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聽過最心酸的一句話是什麼?

問題描述:你聽過的最甜蜜的一句話是什麼?
, , ,
尋光:
1.
「生而為人,對不起。」


2.

3.


劉岩Lynn:

直到今天,你仍是我拒絕別人的原因。

我今年74歲,我一年洗一次澡,我最喜歡老鼠,我會飛,我愛你,我從來不哭。

這幾件事里,只有一件是真的,你永遠不知道是哪件。


鼴鼠的土豆:
人沒了,做什麼都是給活人看的
我爸葬禮上,掌事大了liao(葬禮總負責)領著廚子班的頭兒走到我媽面前說「三間房的廚子班想表示一下。」廚子班的頭兒說「大嫂您別著急!」然後給了我媽一個信封。

我送他們出門,走在最後,他們長的比較高大擋住了我,一個我爸生前認識的人問他們「有事啊?」掌事大了指了指廚子班的頭兒說「他們有點心意。」那個人不屑的說「也就這一次了。」

他話里的意思,是我爸沒了,我和妹妹也不會做飯,也不懂場面上的事,以後用不上我家什麼了,甚至跟我家不會有交集了。我心裡一疼,我爸爸多硬的人呀!誰提起不挑大拇指,我沒本事,他沒了,馬上就有人敢落進下石了,馬上就人走茶涼了,眼淚一下就流下了。

爸爸生前的好朋友我叫他胖大爺本來坐在門口,聽到了以後站起來跟掌事大了說「可不是,人都沒了,做什麼都是給活人看的,你我不都有這一天嗎?!」聲音不大,周圍其他廚子班和掌事大了卻都能聽到,胖大爺沖我揚了一下下巴說「回去陪你媽去吧!」我抹了一把眼淚,轉身回屋。

老爸的從小長到大的發小,去看當兵的兒子,得知消息,開了8個小時的車回來,進門以後就哭了,夫妻倆跟著忙了好幾天。其實他們最近幾年他們聯系的很少,甚至爸爸手術的時候他要來,爸爸都打電話說你身體也不好,你別來。還有爸爸另外一個發小,媽媽說他心臟不好,就不要通知他了,但是他在路上開車看到我哥帶著孝,停下車問出什麼事,聽說以後堅持送完了爸爸最後一程。妹妹和我說「姐,這就是咱爸的人緣。他們的身份,這輩子恐怕也不需要我們幫什麼忙。」

老爸去世前的一天晚上聊天的時候告訴我「枝繁葉茂樹根牢,大人別跟小人學(xiao),小人過河就拆橋。」之後的幾天,我就默默地看出了這些不分晝夜幫忙的「大人」們,還有那些以為我爸過世了,以後用不上我們連面都沒露的小人們。胖大爺說的對,人都沒了,做什麼都是給活人看的,人走茶涼,那些平時看見我爸熱情招呼的人,甚至懶的看我們一眼。

從爸爸去世我就一直想夢見他,可是始終沒有。葬禮結束的那天晚上,胖大爺最後走,他拉著我的手說「胖大爺就說一句話,在家多陪你媽幾天再回家。」我當時眼淚就流下來說「我這個月都不去上班,在家陪我媽。」他揚揚手就走了,我望著他的背景,老頭一路都沒有回頭。我在心裡暗暗下定決心,我一定要努力,好好的照顧媽媽,妹妹,一家人一定倖幸福福的,好好的生活,讓我爸放心的走。就在那天晚上,我夢到了爸爸,一切好像回到了二十多年前,他年輕,健康,像那個時候每天早上出門去幹活的流程一樣,利索的跳上車,回頭沖我揚揚手,笑笑,越走越遠。我知道他這次再也不會回來了,哭著醒過來,直到這時,我才確定,才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世界上最愛我的男人離開我了。


菠蘿真的不好吃:
我出生在一窮二白的農村家庭,姐姐國中畢業就出去工作了。
因為有她供我學費,所以我才有經濟來源讀大學。
畢業後雖然也不怎麼樣,但至少衣食無憂,對生活用品也開始追求質量。
前年姐姐結婚了,有了自己的寶寶,因為從小到大的家庭環境和生活狀況,所以她還是一個非常節儉的人。外甥的所有東西再貴她都捨得,但對自己仍然吝嗇到骨子裡。
今年過年回家的時候,有一天晚上洗頭發現沒有護發素,因為我燙了頭發不用護發素的話老打結。隔天想去買的時候姐姐說她有,她也不習慣用護發素,我要的話拿過來給我(姐姐嫁的很近,同村的)
我說可以啊,那我就不用出去買了。
然後姐姐很不好意思的說,可是我用的是那種很便宜的,你還要嗎?
——你,還,要,嗎?

心酸至今。


匿名用戶:
哥,我求你,借我一百塊錢吧。
哥:我很困,要睡覺,掛了。

二十歲左右一個人在外地找工作被騙,身上找不到二十塊錢。
打電話給唯一的親哥,人生第一次求他借我一百。
以上就是他的答案。
從此以後十年至今,我們沒有再說過任何一句話。

在此之前沒有發生過任何事,從小一起長大上學。每天打打鬧鬧的。長大後就各自在倆個城市工作。
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這樣對我,也不打算去問。
我只知道我們之間這輩子除了血緣關系外,沒有任何的聯系了。


Blue君:

大約是我哥哥,為我跟我媽吵起來的時候,他說的一句話吧

「媽,你是我們親媽啊,你為什麼幫著外人欺負你閨女啊?」


18年9月初

我開始了自己的大學生活,剛開始離開家要住宿,家裡爸媽免不了擔心,一天一個電話。雖然總是「你吃的什麼呀」 「多穿點明天有雨」這種對話,但是也挺有意思的。

突然有一天,我媽一上來語氣就特別嚴肅

我媽:「XX」

我:「嗯?怎麼今天這么嚴肅,怎麼了嘛」

我媽:「你吃的什麼?」

我:「食堂啊,怎麼了?」

我媽:「我聽你姐說,你朋友圈裡發了張圖,說,你跟F(我閨蜜)吃了好幾個菜,人家後面的男孩才吃倆菜。」

我:「啊?」(心想,怎麼了嘛?學校有補助啊而且食堂又不貴。我們兩個人最後也都吃完了。這么點小事為什麼這么嚴肅?)

我媽:「是不是?」

我:「是啊」

然後我媽媽就用非常痛心的口氣跟我說:

「你是去上學的,不是去吃喝玩樂的。你姐姐說你晚上吃好幾個菜,我原本還不信,還怕冤枉了你。你吃就吃吧幹嘛往朋友圈裡發啊,這不你姐姐看見了,你大姨媽她們都說『這孩子現在怎麼這么浪費,人家男孩才吃兩個菜,她這五六個。』『你看你平時連個什麼什麼都捨不得買,你閨女在外面這么不懂事。』閨女啊,不是媽說你,吃飽就得了,你瞧瞧你大姨媽他們數落你一下午。」

我:「???我跟F是為了試哪個窗口的菜好吃。每個窗口就要了一個菜。學校有補助,才花20多,大姨媽他們為什麼要數落我?我們都吃了沒浪費。」

這時候我大姨媽就把電話搶過來上來就氣哄哄的:「你說說你!上學不好好上,就知道吃,怎麼?還敢頂嘴了?我還不能說你了是吧?」

我:「???我只是解釋一下。」

大姨媽:「有什麼好解釋的!我們都看見了」

我:「你們看見什麼了?我吃飯也要聽你們的嗎?姨媽,這是我們家的事吧……」(語氣當然十分不友好)

大姨媽:「哎呦不得了,上大學了,翅膀硬了是吧。還說你沒頂嘴,你什麼意思!欺負你媽?我還活著呢!就不行!她不敢說你我敢說你。」

我:「我媽跟您說我欺負她了?」(然後我姨媽就把電話掛了)

沒過一會兒,我姐就給我發微信,關鍵還是在我姥姥家的哥哥姐姐群里發的!


說到我為什麼對我大姨媽這么不友善甚至是不尊敬。起源於她真的不是一個合格的長輩。我媽媽是個很懦弱很容易受人影響的女人,而且還很喜歡把家裡的事跟自己的姐姐妹妹說。

我大姨媽是個事情非常多的人,總喜歡插手別人家的事。我媽性格又很懦弱,所以經常受她的欺負。

自然,我小時候總是受我姐姐的欺負。

我媽本著「家和萬事興」這條準則,能忍則忍不能忍也強忍著。同時還得瞞著我爸爸和哥哥。

導致我姐姐在家沒事總喜歡干涉我的事。


在看到這條微信以後,我就毅然決然的把我姐刪掉了。

事後,我媽要我跟我姐姐和我大姨媽道歉。

(偷偷來我屋,沒讓我爸和我哥知道)

我:「為什麼?我什麼都沒做平白無故挨頓罵,還要向他們道歉?」

我媽:「唉,這個家啊不能散了,我跟你大姨媽是一個娘腸子爬出來的。你就委屈委屈跟你大姨媽和你姐認個錯,家和萬事興嘛。」

我:「媽媽,我是不是,是她姐姐,是她姨媽。是我出生錯了,還是我不該吃飯?媽,我做錯什麼了?我只是吃個飯…發了個朋友圈調侃下我倆能吃,觸到她們那根神經了?」

我媽:「閨女,委屈就委屈吧,本來這件事不是你的錯,你道歉了反而顯得你大度。」

我:「我想自己待會兒」

後來我哥不知道怎麼知道了這件事(這個群里沒有他)

轉而去找我姐姐談又找我姨媽談。

然後……聽說我媽說讓道歉

指著我問我媽:「她招惹誰了嘛,咱家吃不起飯嘛?還是爸媽您倆,還有我——她哥哥!都不在了嘛?輪的到外人來管我妹妹吃什麼?憑什麼要她去低頭認錯。」

我媽又是那句:「家和萬事興」

我哥哥:「好!那沒問題。讓XX(答主)道歉,姨媽那邊興了,我帶XX去我那兒住。以後您可以好好跟表姐興。」

我媽:「你?什麼意思!!!」

我哥哥:「她這兩天挨了多少罵您知道嘛?姨媽罵完表姐罵,表姐罵完添油加醋散播一通,表哥又怪他不懂事。媽,她是你閨女啊。媽,你是我們親媽啊,你為什麼幫著外人欺負你自己的閨女啊?」


至於表姐為什麼管得那麼多。除了遺傳她媽媽,還有就是我小時候,被欺負不敢吭聲,一直認為是家裡人不礙事的

導致長大了,稍不合長輩心意。招來的就是「你這孩子怎麼這么不聽話」

「真是不如小時候乖了」

其實,我自己從來,就沒乖過啊


tonyjr:
當年我追我老婆的時候,想給她買雙新鞋
我們都是很節省的人,她那雙鞋子實在是破的不能再破了

然後逛了一天,好的她嫌貴,便宜的不好看。
終於有一個店裡有一雙搞特價的鞋子,很便宜,但是是最後一雙了
她試了試發現不太合穿,不過她說「沒關系,穿一陣子就會鬆了」
然而鞋子上有一小塊黑點,擦不掉,算是瑕疵。
她本來無所謂,但是我問服務員:怎麼有瑕疵?
服務員丟了一條毛巾給我:擦擦就沒了
我發現擦不掉,說:換雙新的吧!
結果服務員很不屑的回答:最後一雙,愛要不要,就是有瑕疵才那麼便宜
我老婆生氣了:現在的服務員都是這個態度嗎?

不過考慮到實在便宜而且很漂亮,我老婆也喜歡,我回頭對我老婆說(當時還只是女朋友):算了,將就一下吧

我老婆回了一句話,我這輩子都記得
「就這么將就?」她眼眶有點紅了

現在回想起來,最心酸的不是買了有瑕疵的廉價品,而是即便你有多不甘,你只能買有瑕疵的廉價品。

所以現在我還是很省,但是只要是我老婆想要的多貴我都給她買。
謝謝你能在我如此不堪的時候選擇了我。


Aorqu用戶:
你這么懂事,想必沒什麼人疼你吧


榴槤牛奶:
我一生未做壞事,為何會這樣?
————張國榮遺書


西風獨自涼:
真實案例:某人陞官後變心,但老婆賢惠到他毫無離婚的理由,甚至無法開口.

利用火車時間差精心設計不在案發現場的證明,把老婆勒死,偽裝成觸電死亡.

看見他先是大喜然後大驚的她只說了一句話:下次找到好的,可不好這么狠心了.

有些心軟,狠狠心還是勒死了.

“可不好這么狠心”的”好”,換作”要”似也無妨。細細體味其中的區別,怎一個心酸了得.


左小胖:


張伯魚:
我老了,無所謂了


劉勇明:
心酸的往往不是功成名就,不是相親相愛,而是擦身而過的,或者觸手不及的。

1. 2007年參加某個領域的全球科研大會。當其中一個年輕科學家上去做完最新成果報告後,台下一個日本的老教授提問完後突然老淚縱橫,因為他做的也是這個領域,但那個年輕人更快的得到結果了,等於多年的努力都化為白忙。沒有語言,但很心酸。科學也許是全世界唯一一個沒有第二名的

3. NOKIA: 我們也沒有做錯什麼,但是我們就是輸了。

4. 阿公:真想多看你幾眼,看你長大。

5. 奧斯卡辛德勒:我本來可以救更多,TEN MORE PEOPLE。

6. 毛姆:上帝的磨盤磨得很慢,但磨得很細。

7. 三井壽:我想打籃球。


陳許諾:
不說是最心酸,但真的是戳心了。

今天清明節回老家給阿公掃墓。阿公走了三年,阿么也一個人過了三年了。

阿么不大願意離開家,我們也盡可能多回家看看,但是算起來也就是節日才有時間。

每一次回家要離開的時候,阿么就開始大包小包準備東西,往往能把那張長長的餐桌堆滿。

「這包是筍子,我切成了片。這天兒好,我多曬了些,保存的好好的,就想著你們什麼時候回來帶過去。」

「這裡頭是剁辣椒,特意放了大蒜籽在裡面,我大孫喜歡有大蒜的。」

「粉蒸肉這次蒸了好多,都帶走,回去放到冰箱里,多吃幾餐。

「……」

今天要走的時候,阿么跑過來在車窗外頭一邊比劃一邊問我:「家裡那條紅色的裙子是你的吧?收了好久了。」

「是啊。」

「天氣熱了,不要帶走去穿嗎?」

「不用了,放在家裡吧。家裡不能一點我的東西都沒有呀~」

「都不回來,就收在那裡,哪個來穿哦?」

車子開動了,車里放著一首時下很流行的的歌,大家聊著熱鬧的話題。我回頭看到阿么站著門口跟我們招手的樣子,一下子嗆出了眼淚。


Aorqu用戶:
我有錢了,你回來吧


十年摸一賤:
最近我媽從我哥哥那裡回到老家了,因為我哥哥的孩子今年開始上高中住校了,所以不需要老太太幫忙做飯洗衣服什麼的了,所以我嫂子希望我媽能回老家養老!這是前提!

我知道後打電話回去給我哥吵了一大架,什麼狠話都說了,因為我在國外,我媽迷信,加上身體不太好,小中風過幾次,今年70歲了。怕來我這生活萬一死在這就不好,所以她堅決不願來我這生活!

後來我決定在老家縣城給她買個小房子讓她一個人住,離我姐姐家很近,老太太不願意跟女兒生活,因為農村人覺得有兒子,如果跟女兒生活很不好!我打電話反覆強調說給她買個房子讓她一個人住或者把我小舅舅喊來一起住,小舅是個單身漢。我媽一直不願意我現在買!

再三逼問之下她才告訴我她想回去找人算命,如果算命先生說活不了兩年她不想我花錢買房子,如果能多活幾年就再考慮買!

我在電話那頭直接把電話掛了,躲在自己房間里哭的天昏地暗,我一個大老爺們兒沒有辦法讓自己老娘有個幸福晚年!我老婆發現我竟然哭了,快嚇死,她從來沒有見過我哭過,哎!

現在挺後悔的跑這么遠,父母在不遠游,我沒有做到!


迷糊:

「此亂命也,粵不奉召」


蘇小夏:
張啟山,過好後半生,替我看看,天下安穩,太平盛世,梨園榮景,妻兒恩愛,子孫繞膝是什麼模樣。

張啟山,你回頭看看……
將死之人,滿眼背影;未亡之身,何等光景。
緣分凈了罷?來生休要糾纏了。太辛苦,我是說……太累了,再也堅持不下去了。
我以為只是緣分薄淺,情切至深,到頭來……才明白這全全都該反過來。
所有的感情從來都是我在單向付出,從一開始就是……
感情一斷,緣分什麼的,也不存在了。
早就該知道的……呵……
從未聽你講過一句,你心理的所想所念,張啟山……你回頭看看……
後背好疼,胸口也疼的厲害,紋身灼燒進血液里,一寸一寸的撕破血管,好燙。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求求你……回頭看看……
我還有話不曾對你講……早該面對的,至死不渝。
「我愛你。」

——《典獄司》


曾鞏不作詩:

「他們不跟我玩。」

我外公年輕的時候是個學霸,家裡成分不好,本來考上南開,結果文革了沒能去上大學,被各種批鬥,接受再教育,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差點把命搭進去。

文革結束後,他自己找了份工作,走南闖北,獨當一面。

外公非常喜歡孩子,我和妹妹被他從小寵到大,要星星摘星星,要月亮摘月亮。我媽教育我總要避開我外公,偷偷揍我。

造化弄人,聯考完的晚上,我媽告訴我,外公得了腦血栓,一直沒告訴我,現在雖然脫離危險了,但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同時智力下降,話都說不利索了。

因為不能上下樓梯,外公外婆從原來獨門獨戶的房子里搬到了有電梯的新家。

剛搬過去的時候有天我看他特別無聊地坐在輪椅上摳手,就問他你怎麼不出去跟樓下那些老爺子們一塊兒曬太陽嘮嗑啊,外公耷拉著眼皮看了我半天,忽然特委屈地扁著嘴說:

「他們不跟我玩兒。」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