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見過最震撼的自然景觀是什麼?

問題描述:
, , ,
思晗寶寶:

去年夏天去了新疆,我感覺新疆比西藏更加令人震驚不是跟團去的,進行藝術考察待了2個多月
荒漠的蒼涼和綠洲的活力完全是不一樣的
圖三圖四是克孜爾千佛洞,荒漠中的一小個綠洲,
在新疆可能開車4個小時風景都是一成不變的荒漠,坐車坐到絕望,但是湖泊森林的突然出現會讓所有人特別興奮
真的感覺到自然的救贖與饋贈,命都是天給你的
在烏魯木齊市區都能看見天山山脈,
新疆的自然是我去過很多地方
讓我真的體會到絕處逢生的
我覺得等你,在比較低落的時候可以去新疆看看,風景本身不算驚為天人,但是這種自然的神奇,會成為注入你生命的生命力……荒涼,生命,樂觀,自然,說實話去新疆的人比雲南的人少多了,有很多原因不贅述,
大家保證安全的前提下一定去看看吧
那邊人街上都不怎麼買切糕
當地人性格都特別好還有空氣是真好!


8隻小豬:

看到前面很多人提到極光、星空,我說一個比較小眾的吧,西澳的一些絕世美景,不僅震撼,顏值還杠杠的~

粉紅湖

這個粉紅湖是很多少女心心念念此生必去的地方,它就在西澳!而且西澳還不止一個粉紅湖哦,可以直接在湖邊拍照也可以坐直升飛機在上空盤旋,兩種方式滿足你的少女心~

赫特潟湖是較大的一處粉紅湖,距離城市近而且交通方便,而且這邊的粉紅湖不止一種顏色,顏色由淺粉到深紅不一。最最重要的是,大家可以站在湖水裡拍照,想像一下自己與這漫地的粉紅融為一體,再給自己上一個美美的濾鏡,還不信有人能在朋友圈美過我~

如果說赫特潟湖是大地裸露在人群中的一顆粉紅色的眸子,那赫利爾湖就是藏在中央島上的一顆大地的粉紅色心臟。相比於赫特潟湖,這里不易到達,顏色更純粹,雖然只能通過飛機遠遠瞧上一眼,在高空中拍照其實更美有沒有~

世間獨有的波浪岩

世界第八大奇觀波浪岩,外形如同被風浪捲起的波濤一般,看見它,似乎能看見這片大陸幾千年的風像海浪一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拍打在這片土地上。大自然把它雕刻成這滄桑模樣,記錄著氣候與這片土地發生的故事。在這片岩石前駐足一會兒,沒有人不感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活化石森林——尖峰石陣

尖峰石陣是南邦國家公園的一部分,數以千計的石灰岩柱矗立在這片荒野之中的岩石森林中,像是被風沙掩蓋的一座古老城堡一般。傍晚,夕陽打在這片大地之上,為原本乾枯的岩石染上一層金黃,這些沉寂了幾千年的岩石在傍海風的吹拂下,像是活過來一樣,你看著它總有種說不出的親切感,坐在岩石上看看夕陽,它們彷彿就是你多年的老友一樣,安靜的陪在你身邊。

巴瑟爾頓海中棧橋和盧文海角燈塔

巴瑟爾頓海中棧橋是南半球最長的木質棧道,孤獨的棧道像是海岸像大海伸出的一隻手,想去探索大海深處的美。棧道上的原本有小火車搬運貨物,現在小火車停了,但是我們可以在棧道的鐵軌上漫步,以遠方海天一色的藍為背景拍攝一組婚紗照,徐若瑄小姐姐當年結婚的時候,就是這么美的。

盧文海角燈塔是澳洲最西南角邊的一座燈塔,燈塔的左邊是南大洋,右邊是印度洋,它在這孤獨的角落為過往的船舶引航。來這兒走走,你也算是到過了真正的天涯海角。坐下來看看天空白雲漂游,海浪陣陣拍打海岸,你那顆動盪的心,也能在這里尋到片刻的寧靜吧。

幸運灣的白沙灘

幸運灣(lucky bay)是澳大利亞最潔白的沙灘,而與這個沙灘搭配的不是海鷗,也不是海燕,而是澳大利亞的象徵之一——袋鼠。在這片南半球最潔白的沙灘上,經常可以看到和你一樣在海邊漫步的袋鼠,它們一點也不怕人,如果有勇氣的話甚至可以和他們來一次拳擊賽;沒有勇氣,偷偷地和高冷的它們留幾張自拍,也是B格滿滿。

相比於熱門的東澳來說,西澳就像一片尚未挖掘的處女地,也有這震撼世人的絕世美景,如果你想去西澳玩耍,可以來8隻小豬約個當地達人William,他在西澳生活了15年,對當地的風景、人文都十分了解,絕對能帶給你一個難忘的西澳之旅~

戳鏈接:8隻小豬西澳嚮導 ,約個當地人帶你玩!

微信公眾號:8隻小豬


Aorqu用戶:

/密恐慎點/
今年四月路過北戴河濕地,遠看沙灘已為白茫茫一片。

這時一輛大貨車鳴笛經過,音量很大,白茫茫的一片如雪片飛起。(密恐者慎點慎放大)

每年四月五月,北方氣溫回升,候鳥遷徙回北方,因水質地形等原因,每年上萬只鷗類候鳥在北戴河濕地棲息,以上渣像素圖中約有三萬只鷗類,從南歸來,於此棲息捕食。

(爭取五月拿設備去補拍更新)


Aorqu用戶:


Florida:

去年是太陽黑子爆發的周期年,正好是拍極光好時候,就義無反顧的訂了冬天去冰島的機票。

在我去過的眾多國家裡它刷新了我對自然風光的認知。

藍湖,常年恆溫40度,簡直仙境。天然的熱源,旁邊冒著煙囪的就是發電廠,海藻泥還可以美容,冬天泡溫泉就是冰與火之歌啊。

傑古沙龍冰湖。冰湖上的巨冰斷裂掉落漂浮在湖上,形成自然的冰雕。古墓麗影,蝙蝠俠,泰坦尼克號各種電影取景地。

冰河湖上的日出。冬天的冰島四點天就黑了,早上十點半才日出。

藍冰洞。天然的冰洞,每年位置都在變,需要跟著專業人士勘探。因為藍光波長短被散射因此冰川呈現藍色。徒步的嚮導說,看到白色的冰就不要走上去,裡面空氣成分高,冰不密,很容易塌。

冰川徒步。穿上專業設備走在冰川上。冰鎬太鋒利怕傷著自己所以一定要朝下拿。有趣的是徒步的時候不用帶水,渴了就撬塊冰下來含著,味道還是挺不錯的。

還有不得不提的極光了。一般的極光是只有在長曝光下才能拍到,但是在特別強的時候肉眼可以直接看到。很慶幸來的第二天車子就碰上了,還奔馳在高速上立馬就地停車拿出三腳架。狂風大到分分鐘就要把自己吹走了。
看著綠色的光河緩緩流動震撼到說不出話。

做攻略是看到有人問極光有多美。有個人答,美不過照片,但遠遠比照片來的震撼。看到這個場景無憾了。

慶幸在這個時候,身邊還站著最愛的人。

跑個題順便發點其他手機拍的皂片。
冰島首都,雷克雅未克。

冰島的大部分自然風光景點都不需要門票。夏天自駕露營會得到另外一種體驗,可以看瀑布,黑沙灘,坐船看鯨魚,還可以浮潛。
有生之年還會去的一個地方!


凝煙:

ebee

西藏的40冰川,位於中國與不丹的邊境,拉薩往普姆雍措方向,一路經過無人區,海拔5300左右,我們是2017年1月份去的,當時還沒被封,回來聽說已經被警察封線了。當第一次見到時,那種激動的心情是沒辦法形容的,大自然太神奇!


東黎:

我喜歡從陸地上去想去的地方,它能近距離地感受沿途的風景,所以愛坐火車或汽車前行。

一直想去大西北,主要想去敦煌,去青海湖。

看地圖,敦煌極偏遠,是一條鐵路線的終點站。

幾年前,在女兒的鼓勵下,我們踏上了西行的旅途。

從蘭州坐火車去敦煌,普快,那時沒有動車。

我們一站一站地走,途徑一些早已耳熟能詳的地方:武威、山丹、張掖、酒泉、嘉峪關、玉門……從白天到夜晚,又到白天,終於到達敦煌。

敦煌是一個非常值得去遊歷的地方,值得去的還有它附近的鳴沙山、月牙湖、雅丹地貌公園。它們將在我其它的文章里詳寫。

之後,我們要去青海。

地理位置,蘭州、敦煌和青海湖三地處於一個三角形的三邊,若從敦煌到青海湖距離近,可以少走一條邊。但檢視交通圖,似乎沒有直通那裡的鐵路和公路,只能再返回蘭州,才能再去青海。這一返程有千餘公里。

我不想走回頭路。

再仔細看地圖,發現在一片荒漠里畫著一條細小的虛線,線旁有三個小字:備用線。

我不知道什麼是備用線。

圖上是線,地上就是路。

我去了長途汽車站,到了售票窗口。

我問:有直接去青海的車嗎?不走蘭州。

售票員看了看我,遲疑了一下。

售票員說:有。晚上10點發車。你到時來坐車,車上買票。

晚上10點前,我和女兒來到汽車站。

汽車站的廣場上停著一輛大巴,四周黑乎乎的,車里亮著燈,有人車上車下地忙碌著。車門口站著一個人,向上車的人收錢。上車的人多帶了大包小包的行李,它們被放到車體下部一個巨大的儲物櫃里,還有一些龐大的竹筐之類的東西,被放到車頂,用繩子綁縛了。

我們交了錢,上了車。

我被充斥車廂里酸臭的味道熏得倒喘了幾口氣。那酸臭味是汗臭味,它來源於以前的和現在的乘車人。很多氣味遺留了,經久不散。

聽到身邊的幾個人在對話,我才明白為什麼這趟車不在汽車站售票。它實際上是一趟被人包租的車。每晚,一些要去沿途做小買賣的人合夥租車,坐不滿人,有願意同行的可繳費隨意搭車。

我們上車了,只能跟車前行。

車上的座位都是卧鋪。

在鋪位上安頓下來,再看看周圍的同行者,我有點兒後悔了,因為車上除了我和女兒,再沒有其他女性。

開車還有一段時間,我的心裡忐忑不安。

我下了車,點著一支煙。

我抽著煙,圍著車轉了一圈。

車,是比較新的車,輪胎的紋路都很清晰。車的前燈和尾燈都亮著。它應該是一台車況良好的大巴。

車附近的人都埋頭忙著自己的事,整理貨物,儲放貨物,綁縛貨物……

在車頭,我看見了一對父子。父親是個三十多歲的壯實漢子,圓眼,厚唇,站在打開的車門旁,悠然地抽著煙,滿臉笑意。他穿著一套老式的灰藍色工作服,手上戴著白線手套,一副司機模樣。一個六七歲的男孩繞著他跑來跑去,嘴裡還唱著歌。孩子有口音,我聽不懂他唱的歌詞,看錶情,那應該是一支很快樂的歌。

司機看了看手錶,轉身把孩子抱起來,順便在兒子的臉頰上親了一下,才把他抱到駕駛室的座位上。

孩子很機靈,手腳並用,幾下爬到駕駛座另一頭的座位上,坐好了。

司機一邁腿,上了駕駛室。

有人喊:上車了!開車了!

我上了車。

女兒看出了我的不安。

女兒說:有問題嗎?

我說:應該沒問題。

女兒說:為什麼?

我說:因為司機很愛他的兒子。

車開了。

一段時間後,我適應了車里的味道。

車上的大部分人灰頭土臉風塵僕僕的樣子,他們都不怎麼說話,有人上車後就倒頭睡著了,鼾聲此起彼伏。

車離開了城市。

很多時間里,車在黑暗中穿行。夜色里,遠處隱約有山,山連綿,都是不高的山。車燈射向前方,可以看到路很深遠。曾經的柏油路年久失修了,基本變成砂石路,坑坑窪窪,車顛簸,像浪里行船。

後半夜,路上除了我們的車,幾乎沒有其它車。

車廂里,卧鋪的夾道間亮著一盞燈,車頭那兒亮著一盞燈。

一束柔和的燈光輝映著司機和他的兒子。他們始終在說話,孩子說幾句,父親說幾句。說著說著,孩子會笑,笑出聲。是我陌生的方言,所以我沒太聽懂他們在說什麼有意思的事。

我無睡意,有很長的時間,我在猜想,這樣的夜晚,這樣的夜行車,父親帶這么幼小的兒子一起出車是怎樣的情況。種種設想後,最終以為,這是父親順便帶了兒子進行的一次愉快旅行。

沿途的幾十里或幾百里的路邊,有一些臨時搭建的簡易工棚,它們的不遠處有施工的工地。

我拿出相機,翻看著走過的地方所拍的照片。

女兒睡著了,又醒了,突然悄悄地拽了拽我的衣服。

女兒說:上鋪有個人在看你。

我抬頭,果然看到一張男人的臉。他好像很長時間沒洗過臉,滿目灰塵,一下子看不出他的年齡。他發現我在看他,眼神躲閃到一旁,縮回頭,沒影了。我覺得他的眼神並無歹意。他可能來自極偏遠的地方,對很多事物好奇。

我說:他在看相機。

我的聲音壓的很低。

女兒:哦。

孩子突然發出了喜悅的驚呼聲,而且說的是國語。

孩子說:爸爸,流星雨!

我坐起來,朝前看。看到車前的大玻璃像塊大的電視熒幕,那裡正快速地流動著一大片流星,它們曳著一道道光,從天的一頭滑向另一頭。很多年前,我小時候,在夜空見過流星,不過是單獨的一顆,像是綴在天上的某一顆星星不小心墜落了。流星雨只在電影或電視里見過,而此時,它卻無比真實地呈現在眼前。

我來到車前面,坐在孩子旁邊的一個鐵皮箱上。箱上有塊獸皮,很鬆軟。

孩子是個真愛說話的孩子,用國語和我說話。

孩子說:我就是為看流星雨才坐爸爸車的。爸爸說今晚是晴天,能看到流星雨。流星雨是一陣一陣的下。

果然,一大片流星雨過後,天空沉寂了很長時間。

孩子說:別睡覺,再等等,還會有流星雨。

父親也是個愛說話的人。

司機說:備用路,實際上是早年間部隊修的戰備路,穿越整個象皮山,走軍車,通青海省。後來這路基本廢了,但還能走。

我說:就你一個人開車嗎?

司機說:本來還有個司機,他今天有事,沒出車。我白天睡足了覺。開車走這路不費神。象皮山的山很特殊,山與山離得很遠,中間是平平的戈壁灘,車即使跑的信馬由韁了,也在平處,沒危險。到了德令哈,我會停車休息兩小時。

沿途幾十里或幾百里的路邊有臨時搭建的簡易工棚。它們的不遠處是施工的工地。

司機說:那裡在修新的鐵路。

停車。

有人下車,他攜帶著碩大的幾個編織袋,迎著風,踉踉蹌蹌地走向那些工棚。

又一大片流星雨開始在空中流動了。

我叫醒了女兒。

我們四個人一起在車前看流星雨。

流星雨一陣又一陣,直到黎明。

德令哈,蒙語,意為金色的世界,一個聽著音律非常好的地名。

它城區很小,在柴達木盆地的東北邊緣上,是八百里瀚海戈壁少有的縣城,居民以少數民族為主。

夜晚的德令哈很寒冷。

街邊有賣烤羊肉的攤子。

太陽從遠處的山上緩緩升起,輝映著萬物。

那一刻起,有很長的時間我沒說話,目不轉睛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戈壁灘有了起伏,路也有了彎曲,像一條蜿蜒的帶子,路面上顫動漂浮著的空氣,戈壁灘上密布的黑色大小石頭和盛開的紫色野韭花,山坡上漫散的氂牛群,有很多羊在青青的草地,半山上縈繞著白色山嵐,偶爾幾株黃了紅了葉子的樹,天際湛藍……完全是一張又一梵高的畫。

那些畫在不斷地變化,因為它伴隨著一個接一個的海市蜃樓出現,那是隱約的城廓或水域。

司機說:戈壁灘上最缺的就是水。能看到的水都是幻覺。去追那水,能追得渴死。有水的地方會有成林的樹,那就是綠洲。

孩子說:綠洲里住了好多人,還種著很甜的葡萄。

轉過一個山崗,上了一個緩坡,青海湖猝不及防地出現在頭頂,它闊大無比,碧綠如玉,涌動著,彷彿要越過堤岸。

莊子曰: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多年過去了,我始終對那次的遊歷記憶猶新。

那流星雨,那海市蜃樓,常常入夢。

不知那備用路是否存在。

不知那夜行車是否通行。

我在想。


囧傻呆萌可愛多:

以上三張普達措國家公園,以下一張為海南分界洲島


藍色群山:

很多,最近的一次是這里,大家可以看出是哪裡嗎?


王明知:


從我2014年玩過了夢寐以求的單反之後,發現:原來網路上那些號稱旅遊攝影作品,全是改色與對比度,以傳達的作者心中的視覺期望!而不是自然的!換句話說:分享旅遊拍照,更多是把第一人稱的ps後期視角作品,上載到朋友圈、微博、lofter、豆瓣等區域,向別人證明自己擁有某一勝景的優越感!

這種行為是脆弱的,如果有老司機一語道破玄機,回復到:2010年我就來過這,顏色沒那麼鮮艷吧?你整個人會摔下來的!因為是,你把自己舉得過高!

後來,我發現論ps功夫,墨綠的極光可以被我1秒鐘改成亮綠色,模糊的銀河可以被我選區羽化局部提亮以強調"我就是看到了銀河!",一切都是應酬於向別人證明"我去過的地方很牛逼!",而已。

旅行,觀光,到底是為了別人,還是為了自己。於是,我只帶了手機,來到了納米比亞,想僅僅用與肉眼相當的手機攝像視訊功能,來擷取一些打動我自己的瞬間!

我想,我是找到了一個無需後期的世界。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