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覺得你離諾貝爾獎最近的一刻是什麼時候?

問題描述:本題已收錄至Aorqu圓桌 »2018 諾貝爾獎巡禮2017 諾貝爾獎巡禮,更多「諾貝爾獎」相關話題討論歡迎關注。不知道Aorqu上會不會有未來的諾貝爾獎得主。大家可以來吐槽一下,覺得自己離諾獎最近的是什麼時候?比如,自己的導師是曾經的諾獎獲得者,或者同門有諾獎獲得者,等等。
, , , ,
tensorspace:

上過maclaughlin的兩門introductory的課程。和當代大部分諾獎得主一樣,maclaughlin拿了獎以後就開始到處走穴不幹正事了,他當時的興趣從物理轉到了能源政策。後來我還專門去他的辦公室向這位長者請教了一些人生的經驗。他的總結就是,別讀phd,也別做學術,如果你有更好的出路。
上面有答案說到ipcc,說起來我還去ipcc大會打過醬油。
哦對了,看了上面的答案又想起來一個,作為jun政獎資助過,以及曾在理論生物中心呆過的學生,我似乎見過李政道先生。


Aorqu用戶:
UCL 每年會請一個大牛來做一個演講。演講過後會給演講者頒發一個prize。今年請到的Françoise Barré-Sinoussi,艾滋病病毒的發現者,2008年獲得諾貝爾獎。

講座那天答主去的有點晚,進去的時候講座已經開始了,就近做到了靠近講台的台階上。大牛就是大牛,將近一個小時的講座,介紹了艾滋病的發現歷史、目前患者的分布情況、國際相關政策、公益組織、目前治療相關研究進展同時預測一些未來的可能研究趨勢。演講結束以後,UCL校長親自為Françoise頒了這個年度大獎。

答主順手拍了這張照片(不好意思,校長糊了)。


精美精日又精分:

我的高中的公能講壇請到了喬治•斯穆特做報告。他是2006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我有幸聽了全英文的報告,不過似乎是有翻譯的,又不過那個翻譯也就那麼回事兒,大師的語言還算通俗易懂。
順便一說,他堂兄叫奧利弗•斯穆特。
斯穆特(英語:Smoot/ˈsmuːt/)是一個非標準的長度單位,為麻省理工學院學生的惡作劇。它在奧利弗·R·斯穆特與拉姆達·馳·阿爾法的兄弟會上被命名。1958年10月,單位「斯穆特」被奧利弗·斯穆特與合夥的兄弟用於測量哈佛大橋(在馬薩諸塞州,波士頓和劍橋之間)。
一斯穆特等於奧利弗·斯穆特的身高(五英尺又7英寸,約1.70米)。哈佛大橋的長度測得為364.4斯穆特(620.1米)加上或減去一個耳朵,旨在表達測量不確定度。過多年後,這種表達方法已經產生了許多歧義,包括學校網站自身,但現在已經在大學課堂上明確。
為了實現創立一個新的測量單位的目標,奧利弗·斯穆特反覆在橋上躺下,讓他的同伴們用粉筆或油漆記錄他的新位置,然後再起身。最終,他感到了疲勞,其後由他的聯誼會兄弟繼續進行。
奧利弗·斯穆特1962年從麻省理工學院畢業,成為一名律師,後來成為美國國家標准學會(ANSI)主席和國際標准化組織(ISO)的總裁。他是2006諾貝爾物理學得主喬治·斯穆特的堂兄。
2011年,「斯穆特」作為10,000個新詞之一添加到第五版的美國傳統詞典。
今天步行過橋的人可以看到標記,表示從人行道到波士頓的河岸有多少斯穆特。標記會每學期由拉姆達·馳·阿爾法重新粉刷。
標記通常每10斯穆特出現,但附加標記會出現在其他數字之間。例如,70斯穆特記號被省略了;182.2斯穆特標志的伴隨著「一半路程到地獄」和指向麻省理工學院的箭頭。每個班級也在畢業的年份時加上一個標記。
標記已成為大眾所接受。橋在20世紀80年代整修期間,馬薩諸塞州劍橋警察部門要求保持標記,因為標記可以確定橋上事故發生的位置。翻新者做得更好,因為人行道的混凝土表面上的橋梁間隔為5英尺7英寸,而不是傳統的六英尺。
Google計算器也採用斯穆特,其估計是67英寸(1.7018米)。斯穆特作為一個可選的測量單位加入在Google地球軟體和Google地圖的測距工具。


Sun Jiahui:


去NRR開會見到John Gurdon啦!
2015.9.23號他老人家到暨大啦!從中大翹課跑去看他!!!真的是學者風范!!!
(不用我介紹Gurdon了吧。。。)


匿名用戶:
我這種人也只能講講空間距離上的接近了,最近的應該是有次和Philip Anderson一起乘電梯。我先進的電梯,剛進去發現後面跟進來一個老頭,一看是Anderson,不敢說話了,朝他笑了笑。

你們這些能和諾獎一起吃個飯的人真是令人羨慕。


Aorqu用戶:
今天下午收到的學校郵件。。。


Reid Chan:

丁肇中

回來成功大學開演講 就今年8月

去聽了一下
就是親身講解當年的牛逼往事
感覺就是比看wiki來的真實

當然離不開調諷中國 引起滿堂大笑的台灣式幽默


Reinhard:

地點:廈門大學薩本棟微米納米科學技術研究院
時間:今年八月份
人:因石墨烯而得獎的康斯坦丁。

廈大跟康斯坦丁是有合作的,所以每年夏天他都會來廈大一趟。
有天中午吃完飯回來躺椅子上準備休息,突然進來一個人操著一口英語要借用一下顯微鏡。看了一下覺得這個人好眼熟,直到旁邊一個博二逗比和我們說,還不抓緊機會去聊一聊,那是康斯坦丁啊!我才反應過來。
於是就鼓起勇氣去變白。不是,是跟他打招呼,並要求了合照一下。
長這么大,第一次碰到活生生的諾獎得主。


露宿街頭的胖子:

坐在影院看《星際穿越》的時候是我和諾貝爾獎距離最近的時候……

再遠點的話,我覺得是高三聯考那三天……

當了一輩子學渣,今日覺得特別羞愧!


ktangels:

excuse me?
大概是刷Aorqu的時候吧……距離獎牌(的照片)約50CM


Aorqu用戶:
我就不講故事了,我的朋友獲得了諾獎(前面兩人Tomas和Paul),今天剛公布的,他在我的QQ上留言,當時我在上課差點驚呼出來,所以我想這大概是我離諾獎最近的時刻。

http://www.the-scientist.com/?articles.view/articleNo/44182/title/DNA-Repair-Pioneers-Win-Nobel/


盧健龍:

我的統計物理的教授的博士導師是Schwinger。


漫步藝林:

上海交大李政道圖書館,看到了李政道的諾獎獎牌。
在上海的同學們都可以去膜拜一下。


Aorqu用戶大學社會實習去參觀上海貝爾。。。


Yonglin:

2015年10月6日更:
這題要更新了,沒想到那麼快。
現在我的研究方向就是中微子振蕩的計算/理論。
-------------
13年化學獎得主,是我導師的導師的導師。。。
然而我現在已經換了導師,離那個「academic family tree」 遠去了。
ps:我能說老闆的老公的academic family tree上的名字一直數到17世紀,基本都是在課本上出現過嗎?


會·一:

我記得上國小三年級的時候,我剛學分數化小數。三分之一等於0.3333…然後把0.33333…乘以3等於0.99999…完了當時我就懵了。1不等於0.9999…。哪裡錯了?經過一天的思考,我堅定了一個信念,答案只有一個0.9999…=1。然後第二天我問了我的數學奧賽老師。她沒回答我。這個問題我一直上了國中,有一天我的國中物理老師告訴我們關於如何無限循環小數化成分數。我突然想起來了0.99999…怎麼化。答案是化成了1。我質疑了,猶豫了。不錯,真理就是這么蛋疼。


邂逅穿風衣的貓:

鄙人不才,會改裝射釘槍,打鳥


芃芃不是小柴犬:

也不算覺得最接近…
就是很近啦……….

這位是Alan Jay Heeger,2000年的諾貝爾化學獎,現在在UCSB做教授。

是我高中的時候,他去我們學校做了一次演講,也就是那一次,讓我對物理這個本來就很喜歡的學科有了更多的渴望。倒不是說也那麼那麼想去獲得諾貝爾,只是當時感覺就像看到一道光一樣,就覺得要往那裡去。

恰好的機會,能夠在之後和黑格教授簡單了聊了幾句,也就很俗套地拍了合影,照片上我左邊是我媽媽和我舅舅,就沒有貼出來。

非常非常和藹的一個小老頭,說他是個小老頭其實一點都不為過,他的眼裡泛著小孩子般的好奇,哪怕是已經白髮蒼蒼。

對於當時的對話已經記不太清,只記得他非常認真地告訴我,喜歡就要好好去把握機會,追逐自己的理想。

後來他給我寫了一份推薦信…然而當時的我並不知道怎麼使用,出國留學也全都是自己搞定…所以這份推薦信也就一直沒有用過。本來想跟著他去UCSB,無奈被拒……

有機會還是一定要去他那裡看一看他,可能已經不記得我了,無論如何,我要無比地感謝這位老頑童。Alan Heeger

就是害羞啦…所以貼的是最模糊的那張


匿名用戶:
為啥圖是扁的

——————

Aorqu三無用戶,從未答過題好緊張。

離諾貝爾獎最近的一次,是在學校上的一門科普物理課 (Course Webpage: Stars and the Universe: Great Discoveries in Astronomy and Astrophysics, 171.118),教授是Adam Riess, 2011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

就是這位大神
File:Nobel_Prize_2011-Press_Conference_KVA-DSC_7764.jpg

(圖片來源wikipedia)

Adam上課特別Chill,每學期上這門課都會在某節課傳閱他的獎章。
由於學校隔壁就是 Space Telescope Science Institute(哈勃望遠鏡地面控制中心),而且本校的applied physics lab也非常強(前兩天比較火的New Horizon就是他們的項目),他偶爾也會邀請上過太空的宇航員或者物理界的先驅來分享經驗。

下面是圖。
接下來是背面。
在學校雖然經常上到諾獎大神的課,但是第一次摸到沉甸甸的金章還是特別雞凍的。

這兩天midterm,以後有時間再補office hour和Adam私聊和他帶我們用學校Telescope觀測的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