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見過的最陰暗的事是什麼?

問題描述:無法看得見這世上全部角落,但願通過網路的連牽可以知曉一些這世上不為人知的事和物。謝謝每位答主的分享。 人到底可以有多壞?
, , , ,
趙日天:
以前打籃球被一人戲謔,因為我很菜,個子沒他高。
後來,我朋友與他朋友有矛盾,約假。
相逢戰場,我就只打他,下狠手。
我覺得,人性很黑暗,因為別人有意無意對你不敬,你都牢牢記在心裡,一有機會必會使拌,加以報復。小舉動導致他大頭疼。
我自己反省的得來的。


remember me:
美國人馬丟了,北京警方跑二十公里找到了;

日本人單車丟了,武漢警方三天破案;

俄羅斯人護照丟了,寧波警方翻五噸垃圾找回;

德國人包丟了,洛陽交警1小時”完璧歸趙”。

——————————————————————————————————- 中國人孩子丟了,這輩子也找不到了!


一朵朵雲朵:
媽媽去世後,我很明顯地感覺到什麼叫孤女好欺負。

讀國中放學回家,還是走山路,當時天已黑。路上碰見村裡的中年男人,感覺他眼睛不老實。於是我寧願在路邊人家(之前跟我爸關系挺好,在我家吃過好幾次飯,因為養雞養鴨搬到大山腳下近小溪水源處)借宿一晚也不願同他一起趕路。

讀高中,學校老師引誘我,當時我是英語課代表,交作業去辦公室,只有那個老師在。記得辦公室生了一大盆炭火,他竟然跟我說喜歡我,還湊過來身子。我趕緊放下作業跑出去。嚇壞人。那老師還在放暑假時在我課本後寫上電話號碼,叫我去找他。

當時環境逼著我生出一份狡黠,以護自己完好。媽媽死於他殺,兇手未查到,定為殺人強奸案。當時我還小,案情具體不記得了。
青春期很長一段時間似驚弓之鳥。晚上睡覺連燈都不敢關,一有響動,必然驚醒。

而今過去快二十年,終於可以以平常口氣敘述出來了。


匿名用戶:

空氣質量爆表~霧霾天氣~你只知道現在環境差,但你知道為什麼環境差么?

因為國家一點兒都不重視環境保護!國家這么多部,基本對地方的機關單位是垂直領導的,但除了一個叫環保部的地方(關於垂直領導此處存疑,但所造成結果屬實)。。。什麼是垂直領導?簡單說來,垂直領導你的工資就走中央財政,不看地方政府臉色,排污納稅大戶該管就管~

當然如果問題只是這么簡單就算了,你以為中央政府會更可靠?那就天真了。。。為了國家的經濟發展,這些污染很可能都是被默認的。

這到年底了,要出數據往上交東西,但是—–你檢測出的數據超標了!

改低不就行了!

真的可以么?

政府讓你改的你怕什麼!

【在環保局工作的媽媽如是說,單純的我覺得被世界欺騙了】

——————————————————————————————————————————

更新是為了回應某些人的嘲諷,一個個「高瞻遠矚」為了那些工人的工作,為了社會的安定,為了中國環境還要遷污染源到國外去。

你們從來沒想過政府說謊的後果么?你知道多少污染在嚴格治理下是能減少很多污染的!以我家的城市為例,有工業區在上風向,在河流上游。這些對城市的影響多糟糕學過初高中地理的人都知道。多蠢的領導們作出的規劃啊~

無論廢水廢氣廢渣只要處理妥當就不會造成不可挽回的環境傷害!

你們是幫那些省了治理錢的企業說話?是幫說謊話欺騙社會欺騙人民的政府說話?

還是為自己為自己的子孫後代!?


Aorqu用戶:
某地某人以收養被遺棄的病殘嬰兒為由,通過長期接受社會各界捐贈的方式斂財,同時暗中把孩子賣掉(對外聲稱是有人領養或因病死掉)


匿名用戶:
本人工廠業主
去年開暑假,來了幾3個大專生應聘做短期流水線工人。這幾人成年男子,彝族人。
我沒有任何差別待遇,給的全職工資,食宿全免。崗前保安隊長和組長對他們分別進行了生活與生產安全培訓。
告訴他們,宿舍11點鎖門,次日7點開,如果晚上外出,這段時間是不能進來的。其次,距離工廠3KM有一個條河,明令禁止下河游泳,河岸也有圍欄與標語。
這幾個人到的第二天晚上12點,要求保安開門,他們要吃夜宵。保安不開。他們便翻牆出門,但沒去吃夜宵,跑去河裡游泳了。
次日晨,只有兩人回來,報告其中一人被水沖走,失蹤。
我果斷報警,然後開始組織消防,工人,保安進行搜救,並通知起他的家人。 他的家人於三天後到達,我安排他們住在旅館。
搜救持續一周後,並沒有找到人。消防隊也建議停止搜救。
其家屬索要50萬賠償,被我拒絕,我建議他們走法務通路。法院判多少就多少。
開始糾集大量彝族同胞包圍我廠,打,砸,燒。
最後區政府調解,要我拿出10萬元賠償。所謂避免民族沖突。


谷臻故事工場:

父母想要男孩子活活殺死女兒,妓女被男友賣到山村活活折磨死,教授被學生陷害跳樓,都是同一個人乾的。

這是一塊墓地。

這是顯而易見的事兒,整整齊齊的石碑,刻著一個又一個的名字,帶著他們各自的故事,夜晚的星辰落下,沒有陰森,只有靜謐。

王立是這塊墓地的守墓人。

他很年輕,在很多人眼中,他前途無限,受過教育,有一技之長,何必在這里,守著這塊墓地,領著微薄的工資,甚至因為這個工作而被女人嫌棄。

可王立卻覺得很值。

他認識在這塊墓地每一塊石碑的主人。

或許生前他們並不認識,可這並不妨礙他們死後成為朋友。

在這里的每一塊石碑後面,都有著自己的故事,所以王立待在這里,還學會了一件事。

聆聽。

「林叔,今天怎麼回事,下棋能輸這么多,不像你啊。」王立對著一塊石碑,驚訝說道。

墓主人姓林,才來這里不過一年左右,一手圍棋敗遍整個墓園的死鬼們,據他自己說,他這輩子甚至讓職業棋手都栽過跟頭。

「別提了,那群不肖子孫,怎麼就能把那門面賣了啊。」林叔將手中的棋一放,長吁短嘆道。

他這一放,他的對手頓時不幹了,「姓林的,得了吧,你那門面處啥地方自己沒數?趁早賣了留下點兒錢還能謀求其他出路,死守著那點兒地租,又能吃一輩子?」

「你懂個屁。」

「哎喲,我跟你說,我現在就是脾氣好,要以前你看我削你不。」

王立沒有理會兩個老頭,這樣的吵架是常事兒,吵著吵著也沒見過他們真動起手來。

或許是因為誰也碰不到誰?

墓地被欄桿維住,王立把守住唯一的出入口,那是一個小亭,所以王立的工作大概類似於保安?

可是又有誰會在半夜來墓地搗亂呢?

還真有。

墓地地處郊區,外圍就是一條大道,筆筆直直,一眼看不見盡頭,人煙稀少,昏黃的路燈下似乎只有蟬鳴。

遠處,一道身影搖搖晃晃,步伐蹣跚,卻又那樣堅定地往前走,似乎前面有著渴求的事物,不間斷的吸引著他。

王立自然知道什麼在吸引著他。

抓了抓頭發,王立覺得有些頭疼,這樣的事兒已經不是第一次,甚至第二三四五次了,每次都需要自己善後,即便是這樣,王立曾經也有過被警方傳喚的記錄。

「你又給我找些麻煩來是不是。」走出墓地,走進那個身影,王立大聲呵斥。

「有什麼關系嘛。」人影是一個身材健壯的漢子,可是一出口卻是甜得膩人,不由讓王立出一身雞皮疙瘩。

王立有些無奈。

「葉小姐,你也得理解我,上次你拐回來的那個男人就算被我送回去,還是靠付費記錄找到這里來,還報了警,雖然最後沒有證據不了了之,可這麻煩可是實打實的。」王立揉著眉心,苦口婆心地勸說道。

「你們男人真沒意思。」那漢子聳聳肩,然後身體突然一軟,就這樣倒在了大馬路上,王立看著這一幕,臉色十分難看。

就算是鬼,各自也是有性格的。

正因如此,王立勢必也不會和所有墓主人成為朋友。

就像是剛才的那位「葉小姐」,當小姐這個詞被賦予了另外的含義時,王立就從來沒有用這個詞叫過別的女性了。

他之所以這么叫她,自然是因為她是真的小姐。

他是為了譏諷,可「葉小姐」卻並不在意,每隔幾天就會往這里送男人,著實讓人不好處理。

雖然心裡不滿,可這樣一個人睡在墓地旁,王立也不可能置之不理。

這擦屁股的事兒,什麼時候是頭呢?

王立想著那位住進來多久了。

死者有死者的規矩。

人間有人間的火氣。

一個人死時,其實是不能在人間滯留太久的,還待在人間的,無非不過還有牽掛,還有怨念,還有想在人間見到的事物罷了。

有些人,在心中的執念得到滿足時,自然也就不會停留在人間,而有些人,始終得不到想要的,那時就得守人間的規矩了。

而人間,是活人待的地方。

滯留不走,人間的煙火併不比地獄之火要柔和溫暖。

這個時間,王立見過最長也只有一年而已。

回到墓園,發現「葉小姐」不見了,想必是回自己石碑里好好休息,而林叔他們的吵鬧聲也沒了。

墓園一下陷入安靜。

還有些許聲音。

王立走到一座石碑前,仔細聆聽。

石碑的主人是一個老人,身材挺拔,滿身書卷氣。

王立知道他姓荀。

一個人民教師,教了一輩子的書,桃李遍布天下。

可是在現在,老人抬起頭,卻可以讓無數人都嚇得不清。

那是一張充滿了扭曲的臉,似笑非笑,濃眉大眼硬是要裝出賊眉鼠眼的感覺,嘴角彎曲,似乎想要帶出幾絲淫邪的笑容,可是卻被生生遏制,看起來像是一個面癱患者嘴角抽筋。

王立沒有聽過他的故事,所以也並不知道老人的臉為何如此。

當了一輩子的教師,荀老爺子死了也不安穩,此時正逮著一個小女孩不住說教著,偏偏女孩吃這一套,坐在石碑上,搖晃著雙腿,安靜地聽著。

王立的目光看著小女孩露出的小腿,肌膚潔白無瑕,他自然不會有什麼禽獸想法,只是覺得心痛。

小女孩的死並不是因為意外。

在她的生前,她的腿上從未有過如此光滑潔白的肌膚。

她是被虐待死的。

虎毒不食子。

把她下葬的人,是她的親戚,王立當時沒忍住,追著問時,卻只得到了一個答案。

女孩的父母,想生一個兒子。

他們年紀不小了,所以自然有些困難。

所以他們想到了一個辦法,他們相信了古老國度漫長歲月中留下了種種的傳說。

女孩死了,在最初出現的時候,就像是在她的生前,麻木的雙眼掃視著周圍,似乎一點兒都不奇怪於自己的死亡。

直到她的鄰居,荀老爺子的到來。

在別人看來尤為可怖的臉對她來說又算得上什麼呢。

老爺子是文化人,可是並沒有什麼迂腐氣,再加上現在是在跟小女孩說話,自然是怎麼通俗易懂怎麼來。

王立乾脆搬了個小板凳,就坐在那裡,聽著老師講課,彷彿回到學生時代。

過了很久,王立湊到荀老爺子身邊說道:「快要天亮了。」

女孩點點頭,然後緩緩消散在石碑上。

老人回過了頭,看著站在那裡的王立,不由皺眉。

「我教了很久的書,想你這樣大好青春待在這個園子里,實在是不值得。」

「我做了很久的人,看您年紀或許確實沒您教書時間長,可我這樣做自然有我的理由。」王立笑著解釋了一句。

荀老爺子點了點頭,沒再說什麼,王立年紀不小了,他有能力對自己的生活負責。

他是個真正的老師,所以他知道該什麼時候發揮自己老師的作用。

天空破曉,這並不會破壞墓園的靜謐,只是讓周圍顯得亮一點兒。

王立騎著車,離開了墓園。

回到自己家,王立打開電腦,守了一夜的墓地並沒有讓他太過困頓,就像是現在幾乎所有人睡前都有看會兒手機的習慣,他也不能免俗。

晝夜顛倒,王立卻能安然。

閱覽了半天無聊的碎片資訊,當王立想要關掉網頁休息時,一道新聞卻引起了他的注意。

事實上,這篇新聞寫的極為標題黨,換作以前,王立連看一眼這種新聞的慾望都沒有。

可是他卻看見了一個熟悉的名字,就在剛才,他還輕聲與其交談。

王立緩緩合上了電腦,眉頭不禁皺起。

不像啊……

生活這事兒很不容易。

右手提著燒雞,行走在大街小巷,看著深夜仍舊奮斗在自己崗位上的男男女女,叔叔阿姨,王立覺得自己這樣輕松,比什麼都重要。

對於一個沒有親戚父母催著結婚,有工作又有住處的單身漢,對於精神上的訴求遠比拚死拼活租著房子吃著泡麵的小年輕要高。

這導致了一個問題。

王立有些潔癖,不止是生理上的,更加是精神上的。

所以他從心裡很厭惡「葉小姐」,所以在此時,他把小女孩擋在了自己的身後,用著審視的目光看著面前的老人。

「我看了一些新聞。」王立語氣有些冷漠,而這正好引起了在附近閑逛的「葉小姐」的興趣,主動湊了過來,臉上燃著八卦的火。

嫌惡地看了她一眼,王立轉過頭去,繼續說道:「我跟您接觸了不少時間,奇怪的是您從來沒提過,並且我也覺得您不是這樣的人,所以我就想問問」。

王立掏出手機,操作了一番,然後將熒幕對著老爺子看。

「荀清遠,這是您的名字吧。」

「你想讓我說什麼呢。」

荀清遠有些無奈地說道。

王立直勾勾地盯著他,突然問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老爺子你是大學教授吧。」

「呵。」

「斯文敗類!」

王立對著小女孩說道:「以後離這老頭遠點兒。」

回過頭,對著荀清遠說:「你也一樣,要是被我發現你有什麼心思,我也不管你有什麼牽掛,直接送你下去!」

說完王立頭也不回的走了,小女孩看著在一旁看戲的「葉小姐」,又看了看在一旁沉默的荀清遠,滿臉的無措。

「葉小姐」笑著看眼前的這一幕,湊到荀清遠的身邊,揶揄道:「小老頭看不出來啊,之前還真把你當正人君子呢。」

剛才在王立身邊,她正好看見了新聞內容。

荀清遠默默看著她,不說話,扭曲的臉有些滑稽,卻讓「葉小姐」莫名心煩。

伸出手,下意識地想抽人,卻硬生生止住了。

「媽的,老東西,如果不是碰不到你,我真想抽你。」她惡狠狠地說道,眼中卻有著凄楚。

小女孩歪著頭,她並不能理解眼前發生了什麼,見阿姨走開,她就上前去,想要安慰安慰荀清遠。

荀清遠消失在石碑上。

女孩一個人,手足無措。

今天對於墓園的鬼來說是個特殊的日子。

可王立早就司空見慣了。

即便如此,王立還是早早來到墓園,藉著些許燈火,靜靜等待著。

林叔的日子到了。

可惜的是,並不是他的執念了了,而是他徘徊在人間的時間沒了。

王立默默站在一旁,林叔的執念無非就是自己打拚了半輩子的家業以及一對兒女而已,可他只能安靜的待在一旁,看著兒女們分了家產,看著兒女們形同陌路。

他能做什麼呢?

所以有了今天,這無異於又一次死亡。

林叔什麼也沒說,實際上,現在的他也不能說話了。

從天而降的天火,淹沒了小小的墓園,所有人都待在這團火焰里,可他們面無表情,他們只是看著,看著林叔被火焰慢慢焚燒,像是一個巨大的發光體。

像是太陽般的光輝。

燃盡之後,光源沒了,墓園陷入黑暗。

明明有外面的路燈,明明王立手中還有手電筒,可是所有人,都覺得現在很黑。

王立去打開了墓園的光源。

可即使是這樣,整個墓園滯留人間的人們,瑟瑟發抖地坐在自己的墓碑上,有的抱著頭,有的在輕輕抽泣,有的雙目無神,不知在望向何方。

可是王立還是注意到了一個人,站的那樣筆直,深情地凝望著天空。

……

100個觀眾的時候我繼續講,等不及的可以去公號看

原標題《墓主人的故事》,作者:詭者居,發表於微信公號:一千靈異夜

更多靈異故事關注微信公號:一千靈異夜;微信號:lingyitale;關注後輸入:墓主人

————————————

【谷臻故事工場】旗下六大故事微信公號:【愛情罐頭】【科幻故事空間站】【一千靈異夜】【職場人間浮世繪】【真的有童話】【推理罪工場】,歡迎關注,歡迎投稿!


礫瑩礫瑩:

逛了整晚的Aorqu。讓我來祭奠一下「母校」二字」。只有惡感。 國小被狂扇耳光,被竹片打的事情可直接代過。在學校被老師體罰那是家常便飯,老師之間互相包庇那是司空見慣。我訴說的只是小部分且親眼所見。一同學,矮小瘦弱且自帶心臟病,呵呵,被一生物老師狂打耳光,拿著頭撞課桌的尖角,用膝蓋撞肚子,那老師身體有病,全班百分之四十的同學被其體罰過。初一的時候給班導下跪道歉(我對這事沒意見我自身有錯並且依舊尊敬她!)、直到其他班的同學對我各種發問,「聽說你給你們老班下跪了」?「你真的給你們班導下跪了嗎」,才知道我成了班導辦公室的笑談,並由其他老師之口流傳到各個班級。因為我是個同性戀,所以我也被班導歧視過,也成為了班導之間的談資,幸好她們後來適應了。英語老師是別班的班導,於是我202班的英語水準整體最差,基礎最弱。還是她,作為一個近六十歲的老太太,為了對付她班上的一壞學生(我發小),利用我,對著我吼,拿著一疊本子往辦公桌上砸。我向她歉,不該叨嘮她。(其實我已經被氣哭)之後向她問好「老師好」,她再也沒回應過。初一有幾個女生已經不是處了,初三有個外號為馬桶的女生已經開始勾搭她的老師了,嘆之。下面給我造成巨大心理創傷,我現在憶起來依舊想要啜泣的灰色事件!逛了整晚的Aorqu。讓我來祭奠一下「母校」二字」。只有惡感。 國小被狂扇耳光,被竹片打的事情可直接代過。在學校被老師體罰那是家常便飯,老師之間互相包庇那是司空見慣。我訴說的只是小部分且親眼所見。一同學,矮小瘦弱且自帶心臟病,呵呵,被一生物老師狂打耳光,拿著頭撞課桌的尖角,用膝蓋撞他肚子,那老師身體有病,全班百分之四十的同學被其體罰過。初一的時候給班導下跪道歉(我對這事沒意見我自身有錯並且依舊尊敬她!)、直到其他班的同學對我各種發問,「聽說你給你們老班下跪了」?「你真的給你們班導下跪了嗎」,我才知道我成了班導辦公室的笑談,並由其他老師之口流傳到各個班級。因為我是個同性戀,所以我也被班導歧視過,也成為了班導之間的談資,幸好她們後來適應了。英語老師是別班的班導,於是我202班的英語水準整體最差。基礎最弱。還是她,作為一個近六十歲的老太太,為了對付她班上的一壞學生(我發小),利用我,對著我吼,拿著一疊本子往辦公桌上砸。我向她歉,不該叨嘮她。(其實我已經被氣哭)之後向她問好「老師好」,她再也沒回應過。初一有幾個女生已經不是處了,初三有個外號為馬桶的女生已經開始勾搭她的老師了。最後幾件,給我造成巨大心理創傷,我現在憶起來依舊想要啜泣的灰色事件!在被人身攻擊連續兩星期的情況下我毆打了一個人,他集結了一群人與我及我一同學開打。導致我同學入院(***,我一輩子的兄弟!!!)。我之後則在教導處與對方班導談話,單方面的受訓,在被其擊打後,我言語開始不善,並繼續挨打,呵呵。第二天,在班導的要求下,懷著即使委屈的心情,向對方班導,對方家長、及對方道歉。我只記得班導說的一句話,你都忍了兩年多了,再忍半年不行嗎(指人身攻擊)!和主任談起教導處的事時我只說了句,當時校長也在。本以為此事已經揭過,第二周校長找到我說,「他當時是出於老師對學生的正常接觸,我當時就是怕他對你做什麼我才坐在那裡的」。恩,悲憤交加之下,我逃離了那座骯臟不堪的墳墓。陰暗初始,乃自校園衍生。在被人身攻擊連續兩星期的情況下我打了一個人,他集結了一群人與我及我一同學開打。導致我同學入院(***,一輩子的兄弟!!!)。我之後則在教導處與對方班導談話,單方面的受訓,在被其擊打後,我言語開始不善,並繼續挨打,呵呵。第二天,在班導的要求下,懷著即使委屈的心情,向對方班導,對方家長、及對方道歉。我只記得班導說的一句話,你都忍了兩年多了,再忍半年不行嗎(指人身攻擊)!和主任談起教導處的事時我只說了句,當時校長也在。本以為此事已經揭過,第二周校長找到我說,「他當時是出於老師對學生的正常接觸,我當時就是怕他對你做什麼我才坐在那裡的」。恩,悲憤交加之下,我逃離了那座骯臟不堪的墳墓。至此,我應感謝它讓我接受心靈磨礪走向成熟,但又恨它埋葬掉我的青春熱血,平添了冷漠,導致人生變得悲觀。嗚呼哀哉,陰暗初始,乃自校園衍生。


匿名用戶:
我有個後媽,帶著小我2歲的女兒嫁給我爸。

我是一周回去拿次生活費,那時候一周50就夠了,因為一次我爸多給了我20,被我後媽知道了
然後
我在學校上晚自習的時候被我爸一把揪出去……
我爸很大聲問我:你為什麼要把你媽和你妹妹的衣服鞋子全剪爛了……
我說了 不是我,不過反正也沒用,我爸也不會信我啦,
畢竟他有自己的老婆,有他們的孩子
而我 呵呵……


匿名用戶:
得了5000獎學金後 輔導員找談話: xx啊,你的確很優秀 但是呢人得學會知恩圖報 得學會感恩 辦公室里這都是規矩 他們別的輔導員都是一人一半 我不給你壓力 但是你得學會感恩…… 」


卓人羽:

關於中國說唱史的一段辛酸往事…

下面的文章不是我寫的。只是作為一個曾經加入過饒舌學院的小綠馬很感動還有人記得張馳(Z2c)會長,能為曾被「千夫所指」的她抱一聲不平。

(文裡面有一段說到「曾經是她手下敗將的男人們就像瘋狗一樣抓著Z2C的黑歷史不放,用盪婦羞辱做武器,試圖要徹底毀掉Z2C。」其實是不全面的,當時藉此寫歌diss張的人有很多,包括一些現在還活躍的女rapper,並不是只有男的。甚至還有本身就是饒舌學院出來的學生)

Z2c聲音是我聽過所有中文女聲說唱里最有攻擊力的,在那個普遍用不起專業設備人均網咖麥的年代,她開足火力時那種感覺像是她的聲音在你耳膜里產生了共振。就是一個字,燥!當然,如果只談她的battle並不足以讓人覺得她對於地下說唱作了什麼貢獻。還是得好好講講由她建立的說唱公會——饒舌學院。不同於同時期的其他說唱組織,她的饒院是當時最大的說唱公會,最重要的是第一個「教學式」說唱公會,甚至是第一個義務式音樂培訓公會,教會培養了一大批喜歡說唱卻苦於無法入門的新人,現在的很多rapper都間接或者直接是她的徒子徒孫。也是她早早就推崇用原創伴奏(當時很多人都是盜曲)說唱,而在這之前無論是上古語音is還是其他平台據我所知都沒有這種形式的公會存在,大家都是散兵游勇,想找個系統性學習饒舌的地方都沒有。她就像在貧瘠的沙地里撒了一顆種子,正是有了很多像他們這樣的人默默澆水灌溉,地下說唱才能一步步堅持走來,見到今天這陽光。

她就是當之無愧的說唱queen,也是一個為了愛奮不顧身的女孩。我始終不能理解也無法接受她怎麼就這樣被人毀了。

—————————原文分割線—————————

《中國有嘻哈》讓地下rapper一夜之間名利雙收,但你聽過Z2C嗎?

rapper們現在真的是火了,音樂節、live表演、6位數的商演酬勞、高達300萬的微博粉絲數都意味著他們已經徹徹底底的從地下走到了地上。

最火的PGONE參加比賽還收到了好多哈爾濱老鄉明星為他錄制的加油視訊,這個架勢,奧運會冠軍都沒體會過。

曾經在地下室表演時沒有獲得的money和尊重,一夜之間已經塞滿了他們的錢囊。

然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14年PGONE才開始接觸說唱,可是12年就有一個姑娘頂著battle King的頭銜在網際網路上出道,15年PGPONE才拿到了自己的第一個battle大賽的冠軍,11年這個姑娘就已經成為了天津第一屆battle大賽的助演嘉賓。

她可能是 中國第一代女rapper 甚至可能是很多《中國有嘻哈》的MC的前輩和師父,誇張點說,她可能引領了中國黑怕的潮流。

可如今,中國黑怕終於火了,她卻不在了,她沒有進決賽甚至也沒有來參加海選,那她現在在哪呢?

就在《中國有嘻哈》火遍全國霸佔熱搜的時候,她正在天津不知名的小酒店裡賣著自己的原味絲襪,靠提供特殊服務養家糊口艱難過活。

她叫 Z2C

— — —

如果你問中國的嘻哈文化是在哪裡發芽的?

恐怕不是紅花會的西安、不是CDC的成都更不是GOSH的重慶,而是一個叫 Y Y 的網站上。

中國最早一批玩黑怕的年輕人都聚集在YY上,年輕的小朋友們可能對這個平台不是特別熟悉,這個平台基本就和現在的直播平台差不多,主播可以在上面實時與聽眾互動。

早期通過YY接觸黑怕和混圈子的人很多,紅花會的貝貝和萬萬兩個人就是通過YY認識的,貝貝14年還曾經在YY上做過很長一段時間的黑怕教學,至今還被稱為是入門紅寶書。

只有B站版了

不過雖然說貝貝、萬萬都是YY黑怕時代的遺老,但是他們卻算不上是開創者,在他們之前其實早就有過通過網際網路連接的 說唱工會

其中最火之一的YY黑怕團體叫做 饒舌學院,這個學院成立的比較早,也非常受歡迎和關注,而且出乎意外的是,這個學院的院長還是一個女孩,代號就是 Z2C

在YY黑怕的年代,Z2C是絕對的大神級別,根據網友的回憶,當年紅極一時的MC暴徒算起來都應該是Z2C的徒弟,而這位MC暴徒在2011年就已經幫《裸婚時代》用rap唱主題曲了

Z2C本人則可以說是battle Queen了,在YY屬於吊打級別,今天我特意找了幾首Z2C 11、12年的歌聽了一下,整體來說的確是非常青澀,和現在《中國有嘻哈》上比較成熟的有風格的黑怕差距很大。

但是已經可以看出是頗具雛形的,我不是黑怕的研究者我不知道她到底應該算是一個什麼水準,只從歌詞的角度來看,其中有幾首歌提到了underground文化,在11年的時候她就已經提出唱中國人自己的黑怕不要停留在模仿這個問題了。

至今在百度上搜索Z2C還能找到她當年作為領軍人物被《牛人庫》採訪的視訊。

說來Z2C如果沒有出現什麼意外的話,今年也應該會出現在《中國有嘻哈》的錄制現場吧,至少至少也能在海選上看到她的。

然而事實是,這位姑娘已經淪落到在網上售賣原味絲襪和進行「特殊服務」交易。

那麼,短短幾年的時間,Z2C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呢?

這要從Z2C在嘻哈學院做院長的時候認識了現在隸屬紅花會的老大彈殼說起。

據說彈殼最早是作為小白萌新進入的嘻哈學院,在和Z2C網戀上之後一躍成為了嘻哈學院的風雲人物。

然而,雖然彈殼的人氣上漲了,兩個人的感情卻沒有走的那麼順利,微博上有一個15年的爆料者聲稱,彈殼當時對Z2C可以說是始亂終棄,在學院期間屢次三番跑到別的工會「撬牆角」。

Z2C和他在一起之後多次意外懷孕,男方都表示不願意承擔責任,最後一次Z2C因為宮外孕入院流產最後導致無法生育,而就在Z2C手術當天據傳說彈殼本人還跑到另一個城市和新的女性朋友不可描述。

這一段歷史曾經有人詢問過彈殼是否屬實,彈殼和女友給的回復是絕對沒去過天津。

但是豆瓣有吃瓜民眾扒了證據鏈證明彈殼確實和Z2C有一腿,孰是孰非大家自己判斷吧。

可以知道的是,這件事情之後Z2C整個人的心態完全崩掉。

這個時候一個在YY上玩打五項的小熊趁虛而入認識了Z2C,打五項是做什麼的呢?根據網友科普就是專門在YY上通過罵人賺熱度的,大概有點類似於快手直播網紅這種吧。

這個小熊基本上就是一個完完全全的渣男了,早年在YY上為了人氣不惜詛咒自己的母親號稱自己死了親媽來博取關注。

和小熊搞在一起之後,Z2C基本就算是徹底毀了,之前的驕傲全都消失了,歌也不再像以前一樣強調地下文化,也不再像以前那樣強勢,整個人都看起來軟綿綿的無力和無奈,現在豆瓣能看到的最後一首歌叫做《婚紗》,宛如一個哀怨的怨婦。

小熊和Z2C在一起期間被小熊指使通過賣淫賺錢,並且還把強迫Z2C賣淫的音頻傳到了YY上,這件事情在YY上算是轟動事件,甚至都還有自己的百度詞條。

【眾神殿小熊門事件】

2011-09-25日,在百度WOW吧,天涯論壇,貓撲等各大網路社區有一條名為《這是一段錄音,我實在聽不下去了》的帖子。

帖子里是一段時長21分的錄音。錄音內容是在YY上一個網名為眾神殿小熊的男生逼迫自己女友Z2C(網名)賣淫,由於價格從事先講好的1000元,變成了200元而當著YY眾多遊客面前辱罵Z2C,以分手為由威脅Z2C在YY喊騷麥(叫床),還要求Z2C對賺錢賺的少寫1000字的檢討,學狗叫。

並不斷在人格上侮辱Z2C,由於錄音內容非常不人道。

讓廣大網友最為不解的是,為什麼那個女孩對這個男人逆來順受,為了他寧可出賣自己的肉體甚至和靈魂。引發從多網民的憤怒和同情。

聲討人肉事件男主角「眾神殿小熊」!

這件事情後Z2C整個人就成了黑怕圈的笑話,曾經是她手下敗將的男人們就像瘋狗一樣抓著Z2C的黑歷史不放,用盪婦羞辱做武器,試圖要徹底毀掉Z2C。

最鼎盛的時期,Z2C的本名甚至都被這群人當作韻腳寫進歌里。

選一段沒那麼臟的吧,其他的真的沒眼看

百度百科事件評價說的直白而又讓人覺得毛骨悚然:

此事件之所以能引發廣大網友的關注。已經不僅僅是因為事件當事人對感情的蔑視和褻瀆。它反映更多的事當下社會的一些陰暗,混亂的社會現象。

為什麼一個有知識有文化的女學生寧可放棄自己的人格與尊嚴,就是為了討好一個涉世不深的小男生,是我們所有人都要反思的。

從Z2C早期的視訊里可以看出來她是一個特別有個性、有自我、也有想法的人,怎麼會就因為幾個男人就淪落至此了呢?

後來我把Z2C的事情在辦公室里說了之後才發現,這種類型的姑娘並不是特例,這種故事也並不少見。

雖然Z2C隨著YY被掃黃打非塵封在天津的小賓館的卡片上,可被渣男毀掉的姑娘的故事卻每天都在發生。

新來的妹子給我講了一個她同學的故事,那個姑娘讀書的時候算是學校里的女神,不知道怎麼的就喜歡上學校里的一個小痞子,和這個痞子在一起之後整個人就逆來順受的像塊破抹布,誰說都沒用,偷錢給男人活,自己考試提前出來就為了給男生傳答案。

而這個男生呢?打她、掐她還用煙頭燙她,因為懷疑女孩懷孕就拉著她在操場上跑圈,希望通過這種方式能讓她「流產」。

可是這個姑娘卻覺得自己這樣挺好的,一邊哭一邊原諒渣男回去和他一起共沉淪,如果不是後來這男的嫌她麻煩把她甩了,感覺這個妹子還能再沉淪好幾年。(補充一句,這個男的現在跑去當國中體育老師了,真的很想舉報他,這種人不配當老師好嗎?)

老闆和美編小姐姐也都說,其實她們的身邊這樣的姑娘也不在少數,一次次為渣男流產一次次的苦苦哀求渣男不要和她分手。

到底為什麼這些姑娘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呢?

為什麼一個個有知識有文化的女學生寧可放棄自己的人格與尊嚴,就是為了討好一個涉事不深的小男生?

為什麼她們看起來好像完全沒有自我?

尤其是Z2C這樣的姑娘,平時在自己的歌詞里日天日地的姑娘,看起來好像能和全世界翻臉的姑娘怎麼就會為了一個男人把自己搞成這樣呢?

到底是她有過心理創傷?還是這個渣男使用了什麼操控手段?還是誰給了她錯誤的指引?

這個答案我們已經無法揣測,也無法得知了。

我們不僅僅無法得知這個答案,事實上如果不是這次撕逼紅花會同時跳出來,我都不會注意到彈殼這個人還有黑歷史,也不會通過彈殼找到還有一個叫做Z2C的女 rapper,也不會知道她的身上發生了這些。

這個連百度百科都有的 惡劣脅迫賣淫事件 竟然就像一個笑話一樣在網際網路上載播。

沒有一個人在這個姑娘人生跌倒谷底的時候拉她一把,也沒有任何一個人站出來為她報警,但卻有很多很多的人把她寫成歌,在貼吧、在天涯說她這樣的姑娘就是婊子配狗活該。

當年在YY上搞黑怕的人那麼多,為什麼男人們都能全身而退?

如果Z2C是個男人,她現在恐怕也不會遭遇這些事情、不會被人寫進歌詞里罵bitch、不會從此銷聲匿跡,作為曾經的饒舌學院的院長現在說不定還成了你的男孩了吧?

我真的無法想像這是一個什麼樣的環境,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圈子,這又是什麼樣的一群人。

今年夏天,中國黑怕從地下走到地上,從地下室走到陽光下,無數的rapper成了全名偶像、成了你的老公、你的男孩、你的情敵、你的這個你的那個。

海選錄制現場的門外陽光閃耀,這群rapper站在陽光下的樣子閃閃發光到都讓我都覺得晃眼,但是陽光下的陰影里有什麼呢?

有印在天津酒店小卡片上的Z2C的臉,和一搜一大把的盪婦羞辱她的diss歌。

keep real 這個詞好像帶著魔法,讓這群人的可愛變得更可愛,我們當初喜歡他們就是因為他們真實。

因為萬萬在舞台上大殺四方私底下卻很可愛,因為bridge可以肆無忌憚的打扮得像個小孩毫不扭捏,因為VAVA的那句,我不要做中國最好的女 rapper,我要做的是去掉女這個頭銜,做最厲害的rapper。

他們都是很可愛的人,但他們可愛不代表這個圈子就一樣的可愛。

他們站在陽光下,但有更多的人站在陰影里。

黑怕的keep real能放大的可不只是可愛,這些 real背後的人性本惡可能更超乎想像。

我真的希望所有在這個夏天喜歡上黑怕的姑娘們每次瘋狂的喊著「永遠相信我哥哥」、「我哥哥不會有問題」、「XX沒毛病」、「那又怎麼了,這個圈子就是這樣」之前都能想一想Z2C。

想一想曾經有一個姑娘以強者的姿態進入這個圈子,站在這個圈子的王者之巔,但最終卻被人拖下水、被人凌辱、被人當作bitch的同韻腳寫進歌里,然後成為了酒店賓館小卡片上的一個名字。

看看這個姑娘曾經的成績吧

黑怕不怕黑,可是不怕就代表沒有嗎?

—————————————————————關注原文作者請微信搜索公眾號《她影》編輯部。


張凝澈:

我做過。

我只記得是小時候,具體多小記不清了。

我弟弟比我小八歲,當我媽大著肚子的時候,幼稚的我就特別氣憤的對我媽說「是不是你只疼我八年,然後就要疼弟弟一百年了。」

可能那時候特別小的我,就覺得母愛不能分成兩份。

後來我弟弟出生了,在他成長的歷程中,我就沒少欺負他。

在他睡覺的時候擰他一把,在他站在學步車里的時候故意推倒他,每次他哇哇大哭,我都有成就感,甚至我還用復讀機路過一盤我弟弟各種哭的磁帶。

但是,有一件事,在那個時候,就讓我意識到了自己的心理是多麼陰暗。

當然有時候我還是可以和我弟弟相處的,他也在慢慢長大,我總不可能一直無法適應。

有天,爸爸給我們兄弟倆買了禮物,弟弟的是個風箏,很普通的那種,我的禮物已經忘了是什麼了,但是按照一直以來我在家裡讓爸媽頭疼的拔尖性格,我的禮物肯定是比那個風箏好的玩具。

我玩了一會自己的玩具,藏好,就拿起我弟弟的風箏,說,走,帶你放風箏去。

我弟弟當然是傻了吧唧的跟著我。

風箏我也不太會放,大多數時間是放不起來,但是我弟弟卻追著我跑,開心的跟瘋了一樣,畢竟他還小,他可能覺得這就非常好玩了。

過了兩天,我弟弟抱著風箏來找我,說,哥,你還帶我去放風箏吧。

我懶得理他,說,不去。

他說,去吧去吧。

我直接站起來,拿過他手裡的風箏,那一瞬間他樂的特別開心,但是也就是那一瞬間而已,他以為我要帶他出去玩了。

結果他看到的卻是,我當著他的面,把風箏連撕帶拆,弄成了一堆爛紙片和爛骨架。

我弟弟睜大眼睛看著我,嘴裡啊啊了幾聲,才突然開始放聲大哭。

當時毀完風箏的時候,我特別爽,那種感覺就像是,你不是喜歡風箏嗎,那我就拆爛你的風箏,我就會開心。

但是沒幾分鐘,我就後悔了。

我生平第一次覺得我真的是做錯了。

我就看著我弟弟一邊哭一邊咳嗽一邊撿地上的碎片。

這件事,在家裡人回來後,我忘記了我說沒說,也忘記了我弟弟說沒說,反正我是沒挨罵。

但是一直都在內疚。

當時年少的我,想著要不就再送一個風箏給弟弟,但是我沒錢也沒那個臉讓爸媽買了給弟弟,然後又逃避式的想,等以後能掙錢了,我買一個風箏送給弟弟。

這么多年過去了,我還記得這件事,還會經常想起,但是風箏也並沒有送。

我弟弟可能也早就忘了這件事,因為可能對他來說,毀壞他的風箏,只是他在童年中被我無數次欺負的其中一件沒什麼區別的事情而已。


評論區說我和魯迅先生撞衫了,在此說一下自己的聲明吧,真實經歷,純粹表達而已,不在乎這些贊,我也不是這個領域的答題者,如不真實,接受一切詛咒,謝謝大家。


夜涼:
不匿了,自己的一段經歷
當時國小時候,班上有個弱智兒童,很多人都欺負他(這個真的很難避免),當時國小時候也僅限於挨挨打,被拉著叫大家爸爸之類
有次我摔斷手了,不用中途下去做廣播體操,就在教室休息,我站在窗口,看見兩個班上很頑皮的學生把他帶到了操場的後面,然後一個同學在吊杠的一端塗滿了剛拉的屎,然後叫那個弱智同學從有屎的一端爬過來,自己從另一端假仙爬過去。。結果那個弱智同學滿手的屎。。。他生氣了,開始追打那兩個同學,還被扒了褲子。。
我現在都很內疚沒有阻止。。


冉懷舟:
用消字筆簽手術同意書

我科半年前出現過這種事,一60歲左右男性患者,確診主動脈夾層,緊急找到家屬來辦公室談話,簽字家屬是大爺的兒子,30多歲,文質彬彬,西裝手錶都是很高級的那種。
談話期間他一臉不屑,稱醫院就是喜歡誇張嚇唬人,講清楚其風險和手術過程之後,叫他抓緊時間簽字。他從西服內口袋裡掏出一隻筆簽了字,醫生沒有細想,匆匆帶病人手術去了。

手術還算順利,心外的大夫修補好了夾層,有驚無險。出院的時候,主管大夫翻著病歷夾,看到那張手術同意書簽字處是空白的,他蒙了一下,仔細看了很久,確定那上面根本就沒有簽字。
於是他開始回想,談話的那天,兒子掏出的那支藍色字跡的筆。

一身的冷汗!

消字筆的墨水是特殊材質的,會在書寫後約20分鐘消失,廣泛用於紡織或者練字,寫在字帖上,字帖就可以重複利用。
難以想像假設手術沒有成功,在手術台上夾層破裂,患者幾秒鐘就會流光所有的血,如果真是那樣,這家醫院,這個醫生將會面臨著什麼
是牢獄之災?還是吊銷醫師資格證。

事發之後,醫院非常重視,為亡羊補牢發布新規,所有需患者及家屬簽字的文件,只能使用醫生提供的筆,不得使用患者自帶的筆,自帶的什麼筆都不行,好幾千塊錢的Pilot Namiki Falcon鋼筆也不行,通通只能用醫生白大褂兜里的1塊5一支的晨光或者得力。


匿名用戶:
我依然記得我知道那個消息的那天,我剛剛從派出所照了身份證出來不久就發現手機有好幾個未接電話。原來是媽媽,我總覺得心裡不安,後來才知道爸爸所在的營地出事了,特大土石流。

那個時候我高一,我一直打爸爸的電話,可是沒有辦法聯繫到,我當時在想我以後該怎麼辦,我要是沒有爸爸了我該怎麼辦。
後來新聞報道說十人失蹤,一人死亡。
其實不是的,我爸爸後來告訴我死了好幾百人。土石流發生在夜裡,人們都在熟睡,我爸爸是被別人踹醒的,後來他突然想起了工人們,他就跑去宿舍看,發現什麼都沒有了,廠房,車,貨,工人,都不在了。
後來我爸爸看到在泥流里有隻手在動,他就跳下去了,我爸爸個子不高,又很瘦,我也不知道他怎麼救了兩個人,我只記得他告訴我當時他拚命請旁邊圍觀的人幫忙,而沒有願意的時候,他很難過。
救出來的兩位工人都需要醫治,通往外界的山路被掩埋,隧道也堵塞了,只能靠走出去。海拔還是有三四千米吧,是兩位武警哥哥走了兩天的山路才背他們出去的,我爸爸他什麼都沒拿都已經把腳底破了,更別說武警哥哥他們了,感謝。
我爸爸有四位工人不幸遇難,兩人受傷。爸爸通知了他們的家屬。後來我的爸爸和媽媽就被軟禁了,那些家屬還請了社會上的混混,並許諾錢到手後會給他們報酬。
爸爸沒有辦法就裝病住院了,沒有病房,就住的走廊上的病床,那幾家人就在走廊兩邊,還輪流值班,會走到病床邊笑著喊我爸爸財神爺。
有一天有一邊的走廊上只有一個人,他還在低著頭玩遊戲,我媽媽就扶著我爸爸走過去,那個人還是沒有注意到,後來他們終於走到了樓下,我媽把我爸爸的輸液管子直接扯掉,然後把那些扔到花壇里,爸爸手背還一直冒血。就給我一個 叔叔打電話請他來接。
後來他們發現我爸媽不在了,就開始打電話,我媽媽就接了騙他們在食堂,以便拖延時間。
我叔叔的車!!竟然!!!是個三輪車!!!因為他的工人在附近送貨,他就讓三輪車來了!!!這跑得過誰!!
後來只能找一些小巷逃了……
然後就是我的父母都平安,也對工人家屬的進行了賠償,然後就是我們家的損失一開始說不能報,後來告訴說之前不能報銷是因為別人不能知道有這件事,現在不能報銷是你來晚了。
再次感謝武警以及幫助過我們家裡的人。哈哈哈哈哈,其實我知道不會有人看見~~


匿名用戶:
只寫親身經歷,不算特別陰暗,但這個必須匿
國小一年級
被一男生用板磚砸得頭破血流,阿公拉著該男生去找校長理論,校長閉門不出,後來該男生家長將我家告上法庭,我家賠償1600,那可是1999年!
高中
同桌散播競爭對手謠言什麼的弱爆了,雖然這確實有助於他向著清華北大邁進【我校每個重點班能出兩三個清北,北大在全省也就招不到三十人,班內競爭激烈】講學科競賽——
數學物理有多少初賽沒考卻進了復賽就別提了,生物競賽初賽前一天老師給我們拿了一套卷子,告訴我們這就是明天的題。一位女生拒做,現在學醫,真心敬佩她!第二天發現還真是原題。而在復賽中唯一一個拿到省隊資格的人也將資格讓給了外校,因此招來很多罵聲,不知這件事對他做出這個選擇的影響有多大。
大學
1.挑戰杯篇
我做的是關於圖書館的項目,立項期間找另一個學院的在圖書館志願者協會工作的學生談合作,一開始很熱絡,等我完整描述完項目細節後突然翻臉不幹了。也罷,找別人完事。但deadline前十天我們卻收到科技協會某學生的簡訊,要我們交給他,我起了疑心,順藤摸瓜發現別的學院可沒收到類似的消息,而且那個和我鬧翻的學生在所在學院也有和我同一個主題的項目盒盒盒盒。。。。。最終我在deadline那天親手把論文交給團委,小哥你修鍊得不夠深啊!
順便一提,挑戰杯的開銷基本不是網購的都不好拿到發票,拿到發票也不好報銷,我那500元至今沒有著落。獎金也得一年之後才發。
2.團體操篇
奇葩學校,運動會的團體操項目【能和體育成績和精神文明獎平起平坐】排練兩個月前就開始。拿了校第一名的學院必須為某些全國體育盛事再排練團體操。我院連大三的都要參加,一練就是一學期,幾乎佔用所有課余時間。誰不認為大三重要?自然不願意參加。學院出狠招:貧困生上,不參與?今年貧困生評選應該沒你,德育分【又是一項傑作,在獎學金評選中佔10%,不過這個沒其它獎項影響大】拉低沒商量,就算為了填補指標當上了貧困生,勤工儉學職務也沒你!
說到德育分,出觀眾是要記德育分的,但你必須按老師的要求在商業機構的回執單里填上虛假資訊,只有姓名和性別真實。如果填了真實資訊,是沒有德育分的。多麼諷刺!
如果你真以為做學校的順民就能安全畢業,那你會很快去玩蛋的。下面祭出班代大人特別篇——
3.
大學生英語競賽初賽結束後,原學習部部長親自來我班,告訴我是系裡唯一一個拿獎的。這個獎能在獎學金評選中加上0.5個總績點,我們實行五分制,你們感受下。到了評獎學金的時刻,獎狀遲遲沒有發下來,沒有獎狀就不能加分,於是我找到保存獎狀的主任,他說沒有我的,我要求拿來那堆獎狀看一眼,他很大方地給我了,我沒看到我的,但看到了班代的。我默默地滾回來上學校網站看公告,發現原來好好地掛著的獲獎名單神奇地消失了!自然是沒加上這分。
同學期的還有語言文字基本功大賽,班代靠抄別人的拿的獎,兩個獎一起能加整整一分,所以他在基礎績點1.7的條件下再改改德育分就順利地拿到了二等獎學金。
你沒看錯,德育分的統計權完全在班代手裡,質疑和查證只能拉來更多仇恨。
上學期的學年論文,班代一定要跟我一組,但統計在學委手裡,他沒跟我說這事(學委很我透露的),直接去找學委,自然是拗不過,然後故意回去很原組里的人大吵一架,這以來就不得不跟我一組了。不過,他沒做什麼工作,拿我的毛記錄改改就交了。
然後是自我總結表,有班代評價一欄。如果他在老師面前混得不好,瞎寫的也沒什麼效力,問題是,以他的家庭背景,作弊被抓也不會被處分(其實壓根沒人敢抓他)。暑假作業里有論文,可以單獨完成也可以組隊,我單獨完成的,臨交前又接到他的電話,稱如果不寫上他的名字就在評價欄中任意而為。其實這哪裡是他的底牌,只要願意,他隨時可以記一個人的過。我的能力還沒到不要學位證就能工作的程度,所以這次只得屈從。國際漢語教育還是一片蠻荒之地,垃圾的商業機構眾多,公家的那點事大家又都知道,學位證把持在別人手裡,你真沒一點安全感。

打那件事以後我就下了狠心,本專業的路假仙走走,課余時間專攻###【幸好專業課少】,力圖把自己磨練成無需學位證就能養活自己的人。有猛獸在追趕,你的動力會更足。

以上。


赤西智久Pin:

八年級因為胃病休息了一個學期。

我八年級的班導姓黃,脾氣挺大,據說是第一次當班導,教數學,我正好是數學怎麼都考不好,而別的科目比較優秀的那種她一直認為我在針對她,在我因病休學的那段日子她在班會課上指名道姓的說我休學不是因為胃病,是因為被qj而產生的精神病。

我當初還不信閨蜜用索愛手機錄了音我才信。

黃某還曾想在我生病的這個學期和學校添油加醋的建議讓我退學或者留級,但她沒料到的是我國中校領導是看著我長大的我二爸

補充一下她是真的看女生都很不順眼,男生犯錯她從來不罵,女生犯錯各種罵,我們班當初有早戀的,男生那裡她細聲細氣的說話,一到女生那裡就大聲罵她是婊子賤貨不幹凈。

哦有一次月考一百多的卷子我只考了七十多,她讓我站了一節課,分數比我低的男生她都沒讓站,當時火氣真的很大直接把卷子撕了從班裡沖出去了,被她追上來拉到沒有監控的音樂教室里扇巴掌。

我前桌是個性格比較膽小懦弱有點小玻璃心的女孩子,人很好很善良,有一次考砸了被黃某冷嘲熱諷怎麼不去死還打電話給她家長,你們也知道很多家長其實挺聽老師話的,我前桌當天割腕自殺被送進醫院還好救了回來。

班裡有個學霸姑娘,成績優異刻苦,就是體型有些微胖和長痘,經常被黃威擠兌麻子臉嫁不出去還說”喲看你這么胖是不是懷孕了?”我不止一次看到她偷偷哭。

畢業那天,我們把她轎車的輪胎扎了。

現在也畢業很久了偶爾還是會回學校看看,但是從來沒有看過她一次。


小麥丫:
一男子回娘家探親
發現老家被拆了
親娘在路邊哭
只好帶著娘親回自己家
發現新家也剛好被拆


見月:
這邊和A說著B的不好

回頭卻又和B聊的很開心的樣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