居的禮物。
我打趣道:「是不是要碎碎平安啊?」
春妞漲紅臉,白了我一眼。

其實我們都明白春妞的意思。
我們也清楚地知道,她沒機會。
阿澤是有女朋友的,她和我們不同道,是個乖乖女富二代,長得也不錯。當初阿澤舔著臉求我幫他寫情書,足足寫了九十九篇才把她追到手。
中間經歷之艱辛,無需贅言,自行體會。
反觀春妞,長相普通,身世普通,腦袋後面還掛著兩天要命的麻花辮,笑起來很傻,實在找不出什麼閃光點,跟阿澤的漂亮女友比起來,毫無勝算。
可她一直在不懈努力著,醜小鴨步履蹣跚,向夢想中的王子,堅定不移地走去。
春妞告訴我,她跑遍整個城市,才找到形狀樣式不同,卻擁有同樣顏色的杯子。
杯子是淡藍的,阿澤喜歡的顏色。
阿澤接過杯子的時候眼睛亮了一下,他說,謝謝你,春妞。
因為一句感謝,春妞快活了好幾周。

可惜好景不長,阿澤的女友得知杯子的來歷後大發雷霆,把它們砸成碎片,統統扔進垃圾桶。
辛虧阿澤事先藏了一個杯子。
那是他最喜歡的一個杯子,心形的。淡藍色的心,放在燈光下,反射出的光暈很美。
阿澤偷偷告訴我,幸好這顆心,沒碎。

為了不讓春妞傷心,阿澤和我東奔西走,試圖賣回四個一模一樣的杯子。
八月艷陽似火,把我們曬成狗。
阿澤一拍腦門突然說:「笨啊,我們為什麼不網購?」
兩個男人慾哭無淚,勾肩搭背找家最近的網咖吹空調去了。
是的,春妞不會網購。
而且春妞眼神不好。
那五個補湊的杯子,瞞住她很久。

有一次春妞約我唰大排檔,要打聽阿澤的事,誰料酒後失言,把阿澤網購杯子的事說出來。
春妞很感動,大聲唱起雲南山歌。
她唱:「哥哥心裡有妹妹,
不讓她傷心不讓她醉。
幫她擋酒把她喂,
哎喲喲入……」
我慌忙用雞腿塞住她的嘴,再唱下去,就要被和諧了。
平復了情緒,她輕輕說:「可惜啊……你們沒能看見……」
街邊的路燈恰如其分地打在她臉上,應著酒色,春妞美麗萬分。
「光年,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

那天晚上,春妞喝多了,我扶她去阿澤家休息。
喝過醒酒湯,春妞又有了活力,趁我們沒注意鬼鬼祟祟地亂跑。
阿澤狐疑地想跟上去,被我攔下了。
小妞,我只能幫你到這了。
三個人折騰到半夜兩點多,阿澤把卧室讓給春妞,倆大男人窩在沙發上睡。
第二天起來,春妞已經走了。
桌上有她寫的便簽。
「廚房裡有做好的飯,記得吃。另外,我知道用不了多久,我給你買的杯子就會被打破,所以我藏起了一個。如果你有一天需要,請打電話給我……反正我也不會告訴你的。有些東西,要自己找到,才會有成就感哦。就醬紫,再見(*^ω^*)」
春妞藏起來的,是那個心形杯子。
我和阿澤把春妞做的早餐吃得一乾二淨。
好吃得一塌糊塗。
他說:「如果可以,我想娶兩個老婆。一個幫我做飯,一個幫我找杯子。」
我說:「春妞兩個都能做到。」
阿澤感慨萬分:「是呀……而且追到她,肯定不需要九十九封情書。」

後來,我好久好久沒見到春妞。
阿澤和他的漂亮女友分分合合,吵吵鬧鬧。那四個杯子,果然又被摔碎。
這次阿澤懶得再買,因為春妞好久沒到他家玩。他好久沒吃到春妞做的早飯了。
他有空的時候,會一遍遍地在家裡翻箱倒櫃。他想要找到春妞藏起的杯子。
當一個人不再擁有的時候,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讓自己不要忘記。
春妞說得對。
輕易得來的東西,我們不一定會珍惜,所以摔碎了也不會在意。
但是因為那東西是唯一的,是重要的人藏起來的,所以會牽掛,會尋找。找不到還會坐立不安。
有一天阿澤問我有沒有春妞的消息。
我問他怎麼了,他說他分手了。
九十九封情書被退回來。
他開玩笑著說,要不我們試試,追一次春妞。
我搖搖頭,隨意拿起一封,上面寫著:

你說孤獨的人最寂寞,我以為你是在說我。單戀是一場盛裝出席的自作多情,我愛的人不愛我。

單戀個屁咧,春妞都喜歡你多久了你不知道啊?
「知道的。」阿澤說,「如果有一天,你遇到春妞,能不能告訴她……」
原來阿澤心裡是有春妞的。

再後來,我離開家鄉,去了很遠的地方。
在某個民風淳樸的東南亞小國的首都遇見舉著導游旗的春妞。
她黑了好多,壯實了好多,麻花辮合二為一成了乾淨利落的馬尾,笑容自信,聲音洪亮。
她撇下一群只會講中文的阿婆姥爺,沖過來在我肩上擂了一拳。
我以為她會說:「真巧啊在這里都能遇見你!」
沒想到她說:「沒想到你墮落到這一步啦,姐姐給你介紹醫院吧,術後注意三個月,就能上街掙錢了……」
這小妞,囂張了不少啊……

中午春妞請我吃飯,山南海北地聊,最後聊到阿澤和她藏起的杯子。
春妞笑了,說:「阿澤他可能還在找那個杯子吧?哈哈哈哈哈你們都被我騙了,其實,我根本沒有把它藏起來啊!」
她從雙肩包里掏出那個心形杯子,淡藍色,在燈光的照射下閃爍,很美。
「我把它藏起來了呀你們這群呆逼!」春妞哈哈大笑不能自已,「這是阿澤用過的杯子呢,我要帶著它,度過餘生。」
春妞帶著它,跨越本初子午線,趴過火車,在挪威的峽灣看過日出,去耶路撒冷摸過哭牆。
它陪著她,走過大半個世界。
「我是故意的。」春妞奸詐地笑了。
那個杯子於阿澤而言,是一個念想,是一段回憶。所以只要阿澤還在尋找它,就不會忘記自己。
春妞也就以這樣特殊的方式,陪在阿澤身邊。
「而且,這個杯子,是有秘密的哦。」春妞把玩著那個杯子,我本來留了一句話在這杯子上,後來想想,還是把它偷回來。幸好,沒被阿澤看到。」
「我喜歡你,就像風行三萬五千米,不求停息,不問歸期。」我輕聲念道。
春妞不可思議地看著我,眼神寫滿震驚。
「你早就料到,那個杯子會被摔壞,於是你就定製了這個杯子,在杯底藏了這樣一句話。這樣,杯子摔壞的那一天。阿澤就能看到你的告白了。」
「所以,你跑遍整座城市,其實就是為了找到一家提供定製服務的廠家是吧?你選擇把這句話藏在阿澤最喜歡的杯子里,是希望,他能珍惜這個杯子,能晚一點發現你的秘密,給你多一點心理準備,對吧?」
「但是,在你知道阿澤的女朋友摔壞四個杯子的時候,你害怕了,怕最後的杯子也被他女朋友摔壞,阿澤也會很尷尬,你們,就沒有做朋友的餘地,所以——」
「我偷走了這個杯子……」春妞囁嚅嘴唇,嘆口氣問,「可是你們是怎麼發現的呢?」
「阿澤很喜歡這個杯子,每天都在用它。一次喝多了,沒拿穩,在我面前摔破的。」
「……」
我說:「越珍惜的東西,有時候越容易弄壞,就像阿澤苦心經營,用九十九封情書換來的愛情,終究在他無比珍惜的日子裡,被弄壞了。」
我們不約而同地緘口不言。
「你知道嗎,我最後一次見到阿澤,他讓我告訴你,那個杯子他已經找到了。原來這么久以來,他唯一沒有弄丟的東西就是它。那個杯子,一直在他心裡。可是,你的電話已經打不通了。」
我幾乎要哭出來了,藏著秘密太特么難受了。
「告訴你一個秘密吧,阿澤這小子,還在等你啊!!!!!」
我會永遠記得那個陽光明媚的午後。
驍勇善戰的春妞一口咖啡噴在我臉上,欣喜若狂地大吼一聲,跳起來以百米沖刺的速度向機場的方向跑去。
跑到一半,她折回來對我說:「你還記得那天晚上你幫我寫的句子嗎?」
我當然記得那天她請我幫的忙。
「愛笑的人有時其實並不快樂,但是因為有人喜歡,所以必須堅持。她帶著太多太多歡顏,也藏著太多太多淚水。這苦楚只有自己能夠體會。那些勇於為愛人焚成灰燼的人吶,註定是要漂泊的。沒能留在你的心裡,我願客死他鄉。」
你在也不用漂泊了,你們就是彼此最好的歸宿。
春妞,一路平安。
(完)


紅色的布丁:

在一期英國達人秀的舞台上,一個12歲的小正太用自己創作的歌,向暗戀的女孩表白。

作為一個純直男,我還是不得不承認自己被他感動到了。

剛剛去搜索了一下,網上還是有視訊的,不想看文圖的可以直接點鏈接去看視訊。

【英國達人秀】12歲小正太為暗戀的女孩寫告白的情歌,好浪漫~ 太可愛了,好好聽!!

好的,留下來的,我們先是多圖預警,然後我憑借自己半瓶水的英語聽力水準給大家寫下了歌詞。
















歌詞原文:

I saw her from a distance

Out in the corner of my eye

Her hair is shiny and bright

She’s the prettiest girl I’ve ever seen around

I saw her from a distance

She made me wanna smile

Her face is cute and it’s beautiful

She’s the only girl that stands out in the crowd

I hope you notice me sometime

I hope you be with me, be mine

You’re everything, you’re my sunshine

Oh, oh~

Cause I’ve been struck by lightning, lightning

And it’s frightening, frightening

I don’t ever think I’ll be the same again

You are my princess, my girl

You are my interest, my world

You mean everything, everything to me

Oh, oh~

And if you smile at me

You would make my heart start racing

And it’s clear to see you’re so amazing

Cause I’ve been struck by lightning, lightning

And it’s frightening, frightening

I don’t ever think I’ll be the same again

Cause I’ve been struck by lightning, lightning

And it’s frightening, frightening

I don’t ever think I’ll be the same again

You are my princess, my girl

You are my interest, my world

You mean everything, everything to me~






Qualia:

這是某個夏天,我在一個主題公園打工時遇到的故事。

每天下午人多繁忙的時候,我會幫忙在門口的售票窗口賣票。

來買票的人可謂形形色色。有情侶來約會的,有老年夫婦來回憶青春的,當然最不缺的是一家人來遊玩的。

票子分為兩種:一種是單純的入園票,如果要坐遊樂設施的話需要另外再單獨購票;一種是暢玩票,比入園票貴五倍,但可以無限暢玩所有遊樂設施。

有個雙休日的下午,一個小男孩領著他媽媽來窗口買票。這種情況不太多見,因為一般都是要麼全家一起來,要麼爸爸和小孩來,很少有媽媽和小孩兩人來的。

我:請問需要買哪種票呢?

媽媽似乎早已想好:買兩張貴的票,暢玩的那種。

我:好的,兩張共計XXX元。

小男孩抬頭問媽媽:買這么貴的票沒關系嗎?剛交了學費呢,要不還是買便宜的吧?

媽媽笑了下,看著小男孩說:沒關系啊,今天是你的生日。


Aorqu用戶:
這個算不?


逼格老王:

1、我養了一隻小狗,它很不聽話,從來都不服從命令,隨著時光流逝,我已經不在乎它的混世魔王脾性,習慣了它的自作主張,只當是個伴。這些年家裡的電線不知道被它咬斷了多少次,我的鞋子不知道被它咬壞了多少雙,沒辦法,養了就養了,總不能狠心拋棄吧。後來我感情受傷,事業受挫,走路時因為心不在焉、魂不守舍而掉進了溝里,摔斷了腿。從醫院回到我家,我放開嗓子大哭了一場,從來沒有哭得這么撕心裂肺過。小狗一開始安靜得很。就在我哭得越來越無法收斂的時候,一隻毛茸茸的小爪小心翼翼地觸碰著我的腿,小狗舔舐著我的傷腿,再看看我,然後跳到我另一條腿上,後腿支撐,撲在我的胸口,舔著我的淚水。我哭得更凶了……


風吹草動:

有個小女孩寫過一首詩

媽媽是一杯酒
爸爸一喝
就醉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