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聽過最心酸的一句話是什麼?

問題描述:你聽過的最甜蜜的一句話是什麼?
, , ,
喵小七:
生而為人,真是對不起


匿名用戶:


匿名用戶:
輕點磕,別磕疼了。

外公的葬禮上,按照風俗晚輩要對著遺像磕三個頭,我磕完第一個後,媽媽一隻手抹著眼淚,一隻手還騰出來慢慢地給我揉額頭。嘴裡帶著哭腔說著這句話。


謝祥祥:
星爺的電影《長江七號》里,小傑想買長江一號的電子狗玩具,對他爸爸說:「爸爸,你幫我買了我保證聽話,保證努力讀書。」星爺拉他走他直直的望著機器狗不走。商城的顧客漸漸圍上來對他倆指指點點。他爸爸只好打了他,拉他離開那裡。
~~~~~~~~~~~~~~~~~~~
那個時候我告訴自己,絕對不要我的原因而讓我兒子因為這樣的可笑的原因哭。


Aorqu用戶:
人生無常,沒什麼好可惜的了


吳曉璠:
「假若他日相逢,我將何以賀你?以眼淚,以沉默。」


王醫生:
大學時,她真的對我說:「你是個好人,但是我們只適合做朋友」。


藍綠:
1.人老了唯一的好處,就是可以失去的東西變少了。《哈爾的移動城堡》
2.大一第二學期開學臨走前,姥姥姥爺來我家。送他們到電梯口抱了姥姥一下。她看出我想什麼了,說我這老骨頭還能挺幾年呢。


麥小麥:
海鳥跟魚相愛,只是一場意外


韓昌黎:
曾經

在無頭里度過里無數日日夜夜,終於爆出了 流光
結果


張瀟瀾:
每一句話都會有特定的背景,才會讓我們產生心靈感應,這是我在Aorqu上看到最心酸心疼的話

PS:附圖來源 程浩 Aorqu

非常喜歡這個曾經給我們帶來無窮正能量的孩子


莫憂思:
看韓劇《需要浪漫3》
女主被人甩了照常吃了甜品,照常吃完了甜品,照常上班,一切都很瀟灑。
直到在小酒館喝醉,都不願意承認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她對男主說:
「這世界上根本不會有人愛我,但是這又怎麼樣,我不在乎!「
在那一刻起碼我被擊中了。


JAN ZH:
這學期基本一周多點才打電話回家,以前都是隔兩三天就一通的,原因很多。
有次打電話回家,老爸接的,我跟他說完我的事之後他沒什麼話要說,兩邊都時不時在沉默,我怕冷場就隨便說一下,「咦,咁難得打次電話翻離都無野講嘎,講下你地平時有咩事發生都好嘛」。
第二天,老媽很難得很難得主動打電話給我,沒記錯是大學第二次。她跟我扯我的社會實踐啊考試啊之類的,之後才說,「你老爸琴日同你傾完電話之後好擔心啊,成日個心都唔安樂,佢同我講
『你知我份人唔識傾計噶啦,哎都唔知同個女講咩好,你拿拿林打個電話比個女同佢傾下計啦。』」
聽完想哭。
感覺,隨隨便便的一句話,竟然給那麼在意我的老爸,帶來那麼多那麼多的煩惱。好慚愧。


Aorqu用戶:
09年烏魯木齊打砸搶燒暴力犯罪事件之後,有傳言說國家會給受害者家屬補償20W。一個剛好路過的拾荒老婆婆說:「要是把我砍死了就好了。」然後拉著小孫子漸漸走遠了。
很久之前看到的了,但一直記憶深刻。


小受護醬QAQ:
“我有男朋友了,請你不要發關於我的說說了”

然而當時我也有男朋友


祥崽大魔王:
認命好啊,認命不用多想。


晏大仙:
讀書的時候,戶口遷去外地學校了,接近畢業的時候,家母病逝了,因為死亡證的問題去了派出所,然後警察問我」你怎麼證明你是她女兒「。


Aorqu用戶:
我十歲的時候父母去了廣東,那年我弟弟一歲,他們在我十六歲那年回來的。
直到現在我都講不清楚那幾年我是怎麼處理和理解這件事情的。當然在十歲之前的生活從某種層面上來講,我可能也不是過得很好。
就是因為窮。
我會走路之後因為父母太忙沒時間照顧我,阿么又生病沒辦法照顧我,就把我寄養在親戚家裡,蠻長一段時間吧,大概一兩年。所謂寄養就是一個月給一袋面一桶油幾塊錢,然後我父母一周過來見我一次。我算運氣不太好的,那家人經常打我不給我東西吃,也不按照季節給我穿衣服,經常看到我夏天穿得很多冬天穿得很少什麼(我奶和我講的,據說是別人告訴他的)後來被別人看到這家人經常打我,就告訴我了我父母,他們就把我接回了家。還好那個時候大概是四五歲,我們那個地方有了一個照顧小朋友的託兒所,他們就把我送到了那裡。他們太忙了,沒有時間接送我,就是我自己上下學,那時社會的治安真好啊,我也沒逃過學。那時父母忙到中午沒時間吃飯,我阿么就把每天中午的飯菜做好,我中午的時候會先去阿么家拿她做好的飯菜給我爸我媽,大家一起吃完,然後我去上學。直到六歲的時候,我父母發現他們實在是沒有時間照顧我,阿么的身體狀況好一點了,就把我送到了阿么家裡讓阿么照顧我,直到我十六歲。

我弟弟跟我也差不多,我媽媽去廣東的時候帶著我弟弟的,後來因為他水土不服經常生病,第二年就把他送回來了。然後寄養在我阿么的妹妹家裡,直到我弟弟可以上學。直到我弟弟上學,我父母還沒有回來那幾年,是寄養在我爸爸的嫂子那裡。他比我運氣好的地方在於,「收養」他的家庭都很疼他,我弟弟得到了很多人的呵護。

現在我以成年人的眼光能去想明白這件事情,並且能控制那幾年的生活不對我現在的情緒和精神造成影響,但是我不懂我弟弟能不能做到。十六歲那年我父母從廣東回來了,那邊的生意都不做了,回家鄉重新做,具體因為什麼我也沒問過,但是我知道因為那六年我的生活確實是有發生一些變化的,在物質層面,不過不是大家想的那種什麼翻天覆地的變化,只是從勉強溫飽到小康而已,比如在我印象中在六歲前我都沒有穿過新衣服,但是現在我可以隨意地買新衣服了,想要的東西基本都可以得到。

十六歲我父母回來那年,我得了非常嚴重抑鬱。積壓了多少年的負面情緒一下子在一個人身上爆發出來,我為此休學了小半年。為了能治好抑鬱我父母和我自己都花了很多的金錢和精力,這是他們第一次感覺到這件事對我是有影響的吧,也是從那段時間我開始感受到,他們開始了一些反思。餘下來三年的時間,我都在和抑鬱抗爭,直到我上了大學之後,癥狀才開始慢慢消減,直到現在能被我控製得很好。在很多很窮的人眼裡,孩子是並不需要尊重的,他們像一個物品一樣,可以被隨意支配,直到某件事情讓他們感受到他們做這件事是有代價的。對我爸爸來說,就是我抑鬱這件事以及我堅決要報考離家很遠的學校。

我弟弟也是如此,他現在還在青春期,但是在我的印象里,他一直都是在用自己的整個人生和這樣的家庭抗爭。從很小的時候開始他就是老師眼裡標準的壞學生,我父母當時從廣東回來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那種「我們再不回來管教孩子,孩子這一生可能就完了」的想法一直影響著我爸。還好我弟弟樂觀開朗,還好我爸爸特別懂得反思,現在弟弟很乖,他都有點忘記很小的時候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我父母回來時他才七歲,這幾年他被我爸爸教的很好。

我們家四個人從來沒有聊過那六年的生活,一直都是在逃避,因為對整個家庭的影響太大了。幾年過年的時候,曾經「收養」弟弟的那個我阿么的妹妹的丈夫住院了,我們開車去醫院看他。在路上的時候我爸爸一直都在說,這家人對我家有恩,我們不能忘了他們家人對我們的恩情,以後就算他和我媽不在了我和弟弟也要和他家人經常走動。最後他就聊到了那幾年的一些事情,大概是一些感慨的話吧,最後他說了一句:為了那幾年,為了賺錢付出的代價實在是太大了。

他說完之後我媽輕輕地嘆了口氣,讓我相信他們兩個人是聊過這個事情的,這應該是他們兩個人的態度,而我聽到這句話的反應大概就是差一點飆淚吧,但是我忍住了,我覺得過去的事情,我也從中獲利了,實在沒必要為它哭。

我不知道他們有沒有後悔過,大概就是錢和家庭的選擇。我曾經想過,一家人在一起開開心心的,但是卻很窮的生活,是不是我想要的,也許我也不會很開心吧,貧家夫妻百事哀,一家人都很窮,想必我心裡也會對父母充滿怨恨。很多人都說怪自己沒有一個「好爸爸」,不能為自己安排一切,但是某一代的不用那麼費力地去生活,永遠是用某一代拼了老命去努力換來的,當然也是以家庭為代價。

他們用他們的整個人生教會我不要懶惰,要積極地去生活,要努力地生活,不要好逸惡勞,不要鋪張浪費,不要驕傲自滿。也教會我在努力的時候給家一點時間,給自己一點時間。爸爸已經快要半百的人了,他的一生沒有辦法重來了,他的選擇就是犧牲我和我弟弟的童年為代價,去改變整個家庭的命運。他後悔也沒辦法,他也許會用整個後半生去彌補自己的前半生(他自己本能會這么做),而我也許會用一生的時間去彌補自己的童年缺失的親情。

我也曾經想過,我的童年是不是幸福的,我的家人是不是幸福的,還好我們都是自由的。他們給了我極大的自由讓我去做我自己的選擇,他們的人生也是開放式的,是自由的,總的來說從某種層面來講,我的童年只是缺失了一小部分親情而已,其他的都很幸福,誰又沒有缺失過什麼呢?

為了賺錢,一家四口,甚至加上我阿么家裡的兩口,六口人都付出了太多的代價。有很多家庭都像我們一樣吧,我覺得我家算是很好的了,父母開明,而且家裡運氣好賺到了錢,阿公阿么收入穩定而且很理解兒女。過去的種種心酸,都只在那句「為了那幾年,為了賺錢,付出的代價實在是太大了。」而已。


匿名用戶:
「兒子是我在這個世上唯一有血緣關系的親人,你能不能別和我爭?」
「你留著和法官說吧…」
離婚時面對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感情沒了,財產沒了,工作沒了,連兒子也差點保不住…
「我是你親姐姐,爸爸媽媽一直惦記著你,終於找到你了…你過得好么?」
「以後別聯系我了,我過得挺好的…」
在被窩里哭了整整一夜,其實我很想說:我過得…不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