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遇到的好老師可以有多好?

問題描述:你遇到的好老师可以有多好?
, , ,
橫刀立馬:

六(4)

老吳是個國中數學老師,愛好喝茶、操心。

老吳帶畢業班太累了,這回他打了個報告,溜到了預初班。

那一年,2008年,老吳帶的是六(4)班。

我們現在總說,小傢伙難帶,自我主觀意識特別強,學習壓力又大。

那個時候的老吳,也這么覺得。

「可是比帶初三輕松啊,輕松多了。」

班級里的小傢伙們都挺乖,乖就乖在上課提問,沒人舉手回答。非得一個一個點過去,順便還能考察下這些小傢伙有沒有在聽課、有沒有在思考。

第一次月考,班級里成績都尚好,沒有倒數的。

老吳很欣慰,當然,他的欣慰只存在了一個月。

女孩子理科較弱?

這看起來白白凈凈又內向的女孩子,往那一站,倒蠻乖巧的。

只是擺在桌上的那張考卷有些紅了。

是,非常紅。

老吳看看考卷上的「64分」

再看看她。

「過來,我給你講講。」

「謝謝吳老師:-D」

一道題講了兩三遍,老吳耐性好,又再講了四五遍。

「懂了嗎?」

「……」

女孩看了看這卷子,一臉的茫然。

老吳看著她捏著校服邊角在那擰著搓著,糾結極了。

「沒事,我再和你講講。」

老吳教了幾十年書,最多的是耐性和方法。

第二次月考,那個女孩語文分數看上去特別好看,只是數學么,還在及格線邊緣掙扎。

「不懂的要多問啊。」

老吳數年一杯濃茶,染黃了杯口,抿一口,看看這卷子,再看看那稚嫩的女孩。

只是孩子到了國中,會主動提問的幾率太少太少了。

因為不好意思,因為過於尊重而產生的敬畏,因為怕被同學覺得「裝」,還有太多太多。

「那以後中午休息時間,到我辦公室補補課,好嗎。」

老吳不喜歡定什麼優等生、差生,老吳覺得每個孩子擅長的科目不同而已。

從前午休時候,老吳喜歡和同辦公室的戰友們聊聊天,喜歡看看新聞報紙,更多時候是在寫教案和操心。

老吳也做考卷,每一份考卷,都做過至少兩遍,就算是自己出的考卷,也不例外。

出考卷,比做考卷難啊。

對那個女孩子而言,可能做考卷更難吧。

老吳低頭看了看卷子,嘆了一口氣,動作幾乎不可見,就怕被孩子看到,傷到她自尊心。

那個女孩子很喜歡看書,下課時候看,甚至連數學課的時間都不放過。

女孩每天看的書都不同,在數學課上看,也只能沒收,每次沒收的書也不同。

老吳看著這一摞書,這一摞在桌上快放不下的書,這一堆快可以把自己遮住的書。

這女孩不喜歡看言情,也不喜歡太過於正式的人物傳記。

這是老吳觀察了這堆書,得出的結論。

期中考試卷,是老吳來出題。

老吳喜歡手寫出卷子,一手鋼筆字,漂亮極了。

出得題也偏難,私立學校的老師,常常喜歡在這方面虐一虐「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傢伙們。

出卷很慢,至少一禮拜。

考試很快,一個半小時。

出成績後,在及格線邊緣掙扎的多了幾個。

那女孩,則直接落到了五十分。

這是分析考卷的一堂課,下課後,老吳正準備走出教室,想了想,又叫了那女孩的名字。

從課外書里抬起腦袋的她,一臉茫然。

「你很喜歡看書。」

「喜歡呀!」

「還好嗎?」

「還好……只是不喜歡數學,也不喜歡上學。」

老吳低頭,喝一口茶,壓下了快漏出來的嘆息聲。

「學習是為了自己,不是為了更好的成績,只是為了自己。」

女孩低頭,又開始捏著衣角,辦公室里盡是緊張又忐忑的氣氛。

老吳回想了一下說過的那些話,洗過的那些腦。

得,並沒什麼用。

這姑娘還說起了,韓寒。

老吳知道那個「叛逆」的賽車手。

可一千萬個人里,可能只有一個韓寒。

老吳能說嗎?

不能說啊。

褐色茶葉在杯中翻滾,此等杯中物實乃老吳心頭好。

時間又過去了很久,對老吳來說也可能只是一會。

辦公室常客又在辛辛苦苦磨洋工,老吳怎麼也抓不著她飄散的思維。

數學題目么,不會做。

課外書么,看得很起勁。

只要不提數學,倒能和她聊上幾句。

老吳很難過,老吳提前想了很多很多,老吳愛操心。

若是連高中都考不上,這女孩該怎麼辦。

七(4)

2009年的十月份,剛剛放完假的老吳,心情極好。

看到這女孩,心肝就顫了顫。

看起來不怎麼曬太陽的女孩子,皮膚總歸是很白的。

三道血印,從眼角到面頰側面。

「這是怎麼了?有去醫務室嗎?」

「過敏,不想去啦,沒事沒事,小事情。」

有很大一部分中國式家長,恨鐵不成鋼時,會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和狀元。

再溫柔的妻子,看到孩子的考卷,十題錯九題半時,軟軟柔柔的嗓音會提高幾個度。

講來講去講不清的時候,溫柔的女人會崩潰,一把攥著考卷懟到了孩子臉上,問候著孩子的身心健康。

有耐心的丈夫,看到孩子磨磨唧唧做作業,還東摸摸西摸摸,順便啃啃手指,偷偷看會課外書時,耐心被消磨殆盡。

好言好語說了幾籮筐,就是不聽,耐心好的丈夫會崩潰,皮帶、衣架、戒尺,問候著孩子身上皮肉。

老吳都懂,老吳教了幾十年書,老吳見過太多太多的學生,老吳啊也有孩子。

一次一次的考試,初一到初二,從不及格到還是不及格。

八(4)

老吳看著這女孩,低頭再看看這考卷。

還是喝口濃茶吧。

「我初三就不帶你們了,你喜歡語文,喜歡看書,那就堅持下去。但是你要學數學啊,考不上高中怎麼辦,你要好好讀書,不然以後會很累的。」

「謝謝吳老師,我都懂,只是學不進去,因為不喜歡。」

自律是不靠譜的,靠譜的是喜歡。

可是喜歡又是很殘忍的,因為每個人都喜歡自己的舒適區,有時候不願意抬腳走出去一步。

老吳能怎麼辦,老吳是個優秀的好老師,是個好父親。但關於孩子的喜歡不喜歡,老吳無可奈何。

每個孩子都是獨立個體,強制性扼殺些什麼,都是錯誤做法。

「如果考不上高中,怎麼辦啊。」

九(4)

就算老吳沒再帶九(4)班,可感情還是一直在的。

沒課的時候,老吳喜歡路過九(4)班,從窗口那看看孩子們,還有那個讓老吳操心的女孩子,一如既往在偷偷看課外書。

敲敲窗戶,看著她匆忙把書塞桌洞里,老吳無奈極了,又看了看孩子們,走了。

拍畢業照那天,老吳也被九(4)班的小傢伙們拉去一起拍了畢業照。

中考那天,老吳也去送了孩子們。

那個女孩,上了職高。

還是一如既往喜歡看書。

老吳的學生們,今年畢業的一屆,明年會回來看一次。

再長久的,也沒了。

老吳喜歡所有的孩子們,也想著所有的孩子們。

老吳班上依舊有著一兩個會說「喜歡和不喜歡」的學生。

老吳08年操心的那個女孩,18年過得很好。

老吳操心的那些孩子,總能找到自己的出路,也可能會有一瞬間後悔當時的「喜歡與不喜歡」。

那個女孩當過教師,也有過老吳一樣的操心。

人生百態,總在路上。


路吾:

這是一個很長的故事,感謝聆聽!

2018年10月14日,深夜

關於她,有很多很多的話想說
2016年9月2日,我見到了她,那一年我十三歲,她是我的英語老師。
「大家知道我們為什麼要學習英語嗎?」
「為了能和外國人交流!」
「為了我們多掌握一項技能!」
……
這個問題激發了這群連彼此名字都叫不全的孩子們的興趣。他們期待下一個有勇氣站起來的人的回答。
「因為考試要考啊!」
很安靜,接下來便是來自教室各個方位的笑聲,這個站在教室第四列第三排的姑娘也在笑,她期待這個年輕女老師接下來的動作。
「這位同學說的很對,大家學習英語的目的就是因為考試要考這些,但它既然考了,便會有它的目的,要不然我們費了那麼大的勁,又是為了什麼?你先給老師坐下。」……

10月15日中午

在這堂課上,這個孩子還回答了另一個別人沒有回答出的問題「2016年8月14日,發射的那顆量子衛星。」
老師問你叫什麼啊,那個孩子莊重的在英語書上寫下了她的名字…老師輕輕的念出這三個字。時至今日,那個孩子還記得,寫下名字時的手抖。
開學沒幾天,那個孩子被她叫去辦公室,那是個在角落的位置。「給老師坐這兒!」「不用了,您說吧。」她們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著話,老師讓她給自己一個評價。
「自信,自卑,自負,自滿。」這個回答,顯然讓老師覺得有些意外,但她也沒有去問什麼。在此刻,說出這八個字的人,也在好奇當時的想法。


我大哥的小弟:

國中語文老師,姓王,班上同學都叫她老王。
初識老王,是在2011年12月8日,第一感覺,非常知性的中年女性,很有氣質。
可自從在上《天上的街市》的時候她點我回答問題叫我「開花」之後。我開始變得非常不守規矩,可能是由於她叫我外號讓我感到了這個老師沒我見過的其他老師那麼嚴肅正經吧。
我一直覺得我的國中三年是她的噩夢。
她上課我愛聽不聽,下課之後還老要去她辦公室煩她,甚至我會直呼她的姓名,甚至「調戲」她。尊師重道這個詞一定不會用在我身上,至少是那時候的我身上。可不得不承認,她是一個好老師。有多好呢?她第一次讓我知道師生之間是可以做朋友的,她讓我感受到了漢字不只是一種工具,她讓我知道了腹有詩書氣自華,她讓我懂得了樂觀。
我國小是在鎮上讀的,很傳統的一個學校,我一直以為老師都只是高高在上在講台上講課,老師就是權威。這種觀念一直維持到上國中,與老王認識之前。她的語文課上舉手的人總比不舉手的人多,聽講的人也往往比其他課多。正是因為她與我們親近,我們與她之間有一種交流,我們能夠在她的課上聽進去。畢竟語文課大家都知道,很多人都是愛聽不聽的,我覺得能做到我這一點實屬難得。有時候她上課會突然看到某個同學,然後就開始捧腹大笑,她喊「上課之後」,我們班的同學要一起喊「不做看客做主角,看客可恥,主角光榮」。如果上課沒人回答問題,她會點人回答,如果回答對了,就站著,如果回答錯了才能坐下來。或許就是這一種真性情,讓我第一次知道了師生之間也可以是朋友。
今年年初一個叫武亦姝的女孩讓全國人民都懂得了「腹有詩書氣自華」,第一次讓我明白這句話的人,是她。她酷愛看書,我總感覺她是段文字都愛看。我每次都覺得她看起來很有仙氣很飄逸,可能是讀書多了的緣故。他不讓我們寫語文練習冊(只寫文言文部分,夯實文言基礎),其他的作業是每周雷打不動的三篇閱讀一篇隨筆。閱讀的要求是三步:概括段意,如果段落零碎就整合再概括;寫答案;改正答案。隨筆她也會每周都給每個同學認真閱讀評價(這一點比我高中那個一節課改完全班周記還只寫個查的語文老師簡直不要好太多)。閱讀的任務讓我在後來讀什麼材料的時候總能很快地概括出大致意思。至於每周的隨筆,我國中對語文是真的不認真,幾乎沒認真寫過,我的進步不大,但同班同學後來幾乎都能寫出生動的記敘文。後來我們畢業了她還要我們把隨筆本留下來整理。她曾經有一個學期只用了三個月講完課,剩下的時間跟我們念文章,很多文章,我印象最深的是龍應台的《中國人,你為什麼不生氣》以及跟我們講一些趣味漢語,比如初為什麼是衣字旁,取這個字最初是什麼意思等等。後來,她會在上課之前在後黑板上抄一些古文,詩歌,上課的時候跟我們講,很多有趣的文字,《宋玉對楚王問》《南皮許南金》《少林功夫》《斷章》《醉漢》《錯誤》《一棵開花的樹》……初二寒假,語文作業是背誦五篇古文《弔古戰場文》《游褒禪山記》《前赤壁賦》《歸去來兮辭》《阿房宮賦》。我開始朦朧領略文學的美,龍應台那充滿恨鐵不成鋼的質問,宋玉的瑰意琦行,許南金的瀟灑坦蕩,醉漢那一行行如醉漢的腳步的詩句,鄭愁予那美麗的錯誤,古戰場的陰風怒號,赤壁下的徐徐清風,阿房宮的雄偉壯闊以及杜牧的感慨,陶淵明的真性情。都深刻地印在我腦海里,揮之不去。我恍然大悟!原來語言不只是工具,還是一種美。
有次老王掉了錢包,下午她來上課班上人都問錢包怎麼了我。本以為她會抱怨,她卻盤算著:「本來裡面有1000塊錢,昨晚被高中部一個親戚拿走了五百,去超市借了兩百給同事,早上買菜花了幾十塊,也就掉了兩百多,證件卡再辦不急,正好我想換個錢包了,剛好逮著這個機會可以去換個了。」我驚嘆於掉了錢包還能如此樂觀。我的高中階段,她的丈夫得了白血病,她陪他分別武漢和北京共治療了兩年多。有時我給老王打電話,她的語氣在低沉中還是沒有去掉那一種樂觀。她遇到過一起陪護病人的朋友,也因為那個病人的離世而淚目,可是我知道,她的樂觀從未消失,這是一種從內而外的深入了她靈魂的氣質。
中考語文考的不好,覺得特別對不起她
有了國中老王教的語文打基礎,聯考語文考的很好
當時出成績她說是高中語文老師教的好。我想說,語文的根基是你跟我打好的啊,怎麼能沒有你的功勞?
今天是我認識她六周年。國中和同學趴在走廊欄桿上聊天:「以後還怎麼遇見老王這么好的老師啊?」確實,再也沒遇到過了。


Loklok崽:

20170910來更一波
今天教師節,和老師聊了幾句。能得到自己最喜歡的老師這樣的評價,開心得想哭。

我的高中數學老師。我最最喜歡的老師,沒有之一。

他上課上得特別好,我聽過其他老師的課,只有他能把有些晦澀難懂的知識點很清晰地講給我們。

他幾乎不生氣,對我們很好。我們每學完一節知識都要做練習冊上的習題,他從來不收(高三時除外),但他有一次破天荒的在期中的時候檢查了我們的練習冊。有個男生幾乎一點兒沒做,他也不生氣,只是鼓勵那個男生,數學其實並沒有那麼難,學數學也是很有用的。那個男生大受感動,從此認真學數學,每天都完成數學作業。

還有一次,中午下雨,我和室友都沒帶傘回不了宿舍,只能等雨停。剛好碰上了數學老師要回家(他家就在學校旁邊),老師直接把自己的傘給了我們然後淋雨走回了家。也許有人覺得這算不上什麼,但我當時心裡感覺很溫暖。

其實啊,對我影響最大的還是他曾經對我的一句評語。

寫這個評語的本子我保留至今。老師這一句話給了我莫大的鼓勵,讓我更加喜歡數學更加努力學數學。

高中三年,我最喜歡的是數學,見到數學兩眼放光,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我的數學老師。
可惜聯考數學沒考好,當時內疚極了。報志願的時候報了數學老師的母校,華東師范大學,老師當時還說以後會去上海看我。
可惜啊,我差了一分。

但是老師,我一定會按您說的,變得更加優秀的。


匿名用戶:

絕對是我們生物老師了。

她可能是我認識的最好的老師吧。

記得當時第一次見到她,就覺得她的樣子很和善,很好看,當然也確實是這樣的。我是她的課代表,我也很喜歡這位老師,她總是愛笑。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那天講哺乳動物的時候。

她是個學識很淵博的老師,課本內容很簡單。但是我們聽了她講的課,水準總是能比其他班高出不少。

當時好像是在講關於農葯濫用的危害。她提到了有人服用農葯自殺的現象,還給我們介紹了機理。

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她說了這樣一段話:

「同學們,你們要記住啊,無論多麼困難,你們都不要放棄生命,要相信一切總會過去的。」

我安靜的聽著,注視著她。

「我們作為一個人,首要的任務就是…」

我輕輕嘆了一口氣,我以為她要說「首要的任務就是好好學習,其他你們什麼都不用管。」

畢竟這句話,我已經在不同的長輩,不論是老師,還是家長,還是親朋好友那裡聽到過無數次了,次數多到我都覺得有些無趣。

可是她不是這么說的。

「我們作為一個人,首要的任務就是好好活著。吃好喝好,開開心心的,就夠了。」

這句話好像一下子戳中了我的心。是的啊,大多數人真的只會關心你飛的高不高,你做的好不好;而很少會有人能想到你累不累,又是否快樂。

這讓我總有一種錯覺,在我們這個年紀,學習似乎比所有的事情都重要。

我差點一時沒忍住,紅了眼眶。我趕緊把頭低下去,埋在胳膊里,緩了一會。

而她似乎也看出我們眼裡的驚愕,又笑著補了一句:「當然,對於咱們班的同學,我也希望你們能好好學習。」

每每想起這件事,總是讓我難以忘懷,可能她就是我遇到過的最好的老師吧。


安蕊:

如果我沒有遇到這位老師,我應該還是渾渾噩噩不知道方向在哪裡。更大的可能是我在大陸保了研,過得過且過的生活吧。

如果不是他昨天在我朋友圈下面鼓勵我,我可能還沒有想起應該好好地寫寫他對我的幫助。

大三上學期,因為學校搞科研活動,自己去找導師。一開始也沒有想到他,給另一個老師發了郵件,結果在距離截止還有一天的時候,那位老師拒絕了我。臨時決定給他發封郵件,問問可不可以指導我,那個時候,我只上過半學期他開的國際貿易理論的課,那會兒知道他是大佬,應該也不會答應我。但他很快回了我郵件,告訴我第二天可以去辦公室找他,說說自己想做什麼研究。

我是他從一個小白一手帶起來的,從如何選paper看paper開始教起的。後來我常常跟他聊完我看paper之後的想法後跟他說一說自己的打算,我跟他講過我想轉金融,也跟他講過我想去新加坡讀個master然後找工作,直到有一天他問我不想讀Econ么。我說我周圍絕大部分人都起學金融了,他說絕大多數人都是錯的,為什麼不利用自己的智慧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說的矯情一點兒,是他帶著我推開經濟的大門看見色彩的,也堅定了我一心要去攻下Econ PhD的決心。

申請的時候選校,他把自己知道的所有資訊都分析給我,提了所有的建議,幫我修改了文書,寫了推薦信。我去德國交換之前,他給了我半包巴黎捷運票,是他之前去開會買的沒用完,他說我猜你肯定會出去玩的,但是一定要注意安全。他常常跟我們講他80年代出國留學遇到的困難,怎麼做飯,怎麼做科研。

後來申請季結束拿了幾個offer去跟他講,他也幫我分析了很久該去哪一個,他很推薦我去M賓州或者McGill,但由於很多原因,最後還是選了大德州。

為人師,他給我最大的幫助是引導我找到自己適合的,喜歡的領域,為人師,他也給了我太多人生的指引和方向。

從心底開始無比無比 感激他。


唐井溪:

遇到過很多很多的好老師,要說幾天幾夜都說不完
國中數學老師劉老師
其實他對我並非多特別或是如何,他並不像我的歷史英語語文物理老師那樣喜歡我,對我只是正常師生,他是個好人
我只是從他身上學到許多東西,算是,自己的一些小小感慨吧
中年男老師,偶爾給我們講講我們所接觸不到的,這個世界的一些東西。
今天是大年初四,我在居民樓里穿行,有很多人在放煙花。
劉老師,我記得你說過,你說過你討厭煙花,因為這東西,用你的話說,只是聽響。
我也記得那天你還說過,你有一個兄弟,在官場,你說你的兄弟拚命向上爬,因為他有一個夢想,他想爬的很高,去看看我們在的這個世界,到底有沒有正義,想去改變,某些不堪的東西。
我以後也許也會成為一個老師,平凡不偉大,我想我也會跟我的學生提及你,提及你的感慨,或許那時我同你一樣,發覺自己改變不了什麼。我站在講台上,對我的學生說,老師年輕時也曾想過去改變世界,只是長大的太快,變成了無聊的大人,被世界改變了。
然後我掩蓋住眼中的落寞,努力給我的學生一個堅定的眼神,對他們說,你們改變了世界的時候,別忘記告訴老師。
一如你當年。
但我想在這之前,也許,大概,我可以去試試,去完成,而非傳遞。


Laurus:

剛上完晚自習回來,特意在Aorqu搜了這個問題準備回答ヾ(•ω•`。)

我是班裡的尖子生,但是常頭疼,一周會有一兩天請假,感覺老師們都挺反感我請假的。。

我在第一排,晚自習下課的時候,數學老師笑眼盈盈地問我我的病的情況什麼的,

然後還告訴我,她之前也和我一樣經常頭疼,後來買了個帽子戴了一段時間就好多了。

說明天要給我帶過來讓我試試,然後還教給我頭疼的時候該怎樣揉,就這樣在我的腦袋上按摩了三四分鐘。

我真的非常非常感動,我一直認為我的數學老師是討厭我的。

老師四五十了,上了年級,難免看著和藹,可我之前只覺著她嚴厲,忽視了她作為老一輩的那份溫柔。今天她笑著對我說話的時候,我不敢相信這是我認識的老師,她是多麼的溫柔又慈祥啊。我現在才明白了老師對我的愛,我一定要好好學習,讓老師開心!

還有我的班導

開學後的一段時間,因為各種原因班導經常叫我到辦公室訓話,我認為她十分十分十分討厭我。我也對她沒了好感。

直到有一天,沒錯我頭疼了,我到辦公室向她請假,我以為她會給我個請假條打發我走甚至不讓我請假,可是她沒有。

她讓我坐下來,說她今天學了一種按摩方法可以緩解頭疼(沒錯班導也頭疼),然後就給我按了起來,我能感受到的,是一雙飽經風霜的手,也是一顆老師愛我的心。這時候頭疼好像也沒什麼大不了了,我彷彿又變成了之前老師寵溺著的那個小女孩。

感謝我的老師們,還有很多我沒有說出來,慶幸我遇到了這么好的老師。好了我要去努力學習了(。•̀ᴗ-)✧


德芙:

六年級,那時候流行三國殺大富翁象棋悠悠球 可惜我們當時學校不允許玩這個,我們班導不管,他反而支持我們玩,但是不允許我們帶進教室(說白了就是不要在課堂裡面被發現)

於是就出現了每天課間三個班的人羨慕的圍觀我們班的人玩悠悠球的場景。


追風箏的子不語:

朱昊鯤


去冰三分糖:

搶答,先看老師寫的一段話吧。

高一軍訓的時候,我被教官拉了出來幫忙帶隊,我們班導也把一些班級工作交給了我,軍訓結束之後我當上了班代。

成績一直不咋地,又沒有相關經驗,還調皮,最大的職務只做過科代表的我,沒想到到了高中被老師委以重任。在周記里當然要立幾個flag表示一下了,例如「我要如何如何帶好這個班「。所以就有了上圖班導的評語。

「高一12班不能沒有你!」

看到這句話心裡美滋滋的。在接下來的日子裡,班導對我這個班代的教導超乎想像。


記得當時坐旁邊的女生對我表示同情,因為她看到的是老師什麼都叫我做,要是做得不好還要被批評,我一笑而過。不去實踐怎麼可能明白

怎麼實現對班集體的管理?

個人形象以及威信如何樹立?

上講台講話面對那麼多人的時候如果做到波瀾不驚?

……

以為就這些了嗎?當然不止!

「作為班代,學習上你也不能落後於同學」

這就有點難了,全級780多人,我入學成績差不多500名,但flag還是要立的,「我要考前150名」。

結果當然是沒有達到,一口是吃不成大胖子的。記得考完之後,班導讓我帶著試捲去辦公室找她,和我分析原因,鼓勵我的同時,指明戰略方向(下文會講到)。在接下來的幾天里,我進入了其他科任老師的談話名單當中。畢竟班代,成績怎麼能比別人差呢?

一口吃不成大胖子,兩口行嗎?也不行!在後來的分班考試中,因為本身基礎太差等緣故,還是沒能進入重點班。

話說回來,學習也有戰略?戰略方向到底是什麼?要怎麼吃才能吃成大胖子?(看圖)

其實也不是什麼很神秘的戰略,想必大家都學過歷史,蘇聯發展重工業一躍成為超級大國,十年時間走完其他國家近百年的路。我的情況又是何等的類似,所謂的戰略方向,就是攻理科,發展我的「重工業「!!

定了戰略方向,打了雞血之後就開始往前沖了,一直從級前500沖進級前50,數學、理綜一度進入年級前十,這些是我一開始想都不敢想的。但之後基本就啞火,原因也是理科再往上走已經很難了,有時候還可能會翻車,只能改變戰略方向,從語文和英語中突破,但這兩科都是靠積累的科目,近十年的欠賬,直到最後一刻都沒彌補回來。

文末,附上老師在最後一篇周記里的評語。

最後再說一句,謝謝老師啦!!!~


匿名用戶:
從小就是非常聽話的孩子,讓幹什麼幹什麼,後來遇見了一堆朋友,正趕上青春期,就變成的異常叛逆,到了初一,就遇見了數學老師

對我非常嚴格,也搞不懂為什麼對我那麼嚴格,過一段時間就問我近期的學習情況,每次月考之後的自習課是我最難熬的時候,被叫辦公室,挨道題的問我錯的原因,錯的理由,還要保證下次要考到多少多少分(從來沒達到過,手動圍笑)

第一次月考特別特別深刻,因為是第一次考試,學的東西也不多,但是我數學考了近乎倒數…給數學老師氣的,我還記得她一邊嗑瓜子一邊懟我肩膀,指著一道題:我都想不出來有比這個還簡單的題?你說說還有比這個簡單的題嗎???辦公室里還有另一個老師,接著就說:不打都不帶長記性的

然後…然後…數學數學老師就從鏡子後面拿出了用書卷的棍子,後來我就哭了!!!我也不想哭啊!!!可是真的忍不住!!!

我初一真的是非常難管的學生,交很多很多的混混朋友,從來不把任何一個老師的話放眼裡,但是我是真的怕數學老師,我怕是讓她給打怕的,拖布桿子打,軟尺打,鐵尺打,用手掐,初一就是任何能想到的工具都挨過

但是她也是真疼我,上數學課最常提問我;每到寒暑假就買一堆的復習資料給我,認真告訴我該怎麼寫,寫完怎麼批,開學要檢查,但是我數學就像是中了邪一樣,幾乎沒上過九十分,很是讓她心痛

初二初三就不那麼叛逆了,一點點變好了,也經歷了很多事兒,我就是不吃虧不上當絕對不會回頭的人,慶幸我吃虧上當比較早,要是早早聽她話,哎,,Ծ^Ծ,,

我有次交作業,發回來的作業本上面寫反正就是類似不合格的一些話,我又把那次作業重新寫在下面,真的是無心,就兩三道題,後來作業再發回來的時候,數學老師給我畫了一個很大很大的笑臉,寫了很長的話,當時開心了好長時間,畢竟她好久不寵幸我一回(〜 ̄▽ ̄)〜

細節太多了,最後中考完,她第一個給我打電話,告訴我:給她急壞了,一直擔心,反倒是我,一直沒放在心上

後來就上了高中,每天起的很早,睡得還很晚,真的非常不適應,還住寢室,又想家,趕上半天假的時候回學校去看她,不知道怎麼回事,一看見她眼淚就止不住,她笑著摸我臉,說我胖,不知怎麼,竟依稀感覺我的屁股隱隱作痛…

有次回來看她,請我吃鍋包肉,請我去她家,私下裡她其實是個非常可愛的人,有個聰明漂亮的女兒,上二年級,門上的對聯是女兒寫的,很稚嫩的字跡,我記得我小時候也一時興起要學毛筆字,後來把墨汁染了我兩個毛衣,挨很多次罵後告一段落

初三快畢業的時候,我記得我總跑辦公室和她說話,我設未知數愛設a,她也設a,我解題做輔助線愛設mn,她在黑板上解題也設mn,她對我的耐心,對我的嚴厲,對我的堅持,也許不是她,我國中真的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

她真是個優秀的人,她讓我看到了為人師表真正的魅力,她對每一個學生無私的愛和教導,讓我重燃對老師的信心,她這樣溫柔的人,值得擁有最好的

我真的很謝謝她,感謝她沒放棄我,她曾經和我說:你要開始新的生活了,感謝她支撐著我走過那段黑暗的日子,現在高二了,希望我會帶著她的期望好好走下去,我或許會害怕,但我不會放棄,因為有人說過我值得讓她堅持

謝謝坤坤。


想讓佳佳抱的Hzy:

瀉葯(>_<)這個一定要回答嚶

我國中班導啊,傲嬌蘿莉大長腿,對了,還是教數學的,我們班數學年級第一或者第二,因為她一共教兩個班,輪著來。而且班導還是某音網紅小姐姐,前些天一個國小弟唱了首英文歌聽說qq音樂都唱付費了。

對了,她沒有放棄過班裡任何一個人。

——————————————分割線

首先放班導照片鎮樓

她教數學一般是這個質量,忘記說了,我們學校大概是市裡數一數二的國中(當然我肯定覺得這里是最好的)

然後會吃雞打遊戲,會打籃球,會在畢業典禮跳舞

她吃雞之後O_o

這可能是我下下界的神奇學弟(神奇的海螺qaq)

其實想說,畢業之後也很想念班導的數學課,對了,班導很喜歡吳青峰w。

還是喜歡她,至少她在那麼多體制下還是會學會一些新的東西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

欸,要幸福鴨。


小芒果不黃:

遇到的最好的老師是在大學
坐標帝都某985
老師還是個講師,大學部武大,碩博北大,畢業後被自己的導師推薦到我們學校來任教,當了十二年講師!
老師是我見過樸素的人,洗得發白的襯衫,發白的褲子,常年穿著布鞋,騎著老舊的單車,用著古董的非智能機,一個保溫杯用得都掉漆了,試問現在還有哪個大學老師這樣穿?工作了十多年還是沒房沒車,只能租房子住,學校附近的租不起,他只能租香山附近的房子,早上五點就得起床趕公交捷運,從來沒遲到!
當然了,不是因為他樸素所以他好,很重要的是老師的人品!
上課前都會很正式地和學生問好,關鍵是鞠躬!學生回鞠給他,他一定會再鞠回來!給我們講課自己出錢給我們復印資料,考試給我們復印考試資料,偶爾學生幫他一點小忙,他都要熱情的請學生吃飯!
有一次我在課上和另一個男同學有爭執,老師覺得是他引的話題不好,怕我們課下鬧不愉快,非要請我們吃飯,看我們和好沒事了才放心!
有一次給我們上課,破天荒的提前下課,一個勁地給我們道歉!因為他要去接他老婆,他老婆懷孕早產,小孩子六七個月了但是沒保住,那天是他老婆出院!


Aorqu用戶:
特別想回答一下這個。

做學生這些年,後來又做了一陣高中老師,我心裡特別明白,在一個班裡,有的學生是註定要「煙消雲散」的,她們安靜,內向,乖巧,不惹事,不做任何讓老師操心的事,成績也是一般般,所以註定不太招老師們的關注。很不巧,從幼稚園 到大學部畢業,我就是這樣的學生。事情的改變,是我讀碩士遇到了一個日本老師。

我的碩導是個日本女人,學校給我安排的。開學初我就抗議過,學校沒改。我現在想起來,大概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我的人生也因日本老師的出現而改變。

說實話,一直以來我都不太喜歡日本人,可能因為國仇家恨,可能因為別的原因。所以我對她並不熱絡,只是認真聽講,按時完成作業,從不違反任何校紀校規,客客氣氣的。開學以來,她一直秉承著「公事公辦」的態度對我,我也接受得無可無不可。本以為事情就這樣結束了,我的碩士也可以這樣順利畢業了。

第一次期中考的時候,我在規定時間內,提交了規定內容的作業,本以為會是一個不功不過的成績。結果,我拿到了一個C!我驚呆了!我不求A等,但是按照正態分布,我也應該是在B等的!!! 我立刻線上提交了與任課老師約時間面談的請求,在「理由」一欄里,言辭有些憤怒的情緒。5分鐘不到,請求通過了。我看了看時間,日本老師通過我的請求的時間是23:40分:她此時應該在工作的,否則,是不會打開校園管理系統的。

過了幾天,我在規定時間、帶著規定物品、到了規定的教室。日本老師已經在了。她沒有問我為什麼提交憤怒的申請,她也沒有問我為什麼憤怒。她輕輕打開我的作業,短短5千字的課程論文,她批改的紅字漫天飛舞。我看到了:每一個不符合標準的標點,每一個多敲的空格,每一個忘記修改的斜體字,每一個不準確的語法,每一個不合適的用辭,每一個錯誤的大小寫,甚至字體的忽然改變,她都給我批改了出來。

我無話可說。站起來,對著她深深鞠了一躬,表示接受。她笑著說,不必這樣。然後,她跟我說,作為導師,她有責任教育我並幫我提高。於是,我們當場約定了後面一個階段的「提高任務」和「特殊作業」。當時我樂呵呵地答應了,覺得挺好的,老師對我挺好的。

但是,在接下去的一個階段,她給我布置的「特殊作業」:每天大量的閱讀、寫作任務,每周海量的文獻任務、每2周海量文獻的匯報演講、每個月的論文寫作任務,壓得我喘不過氣來。幾次三番我都被逼得想從泰晤士河跳下去;幾次三番我都是黎明拂曉交了作業,洗把臉再繼續幹活。我的「特殊作業」從被她改得滿目瘡痍,到漸漸改進。必須著重說明的是:不管我幾點交的作業,日本老師都會在5分鐘內,親手回復電郵。她應該也在工作,我沒什麼可抱怨的,我自認我做不到————起碼,我做不到自我約束力那麼強地長時間工作。

最後,我的碩士畢業論文拿了A等。畢業典禮是大半年之後的事了。我想感激她,可惜她去了哥本哈根大學工作,遇不到她了。

我很感激她。她用她的勤奮、堅韌、嚴禁、求實的作風,扭轉了我前20多年的「得過且過」和「不求第一不求最後」的為人風格和處世風格。她為我打下的文獻閱讀、整理、歸納、總結、匯報、提取觀點、豐滿論證過程等等能力,也為我今後讀博士的海量文獻工作,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
有的老師有人格魅力,讓人深深愛上她;有的老師可以讓人如沐春風,讓人忘不掉她。
我的日本老師,嚴謹、堅韌、勤奮和求實的作風,讓我改變了我的人生觀和世界觀。
我的人生因她而改變。
她不會看得到、看得懂我現在寫的,然而我心裡的尊敬卻永遠。


無定河:

陝西省榆林中學

校醫,生理學生物課老師,李恩光。

北京人,曾經在綏德縣四十鋪地段醫院做過大夫,後來到榆林中學校醫務室工作,兼任生理課,生物課老師。

個子不高,性格溫和,有正義感。

講課認真,一絲不苟,關鍵時刻就在自己身上比劃,還好,人體本身就是生物課的活教具。

在高三補習班任班導的時候,從來不訓斥人,但是學生都尊重她。補習班劃分的衛生區在大操場,那是黃土操場。她就彎腰撿垃圾,矮胖的身軀非常吃力。同學們看見,蜂擁去拿工具,一會就打掃乾淨了。

跑早操,她在最里圈,矮胖的身軀並不靈活,半跑半走,非常認真。雖然線距離比同學少很多,但是角速度是一樣的。

一直想去看看她,但是,事業無成,覺得愧對老師教誨。

她是唯一一位表揚我聽課認真的老師。倒是事實,只有她講課我認真聽。其他老師講課基本都是扯淡,怪我咯ლ(́◉◞౪◟◉‵ლ)?


老乾部:

我和很多答案可能有一點不同,我從小到大成績不算差,一直屬於「乖孩子」,我遇到的好老師恰恰是不因為我成績好就對我例外的。

1.
國小時候我成績很好,尤其是語文,一直是班上最好的。

有一節語文課,心情特別煩躁,不想上課,然後老師有一個問題問我,我當時確實不知道這個問題。

然後我站起來,搖了搖頭說不會,當時我的老師準備讓我坐下去了——

結果我當時也不知道怎麼了,心情很煩躁,就很小聲地說了一句——

「知道個屁。」

老師當時非常生氣,當場翻臉了,我當時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么說,所以自己心裡也是很難受。

我站著,周圍同學竊竊私語,我臉紅,只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我覺得腦海里翻江倒海,模模糊糊,老師說的話我也沒怎麼聽清楚,但是有一句話我一直記到現在——

「成績好不代表可以不尊重別人。」

在以後的許多年裡,我學會了跟同學朋友在開玩笑的時候互相說「卧槽」「我勒個去」,但是只要是正式的場合,我時時告誡自己——

學會尊重別人。

2.
國中時候。

我是很貪玩的。

喜歡看課外書,無論什麼時候。

有一次上英語課,我覺得沒意思,就偷偷地看抽屜里的【鋼鐵是怎樣煉成的】。

很幸運,老師似乎沒發現。

以後很多次我又故技重施,英語課幾乎沒聽。

直到有一次聽一個朋友(朋友和英語老師是鄰居,一直很熟)說,老師其實一直知道,朋友轉述的話是這樣的——

「如果我是班導,我早就開除這樣對學習不認真的學生了。」

當時聽到我也是當時臉就紅了。

當時心裡其實是有一種不服氣的,對於英語老師,因為當時的班導是數學老師,很喜歡我的。

後半個學期我再沒有在課上走過神,那個學期我拚命地學,心裡只想著讓英語老師對我刮目相看,證明他對我的評價是錯的!

那個學期我得了班級第一,年級二十。

中考的時候班級第一,年級第七。

高中時候回去看到他,是偶然同學一起吃飯,我恭恭敬敬地幫他拉出椅子。

我那時終於明白另一個道理——

做什麼事有什麼結果姑且不管,至少態度,應該是認真的。

——————————————————————
在我心裡,好老師,教書之外,百年樹人。


笙淵:

想了想還是不匿名了_(:з」∠)_

高二一整年的語文老師!

大概是83年生人

某985中文系博士生在讀 本校語文組最高學歷之一

(本校語文組凈是一些學習經歷怕人的怪物 不是說學歷有多高 而是這個語文組什麼都有 答主即將高三 暑假換了一個老師 聽說研究所是讀哲學的 嗯。

這個學歷還不錯了是吧

你以為他只有這點本事嗎

大錯特錯

答主文科生 所在班級是全年級唯一的文科班 而我們老師是文科班專業戶

然後啊一上課就一言不合甲骨文 答主記得自己文言文課上什麼也沒記 書上盡是甲骨文

上課唱歌。講山居秋暝的時候說自己上大學學過唱這首詩 然後清了清嗓子當眾開嗓 唱完掌聲如雷

字非常漂亮。跪舔級別的字。下圖是答主作文本上的批語, 我從來沒遇到用美工筆改作文的老師。_(:з」∠)_

天吶!為了這個字我都願意好好寫作文!

據他自己說他練字練了很久很久

弄個坑慢慢填叭_(:з」∠)_我好懶可是我很喜歡他_(:з」∠)_

居然有人點贊!那我繼續更了哈哈哈哈哈哈_(:з」∠)_

另外他給我的最大的驚喜就是

他一個溫文爾雅非常有書生氣不食人間煙火的人

居然tm看足球 還是20年資深老球迷!

事情是這樣的

閨蜜切爾西曼城迷妹 我熱刺曼聯迷妹(我們沒有打過架真的2333)

某天下課我和閨蜜走一起 閨蜜的包上有切爾西隊徽

老師從背後冒出來:xx你喜歡切爾西啊

然後就發生了一系列有趣的談話

後來班上另一個男同學 阿森納迷弟(再來個利物浦球迷就齊了2333)問他足球 他說他喜歡克洛澤

當時的我:

我的媽呀!克洛澤!

德國隊萬年死忠哭暈在廁所!

他最喜歡的國家隊是克羅埃西亞 配合一下今年克羅埃西亞世界盃的表現 嗯。

_(:з」∠)_tbc


低配林更新:

高中時候的政治老師,40+ 女老師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個例,我遇到的政治老師都是很喜歡說教的,可只有她說給我的道理我記了很久。

1.剛工作不久的我,總是覺得不如讀書時自在,我是個很活潑的人,但和比我大很多的同事,領導面前卻總是話很少,怕說錯,只是少說多做。自己也意識到可能最真實的自己才是最好的。一度覺得很困惑,把握不好這個度。 我想起高中的時候,她大概就看到了我這個性格特質吧,那天下午她和我聊天的時候告訴我:xx你記住,一輩子虛偽也是虔誠。那時候真的是一臉莫名其妙,

雖然現在這句話對我來說的正確性有多少,還很難說。起碼現在想想,一眼就能看到我問題的人,就值得我去尊敬。

這樣的事情還有很多,有人看的話再更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