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覺得你離諾貝爾獎最近的一刻是什麼時候?

問題描述:本題已收錄至Aorqu圓桌 »2018 諾貝爾獎巡禮2017 諾貝爾獎巡禮,更多「諾貝爾獎」相關話題討論歡迎關注。不知道Aorqu上會不會有未來的諾貝爾獎得主。大家可以來吐槽一下,覺得自己離諾獎最近的是什麼時候?比如,自己的導師是曾經的諾獎獲得者,或者同門有諾獎獲得者,等等。
, , , ,
Aorqu用戶:
小時候有夢想的時候。


Aorqu用戶:
拿了諾獎導師給的phd offer,可惜因為種種原因最後沒有去。


陸子曄:



去年12月我開會的時候見到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偉大的經濟學學者Kenneth Arrow。阿羅當時已經95歲了,走路顫顫巍巍,但仍然精神矍鑠、思路清晰,點評深刻。阿羅堅持自己拄著拐杖,不讓人攙扶。因此我也就遠遠拍了幾張照片。

午餐的時候阿羅就坐在我後面的桌子上。陸陸續續有人向阿羅提出合影的要求,阿羅都和藹地同意了。盡管我也懷著崇敬的心情,但是由於不想增加他的困擾和精力消耗,因此沒有請求合影,由此也喪失了一次珍貴的機會。

第二天我在法學院碰到了Robert Cooter教授,一位傑出的法經濟學學者,談到了阿羅教授正在隔壁開會。他非常激動,告訴我阿羅是他在哈佛的論文導師,他們有10多年沒見了,要我帶他去見見阿羅教授。然而當我們趕到會議現場時,阿羅教授已經開車返回了斯坦福,於是師生沒有見到最後一面。

今年2月,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阿羅不可能定理的提出者、二戰後最傑出的經濟學家肯尼斯·阿羅逝世,我見到的時候很可能是他出席的最後一次大型公開活動。我將阿羅逝世的消息告訴了Cooter教授,他回復道:

願阿羅的學術和人格都後繼有人,代代相傳。

此外,那次會議本來Oliver Williamson也原定參加,但是不知為何最終沒有出席。要是他出席的話,就一次見到了兩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開宗立派的大師了。


聽說哥斯拉回來過:

大概是…住莫言家樓下?

雖然他現在住北京也不太回老家了吧。


Aorqu用戶啊大概是我搜諾獎詞條的時候【真是悲傷的答案。


Aorqu用戶:

今日入手!The Nobel Prize!

開個玩笑啦(

今天ICQs的Workshop在我校開,第一個報告就是Haldane(16年諾獎)來做的,講的是從Entanglement的角度來理解拓撲態的物質。老爺子講的很high,然後我也仗著年輕不怕丟臉,非常naive地提了一個問題,問他最後講的「hidden」 degeneracy是個什麼玩意,老爺子解釋了半天,不過我還是沒有搞懂(捂臉…順便問有沒有大佬能給小弟講一講這玩意

老爺子也是很英國紳士的那種人啊,這么個大熱天,會場里空調也不太好,全場好像就他一個人還穿西服打領帶,很是佩服。

然後下午又參加了一個院里組織的座談會,和大佬們談笑風生(霧,一大半的時間都在問他FQHE和Composite Boson的東西,老爺子很耐心地解釋他的理論,還不停地用手比劃那個「geometry」的自由度,雖然我又沒怎麼聽懂……

最後老爺子也傳授了一點人生經驗,講兩個我覺得比較重要的吧:

一是我問他做TQC需不需要好好學一學Topology、Differential Manifold這些數學課,老爺子直擺手,跟我說別急,等到我真的發現需要用的時候在學,否則永遠不可能在開始做研究之前把自己武裝到位;

二是老爺子跟我們說要多參加seminar,哪怕一個字也聽不懂,至少能聽到別人在做什麼,可以培養一種flavor,知道現在有什麼東西是比較引人注目的,而跟著書本學是沒法走到frontier的。

最後上一張大佬們的合影吧!希望有一天我也可以和他們真·談笑風生!


天才少女:

以下,可以說是很接近了。


真理醬:

會有啊,我啊。

嗯,至少我得獎以後會在Aorqu發個文章裝一下逼的。放開我,我不要回去電擊……

…………

其實,諾獎得主見過不少,以前學校會隔兩三個月叫一個過來演講,這群人的貢獻早就成為常規技術了,所以也就是感受一下情懷而已。


派大星:

大概是一個月前
晚上做夢。。。

不說了。。。


筆茗:

屠呦呦是寧波人,我也是寧波人,我自豪!


匿名用戶:
我有個朋友,在去年諾獎頒布之後,用我的名字PS了一幅諾獎海報。預祝我2015年獲得諾獎。獎項還是根據我的學科特點選擇的。
收到這幅海報的時候是我覺得離諾獎最近的時刻。因為他提醒了我,即使不可能,也不要忘記追求。

雖然我現在還在學習中,距離諾獎遙遙無期,但是每當科研累了想要放棄的時候,看看這張海報,就覺得要繼續努力。

————————
更新,就在屠呦呦獲得諾獎之際,上面那位朋友給我發來noble committee郵件,告知我,很遺憾沒有當選。( T_T)\(^-^ )

有沒有人能理解,投稿等回復的人,大半夜收到unfortunately開頭的郵件是什麼心情!


哼哼哼哼哼哼:

來裝個逼,每周二三四都和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Sir James Mirrlees一起吃飯。聊天,握手,合影都非常平常啦

其實是因為Mirrlees教授現在是我們書院的院長,我們書院又有每周二三四共膳的傳統,院長、教授和學生都會坐在一起吃飯。
除了共膳,我進書院時也是他親自面試,和他聊了半個多小時香港的建築史,聊到貝聿銘的中銀大廈,他說貝聿銘和他關系不錯,還曾送給過他一本中銀大廈紀念冊,有機會去他家(也在我們書院里)可以拿給我看。
後來還去過他家喝下午茶,不過和同學一起去的,結果聊了一個多小時女權問題
蠻羨慕我們書院讀經濟的同學,做他的theory的presentation的時候又啥不會的直接共膳去問就行了…

最後 歡迎報考香港中文大學 哈哈


Aorqu用戶:
哈哈哈,這個必須來答,有一個簡直不能更美妙的經歷~
因為自己的研究就是在他所開創領域下的一個分支,讀了好多好多他的經典文獻,膜拜到不能自已!!!

(這是在他辦公室門口請教問題時拍的)
奧利弗·伊頓·威廉姆森(Oliver·Eaton·Williamson,1932.9.27— ) 「新制度經濟學」的命名者。自1998年以來在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擔任「愛德華·F·凱澤」名譽企業管理學教授、經濟學教授和法學教授。曾任美國政治學與社會學學院院士(1997年);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1994年);美國藝術與科學院院士(1983年);計量經濟學學會會員,(1977年)。 200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之一。


吳劉瑱:

國小時候學習《三克鐳》,後來的很多年裡居里夫人都是我最崇拜的人,很多年裡一直都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努力獲得諾貝爾獎的,直到後來大學陰差陽錯學了計算機。。。


奉義天涯:

參加過諾獎得主的Aorqulive算嗎


櫻愛靈:

四五歲的時候吧……
堅信自己可以當科學家啊發明家啊什麼的


Aorqu用戶:
幼稚園 因為過生日沒錢買蛋糕,曾經想過取消貨幣,大家各盡其能,各取所需。


keysking:

莫言住我一老師家樓上。
我去過莫言以前的家。
以上


張浩馳:

當我還在美國讀書沒有回國的時候。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