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聽過最心酸的一句話是什麼?

問題描述:你聽過的最甜蜜的一句話是什麼?
, , ,
張安辰:
昨晚想發朋友圈 內容是 有時候真羨慕那些甜甜的姑娘 軟軟糯糯地說句話 笑一笑 人心都能融化 我站在旁邊 被反襯得粗糙又堅硬 彷彿一瞬間長了滿臉絡腮胡”一直以來 我都是很強勢的存在 實在不敢表達自己的卑微和渺小
寫完這句 一個字一個字刪掉 關機

手動分割線
前天寫的 突然破百贊好激動
好多好看女孩子評論點贊啊咩哈哈
抱抱你們ԅ(≖‿≖ԅ)咩咩咩

新的分割線
這個問題是聽過的最心酸的話
所以呢這句話是我聽別人說的記下來…
不是原創
不過喜歡的話拿去發朋友圈微博都可以的
不用再問我啦


藍洋:

史鐵生,秋天的懷念

雙腿癱瘓以後,我的脾氣變得暴躁無常。望著望著窗外天上北歸的雁群,我會突然把面前的玻璃砸碎;聽著聽著李谷一甜美的歌聲,我會猛地把手邊的東西摔向四周的牆壁。母親這時就會悄悄地躲出去,在我看不見的地方偷偷地聽著我的動靜。當一切恢復沉寂時,她又悄悄地進來,眼邊紅紅的,看著我。「聽說北海的花兒都 開了,我推著你去走走。」她總是這么說。母親喜歡花,可自從我的腿癱瘓以後,她侍弄的那些花都死了。「不,我不去!」我狠命地捶打這兩條可恨的腿,喊著,「我可活什麼勁兒!」母親撲過來抓住我的手,忍住哭聲說:「咱娘兒倆在一塊兒,好好兒活,好好兒活……」
可我卻一直都不知道,她的病已經到了那步田地。後來妹妹告訴我,母親常常肝疼得整宿整宿翻來覆去地睡不了覺。
那天我又獨自坐在屋裡,看著窗外的樹葉「唰唰啦啦」地飄落。母親進來了,擋在窗前:「北海的菊花開了,我推著你去看看吧。」她憔悴的臉上現出央求般的神色。「什麼時候?」「你要是願意,就明天?」她說。我的回答已經讓她喜出望外了。「好吧,就明天。」我說。她高興得一會坐下,一會站起:「那就趕緊準備準備。」「哎呀,煩不煩?幾步路,有什麼好準備的!」她也笑了,坐在我身邊,絮絮叨叨地說著:「看完菊花,咱們就去『仿膳』,你小時候最愛吃那兒的豌豆黃兒。還記得那回我帶你去北海嗎?你偏說那楊樹花是毛毛蟲,跑著,一腳踩扁一個……」她忽然不說了。對於「跑」和「踩」一類的字眼,她比我還敏感。她又悄悄地出去了。

她出去了,就再也沒回來。

鄰居們把她抬上車時,她還在大口大口地吐著鮮血。我沒想到她已經病成那樣。看著三輪車遠去,也絕沒有想到那竟是永遠的訣別。

鄰居的小夥子背著我去看她的時候,她正艱難地呼吸著,像她那一生艱難的生活。別人告訴我,她昏迷前的最後一句話是:「我那個有病的兒子和我那個還未成年的女兒……」

又是秋天,妹妹推著我去北海看了菊花。黃色的花淡雅,白色的花高潔,紫紅色的花熱烈而深沉,潑潑灑灑,秋風中正開得爛漫。我懂得母親沒有說完的話。妹妹也懂。我倆在一塊兒,要好好兒活……


Aorqu用戶:

我在你身上看不到未來,我不知道我們以後會怎麼樣,我不想我以後的小孩子的生活過得沒有保障,買不起想買的東西,一切都要結結巴巴精打細算的過著。
我們都長大了,生活是現實的需要物質基礎的,我知道你對我很好,你從你的城市過來,你戒煙,你努力工作掙錢,但是生活和愛情不是只有好就夠了的,還需要穩定的基礎
這是之前她對我說的話,其實有時候也沒什麼好說的,生活畢竟是很現實啊,但是我還是很心酸很心酸。在我很喜歡很喜歡一個人的時候,卻在沒有足夠物質能力的年紀里,我想給她更好的生活,可以隨意買買買不去計較價格,可以不因哪裡買房買什麼房而擔憂壓力,不因工作工資太少而愁眉苦臉,可能是我不夠努力愛折騰,二十七八了,依然沒什麼成就。
雖然當時很心酸,但是我並不會因此就否定自己,應該更加努力的去做更好的自己,我越來越覺得,一個男人要擁有很多了才能擁有愛情,這樣對這個世界才有足夠的話語權,也許二十幾歲是最應該脫貧的年紀,而不是脫單。

願你談起感情都是溫暖,願你有愛情也有麵包,願你結婚是因為愛情,願你感情不將就,願你愛情不屈就,願你面對現實感覺無能為力或者無奈的時候少一些,我知道你會逐漸強大,少年。


匿名用戶:
出門到樓下超市買東西, 忽然聽到一個女孩子哭著打電話:「為什麼不接我的電話為什麼不理我?」
還以為又是個電話查崗的女朋友,走過她身邊時,聽到她帶著哭腔說:「你要說分手你就好好說啊,不要不接電話,別人會擔心你的安全知道嗎,你開車又愛走神,我好害怕你出事,分手就分啊你不要嚇我…」


煙鬼李牧風:
孩兒,這么大的醫院,這么多專家,花了恁多錢,吃了這么多葯,這一個咳嗽咋就治不好呢?——我媽生前對我說過的話。

直到去世,她都不知道她得的病,是肺癌,我也始終都不忍心告訴她。
在她患病確診前一年,家裡相繼有6位親友去世,其中一個乳腺癌、一個肝癌,再往前15年、23年,她有兩個叔叔死於肺癌。我當時判斷,她應該有可能知道自己的病不是我跟她說的肺炎,而且她國中畢業有文化認識字住院那麼久不可能琢磨不出來自己是什麼病,但是她始終沒有正面向我求證過。
我的直覺,她每次跟我說那番話的時候,都在心理崩潰邊緣,她希望我明確告訴她,不是癌症,可以治好!
車子一年多跑了四萬多公里,節假日都在醫院,每天工作忙完就去醫院,最低保證兩天去陪她一次,我知道,我是她唯一的兒子,她看到我,會很開心,更堅強。

最後一次住院,住了四個多月。醫院院長跟我的關系,科室主任知道,所以從住到第二個月以後,主任找我父親談過三四次,建議我們出院,因為在醫生看來,已經沒有治療的必要了。到第三個月的時候,主任專門又找我談,建議出院,很直白的告訴我,在這里住著沒有意義,錢一直花下去,人留不住,這個病在醫學上的平均生存期也就是六個月左右,她已經確診兩年了,我勸你們出院,是為你好。
我也只好跟醫生攤牌:一年半以前我就知道什麼結果了,但是她沒有放棄自己,我做兒子的怎麼能放棄?這樣維持下去,無非是花錢,可是如果因為錢而在她沒有放棄的時候把她放棄,我真的沒辦法面對自己,面對我的後半生。

一個多月後,她忽然說,我不想在這了,想回家住幾天。
我知道,她依然有著鋼鐵般的意志,因為她依然會對我兒子說,等阿么好了帶你去動物園看老虎。

回家以後,我從醫院租了氧氣瓶,每天24小時給她吸氧,每天做霧化,拉著醫生到家裡給她輸液。

無論多少病痛折磨,遇見多麼劇烈的癥狀,她依然堅強,直到去世前三天,每天還能啃完一隻大雞腿,讓我給她買水果。

去世當天中午,我老婆給她做了她想吃的酸湯面葉。她沒有吃,說,到晚上多吃點。

去世前一個小時,她還在問我老婆,醫生今天怎麼還沒來輸液?
讓她給醫生打電話。電話剛拿起來,醫生就來了。

直到去世,她始終沒有跟任何人交代過身後事。

她已經離世四個月了,每當想起這句話,我就會忍不住淚流滿面。


魏無稷:
「你要想退伍就退伍吧,我跟你爸都心疼你。」

我抱著手機哭成了傻逼。

當時拿著防彈衣正準備出警,媽媽來了電話。我隨便找了個理由著急掛電話。可能是媽媽太了解我了。她便說這句話。

忠孝自古不能兩全。

爸媽,對不起。


Dave:

“回家了沒?來看看阿么吧,阿么家也裝了無線。」

農村手機信號不好,連流量都用不了,所以越來越少去阿么家。家裡有無線,網速又好,又有電腦。所以回家之後一直呆在家裡,不出門。有時候回家半個月鄰居都不知道我已經回家了。

阿么年級大了,腿腳也不方便,父親總說你回家之後應該去阿么家看看她,讓她知道你回來了,她還給你攢了好多零食呢。

嘴裡應著,手裡的鍵盤仍然敲得噼里啪啦,一直到遊戲結束。才回過頭問了句,剛才你說什麼?

到了阿么家,阿么熱情地拿出許多零食,都是別人來看她的時候提著的禮品。好多東西都已經過期了,阿么眼神不好,也不知道去看保質期,總是固執的為我留著,高興地為我拆開包裝,遞到我的手裡,一邊問著瑣事,一邊熱情地問我要吃什麼。

我嘴裡應著,手裡手機的消息一個接一個,都是無聊的群消息,群里的人無聊扯著沒有營養的話題。

」卧槽,又沒網了。」我把手機摔在了炕上,「沒有無線的日子,好難熬。」

算了,回家。

「阿么,我先回家了,你不用做飯了,我先走了。」還沒等她說話,就已經跑了出去。

今年過年剛回家,阿么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回家了吧?來看看阿么吧,阿么家今年也裝了無線呢。」

剛接完電話,父親就告訴我,阿么還特地不讓我說,想讓我給你一個驚喜呢。

「這不, 你一回來,就給你打電話了。」

到了阿么家,阿么還像往常一樣熱情。像孩子一樣跟我說著家常。

忽然她停了一會兒,說:「阿么年級大了,腿腳不方便,手機也不會用, 每次你回來,我也是過了好幾天之後才知道,也不知道還能再活幾年。聽說你們都愛玩手機,阿么特地裝了什麼無線。阿么也不懂。孫子高興,阿么就高興。」

阿么還和以往笑眯眯地問我有沒有對象啊,什麼時候結婚啊,她還能不能抱上小孫子啊。往年的話一直在聽,今年聽得格外心疼。

牆上的相架上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她和阿公的黑白照片,衣架上阿么去世要穿的衣服早已經準備好了。

阿么還在不停地說,我的腦子里什麼也聽不進去了。

去年我一位特別親的阿么去世,過年回家看她的時候,她還笑著摸摸我的頭,說我還是這么瘦。和印象中一模一樣, 她坐在炕上,胳膊瘦的全是骨頭。一直下不了床,雙腿變成了黑色,像枯木一樣,拉著我的手,給我看,卻又怕嚇到我的樣子,我現在都記得。

世事無常,且行且珍惜。

印象中年輕能幹的父親,今年也已經年過半百了。

寫在最後,這句話,之前在網上看到過,但是真的發生的時候,我的心裡還是百感交集。寫的太亂了。

但是真心希望,回家之後再忙也能抽出時間去看看老人。


江左三郎:
2016.6.2
沒想到短短一天會得到這么多贊,首先謝謝大家的支持,也感謝大家給予我爸爸的誇獎。
評論太多,沒辦法一一回答了,在這里統一回復一下大家:
1、不好意思,我可能確實有點偏題了,我的回答不太像是「最心酸的一句話」,謝謝廣大Aorquer的批評指正!今後回答問題我會更加有針對性。
2、我爸爸確實是一個有擔當的好男人,這么多年耳濡目染,我親眼看見他是如何贍養老人,如何承擔起為人子女的責任,對阿公阿么包括外公外婆,也親眼見到是如何愛護他的妻子和他的兒子。潛移默化中我也學到了作為男人應該有的擔當。我整個大家庭的情況較普通人來說可能稍顯特殊,以後有相關合適的話題再跟廣大Aorquer分享。
3、關於大家對我舅舅的指責問題,因為本身他自家的家庭經濟狀況不咋好,他也確實是無能為力承擔太多的經濟責任,雖然我家的家庭條件也很一般,但還是稍稍好於舅舅家的。其實我舅舅心地還是非常好的,對我外公也是格外的孝順,當然更多的是精神上的。至於我媽媽的其他幾個姐妹,要麼是工作纏身,要麼是孩子還小,要麼是在其他城市定居,囿於各種各樣的客觀原因,都沒能像媽媽一樣承擔起更多的責任,但是我們整個大家庭還是非常團結和友愛。
4、昨天回答較為匆忙和簡潔,關於我媽媽照顧我外公的片段略顯蒼白不足,但其實這樣是想重點突出下爸爸。外公的病雖然不是肺癌,但也是幾種病混在一起,再加上年齡問題,治癒的可能性很小,在我家療養了將近4年後,還是在醫院與世長辭,最終是在我媽媽懷里斷氣的。醫生和護士都說要是沒有我媽媽幾年的精心照料,外公或許不會堅持這么久。後來跟我媽媽聊天,她說對於外公她沒有任何遺憾,盡到了為人子女的責任,雖然自己不是兒子,但也是外公外婆撫養成人的,生養之恩,養育之情不能忘。都說「久病床前無孝子」,我媽媽的言行給這句話有力地反擊。
5、爸媽的為人之道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我,將這個故事分享出來,也希望更多的人能受益。再次感謝大家給予的關注和支持!

2016.6.1
「你把20萬放在桌上,叫一聲爸爸,他不會回應你。「——我爸跟我媽說。

小時候因為身體不好,體弱多病,三天兩頭跑醫院,於是爸爸堅持讓媽媽放棄工作,專職照顧好我,於是媽媽從那一天開始成了全職太太,家裡幾乎所有的錢都是爸爸掙回來的。
國小六年級的時候,外公76歲,開始生病,到醫院檢查,醫生初步懷疑是肺癌,我永遠記得那一刻我媽哭得像個孩子。還好後來確診不是肺癌,只是肺氣腫。
外公外婆生了六個小孩,但只有一個兒子,我舅舅,條件也不咋好。
我家在一個三甲醫院附近,且因為我媽是全職太太,於是出於孝心將外公接到我家調養,也方便去醫院掛水,看醫生之類。
這樣一住就是三年。
每日三餐,不間斷的補品、高等食材,能想到的好的東西,我媽都給我外公買。
我那時候不太喜歡我外公,因為他一直咳嗽,從早到晚,屋子裡一直是他咳嗽的聲音,還會伴隨吐痰聲,可是我媽從來沒有嫌棄過外公,每次都用餐巾紙去接,給我外公按摩順氣,盡到了一個女兒最大的責任。
三年,花了很多錢,花了很多我爸爸掙回來的錢。
終於有一天,我媽再也忍不住,在我和爸爸的面前哭著說,她對不起我爸爸,我爸掙的錢花了太多在我外公身上。畢竟我外公是有兒子的,而且當年舅舅結婚的時候,我外公把所有的積蓄都拿出來給我舅舅買了房子,六個孩子,只給自己的兒子買了房子,女兒們什麼也沒有從外公那裡得到,甚至結婚的時候一個像樣的嫁妝都沒有。
我媽覺得心有愧疚,因為她覺得按照世俗常理,普通人的角度而言,我舅舅得到了我外公所有的財產,應該我舅舅承擔起大部分贍養的責任,現在反倒是一個啥都沒有得到的她來承擔,她雖然覺得自己作為女兒也應該承擔起這份責任,但是害怕我爸爸心裡會有刺,畢竟錢都是爸爸掙回來的,畢竟我阿公阿么都沒這么花過我爸爸掙的錢。
然後我爸爸就說出了我這輩子聽到的最感動的一段話:
「花錢沒什麼,錢還可以再掙,最重要爸爸還在世上,拿錢養著他,至少你現在叫一聲爸爸他還會回應你。要是不花這個錢,爸爸去了,你把省下來的20萬放在桌上,你叫一聲爸爸,他不會回應你。」

我媽再一次淚崩。一個女婿能說出這樣的話真的太難得。
我媽這么覺得,我也這么覺得。


真實故事計劃:

我遇到的第一名百草枯患者是在兒童醫院,一個十二歲的小姑娘。那年夏天她和表弟在河邊嬉戲,不知怎麼就掉下了河,最後男孩沒救過來,驚魂未定的女孩立刻面臨家長劈天蓋地的咒罵,「都是你害的」「你怎麼不去死」。當天女孩喝下了半瓶百草枯,她說「弟弟沒了,我償命給你們」,她在醫院住了不到一周走了。

百草枯是必死無疑的毒藥。我們做了一期百草枯的故事,一位醫生看到後告訴了我這個故事,女孩的那句話真的難受啊。這期故事的名字叫【百草枯中毒者的最後一面】,主要講述一對夫妻因拌嘴雙雙喝下百草枯自殺的事,喝下不久後,就後悔了,但只能坐等死亡。微信後台回復關鍵詞【百草枯】即可檢視。

微信公眾號:真實故事計劃(ID:zhenshigushi1)


丁春秋:
大概三年前吧
當年我真是個窮透的大學狗,可偏偏在那個時候和一個姑娘愛得死去活來。
一天晚上我倆看完電影回學校,9點了還沒吃飯。我倆身上只剩下沒多少錢了,只能在學校後門一家河粉攤吃炒河粉。
兩人,兩小份,我心裡十分難過,因為我知道她想吃對面的那家牛蛙。
可她絲毫沒表現出來,還吃得津津有味。我倆正聊著天,突然,她說了一句
我吃了炒河粉,還能吃根烤腸嗎?
我說,你先吃,我去買杯酸梅湯。背過身的那瞬間,我再也控制不住不爭氣的眼淚了


生非異:
我有次乘捷運,遇到一個大爺。
他正在下樓梯,手裡拎著兩袋子大閘蟹。樓梯上,或是站台,人並不是很多。
最後一層台階下來的時候,他的大閘蟹全散了,掉在了地上。我看見了,順便就幫他拾了一下。
等都撿起來,我也沒打算聽那些客套話什麼謝謝你啦,你人真好啊。
正準備走的時候,那個大爺對我說:

「我都沒有紙讓你擦手。」

盡管面對世界的善意,仍然如此惶恐。


七萬:
怨命吧,你命里沒那個。

我十五歲那年,考上了縣里最好的高中。

去問媽要上學的錢。

媽說:
「我一個女人家沒有錢,媽過的也不易啊。而且都說讀書沒有用,大學生也不值錢,還不如去學個手藝,你從小就聰明,學的快,學手藝就給工資了。早掙七八年,里外差多少錢?你怎麼就算不過來這個帳……」。

怎麼也說不明白,我哭了一夜。

第二天,我媽看見我腫著眼睛,心平氣和的坐下來說:
「別怨媽,也別怨你爸,怨命吧,你命里沒那個。」

怨命吧,你命里沒那個。

每當我想放縱自己的時候,我就會想起這句話,它能讓人冷,冷的馬上精神。

你知道背後空無一人的感覺嗎?

我又哭了半天。
哭到中午,吃了飯,我就找工作去了,我要在開學之前賺夠錢,最後沒賺夠。
爸給了我足夠的錢,高中三年,爸永遠都是要多少給多少,什麼都不問。

後來我高中畢業就給人做補習,一開始補國小生,後來補國中,沒有補習課就做銷售,沒有銷售就傳單。

我離家上學一分錢也沒問家裡要。我沒畢業,現在一年掙的錢,夠做一個體面的大學生。家裡這四五年的條件也有了非常大的改觀。

從來沒有怨過媽,也沒有怨過命。我怨恨貧窮,然後跟自己較勁。

有點忙但心安。
憑本事吃飯,憑能耐掙錢。
過的有尊嚴,想著去戰斗,而不是含淚跪舔。
想像一下,你脫了褲衩子跟貧窮貼身肉博,無數次被逼喝尿,但你最後吼叫著操翻了生活,那感覺太爽了。

感謝大家的鼓勵。
江湖深遠,萍水相逢,感念你們對一個陌生人的善意和祝福。

得努力生活啊,要相信,生活不僅眼前的小旅館,還有遠方的高粱地和刺激的更衣間。

我現在很好,跟父母關系也很融洽。
人都是很復雜的,就比如,媽不想讓我讀書花錢,卻一直在打工,想給我買一個大房子,留著結婚。炙熱與冷淡,堅強和懦弱,愛與不愛,從來都不是一道選擇題啊,這道題你得不到滿分的。

還有人說,也許多年以後你會發現,其實去學手藝才是一個有遠見的主意呢!
覺得很有道理啊,
但是這是我自己的選擇啊,成年人要為自己負責任。


丟丟快睡:
「我做的最大的一件錯事就是把你交給了你爸爸。」

我阿么說的,臨終前說的。
這世界上大概也就只有這個人,這種時候還心心念念想著我會過得不好。

我阿么有六個小孩,算上我姐姐孫輩有九個。
最疼的是我。

有一年過年,大年初一去阿么家拜年,明面上給每個小孩的紅包都一樣,然後偷偷把我拉到房間,又塞給我一百塊,跟我說「不要告訴別人哦」

還有一次,更小的時候,去阿么家玩,然後臨走的時候她說送我,走出了小區門口,走過了一個路口又一個路口,快到我家了,她說「你走吧,我就不送了」。然後我又走了好遠好遠,她一直站在那個電線桿下面,看著我,一直到我看不到了。

我去阿么家,她總會給我煮兩個荷包蛋,然後看我高高興興的吃掉,她真沒什麼好東西,也沒什麼錢,可是她是真心的對我好,盡她所能的對我好。

尤其是她走之後,交代把剩的錢分成七份,六個小孩一人一份,還有一份留給我。

這么一個枯瘦的老太太,真的是枯瘦,幾十年肺結核,眼窩深陷,長滿了棕褐色的老年斑,不過挺精神,明事理,特別講衛生,活的乾乾凈凈,井井有條,也幸虧我小時候是在她的身邊,不然跟我爸住肯定性格啊習慣啊都一團糟。夏天喜歡喝冰水,包的餃子特別好吃。挺嚴厲的,對別人有點嚴肅,但是其實是個很可愛很溫柔很善良的老太太。

很諷刺的是她剛走我還不覺得難過,看著靈堂的遺體,什麼感覺都沒有。送上山那天我要考試,我爸也瞞著我,我沒去。一直到第二年,才忽然覺得好難過,才發現自己真的沒有可以依靠的人了,我在家受了委屈也沒有人能夠幫我了,沒有那麼一個老太太會全心全意疼愛我了。一想起阿么就哭,今年有一段時間總是夜裡哭醒,還把室友嚇壞了。

我爸媽在我不到一歲的時候就離婚了,原因是我爸混蛋,賭博,脾氣差,強勢,固執。其實我現在還挺慶幸我媽和他離了婚,至少現在的叔叔對她好。我爸用盡手段拿到了我的撫養權,然後把我丟在阿么家,再然後就追到我後媽,和我後媽還有我姐姐(後媽的女兒)一起生活了。【excuse me?那把我搶過來做什麼??】
雖然我小時候長的丑(笑),幸好機靈,還挺討人喜歡,家裡阿么,姑姑叔叔都疼我,隔壁鄰居也都喜歡我。我爸爸只是偶爾會回來看我,畢竟他是有自己的生活的人嘛,沒有關系,可是我也有我自己的生活啊,為什麼要來打擾我。一到寒暑假,就拽著我去後媽家,不許不去,哭也要去,鬧也要去。小時候問我爸爸,我媽呢,我爸跟我說死掉了。【顆顆】現在想想,怎麼會有這么自私的爸爸呢。

後來因為我姐姐讀書,我爸他們搬到這邊,我爸爸就把我接走了。【也就是開頭我阿么把我交給我爸爸】
怎麼說呢,就是一種寄人籬下的感覺。而且我爸強勢,不許我平時出去玩,也不許在外面留宿。所以一直也沒什麼朋友。

有人強勢就有人懦弱,有人脾氣壞就有人隱忍,畢竟是她們所說的「一家人」,所以一直到現在,心裡建起了一道很高很高的牆。把自己和家人,和朋友,和陌生人,都隔開遠遠的距離。

唉,這個老太太,總是擔心我,擔心我受委屈,明明自己身體那麼差,還總想著我。可惜我還沒長大,她就離開我了。一想到她就哭,她才是我的軟肋,也是我的盔甲。

哭著寫完這個答案,只當是個紀念。

幸好生命里有你,讓我不會覺得我是獨自一人。


匿名用戶:

劉翔:跟腱斷的那刻,我感覺如釋重負。


魚二不二:
「對不起,兒子我們沒有錢給你做移植」
——————
這是我患白血病來,我媽媽對我說的一句話。那是第四個化療的時候,醫生說這個型號的病復發率很高,建議我們骨髓移植。然後我媽在聽完醫生的一番接受後,沉默了……那一大筆骨髓移植的費用並不是我這個家庭可以承擔的。有一天夜裡,我睡不著覺,一閉眼就在想如果復發,我死了怎麼辦!然後我媽看到我還不睡,還在玩手機,一直在嘮嘮叨叨。我就不耐煩了,我說我一閉眼腦子里就很亂,在想一些亂七八糟的,她問我我在想什麼,我沒說話,因為我知道如果說出去她心情也會不好,最後實在是受不了她嘮叨了,我說:「我怕病復發,然後治不好,就等死!」然後我媽安靜了,睡在陪護椅上,把頭側過去,哭了……她說了一句:「對不起兒子,沒有錢給你做移植」
是啊,我知道我不能去怨他們,可是我真的怕死,每次去貼吧,看那幾個帖子,後面蓋的樓都是「樓主走好」「願天堂沒有病痛」我特么不想這樣啊!他們為了我的病已經付出了太多,我記得有一句話:不要抱怨父母給你的不夠多,其實他們給你的已經是他們的所有了……
就算是為了父母的堅持我要努力活下去
——————
現在已經進入維持治療了,希望30%的概率可以發生在我身上吧!


奇奇怪:
我記得以前在一個特別特別繁華的小吃街 見過一對衣衫襤褸的流浪漢父子

兩人在比賽翻垃圾桶撿瓶子
父親對孩子說:
「比賽開始 看看誰今天撿的瓶子多」
說完兩個人就跑向不遠的一個垃圾桶..

瞬間淚目 即使日子再苦 也能快樂的活。


暗涌:
正值暑假,我買來本《硬派健身》,打算趁暑假鍛煉身體。

某晚,媽媽在收拾,我在看書。

正好讀到「人人都需要健身」的部分,便跟媽媽順口說了句,你也應該看看這個書,多鍛煉。

我媽輕嘆一聲:「我們應該的事情太多啦!」

說罷,便轉身又去忙家務了。

我愣在那裡。
————
看了這么多答案,我始終覺得,要問一個人,哪句話最為心酸,是需要加上一定背景的。

於我而言,我的父母錯過了太多能讓他們更好的事情。

這最讓我心酸。


沐浩秋:

上個月從學校回家的時候,路上口渴買了一瓶百歲山,沒喝完,還剩下半瓶帶回了家。

我把書包扔在床上,我媽過來看我,看見了我書包里別著的半瓶百歲山, 問我幾塊錢買的,我說三塊錢,她念叨著好貴,埋怨說忍著到家來喝水不就好了。

接著她像個小孩子一樣,擰開了瓶蓋,小心翼翼的喝了口水,咋了咂嘴,「電視上天天放,咋沒啥味道呢。」她自語道。

頓時心酸,我的媽媽養我養了十幾年,她和爸爸拼了命的供我和姐姐上學。賺的錢平時不敢花一分,而我向家裡要錢時,總囑咐我在外吃好,喝好 錢不夠就說。

前幾個月媽媽跟爸爸從老家探親回來,跟我聊到,老家挺好的,我和你爸還去了一趟城裡咧,都沒捨得吃飯,12塊錢一碗的餃子,一碗貴還吃不飽。聽到不勝心酸。

爸爸媽媽是農民,過著面朝黃土,背朝天的日子,雖然沒有多少文化,但仍是我眼中的蓋世英雄。

————更新線
評論區的戾氣太重了。

——2018年5月14號更新

實習工作一年了,昨天是母親節,工作繁忙當天批不出假期,今天周一回家啦。

等我回去做好吃的給你們吃啊!感謝這一年有你們的陪伴,有空常打個電話給家裡吧。

此致。

——更新

晚上燒的飯菜,嘿嘿,時間過得真快,過去一年了,我終於有能力照顧你們了。

Aorqu專欄·「海樓閣」- 歡迎關注https://zhuanlan.zhihu.com/c_113547070?utm_source=qq&utm_medium=social


一隻寂寞的狗:
學長大四畢業,一群人瘋瘋癲癲地喝了很多酒然後邀請我去KTV,可以帶人花費全他出。兩撥人在兩個包間,叫我過去純粹就是等他們這幫孫子醉了之後有個人給收屍。

他們專業一共十個男的,剛好兩個寢室。其中一個大四快畢業的時候因為車禍去世了。九個漢子舉著去世男生的遺像在一起扯著嗓子嚎兄弟抱一下。

「 兄弟抱一下,
說說你心裡話
說盡這些年你的委屈和滄桑變化
兄弟抱一下,
有淚你就流吧
流盡這些年深埋的辛酸和苦辣 」

後來學長拿著一個空酒瓶子,看著遺像說

「 從前共你,促膝把酒通宵都不夠!我有痛快過你有沒有!」

「小六子!你告訴哥,你有過嗎!」

心裡感覺被人狠狠打了一拳。

————————————————————

是啊,他們一定是最佳損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