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聽過最心酸的一句話是什麼?

問題描述:你聽過的最甜蜜的一句話是什麼?
, , ,
灑可姓王:
父親去年在廠子里打工,受傷了,股骨頸骨折,今年又檢查發現了下肢靜脈血栓。
上次國慶回家,躺在沙發上玩手機,父親坐在對面,又在說著那些好好學習之類的話。我聽的也煩了,心想著放個假還不讓我歇歇,你知不知道醫學生有多累啊?父親看我沒有搭理他,慢慢的說了一句,我這輩子算完了,家裡的未來就指望你了。。
聽完,感覺整個人都怔住了,感覺眼淚都快要出來了,我慌張的「恩」了一聲,快速跑到屋外,盡量不讓自己哭出來。那個下午,我自愧了好久。
「我這輩子算完了,家裡的未來就指望你了」。 我想,這應該是最令我心酸的一句話。


嶽麓山大王: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將抵達終點,而你將越活越長。


浮生若夢:
在愛情里最心塞的時刻,莫過於我滿是深情甚至亂了方寸,而你卻平靜如從未被攪過的池水。。。


匿名用戶:
「事到如今,還有什麼用」

我聯考前回家,輟學的弟弟也回到家幫忙收麥子,我暗地裡問他後悔了嗎?他說了這樣一句話跑開了。

「你以為我整天在幹什麼,我在擰螺絲啊」

喜歡玩豆瓣、寫作的弟弟看到我一篇自怨自艾的日誌,開導我里的一句話。

「要不然我哪有那麼多時間」

看到弟弟用一個播放軟體2.0速度播放電影時,我嘲笑他:「你這不是耍賴嗎?」他這么回答我。


魔魔:
《冰與火之歌》第四季第九集
不算是最心酸,但那一瞬間真的很悲傷。


范安之:
喜歡一個人,會卑微到塵埃里,然後開出花來。

——張愛玲

———————————我是分割線———————————

這句話是寫在張愛玲送給胡蘭成的照片背後的,原話是:”遇到他,她變得很低很低,低到塵埃里,但她心裡是喜歡的,從塵埃里開出花來。」


匿名用戶:

從別人口中得知 他成了別人的蓋世英雄。
要睡覺時,突然收到他的微信,慶祝我轉正,讓我一人在上海照顧好自己。
其實我兩個月前就轉正了,正值分開的時候吧,只是當初說轉正了就包養他,一句祝福話就尷尬地遲到了兩個月。
暫時沒辦法做到像舊時好友一起寒暄,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你太懂事了」,這句話,聽得多委屈。


江城小舟:
《當幸福來敲門》

男主角作為一名loser,內心獨白是這樣的,心酸。

作為求職者,他只能靠自嘲來捍衛最後一點尊嚴.心酸….

窮困潦倒到睡公共廁所了,但作為父親,他是這樣教育自己的孩子的。心酸…

歷經磨難,終於得到一份很多人夢寐以求的高薪工作,男主的表情是這樣的。心酸…

《阿甘正傳》

「我不聰明,但我知道什麼是愛。」 心酸

阿甘的媽媽身患絕症,她是這樣跟阿甘說的。心酸

《肖申克的救贖》

從銀行家到囚犯,在監獄,他是這樣說的。心酸…

《辛德勒的名單》

面對納粹的屠殺,他笑著這樣說的。心酸

散盡家財幫助了很多猶太人。作為一名德國人,他最後拿著一塊手錶這樣說的。心酸

未完待續


匿名用戶:
我記得有一位年過八旬的老人,一生坎坷。出生於豪門世家的他本應過上錦衣玉食的公子生活,但是貴族的氣質使他整個家族在民族危難來臨的時候毅然站在了時代的風口浪尖上。他的叔叔放棄了日寇許以的高官厚祿,離開繁華的淮揚,投奔安徽參加抗日組織慘遭日寇殺害,而作為他叔父的義子他也毅然投入到抗日的大軍中,天資過人的他居然在汪偽政權的心臟地區搞起了禁煙活動,奇蹟般的取得了成功。
轉眼到了內戰的動盪歲月,身為地下黨員的骨幹,他積極活躍在素有民主堡壘之稱的交大,掩護通知,穩定局勢,為上海的解放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建國後的他憑借滿腹經綸和過人的膽識一直站在時代的風口浪尖,國家要對工商業進行改造,他便成為上海市政府的代表去接受英商的肥皂廠,國家向蘇聯學習技術,他便憑藉著過人的語言天賦成為稀缺的留蘇學生,國家大辦一五計劃發展東北,他便毅然奔赴冰天雪地的長春擔任一汽集團的工程師。
從一機部到電子工業部,從上海到羅馬尼亞,他是這個時代的弄潮兒。
然而,到了退休年齡的他本應解甲歸田享受天倫之樂,可是變幻莫測的局勢再一次選擇了他。這一次,受命於敗軍之際 奉命於危難之間的他沒有抱怨什麼,只是低音了兩句詩「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他接手的時候,這是一個國防經費低於台灣,兄弟死黨紛紛完蛋,國際上圍堵封鎖大陸混亂不堪的一個弱國,而當他交出這份答卷的時候,這是一個已經將國民送上太空,擁有二代核動力潛艇和第三代戰機,gdp全球第二的強國。
他的繼任者曾經挽留他,出於對國家利益和周邊安全的考慮,他做出了妥協,在任期結束後又幹了一年零五個月。雖然他還身體硬朗,雖然他還精神矍鑠,但他明白這個世界終究是要要給年輕人的 。
2009年,已經退居幕後多年的他來到了自己年輕時候曾經奮斗過的一機部設計二院(現為中國聯合工程公司),曾經的老同事都已白髮蒼蒼,而一批新的面孔卻又在昭示這這個機構蓬勃的活力。他追憶往昔,回顧自己的一生,不禁感慨萬千,在場老少無不為之動容。題詞合影後,他與眾人一一告別,時光荏苒歲月蹉跎,正如王菲所唱:「有時候我會相信一切有盡頭,相聚離開都有時候,沒有什麼會永垂不朽。」新一代二院人已經接過了第一代二院人的火炬在向前奔跑,看到如今蓬勃發展的景象,他由衷的感到欣慰,他對在場的人說:


用戶不存在:
「活著,真對不起。」


Sabrina:
我沒關係,只是想聽聽你的聲音


言博:

人這輩子啊,沒球意思得!

1.夜深人靜時常想起的話

總有些夜深人靜無心睡眠的時刻,你會想起某人某時對你說過的某句話,甚至,只是隻言片語。

而我,曾經在無數個夜晚想起外公講的這句話。一遍一遍去回憶外公還留在我腦海中的記憶碎片。最後一次見外公,是2015年春節,假期結束返回上海前夕,我向躺在市醫院病床上的他告別。我拉著外公滿是褶皺的雙手,說,外公我明天一早就回上海了,等放假我再回來看您。

外公眯著雙眼,好像在看我,又好像在看其他地方,緩緩嘆了口氣,說:

我怕是撐不到那天咯,我死了你不要回來,該幹啥幹啥,人這輩子啊,沒球意思得!

2.一個平凡人的一生

2016年6月6日,外公的一生走到了盡頭,享年80歲。

接到外公去世消息的那瞬間,說不上什麼感覺,沒有悲痛到無可救藥不能自己。就好像聽到一個再普通不過的訊息,沒有任何錶情,好像已經預料到了這個結局,並且,內心深處可能還為外公感到解脫和高興。

與其痛苦地活著,不如坦然地死去。

我從小是在外公家長大,父母出外謀生,把我交託給外公照料。雖然膝下好幾個孫女孫子外孫,但因為我離得最近,所以有機會常聽外公絮叨,說起一些陳年舊事。外公的一生可能談不上精彩,但卻顯得特別真實。

外公做了一輩子老實巴交的農民。幾乎所有的能用在農民身上的贊美詞,都能在外公身上找到原型。淳樸,善良,勤懇等等等等。

在溫飽都無法解決,飢荒遍地的那個年代,食物短缺,餓殍遍野。和很多底層農民一樣,外公信奉「人多力量大」,於是一連生了十個孩子。存活下來的,如今只有我大舅,二舅,我媽排老三,然後六嬢,七舅,九嬢,滿(十)嬢。

聽我媽講,外婆在她還是小孩子,10來歲的時候就去世了。外公此後一人獨自撫養七個孩子,再沒娶妻。想想在那個年代,活在社會的最底層,每天掙扎在溫飽線上,能把七個孩子養大成人,有多麼不容易。

外公這一生,彷彿只是為了撫養後代,後代的後代而存在。

年輕的時候,想方設法養活自己生育的每一個孩子,為了吃飽穿暖而竭盡全力。漸漸的,子女出嫁的出嫁,娶妻的娶妻。由於各自家庭條件都不好,都要艱難謀生,於是外公存在的意義,便又成了幫助後代,撫養後代的後代。

從年紀最大的我開始,父母在我幼稚園 能走路上學的時候開始出門打工,常年陪伴我的,只有外公慈祥的臉。後來二舅家生了二胎,外公又擔負起撫養唯一的孫子的責任,再後來,七舅生了3胎,外公又接了過來。中間每年農忙的時候,還要去嫁出去的六嬢,九嬢,滿嬢家裡幫忙,收稻子,挖紅薯等等。

記憶中外公很早就開始駝背,抬頭紋很明顯,滿臉都是皺紋。小的時候喜歡順著外公的脊柱往下理,還笑嘻嘻的對外公說。外公你看你背都坨了。外公一笑,說人老了都會駝背,你老了也會這樣。直到多年後阿公離世,我才發現,原來並不是每個老人老去都會佝僂著身子。壓彎外公脊樑的,除了消逝的時光,還有不堪重負的生活。

可是對外公而言,這樣的負重已經深入骨髓,習以為常。反而是在我們孫輩人各自長大離家,求學工作,當外公真正閑下來的時候,突然顯得手足無措。從一個家庭的支柱,到那種不被需要的感覺越來越強,甚至最終成為一種負擔的時候,外公沒法表達,只是在偶爾對話中會自我調侃:

人老了,就沒用啦,還不如早點死,省得遭人煩。

從國中離開家鄉出門求學後,與外公的相聚的時間越來越少。我也不甚了解,是什麼樣的經歷和遭遇,讓外公有了這種強烈的失落和喪氣。只是偶爾從周圍親戚,鄰居的談話中,漸漸還原了外公真實的晚年生活。

3.養兒,真的可以防老嗎?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這樣一句話,說出了多少辛酸和無奈。而我親身經歷的外公家的這本經,簡直是無字天書。

自未曾謀面的外婆去世後,外公獨自擔負起一家人的生計。養活了三個兒子,四個女兒。那個年代走過來的人,能活命已經是老天爺給面子。所以,孩子雖然多,但也就只有我二舅有機會上到高中,其他大部分都是國小沒畢業便輟學務農了。由於普遍的文化貭素不高,所以家庭經濟條件都沒有太大改善。

大舅年輕的時候去學彈棉花,二舅高中畢業後學木匠,後來各自娶妻成家。外公把祖屋分成三份,抓鬮決定歸屬。從此大舅二舅自立門戶,外公則和當時還沒有成家的七舅生活在一起。物資稀缺的年代,這種簡單粗暴的分家方式顯然無法做到絕對公平,二舅媽對分家結果並不滿意。由此也為外公之後晚年的凄涼光景埋下了一顆苦澀的種子。

雖然是分家了,但因為祖屋連在一起。一大家子人也還是天天低頭不見抬頭見。在我寄宿在外公家的那幾年,外公身體硬朗,能挑能扛。生活雖然清貧,但也還算家庭和睦,其樂融融。

後來隨著經濟發展,改革開放,沿海部分城市稀缺大量廉價勞動力,而四川作為勞動力輸出大省,當時颳起的「打工潮」也席捲了我們那個偏僻的小鄉村。我的父母去了東莞一家電子廠,一工作十幾年;而二舅和二舅媽去了汕頭。家裡的孩子,也就是我和我表姐,以及後來的表弟,都是外公一手帶大。還好,大舅和大舅媽老實本分,一直在家務農。七舅生性頑劣而叛逆,讀書不好,後來跟街上一幫小混混走到了一起。年齡稍微大點,也出外去北海混生活。

之所以用混生活這樣的字眼,是因為七舅比較不爭氣。混了黑道撈偏門。後來身陷囹圄,連外公過世都無法得見最後一面。

在我的童年記憶中,周圍都是老人小孩,村裡的青壯年都去外地打工了。好在當時感知不深,周圍人都是這樣,也並沒有覺得有什麼奇怪。這個也是屬於時代的一種特色。而我,只是這個時代下絲毫不起眼的一個縮影。

很多年過去後,我長大成人,離川北上,去北京求學。光陰陸續從外公身邊帶走了我,表姐,表妹。這時候的外公身體已經大不如前,做不動了,甚至連走路都很吃力。於是,關於外公養老的現實問題,就擺在了三個舅舅眼前。在四川農村老家,真的是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女兒們負擔的養老責任比較有限,大部分的如外公一般年紀的老人,都流行吃「轉轉戶」,每個兒子家分別住上幾個月,輪流來照顧老人。

可是現實情況是,二舅和二舅媽在外打工,七舅還在裡面,七舅媽離婚後,獨自撫養兩個女兒。唯一能照顧外公的,也就是在農村老家務農的大舅和大舅媽。嫁出去的這些女兒,包括我媽在內,能盡的孝道也就是逢年過節給外公買點吃的穿的,給上幾百塊外公都沒法花出去的錢。

早些年外公還能自己做飯,自己照顧自己。所以一直是由大舅家照顧著,二舅和七舅則每年給出固定的費用給大舅代為照顧。漸漸外公老了,需要付出更多的耐心和細心去照顧。但表妹出嫁後,大舅在街上彈棉花,做棉被,大舅媽也進城打工。留下外公一個人,獨自在深山裡生活。大舅會用電飯煲做好一鍋米飯,把菜炒好,放冰箱,外公需要吃飯的時候,就自己從冰箱里拿出來放電飯煲里加熱。日子就這樣一天天的過去。

有時候,我自己一個人在上海,走在夜深人靜的回家路上,會覺得有些孤獨的時候,我會想起外公。一個人孤獨的坐在破敗的老屋屋檐下,一坐一整天。走不動,也沒人說話,唯一陪伴他的,是一隻不知道哪兒跑來的小野狗,就這樣,一個人老人,一條臟兮兮的小狗,從日出,坐到日落,從白天,坐到黑夜,一天一天數著日子,在煎熬中孤獨終老。

4.幾件切身經歷的事情

高中有次放歸宿假,回老家看外公。正好趕上外公三月一次的輪換。按理說,接下來三個月輪到七舅家照顧,可是當時七舅已經身陷囹圄,七舅媽帶著兩個女兒進城裡租了個門面做點小生意。因為經營不善正處於轉手的時期,還有十來天交接。於是七舅媽的意思是讓前面照顧的大舅代為多照顧十幾天。大舅家不答應,於是七舅媽又打電話給六嬢,央求六嬢接過去照顧半個月,然後七舅媽給錢。

最開始六嬢可能沒仔細考慮,就答應了。於是,我便在七舅媽家幫外公收拾好行李,準備送到六嬢家裡,然後返校。臨出門的時候突然接到六嬢打過來的電話,說家裡沒房間了,外公去沒地方住,讓我別送她家去。於是我就夾在中間不知道怎麼處理。

後來打電話給七舅媽商量,七舅媽想了半天。說,你先送到我媽那裡吧。讓我媽照顧幾天。我這邊盡快結束再把外公接回去。我想了想,也只能這樣。於是領著外公,去了七舅媽的母親,也就是外公的親家家裡。

七舅媽的母親,我也跟著表妹喊外婆,年齡比外公小幾歲,身體很健康。自己還在小鎮上開了個門店賣點副食。我領著外公去的時候,雖然外公沒說什麼,但其實我能感受到他心裡的難過。在我們農村老家鄉親的眼裡,你有兒有女,但是還要親家母照顧你,這個就是一個很傷面子的事情。可惜的是,這樣的事情,外公有感知,連我也有。只是當時在老家的大舅,六嬢他們是不是一樣也有這樣的感受。

後來,有年在上海結束掉自己創業的項目,回老家買房。那時候在外打工的父母也回老家,然後想著我們那一大家子人都在城裡,又是大過年的,準備把外公接到城裡熱熱鬧鬧過一個年。於是我媽又去找六嬢,滿嬢商量。決定把外公接到六嬢家過年。

看到這里可能有人會問,為什麼都要接到六嬢家,你媽呢?九嬢呢?滿嬢呢?二舅呢?你六嬢欠你們的每次有啥事就找她?可能這里需要根據各家的條件做個解釋。我父母一直在外打工,回家的時候,買的是期房,老家的房子年久失修,早已坍塌,連我回家,都是借住在七舅媽家裡。九嬢家在另外一個城市,平時不常得見。二舅和二舅媽那時候還在外打工,過年並未回家。外公這么多子女,也就是六嬢家庭條件最好,不僅僅在城裡早早買了房,還買了商鋪,開起了超市。整體條件,比我們其他家庭好出一大截。

這里當然不是說,你弱你有理。只是在這樣的條件下,都會習慣求助於條件更好的人。六嬢家房子大,有空房間,於是外公就接到了她們家。但是好景不長,外公因為小便失禁,尿在了沙發上,六嬢家裡人有意見,於是匆匆忙忙就把外公送回深山老家。

我那時候比較激動,就說,早知道如此,幹嘛要接過去,過完年馬上送走,還不如就讓外公在老家算了。要嘛不做,要做就做全。給了外公一個假象,再用現實狠狠戳碎。你們怎麼如此狠心。

可是我也就能說說。我能為外公做些什麼?逢年過節給點零花錢?還是長久的陪伴在側?前者外公不需要,後者我又做不到。於是只能裝著很開心的陪外公聊天,跟外公講外面的世界,說我的工作,生活。外公眯著眼睛,像是在聽,又像是沒聽。也並不插嘴,不接話。偶爾嘴巴蹦出一兩個字,我還聽不明白他在講什麼。

直到很久以後,我跟友人講起這個事情,友人一說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長久的與世隔絕,缺乏溝通交流,外公的語言能力已經退化,有可能他腦子里能接收到我的訊息,可是,嘴巴里卻無法給我任何反饋。

就好像,很多年前,七舅媽給了外公一部老舊的手機,我把我的號碼設置成7,我跟外公講,如果想我,就長按7,可是,我的手機里,屬於外公的鈴聲,就再也沒有響起。

後來年後返回上海,努力找工作,努力賺錢。新買的房子下來後,父親簡單裝修了下。之後過年把外公接到了新家裡。外公看著我們新家,笑眯眯地跟我說,這個新家就差一台「洗衣機」啦!我當時沒領會外公的意思,還立即就接,洗衣機沒多少錢,隨時買!

我媽大笑,罵我傻!對我說,你外公說你該娶媳婦兒啦!家裡缺個幫你洗衣服的人!我一時尷尬杵在那裡,外公拉著我的手,說不知道還能不能等到那天呢。我沒答話,心裡卻想:一定會的!

可是現實就是在你幸福的時候狠狠給你一巴掌,告訴你要好好珍惜擁有的一切。年初三外公突然腦溢血,癱倒在了我家。父親趕緊送到醫院搶救,好在沒大礙,可是也無法出院,只能住院靜養。我們輪流去醫院陪護。有天晚上,夜深人靜,病床上的外公突然想坐起來。於是我趕緊扶起外公,外公望著病房外的夜空發呆。間或跟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大多都是些模糊的絮叨。

可能人到老的時候,特別容易失望。外公說,這么活著不如死了乾淨,又說這輩子還沒有活夠,說以前吃不飽穿不暖的日子多幸福,說現在人有的吃有的穿反而不知足。

因為第二天我的假期就要結束,要返回上海工作。於是跟外公辭行。外公嘆了口氣,慢悠悠的說:我怕是撐不到那天咯,我死了你不要回來,該幹啥幹啥,人這輩子啊,沒球意思得!

也許,就好像我媽後來跟我說的,這是你外公迴光返照。外公在那個夜晚,思路顯得特別清晰。可能意識到自己熬不過去了,回顧這一輩子,發出的一聲感嘆!

回上海不久,還發生一件很詭異的事情。

有天正在上班,突然電話響了。接通後就聽電話那頭我媽焦急的聲音說,不好了,你外公貼身藏的1萬多塊錢不見了!仔細一問才知道。原來這些年,我們這些後輩回家看望外公的時候給的錢外公都沒用,全部用一個袋子裝起來,貼身藏著。那天外公突發腦溢血,送外公去醫院的時候收拾衣服發現了,還特別提醒外公要放好,醫院病房進出人多,稍微不注意就容易弄丟。

沒想到最終還是一語成讖。錢不見了,大家都非常著急。尤其是我爸,因為外公發病是在我們家,而送外公去醫院,一直陪床照顧的,也是我爸媽,錢丟了,大家都說不清楚。不知道這錢,到底是丟了,還是被自家人拿走了。那幾天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互相揣測,卻又不好意思主動提及。

我爸去問外公,到底錢是被偷了,還是他有安排給誰了。外公卻回答:沒了就沒了,不想了。似乎一點也不著急。但其實大家都清楚,如果真是被偷了,不太可能是這樣的表現。因為對外公這樣一個農村老人來講,攢錢特別難,這些錢,基本都是平時,逢年過節我們一百兩百的給他,慢慢攢起來的。一萬塊什麼概念?那基本就是外公可能近十年來的全部積蓄,他為自己存的棺材本!

外公的反常表現,讓大家都在猜疑,有親戚說,可能外公把錢給了大舅。因為三個兒子中,就大舅家裡條件稍微差點。但是大舅為人坦誠,如果是他拿了,他一定會說。可是大家都說沒有見到過錢。於是越來越說不清楚。二舅家表姐跟我商量這事兒,我就說不然報警吧,不是說正好找不到了嗎,讓警察來查個明白。

二姐也覺得大家都互相猜疑,到最後說不清楚,反而傷了和氣,也主張報警。於是我撥通了110報警。警察出警很快,去醫院盤問了具體的經過,然後著手調查。可惜後來,大舅二舅覺得家醜不宜外揚,加上外公一直不給積極應對。就撤銷了案件。所以直到現在,我們仍然不清楚,外公這一萬多棺材本,到底去哪兒了?

再後來,就是接到外公離去的消息。像是鬆了一口氣,掛在心裡的大石頭,終於落了下來。那一刻,我應該為外公的離去而感到傷心和不舍,但是我沒有,反而是一種說不出的如釋重負。

我沒有回去送別外公最後一程。因為我知道,活著的時候,外公從沒主動要求過什麼,更不可能期望死去後我們還為他做些什麼。而且,在老家農村,你會發現一個特別奇怪的現象,如果哪家辦喪事,你發現的,竟然不是身邊親人痛哭流涕悲痛欲裂,而是大家都湊在一起,像是一場盛大的節日狂歡,請道士做過場,請些低俗表演團隊吹拉彈唱,晝夜響徹情情愛愛的歌曲,隨著鄉村重金屬音樂,扭動怪異的肢體,跳一些低俗的舞蹈。

台下全是些似笑非笑的,麻木不仁的,縱情獵奇的臉,只有死去的親人,靜靜的躺在靈堂棺材裡,好像,活在另外一個世界。

5.外公給我們留下了什麼?

外公一生節儉,連最後的棺材本都不知去向,很顯然,物質方面遺產近乎於無。這里想說的,主要是精神財產。

因為從小跟在外公身邊的日子最長,所以一直也是聽著外公諄諄教誨長大。外公不喜歡年輕時候的父親,父親在他眼裡好吃懶做,而且抽煙賭博,常常因為這些事情跟母親打架。所以在我很小的時候,外公就經常念叨,做人要勤懇,要愛護家人,千萬不要賭博,還列舉了各種賭博害人家破人亡的事情給我聽,因此到現在,我對賭博還是有很大的抵觸,甚至,連雙色球都不買。對於任何涉及運氣成分的事情,一向都不予理睬。

外公這一生,從生到死,也不過就方寸之地。走得最遠的距離,還是七舅在北海的時候,接外公去玩了一趟。可能在外公的思想里,也根本從未意識到這樣的生活會有什麼不同。只是,從我的角度出發,會覺得索然無味而已。

這些年習慣一個人到處跑,我嘗過喀納斯河零下三十度極溫下還沒凍住的河水的冰涼;看過額濟納胡楊林被夕陽渲染成一片炸眼的金黃;聽過東極島荒無人煙海浪拍打懸崖發出的激蕩,聞過藏區春來花開,空氣中滿溢的芬芳。我總是想盡可能的去感受和觸摸更大的世界,去不斷探究人生的長度和寬度。因為我總是在想,如果有一天,當我老無所依,至少,我數著日升日落,星月沉淪的日子時,回想起我的這一生,不至於發出類似外公一樣的感慨。

臨近而立之年的這幾年,父母逼婚成了一種常態。有時候我媽會警告我還不結婚,以後無人養老之類的問題,我會拿外公的示例舉例,每當我這么一說,我媽便不再言語,慢慢的,也就不再管我個人問題。也許,我媽也想明白了,以前認為有兒有女就是福氣,現在看來,也未必如此。所以看開了,努力珍惜自己的每一天,怎麼開心怎麼過。

外公過世的時候,辦葬禮的錢是大舅二舅分攤的,也有可能把七舅那份也算了進去。只是先掛個帳罷了。 親戚在談論這件事的時候說大舅不會辦事兒。如果那年大家都回家過年的時候,為外公大辦一場80大壽,按照外公這么多年布下的人情,能收回好多好多禮錢,至少四五萬呢!可是大舅當時沒表態,於是便拖延了下來。誰知道外公還沒等到八十歲生日便離世,計劃好的壽禮,變成了葬禮。

不過你大舅二舅也不虧的,一個親戚說,這一場葬禮頂多兩萬塊,收回來的人親,按現在的行情,至少五萬,還能剩下萬把塊!

也許,這就是外公離去後,留下的唯一遺產了。

6.結局。

外公的故事,已經走到了結局。也許偶爾還會在親戚朋友聊天的時候提及,但無論對於我,還是其他人,都變成了難以觸摸的記憶。

我知道,寫完這篇文章後,也許再也不會講跟外公相關的一切。盡管我盡可能保持客觀中立的立場去記錄闡述所有發生的事情,但難免文字間會露出一些無奈和憤慨的情緒。

有時候會埋怨自己不夠強大,無法帶給外公一個更好的晚年生活;有時候會為外公的一生所不值,這大好世界,都還沒來得及好好看看,就匆匆而別。更多的時候,是在反思自己要走的路。要過的生活,和要愛的人。這些年越來越不願意在不重要的人身上浪費時間,越來越重視父母身體健康,越來越渴望成長,渴望賺錢。

只是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給父母一個幸福的晚年。

最後,希望大家都能多點時間陪陪家人,珍惜每一分和他們相處的時光,該愛敢恨,敢想敢做,都活出自己的精彩!


翊孞:
有出息了一定要回家看看

我媽臨走時電話中告訴我的
當時我還在老家 我媽在深圳 北大醫院 手臂因為癌細胞擴散 不願意在視訊聊天時讓我看到
跟我出門 非要戴帽子 因為化療掉光了頭發 我都會說 不要戴 不好看
那時候的我爸 買來一份炒粉 要分成兩頓吃 都要給我媽吃好的 賣房子賣車 把自己的店鋪盤出去 結果還是沒留住
那段時間的我爸 很像一個20歲的失戀的男生 我爸是在新疆當兵時認識我媽得 十幾年 一個37歲180身高的北方漢子 哭的站不起來 15年3月底清明節去新疆呼圖壁掃墓 在戈壁灘哭到失聲 那時候的我爸 整個人看起來像50歲 結果現在 他也快要50歲了
說什麼人生路都是定好的這種不切實際的話 記得多回家看看


Chris Veritas:
I see a beautiful city and a brilliant people rising from this abyss.
I see the lives for which I lay down my life, peaceful, useful, prosperous and happy.
I see that I hold a sanctuary in their hearts, and in the hearts of their descendants, generations hence.
It is a far, far better thing that I do, than I have ever done.
It is a far, far better rest that I go to than I have ever known.
黑暗騎士崛起蝙蝠俠的悼詞,來自狄更斯《雙城記》
最後兩句中文翻譯更加有感觸:
願我所貢獻的比我曾做過的要多得多,願我死後獲得的安詳比生前經歷的要多得多。


澡澡:
世間所有的愛都指向團聚,唯有父母的愛指向別離。


雷磊:
「今天挑選出了火化時要穿的衣物,都是所愛之人送的所愛之物。」 陸遙遙 在臨終前說的最後一句話。


Aorqu用戶:
追了你一輩子,這回總算走在你前頭啦


匿名用戶:
「等我病好了就跟你去南京」

那是我最好的朋友跟我說的最後一句話
我和她認識很久了
在高中的時候就跟她商量著畢業以後出去玩
兩個人糾結了很久決定先去南京。

就在高三那年她被查出了胃癌。
可她父母根本就沒有竭盡全力的救她
就是那樣 短短一個月就變成晚期
我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看她日漸消瘦。
原先還有100斤肉的她啊變得不足70斤的皮包骨。

我請假照顧她
每天她都會拉著我手跟我講 說她心好疼
我還要強忍著淚水給她講笑話
讓她能開心點。

有一天她狀態好了很多 我很開心
我以為她很快就會好的 她也這么以為的
然後就跟我說了那一句話
我說好 你好了我們就去。

然後我就給她去買飯
一回來她就走了
我不敢想像她走的時候是什麼樣
肯定很痛很絕望
才剛剛燃起來的希望就被永久摧毀

你說 這世界多殘忍啊
那些壞事做盡的人活得瀟灑自由
那些普普通通的人卻被世界拋棄
還沒來得及長大就已經遠去。

真的心酸特別心酸
一看見關於高中關於南京腦海里全都是她
酸到我這輩子都不想再看見這些字眼。


柚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