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聽過最心酸的一句話是什麼?

問題描述:你聽過的最甜蜜的一句話是什麼?
, , ,
匿名用戶:
「如果你弟弟先生出來還會有你?」

父母重男輕女,很小的時候就讓我做很多的事情,我年紀小還不懂得這是差別對待,天真的問我的媽媽:「為什麼只讓我做事情不讓我弟弟做事情?」
媽媽說,你比他大,就應該做事情。
我嘆了口氣,說:「要是我弟弟先生出來就好了。」
我的媽媽輕蔑的看了我一眼,對我說。
「如果你弟弟先生出來還會有你嗎?」

想起周防李四那句話,我拼了命地不想死,醒了卻發現你嫌我活著礙事。


囍歡:
就家裡經歷了一些事情 也算是天災人禍吧
再加上遇到了很不講理的人

把我爸爸原本的性子很強勢磨的更沒稜角了
就剛剛我爸在家裡的小群里發了他的晚餐
(我和媽媽去外婆家看外婆了)
(也不是虧待或者窮之類的 就是我們家不論誰只要一個人在家就會吃的很簡單可能是懶得弄吧哈哈)
爸爸這一句 很難等到了
真的很沒有滋味 生活讓我的大英雄變成了隨遇而安的樣子 還想再為這個家折騰起些浪花卻被打磨的沒了力氣
可我還年輕 雖然對生活的積極不多甚至說是喪氣滿滿 我會努力的 我愛你


華潤特點:

哎。

想到老婆對我說:嫁給你我不後悔

我就心酸。


草莓味的四毛二:
有個開婚紗店的女老闆說
她看到那麼多來試婚紗的姑娘
打開簾子的那一刻
沒有一個男生會驚喜發出哇的聲音

平淡生活里的刺。


籬笆外的貓:
我閨蜜對我說起之前追她的一個男孩子,在微信上跟她聊天,說去修車,從某區打車到某某區,
我閨蜜無比惆悵的對我說:明明可以坐捷運,非要打車,剛開始我以為他是有病,後來發現他只是有錢……


匿名用戶:
你們倆真的不能在一起了嗎?阿姨還有我們其他人都特別喜歡你,要是做不成兒媳婦,你能不能做阿姨的乾女兒啊?

分手兩年後前男友的媽媽還是這樣對我說。很心酸,我和前男友已無多大聯系,他的家人卻總是隔段時間就會關心我一下。
不去計較我和他之間的對錯,能碰到這樣的家人是我的福分,也是我沒有福氣。


亞門:
那時候和她還沒有結婚領證,她媽媽癌症晚期兩個月後去世。我陪著她從醫院太平間出來,站在醫院門口她擦了擦眼淚喃喃自語道:我沒有媽媽了。


洞察-坤:

「 謝謝啊!我現在在躲雨」

今天美的的安裝師傅來給我安裝洗衣機,一開始安裝好後他就走了。去給下一家安裝了,但我使用的時候發現又漏水很嚴重。只好打電話麻煩他再跑一趟,師傅人很好的。感覺他很像達叔電影里演的那種角色,有些潦倒糟蹋的中年大叔。生活的處境也可能並不好,但永遠對生活保持著一份熱愛、對身邊接觸到的人永遠也保持著真誠!就好像一開始他給我安裝的時候看我的房間很亂,然後他就問我「你是不是單身漢啊」態度友好、語氣詼諧!我當然也笑著回答是,師傅說「我們那時候也是單身漢,衣服也是沒人洗,就找那些單身的女同志幫忙洗一洗」然後我就搶著回答「洗著洗著就洗成一家人了」然後我兩都忍不住的笑了!

給他打電話的時候他回復我說他在給另一家修,修完就來幫我解決。我自然是回答「好的,希望師傅你快點,我一會出去有點事」因為剛回家,所有的東西也是剛剛整理好了,房子也是剛租,很多東西也是剛添置的,還準備去配個備用的鑰匙等等!然後我打玩電話不久外面就開始下雨了,下得不小。我就想我自己能不能修,好像看他弄的也很簡直。漏水也不是什麼很難解決的事情,我就自己拿工具試了試。把洗衣機進水口那再扭緊了點果然就不漏了,於是我趕緊給師傅打電話說我已經自己解決了,讓他不用過來了。然後他就用很感激的口氣說了這么一句話「謝謝啊!我現在在躲雨」真的我以為自己以後除了長輩去世外都不會再流淚的大男人,聽到這句話眼淚怎麼也忍不住。渾身發抖,直接就忍不住的哭出了聲!自己就躲在小廚房裡看著窗戶外面的雨哭,哭的完全止不住眼淚,也完全不再想自己是個男人不該哭這種問題。如果你覺得這個話沒什麼特別的話?不知道你有沒有過一種無助的感覺?好像小孩子找不到媽媽、好像堅持了很久付出了很多最後卻一無所獲、又像功夫里的小男孩小女孩被欺負後聽到的那句

而且很嘲諷的是我剛哭不久出太陽了,而且雨沒有停。雨在下、太陽也一樣放射它的光芒!

我不知道是為什麼?但我真的好恨」恨這老天為什麼要捉弄這樣的人,很我們為什麼還有人要遭受這樣的苦難,恨我自己沒有能力不能幫助更多的人」


小十七:
爸爸坐在小馬紮上
點著煙
星星點點

嘆了口氣
「妮,爸這輩子沒本事」


懶咩咩:
我離開了就離開唄,你們就當從沒有這個人存在過就好了,少了我地球還是會轉,一天還是24小時。
————————————————————————
你不能死,你死掉了,我的世界就不會轉了,我的一天就不只24小時了,可能會很長很長。
————————————————————————
好像一點也不心酸,可是在當時那個情景里,我內心覺得虧欠了別人好多。
兩句話都是我說的,第一句想永遠離開,和最依賴的人道別;第二句我最在意的人想永遠離開,我不想看不到他。


大同李森:
任賊分裂朕屍,勿傷百姓一人。
一一一一崇禎皇帝


水粉搖滾:

「丫頭,我回家了,他們不要我,嫌我有病」

13年的時候爸爸雙腳突然水腫,去醫院檢查說是慢性腎衰竭。這病也治不好,只能保養,穩定病情。但是爸爸之前一直是我們家的經濟支柱。他生病了,家裡大大小小的開支就全部壓在媽媽一個人肩上了。
去年上半年吧,爸爸病情稍微恢復一點點,就又掙扎著去北京上班,想著多多少少掙點錢。我星期一打電話他還很開心的告訴我他到北京了,媽媽終於可以稍微輕松一點。
星期二我沒給他打電話。
星期三電話一接通,他就告訴我說
「丫頭,我回家了,他們不要我,嫌我有病」
我沒有辦法用語言描述我當時那種感覺,就是覺得心狠狠地揪了一下,難過得簡直快要窒息。我從來沒有想過,對我來說就像是天一樣的爸爸有一天會變成這樣。他話裡面的無力感真的讓我恨不得生病那個人的是我。

這條答案是去年寫的,剛剛無意中翻到。

爸爸在上個月去世了,真的好想他,不知道跟誰講,心裡憋得慌。

這個答案沒什麼人看,也好。

可以說出我的想念,也可以不被別人發現。


王二狗:
「刪我之前能跟我說一聲嗎」
剛才突然發現自己被大學同班的一個女同學刪了,突然想起這句話,就很難受


sawasarki:
無人問我粥可溫,無人與我立黃昏


蘇燃燃:
「我坐在門前石頭階上想你的時候…..只有月亮經過。」


數學是我男盆油:
剛在空間動態看到,拿給朋友看,每個人都嘆了一口氣。
短短兩句話,沒有故事內容。
但是竟覺自己也嘗過其中幾分滋味。


賈延禎:
看過的應該明白這句話的地位


馬克先生:

我也喜歡過你。


叫我博文就好了:
白夜行最後一句話
「她一次都沒有回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