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見過或經歷過哪些令人感動的陌生人的善舉?

問題描述:負面新聞看太多了 需要感動 不一定非得感動。 可以寫: 你對陌生人的幫助。 陌生人對你的幫助。 你見過的,陌生人對陌生人的幫助。 實在都沒有的話,也可以寫聽說的(因為聽說的可能不太準確或不太真實)。
, ,
陳樹木:
我媽媽說的:到市場買菜的時候,盡量幫襯一些老婆婆老公公,因為你幫他買了這些菜,他們或許就能早點賣完可以回家;有人擔著菜經過我們家的店門口的時候,她也會買一點那些菜。她說,做好事不一定要去捐款什麼的,這幫襯一下也是好的。我覺得她這樣特別樸實。


Aorqu用戶:
1.把笛子落在捷運站休息椅上。回去找,不見。又問工作人員(驚現捷運耐心工作人員),幫我用內部通話問了同事,也沒有人拾到。
再一次回去找,看見一個大哥坐在那裡手裡拿著我的笛子。顯然是在等失主認領。(估計剛才他是拿著笛子找失主去了)見我朝他走去,很高興的問我是不是找東西。然後把笛子交給了我。
這時候距離笛子丟失已經至少過去了半個小時。也就是說這位陌生的大哥在那裡等了至少半個小時,而且在不確定會不會有失主來找的情況下。

2.媽媽去車站買票,當次車票售罄。只能改買別的車,但是價格貴了很多,身上帶的錢不夠。回家拿錢也來不及。
走出車站後看到擺攤賣水果的wei族青年,之前有在他攤上買過瓜,聊過幾句。我媽就問他能不能借給自己一些錢,過兩天還他。這青年就借給我媽錢。我媽就買到了票。後來還了錢。
這事我聽起來吃驚的不行,因為這倆人能有什麼交情啊,就敢借錢(還是幾百啊)!完全一面之緣啊!我媽卻覺得沒什麼,說還是人好,「xin疆人哪有那麼多心眼的啊,人都很樸實的」。(老媽也是xin疆長大的,感情很深)
從此我就更加無法理解那些min族bao恐分子了。


劉老六:
主任用微波爐給來看病的大媽煮了碗面


韓儀:
我是在濟南讀的大學,大二的時候坐公車從一個校區到另一個校區找老師。濟南的冬天並不像書裡面寫的那麼可愛,反而很冷。。。公車上沒有座位了我便只好現在那裡抓著鐵柱子,這本來是沒啥,但是我沒戴手套,公車沒有空調那根柱子跟一根冰柱沒什麼區別。。。。
我抓一會柱子就搓兩下手的窘境被旁邊一個陌生的妹子看見了,於是她摘下來一個手套遞給了我,我戴著那個粉紅色的毛線手套一直到了站。。。。
感謝她,並不能想起來她的樣貌了,但仍然記得她是個很漂亮的姑娘。。。。。


郭WF:
面完感覺不太好,叫不到Uber,前台幫叫了出租車,司機是一大爺看我有點兒蔫說你外國人吧,我說我面試不太順。大爺說there, there. 完了開始俄國口音和中式口語的互侃。聽口音我以為大爺是俄羅斯的,結果大爺是烏克蘭的(大爺說Ukraine,我耳瘸聽成UK)。大爺說89年赴美,94年就移民了,再不回烏克蘭了,芝加哥天氣操蛋要搬去佛羅里達,大爺表達了一下對中國的好奇問共產主義怎麼樣了,我說那必須是getting better everyday. 到地兒了大爺問我有沒有簡歷留下一份,我說大爺我這專業不讓干出租。大爺說他兒子是獵頭看能不能幫我找找機會,當時我心裡一陣暖流緊接著想起了俄國黑幫,恐怖分子,蛇頭和伏特加(媽蛋美國電影看多了提起那邊兒還能想起啥好的來…)。我說大爺你咋這好,大爺甩一句「In America, we need to support each other. You seem like a good guy, I’d like to help”, 我也明白大爺就那麼一說但還是留了簡歷祝他have a good day. 看著大爺遠去的車影,咦?大爺長得好像羅伯特德尼羅?這來自陌生人的好意讓我在這冰天雪地靴微抑鬱的一天覺得起碼空氣真不錯。

PS: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大爺當時就說了won’t promise anything. 我已經很感激了。


Aorqu用戶:
多年以前一次迷路,半夜三更還在路上走。市郊的道路兩邊是空闊的田地,偶爾幾幢房屋,黑黢黢的。路上前後無人,只有路燈光伴著遠遠傳來的一兩聲狗叫。
正以為要這樣一直走到天亮,開來一輛三輪車,開車的向我推薦前面一家旅館,我自然是不肯的,於是他說前面有公路收費站,並且將我免費載了過去。
收費站的工作人員對他很有微詞,對我卻很好,攔下一輛進市區的長途車,免了他們的繳費,托他們將我送到家附近。於是,臨晨兩三點鍾我平安地到了家。
每每想起,都很感謝,並默默祝福。


Aorqu用戶:
有一年活動開發布會,要求全部正裝高跟鞋,完事之後捷運還有倆小時才能回去。
站在捷運上腳真的超疼,但是也沒表現出來
剛站了一站對面的男生就站起來了,什麼沒說就走 i了,以為是他下車,就不客氣的坐了,坐下發現腳有點腫,還慶幸自己運氣好。
直到四十多分鐘要下車的時候,看到那個男生站在隔壁的車廂,特別感動。


鹿仙貝:
存個坑 長期更新 希望每當自己對世界失望 難過 或者忘記做一個善良的人的時候 就來回顧一下。
———————————————
1. 2016年底我差點就死了。
和朋友開車在德州road trip 在晚上的高速路上車突然爆胎 沒有經驗的我還繼續開了一會 等反應過來時已經軲轆禿圈 踩剎車都不管用 只能用手剎強行停在了應急道上 然後趕緊沖下了車 打電話叫救援 我和朋友一個第一次開高速 一個沒有駕照 所以嚇得不行 坐在路邊的草叢裡不敢動 後來一個大哥停了車 過來問我們怎麼了 還幫我們把車停正了 聽說我們已經叫了救援 就放了心 給我們留了電話 說如果晚上沒地方去可以去他姐姐家住 就在前面出口外面不遠 他說:「你們看起來就和我妹妹一樣大 我不敢想像如果是她遇到了這樣的事 我會有多擔心!」 然後他握了握我們的手 走了
後來我們安定下來 本來想發個簡訊感謝大哥 但是亂糟糟之中已經把電話遺失了 只好作罷 幾個小時之後 新年到了 於是我們都在心裡默默說 善良的大哥 新年快樂呀。

2. 「卧槽 剛才門口大哥吸地 我早上放了一袋垃圾在門口本來準備下午出門時候去扔 結果大哥停下了吸塵器敲門 特別小聲敲了兩下 我假仙不在家 剛才他走了我出門一看 他幫我把垃圾扔了 大哥真好!」受到了驚嚇之後發給朋友的微信 這個大哥是一個很瘦很矮的黑人 說是大哥但看起來年紀挺大了 應該介於大哥和大叔之間 每次看到他在打掃公寓門口 就想跟他打個招呼什麼的 但他從來都不抬頭 像是要隱藏自己的存在一樣 有一次 我和朋友在門口給單車打氣 他看見我們一直在調整單車的車把 但總也弄不好 就默默過來幫我們一起弄 還告訴我們車把裝反了(也是服了自己)然後默默走了 於是以後每次見到他不說話的背影 總覺得 啊 沉默的善意真是太帥氣了。

3. 因為等級低 在陰陽師里從來不去鬥雞 後來為了攢兩面佛碎片 不得不走上了自取其辱的鬥雞之路 被各種大大虐的哭哭臉 有一天正在憂傷時 對方看出了我的頭像是kura 大喊了一聲「kura!」 然後我也發現他的頭像是荷蘭弟 名字還透著賈尼的味道 就說了一句 「喜歡漫威爸爸!」 然後他就退了 讓我贏了 真是好暖呀。


鄭好:
眼睛濕著看了好幾個答案,自己也來答。
有一天在市場買了好多菜準備周末請朋友來吃飯,在電車站等車的時候旁邊老阿公問我來的是幾路車。後來發現他帶著Low vision(視力障礙)的牌子,估計看不清車牌。電車來了之後他先上車,我在後面想把購物車搬上去,結果因為太沉搬不動卡在那裡,他還來拉了我一把。在車上站在一塊兒相對無語太尷尬了,我就和他閑聊起來。問他都買了些什麼之類的。後來他說他自己給自己做飯,妻子去世了,兩個女兒都在外地。我詞窮只能不停地說 I’m sorry to hear that. 然後告訴他我現在也一個人住啊自己做飯我覺得挺好的。他說如果可以的話還是要找到愛的人一起生活啊那樣會更好的。我要下車的時候,他很急切地起說 或許我們還會再見的!我說或許我們會在市場再遇見的啊。下車以後難過了很久,承受著老人失去老伴兒之後的孤獨,視力不好做什麼都不方便的無助,孩子不在身邊的失落的老阿公,希望我們的談話能給你帶來一點快樂 (天吶覺得自己中文退步了好多 ,然後我現在正在給我自己做午飯,一人食快樂。)


喵十一:
1. 每年過年時候,我家都要僱人擦玻璃。擦玻璃人多半都是附近區縣的婦女,並不是正經家政公司。。我媽媽從來沒有和這些人講過價,都是要多少給多少。她們年前活計多,一個人經常一天擦很多家。有一年,約到一個大姐,她快11點的時候來,說是剛在上一家幹完。我媽媽問她,吃飯沒有,她說沒,要忙一整天,晚上才能回去吃,就為了多賺錢好過年。然後我媽專門給她煮了一大鍋面,下了雞蛋,準備了涼菜。飯後她擦玻璃,非常認真,真是當自己家一樣收拾的,擦完了還把地板的腳印水漬抹乾凈。後來連續幾年,都是她來家裡擦,有時候忙不過來就和她的夥伴一起來,我媽照例給她們煮吃的,然後幫他們介紹鄰居家去幹活。直到有一次她家裡有事來不了,我媽找別人,才知道擦玻璃市場價已經漲了五成,她卻從來沒有和我們提過,都只要當年的價格。

2. 我姥姥家一脈相承心眼好。大概70年代時,姥姥姥爺種地,養活五個孩子,一年也吃不了什麼葷腥。一天家裡咬牙給孩子們吃餃子,來了一個過路乞丐,說聞到你家吃餃子了,能不能讓我吃一個,很久不吃肉了。我姥姥就給他端了一盆,吃飽為止。但其實自己家都不夠吃,要補窩頭的。後來那個乞丐逢人便說這家人好,幾十公里外的親戚都聽說我姥姥「犯傻」的事跡。
她老人家現在還經常收留路過或打工的外鄉人,有的一住就是半年,從來不收錢,每天做飯了還招待他們一起吃。

她和姥爺覺得自己家兒孫也都在外打拚不容易,對那些漂泊的外鄉人好,就好像也寄託了對自家兒孫的感情吧。


匿名用戶:
在旅行社買火車票,剛買完票外面就下起雷陣雨,出不了門很著急。
售票大姐看到叫住我說:小姑娘給你把傘,打著走吧!
我:你把傘給我了你打什麼啊大姐?我再等等也許雨就停了..
售票大姐:我這兒還有傘呢,沒關係。再說,你下次走這兒送來不就得了?不送也沒關係,好歹我幫了你嘛。
我:我一定會過來還傘的!謝謝你大姐!
售票大姐:你快打著走吧!這里地勢凹,路上會積水,一會兒雨大了,你就不好走了。

然後,那一天特別感動的我打著傘離開了。盡管是瓢潑大雨,但我除了鞋濕了並沒有淋濕多少,雨是冷的,心裡是暖的。第三天晴天,我就特意去把傘還了。大姐見到我還傘很高興,沖我笑著說,我都沒指望你能還回來呢,謝謝你。她竟然對我說謝謝,是我該謝謝她呢。

這件事我一直記得,這份來自陌生人的真誠的善意,教會我今後對人更溫柔。

所以有句話我一直信奉著並深以為然:
我願意:把大家對我的好傳遞出去,讓這個世界的熵增加的慢一點。施比受有福。


匿名用戶:
2016年12月17日,四六級考試。
上午考完四級,我去了昨天定好的蛋糕店,拿走蛋糕。蛋糕很好看,水果朱古力的。設備也很全,我訂了大概六人吃的分量,拎著它去了KTV。
到了KTV,負責確認的小哥哥小姐姐並沒有問出奇怪的話,如果沒有強行賣給我果盤的話,我都要感激涕零了。嗯,我一個人,在KTV,訂了6個小時,過生日。

時間是個良藥,我暫時忘記了身體上的燙傷,安靜的拿著話筒唱歌,吃蛋糕。

點了一首祝我生日快樂,安安靜靜的唱,安安靜靜的點了蠟燭。

「生日快樂~我對自己說~蠟燭點了,寂寞亮了~」
我唱的真好聽,遂錄下來。
突然想起facebook上的外國朋友,視訊了一會兒,他給我唱了法語和英語的生日快樂歌,開心。

六個小時,時間很長誒。要不去Aorqu答個題?
就搜索,一個人去ktv唱好幾個小時是什麼體驗。嗯,我一定是最牛逼的人。
遂答題。
然後,1700+的人,對我說了生日快樂,2700+個贊。
嗯,在我二十歲生日,收到了那麼多的祝福,日,我能吹一輩子!

截圖部分乎友的評論




我從陌生人那裡,收穫到了巨大的善意。我從來沒想過在我20歲生日時,在我以為我被全世界都拋棄的時候,收穫兩千多人的善意,四捨五入就是一個億啊!

我現在二十歲,在我一生的黃金時代,我想愛,我想吃,我想變成天上亦卷亦舒的雲。

感謝那一個億的人。


原答案

一個人在KTV唱四個小時是什麼體驗?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9743562/answer/136291368?utm_source=zhihu&utm_medium=social

點贊的抽一個請吃飯


頡鑫:

很久之前在網上看到的,後來我一直保留了下來。

(圖片來自網路)


夏目六三四:

2005年9月23日早晨,93歲的他靜靜地走了。無數活著的人在口口相傳中記住了他——蹬三輪的老人白芳禮。
這不是神話:這位老人在74歲以後的生命中,靠著一腳一腳地蹬三輪,掙下35萬元人民幣,捐給了天津的多所大學、中學和國小,資助了300多名貧困學生。而每一個走近他的人都驚異地發現,他的個人生活幾近乞丐,他的私有財產賬單上是一個零。他一年四季從頭到腳穿戴的總是不配套的衣衫鞋帽,都是他從街頭路邊或垃圾堆里撿來的。他倒為此挺開心,曾對人說:「我從頭到 腳、從里到外的穿戴沒有一件是花錢買的,今兒撿一樣,明兒撿一樣,多了就可以配套了。」他每天在外的午飯總是兩個饅頭一碗白開水,有時候會往開水裡倒一點醬油,那已是他的「美味」了。
在家他很節儉,每頓最多隻吃一塊肉或一個蛋,怎麼勸他再吃都沒用,他總是說:「留著下頓,吃多了白瞎。」偶爾放縱自己的是饞厲害了,就在晚上睡覺時往嘴裡放上一星肉,含著,慢慢品滋味。
為了多拉一趟活,多掙一塊錢,他幾乎到了不要命的地步。一年365天,無論節假日,無論颳風下雨下雪,他從來沒有休息過一天。早晨6點準時出車,要到晚上七八點鍾才回。
他曾在夏天路面溫度高達50攝氏度的炙烤下,從三輪車上昏倒過去;他曾在冬天大雪滿地的路途中,摔到溝里;他曾由於過度疲勞,蹬在車上睡著了;他曾多次在感冒發高燒到39攝氏度的情況下,一邊吞著退燒藥片,一邊蹬車,虛脫的汗水濕透了棉襖;更有不為人知的是,由於年事已高,冬天裡他常常憋不住小便,棉褲總是濕漉漉的,他就墊上幾塊布照樣蹬著車四處跑。  
在你的心裡想像這樣一幕吧:一個瘦弱的老人,蹬著三輪車,穿著不規整的衣服,戴著一頂草帽,在師生的驚異目光里到大學去,從身上掏出厚厚的一角兩角零幣攢起來的錢遞給學校領導說是要給困難學生捐錢,大學里每年都會收到來自各個方面的捐款,多是大企業。如今收到來自個人、而且是一個蹬三輪老人的捐款,每個人的表情從驚異木然到感動甚至是痛苦。  
而這樣的一幕老人堅持就是十多年,不曾間斷…………   
「自己苦點累點沒有關系,讓每一個孩子都有錢到學校有書可以讀」,這是20年前老人的動機,也是20年裡老人辛苦蹬車的追求和夢想。  
「多發性腔隙性腦梗塞,原發性高血壓,冠狀動脈硬化心臟病,瓣膜退行性病變,老年型白內障,神經性耳聾,並有腦萎縮及消化道出血癥狀。」這是老人病倒的最後,醫生對他的診斷結果。  
「等我病好了,我還要蹬三輪掙錢資助你們讀書」,這是老人對在病房裡對前去看望他的孩子們說的話. 
「三輪車、收音機、小黃鶯」,這是老人今年逝世時留下的最後的遺產。
如果你還不曾為這些簡單的話語動容,那麼,還有一個數字請你記住,在這個老人逝世的時候他已經93歲了,從74歲的暮年開始至90高齡,他不曾有一天如其他老人那樣在家中頤養天年,而是在大街上比一個壯年人還拚命的拉三輪,而這一切,只是為了讓那些孩子,那些他毫不認識的孩子們有錢可以上學,可以在教室里安逸的上課。  
一個人做好事並不難,難得是耄髭之年還堅持二十載無怨無悔;關愛教育拿出很多前來助學的人也很多,常見於報端銀屏。排出那些借捐助之名得慈善虛名的人之外,也有不少人真誠的拿出錢來捐給偏遠的孩子,甚至有成千上萬或者者比爾一樣富可敵國的捐助。  
然而,一個人有100元捐出10元,一個人有2元捐出1元,一個人是乞丐身無分文把乞討得來的2毛錢分了1分錢給另一個乞丐。這三人中誰比誰更讓人感動呢? 
白芳禮老人,無疑就是第三者。那麼真誠那麼純粹。


匿名用戶:
說一件我姐姐的趣事。
她國小二年級的時候,和鄰居家的小夥伴放學一起回家,結果遇到了一群野狗,那些狗估計是給餓的,就要圍上來了,兩個小孩嚇得腿發軟,沒想到小夥伴一把將我姐姐往後推,很大義凜然地說,你快逃,我來擋住它們!我姐猶豫著走不走,但是看她勇敢但也害怕的發抖的樣子,還是說,不行!我怎麼可以丟下你!然後兩人執手淚汪汪·····
還好那群狗圍觀夠了就散了。


別凡熙:
畢業一個人第一次去廣州上班,我是男生,但是畢竟是去陌生的地方駐扎。下了飛機已經是傍晚,拖著兩個大箱子,有一箱是書T.T,打了一個金色的出租車,出租車司機下車為我打開後備箱,把箱子抬進去,打開後車門,說:「歡迎來到廣州」。當時真的挺感動的,第一次來到這樣一個陌生的城市,就有回家的感覺。
==============================
其實後來很少遇到,但是還是覺得那個司機很贊。
雖然聽起來不是很感動,但是希望這些小小的能量會一直傳播,從我做起。


秦一鳴:

有一次老師組織春遊,叫同學們自行準備午餐,而我忘了……結果第二天開心的玩了半天,中午大家紛紛拿出準備的午餐互相交換開心的吃著……

當時我就懵逼了

腹中飢餓難耐,不忍見別人吃得津津有味,只好在偏僻處找個石頭獃獃的坐著

這時候一個小蘿莉走過來

男子漢大丈夫怎可為五斗米折腰?!我當即鮮明的表明了態度!

要…要……切克鬧,泥垢……

時至今日那女孩的面容早已忘記

而那過期餅乾的味道依然記得


星夕:

1.

前一秒,一輛大貨車從我面前呼嘯而過,下一秒,我連人帶單車摔倒在地。驚魂一刻!

那一年,我13歲,正上國中。那時,我剛騎單車爬完一個很陡的坡,迎面而來一輛大貨車。只記得車開得有點歪歪扭扭的,我還沒來得及避開,單車就被撞到了,我也隨之倒地。幸運的是,路旁是一戶人家家裡的前坪,我和車正好倒在了那前坪上。

我算是撿回了一條小命,沒有倒在車輪下,要不然就嗚呼哀哉了。

等我反應過來,從地上爬起來時,一個陌生老阿么走近我,問我痛不痛,然後告訴我她家就在附近,要不領著我去她家幫我收拾一下吧。當時我身上有些地方擦破了皮,衣服也沾了不少灰。後來,我就跟著老阿么去她家了。

老阿么很細心地給我清洗了傷口,擦去了臉上和身上的灰塵。這時候,我開始擔心那輛完全變了形的單車了。該如何是好呢?我害怕家人會責怪我,所以不知道該如何跟家裡交代。

老阿么大概是看出了我的心事,就開始開導我,讓我不要擔心,人沒事就好,爸爸媽媽不會罵我的。所以,老阿么的一番話,又幫我稍稍撫平了心裡的焦慮。

這件事已經過去十多年了,現在想起來還是十分感恩。

————————————————————————

2.

我上了火車,站在過道里,一邊流眼淚,一邊仰著頭努力讓眼淚不掉下來。這時,一個小哥出現了。

那一年,我19歲,異地戀失戀了。去了異地的那座城市,回程時,沒有買到坐票。雖然在同一個省份,但坐火車也得四五個小時。不過,我還是買了票,打算站也要站回去。(現在覺得四五個小時真的很近…)

那位坐在我旁邊座位上的小哥注意到我了,什麼也沒問就叫我坐他的座位吧,一開始我還推脫,在他極力勸了我一番後,我就坐到了他的座位上,然後他就站在了過道里。

那一刻,我感受到了世界滿滿的善意。

————————————————————————

3.

剛上公交不到三站,突然驚覺自己的包包拉鏈被拉開了。下意識地去摸了一下手機,嗯,還在。咦,不對啊,錢包不見了!

那一年,我21歲,剛剛考完試從學校出來。那時候,我的錢包里其實就一百多塊錢,但是身份證在裡面啊。

因為剛上車沒多久,所以我斷定偷錢包的人應該還在車上。於是,我開始回憶自己上車後車里的一些情況。後來,我把目標鎖定在了一個嫌疑人身上。其實所謂的證據,一來就是推理排除了其他人的偷竊可能,二來就是我留意到了他上車時動作有點莽撞。

接著,我開始發聲了:

「誰把我錢包偷去了,自己主動交出來,我也剛剛上車沒多久,這兩站哪些人是新上車的我心裡有數,我知道偷我錢包的人還在車上。」

說這段話的時候,我的目光全都聚焦在那個嫌疑人身上。

但是沒什麼動靜。

接著我又發聲了:

「我就一個學生,錢包里沒多少錢,偷了我的錢就算了,但是我身份證在裡面,如果不交出來,我就要報警了」。

接著又跟司機說了一聲,「師傅,一會兒先別開車門,免得讓小偷跑了。」

這時候,車上的乘客開始有點竊竊私語了,有個別的乘客也在附和我,讓小偷交出錢包,別難為一個學生姑娘。

過了一小會兒,那個嫌疑人說:

「你在嚷嚷什麼呢,誰偷了你的錢包啊,你的錢包不是掉在地上嗎?」

我低頭一看,果然是我的錢包。我想,他抵不住輿論了,只好把剛剛偷去的錢包扔在地上製造我自己掉了的假象。

在這件事情中,多虧了附和我的那個別陌生乘客,才讓我成功追回已經被竊的錢包。

我想說的是,哪怕社會上再多的負面新聞,總有一些陌生人,他們走進我們的心裡,帶給我們溪水般流淌的溫暖與感動。


james:
多年前,第一份工作,某運營商的寬帶安裝工,上午10點,去一戶人家裝寬帶,接到同事電話,無意中說了一句還沒吃早飯,屋主大媽聽到後,給我端了碗熱乎乎的麵條出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