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聽過的最能引起共鳴的話是什麼?

問題描述:你听过的最能引起共鸣的话是什么?
, , , ,
夜鶯與玫瑰:

很多人結婚只是為了找個跟自己一起看電影的人,而不是能夠分享看電影心得的人。如果為了只是找個伴,我不願意結婚,我自己一個人都能夠去看電影。


林方茗:

「生命的意義在於愛。」
「不,生命的意義問題是無解的,愛的好處就是使人對這個問題不求甚解。」


婷婷姓蘇:

1.人之所以痛苦,是因為,不能心安理得的做個壞人,也做不到不求回報的做個好人~

2.等到秋葉終於金黃

等到華發悄然蒼蒼

等到人已不再奔忙

等到心也不再輕狂

等到記憶只剩精華

等到笑容不摻偽裝

等到釋懷所有悲傷

等到體諒世事無常

 我們相約老地方

——《不約而至》許嵩


YourBaymax:

龍應台寫給兒子的一段話:

孩子,我要求你讀書用功,不是因為我要你跟別人比成績,而是因為,我希望你將來會擁有選擇的權利,選擇有意義、有時間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謀生。

當你的工作在你心中有意義,你就有成就感。當你的工作給你時間,不剝奪你的生活,你就有尊嚴。

成就感和尊嚴,給你快樂。

—————————分割線—————————

———————開啟吐槽模式———————

現在人在基層,心卻一直想走。不是因為基層苦,基層累,更不是工資低,待遇差,而是這份工作在心中沒有意義,過得安逸卻並不快樂。
讀了十幾年的書,得到的是與你的付出並不匹配的工作,每天跑跑腿種種菜掃掃地晃一晃,如果只是為了讓我們填這個坑,那麼何必從小教導我們要好好學習呢?不如學點實用的在基層更吃香!
不僅沒有選擇的權利,還剝奪了部分的生活,讓人壓抑不堪。

沒有成就感和尊嚴哪來快樂!

龍應台的話真是有深深地帶入感~

可惜我爸媽沒有龍應台的覺悟高(~_~;)


主動極化粒子:

我不想到40歲了還在滬寧線上飛奔
—-一個業務員

另,快四十了,仍舊在飛奔,而且希望中國製造業不會下滑,希望將來還能有飛奔的機會。

心憂炭賤願天寒

隨便找的圖


深井兵:

《送你一顆子彈》

沒有傳統,文明是不可能的;沒有對這些傳統的破壞,進步也是不可能的。

國家用教科書製造出這么多有文憑的人,然而它只能利用其中一小部分,於是,只好讓另一些人無事可做。因此,它只能把飯碗給先來的,剩下的便全都成了它的敵人。有大量吹噓文憑的人在圍攻各式各樣的職位,商人想找到一個代他處理殖民地生意的人難上加難,成千上萬的人都在謀求最平庸的職業。
《烏合之眾》

因為缺乏理解,所以他們安分守己。他們可以吞下一切,甚至連渣都不剩,這些東西也不會對他們構成傷害,就像鳥兒硬生生地吞下一顆穀粒,又何妨?

上等人的奮斗目標是維系在社會中的地位,中等人的奮斗目標是取代上等人的地位,下等人的目標—倘若他們還有目標的話,因為他們大部分時間都是苦役纏身,無暇顧及其他事。—人人平等

有時,他們會用你不能忍受的東西來威脅你,使你不能勇敢面對,甚至想都不敢想。這時,你只能說「不要這樣對我,你這么別人去吧,應該對xxx這樣」然後你就會說出這個人的名字。事後,你可能會假裝自我安慰,說這只不過是你的緩兵之計。
《1984》

「瞧你剛才說東道西,高談闊論,那麼,請你告訴我,你會不會去殺了這個老太婆?」
「當然,不會!我只是為了正義…那件事不是我…」
「可依我看,假如你自己都不打算干,那就沒什麼正義可言了。」

大家都習慣於坐享其成,以別人的思想為思想,吃別人的現成飯。

盡管在我們的社會氣候中,穿上庸俗這件外衣舒服至極。

在這件事上起決定作用的是那種特殊的窮人的自尊心。就是因為這種自尊心,千千萬萬的窮人每逢日常生活中人人必須遵守的社會習俗時,都會傾箱倒篋地把自己節衣縮食攢起來的一點點錢全都花光,只為了證明自己「毫不遜色於別人」

世界上最難的是開誠相見,而最容易的是阿諛奉承。開誠相見,只要有百分之一的虛假,那麼馬上就會出現不和諧,麻煩就會隨之而來。至於阿諛奉承,哪怕從頭到尾都是虛假的,但還是令人高興。不管阿諛奉承多麼肉麻,其中至少一半令人感到真實。

所有事情一旦失敗看起來都是愚蠢的。
《罪與罰》

小說家創作的時候,總是不自覺扮演起神的角色,他們似乎全知全能,可以洞察任何一個人的生命,彷彿上帝一般敘述著故事,不帶一絲模糊,通達一切事理。

有時候我很明白,我的人生目標是以父母為榜樣,那會是光明與純潔,優越且規律。然而通往目標的路途還很遙遠,在那之前,必須先讀完中學,進入大學,參加各式各樣的測試和考驗。而且,這條路徑多半得穿越黑暗的路段,人們往往就此流連忘返,甚至沉迷其中。

瞬間,我蔑視他的無知,他責罵我沒擦乾靴子一事,簡直小題大做。「你要是知道一切的話…」我心想,自己就好像一個因為竊取麵包而受審的小偷,事實卻是犯下謀殺的勾當。

它是危機父親神聖形象的第一道裂痕,是造成支柱崩塌的第一道縫隙,這曾經支撐起童年天地的支柱,在每個人的已成為他自己之前必並將會被摧毀。命運的底蘊是由其他人看不到的經驗組成的。

人們往往習慣依尋簡單的道理,讓事情合乎自己的邏輯。

總之,其他弱者因為心存恐懼,於是爭相控訴,但如果問他們「你們為什麼不幹脆把他打死?」他們則不會說「因為我們是懦夫」而是回答「我們殺不了他,因為他有個記號,上帝給他的。」

躲在一個受保護的世界,躲回溫馴的童年的安全之地。我把我自己裝的更年幼、更依賴、更天真。

人生在世最無聊的就是走在一條由他人指導的自我之路。

組成這個世界的其他東西全被歸類於惡魔,世界的這個部分,整整半個世界被忽略、受到壓抑。人們絕口不提另半個世界如何稱贊上帝為生命之父,還盡其所能地把它解釋成魔鬼和邪靈,如同男女之間孕育生命的性生活,也收到同樣的待遇!我不反對大家敬愛耶和華上帝,一點也不。但我覺得我們應該尊重整個世界,而不是只重視人們可以彰顯出來的這一半!
《德米安》


梓月baby:

1、這個世界上有百分之二十的人,不管你做什麼,他們都討厭你;還有百分之六十,會根據你的行動,改變對你的態度,一會路轉粉,一會粉轉黑;還有剩下的百分之二十,不管你多笨,他們都照樣喜歡你,世界就是這么運轉的,真要是介意的話那就是太累了。
2、我媽說人長大會有三次,第一次是在發現自己不是世界中心的時候,第二次是在發現自己再怎麼努力終究也有無能為力的時候,第三次是發現自己無能為力但還是要去爭取的時候。
3、小孩子邁向成熟的第一步就是對老師產生不信任感。
4、當你明白人生和自我都不是用來戰勝而是用來相處的,你就會明白有些東西雖然並不合理,但你必須相信;有些東西並不牢固,但你必須依靠。
5、不是所有的東西都能被時間摧毀,牽掛是愛最疼的部分。
6、我對書的信任,遠超過任何東西。如果為了接觸社會而強迫自己變成一個容易溝通的人,這對我來說有點得不償失,所以我寧可去看別人寫出了的世界,然後自己做一個取捨。
7、一個人知道自己為什麼而活,就可以忍受任何一種生活。
8、時隔多年,如果可以,我想回到那個晚上,告訴父親我自己的狹隘理解。所謂成功,無非就是你身邊的人,因為有你,而感到快樂。而一個男人,能給你孩子最好的呵護,就是永遠愛他的母親。如果你做不到,至少不要太囂張太自我,這會影響到孩子對人性的判斷。人性固然是復雜的,但沒必要撕毀得如此徹底。
9、一個人,當開始面對不允許哭泣的場合時,便已經成長。
過得去就是免疫,過不去就是生死。
10、相同的骨血未必會有相同的性情。


圓世玉:

《心靈捕手》里的台詞

你只是個孩子,你根本不曉得你在說什麼。問你藝術,你可能會提出藝術書籍中的粗淺論調,有關米開朗基羅,你知道很多,他的滿腔政治熱情,他與教皇相交莫逆,和他的耽於性愛,你對他很清楚吧?但你知道西斯汀教堂的氣味嗎?你沒試過站在那兒,昂首眺望天花板上的名畫吧?你肯定未見過吧?
如果我問關於女人的事,你大可以向我如數家珍,你可能上過幾次床,但你沒法說出在女人身旁醒來時,那份內心真正的喜悅。你年輕彪悍,我如果和你談論戰爭,你大可以會向我大拋莎士比亞,背誦「共赴戰場,親愛的朋友「,但你從未親臨戰陣,未試過把摯友的頭擁入懷里,看著他吸著最後一口氣,凝望著你,向你求助。我問你何為愛情,你可能會吟風弄月,但你未試過全情投入真心傾倒。

So,if I asked you about art,you’d probably give me the skinny on Every art book ever written.Michelangelo.You know a lot about him:life’s work,political aspirations,him and the Pope,sexual orientation,the whole works,right?

But I bet you can’t tell me what it smells like in the Sistine Chapel.You’ve never actually stood there and looked up at that beautiful ceiling…seen that.

If I ask you about women,you’ll probably give me a syllabus of your personal favorites.You may have even been laid a few times.But you can’t tell me what it feels like to wake up next to a woman and feel truly happy.

You’re a tough kid.
And I ask you about war,you’d probably,uh,throw Shakespeare at me,right?”Once more unto the breach,dear friends…”But you’ve never been near one.You’ve never held your best friend’s head in your lap…and watched him gasp his last breath,lookin’to you for help.

I ask you about love,you’ll probably quote me a sonnet.But you’ve never looked at a woman and been totally vulnerable……known someone that could level you with her eyes……feelin’like God put an angel on earth just for you……who could rescue you from the depths of hell……and you wouldn’t know what it’s like to be her angel……to have that love for her,be there forever


一顆葵:

“為什麼難過?因為和想像的不一樣。”
這是失望。
“為什麼難過?因為和想像的一樣。”
這是絕望。


胡藝蕭:

當朋友問我和女朋友分開後如何的時候
我都只回答,還好

欲說還休……

有的事情就是自己無法表述的清楚的


Aorqu用戶:
「在人類的天賦中,有一項既仁慈又殘酷的本能。那就是,在失去的當時並不感到劇烈的痛苦,倒是過後綿綿無期的思念,更令人撕心裂肺。」(據說出自黑格爾)


忘歌松果兒:

「那一天我二十一歲,在我一生的黃金時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愛,想吃,還想在一瞬間變成天上半明半暗的雲。後來我才知道,生活就是個緩慢受錘的過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後變得像挨了錘的牛一樣。可是我過二十一歲生日時沒有預見到這一點。我覺得自己會永遠生猛下去,什麼也錘不了我」

「一輩子很短,生活很長,有時候陽光很暖,曬得人懶洋洋,我們都懶得去想。然而,在這些稀疏平常的日子裡,我們錯過了最重要的決定,甚至是夢想」

「願你我都能歷經激流洶涌、世間繁華,更見內心真淳」


清讓: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而一二卻並非我所要


視倫:

1.也許有一天,不管有無導線,有無雜音,我們會聽見所羅門國王和瓦爾特·封·德爾·福格威德說話的聲音。人們會發現,這一切正像今天剛剛發展起的無線電一樣,只能使人逃離自己和自己的目的,使人被消遣和陪費勁兒的忙碌所織成的越來越密的網所包圍。

——《荒原狼》

黑塞早已看透一切社交軟體,例如朋友圈與微博,所帶來的結果。

2.「在出生的地方他們好像是過客;從孩提時代就非常熟悉的濃蔭鬱郁的小巷,同小夥伴遊戲其中的人煙稠密的街衢,對他們說來都不過是旅途中的一個宿站。這種人在自己親友中終生落落寡合,在他們唯一熟悉的環境里也始終孑身獨處,也許正是在本鄉本土的這種陌生感才逼著他們遠游異鄉,尋找一處永恆定居的寓所,說不定在他們內心深處仍然隱伏著多少世代前祖先的習性和癖好,叫這些鎊徨者再回到他們祖先在遠古就已離開的土地。有時候一個人偶然到了一個地方,會神秘地感覺到這正是自己的棲身之所,是他一直在尋找的家園,於是他就在這些從未寓目的景物里,在不相識的人群中定居下來,倒好像這里的一切都是他從小就熟稔的一樣,他在這里終於找到了安靜。」

——《月亮與六便士》

何處是吾鄉?心安處。


Loser:

庭有枇杷樹,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蓋矣。


褐星野:

「大多數人是沒有能力得到自由的,我的意思是,他們缺乏「不在乎」的能力」


Aorqu用戶:
亦舒 開到荼靡

開到荼靡

1.「真不容易,」她說,「做人真不容易,苦得要命。一落娘胎,先要看看有沒有殘疾,全身健康,又想相貌漂亮,最好聰明,又要會得讀書,更要懂得與人相處,還有還有,最重要肯掙扎向上,但千萬不要乘錯飛機,否則來一趟失事就一了百了,開車還要小心,連過馬路都錯不得,更不可惹官非……真正活到四十歲不容易。」

2.做人便如做一筆賬,歲月添增一項項債目及收入,要平衡談何容易,又有許多無名腫毒的爛賬,不知何年何月欠下不還,一部部老厚的本子,都發了霉,當事人不欲翻啟。又有些好事之徒特別愛替人算舊賬,不知什麼道理,總希望知道對方開業以來的所得所失……

3.姬娜的朋友與她自己屬同類,都長得漂亮,家裡小康,賺得月薪用來打扮及吃喝,很天真活潑,眼高於頂,甩不掉小布爾喬亞的包袱,喜歡踏著不如他們的人去朝拜超越他們的人。
姬娜感嘆地說:「實在嫌他們膚淺,並沒有出色的人才,然而不同他們走,又不知跟什麼人來往。」

4.「每天進出都要交代,每天睡前要道晚安,每天要表示確愛父母,你說是不是慘無人道。」
母親悻悻然,「這是什麼話?我聽不懂。」
「我們稍微商量一下,再作決定。」我說。
「你們所謂商量,是早已決定,例牌通知一聲老傢伙,已屬仁至義盡的好子女,一不高興,一句話沒有就孤意而行的也有……」

5.我解嘲地想:新朋友就是這點煩惱,互相試探著,錯了一著,忙不迭往回縮,又得進行別的花樣。太勇了,對方嚇一跳。太過保守,對方又覺沒反應。
而我與文思兩人尤其難,太過敏感。
真的,理想的伴侶要補足對方的缺點,而不是互犯一個缺點。
我立刻覺得也許要適可而止。
需要大力鼓勵的感情決不是真感情,我們將長遠留在朋友階段。因為文思並沒有熱烈反應,我立刻覺得自己過了火位,後悔不已。


莫小溪:

這些年來,有沒有人能讓你不寂寞


大白悟公考:

哪有什麼歲月靜好,只不過有人替你負重前行。

能把每一個今天過好的人,明天也不會差到哪裡去。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