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聽過或寫過最棒的故事是哪一個?

問題描述:你聽過或寫過最棒的故事是哪一個?
, , , ,
數學lover:

體育課一女生遲到,被老師罰跑步,跑著跑著下起了雨。女生知道老師嚴厲,不敢停,忽然感覺雨停了,原來是一男生一邊跑一邊為她撐傘,唰的一下女生的臉紅了,喃喃道:謝謝你,但我有男朋友了,讓他看到了不好,男生嘆息道:我要是不來,你男朋友就要來,我怎麼忍心讓他受這樣的苦。
這個簡直感動哭


林松:

很久以前,當朝戍邊將軍帶領數百親兵回京述職。

快要到達關隘口,幾里之外,哨兵匯報即將入關,三里外有一塊茶攤。

將軍下令,稍作休整,去往茶攤討口茶。

天氣炎熱,大多將士盛了口涼茶便在旁邊的綠楊蔭地里坐下,解了頭盔,兩人成堆,一人放哨一人休憩。

茶攤上坐著的只有將軍和幾位得力屬下,茶娘見是當朝將軍,便多了幾分殷勤,噓寒問暖卻體貼得當。

茶娘雖然穿戴樸素寡淡,但是眉目間的一份柔情確是揮散不去的,眼波游移之間倒像是生出了幾分魅惑。

眼看著身旁的將軍眼睛直盯著桌邊招呼著的茶娘,副將識時務的問著茶娘「不知茶娘有無婚嫁?只怕是有人對你生出了情愫」。

將軍才反應過來,口中對著副將一頓數落,但是眼裡還是只有茶娘一人。

「奴家尚且一人,和老父親撐起這塊茶攤,用以糊口。按將軍所說,這個有人未免太過隨意,將兒女情事當做遊戲罷了!」茶娘話語間尚有幾分潑辣。

「我正值壯年,如今剛滿二十已是婚嫁年齡,如今回京上報朝廷邊境之事,手邊事務解決之後,定以八抬大轎娶你如何?」將軍一句一頓,滿是少年意氣。

茶娘聽後倒也不慌不忙,驕傲地抬起頭,「奴家只是聽說從軍將士多是身不由己,打仗之事看天命,不由人願,如若將軍有八分把握,奴家便在這茶攤等著你!」

將軍也不曾料想到會得到肯定的答覆,嘴角的弧度越發的大,兩人互相看著,倒是一眼萬年了。

三十多年後,將軍戰功赫赫,本是頤養天年的年紀,卻突然上報皇帝歸田卸甲,盡管部下多有不舍,但將軍依舊力排眾議,獨自一人出關,來到當年的那塊茶攤。

茶攤中還是一位忙碌的身影,只不過佝僂了許多。

「敢問,三十年前的那位茶娘還在此地嗎?」將軍看著老婦的眼睛,強按住心中的激動。

「她呀,早就隨著老父親離開這里,回到了故里」老茶娘一臉微笑,畢恭畢敬地請將軍就坐。

將軍怎能不識茶娘眉目中熟悉的那份柔情?數十年如一日的軍旅生活中,將軍始終記住的只有那張面孔,從年輕到年老的臉孔甚至都已有過想像。

「如果茶娘不嫌棄我這些年來都是孤寡一人,我願意在茶攤打個下手,等三十年前的那位姑娘回來找我」將軍深深嘆了口氣,像是有所期待地望著老茶娘。

老茶娘早已抑制不住心中的洶涌,在旁哭成了淚人,「奴家聽說從軍將士多是身不由己,打仗之事看天命,不由人願,如若將軍有八分把握,便留在這里吧……


暑假:

阿獃和小夥伴在公園玩的時候,碰到了一對年老的夫婦。

老婆婆的頭發花白, 身形消瘦,很安靜地走著。

而被她挽著的老頭卻不一樣,他時不時抬頭看看天,又轉過頭盯著公園里的樹看,還有兩次,離開了老婆婆跑到小河旁邊往底下瞅,就像一個小孩子。

而老婆婆只是抿著嘴笑,低下頭繼續走自己的路,因為用不了多久,老頭就會自己跑回來,重新挽上她的手。

阿獃好奇地看著他們倆。

那時候天上飄著雲,樹上蹲著灰色的喜鵲,公園里的小河有許多好看的金魚。

阿獃想,這就是媽媽說過的老年痴呆吧。

後來吃晚飯的時候,阿獃跟媽媽說起這事,媽媽點了點頭,還要阿獃碰到他們的時候不要大聲打鬧,以免打擾到人家。

媽媽說這話的時候看了看爸爸,爸爸正埋著頭吃飯,抬起頭來,笑著給媽媽夾了很大一塊肉。

他們一家子繼續吃飯。

半個月後,阿獃和媽媽一起去廟會玩。

燈火闌珊間,阿獃看到了公園里的那個老頭。他拉了拉媽媽的衣服,指給她看,媽媽轉過身子看到老頭,笑著對阿獃說:「他是你媽媽以前的老師,人很好,就是老闆著個臉,太嚴肅啦」

老頭兒正在吹糖人的攤子前面,滿臉期待地等著什麼。媽媽拉著阿獃去打招呼,聊了一會,媽媽突然小聲地問:「師母近來還好吧」

老頭撓了撓頭,拿著糖人順著方向指給他們看,不遠處的凳子上坐著一個整潔的老太太,他接著說:「近來還好,你們娘倆逛,我先過去了啊」

彼時煙花絢爛地綻放,照亮了浩瀚的夜空。老頭拿著一對糖人轉身離去,留下阿獃和媽媽站在原地。

阿獃看到老頭拿的一個是悟空,一個是八戒。

阿獃還看到,七色的煙火下,提及老太太時,他分明老臉一紅。


戴日強:

【本文為作者本人原創,特此聲明,不知道Aorqu系統老要讓我修改什麼……】

小城市夜。

一輛亮著空車的出租車駛往郊外,副座對面貼著司機的免冠照和資訊,姓名欄寫著李偉。

上了一天的班,李師傅的面龐顯得有些疲倦,而此時,收音機上播報著一則緊急新聞,就在今天晚上,一凶手殺海一中年男子後逃逸城外,凶手是男性,染黃色頭發,穿著白色長襯衣,身高170左右……

聽完李師傅打個寒戰。如果凶手逃往城外,除了偷一輛車外最便利的方法就是劫持一輛車,而出租車又是最合適的交通工具,而且經常能聽到出租車司機被殺害。

就在此時,突然有一隻手臂伸出來攔車。

李師傅嚇了一跳:該不會是說曹操曹操就到了吧?

再仔細一看,是一個穿著白襯衣的高個女孩。

換做平時,他都會停下來問去哪?如果順路就拉著賺點油費,但這次李師傅選擇放棄,剛才的新聞早已嚇壞了他。

然而正當他準備加大油門女子直接跑出來攔住車,嚇得他連忙剎車停了下來。

女孩過來哀求李師傅說:師傅,我著急回家,能否搭我一程嗎?

說完女人便開後座的車門,或許是回家心切頭一不小心撞到車頂,女孩頭一疼哇了一聲。

李師傅透過後視鏡看了下女孩,這是一張清澈的臉,但似乎隱藏著一絲血色,他無奈,正要開口,女孩說:沒事,師傅開車吧。

車駛出一段距離,女孩又笑著說:師傅,你忘記打表了?

他連忙回過神來,趕緊把計費表打上。

女孩繼續說:師傅,我家離巷子口還有一段小距離,您能否開進去?

李師傅說:不能放路口嗎?

女孩說:師傅,您就幫幫忙吧,我家離巷子口有一點點距離,我一個人走過去會有點害怕。

他說:但是我著急……

女孩打斷,有點嬌聲說:師傅……您是著急回家吃飯吧,要是真餓了,可以到我家先吃點,我廚藝很好的。您就幫幫忙吧?

任何一個男人,在一個月黑風高下班的晚上,忽然聽到一個可愛的姑娘說去她家做飯給你吃,他一定沒有任何拒絕的理由。

但李師傅沒有回答,似乎在猶豫著。

女孩聲音忽然有點哀求的感覺,說:師傅,您開車比較方便,就麻煩您繞一下,我可以多付您錢,現在大家趕回家,打車不好打,路上如果遇到其他乘客,我同意拼車,幾個人都行。

李師傅說:可……

如果一個可愛的女孩說去她家吃飯你不好意思拒絕,那麼當女孩以哀求的語氣讓你幫幫忙,你再拒絕就顯得特別殘忍。他更加猶豫了。

李師傅趕緊爽快答應:好吧,不過我不想再多拉客了,我著急回家,萬一再碰到你這樣繞路的就麻煩。

女孩笑著說:謝謝師傅。

此時,收音機又開始響起,播報凶手是連環作案,五年前曾用同樣方法殺害一名中年女性,隨後警方說,逃犯可能是受過嚴格訓練的人員,有較高作案手段和極強心理貭素。

聽完後,女孩說:那逃犯真笨,要是我是那逃犯肯定喬裝打扮隨便攔一輛車逃竄,這樣多安全。

女孩看司機沒回答,連忙解釋說:師傅,我剛開玩笑的,我怎麼可能是殺人凶手,那凶手是短髮男子,我是長發……

女孩說完看司機還是沒有回答,而且車速顯得慢了下來。

此時李師傅盯著後視鏡看著,女孩察覺,伸手碰了下自己的頭部。原來是假髮偏離,可能是剛才進車的時候不小心碰掉的。

這下子女孩開始緊張起來整理了下假髮,連忙解釋:師傅您別誤會,我是因為頭部受傷剃了光頭才戴假髮的,我一個弱不禁風的女子怎麼可能是凶手呢?

女孩見司機還是沒回答,又說:要不我拿掉假髮給您看?

李師傅會看她的假髮嗎?
當然不能看,萬一是不是光頭那他死定了。

而且誰都知道巷子口裡面深長,沒有路燈不說,人煙還稀少,換平時也很少有司機願意開進去。

出租車慢慢停了下來。

此時,車門忽然打開,竄進來一個乘客。

是一個帶著鴨嘴帽,穿著風衣的中年男子。他的帽子壓得低低的,隱約能看見他的頭發是黃色,風衣的拉鏈一直拉到脖子,一手一直放在兜里。

中年男子急促說:走吧,趕時間。

李師傅說:到哪?太遠我可能去不了。

男子說:就前面,很近,開車吧。

李師傅正要回絕,女孩搶先說:師傅,這下多了一個人你就可以放心把我送到巷子口裡了吧?我絕對不是什麼逃犯。

男子轉頭看了一眼女孩,那犀利的眼神嚇壞了她。

「開車。」男子幾乎是命令語氣。

李師傅還是沒有開車,繼續問:你到底到哪?

此時,收音機又響起,又是警方的最新播報,說凶手經過嚴格搏擊訓練,請廣大市民注意安全勿與逃犯正面鬥爭……播報還沒說完那男子就立馬按掉收音機。大吼著:趕緊開車!

說完另一手抽出來,是一把鋒利的刀,直接對著司機。

女孩剛要尖叫,男子轉頭盯著她,那眼神鋒利得不亞於他手中的刀,女孩連忙捂住嘴。

男子說:開車,幫我安全度過前面的檢查,然後我下車,你們安全,否則我們三個人都得死。

李師傅似乎有些猶豫著,女孩趕緊開口:開車啊,師傅。

車行駛開去。

車內異常安靜,原本喜歡笑的女孩變得異常沉默。

然而,李師傅卻開口了。

他問:只要把你送過安檢就行是吧?

男子說:對。

李師傅又問:那我怎麼知道送過去後你不會下手?

男子把鋒利的刀舉得高高的,說:你沒有選擇的餘地。

李師傅似乎很鎮定,他說:你怎麼知道沒有,你就不怕我打開車門跳車嗎?我又沒系安全帶。

男子似乎很有把握:你是沒有,也許你可以在我出刀前跳出,但你別忘了,車內還有一個女的,她現在坐在左邊位置,那邊的門是打不開的,你總不會自己逃生然後讓一個那麼漂亮的女孩給我陪葬吧。

女孩一聽完反應過來正準備挪動位置。男子喝住說:別動,否則我畫花你的臉。

一聽到畫花臉女孩馬上安靜下來,似乎所有女孩聽到這句話都會安靜起來。

一會兒,李師傅繼續說:看來是沒有選擇的餘地,雖然我干不出獨自逃生這種不是男人的事,但是我至少可以跟你同歸於盡。

男子問:再同歸於盡你也比我先死,你們不要想著車內聯合制止我,你們手沒有我快,而且即便是到了安檢警察抓住了我,我也有辦法從警局裡逃脫。

我說的同歸於盡不是讓警察抓你。

男子疑惑:那是什麼?

李師傅說:是車禍。

車禍?

對,你看看現在時速表。

男子微微掀起帽子,看了下時速表,上面顯示的是90公里每小時。

他繼續說:時速表還在上升,你聽說過在高速公路上車子撞到欄桿突然停止車內的人必死無疑嗎?只要我撞上去,我們兩人必死無疑,而後面的女孩存活幾率非常高。

男子冷笑了下,問:距離下一個路口是不是還有三分鐘路程?

他沒回答,表示默認。

男子繼續說:那好,也就是這三分鐘路程沒有欄桿和電線桿可撞,除非你願意沖到旁邊的田野里,那時候你們比我先死的概率依然很高。

李師傅和女孩都愣了下,也就在說話間隙,男子忽然把安全帶扣上,並且大聲說:誰都不許動安全帶,否則我先拿女孩開刀。

女孩早被嚇到,一直窩在車窗旁,而李師傅也沒敢戴安全帶。

男子繼續威脅說:待會就直接說我們是拼車回家,誰都不許說錯。

說完把刀對准李師傅的脖子,他連忙點頭說:好。

「你呢?」男子逼問女孩。

女孩嚇得差點哭出來,猛點頭答應:嗯嗯。

時間在一步步流失,眼看安檢站就在前面,而這一切都在這名逃犯的掌握中。

出租車慢慢停下來,前面就是巷子口的安檢站,和往日不一樣的是今天除了例行公事的交警外,還多了很多警察,看來都是過來抓捕逃犯的。

男子顯得異常緊張,手中的刀放低了很多,但是依然對准李師傅的肚子。只要李師傅一亂說,他立馬就一刀捅過去。

李師傅當然也知道刀的鋒利,更直到刀就在他肚子一毫米處,只要他一說錯話立馬就升天。

眼前,一名交警示意停止。

出租車停下,交警和警察迎面走來,刀似乎劃破李師傅的外衣,後座的女孩全身貼在車門上,異常緊張,卻不敢開口。

男子說:待會你搖下車窗按我說的做。

交警走了過來,邊示意搖下車窗,對於車內三個人來說,他們甚至能聽見對方的呼吸。

李師傅如往常一樣按下車窗,一聲咔嚓,車窗沒有下來。

男子趕緊說:別耍花樣。

李師傅說:不敢,我再按下。

說完李師傅猛地打開車門跳了出去,男子正要伸過去刺殺,沒想到身體就被安全帶反彈回來。原來一開始李師傅說的「同歸於盡」是一個陷阱,是想把男子「綁」在車位上。

男子趕緊按下安全帶並拿刀快速刺向後座的女子,他真的抱著死也要拉一個墊背,但沒想到一瞬間女子也開門跳出。

原來那聲咔嚓聲是開後門的鎖。

男子不愧是訓練有素的逃犯,他沒有愣在當場,而是直接推門逃出。然而……

門卻打不開。

原來,那個咔嚓聲並不是開後門的鎖,而是關上副座的門鎖,後座壓根就沒有鎖。但那個聲音卻提醒了女孩可以推門逃出。一箭雙雕。

此時,男子趕緊從駕駛座里逃出,按照他的搏擊技術,在5秒內撂倒兩個警察沒有任何問題,再給他5秒時間他可以逃得到旁邊的樹林里,而其他警察根本追不上。

此時,男子飛快竄出,拿起手中的刀直接展開主動攻擊,當他刺向一個警察的時候忽然聽到一陣槍聲。

男子中槍,倒地。

倒下的瞬間他發現四周圍滿了持槍警察。這是他完全想不到的,這怎麼可能?

當他痛苦轉身的時候發現出租車亮著左轉的方向燈。停車應該是靠右亮右燈,而且前面安檢後的路口也是右拐,所有車都是亮右燈,只有這出租車亮左燈。他似乎懂了!

出租車繼續行駛。

收音機播報著警方已逮捕了嫌疑犯。

車內女孩滿臉淚水感激著李師傅,李師傅則不停安慰著。

到了巷子口,女孩突然讓他停車說:師傅,謝謝你了,你送我到這就行,我自己走進去。

李師傅說:那怎麼行,我送佛送到西,更何況你不是邀請我到你家吃飯嗎?反正我家裡也沒人等我。

李師傅言外之意是自己沒有老婆,這點女孩應該能懂。一個沒有老婆而且很有正義感又聰明的救命恩人,任何一個女孩都會心動吧。

但是女孩執意停車。他最後沒辦法,只能尊重女孩的意見。

女孩下車,出租車繼續行駛。

李師傅忽然想著忘記留女孩的電話。此時,收音機主持人的聲音又響起,她轉述了警方的最新消息,那名嫌疑犯並不是殺人凶手,而是越獄的逃犯……

他心想著:女孩自己一個人走回家會不會出事?

與此同時,女孩快步走回家,而在巷子口的拐角處,一個蒙面男子拿著一把鋒利的刀等著她。

一步兩步,女孩的腳步很快,呼吸也很快。蒙面男子數著女孩的腳步聲,當女孩靠近拐角處時蒙面男子忽然持刀竄出。女孩張大口……

她沒有尖叫,難道是她心有餘悸叫不出來?

而那蒙面男子也並沒有把刀架在她脖子上,而是說:你怎麼自己一個人回來。

女孩說:不順利。

說完摘掉自己的長髮,她並沒有光頭,而是一頭黃色短髮。

她騙了所有的人,凶手並不是男性,而是短髮的女性?

難道她才是凶手?

並不是,幾日後警方逮捕拿刀男子得到的答案是:他們只是通過色誘、威逼方式騙取錢財的犯罪團伙而已。

此時,持刀男子突然對女孩發火:那麼多年都他媽白養你了,明天開始你給我站街當婊子去。

女孩說:打死我也不幹。

男子怒了,厲聲:不幹,找死。

說著拿著刀逼近女孩,一手伸向她的裙子準備撕開。

就在此時,一束燈光突然打開,隨後是一陣車聲,一輛車猛地朝男子撞來。男子來不及躲避,被撞開了。

車門打開,一陣熟悉的聲音:上車。

女孩上車,一看。竟然是李師傅,李師傅開車遠去。

到底誰是殺人凶手?難道會是李師傅?

後來警方又在一處偏遠垃圾堆里找到了一輛燒毀的出租車。

凶手不是黃色頭發嗎?沒錯,是黃色頭發,不過既然女孩能帶假髮,凶手為什麼不能呢?也就是他可能是寸頭戴了假髮。而白色襯衣他早已脫下放在後備箱隨著出粗車一起燒掉,自己則在這樣一個夜晚穿著單薄的T恤衣。所以他在一開始聽到新聞後嚇了一跳不願意載客,而且忘記打卡,然而當他想起警方已經在各地設好關卡,他同意了送女孩回去,他需要她的掩護。

網上公布了那晚死者的照片,消瘦的臉頰,頭發能蓋住額頭,仔細一看,跟出租車上的免冠照一模一樣,原來,他才是李師傅。

原來逃犯駕駛了他的車逃走,而這點一開始警方還沒查出死者身份所以未播報,等他們查出死者身份的時候出租車已經到了安檢處。所以那麼多警察圍過來並不是一個左轉燈那麼簡單,而是警察也在重點排查每一輛路過的出租車,而那陌生男子雖然是一個意外,但卻成了替罪羔羊給了逃犯最後的機會。等警察核實完身份後,寸頭的男子遠走。

然而寸頭男子為什麼五年前殺害一名中年女子,又以同樣的方法殺害李師傅呢?

可是,那女孩上車了,她會不會是下一個受害者?

時光回到逃亡那天晚上,出租車都收音機繼續播報著,這次警方查出真正的凶手,還沒等播報凶手名字時司機調換了頻道。

他對女孩笑了笑:一路上太緊張了,換點音樂聽聽。

女孩點頭笑著說:謝謝您,戴大叔。

他說:小姑娘,我姓李。

女孩拿著手機對著他說:大叔,雖然收音機被你換了頻道,但是現在手機很發達,同步推送資訊了。

他開始有點緊張。

女孩繼續說:你救了我一命,接下來的一路我陪你。

他笑了笑。

一路上他跟女孩講了這個謀殺到故事,原來五年前的女性死者是李師傅的老婆,也是他的初戀。一次醉後爭吵李師傅殺害了他老婆,警方找不到證據遲遲無法破案,於是他謀劃了五年用同樣的方法選擇為愛復仇……

聽到這些,女孩會心一笑了。

他轉頭看著女孩的側臉,依稀中彷彿又看到故人的笑容。

是啊,她們真像,笑容跟宣紙一樣薄,一樣美……

【如果覺得故事不錯請點個贊支持下吧!】


麥兜:

從前有一隻兔子

  後來又來了一隻兔子

  它站在第一隻兔子的肩膀上

  後來又來了一隻兔子

  它站在第二隻兔子的肩膀上

  後來又來了一隻兔子

  它站在第三隻兔子的肩膀上

  後來又來了一隻兔子

  它站在第四隻兔子的肩膀上

  後來又來了一隻兔子

  它站在第五隻兔子的肩膀上

  後來又來了一隻兔子

  它站在第六隻兔子的肩膀上

  後來又來了一隻兔子

  它站在第七隻兔子的肩膀上

  後來又來了一隻兔子

  它站在第八隻兔子的肩膀上

  後來又來了一隻兔子

  它站在第九隻兔子的肩膀上

  後來又來了一隻兔子

  它站在第十隻兔子的肩膀上

  後來又來了一隻兔子

  它站在第十一隻兔子的肩膀上

  後來又來了一隻兔子

  它站在第十二隻兔子的肩膀上

  後來又來了一隻兔子

  它站在第十三隻兔子的肩膀上

  後來又來了一隻兔子

  它站在第十四隻兔子的肩膀上

  後來又來了一隻兔子

  它站在第十五隻兔子的肩膀上

  後來又來了一隻兔子

  它站在第十六隻兔子的肩膀上

  後來又來了一隻兔子

  它站在第十七隻兔子的肩膀上

  後來又來了一隻兔子

  它站在第十八隻兔子的肩膀上

  後來又來了一隻兔子

  它站在第十九隻兔子的肩膀上

  後來又來了一隻兔子

  它站在第二十隻兔子的肩膀上

  後來又來了一隻兔子

  它站在第二十一隻兔子的肩膀上

  後來又來了一隻兔子

  它站在第二十二隻兔子的肩膀上

  後來又來了一隻兔子

  它站在第二十三隻兔子的肩膀上

  親了心愛的長頸鹿一口


吐魯番的葡萄熟了:

一個英俊的少年,每天都到一個湖邊欣賞自己的美貌。他對自己的容顏如此痴迷,以致於某一天掉進湖中溺水而身亡。於是,在他落水的地方長出了一株花,人們把它稱為水仙花。

水仙少年死後,山林女神們來到了湖邊,發現它由一個淡水湖變成了一個含有淚水鹹味的水潭。

「你為什麼哭呢?」山林女神們問道。
「我為水仙少年而哭。」湖回答說。
「啊,我們對你為水仙少年而哭並不感到驚訝,」山林女神們說道,「說到底,盡管我們所有女神總在森林裡跟在他的後面奔跑,但唯有你有機會能從近處觀看他的美貌。」

「水仙少年長得美嗎?」湖問道。
「有誰能比你更清楚這一點呢?」山林女神們驚訝地回答道,「他每天都趴在你的邊沿欣賞自己的美貌。」
湖靜默了片刻,最終說道:「我是為水仙少年而哭,但我從未注意到過他的美麗。我為水仙少年而哭,因為每次他趴在我的邊沿時,我都能從他的眼睛深處看到映出來的我自己的美麗。」


禁代曲奇:

一個公主被龍抓走了。關在了一座城堡里。
一開始公主瑟瑟發抖,天天流淚。後來發現龍並不吃她,也就不哭了。
不僅不哭,還幫著龍打掃城堡,給龍做好吃的東西。龍一開心,也就打開地窖,在寶藏中挑了一堆珠寶和衣服送給公主。久而久之一龍一人就熟悉起來,經常一起下棋,一邊下,還一邊閑聊。
「勇士怎麼還不來。」
「是啊真是慢死了……」
終於有一天,一個勇士敲開了城堡的大門。公主打開門,手裡還拿著正在打的撲克牌,不耐煩的對他說:「怎麼這么慢!!」
「……路不太好走。」
龍也出來,看著勇士嫌棄道:「看起來太弱了!一點肌肉也沒有!」它伸出龍爪,把勇士提溜起來,認認真真的看了個遍,「真是手無縛雞之力!這么差的勇士還敢來!」
「就是!!」公主很生氣的拉著龍回去,把門摔上了,「鍛煉好了再來吧!」
然後龍和公主就回去繼續開心的打牌了。
半年後,冬天。龍和公主正縮在沙發的毯子里,便烤火便吃紅薯。好不容易鍛煉好的勇士回來敲門了。門外冰天雪地,風雪交加。
「好冷啊,懶得動。」龍說。
「是啊……」公主縮了縮脖子,「叫他明年再來吧……」

謝邀。我小故事寫得很少……這是寫給我妹妹的。祝俺妹在哪都活潑開朗,不怕生。


葫蘆世界:

1

1934年,洛大的女學生們開始留齊耳學生頭。金喬細手長腿大高個兒,在一群學生妹裡面很扎眼。

這一年大陸形勢很亂,民主派學生十分激進,每天在大街上搞遊行。

金喬長得高,穿了男同學的衣服鬆鬆垮垮的罩在身上,頭發也被她剪成了狗啃頭,站在第一排舉旗桿。

皮膚細白的金喬活像一個身家清貴的弱書生,站在人群里依然特別的讓人難忘。

姜湖站在酒仙樓上看著這群不知死活的學生們,眼裡全是不耐煩。

念了那麼多書有什麼用,只知道天天喊口號搞遊行,當兵的一來放幾槍又嚇得尿褲子,這幾天跟他們打游擊的姜湖著實累的夠嗆。

姜湖呷了幾口茶,跟手下遞了個眼色。

槍聲一響,遊行隊伍就跟著亂了起來。

「給我抓領頭的,一個別落下。」

不過半個小時,剛剛氣勢洶洶的學生全部作鳥獸散。十幾個領頭的學生被人圍成了一圈,蹲在地上。

金喬的帽子早被擠掉了,頭發亂糟糟的,一雙瑞鳳眼倒還精神,睜著眼睛不動聲色的看著姜湖,眼裡全是敵意。

姜湖頭一次見這么精神漂亮的人兒,不知道是哪家不知疾苦的小丫頭,跑到這兒來當槍子,真是可惜。

2

夜裡的牢房影影綽綽看不清東西,金喬看隨身帶的小冊子怪費勁。

姜湖站在陰影里饒有趣味的看她,就像危險的獵豹在觀賞自己的獵物。她身上有種很獨特的氣質,就像開放在冷風中的山茶,自顧自的,心無旁騖。

他出身不好,16歲就被送去了軍校,軍校有免費的糧食吃,他長相俊秀,又好學,一路被提拔到了中將。

金喬轉身發現姜湖也在盯著她的小冊子看,是簡裝本的《紅與黑》,那時候大學生很流行看這本書。

金喬細細看他,他對著她笑,笑的時候露出了兩顆小虎牙,金喬自己先不好意思起來。

姜湖站了一會便走了,過了一會有人在牢門後面放了一盞油燈。

第三天有人給他們開了門,洛大校董力保他們,北洋政府無奈只好作罷。

十幾個人餓的奄奄一息,耷拉著發癟的肚子出了牢房。

臨走時,姜湖輕輕地在她耳邊說:「女孩子更應該愛惜自己,不要天天喊打喊殺的,讀讀書就挺好。」

她驚訝的看向他,那人的眼睛微微眯起,像很多同齡的男同學一樣,燦爛又良善。

3

雨季已至,整個校園籠罩在薄霧里。

大環境很糟糕,學生們憂心忡忡,看不到出路。薄霧給人一種十分美麗的錯覺,是不是只要將身子埋進雨傘里,就可以安然無恙的渡過整個硝煙彌漫的時代,去往另一個桃花盛世呢。

金喬第二次遇見他,在圖書室里。

他換上了便服,白色雲紋襯衫讓他看起來像個學生,他對著她笑,自來熟。

他正在讀老版的《唐傳奇》,看起來很是費力。

「這本書我看過,要不要給你講,保准比這有意思。」金喬將他手中的書合上了,像個聒噪的老學究。

姜湖將手插在褲兜里,左手比了個請的手勢。

她的頭發已經長到了耳朵,貼在額頭的碎發濕漉漉的,沾了外面的霧氣。金喬用白話將這本書講的十分生動,她祖父是說書人出身,從小痴迷於古典文化,金喬自詡在這方面的底子少有人能比肩。

「喂,我講的是不是好!」金喬搖了搖手頭的那本書,對著正在走神的姜湖。

姜湖微笑的點了點頭,他伸手看了看時間,臉上緊綳了起來。

姜湖看了看笑的明媚的金喬,對著她揮了揮手,跨著大步走出了教室。

4

雨季已過,之後的日子全是暖陽天。

金喬走在熱烘烘的大道上,腦子里全是姜湖的影子。

再往前走一陣,就出了校門。金喬坐上了電車,她的眼睛跟著電車漫無目的的在兩邊梭巡,也許,也許能夠看到他。

「嘿,小丫頭,看什麼這么入迷?」

她看見他靠在左前方,身子懶懶的,眼睛卻笑意十足的盯著自己,兩顆小虎牙又露了出來。

金喬有些發窘,她對他了解不多,這場感情里自己佔盡了劣勢,想說什麼說不出口。

姜湖走了過去,只把她白皙的臉盯得紅透了,才開口:「上次你的書說的好極了,我忘了付茶錢,今兒個補上,你看怎麼樣?」

清風過境,海港在不遠處和藍天接成一條線,電車里有她愛的人。她想也沒想便用手指了指港灣,那就去那兒吧。

「得令。」

電車還在行駛中,姜湖拉著金喬的手還沒等剎車,便抱著她跳下了電車。

什麼民主和自由,什麼階級劃分,全都亂了套,金喬的腦子已經不受自己控制,他溫熱的氣息噴在耳後,他拉著自己往海港邊跑,風涼涼的,舒服極了。

1角錢連成一串的玉蘭姜湖買了三串,全部掛在了金喬的脖子上。

姜湖不知道在哪裡搞來了一台相機,請照相館的人幫他們照了一張相片。白山茶,淡微風。兩個人最美好的年華全部定格在了相片里。

5

隆冬天,大雪沒了腳踝。

「小金喬,你知不知道我是要去打仗的。」姜湖走在路上忽然止了步。

姜湖給她裹了裹棉衣,金喬將頭埋在了圍巾里,眼裡亮晶晶的。

姜湖抱著她輕輕地嘆了口氣。「世道亂,我走了你就自己乖乖待在學校里,哪裡安全你就往哪兒跑,千萬別犯倔,等我回來。」

姜湖從兜里掏出了一枚銀戒指,「我娘死得早,就給我留了一枚銀戒指,我是要去打仗的人,不能這么自私,但是還是想送給你,我這輩子就愛了你這么一個好姑娘。」

20歲的金喬還不知道什麼是分離,她看見姜湖難受,她就跟著哭,等哭夠了腦子就清明起來,怕什麼呢?日子還長著呢,我等得起。

1937年,日軍全面侵華,國共兩黨開始反擊。

炮聲撼動了中華大地,金喬的眼神變得越來越冷。

姜湖跟著軍隊南北奔走,晚上有空他就給金喬寫信:

「清晨天氣正好,山茶開滿山坡,翻過這個山頭,金喬緩緩走來。」

苦日子沒個頭,姜湖在信裡面全是淡淡的調侃,至於自己怎麼和死神擦肩而過,他一個字也不提。

金喬收到信就開心起來,她想著姜湖露出了兩顆小虎牙壞笑著在給她寫信。

6

日軍逼近北城,洛大也不能倖免,世道一亂,人心就跟著亂了起來,大家都著魔了似得,天都是灰的,看不見陽光。

金喬的身體變得很差,時常高燒。也許是快半年沒有收到姜湖的來信,金喬眼裡的星星漸漸暗淡下去。

金喬每日和眾多學生老師擠在圖書室里過夜,夜晚聽著外面的炮火合不上眼。

北城物資匱乏,她用鉛筆頭在書上寫字,密密麻麻的全是寫給姜湖的。金喬準備去見姜湖,是死是活自己要問個清楚,死了就替他收屍。

可人 還沒到重慶,她就被山道上的土匪給截了回去。

「嘖嘖,瞅瞅這女人,山上的那些女人算個逑!」幾個土匪本來是想下山搶糧食的,沒成想遇見了金喬。

她眼裡有團火,讓山老大看的來了興趣。

山老大不過三十歲,早年是個地主少爺,世道亂,土匪搞得他家破人亡,他最後自己也成了土匪頭子。

聞天歌不好女人,那些個女人都是流鶯,沒得脾氣。聞天歌自幼也是過慣了精細生活的,酒要小口小口的喝,日子要一步一步的來。他對金喬,沒脾氣。

小土房子里全糊上了花布,甚至還給她擺上了一個小書櫃。金喬看見書櫃的時候,眼睛有了點光彩。

聞天歌將好東西全都留給了她,金喬視而不見。金喬一天比一天瘦,大眼睛清亮亮的,總是側著頭聽著炮聲響。

聞天歌請了大夫來看,說是肺炎,怕是治不好了。嘿,還真不信了,聞天歌也是刀劍林里闖過來的,他想干一件事就一定要干成。

小米湯聞天歌親自給她喂,她也蠻配合,他知道這個女人想活下去。聞天歌還去找了羊肉和野人蔘給她熬湯喝,等春天到了的時候,金喬慢慢的能下地了。

7

油菜花開滿了山坡的時候,金喬坐不住了。

聞天歌問金喬想要找什麼,金喬說她要去見一個人,她的男人。

聞天歌想了想,他說現在世道太亂,你去了也是送死。我幫你去找,找不回來別怪我,到時候你就是我的媳婦,和我好好過日子。

金喬點了點頭。

聞天歌在第二天天沒亮就出發了,金喬天天在山頭上等。一個多月後,曬得黑黝黝的聞天歌回來了。

金喬看見兩手空空的聞天歌,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坐在地上像個孩子一樣傷心的哭了起來。

「他死了,連個屍首都找不全。你別傷心。」聞天歌坐在地上看著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的女人,有點不忍心。

1945年,抗戰結束。1949年,國民黨敗走台灣。屬於金喬的那個時代結束了,她的愛人,永遠的活在了那個時代。

8

1996年,洛大大學開學典禮。姜念歸從台灣來到了洛州大學,遵從阿公心願的他將在這里度過他的大學四年。

當他看到聞小茶的時候,一貫紳士的他眼珠子一動不能動的盯著人家看了老半響。像,實在是太像了。像極了阿公照片里的初戀,山茶花一樣的女子。

看,看什麼看!聞小茶痞里痞氣的,誰也不怕,只怕自己的土匪阿公聞天歌。

「嘿,姑娘,哪有你這么吃飯的,飯往鼻子里送,不怕噎死。」姜念歸沒好氣看著她,旁邊的新生們齊刷刷的盯著聞小茶。

「為什麼,你的阿公還是娶了其他人呢?」改良過的圖書室直通天台,聞小茶坐在梯子上晃著腿。

「他這一生只愛了一個人,我阿么是台灣的土著女子,當時救了心灰意冷的阿公,我的阿么長得很像他的初戀。」

洛州大學校訓第42條就是姜湖利用中將的身份填上去的,校訓上這樣寫:「如果你曾遇到一個山茶花般的姑娘,一定要好好愛她,不要讓她流淚。」

其實姜湖那時候並沒有死,是聞天歌騙了金喬。

姜湖本來是要死了的,他身上有蒼蠅在盤旋,護士看他生的俊秀又年輕,實在不忍心他孤單的死去,護士將擔架留了下來,想再給他一點時間。

姜湖夢裡面夢見金喬在山坡的那頭向他走來,像在港灣那天一樣,笑起來眼睛亮晶晶的。

姜念歸暑假回家的時候將聞小茶說給阿公聽,還給他看了照片。

老人家撫著照片溫柔的笑了:「像她,年輕時候她剪個狗啃頭,像個男孩子,又神氣又漂亮,我老遠就看見她了,怕她看不上我,我還偷偷去看了很多書。」

金喬早就知道姜湖不認識幾個字,那天才故意奪了他的書說給他聽的。在以後的年歲里,姜湖將那本書翻了個爛,迷醉的想著那時說書女子誇張的面部表情

等到南風過境,山茶開滿山坡,思念會再次漲潮撫平傷痕,但你要等。

《翻過這個山頭,金喬緩緩歸來》作者:蘇小缺
發佈於葫蘆世界【洛洲大學校訓集】主題世界
網站:https://huluzc.com
IOS APP可在蘋果商店直接搜索「葫蘆世界」呦~


國小渣:

我知道——

我知道她每天早上起來喝兩杯咖啡。

我知道她每個星期二和星期五會去澡堂洗澡。
我知道她每周哪幾天會戴褐色的發卡,每周的周末會系白色的發帶。
她現在就坐在我旁邊,但她只是一直望著窗外。
我知道她是個國語說得非常好的女孩。
她現在就坐在閱覽室里。我知道她正在日記本上寫日記。

我知道——她並不愛我。

他不知道——

他不知道我每天早上點的兩杯咖啡中有一杯是為他點的。

他不知道我之所以星期二和星期五去澡堂洗澡,是因為那天我有和他一起上的課。
他不記得他和朋友們買給我的褐色發卡,他不記得他曾說過我很適合系白色的發帶。
他現在就坐在我旁邊,但是他不知道我正看著窗外映出的他的影子。

他不知道我只有讀他的名字的時候才會加上抑揚頓挫的語調。

我現在正坐在閱覽室里。他不知道我在日記本里寫滿了他的名字。

他不知道——我有多麼多麼愛他!


郁一:

A father put his 3year old daughter to bed, told her a story and listened to her prayers which ended by saying,
“God bless Mommy, God bless Daddy, God bless Grandma and good-bye Grandpa.”

The father asked, ‘Why did you say good-bye Grandpa?’

The little girl said, “I don’t know daddy, it just seemed like the thing to do.”

The next day grandpa died.
The father thought it was a strange coincidence.

A few months later the father put the girl to bed and listened to her prayers which went like this,
“God bless Mommy, God Bless Daddy and good-bye Grandma.”

The next day the grandmother died.

“Holy crap” thought the father, “this kid is in contact with the other side.”

Several weeks later when the girl was going to bed the dad heard her say, “God bless Mommy and good-bye Daddy.”

He practically went into shock. He couldn’t sleep all night and got up at the crack of dawn to go to his office.

He was nervous as a cat all day, had lunch and watched the clock.. He figured if he could get by until midnight he would be okay.
He felt safe in the office, so instead of going home at the end of the day he stayed there, drinking coffee, looking at his watch and jumping at every sound. Finally midnight arrived; he breathed a sigh of relief and went home.

When he got home his wife said,
“I’ve never seen you work so late. What’s the matter?”

He said, “I don’t want to talk about it, I’ve just spent the worst day of my life.”

She said, “You think you had a bad day, you’ll never believe what happened to me. This morning my boss died in the middle of a meeting.

ps:這是我最近在quora看到最好的故事!大家就當重新做一下高中的英語閱讀理解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