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聽過的最好的比喻是什麼?

問題描述:女人就像打火機,男人就像是煙灰缸。再好的煙灰缸也沒有人願意帶出門吧。
, ,
匿名用戶:

我迄今為止見過最妙的一個比喻出自《光榮與夢想》。那是在講到杜魯門與工會領導人劉易斯鬥爭的時候,他以自己的威信孤注一擲,最終贏得了勝利,他覺得自己當了名副其實的總統,第一次走出了羅斯福的陰影,感到非常的高興。這時候曼徹斯特引用了杜魯門一個助手的話來形容他當時的得意之情:「他大搖大擺回到白宮時,你甚至可以聽到他的兩顆睾丸碰得叮噹響。」——摘自王老闆文章《給我一個比喻》


徐燦賓:

喬布斯遇見一名同性戀者,他很好奇他們看到正妹的感覺,他回答說「就像你見到一匹很漂亮的馬,你會欣賞和喜歡它,但不會想和它上床。」


Busch:

說個暗喻:
Squeeze my lemon till juice run down my legs.
粗鄙的譯作:擠弄俺的檸檬,直到汁液順著俺的雙腿流下來啊,流下來!

這是藍調前輩Robert Johnson在他的Travelling Riverside Blues(現在已經是一首Blues standard了)的一句歌詞,當時聽到時笑到了肚子疼。很久沒有這么一句讓我初聽時驚艷,之後回味悠長的歌詞了。
齊柏林飛艇之後創作了The Lemon Song,專門向這句歌詞和傳奇的Robert Johnson致敬。Robert Johnson自己也是用生命在擠檸檬汁,他是著名的「27歲俱樂部(27 Club)」的成員,據說在他27歲一個炎熱的酷暑,他去一個小鎮演出,和一個已婚少婦眉來眼去不亦樂乎,少婦的老公嫉妒到眼紅,於是在威士忌里下了毒,Robert喝了之後就駕鶴西去了。
時到今日,我的微信、陌陌等一干約炮App的簽名還是用這句極富畫面感和幽默感的暗喻。

早期的藍調音樂是座比喻的金礦,有無數雋永的比喻至今惠澤著詞人和作家們。


Aorqu用戶:

遠離燈光的腹部和腰部上的白皙和豐潤,像是溢滿在大盆里的牛奶,凹陷下去的肚臍顯得格外清新,恰如被一顆雨滴猛然洞穿而過的新鮮的痕跡。

三島由紀夫 《憂國》


負二:

懷孕的感覺,就像膀胱上停了一輛推土機。


Aorqu用戶:

我淋過最大的雨,是你在烈日下的不回頭。


周斯澤:

「RSS是什麼阿」

「一種聚合技術,支持這個技術的網站可以把每天的文章更新推給你,省去你去原網站逐個翻閱」

「你就是我的RSS」

曾經 校內網 一個學姐給我的留言。


孟卓拉姆:

大一同學,漢語不好,又急著說家鄉草原的冬天,於是說:"草睡著了。"


飛行少女阿若:

「我要在你身上做,春天對櫻桃樹做的事情。」—聶魯達

“I want to do to you what spring does to a cherrybloosm tree.”

and

《我喜歡的你是寂靜的》聶魯達
我喜歡你是寂靜的,彷彿你消失了一樣,
你從遠處聆聽我,我的聲音卻無法觸及你。
好像你的雙眼已經飛離去,如同一個吻,封緘了你的嘴。
如同所有的事物充滿了我的靈魂,
你從所有的事物中浮現,充滿了我的靈魂。
你像我的靈魂,一隻夢的蝴蝶。你如同憂郁這個詞。
我喜歡你是寂靜的,好像你已遠去。
你聽起來像在悲嘆,,一隻如鴿悲鳴的蝴蝶。
你從遠處聽見我,我的聲音無法觸及你:
讓我在你的沉默中安靜無聲。
並且讓我借你的沉默與你說話,
你的沉默明亮如燈,簡單如指環,
你就像黑夜,擁有寂寞與群星。
你的沉默就是星星的沉默,遙遠而明亮。
我喜歡你是寂靜的,彷彿你消失了一樣,
遙遠而且哀傷,彷彿你已經死了。
彼時,一個字,一個微笑,已經足夠。
而我會覺得幸福,因那不是真的而覺得幸福。


Calon: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阿城在《常識與通識》中說:青春就是這樣,像小獸一樣瘋瘋癲癲的。


王子冠:

『夜晚一次又一次地到達我這里,讓我懷疑自己是宇宙的計時工具。』

看這句話的感覺就像在看一本美好的兒童繪本。


Chocolater:

很多。想起來這么一句,葉三寫孤單:雕一塊石頭成另一塊石頭,輕輕放入石頭堆里。


琉森:

《愛如半夜汽笛》——– 村上春樹
女孩問男孩:「你喜歡我喜歡到什麼程度?」
少年想了想,用沉靜的聲音說:「半夜汽笛那個程度。」
少女默默地等待下文—裡面肯定有什麼故事。
「一次,半夜突然醒來。」他開始講述,「確切時間不清楚,大約兩三點吧,也就那個時間。什麼時候並不重要,總之是夜深時分,我完完全全孤單一人,身邊誰也沒有。好嗎,請你想像一下:四下漆黑一片,什麼也看不見,什麼也聽不見,就連時鍾聲都聽不見,也可能鍾停了。我忽然覺得自己正被隔離開來,遠離自己認識的人,遠離自己熟悉的場所,遠得無法置信。在這廣大世界上不為任何人愛,不為任何人理解,不為任何人記起—我發現自己成了這樣的存在。即使我就這么消失不見,也沒有人察覺。那種心情,簡直就像被塞進厚鐵箱沉入深海底。由於氣壓的關系,心臟開始痛,痛得像要咔哧咔哧裂成兩半。這滋味你可知道?」
少女點點頭。想必她是知道的。
少年繼續說道:「這大概是人活著的過程中所能體驗到的最難以忍受的一種感覺。又傷心又難受,恨不得直接死掉算了。不不,不是這樣,不是死掉算了,而是假如放在那裡不管,就真的死掉了,因為鐵箱里的空氣越來越稀薄了。這可不是什麼比喻,是真的。這也就是深夜裡孤單單醒來的含義。這你也明白?」
少女再次默默點頭。少年停了一會兒。
「不過當時聽見很遠很遠的地方有汽笛聲,非常非常遙遠。到底什麼地方有鐵路呢?莫名其妙。總之就那麼遠。聲音若有若無,但我知道那是火車的汽笛聲,肯定是。黑暗中我豎耳細聽,於是又一次聽到了汽笛聲。很快,我的心臟不再痛了,時針開始走動,鐵箱朝海面慢慢浮升。而這都是因為那微弱的汽笛聲的關系。汽笛聲的確微弱,聽見沒聽見都分不清,而我就像愛那汽笛一樣愛你。」

——————————————————————————-
當散光的我摘下眼鏡,就好像重新戴上了50 1.8II

想吃到正宗的純牛肉潮汕牛肉丸嗎?找我吧~首頁-林記-淘寶網 拍下後在留言中附上Aorqu+ID即可優惠5元。(不與店內其他優惠並行)

歡迎關注我的公眾微信號,每天會給大家推菜譜哦~另外還會給大家推我閱讀時看到的一些不錯的片段(悅讀),還有我養我萌貓照片~主推「治癒」哦~

http://weixin.qq.com/r/dHX492jE5laZh3mUnyBQ (二維碼自動識別)

微信號:iluzern


way one:

在北京,
這座中國最大的氣味收集器,
1463公里之外的你身上似有若無的肥皂香味,
依然清晰得彷彿一個輪廓鮮明的擁抱。


Aorqu用戶:

央視上的一個公益廣告:
教室里,老師在黑板上寫下了一行大字:「雪化了是什麼?」
一隻又一隻小手迫不及待的舉了起來。
「雪化了是冰。」「雪化了是水。」一個又一個孩子站了起來,爭先恐後的回答老師的問題。老師微笑著,聆聽著。
教室角落裡,一個小女孩,怯生生的看著同學的活躍,悄悄地把手舉起了一半。心細的老師看到了,微笑的問:「小麗?」
害羞的小女孩站起來,怯生生、甚至帶點口吃的回答:「雪化了,是春~春天。」


小木蟲:

酒入豪腸,七分釀成了月光,餘下的三分嘯成劍氣,綉口一吐就半個盛唐。


黑白書單:

你們可以想像:海鷗就是上帝的游泳褲!
——海子

我想到的是海子這個比喻。

海子在政法大學任教時,給學生上美學課,有次課上,他談到想像的隨意性時,便隨口舉例子說了這個比喻。

這個比喻真是漂亮,把「海鷗」比作「上帝的游泳褲」,想像一下:海鷗在海面上空展開翅膀飛翔,可不就是個褲衩的樣子嗎?

這個比喻一下子擊中了我,讓我一直記到現在。

類似這樣漂亮、絕妙的比喻在海子的詩歌里,有很多,比如在海子發表的處女作《亞洲銅》里,他把「兩只白鴿子」,比作「屈原遺落在沙灘上的白鞋子」,滿滿的畫面感:

亞洲銅,亞洲銅
祖父死在這里,父親死在這里,我也會死在這里
你是唯一的一塊埋人的地方

亞洲銅,亞洲銅
愛懷疑和愛飛翔的是鳥,淹沒一切的是海水
你的主人卻是青草,住在自己細小的腰上,守住野花的手掌和秘密

亞洲銅,亞洲銅
看見了嗎?那兩只白鴿子,它是屈原遺落在沙灘上的白鞋子
讓我們——我們和河流一起,穿上它吧

亞洲銅,亞洲銅
擊鼓之後,我們把在黑暗中跳舞的心臟叫做月亮
這月亮主要由你構成

我開了一個二手書店「迴流魚」,在微信公號里,專門回收個人手上的閑置舊書,然後再翻新消毒,重新塑封,便宜出售,從而形成舊書的迴流循環,同時也可以幫大家買到便宜好書。

微信公號搜:迴流魚(idhuiliuyu
關注後,進「商店」可以買書。

如果你有閑置舊書,也可以賣給我,掃碼估價下單,我叫順豐上門收書,快遞費我付。
收來的書我都會翻新消毒再上架售賣,希望閑置的舊書能迴流循環起來,物盡其用。


魏春亮:

生活中的一個個挫折,就像冰糖葫蘆一樣,竹竿刺進了身體,卻成為了一生的脊樑!


Aorqu用戶:

《米德爾馬契》里描述年輕人之間的愛情,「他們彼此望著,好像相親相愛的孩子在悄悄的談論飛鳥。」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