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见过的最阴暗的事是什么?

问题描述:无法看得见这世上全部角落,但愿通过网路的连牵可以知晓一些这世上不为人知的事和物。谢谢每位答主的分享。 人到底可以有多坏?
, , , ,
Aorqu用户:
人生既旅途,路过一个城市,一不小心留了下来。

留下来以后认识一个医学院毕业的卖琴人,大家侃天侃地,无所不谈,卖琴人某夜奸杀一位年轻女子后极端碎尸,此后数年做局连杀数人敛财敛色并用极端手法利用我处理部分尸骨。

2013年5月报案,警方失职,卖琴人失踪,至今逍遥法外。


匿名用户:
感染HIV的GAY欺骗良家妇女和他结婚。其实我很同情他,但他的确很阴暗,cd4才41,传染性极强。


Aorqu用户:
九江段长江大堤朱总理视察的路段比其他路段厚很多!


张竞:
世界就是这幺小, 在’你见过最阴暗的事情’的问题下见到 最阴暗的事情

当中一个答案正气凌然的说:
‘咳咳,该说Aorqu上的了某人因为我质疑他的答案(很嘴欠的写了评论),于是关注了我,但凡是我的回答都要给个反对和没有帮助……’

————————-
我想他说的是我~因为他把我拉黑了,我不能在问题下评论了~本来想私信问一下,发现也不能私信了,又看到他百般大方状….我不淡定了!

=====时光机==========

当时他在我的一个答案中进行评论了~我们进行了讨论,请查询:http://www.zhihu.com/question/20478565/answer/15239153
(我挺认真写的一个答案居然被折叠了..去投诉了也没结果, 挺无奈的)

后我关注他, 主要是想看看他其他方面的见解,后来发现领域不同,不太感兴趣,于是取消了关注.
但是从始至终我就没有投过反对票和没帮助…因为我从不投任何人无帮助(请鄙视我老好人的性格)
————————————-
其实被黑也没什么,主要是不能容忍黑人的还要装的很大方..实在是当XX立牌坊~ 想到这点就不爽. 忍无可忍.

———–in case———-
如果万一不是我,是其他被评论又被拉黑又被黑的..那我就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那我罪该万死


Joey Wang:
说一个我身边是事儿:
一对夫妻在江苏省某城市开了个淘宝网店,男的负责干力气活,女的负责联络货源和管理。夫妻俩非常恩爱。至少外人看来是这样的。
干了几年,生意红火,规模壮大了,雇了很多员工干活,很多事情也不用像刚开始创业的时候那样亲力亲为。
女的觉得空虚了,老公在床上满足不了自己的欲望。开始在外边找炮友约炮。
最开始还能矜持着来,约了后先吃吃饭聊聊天,像找对象似的先考察人品。
后来越玩越过火,直接约时间开房,换着人玩。3P,4P都开始尝试。
如果说,明星们混的是”娱乐圈“,导演们混的是”导演圈“,玩音乐的混的是”音乐圈“,那么这个女的算是进入了”约炮圈“。
进了这个圈子,资源大把的有,而且还互通有无。最重要的是还相对安全、稳定。

——————————————–以上或许你不觉得黑暗,下边是我要说黑暗的了—————————-

最让我感到黑暗、恶心的是,这个女人经常对老公说,她怎么怎么爱他,永远都不会欺骗他…….等等等等。
她经常晚上出去跟炮友开房,然后让帮她打工的小妹妹接电话,如果是她老公打来的,就说:她现在很忙,在接电话;或者说,她现在在睡觉休息,很辛苦啦,要不等她醒了再转告她?
有一次,在一个饭局上,他老公跟她开了个玩笑,说你平时晚上都不怎么陪我,是不是跟小白脸逛街兜风去了?(纯属开玩笑的)
在座的很多知情人,当时都愣了一下。这个女的当时也愣了,缓过神来后,就开始掀桌子,又哭又闹。
还说,我TM为了这个家容易吗?每天累死累活的,还要被你这么说?我这辈子只有你这一个男人……….乱七八糟的说了一堆。
说实话,这个玩笑如果开在清白的女人身上,或许还有生气的理由;但是开在她身上,知情人都觉得,这个玩笑算是美化她了。
最后她老公像个犯了错误的小孩一样,一晚上都是赔礼道歉,说老婆对不起啦!我嘴欠啦!你这么辛苦,我还不理解,我真不是人!绝对不会有下次了!
如果感动中国栏目在民间海选,她老公那晚的态度绝对可以进总决赛。
至少,那天在场的所有知情人,看着这个场面,都相当的虐心了。

我一直都认为,如果一个人生活糜烂(相对我来讲),只要不影响到其他人,就算我不理解,但是也能做到尊重他的选择。
这个事情其实也没影响到我的生活。但是严重影响了我的心情,我有时候想起这个事,想想那个女人的虚伪,想想她老公那个晚上不知所措、心疼自己老婆的样子,总会不自觉的自言自语:这TM叫啥事儿啊…….

自从知道了这些事之后,真的不敢再相信夫妻之间感情的事儿了。
直到现在还没缓过来劲儿。


匿名用户:
说个不算最阴暗的腌臜事好了,有点乱,写哪算哪。

我以前是做影视的,有一次我们公司拍摄了一部电视剧,和某公司(公司名字有个俏)谈音像出版权。当时时值盗版光碟最猖獗的年代,也就是零几年那会。谈的是按发行量分成,结果就给了我们一个打底的版权费。为什么呢,因为在正版碟出现之前一天,也就是一晚上十几个小时的时间,整整一套二十多集电视剧就都出了盗版碟了。

事后我找的该行业一个朋友打听,正版碟一共才做了几千套,和盗版碟的几万套是同一个流水线下来的。这部电视剧,我们做的最亏的就是音像版权。不过这只是个开始……

在洽谈的时候,我碰见了一个人,这个人姓F,影视名人,当年拍了部老火的动作大片,但是为了遏制这个盗版,特意跑去盗版云集的某省摆酒席请客,让这帮做盗版的留口饭吃。结果当时我就看到了几辆卡车拉过来的外包装,封皮上是还没正式对外公布的该影片海报。

再之后我就知道了,那会用的贝塔带,都是从韩国或台湾购入的。这些盗版商就是利用这个通路把内容提前录制到带子里再打包封装,运过来之后再录制。最丧心病狂的地方是什么呢,这些人用的带子不是一次用一盘,是好几盘,每盘在不同的时间段里录制一部分内容,然后通过对编重新输出拼凑。即便被抓到,因为内容不完整,也只能将之称为测试带。而后这种带子再以二手带子的名义低价出售给某些地方上的单位大户。

算算距离现在也十多年的时间了,说出来应当不妨事了。换个话题再说一个……

两千年某地地震,我作为亲历者参与其中。当时派去部队抗震救灾,因为是冬天,所以困难增加了许多。在这种情况下,我在某一地区见到了一些很不好的事情。

比如说,一卷地膜卖一百元、一捆稻草卖一百元,一暖瓶开水卖五十元等等。当时部队的帐篷都是优先供给灾民使用的,而战士们只能挖地洞睡觉。

再比如说,当时某酒厂听闻地震消息后,当天下午就用特大号的铝盆做了一堆的食物开车拉过去。但是到了那里以后呢,没人吃。为什么呢?嫌凉。的确当时是冬天,可在那种环境下,连房子都塌光了去哪儿生火都是个问题,因为是凉的就不吃?

而后战士们不得不先停下整理检查房子的工作,派人先起灶台,那些灾民就在一旁看着。这还不算完,鸡腿被孩子拿走了,掉地上了,不吃,脏,直接扔一旁给家里的土狗了。又或者如自助餐餐厅里那样,一端就是一盆,吃剩下后直接倒掉,喂狗、喂猪。等事后战士们忙完了回来,灾民们吃饱了喝足了住进了帐篷暖壶灌满了热水,战士们却只能自己再生火吃方便面和军粮。

最后则是救灾物资,比如衣服被褥。旧的不要,这可以理解,半新不旧的不要,这也可以理解,但是一个小伙子去抢一件崭新的商家送来的女式衣服,缩著个肩膀还露俩腕子在外面抱怨衣服不好又是为什么?以及在临近城市住校的,没受灾的,却在第二日匆匆赶回来领救灾物资补助的又是什么情况?

我记得那年事后,在这次抗灾之后,曾有记者想要报道这些事情,但却被阻止了,文章什么的也都很快消失了。但被冻伤的那些战士,却一直没能从我心里消失。


匿名用户:
必须匿名,大家都知道的原因的。
我就说说亲身经历的湛江东海岛拆迁项目背后的的故事,在2008左右,政府确定把广深上的一些重污染企业工厂外迁到东海岛(还有一些其他的),里面包括三大造纸厂、上海宝钢、中科炼化等等项目。
为了给项目让地,当地政府开始了惯用的强拆手段,未出示批文,直接要求安排工作队入村村民搬迁,在一定期限后直接进行强拆,当时时常见到的就是政府出动湛江武警、特警部队保护直接强拆,每次强拆队进错都是两三百防暴队全服武装进村、进房,直接拉人出来,挖掘机进行强拆。
出动如此多的全副武装的部队,难道村民是国家的敌人?并且当地政府官员对于顽抗者直接下令部队对其身体进行暴力击打,我父母就去隔壁村看过,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婆婆被两个人打倒在地上仍拳打脚踢,周围围着一队防暴部队,民众的抗议被无视。
还有田亩的补偿也是个问题,当时村民对抗拆迁队闹了起来,后来开发商来了,说怎么给了四万块钱一亩还在闹腾。姑且不说这个价格高低,但是政府跟村民说的是2万一亩,2万多亩地×2万一亩地,这4亿去哪里了?这贪污也太赤裸裸了。
还有安置房问题,安置房建好后还未住进去,竟然发现大面积漏水,墙上出现大批裂缝,墙上严重地方在脱混凝土,安置房才建好一两年就普遍发生这样的事情,这样的房子我不知道是如何建起来的,我也不知道是如何通过验收的!!!
最后出了一个朱惠来杀官案,大家可以去搜搜!我也不知道这回答能不能过审核,但是我只是记录当时的经历的一幕幕。


ne lausan:
2010年7月,河南北部和河北南部地区遭遇百年一遇的大干旱
我去镇政府办事儿,碰到一个办公室的科员被拉去开什么防洪度汛的会,
那科员无奈的把市里下发的文件往桌上一撒说“估计领导们想八月到了,确实该有洪水了吧
顿时想起一句话“何不食肉糜?
我知道那是个傻子说出的话,可是现在却。。。
—————————————————————————————————————————
一个月后被央视报道,说该地区遭遇大旱,农作物大量死亡,
市政府才开始进行各种会议,号召大家采取措施减灾,
此时,农作物已经死亡,乡里人只能看着前一段儿为防洪度汛疏通的河道、水库而苦笑。。。


流月:
说一件我至今遇到让我觉得最阴暗的事。
其实也不算了,可能我遇到的事确实不多,属于被爸妈放在温室的狗尾巴草吧。╥﹏╥。今年20,什么都没经历过,大家看可能会觉得无聊,不是大事。可这件事让我一直到现在都觉得心有余悸,以至于朋友让我帮忙我都会思虑再三。
我特别啰嗦的,看答案的朋友请见谅。

一个省重点高中,一个凶狠的门卫,和不分青红皂白就批评学生的副校长,一个告诉我出事不要告诉家长的班导。

正文:

高二的时候,似乎是西安发生了几起恶性事件,学校门禁管的比较严。传达室是一个老大爷在值班,那时候同学们都管他叫菜刀爷,大概是因为看起来比较凶。
学校那时的规定是,不允许带校外人进入学校。

我的国中好朋友,跟我不在一个高中。这个姑娘趁著运动会回到我们高中来看看老师同学,进来后给我打了电话。看了一会儿她说要回去了,我当时因为是小记者没走开,只好说,行,那你一路小心哈。

过了大概十分钟,她又回来了,说是门禁不让出去,让我去说一下。我当时没多想,就跟她到了传达室。
如果我知道后来惹了这么多事我绝对不去。

到了传达室,菜刀爷正虎视眈眈的坐在门口。我到了就说,您好,这是我同学,国中也是咱们学校的,运动会回来看看,麻烦您让她出去吧。
这个时候菜刀爷站起来,操著一口陕西话。
学校不让带外人进来你得是不知道。
我还没答话,菜刀爷又连问了我好几遍,我话还没插上,人确实不是我带进来的。
我一看这没辙了,只好回去找班导,班导总能证明这位姑娘不是坏人吧,哪怕到时候被班导教育也没办法鸟,谁让那是我好朋友。我只好说,那您稍等,我找我们班导来。

然后。呵呵。
我刚转身,菜刀爷一把拉着我的胳膊,把我甩到地上了。
把 我 甩 到 地 上 了。
当时手腕呲在地上,见血了。
我喊,你干嘛!
然后我刚坐在地上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菜刀爷又一把把我拎起来推到墙角了。
我当时都语无伦次了,我说她不是我带进来的,你让我找班导去。
我当时真心是怕了,对面是一个大老爷们儿,我在墙角躲著,还好他在推我之后没有再做什么。
当然了,我哭了,因为真的很怕。
我手忙脚乱的掏手机,给妈妈打电话,说,我在学校,你快来,我被人打了。
我妈问谁,我说学校门卫。
我妈挂了电话就过来了。

当时我年纪小,菜刀爷这一推一搡且不说弄疼我了没,我是先被吓到了,因此给我妈说了我被打了。那时候心里真的觉得自己是被打了。

在等我妈来的过程里,我一直窝在墙角,菜刀爷在门口不停的骂我,我就跟他吵,也不敢再动,不敢跑回操场找班导。
在吵的过程里,学校副校长来了。还没问是什么情况,就开始帮着菜刀爷一起骂我。
我当时也不懂事,也有可能是因为满脸泪痕还看着那么凶恶(这个词是我脑补的啦。)我吼副校长,你知道情况么,上来就骂我。
私以为当初说的比这难听。后来把他骂走了,应该是通知年级主任和班导去了。
再后来,我妈来了。我那时候正在门口跟年级主任说明情况,我妈直接去找了菜刀爷。

我觉得最阴暗的是,第一,后来我妈问菜刀爷,为什么不让我找班导,他说
我以为她要逃跑。
呵呵。逃跑。
第二个问题,为什么把我女儿摔到地上,又推来推去的,
他又说,我以为是她装着摔到才把她拉起来的。
呵呵。装着摔到。我都没想到。
可是我妈说,她被你推倒都受伤了,你再给我胡说八道。
菜刀爷闭嘴了。
第三,我妈走了之后,毫无疑问我被班导和年级主任骂了。而后来的班会上,本来没有同学知道这件事,班导又在班上说了。
后来班导私下找我,下次再出事,不要给家长说啦,不至于。

一个省重点高中,一个无比狡猾的门卫,和不分青红皂白就批评学生的副校长,一个告诉我出事不要告诉家长的班导。

后来回家,我妈问我这件事我想怎么处理。因为当时家人都在气头上,也有一些关系,想折腾学校也不是没有办法。可是我说算了,因为真的不想再想了。而班导说,让我不要告诉家长这句话,才让我真的觉得其实他们根本不在乎学生怎么想,只是在乎学校的名声而已。真正向着自己护着自己的只有我的家人,而当时那位姑娘,在看着我这一系列事情的时候,也没说一句话。


把饼干交粗来:
最阴暗的莫过于我看见了自己内心的阴暗。


Matthew John:
说说身边的人吧。有对兄弟,瓦房草屋几间,田产若干,够不上地主。由于没分家,在打地主分田地时期有人觊觎他们的财产,硬是把他们列入地主行列,此后家里家具被扒光,田被分完,兄弟中老大不堪折磨,先离世,留下四个儿子和一个寡母过着极贫的日子。几十年后,老二搜集各种材料希望拿到国家赔偿,结果材料上交后杳无音信,苦等许多年,再收集上交,结果拿到通知说打地主分田地时期他们兄弟没有被列入地主行列,没有任何赔偿。受苦一辈子,结果一场空,我出来没见过我大阿公。我想,老一代人中有许多人也有像我阿公一样的遭遇吧,他们都是时代车轮碾压下牺牲的人。


匿名用户:
这个我太想回答了。匿名来回答一个。
我前女友也是我的初恋,她我们叫她L吧。
L有个前男友叫Q,我跟L是在一次生日聚会中认识的,慢慢地勾搭昂勾搭(我那时还特纯那种,不谙世事,虽然我都大一了,想法挺单纯的),我俩就好上了。
她不是处女,这是有一天早晨她告诉我的。她讲了她的故事,她说她有过五个对象了,处第三个的时候(还是在她高中时候)就已经破了。人家都那么坦诚了,于是我们也就开始了相处过程。
我跟她好上后才知道她跟Q并没真分手(Q是跟我一届的、同专业不同班),只是吵架把我当枪用用,后来想跟我玩真的想踹了Q。我当时也纯的一比,觉得人家感情都走到末路了(她自己说的她已经不爱他了)。
但是我此时开始腹黑了,我知道了她扣扣密码,偷偷获取了她扣扣消息(能做到不让她察觉,并且是同步获取),这时候我发现她虽然跟我处却同时勾搭著前任。
怎么办?我决定钓鱼,找个借口提出分手。果然,分手第二天晚上他俩在扣扣上讨论开房的事儿。此外还有她跟闺蜜聊我和她前任的事儿(聊得什么Q第一次跟她做的时候不知节制天天想要、什么我是处男更有诱惑力)我也都知道。
过了半个月我又跟她和好了,一是因为想看清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二是确实她那时对我还有吸引力。
我俩和好后,不经意的聊到上次分手原因,我编造的理由是看到她跟前任深夜打车出行。她便解释,因为她的借口很完美,我假仙原谅了她,此时监控依旧进行,没多久他俩又在扣扣上调情,说什么想要了都一个月没碰你了,什么纯粹肉体的不打扰我和L(这句是Q说的),什么在哪个宾馆,什么谁先去买套子什么完事儿了怎么分开走以避免被同学或者他们宿舍的人看到。
——————————————————————
去开会之后直接翘班了~。直接回来开电脑讲这窝火的事儿。
还有一次,我监控到他俩去啪啪啪,宾馆名字我都知道,但是我才不会去捉奸好么,我不习惯明面冲突,况且发展到这里感情已经很淡了,她是不是这样风骚我都不在意不觉得绿了。半个小时候我去上课,看到L从宾馆回来我俩在校门口遭遇了,进行了“情侣”间正常的招呼,问她干嘛去了,她说我去吃东西了(尼玛吃的是小蚯蚓么),此时我的阴暗心理又作祟,就特意观察了她的体貌特征什么的,想研究下啪啪啪后的女人有何变化,但是很可惜,只是觉得她精神有点萎靡,也没草莓什么的,也就作罢各自去忙。此后就是寒假了,他俩在北京又见面了,因为都在北京换乘,俩人玩了一天,晚上什么节目我就不知了,QQ消息没有更新。他们俩都到家后他俩拉黑过一段时间,此时L的QQ消息都是跟闺蜜的内容了,内容也很可观的。我来讲一讲只跟我们3个人有关的部分吧,太过分了内容说了不太好吧= =。
她跟她闺蜜在QQ上总聊各自py,她闺蜜暂时用B来称呼吧。B问她,你py(指Q)多少次昂,多久昂,有gc没。还说她,高中时候让你跟男友做你还胆小,现在尝到甜头了还玩的挺开。又提到我,说他(指我)没对你有想法吗,都处那么久了,还夸我说我神马的不是奔著L身体去的,B还打趣L说你不是想收集够12个星座的男人吧,怎么祸害的都是处男,还说L的目标是不是收集完12星座收集56个民族昂?= =!!又说我是不是冷淡之类之类的。。。。
╮(╯▽╰)╭反正初恋就这样确实很让人崩溃的,现在我的爱情婚姻观都不健康了,现在不太相信婚姻这种东西了,有被害妄想症了都快。
其实可能她不坏,只是欲望强烈,但是!不管女人还是男人,你有欲望你可以发泄!请你尊重和你正在相处的另一半好么???有点底线好么???修改完毕。谢大家评论。匿了。


匿名用户:
实习的时候我去了一个类似戒网瘾的学校教英语。那个学校里面是我看到的最黑暗也最让人痛心的一群孩子。我自己是为了一个毕业实习盖章,硬生生的在山上住了一个月,在此期间,有三个男老师和两个女老师也准备过来上课,除了我和另外一个实习女孩,没有人坚持过一个星期。吃住的条件很艰苦,而且学生是真的会让人觉得恐怖。
黑暗的事情我会挨个说。 首先是一个小女孩,五年级,双重人格,她变成另外一个人的时候,会生气发火咬人跳楼。咬的是她在那个学校里面对她最好的一个老师。跳楼的时候,是那个老师不顾自己安危整个人几乎悬空才抓住她。我跟她讲过故事,她很成熟,几乎能和我平等的讨论任何事物。
还是一个小女孩,初一,由于早上想睡懒觉不肯起床去学校上课被父母送到这学校。她在这里,学会了和其他女生玩游戏,游戏的内容是石头剪刀布,赢的人掐输的人,等我发现的时候,她们手臂都已经满是青紫的掐痕,甚至有血丝,她们两个人笑眯眯的伸出胳膊和我打招呼要正红花油。这个场景,我做了很久的噩梦 。
下一个小女孩,她很美,也很丑。她是第二次进这个学校,据说第一次来的时候很美,和明星一样的美。出去后碰到了一些事,就又进来了。我看到她的时候,她满脸痘痘,不刷牙不洗头发不洗澡,她的思维很奇怪。我上课偶尔看到她的日记,那个学校里面,老师有权利翻开学生任何物品和日记,也必须翻开检视。我看到她写了很多菜名,夹杂着人名和身体部位,她说,她写的都是她吃过的东西和她以后出去想吃的。因为现在吃不到,所以要写下来回味。我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也不敢猜。
最后一个小女孩,也是代表里面的大多数小女孩,她是那种张扬的漂亮,课堂上会说一些,,,淫荡的话。原谅我用这个词形容她的那些话。她生日的时候太开心所以一直吵吵闹闹,惹怒教官,被踢了两脚,当时我在场,觉得小孩子过生日开心点没必要这样打人,我把她拦在身后,和教官起了冲突,当然,教官是不敢打我的,只是后来主任给我做了一整天的思想教育。她离开学校的时候,我正好路过,她很开心的给我介绍她妈妈,资料上有,她13,她妈妈29,未婚生子。她比她妈妈还漂亮,希望她以后能过普通正常温暖的生活。
后面就是男生了,很多都是父母拜托教官开车去抓进来的,我只说一个,其他的更不想再回忆。他是英语课代表,因此我和他交流比其他学生多。他开朗爱笑,站在我面前流利的背新概念2的第一篇课文last week I went to the theater,,,他告诉我说是父母离婚他受不了所以不听话最后才被送这里来的。我没有任何怀疑。直到有一天,那个和我一起留下来的女老师,提醒我离那个小男孩远点,因为他是因为组织并贩卖妇女少女卖淫被送进来的,家里找了关系而且年纪太小所以没进少管所。我目瞪口呆。再过了几天我就离开学校了。
那段时间,我知道了很多世界的阴暗面。并且,我无能为力。他们还是小孩子,也只是小孩子。


匿名用户:
我来讲一个十四个馒头的故事。九十年代南昌昌南监狱里的事,一个劳改犯在农场里被折磨死,通知父母来领尸体,父母都是农民,长途跋涉后,农场给他们赔了十四个馒头。此事监狱子弟亲自给我看的卷宗


亚当:
没想到第一个回答居然是这么阴暗的问题 。
在部队当兵期间,因本人平时表现良好,积极向上,各项军事技能过硬是可被留队的人选之一。可是那时候在新疆乱的不行,而且离家实在太远,最要命的是留队必须去特种兵大队训练几年才能回调。最终只能放弃留队,因跟指导员关系不错都练习过跆拳道并且都是黑带水准。 平时有很多交流,遂推荐让我去学车。欣然同意之后工作更认真了,连跑五公里都拉着新兵跑前10了。后来全是连投票,前7名都可以去, 我妈说要不要找人,我说根本不用,我相信自己完全能去。到了投票那一天16个人我排第四。心一想绝对没问题啊! 等著去汽车连享福吧以后不用跑步了!等结果的时候名单上没有我!!!!没有我!!!!没有我!!!! 我心不服 找班代理论,班代找排长理论,排长找连长理论。后来连长单独把我叫到办公室跟我说 你呀 就是太自信了 这种事情怎么能不找人呢,你就是不认识找我 给我钱 我也能帮你呀! 我…………
后来知道我被当时票数最低的给顶替了,那还是我的老乡,并且他只有四票……
100多人4票…………还找的大关系……他爸送了连长两箱高品质红酒…………
之后我破罐子破摔,跑步慢慢悠悠,卫生几乎都交给新兵去干,晚上站岗的时候就睡觉,连队觉得这样我早晚是个隐患给了我一个党员……党员……党员……


匿名用户:
大学时,同学聚餐,都喝挺多。
一姑娘醉了,硬要和我开房。
我不想开(人家醉了,不能趁人之危),她就给我bj了。
完了,回学校,她男友,热泪盈眶,给我递烟。
“谢谢你,还是你人好,她室友知道她不能喝都不送她回来,太感谢你了!”
(宿舍关了,她男友不能出来)
没过多久,周末,我约她找个地方吹空调、看电视。
她欣然答应,找了半天只有旅馆同时具备空调和电视。
在bj的时候,她男友发来简讯:
“今天不能陪你,明天回来给你带好吃的!早点休息,晚安!”
这姑娘,含着我的宝贝,发到:“
”谢谢宝贝,晚安!么么!“

这件事,对我影响特别深。虽然是4 5年前的事了,但每次想到一个姑娘一边含着自己的宝贝一边叫着她男朋友宝贝的时候,我就很愤怒。
你回简讯就回简讯,你停什么停啊!?


繁花开晨海:
小时候大概十岁左右,也就是十五年前吧。有一次暑假回家看阿么,在农村的商店,阿么买个普通毛巾那个人说十五块钱。本人从小比较伶牙俐齿,更觉得那人有点漫天要价的意思,便说:“有点贵,便宜一点,老人没有自己的收入。”那个人说:“坑的就是老人。”当时内心就有一股怒火冲天,可惜年龄小,没有办法与之争论,以至于后来留给我的印象最深


匿名用户:
我大概还在上幼稚园 的时候,我哥哥(大伯的儿子当时上国中)经常叫我跟他一起睡午觉,记忆中很深刻的一个镜头,两人脱光了在床上坐着,他露出生殖器让我舔,大概当时是嫌弃恶心(现在也觉得恶心)没有按照他的指示做,印象中他好像也*我下面了,之后就不记得了,为此我还找妈妈哭了好多次,说不要跟哥哥一起睡午觉,她没有以为然,我现在19岁了,有时经常梦到这样的场景,也不敢谈恋爱,性格比较内向。回想起来这是我第一次说出来,这就是性侵么?


拾夕:
河北某地,山区,我们去做光伏检测项目,一个甲方说,上次车拉土,一个石头疙瘩掉人家地里,人家闹过来,说是压坏了他们家地里的草,最后没办法,赔了八万,而且说,这种事情很普遍,很多地方本来不是地,看你们来了马上给自己划地方,你们用到的时候,就得给赔偿。甲方还说,车辆工作的时候,必须严格按开好的道路行驶,要是不小心走到别人地里去,那事就大了,不讹你个十来万的才怪。
光伏项目是国家的扶贫项目,项目完成后,村民们是免费用电的。我们开车回来时我给同事说道,穷山穷水的地方,人心更是险恶,什么民风淳朴,那都是课本上的

看了大家的回答,想说:所有的阴暗都有着滋生的土壤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