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覺得《三體》中最殘忍的一句話是什麼?

問題描述:你覺得《三體》中最殘忍的一句話是什麼?
, ,
風間:

偏題預警,只是我讀《三體》時標注的認為好的句段

我生氣!用kindle app看的《三體》但是我第二部前半部分和第一部的標注都丟失了!!!


至少我知道三體世界也是有愛的,但因其不利於文明的整體生存而被抑制在萌芽狀態,但這種萌芽的生命力很頑強,會在某些個體身上成長起來。「請問您是……」我們以前不認識,我是兩個半世紀前曾向地球發出警告的監聽員。「天啊,您還活著?」庄顏驚叫道。也活不了多長時間了,我一直處於脫水狀態,但這么長的歲月,脫水的機體也會老化。不過我真的看到了自己想看的未來,我感到很幸福。「請接受我們的敬意。」羅輯說。我只是想和您討論一種可能:也許愛的萌芽在宇宙的其他地方也存在,我們應該鼓勵她的萌發和成長。「為此我們可以冒險。」對,可以冒險。「我有一個夢,也許有一天,燦爛的陽光能照進黑暗森林。」這時,這里的太陽卻在落下去,現在只在遠山露出頂端的一點,像山頂上鑲嵌著的一塊光燦燦的寶石。孩子已經跑遠,同草地一起沐浴在金色的晚霞之中。太陽快落下去了,你們的孩子居然不害怕?「當然不害怕,她知道明天太陽還會升起來的。」


三人的目光暫時分開了,他們的精神此時都已到了崩潰的邊緣,需要休息。當三雙眼睛再次互相對視時,目光又變得飄忽不定了,像三點在風中搖曳的燭火。太邪惡了!太邪惡了!太邪惡了!我們變成魔鬼了!我們變成魔鬼了!我們變成魔鬼了!


黑,真他媽的黑啊。


「東方,你想想,我們以前可能做出這種選擇嗎?絕不可能,但現在我們做出了,太空使我們變成了新人類。」


「新的文明在誕生,新的道德也在形成。」


無際的太空就這樣在它黑暗的懷抱中哺育出了黑暗的新人類。


三個球體中的兩個消失了,剩下的一個顯示的字跡也不再發光,顯得黯淡陰郁:我們還是失敗在計謀上。


如果有墓碑,上面應該寫——來了,愛了,給了她一顆星星,走了。


「天明,知道嗎?安樂死法是為你通過的。」


黑暗森林理論對人類文明的影響是極其深刻的:那個篝火餘燼旁的孩子,由外向樂觀變得孤僻自閉了。


「『青銅時代』呼叫『藍色空間』!『青銅時代』呼叫『藍色空間』!」史耐德的聲音並不高,他知道呼叫傳輸的距離與他的音高無關。一束激光穿透史耐德的胸膛,血液變成紅色的蒸汽噴出,被自己的血霧所籠罩的他,用盡最後的生命嘶啞地喊出一句話:「不要返航,這里不是家!」


AA趕到程心前面,轉身退著走面對她問道:「你會毀滅一個世界以建立這種威懾嗎?特別是:如果敵人沒有被你的威懾嚇住,那你會按動按鈕毀滅兩個世界嗎?」AA趕到程心前面,轉身退著走面對她問道:「你會毀滅一個世界以建立這種威懾嗎?特別是:如果敵人沒有被你的威懾嚇住,那你會按動按鈕毀滅兩世界嗎?」


人類不感謝羅輯。


這時正好輪到隊列中的一名士兵,排在他後面的還有很多人。他把手放到按鈕上,但沒有按動,等著後面的一名少尉把手放到他的手上,接著又有許多雙手放上來,疊成高高的一摞。「請等一下。」莫沃維奇艦長突然說,他飄過來,在眾目睽睽之下把手放在那摞手的最上方。然後,這幾十隻手一起按下,按鈕閃起了最後的紅光。這時,距葉文潔在西元 20世紀的那個清晨按下那個紅色按鈕已經三百一十五年了。


四維感覺是人類迄今為止所遇到的唯一一種絕對不可能用語言描述的事物。人們總是喜歡用這樣一個類比:想像生活在三維空間中的一張二維平面畫中的扁片人,不管這幅畫多麼豐富多彩,其中的二維人只能看到周圍世界的側面,在他們眼中,周圍的人和事物都是一些長短不一的線段而已。只有當一個二維扁片人從畫中飄出來,進入三維空間,再回頭看那幅畫,才能看到畫的全貌。


一個巨大而黑暗的秘密。


但程心的眼睛卻濕潤了。她想到了雲天明,想像著這個在外太空的漫漫長夜和怪異險惡的異族社會中孤軍奮戰的男人,為了向人類傳遞情報,如何殫精竭慮,設計了這樣一個隱喻模式,再在漫長的孤獨歲月中創作出上百個童話故事,最後精心地把情報隱藏在其中三個故事中。三個世紀前他送給了程心一顆星星,三個世紀後他又帶給人類一個希望。


死亡是唯一一座永遠亮著的燈塔,不管你向哪裡航行,最終都得轉向它指引的方向。一切都會逝去,只有死神永生。」


維德抬頭看著程心,目光中又露出了那種罕見的無助和乞求,他一字一頓地說:「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獸性,失去一切。」


程心知道,隔開他們的除了這面透明屏,還有人世間最深的、已經永遠不可能跨越的溝壑。


三天後,在一道強激光中,托馬斯·維德在萬分之一秒內被氣化。


難道製造假象的只有智子?難道假象只存在於加速器末端?難道宇宙的其他部分都像處女一樣純真,等著我們去探索?


人類知道掩體,難道它們就不知道?弱小和無知不是生存的障礙,傲慢才是。


「可是『星環』號上怎麼只有我們兩個人,至少應該再帶兩個男人啊?!」 AA對羅輯喊道。(笑)


羅輯把拐杖高舉過頭,白髮長須舞動著,看上去像分開紅海的摩西,莊嚴地喊道,「把字刻在石頭上!」


羅輯默默地點點頭,他看程心的目光已經沒有了慈愛,像最後審判日的火炬,至少在她看來是這樣,那目光分明在說:孩子,看看你幹了什麼?


但現在,一切都反過來了。早期宇宙學曾有過一個悖論,認為如果宇宙無限,具有無限數量的天體的引力相疊加,將使宇宙中的每一點都受到無窮大的引力。程心這時感覺自己真的受到了無窮大的引力,這引力來自宇宙的各個方向,無情地撕扯著她的靈魂。一百二十七年前,她作為執劍人的最後時刻那可怕的幻覺又出現了,四十億年的時光沉積在她上方,讓她窒息。太空中充滿了眼睛,都在盯著她,恐龍的眼睛,三葉蟲和螞蟻的眼睛,鳥和蝴蝶的眼睛,細菌的眼睛……僅地球上生活過的人類的眼睛就有一千億雙。


程心和 AA靜靜地聽著,信號越來越稀疏,聲音出現的間隔越來越長,又過了三十分鐘,她們終於聽到了太陽系傳出的最後一個人聲:「啊——」這聲呼喊戛然而止,在以後的時間里,萬籟俱寂。這幅名為太陽系的二維巨畫完成了。


關一帆搖搖頭,在超重下像是在掙扎一樣,「黑暗森林狀態對於我們是生存的全部,對於宇宙卻只是一件小事。如果宇宙是一個大戰場——事實上它就是——在陣地間,狙擊手們射殺對方不慎暴露的人,比如通信兵,或伙頭軍什麼的,這就是黑暗森林狀態;對於戰爭來說它是一件小事,而真正的星際戰爭,你們還沒見過。」


「一切都有可能,甚至,你信不信吧,他們曾在這顆行星上建立過文明。」


在程心激動地打量著這個小宇宙時,關一帆悄悄地坐在田埂上,抓起一把黑土,看著土順指流下,心情有些低落,「他是最厲害的男人,能把星星和宇宙當禮物送給他愛的人,可,程心,我什麼也送不了你。」程心也坐下來,伏在他的肩上笑著說:「可你是宇宙中唯一的男人了,不需要再送什麼。」關一帆的心裡還是有些自卑,但讓他感到欣慰的是,宇宙中沒人同他競爭了。(笑)


智子向程心和關一帆深深鞠躬,起身後對程心微笑著說:「我說過,宇宙很大,生活更大,我們真的又相會了。」


看完《三體》,一個人用skyguide看了好久的星星,感慨萬千


Jakey:

程心看著街上的行人,一個女孩子,兩個女孩子,一群女孩子.又是一個……都是女孩子,都很美麗,穿著閃閃發光的衣服,像是這夢幻森林中的精靈。好不容易有一個看上去年齡稍大些的,也是女人,美麗幾乎掩蓋了年齡。當她們走到這根材枝的盡頭,面對著下面的燈海,程心問出了那個她早就想問的問題:
「男人呢?」
她蘇醒已有四天,從沒見過男人。
「到處都是啊。」AA指指附近,「看那個背靠著欄桿的,還有那邊三個。還有那兩個正在走過來的,都是男人。」
程心看看那幾個人.她(他)們面容白嫩姣好,長發披肩,身材苗條柔軟,彷彿骨頭都是香蕉做的,舉止是那麼優雅輕柔,說話聲音隨著微風傳過來,細軟而甜美……在她的時代,這些人在女人中也都屬於女人味最濃的那一類。
程心很快想明白了:其實這種進程早已開始。西元20世紀80年代,可能是最後一個崇尚男性氣質的年代,那以後,雖然男人還在,但社會和時尚所喜歡的男人來越女性化。
比如說21紀初的某些男明星,第一眼看上去也是美麗女孩的樣子,那時人們稱之為男色時代來臨,隨著威攝時代而來的半個多世紀的舒適的和平,這一進程加速了。

這不是一句話,但是這一段話赤裸裸地揭示了我們國家目前的現狀。結合現在比較受歡迎的綜藝節目里的男性嘉賓來看,劉慈欣寫的真的很准,是對當下大部分人審美最客觀的評價!至少我很認同這一段話!


特拉斯威爾:

1.她知道,寬帶上流動著的圖形的每一個周期,都意味著太空梭以光速圍繞藍星運行一周。低光速下,狹義相對論魔鬼般的法律仍然有效,在那個參照系中,時間正以千萬倍的速度閃電般地流逝,像從程心的心裡流出的血。

這一刻,滄海桑田。

「知道嗎?我唯一怕的就是你會怕。」

「我也是。」

他們的手拉在一起,在太陽的瘋狂舞蹈中漸漸失去了意識和呼吸。

2.程心把最後一個數字的位數數了三遍,然後默默地轉身走出太空梭,走下舷梯,站在這紫色的世界中。一縷陽光把小小的光斑投在她的腳邊,溫濕的風吹起她的頭發,一千八百九十萬年的歲月跟在她身後。

關一帆來到程心身邊,他們的目光相對,靈魂交融。

「我們錯過了。」

3.時間確實是最狠的東西。

這一刻,滄海桑田。

4.「自然選擇」號將進入「前進四」,全艦人員立刻進入『』深海狀態『』。章北海說,他的聲音冷峻而沉穩,每一個字都長久地浮在空中,像立在寒風中的古老鐵錨。

5.給歲月以文明,而不是給文明以歲月。

6.維德堅定地用拳頭一砸桌子,別忘了我們有資源!以前航天只是一個邊緣化的事業,現在進入了主流,所有我們有以前難以想像的巨大資源可以動用!我們用資源改變原理,把巨大的資源聚焦在那個小小的東西上,用野蠻的力量的它推進到光速的百分之一!

7.但對方沒有移動一枚棋子,而是抓起棋盤向她劈頭蓋臉砸過來。

就在五分鐘前程心從羅輯手中接過引力波開關的那一剎那,六個水滴就從潛伏處開始向地球全力加速,敵人沒有多耽擱一秒鐘。

8.一時間,兩艘飛船和抵抗戰士成為人類偉大精神的象徵,而無數崇拜者在不知不覺之間感覺自己也一直擁有這種精神。

9.但智子突然用明澈的雙眼直視羅輯——在此之前,她從來沒有敢於正式過他——她回答了一個字,語氣斬釘截鐵:

「有。」

「怎麼做?!」程心脫口而出。

智子把目光從羅輯身上移開,搖搖頭,慢慢地給他們添上茶,「再沒有什麼能告訴你們的了,真的沒有了,永遠沒有了。」

10.「孩子,一切都會好起來的。」老人說完就掛斷電話,他應該沒發現什麼異常,他們每次通話都這么簡短。

11.「那我們約定一個相會的地點吧,除了地球,再約另一個地方,銀河系中的一個地方。」

「那就在你送給我的那顆星吧,那是我們的星星。」程心不假思索地說。

「好,在我們的星星!」

倒計時歸零,畫面消失,又變成一片白噪聲雪花,然後變回到最初的全反射鏡面。

12.直到程心身處太空電梯舒適的返回艙中,大腦里的記憶機器才關上,她變回到了一個女人。極度的疲憊和情感浪潮同時淹沒了她,面對著下方越來越近的藍色星球,她哭了起來。這時,她的腦海中只剩下一個聲音反覆回蕩:

我們的星星,我們的星星……

13.《時間之外的往事》

14.他還確認艦隊國際和聯合國都沒有發出正式的黑暗森林打擊警報,但他們並不樂觀。

15.「不要犯第二次錯誤。」維德說,這話的每個字都像一記重鎚砸在程心的心上。

「不要犯第二次錯誤。」維德重複一遍,彷彿剛才發生的一切不過是打斷他們談話的短暫噪聲。

16.「你好,小女孩兒,我說過這時你仍年輕,我的歲數已經是你的三倍了。」維德說,他對程心露出的微笑仍然遠不能令她感到溫暖,但已經沒有那種冰水似的寒意了。

17.「我需要一塊二向箔,清理用。」歌者對長老說。

歌聲中,歌者用力場觸角拿起二向箔,漫不經心地把它執向彈星者。

18.「啟示」號上的人們陷入惶恐之中,啟航前曾經設想過各種極端的情況,唯獨沒有想到與目標近在咫尺,視野中卻一無所有。


匿名用戶:

羅輯離開墓碑,站到他為自己挖掘的墓穴旁,將手槍頂到自己的心臟位置,說:「現在,我將讓自己的心臟停止跳動,與此同時我也將成為兩個世界有史以來最大的罪犯。對於所犯下的罪行,我對兩個文明表示深深的歉意,但不會懺悔,因為這是唯一的選擇。我知道智子就在身邊,但你們對人類的呼喚從不理睬,無言是最大的輕蔑,我們忍受這種輕蔑已經兩個世紀了,現在,如果你們願意,可以繼續保持沉默,我只給你們三十秒鐘時間。」


早睡不早起:

「黑,真他媽的黑啊。」然後,艦長開槍自盡了。


晚霞是心的顏色:

程心也坐下來,伏在他的肩上笑著說:「可你是宇宙中唯一的男人了不需要再送什麼。」

即使雲天明給程心一顆星星,冒著危險向她講故事,乃至送她一個宇宙。程心也不會因為感動和雲天明在一起。程心最後的選擇理由就是這么簡單,簡單得讓人絕望。


豚豚:

地球往事

1、在中國,任何超脫飛揚的思想都會砰然墜地——現實的引力實在是太沉重了。

2、大多數人到死都沒有向塵世之外瞥一眼。

黑暗森林

1、面壁人,我是你的破壁人!

2、毀滅你,與你有何相干?

3、沒關系的,都一樣。

死神永生

1、小女孩,你看,我遵守了諾言。

2、當年,古羅馬人在宏偉華麗的浴宮中吹著口哨,認為帝國就像身下的浴池一樣,建在整塊花崗岩上,將永世延續。現在人們知道,沒有不散的宴席,一切都有個盡頭。

3、弱小和無知不是生存的障礙,傲慢才是。

4、上岸的魚不再是魚,真正進入太空的人也不再是人。

5、只送大腦。

6、謝謝你,喬伊娜。

7、天明,你知道嗎?安樂死法是為你通過的。

8、人類不感謝羅輯。

9、羅輯坐在《蒙娜麗莎》旁邊,一隻老手撫摸著古老的畫框,喃喃自語:「我不知道你在這兒,知道的話我會常來看你的。」

10、孩子,看看你都幹了什麼?

11、你終於還是遇到了比死更可怕的事。


在河之東:

1。或許是男的都很娘氣吧

和平的時間越久,社會對男性的審美會越娘化,最終變成纖細分不出性別的新人類,因為雄性激素在和平時期是沒有用武之地的

目前來說,這句話簡直是可怕。

這嘴唇幾個意思?

2.或許是「xing」解放吧。

聯合艦隊被水滴摧毀後,廣場上的人開始放飛自我。十萬人,想想都可怕。

「這種騷亂和我們那時可不一樣埃」
   「是不一樣,首先根源不一樣,這是由對未來徹底的絕望引起的,十分難辦;同時,我們能用的手段比那時也少得多。」市長說著,從牆上調出一幅畫面,「這是現在的中心廣場,從一百多米的高度俯拍的。」羅輯知道,中心廣場就是大低谷紀念碑所在的地方,他和大史曾在躲避被KILLER病毒控制的飛車時去過那裡,現在俯視那裡,紀念碑和周圍的那一小片沙漠都看不見了,整個廣場上白花花的一片,那些白色的顆粒蠕動著,像~鍋煮著的大米粥。
   「那都是人嗎?」羅輯迷惑地問。
   「裸體的人,這是超級性派對,現在人數已過十萬,還在增加。」這個時代兩性關系和同性關系的發展已遠遠超出羅輯的想像,對一些事現在也見怪不怪了,不過這個情景還是令他和大史極為震撼,羅輯不由得想起《聖經》中人類接受十誡前的墮落場面,典型的末日景象。
   「這種事,政府怎麼就不制止?」史強質問道。
   「怎麼制止?他們完全合法,如果採取行動,犯罪的是政府。」
   史強長嘆一聲:「是,我知道,這個時候警察和軍隊也幹不了什麼。」
   市長說:’『我們翻遍了法律,也找不到能夠應付目前局勢的條文。」
   「城市變成這樣,真不如讓水滴把它撞掉算了。」


種樹閣:


我們眼中的星星像幽靈
星星眼中的我們也像幽靈。

劉慈欣是個悲觀主義者,他在《三體》描述的宇宙里,終極法則簡單殘酷:「互為幽靈,我們眼中的星星像幽靈,星星眼中的我們也像幽靈」,只有終極死亡,終極殺戮,沒有感性,沒有理想。感性和理想,僅存在於一瞬或僅存於歌謠中,這是文明的宿命。歌者唱著這首歌,無意間用二向箔摧毀了太陽系。。

全詩:
我看到了我的愛戀
我飛到她的身邊
我捧出給她的禮物
那是一小塊凝固的時間。

時間上有美麗的條文
摸起來像淺海的泥一樣柔軟
她把時間塗滿全身
然後拉起我飛向存在的邊緣

這是靈態的飛行
我們眼中的星星像幽靈
星星眼中的我們也像幽靈


秦嫿棠Greta Tsin:

主不在乎。

你們是蟲子。


飯哥:

192號文明是三體文明的里程碑,它最終證明了三體問題的不可解,放棄了已延續191輪文明的徒勞努力,確定了今後文明全新的走向。


Aorqu用戶:

我選擇關一帆最後那句話:當然可以,大宇宙不會因為這五公斤就不坍縮了。

《死神永生》讓讀者很鬱悶。

該書讓人鬱悶的是地球,人類和宇宙的命運,無論他們多麼壯闊,只有死神永生。

除了這個以外,更讓人鬱悶的是程心。她每次都以愛和責任的名義,毀滅了她本應愛和承擔責任的人。還好每次她都被打臉,她會看到自己的行為所帶來的惡果,這會讓她難過,卻讓我們讀者爽。

在小說的最後,大劉已經非常明確的提示了,再明確沒有的提示了,總質量只要減少一點,就會讓宇宙永遠封閉不了,永遠的膨脹下去,也就是永遠死亡。

於是程心做出了決定,她說,「如果所有小宇宙中的人都這么想,那大宇宙肯定死了。」

面對這個決定,智子給與了極其高的評價,「你還是在為責任活著。」,甚至還引用了程心的著作來為之背書。我等看書的讀者這個時候大概是在想,再一再二不再三,程心總算是長大了,知道她那套理念在這個冷酷的世界裡行不通,這個宇宙大概可以迎來個光明的結局。

可我們還是低估了宇宙之神——大劉的惡意,都說只有死神永生了,怎麼可能會給我們一個光明的結局。

於是程心犯下了第三個錯誤:「還可以再留下五公斤嗎?」

假如想要讀者感到爽快的話,此時的關一帆應該反對,並把留下五公斤極有可能導致的後果告訴程心,並打消她的念頭,要讓她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可他並沒有。

他說,「當然可以,大宇宙不會因為這五公斤就不坍縮了。」

這讓程心可以掩耳盜鈴心安理得的留下五公斤,她終於可以繼續踐行自己的理想,給宇宙愛與和平,並懷著這樣美好的願望死去。

還記得在離開太陽系的時候,程心是什麼感受嗎?她終於還是遇到了比死更可怕的事情。只是因為她是活著的人類的1/2,所以她不能死,她活著的每一天,都將承受毀滅了人類的悔恨,所以這是與她的失誤極其相稱的懲罰。

而這次,她再次失誤,她留下的五公斤可能會毀滅宇宙,但這次她看不到這個後果,她的內心不再為此受到懲罰。

因此,關一帆的話,對於我這個讀者來說,就是最殘忍的一句話。它解脫了程心,卻將最濃重的黑暗留給了我。

~~~~分割線~~~~

兩天沒上,居然獲得了這么多贊,非常高興。

我看了評論,現在做一點解釋。

為什麼我說大劉給了提示。

關一帆接著說:「我最近一直在看三體的宇宙學,剛剛看到了一個對宇宙數學之美的證據:宇宙在質量上的設計是極其精巧的,三體人已經證明,宇宙的總質量剛剛能夠使宇宙坍縮,一點不多,一點不少,總質量只要減少一點,宇宙就由封閉變成開放,永遠膨脹下去。」
他還有一個沒說出來的想法:也許大宇宙真的會因為相差一個原子的質量而由封閉轉為開放。大自然的精巧有時超出想像,比如生命的誕生,就需要各項宇宙參數在幾億億分之一精度上的精確配合。但程心仍然可以留下她的生態球,因為在那無數文明創造的無數小宇宙中,肯定有相當一部分不響應回歸運動的號召,所以,大宇宙最終被奪走的質量至少有幾億噸,甚至可能是幾億億億噸。

小說的每句話都有作用,尤其是這種關乎宇宙命運的話,還放在了文章的末尾,你們認為是可能性,我認為是實錘。

與超膜廣播比起來,5KG不算什麼。

超膜廣播會湮滅無數的星辰,它們化為了能量,能量將資訊帶到小宇宙。這個過程我默認不損失這個宇宙的物質,或者是歸零者有辦法不損失物質,要不然耗費大量的物質,去通知小宇宙歸還物質,這些歸零者是吃飽了撐的,怎麼看這對於大宇宙來說都是入不敷出的,我只能默認歸零者有技術,否則故事說不通。

大家都會留,程心就算不留5KG,宇宙也不會回歸。

我同意。三體這樣的低等級文明都會做小宇宙,那麼宇宙中也許會有無數個小宇宙,那麼這些人會留些東西實在是沒什麼奇怪的。

可程心不同,她是聖母,她是有責任的人。

現在,我將登上責任的頂峰,要為宇宙的命運負責了。當然,要為此負責的不止我們兩個人,但這責任有我們的一份,這樣的責任,在以前是絕對無法想像的。

看到這里,我整個人都激動得顫抖,她是個不負責任的人,每次都說這是別人的責任,水滴飛向地球的時候說這是羅輯的責任,星環號上說這是韋德的責任,這次她總算願意自己承擔責任了,她終於長大了。

直到她要留5KG。我認為真正有責任的人,是對自己的行為負責,與別人的行為無關。她見不到自己的行為產生的惡果,將帶著『自己已經履行了責任』的美夢死去,她解脫了。

為什麼在這么宏大的題材里,我只關注程心。

程心是《死神永生》的主角,這是個大女主的戲,她引領著故事的節奏,推動著故事的發展,實在是沒有比她更重要的角色了。

這樣的人,實在是不得不讓人關注啊。


昭覺寺一哥:

章北海轉向東方延緒方向,竟笑了一下,說出了幾個字:「沒關系的,都一樣。」


有人雲:

它們是歷史


人類不感謝羅輯:

只有死亡是唯一一座永遠亮著的燈塔


支浩宇:

描寫太陽在二維空間里迅速地黯淡下來的這一段是讓我感到最震撼的。 可以說真沒見過哪部小說的情節能寫得這么狠,連太陽都能消滅


隔壁小王:

只送大腦

…………………………………………………………………………

還有呢:

安樂死是為你通過的


關陽堯龍:

「沒關系,都一樣」,紀念章前輩


路有死麕:

「謝謝你 喬伊娜」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