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見過的最陰暗的事是什麼?

問題描述:無法看得見這世上全部角落,但願通過網路的連牽可以知曉一些這世上不為人知的事和物。謝謝每位答主的分享。 人到底可以有多壞?
, , , ,
隔壁老王道長:

都說虎毒不食子,但事實上不配做父母的人也大有人在。

可費盡心思把自己的親生兒子搞死的,你們聽說過嗎?

我小時候為了上學方便住在姥爺家,姥爺家是那種50年代蘇聯援建的筒子樓,鄰居們公用廚房和廁所的那種。姥爺家住的那層有個著名的老混蛋,外號「老鬼子」。為啥叫老鬼子呢?因為這個人特別混蛋,整天欺負鄰居,大家都覺得他和當年的日本鬼子沒什麼區別。

自然災害那幾年,全國人民都餓得不行,許多父母為了把飯給孩子吃,自己餓的全身浮腫。但老鬼子和他媳婦吃的特別好,每天孩子們上學以後,兩口子就在家裡偷偷吃東西,吃完以後把東西鎖在櫃子里,孩子們餓的時候就從櫃子里拿出特別少的分量給兩個兒子吃。

當時他的大兒子正值青春期,本身就是飯量最大的時候,但攤上這么一對爹媽就只能忍飢挨餓。大兒子本身學習好、人也乖巧,對鄰居們都特別恭敬。鄰居們看不下去,看孩子餓的不行,生生從自己的口糧里擠出一口吃的給老鬼子的大兒子。這大兒子靠著鄰居們的接濟勉強活了下來。

有一次,老鬼子的大兒子實在忍不住了,撬鎖偷了老鬼子的饅頭,偷偷躲在廁所里吃。正好那天老鬼子提前下班,上廁所的時候撞見了,他二話不說就把他兒子扭送到派出所。

去了派出所警察都懵了,都聽說老鬼子混蛋,但沒想到他這么混蛋。你說你當爹的有飯不給孩子吃,兩口子偷偷吃也就算了,人家孩子餓急眼了吃你的東西,你還把孩子帶到派出所。後來派出所所長出來「調解」了半天,把老鬼子打發走了。

事情到這還沒完,當時老鬼子是工廠里的一個小頭頭,類似於工人糾察隊一類的,反正都不幹什麼好事。他當時組織起工廠里的一群小混蛋,把他兒子抓起來批鬥,給他兒子打成右派,還當著工廠眾人對他大兒子拳打腳踢。後來也不知道怎麼事情鬧大了,區里一個更大的混蛋把這事當作典型,對老鬼子大義滅親的舉動大力表彰,順便把老鬼子的大兒子送去了東北的勞改農場。

老鬼子是東北人,他早年到了北京,但他有個弟弟在東北當警察。他弟弟聽說大侄子被他哥送進了勞改農場,急得連夜坐火車到了北京,和老鬼子大吵了一架。當年的警察還允許配槍,老鬼子的弟弟甚至拔出槍來威脅老鬼子,也沒能讓老鬼子改主意。從此以後,老鬼子哥倆就斷了聯系。

沒過幾年到了文革,老鬼子的二兒子當了紅衛兵。可能對老鬼子把他哥哥送進勞改農場的事耿耿於懷,二兒子和紅衛兵小夥伴策劃抄了老鬼子的家,當然也是他自己的家。一群混小子對老鬼子拳打腳踢,老鬼子記仇了,半年之後老鬼子當上造反派的一個頭目,又把自己的二兒子送進了農場。

這下好了,以後兩口子吃東西再也不用偷偷摸摸了。

你以為事情到這就完了么?並沒有。

文革結束以後,老鬼子的兒子想回北京,給老鬼子寫信,想讓老鬼子找派出所疏通一下關系,早點把他從東北調回北京。但老鬼子看完兒子的信以後就把信扔了,還是好事的鄰居看見以後,大家才知道有這么回事。

又過了二十年,老鬼子的兩個兒子才從勞改農場回了北京,哥倆既沒地方住也找不到工作,老大在夜市上擺攤,老二在飯館當服務員。兩個土生土長的北京人租住在城中村的平房裡。

沒過兩年,老鬼子的二兒子出車禍去世了。老鬼子生了場重病想起自己還有個兒子可以伺候他,於是把大兒子召回身邊。大兒子雖然恨老鬼子,但他心裡是個很善良的人,每天照顧生病的老鬼子。

又過了幾年,老鬼子的大兒子得胃癌去世了。老兩口沒辦法,只能「相依為命」。

大兒子去世的第二年,老鬼子兩口子在同一天雙雙突發心臟病去世,死後七天因為鄰居聞到房間里傳來陣陣惡臭,才找來居委和警察破門而入,發現了這老兩口的屍體。

這棟筒子樓最初的產權是某工廠,但廠子早就倒閉,現在的歸屬權仍然是個謎,北京有很多這樣的房子。警察拉走了老兩口已經腐爛的屍體,對方間進行清理後,居委會找來木匠把老鬼子的房子用木板封死。

之後,鄰居們經過房子的時候,都會因為覺得惡心,朝他門口吐一口痰。

老王我雖然是個道士,平時很少說他人是非,但對於老鬼子兩口子,我只能說

活他媽該!


Aorqu用戶:
朱令案


阿佳:
先說明,我是高中生。可能閱歷淺薄,但這件事我的確覺得陰暗。
我現在的同桌是個很好的女孩子,性格什麼的都是很棒的,但是她媽媽這段時間生了重病,可能沒多少時間了,原來很漂亮很有氣質的一個阿姨現在變成了沒有頭發的「小老頭」。具體是什麼病治成什麼樣了我們也不清楚,但是頭發都沒了,估計是化療了。我們現在也算是緊要關頭,她家裡擔心她分心或者承受不住就帶她媽媽去鄉下養病了,我們也勸她放寬心相信現在的醫療技術,總之就是給她點希望吧。但是昨天她回家裡拿換洗衣服時(因為家裡沒人她一直住在親戚家裡)發現她媽媽已經回來了,狀態已經很糟糕了。所以她第二天來學校時已經哭的不像樣子了。這時候,我們班導看見了就把她叫出去了問怎麼了,她說完之後班導就說了一句:「那就是癌,快死了。」她說,我媽媽只是說那是個普通的腫瘤啊,班導就來了一句:「她騙你呢,就是快死了,你還有心情哭不好好學習讓她瞑目啊。」
班導的一句話,讓我同桌家裡和我們花費的苦心,以及她最後僅存的希望,都付諸東流了。


喵喵喵alg:
說個朋友的朋友

她曾經是某局副局長(說曾經是因為貪污太多已經進去了)

在她做副局長之前,年輕時做過護士。
大概做到了護士長這個位置。

有個女病人因為跟丈夫吵架喝葯自殺,送到醫院後,基本快救活了,臨近出院的前幾天,注射完葯物差不多可以出院。

朋友的朋友給她注射的,因為自己的失誤(不太了解具體的 可能是配錯葯了,只知道真的是一次重大失誤) 沒過幾天,在她丈夫準備接她出院的時候,人沒了,再次搶救,無效。

丈夫哭的撕心裂肺,家裡還有兩個孩子。

她當時快升職,調任到新的工作地點,這是重大醫療事故,被查到就完了。

人性有多陰暗?

她利用自己的職權,把當天自己注射葯物的記錄毀掉,為防止意外,又把一名無權無謀無後台的小護士名字換上去,結果可想而知。

她順利升職,醫院不想把事情鬧大,將那位小護士辭職,還讓她賠了人家一大筆錢。

當時聽完端著酒杯沉默了半天,她一路踏著血上位,真叫人惡寒。

所幸惡有惡報,後來還是栽了。

更新:
酒桌上聽來的,各位看官質疑它的真實性,其實我也希望這真的只是一個「故事」。

回答評論區幾個疑問:
1.很多年前的事兒了,那會兒的醫療體制與現在或許有點差別,再者,也許是我描述不清,不是從事那個專業的,很多術語也表達不出來,抱歉了。

2.從「醫院的護士升到某局副局長」
我覺得這是很合情合理的事啊,她能做出那種事心思不會簡單,這個年頭也依然有人願意費盡心機「往上爬」。

3.跟《外科風雲》劇情一樣
額……我真沒看過這個電視劇(聽倒是聽過)就像評論里某位看官所說的,可能一些電視劇情節取材於生活吧。

4.至於善惡是否有報,看命吧。

5.沒想到會有人點贊和評論這個回答,我以為會沉下去……您信也好不信也罷,人心險惡陰暗是真。


fgc ggarin:
最黑暗的莫過於法務黑暗,因為法律是最後的底線,是自救的最後的一根稻草,如果連這個都沒有了,剩下的只有絕望的沉淪,比如各種冤假錯案


Aorqu用戶: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比較大的國企。

國企的每個辦公室里,總會有幾個老油條,而且是那種比較壞的老油條,不但自己整天混吃等死,而且還見不得其他人努力工作。

A和我是同一年參加工作的,我在工程部,她在財務處。

A是那種比較聰明又比較勤快的人,幹活總是乾的又快又好。

B和A在同一個辦公室,孩子上國中了。整天各種遲到早退,處長也拿她沒辦法。

B不止一次給A說,幹活要學會偷懶,沒必要那麼拼。但是,A還是一如既往地按照自己的風格工作著。因此,B沒少說風涼話,而且還變本加厲。

後來,A離開了這家公司去了深圳。

A後來和我一起吃飯的時候說,B為了排擠她,到處說她的不是,甚至說她和財務處某某偷情被抓個正著。

A說,辦公室所有人都知道B在誹謗她,在排擠她,但沒有一個人替她說句公道話。

因為,B的老公在集團公司身居要職。


顏如初:

一個女孩子在微信上認識了一個富二代,富二代帶著她去了香港,麗江,她玩的很開心,他還給他買了很多東西,在香港分手的時候這個男孩子給了她一個禮物,叫她回北京打開
後來她回到北京,打開了盒子,裡面是一個花壽衣,還有一張紙,上面寫著,歡迎加入艾滋病的世界


鯉伴:
在回答問題之前,我特意查了「亂倫」的概念。
好了,跟你們說一個我大學同學「亂倫」的故事。

背景是這樣的,大二那年我和室友經常逃課,輔導員在班裡安插了眼線,直到有一天,我們班有一個同學無意中透露了他被記錄的曠課次數太多了,可能要被開除,我才知道原來是學習委員一直暗中監視我們。

於是我有點方,和我室友一合計,準備趁學習委員上體育課的時候(我們選修的不同,不在一個時間上課,她宿舍有我們的內應)去她們宿舍找找她記曠課人員的本子,一翻不要緊,翻出來了一個黑色的筆記本,我一打開,裡面全是性!!愛!!日!!記!!當時19歲的我哪能接受這些,於是我們平復了激動(大霧)的心情,耐心認真的閱讀了一遍這個黑本本。

男主角是她的姑父。。姑。。。父。。。在我們這里X局當副局長。其中細節描述得之詳細,用了多少套,去了哪家酒店,用了什麼姿勢,做了幾次,時間多長,給我們一種不用上網都能看小黃文還是長篇連載女主角第一人稱自述的感覺,而且看她的描述還不是被強迫的,是她勾引自己姑父在先,我整個三觀都崩塌了。

你們知道嗎,我們班這個學習委員在讀高二的時候父母車禍雙亡,是她姑姑把她接到家裡撫養,視如己出啊!!她還拿這事在班裡博得了很多人的同情,什麼助學金大家都讓給她,萬萬沒有想到。從她的日記里隱約可以看出她勾引她姑父的目的,果然,大學畢業後,她從政了,她姑父變成了正職,她就在她姑父的局裡上班,在這條路上走得是順風順水。

去年她結婚了,婚禮上,她姑父慷慨激昂的發了言,姑姑在一旁熱淚盈眶。我們幾個知情人在下面心裡五味雜陳,她姑姑日防夜防的小三,竟然是自己弄回家來的親侄女。她的丈夫,這輩子估計都不會想到,自己的新娘,早就被這個老男人睡了百八十遍了。


iCoA首席特工:
第一個,跟 @SydneyCarton 說的有點類似

某金庸黑,卧薪嘗膽,潛入金庸吧,跟各色人等混熟,然後坐上吧主,在月黑風高夜,刪吧、刪精品、刪相冊、踢會員,並從此此人在江湖上消失了……夠無聊吧

後半段真實的,前半段是某些吧里人想的,更無聊吧

話說現在還沒人知道這個人到底是誰?是真實的人,還是馬甲……我也夠無聊吧

第二個,說一個我親身經歷吧

某市商務局(應該是管內外貿易的局),公司因為需要辦一些涉外業務,包括進出口權等,被明目張胆的索賄。

我們司機去送某證明材料的時候,某A科長,在辦公桌里掏出一大把個人發票給司機說,這些發票,讓你們公司給報了吧

我去辦進出口權登記之類的時候,樓道上碰見某B科長,我就跟其打了個招呼,結果其跟著我到辦事的辦公室,當著我和辦公室其他人的面給我們老闆打電話說我剛才看見小張了雲雲,然後直接切入,我手機快欠費了,給我交點電話費吧……

更悲催的是,某B科長所在科室的人給我們老闆打電話,說某某事已經辦成了,讓老闆請客,酒店他們已經都定好了。吃完之後,在車里支開某B,這個科室的C和D說,以後辦事不要找B科長,因為他已經退休了,只不過不想回家,老來單位蹭吃蹭喝,以後看見他離遠一點。當時我在車後座坐著,我以為遇見好人了呢,結果話鋒一轉說某扶持基金一下來啊,請某C去國外旅旅遊,還有以後有什麼事直接找我們就行……我勒個去,當時哥剛畢業沒多久啊,差點崩潰了都!

第三個,再說個跟我自己相關的

哥老婆懷孕了,要生孩子,但是懷孕了也不能隨便生啊,得辦准生證(現在更名生育登記證,但是換湯不換葯)。於是在知道已經懷孕之後,就去某縣(老婆戶籍所在地)計劃生育局辦理。沒有回家,讓家裡人幫忙辦理的,結果一直說手續不全,當時也沒有在意,以為家裡人不太懂這個。結果都要生了,住進醫院了,還沒辦出來,哥親自帶資料去計生局,結果說負責的那個人回老家了,一周後回來,其他人不能辦……後來一打聽全縣只能在這兒辦,還只有她一個人能辦……

等回來了,去辦,還挑各種毛病,最後索賄二百,才給辦理……TMD,詛咒她不得好死!

最後一個是我最感到憤怒和無奈的事情,現在已經過去兩年多了,想起來牙根都癢癢!

第四個,再加一條,剛剛體會到的

這個同樣忍不住爆粗口,考駕照,教練各種刁難和不負責任,終於有一天意思表示大概是要給他買煙。TMD我學車本身就花了錢了,你教我屬於我付費了的,還不給買煙就不好好教。

這不是一盒煙兩盒煙的事兒,手裡有點小權限就想辦法撈油水。這種人要是真當了「公務員」還不是大貪官啊。也許有些人已經習慣了,說這就是潛規則啊,但是我就是看不慣。


Aorqu用戶香水:
大家都在說生活里的事和新聞里的事,我來舉幾個Aorqu上大家能親眼看到的例子吧。
——————————————————————————————————————————————
男友不想戴套說如果懷孕墮胎會給我找最好的醫院,還該信任他嗎?
http://www.zhihu.com/question/29293223

男朋友經常罵我,有時候打我,但他真的想跟我一起過日子,我該怎麼辦?
http://www.zhihu.com/question/23878471

男朋友打了我,還應該在一起嗎?
http://www.zhihu.com/question/28423195

老公說正是因為太愛我,所以想跟我妹發生關系,這是一種什麼心理?
http://www.zhihu.com/question/28453823

女朋友長得太丑,感覺配不上我,要不要分手?
http://www.zhihu.com/question/29719001

這樣的例子多的是呢,記不記得那個要把前男友結扎的女人呀?


溫酒:

前兩天我寫的那個故事吧。

很多人都說我講故事的水準不行,生搬硬套……

但是吧,我要說的是,其實吧,這不完全是故事……

尤其是故事背景……

我們那兒動遷的時候,

真的就有一個老年痴呆的老人莫名失蹤,

然後孩子得到更多的議價權的事情。

他們家老幺在火葬第二天早上,在家門口突然爆發哭天搶地,大家都看到了……

最後咋辦的我也不知道(我已經簽字滾蛋了)。

聽說根本沒法抓人,因為都不知道失蹤是不是被人騙出去的,最後認定意外了。

他們家後來動遷很晚才走的,

因為有一些突然獲得議價權的孩子死活不簽字當釘子戶(反正也不住裡面),

唉。

在動遷的時候,這種事情比比皆是……

而且最關鍵的是,鬧出那麼大動靜的,也就三四十萬的事情,甚至有時候只有十幾萬幾萬,

幾百上千萬的大生意,那特么是用來諷刺的……

===

給個鏈接。

https://zhuanlan.zhihu.com/p/39941801


匿名用戶:
不好意思和大家比起來我這個弱爆了。

但是想寫出來讓大家警惕一下吧。

有一年我媽帶我和我妹離家出走,家裡有點矛盾,不是和我爸,是我媽的娘家。

那個時候我媽情緒很不好,我們打算吃點東西歇一會,店家的飲料是付了錢以後自己去冰櫃拿的。(現在想想可能這就是他們訛人的套路吧)

於是我妹一個人下樓拿飲料,店裡一個19歲左右的女孩,(我有點記不清了好像是19,反正比我當時大)那個女孩惡狠狠地抓著我妹的手問她是不是沒給錢?

我妹上樓以後就說那個姐姐問她是不是沒給錢,但是沒有描述她是怎麼問的,不知道我媽當時的邏輯,但是她立馬就猜到對方態度很惡劣,加上她心情不好,直接拿起桌上的碗往地上一砸,說你們搞什麼!後來店員都圍了上來,現在回想,怎麼會一下子都圍上來呢?

從廚房裡沖出來一個男的,光著膀子,挺壯,一下子就扯住我媽的頭發,我上去想把他拉開,其他的店員抓住我的四肢,大概一個人拽一隻吧,還有兩個人玩命地往我肚子上踹,那個架勢的確是想要了我的命的樣子。

那年我15歲。

我妹在一旁哭得稀里嘩啦的,但是我和我媽都在被人打著,她也只能在角落裡哭,我們安慰不了她,那年她9歲。

後來我媽報警了,民警來了,沒想到卻是這家店的常客,還是上海本地人,結果可想而知了,就是說自己了解他們的為人,不會這樣的,那個時候年齡比較小,但還是知道打民警是什麼後果,但我現在還清楚地記得,當時我有多想呼他一巴掌。

民警調解的時候一直替他們說話,這就不多提了,無非就那樣了。

當時那群人一直圍著那個19歲的女孩,因為她的手指不小心劃了一個小口子,她說我欺負她,一直強調自己年齡小,抱歉了是我沒開口說我多少歲是吧?

後來老闆趕來了,拿了兩瓶八寶粥就想了事??這是我聽過最令人瞠目結舌的笑話。

後來我們拖著行李走了,很落寞,也顧不上丟不丟人了。

當時我媽沒錢了,我們在動車站等我爸給我們打錢,好讓我們能回家,那個屬於我們一家四口的家。

我爸在外地四處借錢,我們等了一下午,我爸也借了一下午。

四年過去了,這陰影我一直揮之不去,讓我更擔心的是我妹,從那以後,她就一直很害怕去小店裡吃飯。

我一直怕我妹有心理陰影,對自己倒是無暇顧及了,這是做姐姐的心態,傷害到妹妹我就有點失控。

不希望她的童年有陰影,是我一直以來最大的心願。

就寫到這吧,眼眶已經要盛不住眼淚了,不想在舍友面前哭,他們除了冷漠無情以外可能還會想要八卦我,有點害怕。

上海動物園附近的幸福生煎
希望Aorquer們千萬別去,保護好自己。

往事都散了吧,我也匿了。
——————————————————————
沒想到有這么多人想了解得仔細一點,那就再說清楚點吧,說我講事情沒邏輯的,實話說我打上面那段話的時候,的確一點點邏輯都不願意考慮。

就像KFC點餐一樣,他們店是先在前台點好的,包括飲料,就是收了你的錢那種,然後你就坐在桌子上等,自己去旁邊的冰櫃拿飲料。
這家店有兩層,當時二樓的冰櫃沒有飲料了,我妹到一樓的冰櫃拿,當時給我們點餐的就是那個19歲的女孩,後來抓住我妹的手質問她的也是那個19歲的女孩。

對於我媽為什麼一言不合,剛聽我妹講完就摔了碗,其實我也覺得很疑惑。情況是這樣,當時我妹在和我媽說,我在旁邊聽,我不是面對著我妹,我妹面對著我媽,她也主要是在對她說,我猜測可能是因為這樣,她看見我妹的表情,作為媽媽也能感覺到我妹受委屈的時候是個什麼樣子。因為事情結束後一出門,我媽就哭著和我說,其實要不是妹妹受欺負了,媽媽也不會這樣。這個我之前沒說是因為我不想說,因為回想起來我媽說這句話的時候那個樣子,看得我的心都碎了。後來警察來了以後,我再問我妹,她說當時那個姐姐很用力地拽著她的手,問她給錢沒?我問我妹,凶不凶?她說,很兇。也證明了的確沒錯。
還有就是那個女孩為什麼沒參與鬥毆也受傷的事情。這個還需要問為什麼嗎?沒參與鬥毆哪來的傷口?事後一幫子人就圍著她,抓住她的傷口說事不放,是手指上的一個小劃傷,怎麼來的就自己猜吧。
說民警至少也會明辨是非的。很抱歉,這個民警的確一進店就和老闆店員笑嘻嘻地打了聲招呼,我們就一下子知道了原來他們很熟。後來開口閉口都是為他們辯護,這個我真沒有誇大其詞。事實就是事實,他很偏心,我可以這么說。一進來辦公就和對方打招呼,這意味著什麼?
最後,我沒想著要討回公道。我知道我肯定還會遇到更不美好的事情,所以既然過去了,就無所謂什麼討不討回公道了,我也沒有讓任何人替我討回公道的意思。
不知道還有什麼問題需要解釋的?一件事情發生得很快,說起來卻不知道有多少細枝末節,其實我真的不太喜歡非要講這么清楚。
再補充一點,用訛這個字我很抱歉,在這里道歉,的確不準確,對方只是不講道理罷了。
對於我媽媽的質疑,我也承認,她這個人性格是比較偏激,平時在家裡我和我爸也會說她兩句,但是對她來說,的確是不好改,出門在外她因為這個性格有做的不好的地方,我也會告訴她,不會一味包庇。


Aorqu用戶:
好吧,想起來一件事
今年在中山醫院看中醫,叫完號就在醫生門口等著,跟我一起等的還有個老阿公,很有文化的樣子在看報紙,然後我跟他對了下號發現他在我後面,後來又來了三個中年女的在我們旁邊一邊等一邊聊天。好吧,如果我說都是上海人會不會被打成地域帖。。。
然後裡面的人出來了,這個時候就不用叫號自己進去就可以了,然後我還沒動,離門更近的那個老阿公,恩,老頭,就非常快的站起來往裡面走
我也趕緊站起來說「額,好像是我在前面。。」,我以為是他不知道所以語氣很弱。
結果那個老頭趕緊三步並作兩步的就跑了進去,而且站在房間裡面把門打開一條縫之後用非常不爽而且大聲的說「誰排在前面誰就先進去,你知道什麼啊你!」
然後把門啪的關死。。。
我表示因為社會經驗不足其實真的是頭一次碰見這樣的,而且只有自己在,於是愣在那裡不知道說什麼。
坐回門口繼續等的時候,那三個女的裡面有一個就問我怎麼了,我就語氣不善的說「不知道那個老頭怎麼回事,搶了我的」,然後那個女的就跟另外兩個交換了下眼神,一副「懂了吧」的樣子還帶著家庭婦女的那種狡詐的感覺,不過我當時沒多想。
然後那個女的問我多少號,也拿出她自己的號看,在我後面。
一會兒那個老頭出來了,我就走進去,結果那個女的竟然急匆匆在我前面進去了!我當時非常驚訝,我靠!!!
於是我立馬也推開門走了進去,在醫生表達疑惑之前把自己的號放在醫生面前,然後醫生就很客氣的讓那個女的先出去。在整個過程里,那個女的表現出來的完全是一副非常客氣而且通情達理的樣子,甚至在醫生讓她先出去等下的時候說了句「哦,可以的可以的,沒有看到在我前面啊」類似的意思。
我當時就覺得,真的真的很想吐。就這么睜著眼說瞎話。
好吧,後面還有點事就不說了,不過貌似這個不是特別陰暗,但我還是覺得在這么平常的場景里出現這種事特別容易讓人產生厭惡的感覺。


Bruce Wayne:

看到這個問題,突然忍不住要把這個事情說出來,希望大家以後認識新朋友都要小心。

那天,我朋友告訴我,他女朋友和他在一起三個月,竟然只是為了讓她的前男友可以上了他。

我朋友在墨爾本讀書,他雖然也算是一個社交狂人,經常參加各種社團活動,但本質還是一個很老實的人,也很少去酒吧這種地方。可能就是因為這樣,他以前見到的都是一些比較善良友好的人。他雖然也聽說過一些留學圈子混亂的故事,但是一直以為只是故事而已。

墨爾本的市中心有一個很大的室內廣場,二樓是一些超市服裝店什麼的,地下就是一些吃飯的地方。墨爾本沒有什麼夜市了,所以廣場一般下午五點左右就關門了,但是地下那層卻不會上鎖,外面擺放著很多桌子椅子,就是飯店給客人坐的那種。 久而久之這里就成了一個天然免費的桌游吧,每天晚上都有很多人在那裡玩桌游。不但有桌子椅子,地方又大,而且還有天花板遮風擋雨。

我朋友是個桌游狂人,特別熱愛桌游。早些年他還玩玩LOL,後來連LOL也戒掉了,平時最喜歡的事情就是找一些朋友一起去他家玩桌游。

他剛到墨爾本讀書的時候因為住在Homestay,那地方離市區遠,他不方便太晚回家,所以沒有什麼機會去那裡玩。後來他從Homestay搬了出去,住在市中心,於是就經常跑去那裡玩。後來有一天就在那裡見到了他女朋友。

用我朋友的話來說,他見到他女朋友的那一刻,眼睛都直。彷彿他那些年瘋狂地讀雅思學英語,背著大包小包穿過整個太平洋,只是為了來到這里玩一次桌游, 然後認識她。

那天一整個晚上都沒有任何心情玩桌游,甚至玩到最後他們在玩的是狼人殺還是三國殺還是鬥地主他都不知道。

然後在散場的時候,他要了她的微信。

幾天以後他們就在一起了,然後甚至還住在了一起。

我朋友非常開心,在朋友圈裡秀了好幾次恩愛,和我聊天的時候也經常提到他女朋友。

然而,就在前幾天,他們在一起大概三個月左右。我朋友叫了一堆經常在那裡玩桌游的朋友, 一起去他家喝酒,一直嗨到了兩三點。

散夥了以後我朋友當時覺得他喝太多了,渾身難受,就讓她女朋友送其他人走,而他先回房間睡覺了。

結果,過了可能大半個小時。他突然覺得身體感覺有些奇怪,他迷迷糊糊睜開眼。。。。。。。。。。。。。。。。。。。。。。。。。。。。。。。。。。。。。。。。。。。。。。。。。。。。。。。。。。。。。。。。。。。。。。。。。。。。。。。。。。。。。。。。。。。。。。。。。。。。。。。。。。。。。。。。。。。。。。。。。。。。。。。。。。。。。。。。。。。。。。。。。。。。。。。。。。。。。。。。。。。。。。。。。。。。。。。。。。。。。。。。。。。。。。。。。。。。。。。。。。。。。。。。。。。。。

發現另外一個他玩桌游認識的朋友,在給他口。

而且那個朋友,是個男的。

我朋友和我說他本來頭暈得不行,整個人感覺像是發高燒一般迷糊,那一刻,整個人都清醒了,清醒得跟喝了一箱紅牛似的,他整個人都嚇傻了。他一腳把那個男的踹倒,然後大叫著讓他滾蛋。

我朋友把那個男的趕走了以後,他女朋友才從隔壁她房間出來。他女朋友解釋說她送完別人後以為沒有人了,所以直接就回了她房間,沒留意那個男的沒走。

我朋友當時畢竟還有些醉酒,也沒細想。還責怪她太不小心,萬一那個男的做一些別的事情,太危險。

他女朋友連忙解釋說他們不熟,沒想到他會做這種事情。

當時已經快要天亮了,我朋友後來躺在床上一直都半睡著半清醒著,腦子里翻轉了無數念頭,漸漸覺得事情有點不對。

那個男的不是我朋友的朋友,也不是他女朋友的朋友。只是之前一起玩過幾次桌游,那天晚上我朋友本來也沒想請他,後來他女朋友說她也要叫一些朋友,然後那個男的才來了。她女朋友為什麼會有那個男的聯系方式,起先我朋友也沒有多想,然而那個時候他卻覺得有點不對勁了。

而且,他醒來的時候雖然不知道是幾點了,但估計離他睡覺也肯定有超過半個小時。他們家不大,整整大半個小時他女朋友為什麼毫無察覺。

他想了一整個晚上,甚至還想到了報警。

天亮了以後我朋友開始瘋狂地打電話,有打給他基友們尋求意見的,包括我。也有打電話給一起玩過桌游的人問那個男的身份的。

後來,另外一個一起玩桌游的人,給了我朋友另外一個也和我朋友玩過桌游,很少去玩的人電話。給電話的那個人介紹說後者是那個地方最早的幾個玩家之一,只是這幾年開始讀phd太忙,就很少去了。

然後我朋友就打電話給了那個phd。我朋友沒有直接說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先隨口寒暄了幾句。恰巧他們兩個學的都是機械工程,所以還有些共同話題。然後慢慢他把話題轉到了那個男的身上,問phd對這個男的有沒有印象。

Phd說有,還說那個男的雖然也很少去,但有時候會和她女朋友一起去那裡。

我朋友當時又是一驚,因為那個男的居然還有女朋友!

只是,萬萬沒有想到,Phd說出了那個女的昵稱,就是我朋友的女朋友。

我朋友掛掉電話後只覺得五雷轟頂,當時感覺眼前一片漆黑。他一腳踹開了他女朋友的門,開始質問。

一開始他女朋友還想抵賴,後就乖乖承認了。

原來我朋友第一次見到他女朋友那天晚上,那個男的就在另一桌玩桌游,一眼就看上了我朋友,於是發微信讓他女朋友去 勾引我朋友。

那個女的也是愛玩,竟然真的同意了!

所以她和我朋友在一起的三個月,和我朋友啪啪啪過好幾次,也經常和那個男的啪,還一邊啪一邊商量怎麼讓他上了我朋友。

後來第二天聽到這個事情全部真相的時候,我內心幾乎是崩潰的。我也自認行走江湖這么多年,多少也算得上是身經百戰,見得多了,但這件事情實在讓我心情壓抑了好幾天。


匿名用戶:
不算最陰暗,但是影響很大的。

我要說的是我的,高中班導→先感受一下這個角色,讓學生幹嘛學生就得幹嘛。
反抗無效,投訴無門。

我們學校是個國家重點,在我們這種三線城市可了不得呢,許多人擠破頭皮都想進來,而我們班,是年級排名第二的班。年級第一的班不能找關系,於是關系戶都往我們班塞。

我們學校官僚作風挺嚴重的,他教書水準不怎麼樣,方式也落後,可教師這職業吧,年齡混到那了,加上他善於鑽營見風使舵的,學校里地位還是有的。

你能想像這樣一個人,帶了這樣一個班,會有什麼事嗎?

我們班導,雖然只是個班導,可是要是主任有個侄子什麼轉學找個好班,都得找他。有什麼土豪想把兒子塞進來,也找他。

我們都不知道他這三年收了多少錢。

先說給了錢的。
我們班一個富二代(人稱少爺的),家長很有覺悟,轉學來就給過紅包外加送了個手機,據說後來還有股份,班導對他比親兒子還親,從來叫他名字都是愛稱。他遲到了,班導還站走廊上觀望。這少爺後來直接住他家裡了,住他家裡都還是遲到,到了高三都沒來上過幾節課。
模擬考試,這廝又睡過頭了,還有十多分鐘開考,班導居然派班代去家裡叫他起床!到了發卷了,班代才趕回來。這事兒他干過兩次,像班代是他家管家似得。這是一個SVIP的故事。

還有一個,也是富二代。也轉學來的,曾經上課看雜志還是睡覺來著,被逮著了,罰站,站到天昏地暗日月無光(一周有餘?記不太清),直到他爹來了,請老師吃飯(中間發生什麼誰知道呢),他才被赦免。這富二代家是省城的,班導去省城都先給他爹打電話,他爹安排一切。這是一個VIP的故事。
PS:這事兒他也乾的很熟練了,給我們住在周邊城市及縣城的同學家長也”聯系感情”。
說到這,謝謝班導讓我學到一些詞的用法,比如上面的聯系感情。
他永遠說著冠冕堂皇的話,但也從不避諱把慾望寫在臉上。

我語文不好,寫的很亂,不知道看到這里還剩幾個人,上面是拿錢消災的,給了錢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沒給錢,或者給不起錢。

以前有個女生,借數學老師的手機給他打電話請假(順帶說一句,班導很懶,經常不在學校,打電話過去也經常是在打牌)。等她晚自習回學校,班導也回來了,班導問班代她在哪打電話,班代說儲物室。誰知班導發火了,說儲物室不能打電話,要去走廊,必須請家長。我現在都記得那女生哭得啊,不知道做錯啥了,我當時給她說,這老不死的就是想找茬見你家長唄,然後,都懂的。

這女生家境一般,可能最後沒送錢吧,於是各種整,有次因為遲到還是什麼的,擦了半上午我們八百年沒擦過的外牆。還有次晚自習去接水(我們晚自習學生自己守,接水的人不算少)被知道了,罰她第二天給全班接水。
我除了侮辱,想不出其他目的。

班上還有個男生,父親和他是同學。但他是認錢不認親的,關系挺僵的,。這男生有次褲子崩壞了,請假,他不放人,男生直接走了,在辦公室撂了句話大意是”要是我以後犯什麼錯你想開除都行隨便你,反正我也沒少爺那麼有錢”

說到請假思路一下打開了,又想起一件事,有個女生打電話請假,班導又問在哪打的,這女生說走廊。班導又火了,哪能在走廊打呢,別的班看見,影響多不好!
我去,他忘了自個兒說了啥了嗎?不過找茬的人並不會在意自己的前後矛盾。

繼續。
高三時,他給我們班學藝術的同學介紹集訓的,從中抽成,然而沒有人去。他當然不會善罷甘休,這些人回學校上課時,他又介紹了補課的老師,一個他的朋友教,地點就是他家。

說起來,他做事很會撇開責任的。放假不準補課,於是他讓全班寫申請書”自願”請老師補課。學生有權利不補課,寫五千字說明一下你為什麼不補課就行了。我們班買資料,收費,諸如此類許多事都是這種模式。
“你們有權利不**,但我強烈建議你們**,注意,是強烈建議”
教了幾十年書了,教學經驗沒多少,這些方法倒是積累的多。

我說的這些事,只是一部分,有些我已經想不起來了。和我有關的也不願說。

至於開頭我說的,對我影響大,不光是和他的矛盾,還有就是我曾經想當一名人民教師,看見這樣的人反而混得不錯,我很難受。一個室友有次說,還是可以當老師,以後回學校混成主任,然後對他愛答不理。
我當時說,按原則做事真的能當上主任?
那一刻我感到一陣恐怖,我突然不確定,再這樣的環境里,我自己能把原則堅持多久。

高中三年,可能會影響人的一輩子。你們也許舉了一些很嚴重很過分的例子,我閱歷尚淺,他做的事是我見過最陰暗的。班導有權威性,面對的有是一群學生,所以不要臉起來真的是別具一格。

其實還有蠻多事的,我們班的人在學校貼吧發過兩次貼曝光他這些事,都被他發現了,幸好他沒查出來是誰。其實我也不知道是誰,不過謝謝兩位勇氣,至少敢發聲。

一些無關陰暗的事,他經常在班上說一些偏激的觀點。
比如自殺的人應該去死,自殺都敢,肯定殺人也不是問題。
比如,同學之間要好好相處,以後都是人際關系。

他說這些時,站在那三尺講台之上,面對三觀還在形成期的高中學生。
言傳身教以身作則為人師表尊師重道,這些詞突然變得很諷刺。

最後,感謝我畢業了。
嗯,大學不是師范。

以下是後期補充的

同學升學宴,他們又說起一件事,高二時我們班一個女生晚上在外補課,他把女生叫到辦公室說,晚上在外補課不方便,就在他家(學校分的房子,在學校內部),讓他大學同學給女生補課。
女生能怎麼辦,面對老師,拒絕都不知道怎麼拒絕。
面對默認,他得寸進尺了,給女生說,晚上補課太晚回寢室不方便,在外面租房子怎麼樣?巧了!老師房子正打算租。

沒錯,就是這么赤裸裸到不要臉的誘導。
然後他就直接給女生的媽媽打了電話,用上課時間就帶女生去看房子了。
女生回來說他房子專門請了人設計,一百多平方隔了有十多間出來(加衛生間什麼的)。

他還是很有商業頭腦的。(笑,)

學校每次有什麼政策要下來了,他聽見點風聲,於是我們班總是最先實施的,領先人家一百年。
這就是傳說中見風使舵的能力,我媽說這樣的人
總有他的生存空間的。

能奈他何?


Aorqu用戶:
「國中時和同桌吵架了,上課時我倆誰也不理誰。突然手機收到同桌發的簡訊:對不起。頓時感動,正要回復他簡訊,同桌突然舉手大喊,「老師,他上課玩手機!」我猜中了這開頭,卻猜不中這結局。」


Aorqu用戶:
拍一個爛片動輒上億。
一個電視劇動輒上百萬。
金錢可怕的集聚到少數人手裡,製造出各種精神鴉片麻醉待富者。
一些人親身體驗著生活的各種美好。更多人只能通過視訊文字進行意淫,意淫的同時富人獲利。
真是可怕的階級。
看看那些去巴厘島遊玩拍成節目的明星,你通過電腦吃著泡麵宅在陰暗的屋子裡,看著他們玩的開心嗎?你有沒有問問自己,為什麼不是你,為什麼會這樣。


李有無:
(小人物,小見識!!!)
其實不能算陰暗,只能算「盪漾」,咳咳~~
我領導他爹,由於有眾多小姊妹,一不小心得了性病。
咳……然後,總公司、各分廠呼啦啦呼啦啦一票接一票的妹紙去醫院接受體檢。
咳……


匿名用戶:
國家撥一筆錢免費進行農民工技能培訓,當然上面估計也擔心落不到實處,會要求登記造冊等等很多憑證。某些人連造假的活都懶得干,把這些事外包給別人干。結果當然是很多農民工根本不知道國家居然還有免費培訓這種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