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見過的最陰暗的事是什麼?

問題描述:無法看得見這世上全部角落,但願通過網路的連牽可以知曉一些這世上不為人知的事和物。謝謝每位答主的分享。 人到底可以有多壞?
, , , ,
Aorqu用戶:
人生既旅途,路過一個城市,一不小心留了下來。

留下來以後認識一個醫學院畢業的賣琴人,大家侃天侃地,無所不談,賣琴人某夜姦殺一位年輕女子後極端碎屍,此後數年做局連殺數人斂財斂色並用極端手法利用我處理部分屍骨。

2013年5月報案,警方失職,賣琴人失蹤,至今逍遙法外。


匿名用戶:
感染HIV的GAY欺騙良家婦女和他結婚。其實我很同情他,但他的確很陰暗,cd4才41,傳染性極強。


Aorqu用戶:
九江段長江大堤朱總理視察的路段比其他路段厚很多!


張競:
世界就是這么小, 在’你見過最陰暗的事情’的問題下見到 最陰暗的事情

當中一個答案正氣凌然的說:
‘咳咳,該說Aorqu上的了某人因為我質疑他的答案(很嘴欠的寫了評論),於是關注了我,但凡是我的回答都要給個反對和沒有幫助……’

————————-
我想他說的是我~因為他把我拉黑了,我不能在問題下評論了~本來想私信問一下,發現也不能私信了,又看到他百般大方狀….我不淡定了!

=====時光機==========

當時他在我的一個答案中進行評論了~我們進行了討論,請查詢:http://www.zhihu.com/question/20478565/answer/15239153
(我挺認真寫的一個答案居然被摺疊了..去投訴了也沒結果, 挺無奈的)

後我關注他, 主要是想看看他其他方面的見解,後來發現領域不同,不太感興趣,於是取消了關注.
但是從始至終我就沒有投過反對票和沒幫助…因為我從不投任何人無幫助(請鄙視我老好人的性格)
————————————-
其實被黑也沒什麼,主要是不能容忍黑人的還要裝的很大方..實在是當XX立牌坊~ 想到這點就不爽. 忍無可忍.

———–in case———-
如果萬一不是我,是其他被評論又被拉黑又被黑的..那我就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那我罪該萬死


Joey Wang:
說一個我身邊是事兒:
一對夫妻在江蘇省某城市開了個淘寶網店,男的負責干力氣活,女的負責聯絡貨源和管理。夫妻倆非常恩愛。至少外人看來是這樣的。
幹了幾年,生意紅火,規模壯大了,雇了很多員工幹活,很多事情也不用像剛開始創業的時候那樣親力親為。
女的覺得空虛了,老公在床上滿足不了自己的慾望。開始在外邊找炮友約炮。
最開始還能矜持著來,約了後先吃吃飯聊聊天,像找對象似的先考察人品。
後來越玩越過火,直接約時間開房,換著人玩。3P,4P都開始嘗試。
如果說,明星們混的是」娛樂圈「,導演們混的是」導演圈「,玩音樂的混的是」音樂圈「,那麼這個女的算是進入了」約炮圈「。
進了這個圈子,資源大把的有,而且還互通有無。最重要的是還相對安全、穩定。

——————————————–以上或許你不覺得黑暗,下邊是我要說黑暗的了—————————-

最讓我感到黑暗、惡心的是,這個女人經常對老公說,她怎麼怎麼愛他,永遠都不會欺騙他…….等等等等。
她經常晚上出去跟炮友開房,然後讓幫她打工的小妹妹接電話,如果是她老公打來的,就說:她現在很忙,在接電話;或者說,她現在在睡覺休息,很辛苦啦,要不等她醒了再轉告她?
有一次,在一個飯局上,他老公跟她開了個玩笑,說你平時晚上都不怎麼陪我,是不是跟小白臉逛街兜風去了?(純屬開玩笑的)
在座的很多知情人,當時都愣了一下。這個女的當時也愣了,緩過神來後,就開始掀桌子,又哭又鬧。
還說,我TM為了這個家容易嗎?每天累死累活的,還要被你這么說?我這輩子只有你這一個男人……….亂七八糟的說了一堆。
說實話,這個玩笑如果開在清白的女人身上,或許還有生氣的理由;但是開在她身上,知情人都覺得,這個玩笑算是美化她了。
最後她老公像個犯了錯誤的小孩一樣,一晚上都是賠禮道歉,說老婆對不起啦!我嘴欠啦!你這么辛苦,我還不理解,我真不是人!絕對不會有下次了!
如果感動中國欄目在民間海選,她老公那晚的態度絕對可以進總決賽。
至少,那天在場的所有知情人,看著這個場面,都相當的虐心了。

我一直都認為,如果一個人生活糜爛(相對我來講),只要不影響到其他人,就算我不理解,但是也能做到尊重他的選擇。
這個事情其實也沒影響到我的生活。但是嚴重影響了我的心情,我有時候想起這個事,想想那個女人的虛偽,想想她老公那個晚上不知所措、心疼自己老婆的樣子,總會不自覺的自言自語:這TM叫啥事兒啊…….

自從知道了這些事之後,真的不敢再相信夫妻之間感情的事兒了。
直到現在還沒緩過來勁兒。


匿名用戶:
說個不算最陰暗的腌臢事好了,有點亂,寫哪算哪。

我以前是做影視的,有一次我們公司拍攝了一部電視劇,和某公司(公司名字有個俏)談音像出版權。當時時值盜版光碟最猖獗的年代,也就是零幾年那會。談的是按發行量分成,結果就給了我們一個打底的版權費。為什麼呢,因為在正版碟出現之前一天,也就是一晚上十幾個小時的時間,整整一套二十多集電視劇就都出了盜版碟了。

事後我找的該行業一個朋友打聽,正版碟一共才做了幾千套,和盜版碟的幾萬套是同一個流水線下來的。這部電視劇,我們做的最虧的就是音像版權。不過這只是個開始……

在洽談的時候,我碰見了一個人,這個人姓F,影視名人,當年拍了部老火的動作大片,但是為了遏制這個盜版,特意跑去盜版雲集的某省擺酒席請客,讓這幫做盜版的留口飯吃。結果當時我就看到了幾輛卡車拉過來的外包裝,封皮上是還沒正式對外公布的該影片海報。

再之後我就知道了,那會用的貝塔帶,都是從韓國或台灣購入的。這些盜版商就是利用這個通路把內容提前錄制到帶子里再打包封裝,運過來之後再錄制。最喪心病狂的地方是什麼呢,這些人用的帶子不是一次用一盤,是好幾盤,每盤在不同的時間段里錄制一部分內容,然後通過對編重新輸出拼湊。即便被抓到,因為內容不完整,也只能將之稱為測試帶。而後這種帶子再以二手帶子的名義低價出售給某些地方上的單位大戶。

算算距離現在也十多年的時間了,說出來應當不妨事了。換個話題再說一個……

兩千年某地地震,我作為親歷者參與其中。當時派去部隊抗震救災,因為是冬天,所以困難增加了許多。在這種情況下,我在某一地區見到了一些很不好的事情。

比如說,一卷地膜賣一百元、一捆稻草賣一百元,一暖瓶開水賣五十元等等。當時部隊的帳篷都是優先供給災民使用的,而戰士們只能挖地洞睡覺。

再比如說,當時某酒廠聽聞地震消息後,當天下午就用特大號的鋁盆做了一堆的食物開車拉過去。但是到了那裡以後呢,沒人吃。為什麼呢?嫌涼。的確當時是冬天,可在那種環境下,連房子都塌光了去哪兒生火都是個問題,因為是涼的就不吃?

而後戰士們不得不先停下整理檢查房子的工作,派人先起灶台,那些災民就在一旁看著。這還不算完,雞腿被孩子拿走了,掉地上了,不吃,臟,直接扔一旁給家裡的土狗了。又或者如自助餐餐廳里那樣,一端就是一盆,吃剩下後直接倒掉,喂狗、餵豬。等事後戰士們忙完了回來,災民們吃飽了喝足了住進了帳篷暖壺灌滿了熱水,戰士們卻只能自己再生火吃方便麵和軍糧。

最後則是救災物資,比如衣服被褥。舊的不要,這可以理解,半新不舊的不要,這也可以理解,但是一個小夥子去搶一件嶄新的商家送來的女式衣服,縮著個肩膀還露倆腕子在外面抱怨衣服不好又是為什麼?以及在臨近城市住校的,沒受災的,卻在第二日匆匆趕回來領救災物資補助的又是什麼情況?

我記得那年事後,在這次抗災之後,曾有記者想要報道這些事情,但卻被阻止了,文章什麼的也都很快消失了。但被凍傷的那些戰士,卻一直沒能從我心裡消失。


匿名用戶:
必須匿名,大家都知道的原因的。
我就說說親身經歷的湛江東海島拆遷項目背後的的故事,在2008左右,政府確定把廣深上的一些重污染企業工廠外遷到東海島(還有一些其他的),裡面包括三大造紙廠、上海寶鋼、中科煉化等等項目。
為了給項目讓地,當地政府開始了慣用的強拆手段,未出示批文,直接要求安排工作隊入村村民搬遷,在一定期限後直接進行強拆,當時時常見到的就是政府出動湛江武警、特警部隊保護直接強拆,每次強拆隊進錯都是兩三百防暴隊全服武裝進村、進房,直接拉人出來,挖掘機進行強拆。
出動如此多的全副武裝的部隊,難道村民是國家的敵人?並且當地政府官員對於頑抗者直接下令部隊對其身體進行暴力擊打,我父母就去隔壁村看過,一個七八十歲的老婆婆被兩個人打倒在地上仍拳打腳踢,周圍圍著一隊防暴部隊,民眾的抗議被無視。
還有田畝的補償也是個問題,當時村民對抗拆遷隊鬧了起來,後來開發商來了,說怎麼給了四萬塊錢一畝還在鬧騰。姑且不說這個價格高低,但是政府跟村民說的是2萬一畝,2萬多畝地×2萬一畝地,這4億去哪裡了?這貪污也太赤裸裸了。
還有安置房問題,安置房建好後還未住進去,竟然發現大面積漏水,牆上出現大批裂縫,牆上嚴重地方在脫混凝土,安置房才建好一兩年就普遍發生這樣的事情,這樣的房子我不知道是如何建起來的,我也不知道是如何通過驗收的!!!
最後出了一個朱惠來殺官案,大家可以去搜搜!我也不知道這回答能不能過審核,但是我只是記錄當時的經歷的一幕幕。


ne lausan:
2010年7月,河南北部和河北南部地區遭遇百年一遇的大幹旱
我去鎮政府辦事兒,碰到一個辦公室的科員被拉去開什麼防洪度汛的會,
那科員無奈的把市裡下發的文件往桌上一撒說「估計領導們想八月到了,確實該有洪水了吧
頓時想起一句話「何不食肉糜?
我知道那是個傻子說出的話,可是現在卻。。。
—————————————————————————————————————————
一個月後被央視報道,說該地區遭遇大旱,農作物大量死亡,
市政府才開始進行各種會議,號召大家採取措施減災,
此時,農作物已經死亡,鄉里人只能看著前一段兒為防洪度汛疏通的河道、水庫而苦笑。。。


流月:
說一件我至今遇到讓我覺得最陰暗的事。
其實也不算了,可能我遇到的事確實不多,屬於被爸媽放在溫室的狗尾巴草吧。╥﹏╥。今年20,什麼都沒經歷過,大家看可能會覺得無聊,不是大事。可這件事讓我一直到現在都覺得心有餘悸,以至於朋友讓我幫忙我都會思慮再三。
我特別啰嗦的,看答案的朋友請見諒。

一個省重點高中,一個兇狠的門衛,和不分青紅皂白就批評學生的副校長,一個告訴我出事不要告訴家長的班導。

正文:

高二的時候,似乎是西安發生了幾起惡性事件,學校門禁管的比較嚴。傳達室是一個老大爺在值班,那時候同學們都管他叫菜刀爺,大概是因為看起來比較凶。
學校那時的規定是,不允許帶校外人進入學校。

我的國中好朋友,跟我不在一個高中。這個姑娘趁著運動會回到我們高中來看看老師同學,進來後給我打了電話。看了一會兒她說要回去了,我當時因為是小記者沒走開,只好說,行,那你一路小心哈。

過了大概十分鐘,她又回來了,說是門禁不讓出去,讓我去說一下。我當時沒多想,就跟她到了傳達室。
如果我知道後來惹了這么多事我絕對不去。

到了傳達室,菜刀爺正虎視眈眈的坐在門口。我到了就說,您好,這是我同學,國中也是咱們學校的,運動會回來看看,麻煩您讓她出去吧。
這個時候菜刀爺站起來,操著一口陝西話。
學校不讓帶外人進來你得是不知道。
我還沒答話,菜刀爺又連問了我好幾遍,我話還沒插上,人確實不是我帶進來的。
我一看這沒轍了,只好回去找班導,班導總能證明這位姑娘不是壞人吧,哪怕到時候被班導教育也沒辦法鳥,誰讓那是我好朋友。我只好說,那您稍等,我找我們班導來。

然後。呵呵。
我剛轉身,菜刀爺一把拉著我的胳膊,把我甩到地上了。
把 我 甩 到 地 上 了。
當時手腕呲在地上,見血了。
我喊,你幹嘛!
然後我剛坐在地上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菜刀爺又一把把我拎起來推到牆角了。
我當時都語無倫次了,我說她不是我帶進來的,你讓我找班導去。
我當時真心是怕了,對面是一個大老爺們兒,我在牆角躲著,還好他在推我之後沒有再做什麼。
當然了,我哭了,因為真的很怕。
我手忙腳亂的掏手機,給媽媽打電話,說,我在學校,你快來,我被人打了。
我媽問誰,我說學校門衛。
我媽掛了電話就過來了。

當時我年紀小,菜刀爺這一推一搡且不說弄疼我了沒,我是先被嚇到了,因此給我媽說了我被打了。那時候心裡真的覺得自己是被打了。

在等我媽來的過程里,我一直窩在牆角,菜刀爺在門口不停的罵我,我就跟他吵,也不敢再動,不敢跑回操場找班導。
在吵的過程里,學校副校長來了。還沒問是什麼情況,就開始幫著菜刀爺一起罵我。
我當時也不懂事,也有可能是因為滿臉淚痕還看著那麼兇惡(這個詞是我腦補的啦。)我吼副校長,你知道情況么,上來就罵我。
私以為當初說的比這難聽。後來把他罵走了,應該是通知年級主任和班導去了。
再後來,我媽來了。我那時候正在門口跟年級主任說明情況,我媽直接去找了菜刀爺。

我覺得最陰暗的是,第一,後來我媽問菜刀爺,為什麼不讓我找班導,他說
我以為她要逃跑。
呵呵。逃跑。
第二個問題,為什麼把我女兒摔到地上,又推來推去的,
他又說,我以為是她裝著摔到才把她拉起來的。
呵呵。裝著摔到。我都沒想到。
可是我媽說,她被你推倒都受傷了,你再給我胡說八道。
菜刀爺閉嘴了。
第三,我媽走了之後,毫無疑問我被班導和年級主任罵了。而後來的班會上,本來沒有同學知道這件事,班導又在班上說了。
後來班導私下找我,下次再出事,不要給家長說啦,不至於。

一個省重點高中,一個無比狡猾的門衛,和不分青紅皂白就批評學生的副校長,一個告訴我出事不要告訴家長的班導。

後來回家,我媽問我這件事我想怎麼處理。因為當時家人都在氣頭上,也有一些關系,想折騰學校也不是沒有辦法。可是我說算了,因為真的不想再想了。而班導說,讓我不要告訴家長這句話,才讓我真的覺得其實他們根本不在乎學生怎麼想,只是在乎學校的名聲而已。真正向著自己護著自己的只有我的家人,而當時那位姑娘,在看著我這一系列事情的時候,也沒說一句話。


把餅干交粗來:
最陰暗的莫過於我看見了自己內心的陰暗。


Matthew John:
說說身邊的人吧。有對兄弟,瓦房草屋幾間,田產若干,夠不上地主。由於沒分家,在打地主分田地時期有人覬覦他們的財產,硬是把他們列入地主行列,此後家裡傢具被扒光,田被分完,兄弟中老大不堪折磨,先離世,留下四個兒子和一個寡母過著極貧的日子。幾十年後,老二搜集各種材料希望拿到國家賠償,結果材料上交後杳無音信,苦等許多年,再收集上交,結果拿到通知說打地主分田地時期他們兄弟沒有被列入地主行列,沒有任何賠償。受苦一輩子,結果一場空,我出來沒見過我大阿公。我想,老一代人中有許多人也有像我阿公一樣的遭遇吧,他們都是時代車輪碾壓下犧牲的人。


匿名用戶:
這個我太想回答了。匿名來回答一個。
我前女友也是我的初戀,她我們叫她L吧。
L有個前男友叫Q,我跟L是在一次生日聚會中認識的,慢慢地勾搭昂勾搭(我那時還特純那種,不諳世事,雖然我都大一了,想法挺單純的),我倆就好上了。
她不是處女,這是有一天早晨她告訴我的。她講了她的故事,她說她有過五個對象了,處第三個的時候(還是在她高中時候)就已經破了。人家都那麼坦誠了,於是我們也就開始了相處過程。
我跟她好上後才知道她跟Q並沒真分手(Q是跟我一屆的、同專業不同班),只是吵架把我當槍用用,後來想跟我玩真的想踹了Q。我當時也純的一比,覺得人家感情都走到末路了(她自己說的她已經不愛他了)。
但是我此時開始腹黑了,我知道了她扣扣密碼,偷偷獲取了她扣扣消息(能做到不讓她察覺,並且是同步獲取),這時候我發現她雖然跟我處卻同時勾搭著前任。
怎麼辦?我決定釣魚,找個借口提出分手。果然,分手第二天晚上他倆在扣扣上討論開房的事兒。此外還有她跟閨蜜聊我和她前任的事兒(聊得什麼Q第一次跟她做的時候不知節制天天想要、什麼我是處男更有誘惑力)我也都知道。
過了半個月我又跟她和好了,一是因為想看清這個人到底是什麼樣的人、二是確實她那時對我還有吸引力。
我倆和好後,不經意的聊到上次分手原因,我編造的理由是看到她跟前任深夜打車出行。她便解釋,因為她的借口很完美,我假仙原諒了她,此時監控依舊進行,沒多久他倆又在扣扣上調情,說什麼想要了都一個月沒碰你了,什麼純粹肉體的不打擾我和L(這句是Q說的),什麼在哪個賓館,什麼誰先去買套子什麼完事兒了怎麼分開走以避免被同學或者他們宿舍的人看到。
——————————————————————
去開會之後直接翹班了~。直接回來開電腦講這窩火的事兒。
還有一次,我監控到他倆去啪啪啪,賓館名字我都知道,但是我才不會去捉姦好么,我不習慣明面沖突,況且發展到這里感情已經很淡了,她是不是這樣風騷我都不在意不覺得綠了。半個小時候我去上課,看到L從賓館回來我倆在校門口遭遇了,進行了「情侶」間正常的招呼,問她幹嘛去了,她說我去吃東西了(尼瑪吃的是小蚯蚓么),此時我的陰暗心理又作祟,就特意觀察了她的體貌特徵什麼的,想研究下啪啪啪後的女人有何變化,但是很可惜,只是覺得她精神有點萎靡,也沒草莓什麼的,也就作罷各自去忙。此後就是寒假了,他倆在北京又見面了,因為都在北京換乘,倆人玩了一天,晚上什麼節目我就不知了,QQ消息沒有更新。他們倆都到家後他倆拉黑過一段時間,此時L的QQ消息都是跟閨蜜的內容了,內容也很可觀的。我來講一講只跟我們3個人有關的部分吧,太過分了內容說了不太好吧= =。
她跟她閨蜜在QQ上總聊各自py,她閨蜜暫時用B來稱呼吧。B問她,你py(指Q)多少次昂,多久昂,有gc沒。還說她,高中時候讓你跟男友做你還膽小,現在嘗到甜頭了還玩的挺開。又提到我,說他(指我)沒對你有想法嗎,都處那麼久了,還誇我說我神馬的不是奔著L身體去的,B還打趣L說你不是想收集夠12個星座的男人吧,怎麼禍害的都是處男,還說L的目標是不是收集完12星座收集56個民族昂?= =!!又說我是不是冷淡之類之類的。。。。
╮(╯▽╰)╭反正初戀就這樣確實很讓人崩潰的,現在我的愛情婚姻觀都不健康了,現在不太相信婚姻這種東西了,有被害妄想症了都快。
其實可能她不壞,只是慾望強烈,但是!不管女人還是男人,你有慾望你可以發泄!請你尊重和你正在相處的另一半好么???有點底線好么???修改完畢。謝大家評論。匿了。


匿名用戶:
實習的時候我去了一個類似戒網癮的學校教英語。那個學校裡面是我看到的最黑暗也最讓人痛心的一群孩子。我自己是為了一個畢業實習蓋章,硬生生的在山上住了一個月,在此期間,有三個男老師和兩個女老師也準備過來上課,除了我和另外一個實習女孩,沒有人堅持過一個星期。吃住的條件很艱苦,而且學生是真的會讓人覺得恐怖。
黑暗的事情我會挨個說。 首先是一個小女孩,五年級,雙重人格,她變成另外一個人的時候,會生氣發火咬人跳樓。咬的是她在那個學校裡面對她最好的一個老師。跳樓的時候,是那個老師不顧自己安危整個人幾乎懸空才抓住她。我跟她講過故事,她很成熟,幾乎能和我平等的討論任何事物。
還是一個小女孩,初一,由於早上想睡懶覺不肯起床去學校上課被父母送到這學校。她在這里,學會了和其他女生玩遊戲,遊戲的內容是石頭剪刀布,贏的人掐輸的人,等我發現的時候,她們手臂都已經滿是青紫的掐痕,甚至有血絲,她們兩個人笑眯眯的伸出胳膊和我打招呼要正紅花油。這個場景,我做了很久的噩夢 。
下一個小女孩,她很美,也很醜。她是第二次進這個學校,據說第一次來的時候很美,和明星一樣的美。出去後碰到了一些事,就又進來了。我看到她的時候,她滿臉痘痘,不刷牙不洗頭發不洗澡,她的思維很奇怪。我上課偶爾看到她的日記,那個學校裡面,老師有權利翻開學生任何物品和日記,也必須翻開檢視。我看到她寫了很多菜名,夾雜著人名和身體部位,她說,她寫的都是她吃過的東西和她以後出去想吃的。因為現在吃不到,所以要寫下來回味。我不知道她經歷了什麼,也不敢猜。
最後一個小女孩,也是代表裡面的大多數小女孩,她是那種張揚的漂亮,課堂上會說一些,,,淫蕩的話。原諒我用這個詞形容她的那些話。她生日的時候太開心所以一直吵吵鬧鬧,惹怒教官,被踢了兩腳,當時我在場,覺得小孩子過生日開心點沒必要這樣打人,我把她攔在身後,和教官起了沖突,當然,教官是不敢打我的,只是後來主任給我做了一整天的思想教育。她離開學校的時候,我正好路過,她很開心的給我介紹她媽媽,資料上有,她13,她媽媽29,未婚生子。她比她媽媽還漂亮,希望她以後能過普通正常溫暖的生活。
後面就是男生了,很多都是父母拜託教官開車去抓進來的,我只說一個,其他的更不想再回憶。他是英語課代表,因此我和他交流比其他學生多。他開朗愛笑,站在我面前流利的背新概念2的第一篇課文last week I went to the theater,,,他告訴我說是父母離婚他受不了所以不聽話最後才被送這里來的。我沒有任何懷疑。直到有一天,那個和我一起留下來的女老師,提醒我離那個小男孩遠點,因為他是因為組織並販賣婦女少女賣淫被送進來的,家裡找了關系而且年紀太小所以沒進少管所。我目瞪口呆。再過了幾天我就離開學校了。
那段時間,我知道了很多世界的陰暗面。並且,我無能為力。他們還是小孩子,也只是小孩子。


匿名用戶:
我來講一個十四個饅頭的故事。九十年代南昌昌南監獄里的事,一個勞改犯在農場里被折磨死,通知父母來領屍體,父母都是農民,長途跋涉後,農場給他們賠了十四個饅頭。此事監獄子弟親自給我看的卷宗


亞當:
沒想到第一個回答居然是這么陰暗的問題 。
在部隊當兵期間,因本人平時表現良好,積極向上,各項軍事技能過硬是可被留隊的人選之一。可是那時候在新疆亂的不行,而且離家實在太遠,最要命的是留隊必須去特種兵大隊訓練幾年才能回調。最終只能放棄留隊,因跟指導員關系不錯都練習過跆拳道並且都是黑帶水準。 平時有很多交流,遂推薦讓我去學車。欣然同意之後工作更認真了,連跑五公里都拉著新兵跑前10了。後來全是連投票,前7名都可以去, 我媽說要不要找人,我說根本不用,我相信自己完全能去。到了投票那一天16個人我排第四。心一想絕對沒問題啊! 等著去汽車連享福吧以後不用跑步了!等結果的時候名單上沒有我!!!!沒有我!!!!沒有我!!!! 我心不服 找班代理論,班代找排長理論,排長找連長理論。後來連長單獨把我叫到辦公室跟我說 你呀 就是太自信了 這種事情怎麼能不找人呢,你就是不認識找我 給我錢 我也能幫你呀! 我…………
後來知道我被當時票數最低的給頂替了,那還是我的老鄉,並且他只有四票……
100多人4票…………還找的大關系……他爸送了連長兩箱高品質紅酒…………
之後我破罐子破摔,跑步慢慢悠悠,衛生幾乎都交給新兵去干,晚上站崗的時候就睡覺,連隊覺得這樣我早晚是個隱患給了我一個黨員……黨員……黨員……


匿名用戶:
大學時,同學聚餐,都喝挺多。
一姑娘醉了,硬要和我開房。
我不想開(人家醉了,不能趁人之危),她就給我bj了。
完了,回學校,她男友,熱淚盈眶,給我遞煙。
「謝謝你,還是你人好,她室友知道她不能喝都不送她回來,太感謝你了!」
(宿舍關了,她男友不能出來)
沒過多久,周末,我約她找個地方吹空調、看電視。
她欣然答應,找了半天只有旅館同時具備空調和電視。
在bj的時候,她男友發來簡訊:
「今天不能陪你,明天回來給你帶好吃的!早點休息,晚安!」
這姑娘,含著我的寶貝,發到:「
」謝謝寶貝,晚安!么么!「

這件事,對我影響特別深。雖然是4 5年前的事了,但每次想到一個姑娘一邊含著自己的寶貝一邊叫著她男朋友寶貝的時候,我就很憤怒。
你回簡訊就回簡訊,你停什麼停啊!?


繁花開晨海:
小時候大概十歲左右,也就是十五年前吧。有一次暑假回家看阿么,在農村的商店,阿么買個普通毛巾那個人說十五塊錢。本人從小比較伶牙俐齒,更覺得那人有點漫天要價的意思,便說:「有點貴,便宜一點,老人沒有自己的收入。」那個人說:「坑的就是老人。」當時內心就有一股怒火沖天,可惜年齡小,沒有辦法與之爭論,以至於後來留給我的印象最深


匿名用戶:
我大概還在上幼稚園 的時候,我哥哥(大伯的兒子當時上國中)經常叫我跟他一起睡午覺,記憶中很深刻的一個鏡頭,兩人脫光了在床上坐著,他露出生殖器讓我舔,大概當時是嫌棄惡心(現在也覺得惡心)沒有按照他的指示做,印象中他好像也*我下面了,之後就不記得了,為此我還找媽媽哭了好多次,說不要跟哥哥一起睡午覺,她沒有以為然,我現在19歲了,有時經常夢到這樣的場景,也不敢談戀愛,性格比較內向。回想起來這是我第一次說出來,這就是性侵么?


拾夕:
河北某地,山區,我們去做光伏檢測項目,一個甲方說,上次車拉土,一個石頭疙瘩掉人家地里,人家鬧過來,說是壓壞了他們家地里的草,最後沒辦法,賠了八萬,而且說,這種事情很普遍,很多地方本來不是地,看你們來了馬上給自己劃地方,你們用到的時候,就得給賠償。甲方還說,車輛工作的時候,必須嚴格按開好的道路行駛,要是不小心走到別人地里去,那事就大了,不訛你個十來萬的才怪。
光伏項目是國家的扶貧項目,項目完成後,村民們是免費用電的。我們開車回來時我給同事說道,窮山窮水的地方,人心更是險惡,什麼民風淳樸,那都是課本上的

看了大家的回答,想說:所有的陰暗都有著滋生的土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