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聽過最心酸的一句話是什麼?

問題描述:你聽過的最甜蜜的一句話是什麼?
, , ,
女先生:
我阿么96了,以前我們睡一張床的時候,她半夜突然翻了個身,說了一句「我怎麼還不死呢」

我每次去看她,她都覺得自己是拖累,說,「孩啊,奶一天天傻吃抹喝的,啥也不知道,哎,也不知道啥時候能死,怎麼還不死呢。拿這些東西得花多錢,哎奶啥也不知道,看不見聽不見的。」

我每次聽到都心酸得要哭出來。

昨天看了一個@英國那些事兒的微博,他發了一個這樣的消息

評論里很多人贊同,說是人有選擇自己死亡的權利,不能去選擇死是一件很悲催的事。

我想如果是我的父母親人,因為怕拖累我而選擇去死,我是絕對不會尊重他們的意願的,生而為彼此比死而解脫彼此要幸福多了,再難再沉重都是依靠和力量。


beloved:

那個晚上,

他突然拽住我的手,

緊緊攥著,

四周車輛橫行,

燈火通明,

我下意識的就將手往回縮,

掙脫了。

到家後,我沒有敢回頭看他,

心裡認為這始終是見不得光的行為。

可是瞬間我的眼淚就下來了,

那麼一句無力的話在我耳邊回蕩,

「你連在別人面前拉著我的手都不敢。你喜歡過我嗎?」

————————————————————————

那是我見過他最卑微的樣子,

高中三年,

我追了他兩年,只因為他在陽光下的一個耍帥的動作,

朝夕相處,死纏爛打,

他好像對我也有意,

在我假意戲謔,實意告白的情況下,

xxx,陪我一起回家吧。

xxx,我打籃球,幫我拿一下衣服。

xxx,你總是考倒數,怎麼這么笨,周末還求我幫你補課嗎?

他總是這樣,以為我說的話是玩笑,

不放在心上,

直到那天晚上我突然就強吻了他,

他沒躲,好像愣住了,

又好像一切都是理所當然 。

現在我還記得他的樣子,

落日餘暉,

xxx,你不可以高三最後兩個月待在我身邊,別喜歡別人好嗎?」

可是,我拒絕了,

那時的我很花心,喜歡上了別人。

我承認我很渣,但他現在也挺好的。

並沒有影響他的取向,

他現在很幸福,和喜歡的女生在一起。

終究往好的地方發展了。

——————————————————————

我追了他二十多天吧,

每個朋友都和我說,放棄吧,

異地,又是摩羯,況且你們還沒見過面,

我還是想見到你一天捧著手機打遊戲的樣子,

不想看著你為了他整天盯著微信,刷著動態,

那樣一點都不酷,

可是我就喜歡上他了,

因為他的身高,他的高情商,他眉眼中帶的笑,

有點嬰兒肥,

我使出了一切小套路,做了很多攻克摩羯座的功課,

我連他語音的親親都有了,偷偷收藏了。

可是我終於知道不喜歡就是不喜歡,

我沒贏過南牆,

我叫他把我刪了,他好像真的覺得煩了,

於是,刪掉了。

最後,我想我能回答那幾個問題了,

你說,你憑什麼說你喜歡我?我們都沒有見過面,

因為,感覺啊。因為我想在朋友面前炫耀你啊,因為說話的方式,你笑起來的聲音,你是我洗澡也要擦擦手回消息的人,你可以一下午不回復我,我就可以一下午守著你的對話框,和你發一大堆無聊的資訊,我口口聲聲說的喜歡可能微不足道,可是感覺騙不了人啊。就是喜歡。

你說,我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東西

可我現在知道你不喜歡吃的東西啊,你看,我隔著熒幕,都記著呢,你不喜歡吃榴槤。

最近我發現我不太關注你了,所以,你再問我,我喜歡你什麼,你喜歡吃什麼,用什麼,我可能再也回答不了了吧,也挺好的。

我不知道,是誰發明了我喜歡你這種人間疾苦,不過,到底,還是我贏了。


泉溪:
還是06年上大學的時候,老爸從老家陪我到學校,一路奔波。當天中午到校,陪我報名領生活用品送到宿舍安頓好,立刻返程。我心疼老爸一口水一口飯沒吃上,買了一袋麵包和一瓶礦泉水給他。很久之後放假回家,發現礦泉水還有大半瓶放在電視櫃里。我很好奇,問我老媽,老媽說:你爸帶回來就放在那裡沒再捨得喝,因為是女兒買的。當時淚崩。


九寨溝段子手:
好吧好吧,鴛鴦鍋


你好呀 管不著:

這句話中的每一個字
寫的時候都覺得沉重


Aorqu用戶:
城破,人亡。願來生再見


Aorqu用戶:
我以為我們會有一個家

——————————————————————
這是美國一高富帥對他來自中國的大學室友的真情流露。貼吧看到,兩位主人公家庭條件都非常優越,學習成績也很優秀。但中國的這位留學生,考慮到雙方都是家裡的獨子,沒法面對巨大的家庭壓力和社會敵意,即便美國的富家子弟為他脫胎換骨一改紈絝子弟的生活作風,即便他對這位美帝高富帥充滿好感,即便這位不懂中文的室友千里迢迢追到中國來找他,他還是拒絕了室友的告白。於是,便有了上面這句話。

我曾以為,經濟獨立了出櫃壓力會小一點,看到這個故事,心裡很不平靜。即便有錢是衡量成功的很大標准,但人們的道德底線還是像一個無情的緊箍咒一樣,死死地限制了我們。


止水:
那我只能說他們還沒有嘗到權力的真正滋味

《史迪威與美國在華經驗》一書寫道:幾位記者從延安回來,向蔣夫人贊揚延安人廉潔奉公、富於理想和獻身精神。宋美齡感觸良深,默默地凝視長江幾分鐘後回身,說出了她畢生最悲傷的一句話:如果你們講的有關他們的話是真的,那我只能說他們還沒有嘗到權力的真正滋味。


栩栩:
14年年初七的那天早上,天氣陰沉沉的下著雪沫子,我在院子中間踩雪玩兒,爸爸叫住我說:怎麼樣,好看么?
我抬頭看見他穿了那雙我剛給他買的寶藍色運動鞋,衣服也是新買的羽絨服。
我說:好看,也不想想那是誰給你買的。
爸爸得意的笑了笑接著說:我昨天晚上可是專門從頭到尾給收拾乾淨了,今天才把這些都換上的。
那是我在外工作兩年後第一次回家,也是第一次送爸爸東西同時也是最後一次,當時聽到這句話我當時忍不住的掉了眼淚。
後來爸爸去世的時候我沒來得及見他最後一面,後來家裡的親戚告訴我,當時送他去醫院時他還清醒著,他還堅持要穿那雙我送他的鞋再走。


Jesinai:
剛好昨晚在《奇葩說》里馬東說的:

你錯了,就因為心裡有這么多的苦,所以只需要一絲甜就夠了。
不完全復述,但大意即是如此。

所以大多數不那麼幸運,經歷過苦澀歲月的人更懂得珍惜別人的好。
所以,錦上添花沒什麼大不了,雪中送炭才更可貴

但還是有人即便曾經也經歷過這樣一個蛻變逆襲的艱難歷程,得到成功後還是會對那些像曾經的自己一樣青澀的新人指手畫腳,忘了自己當初那低聲下氣、可憐兮兮的模樣。


Aorqu用戶:

「我從來沒有愛過你,我和你在一起是因為你對我太好了,和你結婚是因為覺得和你談了戀愛就該對你負責,就該跟你結婚。」

結婚7年了。孩子都6歲了。你說這個?

這句話對婚姻中的妻子該是多麼大的傷害,把整個戀愛和婚姻的一切都全盤否定了。這樣的婚姻誰還要繼續呢。


匿名用戶:
最心酸的一句話,就是「挺羨慕那些從小被寵大的姑娘們。」
我和他龍鳳胎,只大他5分鐘。我在家排行老二,他是家裡唯一的男孩 很明顯 我家裡重男輕女。5歲那年,爸媽把我送人了由於我到了「新家」一直哭,不停的哭 後來人家受不了了 就把我送了回來。從此這件事情給我留下了陰影,我努力的做能讓爸媽開心的事,就是希望他們能夠多喜歡我一點,別把我送人。20年了,發現自己做的都是錯的,沒有用 他們還是不喜歡我,即使我孝順 懂事 主動做家務,還是受了那麼多的氣,在這個家裡沒有人能夠正眼看我一眼,甚至還被他們詛咒。心累了,明年大學就畢業了,只希望自己找工作離家遠點,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自由自在的活著。
最後願所有的姑娘,都能夠被歲月溫柔以待。
晚安


劉劉:
家頭沒得錢。你要靠自己哦

那時候我才8歲。
我爸30出頭給我說的這句話。


入世未深:
本人今年大四,畢業不準備回家,繼續考研未來三年可能也會外地求學。
家庭情況比較復雜
我母親和第一任丈夫生了我的哥哥,後面出車禍他第一個丈夫去世了,我的哥哥常年在北京,不回家,每月打錢,基本沒有感情。
然後我母親和第二任丈夫生了我,後來他第二任丈夫哦就是我爸,肝癌去世了。
然後一個人壓力實在太大我母親又找了第三任丈夫,沒想到是個壞人,把家裡的三十萬積蓄全部騙光了。
而後幾年母親狀況一直不好,索性我在大學就經濟獨立哥哥也結婚可以給母親打錢,她在家也能生活,只不過有些寂寞。
所以說兩個事
第一個事是大二那年過年
回家以後發現媽媽總是晚上睡覺不關燈
起初沒在意
後來就要開學的時候正好家裡交電費發現費用不少就隨口問我媽
「晚上睡覺怎麼不關燈啊你」
結果我媽聽了琢磨了一會兒跟我說
「家裡一個人也沒有,關燈的時候媽媽害怕」

第二個事
大三過年我哥哥接我和媽媽去北京過年
他在北京和嫂子以及嫂子的爸爸媽媽還有嫂子的侄子擠在一起
算是倒插門,日子不算寬松但也算過得去。
結婚以後我們從沒去過幾乎,那年過年我們在北京住了一星期。
回來以後我媽就一直說,你哥是不是說元宵節在讓我過去玩的,我怎麼記得他說了。
實際上哥哥早就嫌麻煩,畢竟家裡沒有地方住。
結果我正月15開學出去
正月16我接到我哥電話
媽媽想去北京看他,一個人買了火車票下車以後找不到人,渾身上下沒錢回家了。
哥哥請假過去給我媽買了回家的車票。

有時候我經常會想,如果我的爸爸沒有死,或者我媽第三個丈夫不是騙子,我們現在會不會還是其樂融融的一家。

因為我媽被騙錢這個事,我哥基本上和家裡斷絕關系。除了基本生活費一律不管。我媽也變的易怒暴躁,不過現在已經沒事了。可是家裡的關系基本恢復不了了。

但是我總還記得,我爸爸還沒去世的時候,我和我哥哥在客廳地板玩,我媽在電視機前頂著一頭剛燙好的捲髮讓我爸拿傻瓜相機給他拍照的時候。

那時候電視機里剛好在放趙薇,我媽媽很喜歡那張照片。


湯力:
有情皆孽,無人不冤


吉爾:


楊瘋瘋:

最肯忘卻古人詩,

最不屑一顧是相思。

守著愛怕人笑,

還怕人看清。


匿名用戶:
「我珍惜的,為什麼在別人那裡都不是寶貝了。」
他今天看了我的簽名發的消息。
我是一個努力想被家長喜歡的小朋友啊,誰又不是這樣呢。


超級小刀:
小時候有個暑假開學,我憂慮了半天,想到一個辦法,對我媽說:不如我們去走嘎嘎(外婆),給點壓歲錢,就有錢交學費了。我媽很心酸:三伏六月,要什麼壓歲錢…
多虧我是男,自己回老家對付一大族人,找阿公和叔叔打借條交學費。
前年阿公去世,孫兒只有我到了。
今年叔叔嫁女,奉子成婚,親戚沒到齊,我獨身前往,禮重驚人。
算回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