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聽過的最能引起共鳴的話是什麼?

問題描述:你听过的最能引起共鸣的话是什么?
, , , ,
璇寶:

*不可思議的風景都在最遠的他鄉和最幽深的心裡。我們之所以要旅行,要離開溫暖的家,離開表面的生活,只是為了去見識它們。你知道,那些美和壯麗只是為了等待你而一直存在,而風餐露宿日夜兼程值不值得,也只有你自己知道。——《人間卧底》

當認識到生活是艱難的時候,才知道懷有希望並且去一一實現的快樂。它讓人生出幻覺,覺得自己可以將生活里所有規則置之度外。有時候想想,獨居斗室和天涯浪跡好像是一件事情,身處寂寞和身處喧囂其實也沒什麼兩樣,身外的整個世界都是鏡子,我們必須自己認得自己。——《人間卧底》

我真想用盡全身力氣,所有的情感,去做一件事情,去愛一個人,不是因為我不知道這其中包含著太多的荒謬和未知,恰恰我很明白,但是別無選擇。——《人間卧底》

那天起,我變得偷生了,開始想要認真地活著,把生命里每分每秒都用得善始善終,因為懂得了自己的幸運。知道了再漂亮的事物也裹挾著命運,誰也無從逃脫,理想再美生命再風聲不過雲煙,焦枯之前且遠遠由它慢慢燃著,不再急著火上澆油,任其點著吧,你我不過都是這一場燃燒,得照亮一日便是一日,存溫暖片刻便值了這片刻。一切當做如是觀,不必再深究。——《人間卧底》

時光和時光是不一樣的,有些片段美好又不真實,卻是真正有用的,是它擴張了生命的邊界,讓人活得遼闊,它也是種救贖,一種犒賞,其他連綿不斷乏善可陳的時日,也由此顯得不那麼難以忍受了。活著,不過是為了在無數時光片段里尋覓個片刻,某個讓此生顯得飽滿豐盛的片刻,簽上自己的名字。——《人間卧底》

每個人活著都是在追尋自己所確認的某種自由和愛,希望能在此生行和思之間得以相互印證。任由學識和感悟力,皆是為了能分身出一個清醒的旁觀者,退遠些,認真看著自己在世上走吧。——《人間卧底》

沒有什麼過不去,只是再也回不去,哭什麼哭,乖,摸摸頭。——《乖,摸摸頭》

不要太愛惜自己的羽毛,一個人太愛惜自己的羽毛就走不動了。每天梳理自己,打理自己,生怕風吹著,雨淋著,那就不好了。你怕你名字上沾染塵埃呢?對自己不要有潔癖。——《自由從何而來》

所有人都是井底之蛙,都是夜郎自大。所有人都受到個人認識的局限,天外有天,一個人力氣再大,也無法伶著自己的頭發把自己伶離地面。但是傻屌和有嘗試的人類的區別是,傻屌不知道這點,有常識的人類知道這一點。就是這點可貴的自治,嚴格區分了傻屌和有常識的人類。——《三十六大》

在具體行走過程中,一旦邁開腿,走出一段後,就什麼都不想了,不想種種苦,也不想種種了,只是走。走,千萬裡帶去的相機沒想到拿出來,平時五分鐘看一次的手機不用了。走,腦子里的東西越來越少,漸漸聽不見風聲,感覺不到陽光,想得開和想不開都如泡沫破掉。走,靈魂漸漸脫離身體,看著雙腿在運動,看著雙腿站在靈魂智商,踏著雲彩,輕盈向前,身體似乎沒了體能的極限。這種在行走中逐漸做減法而生出的:定:字,是我行走的最大的收穫。——《三十六大》

很多時候,選擇就意味著放棄,選擇之後搖擺就意味著浪費。既然見了,選了,就定了,就做了,就堅忍耐煩,勞 怨不避,穿越了一切苦厄,使命必達。傻一點,混一點,簡單樂觀一點,是最高層面的智慧。你翻譯的《心經》里有句話:「心無掛礙,無掛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我小時候沒讀《心經》之前,自己送自己 一個混江湖的九字真言,和這句《心經》吻合度百分之八十:「不著急、不害怕、不要臉。」——《三十六大》

我是個過分認真的人,總想給生命一個交代。這種愚蠢的努力簡直成了我的噩夢,當然也是最終的救贖。——《像我這樣笨拙地生活》


易兮雅兮:

單身狗福利~
不管身邊多少人開始因為寂寞或者輿論壓力尋找一個條件匹配互不討厭的人登上愛情的小船,
我都要乘著單身狗的獨木舟在尋找真愛的海洋上等待著怦然心動的海嘯屹立不倒。
就是這么倔強!
七夕快到了,提前祝各位單身貴族!七夕盡力快樂→_→


Aorqu用戶: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胡椒花椒珊瑚礁:

也不是。我沒有資格要求那樣。我追求的是一種單純的真情,一種完美的真情。比方說,現在我跟你說我想吃草莓蛋糕,你就丟下一切,跑去為我買!然後喘著氣回來對我說:『阿綠!你看!草莓蛋糕!』放到我面前。但是我會說:『哼!我現在不想吃啦!』然後就把蛋糕從窗子丟出去。我要的愛情是這樣的。 我希望對方會說:『知道了!阿綠,我知道啦。我應該早曉得你不會想吃草莓蛋糕,我真是笨得像驢子一樣不用大腦。對不起!我再去給你買別的。你喜歡什麼?朱古力泡芙?還是起士蛋糕?』

「如果他這樣對我,那我一定死心踏地愛他羅!」
「我覺得這話不盡合理。」
「但是對我來說,這就是愛。雖然沒有人了解我。」阿綠說著,就在我的肩膀上輕輕地搖搖頭。「對於某一種人來說,愛情就是從一些很瑣碎、無聊之處開始的。甚至不這樣,就無法開始。」


Aorqu用戶:
看了很多回答,都直擊內心。留幾個自己看過為之一震的話~

四十歲時
我們再相逢
你問我 「風花雪月」算什麼?
我說 算成語吧
(看到這句,我真的要哭了,希望無論怎麼走下去,都不會喪失浪漫和熱情)

忙碌的時候感覺特別好,覺得沒辜負早上化的妝,中午吃的兩碗飯,花了的錢,所以 人一定要前進啊~

人生里有盼頭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可能是一個人,可能是一件等待達成的事。這個盼頭讓你在任何時候都生出一種樂觀的期待,於是不自覺寬容了生活的苦~

能用錢解決的事,千萬不要欠人情~
(最近特別有感觸的一句話,欠人情這件事能避免就要避免,我居然還用這句話教育了我媽)

下定決心要做一件事時,那麼通常這件事都做不到。因為真正想要做到的事根本不用刻意下定決心~

「你一個學生你沒有必要用這么貴的電腦」,「這個價錢的衣服穿著很舒服了沒必要花冤枉錢」,「手機能打打電話上上網就行,沒必要多花好幾千」,「反正這雙鞋也就穿一季沒必要買太貴的” ——是世間最酸氣的話。這世上只有買不起,沒有不需要,窮是挫骨鋼刀。
(以前自己也常常一副這個我不需要,無所謂的表情說這個沒必要,那個沒必要。買了很多便宜貨,我爸就常常說我:錢是掙出來的,不是攢出來的,這個社會很多時候你的行頭就決定了別人怎麼看你,就是這么現實。後來發現確實如此。)

有那麼一刻,就想對天地說一句:受教了。
(這一年發生了很多沒想到的事,讓人猝不及防,無數次腦海中閃過這句話)


沈璋逸:

「今天老師肯定不點名。」


李志圈:

人生的道路雖然漫長,但緊要處常常只有幾步,特別是當人年輕的時候。
—————————《創業史》柳青


如煙:

女人的不幸則在於被幾乎不可抗拒的誘惑包圍著;每一種事物都在誘使她走容易走的道路。她不是被要求奮發向上,走自己的路,而是聽說只要滑下去,就可以到達極樂的天堂。當她發覺自己被海市蜃樓愚弄時,已經為時太晚,她的力量在失敗的冒險中已被耗盡。


StAyhUngRy:

不是我菜,我被針對了懂么?


朱哲哲:

之前在Aorqu上看到過一句話。

「這些年我一直提醒自己一句話,千萬不要自己感動自己。大部分人看似的努力,不過是愚蠢導致的。什麼熬夜看書到天亮,每天只睡幾個小時,多久沒放假了,如果這種東西也值得誇耀,那麼富士康流水線上的任何一個人都比你努力的多了。人難免天生有自憐的情緒,唯有時刻保持清醒,才能看清真正的價值在哪裡。」
——於宙《我們這一代人的困惑》


克勞德:

讓我再看你一眼,從南到北,像是被五環路蒙住的雙眼《安和橋》

還是想再雀你一眼,哪怕街對門子
想的多。寡曉得想。最遠的地方還不是天文望眼鏡兒的另一頭,最遠的地方叫「早先」。
—《還是想再雀你一眼》

離開我以後我會習慣自卑
明天再偶遇我也不敢偷望你
就算某天我吻別人亦當親你——《離開以後》張學友

長安城裡的一切都已經結束,一切都在無可挽回地走向庸俗 —王小波《萬壽寺》

一次做閱讀題,翻譯一句話:「邊民方知有生之樂」,我一下子哭了,我也是那半年才知道做人的快樂
—Aorqu某匿名用戶在「抑鬱症」相關話題下的回答

貧窮多麼可怕,他讓人變得小心謹慎,連悲傷都要控制在某個數額里。

殘酷的事情是,往往,當你悲傷的發現發現自己已經無力再發出那不甘的吶喊。

環顧時竟然看見那麼多的人如同你般喑啞著。

連悲劇都不能獨自品嘗么?

所以世上所謂的公平

就是當你傷心的時候

還有很多傷心的人

可是你會不會想起自己第一次dota,會不會想起那個教你dota的人。
會不會在狹小的叢林間迷路,想起當年是誰告訴你那些野怪躲在了哪裡。
會不會驚覺物是人非,曾經靜靜的坐在你身旁看著你dota的女孩已經被更加沉默的礦泉水所替代。
會不會望著熒幕發呆,想到有一隻小手指著賞金說你看他長得好難看。
——《What I’ve done.I mean,just for DOTA》

我要很多很多的愛。如果沒有愛,那麼就很多很多的錢,如果兩件都沒有,有健康也是好的。—《喜寶》

我拉住時間,它卻不理會。
有沒有別人跟我一樣很想被安慰—-《同類》孫燕姿

我已用盡全身力氣,依然不在一個世界裡《再見,再見》

「我自己是吃了不負責任的虧,所以不能做一個不負責任的人。」———-我的朋友陳白露小姐

幼有神童之譽,少懷大志,長而無聞,終乃與草木同朽。

在釋然之前,我仍鼓勵每一個試圖放下的人,再多抱一會兒,捧在手裡。
很多年以後你什麼都會有,而這種自我垂憐的悲情便不再有————–Aorqu某關於」放下「的答案

一輩子窮其一生將美好的自己推到前台讓別人享受
而不好的一面用盡全力 拉回來自己慢慢品嘗且寬容

「警察封鎖了街道,通緝參與行動的學生,王佳芝的車被攔下了,很多市民一同被攔住,一個老太太用上海話嘟囔,還要回家做飯呢。老太太意料不到這事件關乎的 死亡,即使知道,也不如她那頓晚飯來的重要。一個無關的肉體無法聆聽到另一個肉體的興奮和哭泣,我想說的,和冷漠無關,和麻木無關,但是我為這「人」的困 境顫抖,那就是,人註定成為碎片,並且是永遠既無法和他人結合也無法和自己結合的碎片。 」
一個無關的肉體無法聆聽到另一個肉體的興奮和哭泣。這才是真正的道德困境吧。

告別,就是死去一點點
光陰使一切變得卑賤、破敗、滿是缺陷。人生的悲劇不在於美麗的事物夭亡,而在於變老、變得下賤。 —-《漫長的告別》

我和我家人的關系都比較一般–王

人類的悲歡並不相通,我只覺得他們吵鬧–魯迅

我沒有美化她,是她美化了我—-Aorqu某高票回答

沒說幾句呢,她抽冷子來一聲「分手吧」,令我害怕的是她說話時我察覺不到她語言的感情色彩。不像是說「我不喜歡回鍋肉,太油了」一樣告訴我她厭惡我如同厭惡脂肪,而是像說「阿姨,二兩米飯」一樣沒得商量,二兩就是二兩,一兩六錢或者二兩半她都會翻臉。
鏈接:和男朋友分手,他為什麼只回復了「嗯」? – Aorqu用戶的回答

在時光流逝前,再好好依戀你一秒——-花樣年華

豈無一時好,不久當如何


周同學:

窮人站在十字街頭耍十把鋼鉤,勾不來親人骨肉,富人在深山老林舞槍弄棍,打不散無義賓朋。英雄至此,未必英雄。大英雄手中槍翻江倒海,抵擋不住飢寒窮三個字。有錢男子漢,沒錢漢子難,又何況一群說相聲的呢?一步步的苦熬苦掖,終於我們也看見了花團錦簇,我們也知道了燈彩佳話。那一夜,我也曾夢見百萬雄兵。


匿名用戶:
凡是人總有取捨,你取了你認為重要的東西,捨棄了我,這只是你的選擇而已。
若是我因為沒有被選擇,就心生怨恨,那這世界豈不是有太多不可原諒之處。
畢竟誰也沒有責任要以我為先,以我為重,無論我如何希望也不能強求。
我之所以這么待你,是因為我願意。若能以此換回同樣的誠心,固然可喜,若是沒有,我也沒有什麼可後悔的。
——公子榜眼,蕭景睿。


阿月渾子:

友誼之樂是積極的。只有神仙與野獸才喜歡孤獨,人是要朋友的。假如一個人獨自升天,看見宇宙的大觀,群星的美麗,他並不能感到快樂,他必要找到一個人向他訴說他所見的奇景,他才能快樂。共享快樂比共受患難,應該是更正常的友誼中的趣味。

世事短如春夢,人情薄似秋雲。不須計較苦勞心。萬事原來有命。
幸遇三杯酒好,況逢一朵花新。片時歡笑且相親。明日陰晴未定。
――季羨林
  親愛的寶寶:
  交換。
  陌生人和陌生人之間,最常產生關系的方法。
  你幫我剪十次頭發,可以換到一輛腳踏車。我幫你除去花園的害蟲,可以換到去街角餐廳吃一星期的飯。
  但是寶寶,交換很難是一直這么心平氣和的。因為你能提供的東西,別人不一定缺,而你想交換的那人,他想交換的對象可能不是你而是別人。
  我們不能太高估我們見頭發或除害蟲的能力,在不需要的人眼中,只是多餘的東西而已。
  所以,我們也不能太高估,我們的愛。
  雖然我們常常覺得,那是我們僅有的了……
  誰理你啊
――蔡康永

當你老了,回顧一生,就會發覺。什麼時候出國讀書,什麼時候決定做第一份職業,何時選定了對象而戀愛,什麼時候結婚,都是命運的巨變。只是當時站在三岔路口,眼見風雲千檣,你做出選擇的那一日,在日記上,相當沉悶和平凡,當時還以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
――偶然看到的一段話

「字」是很神奇的東西。
看起來是為人使用的卑微的工具。
實際上多少人受制於它。
它小小的身軀,卻能拉回一個巨大的身影
讓這個缺憾太多的世界,少一點孤獨感


木石小裱妹:

我總覺得,一切無法自動歸類的,都最誠懇最像生命。


辛小西:

  我給你一個從未有過信仰的人的忠誠。
  我給你我設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不營字造句,不和夢交易,不被時間、歡樂和逆境觸動的核心。
  我給你早在你出生前多年的一個傍晚看到的一朵黃玫瑰的記憶。
  我給你關於你生命的詮釋,關於你自己的理論,你的真實而驚人的存在。
  我給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的飢渴;我試圖用困惑、危險、失敗來打動你。
——博爾赫斯 《我用什麼才能留住你》


嚴肅:

這是一個不平衡的世界


鹿青檸:

羅曼羅蘭在《約翰•克里斯朵夫》中有這么一段話:

「大半的人在20歲或者30歲上就死了:一過這個年齡,他們只是改變了自己的影子,以後的生命不過是用來模仿自己,把以前真正有人味的時代所說的,所做的,所想的,所喜歡的,一天一天重複,而且重複的方式越來越機械。」

年齡越大,經歷的越多,越是深以為然。

其實,我們最怕的就是活成了自己以前討厭的樣子。


化物語:

人生五十年,如夢亦如幻。

有生亦有死,斯是何所撼?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