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过或听过最霸气的一句话是什么?

问题描述:你说过或听过最霸气的一句话是什么?
, , , ,
刘柯艾:

“我这个警察就这样!”当年我还是个高速公路警察,在服务区,看到一辆轿车用光碟遮挡号牌,上前示意出示证件。
车里伸出来一张警官证
我:“哦,您也是警察啊!”
他:“对啊,自己人!”
我:“知道遮挡号牌违章吧?”
他:“知道啊,哈哈…”
我:“知道你还干?请出示证件!”
他:“特么自己人不能关照一下?”
………处罚完毕…
他:“你们**的警察怎么这样?”
我:“我这个警察就这样!”
……………………从警两年,以上场景对象分别出现过本地警察,外地警察,部队驾驶证驾驶地方车辆的军官驾驶员…
然后…我还活的挺茁壮的…
你在恪守原则,没有人敢拿你怎么样的…毕竟你有大义
———————————————补充—————————————————–
第一次过百的赞同,谢谢大家
最近看到一个Aorqu问答,很感动,没找到原文链接
里面最后一句话无比赞同——时代最大的悲哀,不是坏人的嚣张,而是好人的沉默和动摇。
确实,第一次说这话之后,有人会提醒你,别这样,出头椽子先烂,以后谁没个求人的事儿,做人要成熟一点,不够成熟巴拉巴拉~~
然而这一切都没什么卵关系
因为那天我一转身,跟我一起出勤的辅警就跟我说——硬气!
再然后,大家就习惯了
再然后,就有人站出来帮你说话了——别费口舌了,他这儿不可能;找人没用;你嘴巴放干净点,他罚错了么?要叫纠察么?
再后来。。。。。这件事情就这么从一个段子,变成了一种常态
世界真的可以因为你的一点点坚持,变得好那么一点点的,真的
比如,你坚持不闯红灯,你会发现有些人真的会因为你停下来的
比如,你坚持礼让行人,你会发现绝大部分后车不会按喇叭催你的

看完了…不关注一下再走嘛?


Aorqu用户:

一个13岁少年说的:“我每逢看到电视里出现了中国队失利,没有冲出亚洲,感到很遗憾。我今后一定要好好练球,让中国的足球事业冲出亚洲,走向世界,报效祖国。”
—— 1992年该少年在梧州接受采访时如是说
后来:↓↓↓

(↑↑让全球华人为之惋惜的那个门柱↑↑)

他叫:肇俊哲——世界杯球员&现役辽足队长

那些年吹过的牛逼,他一个个都实现了,即将36岁的肇队依旧能在中超联赛中保持超高出勤率,能有幸继续看见他奔驰在球场上已经是中国足球球迷和辽足球迷的最大幸事。
16年9月10日,中超辽宁宏运主场迎战保级对手杭州绿城。比赛第86分钟,辽足用队魂肇俊哲换下了乌贾,肇俊哲上场后也接过了队长袖标。本次亮相是这位37岁老将自去年7月15日对阵江苏苏宁后,时隔413天再度登上中超联赛的赛场,收获全场观众们的掌声与喝彩。据悉,16赛季结束后,肇俊哲将在为之奉献了19载岁月的辽足退役。
2016年10月30日,为辽足效力十九载的辽小虎肇俊哲在主场最后一次首发出战,帮助球队战胜了做客的江苏队,辽足因此顺利保级,肇俊哲正式退役。

(图片来自网路)

看了下评论,补充一下:视讯采访中的人是肇俊哲无疑,肇俊哲是辽宁沈阳人,这是他在梧州青训营接受采访的视讯截图。当时的采访记者有可能不是央视五台的,应该是其他媒体记者采访录了视讯,央五在肇俊哲成名后挖出来了这段视讯在足球之夜栏目上播出。

个人非商用转载请注明出处和原作者,商用转载(微公号、微博等)请私信。


sang sang:

是以前大学室友的一句话。
晚上睡前我担心明天会下雨,室友说:
“他敢。”

第二天老天爷果然没下雨….


老乖:

“不准杀我爸爸”。
我记得我小时候大概两三年级的时候,和我爸一起送我姑姑去机场。我们当时在车站附近,我爸提着我姑的行李,突然有几个长相像藏民(藏族同胞)的年轻男人和我们擦肩,他们中的一个踢我爸提的行李,貌似掂量什么东西吧(或者无事挑衅呢),我爸反抗说了句“你干什么”。我眼睁睁看那几个人真的从口袋里掏刀出来,我就像演电影一样马上伸开双臂挡在我爸面前说“不准杀我爸爸”。………… 那几个人就真的收刀走了~ 之后旁边开店有看热闹也不敢吱声的老板都表扬我“这个妹妹好勇敢”。额、。


郑浩天:

看来大家都比较关注后续的故事啊,说完上述的话后,老爸也没有揍我啊,他们俩也有点小摩擦,不过都是老夫老妻了,也不像年轻气盛的时候那么冲动,总是要闹著离婚了(撒花❀❀)从小都是被妈妈揍,爸爸护着我,老爸也几乎不舍得揍我这个宝贝儿子,所以我的话对我爸有一定的震慑的,但是一旦他俩打架,我每次都是一向站在母亲大人这边的,(有点小小的恋母情结啦)。
我觉得我也是这个家庭的一份子了,妈妈应该由我和爸爸去守护的,那些曾经经历过或者是现在正在经历家庭纠纷的Aorquer们,你们要相信自己的力量,勇敢的表达自己内心的真实的想法,最好挑一一家都能够心平气和,平心而论的情况下,把你自己的不满与作为最为公正有话语权的第三方给出客观,理性的分析,指出错误的一方或者双方。
你自己的肩上也扛着守护这个家庭的重担!

你自己的肩上也扛着守护这个家庭的重担!

你自己的肩上也扛着守护这个家庭的重担!(重要事情说三遍)

Naruto说过”人在保护自己心爱的人时候会爆发出强大的力量“

———————————————————————–
原答案:答主,男。今年大三
背景: 我记得是大一下班学期,我刚好18岁,老爸和老妈打架,这也是我上高中后为数不多的几次打架之一,老妈身材比较弱小,老爸比较冲动暴力(有时候不太讲理)。小时候,由于爸妈价值观不合造成的家庭纷争多次演变成家庭暴力,我却没有能力阻止老爸殴打老妈。
这次两个人打架时候,老爸把老妈推搡到了沙发上,我上去进行阻拦,抱住了我爸,并极力使两个人分开,冷静下来。
几天之后,爸妈矛盾有所缓和,一家三口坐在一起吃晚饭,我充当调解人的角色,一字一顿的对我爸说“爸,你面前这个女人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了,他也是我要保护的女人,你下次再动手之前要过我这一关,我不允许再有这种伤害我妈的事情发生
这句话酝酿了几天,确实是我好多年盼望说出来的话。


李傲文:

住手!

==============================
高中学校旁边的胡同里,两个女的在厮打一个女孩,不知道你们见过没有,女混混打人是非常狠的,特别是对同性,照脸抽,照着肚子踹,到最后还有的牲口就人扒衣服,特别恶毒,都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大的仇……我看到的时候,那个姑娘被揪著头发,摇摇晃晃的快站不住了,校服扯开了一半。旁边四个男的在加油助威,拍手大笑,还用手机拍照……看校服,应该是隔壁地质二中的。

我喊了一嗓子,上去把被打的姑娘拉到身后,狠狠地盯着瞪着他们。

后面发生什么大家应该都能猜到了……

对,你猜对了,那次确实是我高中被打得比较惨的一次。

==================================================================
你们千呼万唤要的“最惨一次”——
联考在即,当时的你们在做什么? – 李傲文的回答


谢青皮:

1、我无意于挑起师生矛盾,我和我的国中高中老师关系都很好,经常回母校探望她们。
2、有人把这个叫做以暴制暴,我不觉得一个10岁小孩在全班面前受到屈辱对待时候做出的应激反应是以暴制暴。
3、我不后悔,再回去也是一巴掌
4、看答案的老师们,国小生不是什么都不懂,相反,我觉得他们对屈辱,不重视,不尊重,不公平对待比成年人更加敏感,因为他们不懂得权衡利益,人情比较,也不懂得用心良苦,请善待他们,宠他们,鼓励他们,我六年级之后转过去的学校老师们就对我很好,我很受宠,也很享受。.
6、我爸就是这么可爱

====原答案=====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打人犯法!?”

我四年级对我的数学老师说的,当时每次没做完作业就会被拉到教室后面,有几题没做打脑袋几下。刚好我在电影频道看了一部讲青少年反抗家暴的电影,知道了世界上有个东西叫青少年保护法,同时连着好几天没做完作业,一直被打,心中气不过,想做自己正义的小伙伴,终于有一次被打的时候说出来了这句话。

然后数学老师说:你有本事也打我啊,书给你,你有种打打看。(他把数学书书卷起来打人),我接过书就打了他一巴掌。打完就哭了,背起书包回家,当时班级里面有三个同学也被吓哭了。
==========================补充一下后续内容=========================
跑回家之后发现我爸竟然没上班,一开始吓得要死,给他讲了过程之后他非但没怪我,还觉得我做得不错。后来班导(语文老师)来我家找我,先是探了探我爸的口风,问问他的看法,我爸直接把这个定性为老师体罚,然后班导就替我数学老师向我道了歉,表示这种事情以后不会有了,然后让我回学校。我爸说我上午先在家休息,中午会回去的。

中午我爸给了我五块钱,我握著五块钱走在回校的小路上,小脸刚刚洗过,红领巾小黄帽校牌都穿戴得非常整齐,感觉自己不光做了自己的正义伙伴,顺带解救的同班同学,心情是相当得excited,我记得很清楚,当时还特意跑到小卖部买了一瓶农夫山泉,因为农夫山泉比较贵,一般我都买一块钱的地方牌子矿泉水。

这样excited的状态直到我走进班级,发现班导脸色漆黑地坐在讲台上。她看到我进来,就示意我到她旁边,然后开始给我讲各种道理,分析数学老师是有多么想为我好,多么地痛心疾首,面对我这样不做作业的孩子还不离不弃,希望能把我带到善途,反观我,不光不做作业,还不尊重这样好的师长,竟然出手扇他巴掌。

说到后来,隔壁班级的人都来围观我这个胆敢扇数学老师巴掌的人,教室里面挤满了人,我年纪小,说不过班导,被他越说越委屈,旁边的人还一直笑,被教育了半个小时之后终于痛苦流涕,表示自己坏到了极点,以后一定改过自新。

事后有一个福利,那就是所有的老师都不要求我交作业了,每次他们布置完作业就会很刻薄地说一句:那个黄瀚不用做了。我的班导还给班里面人说,黄瀚这样的人没有良心,不要和他玩。幸好小伙伴没听她的话,继续和我玩。

这样的状态大概持续了一年,有天突然不想呆了,就告诉我爸说学校老师都不管我,这样下去我没出息的,然后就转校了。

转校那年开学之后,我一个朋友给我说,上个学期期末考我们班平均分没及格,我考了第一,八十几分,我们班那个数学老师被家长集体投诉,被校长搞了个教学水准评测(据说是在办公室做卷子),做完评测之后就直接去教一年级体育了,所以说,某种程度上我的数学真是体育老师教的。


kzhw伟哥:

“四个2带俩王!”


Flyuz:

放心抄,保证全对。

(同桌对我的答案表示怀疑,我拍著胸脯说的。多加一句:抄作业是不好的)


慕筱尤:

“等我长大嫁给你,你就可以娶个小你二十七岁的新娘,不用羡慕杨振宁了。”我九岁时跟我爸说的。
那天新闻说杨振宁82岁娶了个28岁的新娘子。
原因还有我妈当天打了我一巴掌。我决定跟我爸另立门户了。。

别问我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小时候的日记也是语文作业,就酱!


Aorqu用户:

高中的时候坐第二排,同桌有鼻炎,桌上常备一包抽纸,前边男生都习惯从同桌妹子那里蹭餐巾纸。
有天数学课眼保健操的时候,又有人从同桌那里抽了张纸。
“啪!”一声脆响。
“哪个臭不要脸的!”妹子一边狠狠地拍了那只手一巴掌。
然后听见数学老师带着鼻音回答:“我我我,借张纸借张纸……”
全班哄笑。


蔺且:

“当这些黄种人也可以制造出同样精良的枪炮并迎面向你们开火时,你们白种人还会剩下什么优势吗?你们求助于机关枪,可是最终你们同样将在枪口下接受审判。”

——辜鸿铭

中国在历史的低谷被列强欺凌的时候,中国的知识分子都不看好中国,废除汉字、全盘西化的呼声高涨。但有个人,他对西方那一套理论很熟悉,西方哪个国家都去过。他是先学习西方文化,再系统了解自己国家的文化,通过对比,他认为,西方文化实际上才是鄙陋粗野的,如果中国人掌握了科学技术,西方人将接受审判。他就是辜鸿铭
好比几个人在路上走着,被一群强盗抢劫了。被抢劫的人吓坏了,认为自己落后、有罪,什么都不如强盗,自己应该悔改、反思。而有一个人认为,那几个人被吓傻了,被抢劫,错不在我,而在强盗。不能怪祖宗,相反,是自己给祖宗丢脸了。因此我们的目标是学武术防身,而不是向强盗悔罪。
十几岁时,辜鸿铭从西方最经典的文学名著入手,以背诵方法迅速掌握英文、德文、法文、拉丁文、希腊文,用优异成绩被著名的爱丁堡大学录取,得到校长、著名作家、历史学家、哲学家卡莱尔的赏识。之后,辜先生赴德国莱比锡大学等著名学府研究文学、哲学,声名显赫;他的著作成为学校指定的必读书籍。辜先生在欧洲留学14年,掌握9种语言,获得13个博士学位,成为精通西方文化的青年学者。

值中西文明冲突,文人雅士蜂拥群起主张全盘否定中国传统文化,毫无保留地吸收西方文明之际,辜鸿铭的贯通中西灵感,能以西方文明对照而阐明中华文明之视角,义无反顾站起来护卫中华文化。他发奋著述,用西方语言倡明东方精神,捍卫中华文化。看到谁强,就崇拜谁,这是人之常情。辜鸿铭难能可贵的地方在于,在中华文化处于低谷时,却能洞见中华文明的精髓并捍卫之。

他曾经对拜访他的英国作家毛姆说过这样一段话:“你们有什么理由认为你们的东西就比我们的好?你们在艺术或文学上超过了我们吗?我们的思想家没有你们的博大精深吗?我们的文明不如你们的完整,全面,优秀吗?当你们还在居山洞,穿兽皮,过著茹毛饮血的生活时,我们就已经是文明开化的民族了。你知不知道我们曾进行过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实验?我们曾寻求用智慧,而不是武力来治理这个伟大的国家。而且在许多个世纪里我们是成功了的。可是你们白种人为什么瞧不起我们黄种人?需要我来告诉你吗?就是因为你们发明了机关枪。这是你们的优势。我们是一个不设防的民族,你们可以靠武力把我们这个种族灭绝。我们的哲学家曾有过用法律和秩序治理国家的梦想,你们却用枪炮把这一梦想打得粉碎。现在你们又来向我们的青年人传输你们的经验。你们将你们邪恶的发明强加给我们。可是你们难道不知道我们是一个对机械有着天赋的民族吗?难道你们不知道我们拥有四万万世界上最讲实效,最为勤奋的人们吗?难道你们真的认为我们需要很久的时间才能学会你们的技术吗?当这些黄种人也可以制造出同样精良的枪炮并迎面向你们开火时,你们白种人还会剩下什么优势吗?你们求助于机关枪,可是到最终你们同样将在枪口下接受审判。
原文: “What is the reason for which you deem yourselves our betters? Have you excelled us in arts or letters ? Have our thinkers been less profound than yours? Has our civilisation been less elaborate, less complicated, less refined than yours ? Why, when you lived in caves and clothed yourselves with skins we were a cultured people. Do you know that we tried an experiment which is unique in the history of the world? We sought to rule this great country not by force, but by wisdom. And for centuries we succeeded. Then why does the white man despise the yellow? Shall I tell you? Because he has invented the machine gun. That is your superiority. We are a defenceless horde and you can blow us into eternity. You have shattered the dream of our philosophers that the world could be governed by the power of law and order. And now you are teaching our young men your secret. You have thrust your hideous inventions upon us. Do you not know that we have a genius for mechanics? Do you not know that there are in this country four hundred millions of the most practical and industrious people in the world? Do you think it will take us long to learn? And what will become of your superiority when the yellow man can make as good guns as the white and fire them as straight ? You have appealed to the machine gun and by the machine gun shall you be judged.
辜先生的预言正在实现。

参考资料 辜鸿铭:中华文化走出去第一人_思想名人堂_思想理论_
当西方遭遇东方:毛姆笔下的辜鸿铭

更多:

有雄心壮志的人,一定要学习韬略之术


核桃街:

“他是变态,那你儿子也是变态。”

我和他在一起后,分分合合,经历了不少事。坦白而言,最大的压力还是来自家人。外界舆论尚可以一笑耳边过,家人的态度却始终因血缘的联系和养育之恩的存在而无法躲避。我们的关系,于双方的父母而言是折磨,父母保守的思想于我们也同样。

他母亲的控制欲很强,曾一度极力干涉我们的关系。而我其实可以理解。老人毕竟一生都在“同性恋是怪胎,阴阳结合才是正道”的思想氛围下生活,又坚信倘若没有子嗣后代,他注定晚景凄凉。但我们的确深爱彼此,也的确无法接受异性婚姻,这样于女方而言太过不道德,是连考虑都不会考虑的事情。

尤其是在我们毕业后的那几年里,他时常会被他母亲和家人“约谈”,尽管他已尽力不让事情波及到我,但期间仍发生过一些不愉快的事,涉及诸多隐私,在此我也不便展开来讲。我时常在他因此而表情阴郁时劝他:虽然我的父母也和你父母一样保守,但他们和我关系较为疏离,也不像你父母关心你那般关心我,我的父母认定我的性取向是我自己的错。可你的父母却不同。下次再有类似的事情,你不妨把责任推在我的身上。或许他们听了消消气,以后便慢慢不会再多为难了。

他每次听完我的话,都会朝我笑笑,伸手揉揉我头发,并不言语。既不答应,也不否认。

我心里对他还是十分愧疚的。他待家人极好,重感情而又富有责任感。尽管即使没有我的存在,他依旧会有同性伴侣,但他的确是因我而与家人产生了裂痕……那些年,他尝试沟通过、协商过甚至哀求过,几乎什么方法都用尽了,但仍收效甚微。该催的,该逼的,一切照旧。

那天与他正吃着晚餐。他的手机忽然响了。我还记得他拿起手机看到荧幕时,脸上晃过一丝复杂的情绪来。他一直尽力让我远离他与他家人的矛盾,我一看他的脸色便懂了——想必又是他母亲的电话。
他放下筷子去了阳台。我仍坐在原处。我能模糊听见他起先在问候家人,随后安抚他母亲情绪,听见他情绪慢慢升温,又尽力地克制自己……我无心用餐,只能盯着眼前的菜肴发愁。

我不知道他母亲后来在电话那段与他说了什么,只听见他尽力压低火气,咬牙切齿道:“妈,我不去。他要是变态,那你儿子也是变态。这都是我的问题,跟他没有半点关系。”

随后的话我听不清,也没有心情再听了。当时只是周身一震,仿佛胸膛中有什么东西终于被打碎了。又疼又释然。

他挂了电话,背对着我,依著栏杆、站在阳台向外望了许久。而我望着他。
后来他终于艰难地挺直了脊梁,转身走了回来。脸上带着尽力稀松平常的表情,仿佛一切都未曾发生。

我本有千言万语想说,那一刻却也说不出口了。所有的感情出口都会变成矫情,既然他那样想保护我,既然我已经如此幸运。
我咽下一口唾沫,轻轻将他的筷子递给他,同样尽力放松地对他道,快吃饭吧,都凉了。

那时窗外天色昏暗,屋檐下的灯光似乎成了天地间唯一的亮色,就那样温柔静谧地包围着我们二人。我脑中一团乱麻,只有爱人极力维护我的那句话,在不断清晰地回响着。前路茫茫,而他那样爱我。
———————————–
大家好,我是核桃街。由于Aorqu写作题材易受限制,我以后会于芳网上更新部分文章,或许还会开始连载小说,而今天已更新了第一篇文章《戒烟记》。日后每逢更新,都会在我的微博提醒大家。我的芳网帐号为“核桃街”,新浪微博昵称为“核桃街WalnutStreet”。感谢大家一路的支持。


我得改个名:

“那个技术要求是我写的,可能没写清楚,我回去改改”

审方案,专家愣说我们没把省里的要求理解清楚,我给了以上回答。


孙串出:

我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
来接管军营
你们可以,下岗了!
一路平安。
你们可以下岗了最霸气。
附视讯听一下就很爽

18年5月5日,香港立法会就《国歌法》本地立法举行公听会。

会上,“学联”主席张倩盈称“每一次听到国歌,我都会想呕”。

此番言论随即被行政委员姚洁凝霸气回怼:“为你感到羞耻!建议你尽快离开香港,不要搞乱香港。”

廖长江也回怼:我就是腰斩这个会议,也不会让你捣乱。


一笑风云过:

从今天开始,你再打我,我要还手了!

十三岁,跟我爹说的。


汤寻:

“朕单三路,尔等打野。”


王瑞恩:

有一次我参与做一个性侵案件的量刑听证,被告是以难民的身份进入的美国,在这里接受过一段时间的教育但是一直没有工作。
这个案子中由于受害者年龄在16-18岁之间,且被告年龄比受害者大48个月或者以上,所以不需要其他的加重情节就可以在法律上算作三级性侵。最后判的刑期是98个月。
法官宣判完毕以后,被告突然问道:“这对我的绿卡申请有什么影响?”
法官说,我没有义务而且也不被允许向您提供法律意见,您可以和自己的律师讨论一下。
被告随后转过身去,对着法庭后面候审的其他人喊道:
“这是美国啊,他们不能就这样把我踢出去。” (This is America, they can’t kick me out like this.)

审理这个案子的,是我很尊敬的一位黑人法官,
他等被告喊完口号,说了一句:“我不能给你提供什么法律建议,但我个人觉得,去强奸别人对您申请绿卡帮助不大。”
被告继续大声抗议,说法官这是在“歧视”他,因为他是有色人种, 质问法官说他是不是觉得所有有色人种都是强奸犯。
法官伸出一只手,指一指自己手背,说,
“自己看看这里–关于‘肤色‘,我知道的不比你少。你刚才问了我一个问题,我也问你一个问题:你现在会因为我的肤色看不起我吗?”
被告说,不会。

“因为这是我自己赢来的。”
“Because I earned it.”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