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遇到的好老師可以有多好?

問題描述:你遇到的好老师可以有多好?
, , ,
無常:

看了這個回答,總感覺很遺憾。

求學的道路上,並沒有遇到讓我覺得特別好的,會銘記一輩子的老師。

倒也不是說遇到的老師不好,很多老師都是在學業上認真的教導學生,輔導功課,只是,也僅限於此。確實,學生也沒辦法奢求在自己兒時周遭會出現mentor一樣的老師,給自己積極的影響和正確的三觀,或者自己自己莫大的幫助。

反而因為成長的經歷,家庭的淡漠,學業繁忙導致的生活失衡,家長認識的缺失,導致很多人會有性格上的不完整,心理上的缺陷。

長大後希望可以成為影響別人的人,卻發現是那麼艱難和無力。終究是個遺憾。


Aorqu用戶不管怎麼樣,我遇到的老師力所能及對我好。
國小老師同時教語文和數學,那時候我求知若渴,每次我值日我很晚回家,因為要偷抄老師的語文參考書。我從來沒被發現過,結果,學期末老師把那本書贈給了我,媽蛋,一學期手都酸啦
高中班導也很好,時不時給我點演算紙什麼的,要我申請助學金,那時候我愛面子就是沒申。我英語不好,她大概知道我倔強,某次聽力我不認真聽,她當眾批評我,你英語這樣,某名校能要你嗎?後來我發奮起碼聯考英語還不錯。我們是重點班,高一她為了趕進度,暑假叫我們早上五點去她家上課,橢圓雙曲線,免費補課,我四點多就起床,媽媽做好飯,外面晨星寥寥,微風拂面,大家竟然不困!我記得還有一次是工作日某晚上大家去她家裡補課!當然一毛錢沒花。
大學輔導員也很不錯,有一個輔導員看我們過年回家晚,請我們去她家吃飯,其樂融融……導師就更好了,要我們去她家別墅玩,那天沒空,沒去上!
實話說我讀書這么多年,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眼力價,一毛錢禮物沒送過老師,倒是老師給了不少東西,雖然是小玩意,當時還是蠻需要的。當然啦我也不是沒有感恩之心,過年的時候有空就去看望一下!


醜八怪:

是我實習時候的帶教老師,因為她看起來不愛笑,走路風風火火的看起來很兇,又特別喜歡叫我們做事,我們都不太敢惹她,但是其他老師只叫我們做反反覆復沒意義的工作的時候,只有她不允許我們只是渾渾噩噩的做這些,她會告訴我們應該學什麼,會嚴格的要求我們去做,會願意花時間一點一點的很細心的教我們技能操作,甚至我們新來的同學,她會教我們在她自己的手上練扎針,因為他跟我說,新來的實習生總是要學會這些的,又不可能拿病人給我們練手,可能會被揍。然後有兩天我看到她手上好幾個針孔,一個星期都沒好,有時候扎漏針了我看到她眼淚都疼出來了,還故作淡定的跟我們講解怎麼做才是最好的。

她不會敷衍我們,她不管吃什麼都會幫我們叫一份(她愛吃,所以我們比較有福),給我買衣服,給我同學買生日禮物,每天幫我們帶早餐,幫我們擋一些瑣碎的跑腿的麻煩,過年還給我們幾個她覺得比較聽話的發紅包,真的很好。

但是因為她太好了,又不計較就老被其他老師欺負,我有點怒其不爭,直到有一天我們有個同學被病人說哭了,我看到她風風火火的換了衣服就擼起袖子準備去和那個病人打架,結果幾個老師把她摁住了,我當時覺得媽的太帥了!她面對病人的時候脾氣很好,很溫和,僅有的我見過的和病人吵架都是為了她的學生,一吵起來就是凶得不得了那種。

然後並沒有什麼卵用,她該被欺負還是被欺負,可能是我們以為的欺負吧,她自己還覺得都是同事,該幫的就幫,我都不知道她是太善良了還是真的不懂。


終於空文:

我的高一語文老師是很特別的一個人。他的名字中帶一個「翀」字,有同學查閱字典後即用「撲騰著翅膀往上飛的大鳥」來謔指;但是,「翀」字還有一重含義:翀舉輪回,二者均幻也。這又是當年的我們預料不到的。
他幾乎完全符合了許多學生對於古代才子的想像:相貌清秀、身形消瘦、才氣縱橫。課堂上,各種詩詞他都信手拈來。說到「蓮」,是「江南可採蓮, 蓮葉何田田」;說到「憐」,是「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說到思緒,是「南風知我意,吹夢到西洲」;說到愁腸,是「試問閑愁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這么幾句殘存我腦海的詩詞,似乎也完全勾勒了他的際遇。他既有蓮的高潔,又將有堪憐的過往,眼神中常含思緒,而後來的憂愁,更是實實在在了。
記得當時每周都要上交一篇周記,而剛踏入高中的我離鄉背井,無所適從,因此偶爾會在周記中流露出這樣的情緒,覺得天地間毫無一物隸屬於我,風行花落都自有定數,不會為我所絆,更不會為我所阻。唯我自身才真真正正獨屬於我。他卻在我的周記下點評:這個自我是否真的屬於你呢?言下之意,這個真我亦不真,人之一生更無一物可以依附。當年的我是不甚明白的,覺得未免太過悲觀;直到今日,我才懂得虛實之間以滿覆、以空全的道理,又或者,我的理解仍舊是狹隘的。只可惜那時的我不求甚解,所以一直不懂他希望我明白的道理。我們師生的情分很是短暫。如果我能早知道相處有盡時、來日更縹緲,可能就不會像現在這般每次想起都十分遺憾了。
高一上學期剛結束,就聽聞他辭職的消息。也許是受不了流言蜚語,總之他先走了一步。他的離開帶著曖昧,帶著許多不懷好意的揣測,或者還有幾分幸災樂禍。我想,離開的時候他應該是很灰心的。我們這些學生,有的惱怒他的所作所為,有的選擇無視流言繼續相信他,但大家心裡都為他可惜。只是後來日復一日的學習沖淡了一切,終於再也沒有他的消息了。
這么些年,每當我回到高中學校,或者是走進他的母校,總是會忍不住的想起他,不知道他現今在做什麼,不知道他過得好不好。
我以為他會永遠在我的生活範圍之外了,今年卻很突然的有了他的消息,而且竟然來自於公益救助平台。在那短短的幾行字里,我讀著自己一直好奇的這十二三年。原來之後他考取研究所,畢業後進入電台做了一名記者,曾在邊遠山區支教,現在不幸罹患肝癌。
在他的求助資訊上,只寫著六年前碩士畢業後的工作、病情,畢業的前六年隻字不提,也許是學有所成前的時光細碎、分散、難以成說。除了他的學生,可能不會有人知道,這位病危的支教記者踏入社會的第一份工作即是成為了一名真真正正的高中教師。只可惜時光太短暫,離去太匆匆,不及留待共憶別後他即隱入人海,再難找尋。2011年似乎是一道分水嶺,將這十二年一分為二。正是在這一年,他患上嚴重的肝病,也自學校畢業再施抱負。而那無人知曉的幾年,他究竟為什麼會患病?是否是第一份工作失利的連環效應?
人與人之間的關系也很是奇怪。如果他這些年過得很好,我不便貿然的去打擾他;如果他這些年過得不好,我更不能刻意的去問候他。只有當他生死徘徊之際,我才能理所當然的去看望他,這樣的會面真的不如不見。感情不能坦坦蕩盪,埋藏於心底一直未示人的感情自然更顯情怯,因它來的毫無緣由,去也無處可去,只能在心底永久的積壓,觀山可盈於山,觀海可溢於海,但是觀人,只能盈作虛,虛作無。
我以為當年的事會令他對學校失望、對學生失望,不會再選擇教書育人。第一份工作總是帶著幾分理想色彩,而我們之間,究竟是誰有意無意戳破了誰的理想?但是他竟然去了條件更為艱苦的山區支教。顯然他想延續他的教育理想,而當年令他理想擱淺的我們,是不是在他二十二歲的時候,對他釋放了太多惡意?
雖然他的簡介上並未提到十二年前短暫的從教經歷,但是他的身份認證資訊和捐助資訊幾乎被高一校友的留言所淹沒。這是出乎我意料的,想他一生結交朋友何其之多,交情匪淺的更是不在話下,我們充其量也只是一場短暫的師徒關系,雖談不上水過無痕,但卻實有雁過天空之倏忽,而無雁過留影之輕忽。
在捐助名單里,我看到了許多熟悉的男同學,不禁想起他們當年大多頗有微詞。甚至有特別耿直的男同學在晚自習結束後,拉住他說:「老師,學校里都在傳這個流言,你要注意一下」,而他只能尷尬的笑一笑,卻無言以對,更不能平息謠言與指點。那段期間滋生了太多失望與質疑,不論是老師對學生,還是學生對老師。甚至在他辭職之後,我們班仍舊逃不脫別人的指摘。許多同學表面上不置可否,心裡是暗暗生氣的,或許怨他打破了師生間的某種平衡,又或許怨他自毀了在我們心目中的形象。
今時今日當同學們紛紛捐款後,我再與他們聊起老師,卻發現他們明顯仍舊為當初的流言所困擾,仍舊與當初一樣持半信半疑的態度。或許他們是當初非議的傳播者之一,或許是面對非議沉默的力量之一,又或許是譏嘲的力量之一。過去殘留的陰影使得這些同學至今仍然無法完全認可他,但是卻毫不猶豫挽救他的生命。在那一刻我突然意識到,不止是我這個無視流言的學生忘不了這位好老師,許許多多相信流言的同學也仍舊念著他的舊情。這兩者在這些同學身上毫不沖突的存在著,恰似一體兩面,篤信流言於情有傷,感念舊情更為流言所傷。但要將二者割裂,隔著一十二年,怕又是不可能了。
我想,很多時候情的作用不是剎那,而是綿延千里、歷久彌新的。就好像是一把離弦的箭,在射出的剎那,也曾料想已是結束。而舊情,當沒掩埋時雖然不動聲色、無人察覺,但是一旦重見天日,將與所有的機緣重又裹挾,穿過四季、越過山水,正中一個你無從預料的靶心。這種舊情帶來的牽掛更多時候是無識之念、無由之思,因我們在四時變幻間無暇他顧,在水遠山高處裹足逡巡,便縱有千般曉世,何念得識、何思有由呢?
情之深淺不在時日長短。半載足以牽連一輪,一輪亦可以不及半載。只不過時光是線性的前行,而情是途路莫測,亦進亦退,亦深亦淺。情或許當下永不會觸發,也可能一經觸發即再難停歇。在過去的十二年裡,在人生的重要關口,我們很少會想起他,畢竟他已經遊離於我們的生活之外。但當我們重新再有交集時,他已經身處險境,而在愛欲生死中,過去所有的偏見與憎惡都被弱化、剝落,因情真情切而更顯情純情怯,最終只餘下初見的美好與來日可期的禱祝。
看著救助照片上穿著病號服的他,比十幾年前憔悴了不少,眼神直直的望著鏡頭,看不出求生的渴望,也殊無向死的超脫。他就這樣靜靜的望著我們,彷彿不是遭逢生死,而只是一場久別。
半年很短,十二載很長。看著這張曾經很熟悉如今卻陌生的臉孔,我突然很想為他畫一幅肖像畫。只是我能繪出他的雙目,卻繪不出隱藏的愁緒和狡黠;能繪出他瘦削的面龐,卻繪不出他的青春飛揚;能繪出他含著的幾分笑意,卻繪不出他自有的一股風流態度。正是一片丹心畫不成,零星動處惹人懷。
在十幾歲的年紀,他帶給我們太多關於青春、大學、文學以及未來的美好遐想,指引著一條灑滿陽光、可遠觀亦可賞玩的樂途。雖然我一生未能成行,但在他身窺得一二,已是不幸中之大幸了。
不知他看到我們這群學生的留言會否覺得意外。那半年的教授,於他至差不過是一次無足掛齒的工作經歷;於我們,卻至好的渡過了一段惹人懷念的溫暖歲月。這股溫暖一直延續到十二年後的今天,並以另一種形式還覆他身。正是情之一字,所以維持世界。
認真回顧之後我才發現,他授課的高一上冊的語文課本竟然只有十二課。這十二課,自太祖的「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而起,至河伯的「吾長見笑於大方之家」而終,如此這般跨越時空的一問一答,似乎也意在終結我關於過去、關於命運的無數疑問與些許憤懣。春分即至,料想以他的風采與襟懷,自不會耽於眼前,而是「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


小電工:

之前,我說,華電是我的第二母校。因為在這里真的遇到好多很好的老師和同學。
大學因為對專業不是很喜歡,所以成績很不好,也掛過。沒辦法,只能參加某公司招聘考試來找工作,於是就來華電學習。我們在華電對面上課,老師是華電的老師,每天我們都會穿過華電不大的校園來上課。
第一門課是最基礎的電路。是個非常年輕的老師。大學里,大部分老師雖然學術水準很高,但是教學水準可能稍微差一點。尤其是南方的學校,有些老師還有口音。這個老師畢業於西電,上課中經常講一些有趣的事,所以她的課並不無聊。下課後,她會與我們聊天,給我們很多學習的建議,也根據我們的反饋調節進度。她特別和藹,一直掛著笑容,非常呆萌的老師。有的人也許會反對這種做法,但是,學生的口碑是檢驗老師的唯一標准,那門課大家都聽的很認真,課後的練習也非常認真地做完。可以說她讓我對大學老師有了一個完全不一樣的認識。專業課老師往往對課堂的技巧不太重視,與高中老師不同。但其實大學大學部教育並不應該是完全靠學生自覺,老師也需要發揮自己的作用。
當然,也有的老師是以質量取勝的,內容非常棒。我聽過華電的電機,我的電機基本是跟華電的老師學的,當然是網上的視訊課,是很多老師講的,但是確實讓我很服。印象比較深的是朱凌老師,講的是電機的共同問題部分,主要講各種繞組。講起來很有特點,思路清晰,能夠帶著我學,讓我思維一直跟著。令我印象很深的還有華科的模電,是張林老師講授的,一個微笑著的中年男教師,講的非常的好,內容詳細。這些都是靠著精心的安排來獲得學生喜愛的課程。
這兩例僅僅是想說,大學的老師真的應該注意到,大學部生教育和科研是截然不同的。能研究出來是一回事,能讓研究所聽懂是另一回事,而讓大學部生有興趣聽,並且能聽懂,又是另一回事。有的人可能會說,大學應該是自己探究,自我約束。但其實,很少有學生能做到這一點,至少一所普通的大學是這樣的。我更希望學校能承認,大部分大學部生並沒有良好的學習意識,需要一個引路人,至少培養起學生的興趣,一些基礎科目必須讓有一定教學技巧的老師來擔當。中國的大學有中國的特色,並不能用國外的大學的教學方法來套。


匿名用戶:
我小時候讀書時老家沒有幼稚園 ,我們都叫學前班。帶學前班的是一位特別漂亮的年輕女老師,那個時候我們好小啊,都是5,6歲的小屁孩,哪裡知道怎麼形容一個老師的美呢,剛巧正值還珠格格熱播,我們就覺得小燕子超級無敵漂亮,我們老師就是和小燕子一樣,是很漂亮大家都很喜歡的人。其中有兩件事我一直記得特別清楚,分割線————

我們那時候開始學習加減法,老師也會出卷子給我們做,我們每次都是當堂寫完,下節課自習的時候小燕子老師批改,改一張卷子叫一名同學上去拿,錯的多的還要挨批評的。不過那時候是真開心,沒有一點點壓力。一位同學拿到卷子下來,老師就叫了我的名字,我上去拿卷子,小燕子老師指著我一道加法題目錯了,我看了下,天吶嚕,這么簡單,我會的呀,怎麼這么粗心呢,手絞著上衣角,一句話也不敢說。小燕子老師指著題目說:知道錯在哪了嗎?我點點頭,然後就讓我把卷子遞給我讓我下去改,我改好遞上去後,小燕子老師給我批了一個100分,我內心好開心啊,好開心啊,就像心上無數的小花 都開了。拿著這張滿分的卷子開心的回到座位了。這張卷子被我一直保存到上國中,後來搬家的時候發現找不到了,可能是不小心弄丟了 。
還記得有次小燕子老師帶我去她家玩,我第一次見到電腦,是個白色帶屁股的東西,老師還留我吃了晚飯和她男朋友一起(我小時候情商還比較高的,直覺就是!)回去的時候還帶了一大包零食。

我一直很感謝小燕子老師,她給了我可以做好一件事的信心,給了我對一個孩子的喜愛,鼓勵我,支持我。在後來,在我們那個小山村,我沒有和同齡女孩一樣國中畢業出去打工,也沒有被聯考打敗,順利的考上自己心愛的大學,雖然比不上985,211那些名校,但是回過頭是真的很感謝我的啟蒙老師—就像小燕子一樣漂亮的老師。


Eugene 有鯨:

長得很像法鯊的歷史老師為了準備博士論文取消了所有的排課,他教我超過一年,是個幽默又溫和的大叔,我們感情十分深厚,他的突然離開就導致超級喜歡他的我們陷入了類似失戀的狀態……在碰到一個佛吉尼亞口音超重的老太太教授後,更是恨不得以死殉情。
我果斷撤了她的課,尋尋覓覓半天好不容易進了一位新加入的老師班級選修人類學。那是一個臉圓圓的中年女人,第一節課就放出了介紹自己的幻燈片。她有一棟漂亮的獨立小紅屋,一個種滿各種盆栽植物的陽台和四個笑的十分燦爛的棕發孩子還有一間填滿書櫃的書房。
她安慰了我失去法鯊老師的鬱悶,交談中發現我正在學法語,於是很高興地告訴我她的二女兒也在學法語。得知我最喜歡的城市是巴黎之後,她總會在每節課末尾或是每節課開頭放一小段關於巴黎或法國的視訊。
我和Elizabeth老師聊第四季神探夏洛克,聊今後想要旅行的國家。她推薦我看哈利波特七部曲和各種類型的電影。我學著她的樣子給每本書編號分類,現在把總數驕傲的貼在簽名上,感覺擁有了一個小小的世界。
總覺得中國的老師似乎很不願意在課堂外與學生建立私人感情,也許他們將此稱之為維持班級中的公平,但沒有感情聯絡的師生情好像總是少了點什麼,敬畏多過親切。用冷漠維持著尊嚴,恨不得自己的每一句話都變成必須遵守命令。
在學海邊苦苦做著獨木船的學生一定不想要一個發號施令者,他們更想要一盞指明方向,不離不棄的燈。

—————————————————————
後記:

讀到羅柏 史塔克呆了
我和伊老師跨越時差抱頭痛哭


是秦受啊:

我覺得我從小到大遇到的都是好老師。

我特別不喜歡學習,國小時還算聽話,學習雖然不努力但還是認真聽課的那種,畢業考試四科滿分,一科95,全校第一。當時有一些重點國中來我們學校招生,我們班導推薦了我,拽著別的學校的老師各種誇我。這是我後來上了那個重點國中後那個國中的老師告訴我的,我國小的班導從來沒跟我提起過。

當時升國中的政策是不能跨學區,按學區來算我不能去那個一直想去的重點國中,但還是報了名,所有跨學區的學生都要參加入學考試。考試之後我家人不放心,去了那個重點國中,拿著我國小成績單找到了教導處,教導處老師二話不說在我的申請表上寫了好學生,後來我如願進了那個學校,不知道是因為我成績夠了還是那個老師的一句話,但那個老師如此幫助我還是讓我感動至今。再後來知道很多一個國小的同學都和我進了一個國中,不過都花了很多錢。

上國中後開始看小說,還早戀了……成績就不太好了,還好老師們都沒放棄過我。初三學校分班,換了很多老師,因為我在新班級成績不錯,老師們都在學習上很關注我,作為一個女生,我做過講台旁邊的位置長達一年,真是啊哈哈哈好害羞……

後來差了幾分沒考上重點高中,去了一個最好的普高,進了重點班。班導是教數學的,雖然期中考試後分文理但我們班已經內定了是理科班,我就更沒心思學習了。期中考試後如願以償地考進了唯一的一個文科重點班,我記得分班那天送我走的時候她還挺高興的,大概是因為那次我數學考了20分吧啊哈哈哈哈。

進了文科重點班我覺得我簡直逆天了,不學習都能進重點班讓我特別膨脹,期末考試成了我班倒數,50多名,滾動分班我差點被滾出去……不過因為沒滾出去所以覺得自己再差也差不到哪裡去了,就玩兒的更歡了。可是有一次考試,可能是考試之前看過書,突然考了30多名,座位也從最後一排搬到了中間那一排。其實很不安心,怕下一次考不好會被說這次考試是作弊的,然後開始嘗試著聽課,做題,再期末,已經是我們班第12名。

這時候我們班導粗線了,一個學期我從最後一排考到第一排成功的吸引了她,然後她問我,你是不是作弊了。我沒有和她吵,因為誰都可以懷疑我,然後我跟她說沒有作弊,你看以後我能不能在這個位置待下去。後來每場考試穩定班級前十,語文數學全都拿過全校第一,聯考成績也算過得去,畢業時老師推薦我做我們學校的優秀畢業生。

當時覺得成功打臉,可以去她面前嘚瑟了,後來聽到同學和我媽說其實高中班導對我挺好的。

同學說,每次開家長會我們班導一定會拿我當逆襲榜樣。同學說,我們班導當時報升學預估名單的時候把我劃到了重點大學名單。同學說,我們班導總跟各科老師提起我,請他們多關照我,尤其是數學老師,她說我基礎不好,希望數學老師多幫助我。

後來我媽也交代了,我被沒收手機是因為她求老師多看著我,我在學校玩手機一定要找機會沒收。

於是我回憶了一下,我一睡覺我們班導就把我拽去罰站,是希望我能好好聽課。逼著我一星期做兩套英語卷子,答案放在她那裡,做完了找她對答案,她給我講解。高三後期班裡的藝術生把班裡學習氛圍搞得特別不好我就不喜歡待在學校,一到下午自習課就請病假回家,她也不為難我,說那你回家好好學習吧。高中三年,一年半的時間都是把我安排在最前面的講台旁邊,前邊是垃圾桶,旁邊是牆,單人單桌,我沒什麼感覺,可聽同學說他們都想做單人桌,一共就五個座位,老師不給安排。

這里還要說一個數學老師,他心臟不好,帶了我們半年就去帶低年級了。很喜歡他,因為他我數學從20分考到了135,他剛帶我的時候正好是數學最簡單的程序框圖那裡,我幾乎考滿,他以為我數學很好,後來一次數學競賽他讓我去,我又考了個20分,他才知道我以前的數學就是個渣,然後就一直幫助我,我記得當時一到自習課我幾乎是整節課地待在他的辦公室問題。後來他不帶我們了,有一次見到我,還問我數學怎麼樣了,看到我拿著咖啡還囑咐我不要喝太多咖啡,對身體不好。

還有我的語文老師,是我們年級的段長,她的課我斷斷續續罰站了整一年,因為睡覺。還有其他科的老師,自習課都喊我去背提綱,犧牲大把的時間給我分析考試題,很感激他們。

很多同學對於老師們對我的關注開始造謠,其中最扯的一個版本是說我其實是上課裝睡覺來吸引老師的注意……我都不知道我該怎麼解釋才好。索性不解釋。這也反映了老師們確實對我很好吧。

你說這是老師們應該做的,可現在找這樣的老師真的挺不容易的,不給錢,不送禮,誰搭理你?

何德何能遇到這些優秀的老師。
教書,育人,我的老師們堪稱完美。


阿琳阿琳小阿琳:

從壞老師那裡過來的,心疼那些孩子們,想起了我的幾個不喜歡的老師,但是也覺得他們不壞,只是合不來而已。

小透明的處女答,不博關注,只是想起了我的老師,暫時睡不著寫一寫,深夜了思維語言有些混亂。

我最喜歡的老師:江蘇省鹽城市上岡高級中學英語老師韓老師!

我的記性不太好很多細節都忘記了,說個大概吧。

拉著我的手安慰被化學老師氣哭的我
在我英語考了不錯的分數自高自大的時候激勵鞭策我上課我打瞌睡的時候不動聲色地走到我旁邊悄悄碰我的手臂叫醒我
永遠都微笑的上課
永遠都溫柔的輕聲細語的和學生交談
我們調皮或者懈怠的時候也嚴厲的批評我們,指出錯誤,耐心勸導。

韓老師帶我高三英語,我們班是年級理科重點班,男生很多很多,所以英語成績並不如理科成績那樣出彩,一部分男同學作文啦聽力啦是有點不如意的。韓老師對我們也是高標准嚴要求的。

韓老師規定我們每天完成四篇英語閱讀或者一篇完形填空一篇閱讀這樣,材料自己去買教輔書(三五啦,十年聯考啦什麼的自己看著買)每三天檢查一次,這些教輔都是挺厚的一個班四十個人很重的,雖然課代表是男生但是也不會讓他搬到辦公室去(教師五樓辦公室二樓)直接放在教室隔壁的自習室(每個班級一個教室一個自習室)每一次都是很認真的檢查,名單上標注完成情況,督促沒交的同學交,(某某某你的閱讀任務沒交哦,什麼原因呀,哦哦哦,那你趕緊寫完交給我啊,一定要堅持閱讀哦這樣的話)寫上good之類的,會在我們標出的「?」或者圈劃旁寫一些解答或者標注,經常在自習室一坐就是一下午。

每天下午二節課下大課間活動,高一高二去跑操或者自由活動,高三是自習課,韓老師每天自習課準時坐在自習室後面一排,喊幾個同學來談話,可能是學習狀態不好的,可能是遇到了不會的問題「預約」請教問題的,我們班同學也最愛跟韓老師問問題,沒啥問題也想和韓老師嘮兩句,嘿嘿就是感覺如沐春風……

韓老師每周組織一到兩次作文訓練,用自己的備課用紙,兩邊疊好那種頁邊距的摺痕發給我們(摺痕是營造整潔卷面的一項),給一個題目,要求15分鐘內完成,收上來後兩三天後的英語課評講,有一個細節,就是每一次都會有一個表揚名單,寫得特別好的誰誰誰,好在哪裡,進步很大的誰誰誰,著重表揚,有待改進的誰誰誰,不要氣餒老師期待你下一次的表現……一般前兩類同學的作文會在課後被小心的帖在教室牆上,重點是!每次表揚張貼都有幾個感覺他寫得並不好啊這個書寫也不好看啊的同學的作文,他們都是開心的不行,然後進步就超級明顯,這種全班一起進步的正能量的氛圍在一個緊張的高三班級里真的很重要很重要!

還是我最喜歡的老師:

江蘇省鹽城市上岡高級中學數學老師李老師!

我的高三班導。

看我挺活潑的組織同學也挺好的讓我做了班代,說我數學雖然挺好的但是仍有很大的提高空間讓我做了數學課代表。

是我認為的數學水準最一流的老師,不接受反駁。

班裡一個學生稍微一點成績能在辦公室顯擺好長時間的老師,哎呀我的學生真優秀真能幹啥啥啥,永遠都是樂呵呵的,隔壁一班是我們平行班,死對頭,他們班導永遠板著一張臉哈哈哈感覺我們好幸福。

細節真的想不起來啦我這個壞腦子。

還是最喜歡的老師:
江蘇省鹽城市上岡高級中學物理老師胡老師!

承包了我的高中三年物理,講的不算有趣但是就能聽懂就樂意聽,也是永遠笑眯眯的樣子,愛喝酒,晚自習來的時候一股淡淡的甜酒味,微醺的和我們開玩笑,有時候忘記晚自習坐班課代表去喊他就慢悠悠的來,說同學們自習看物理,老師坐在講台上陪你們。是班上一個男同學的爸爸,我們都親切的喊他胡爸爸。講最精簡的例題,布置全年級最少的物理作業,卻給了我們最好的物理成績。愛看書看小說,脫口成章,不是愛因斯坦那樣邋遢的物理老師樣子而是瘦瘦的白白的很像古代書生的樣子,溫文儒雅,像對待他兒子一樣對待班裡的每一個同學。

高三有這樣優秀的老師陪伴真的沒有那麼累和難熬,很慶幸在最重要的一年遇見他們。我大二剛開學,去年夏天高中畢業,聯考後一天拍畢業照是我上一次見韓老師和胡老師,過年同學聚會是最後一次見李老師。他們現在帶著新一茬的學生,操心著他們的學習生活,估計很難會想起有一個教過的小女生在睡不著的半夜流著淚寫一篇Aorqu懷念他們。

每一個我們都只是老師眾多學生中的一個可能都叫不出名字的學生,但老師是我們成長中應該感恩和銘記的恩師。


各自遠揚:

2012年6月一個偶然的機會,發現了我國中班導寫的一篇文章,提到了我的一些光榮事跡,當時突然覺醒,大學里的自己不能再混下去了。於是後面幾年進步神速,脫胎換骨。


梧台迥見:

寒假理綜補習班的代硫酸鈉哦不是海波老師。
那時候去上補習班真的是單單為了補課——不是提高,也不是查漏補缺。理綜差到120分的試題只能答90+,海波老師的補習班裡,多是市重點中學的學霸,選座位便只好坐在了偏後的位置,上課認認真真埋頭做著筆記,然後計算著過去永遠的做不出的物理壓軸。
老師莫名地很關照我。每節課下課都會關切地問我:「能跟上進度嗎?」我很感動,一面點著頭,一面繼續做著手裡的題。——在學校很少被物理老師這么關照,初三物理慘遭滑鐵盧,偶爾得到的也只是考差後的批評,和做出難題後的質疑。
後來同班的同學就開始趁課間花式吹我。「老師她是我們學校字觸!!」「她還拿過年級第一呢!!文筆特別棒!!!」老師笑了「真的呀?今年幫我寫副對聯好不好?」
我含含糊糊地答應了,內心雀躍歡暢。那是一個曾經被無數理科老師批評「偏科」,聽慣了「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從來沒有被理科老師表揚和激勵的自己呀。晚上回家心情暢快,看著窗外的黃昏,美得要哭起來。
我和老師的交流從那之後便多了起來,除了談理綜談學習,還聊著韓愈和李賀,以及那麼多那麼多與我而言有著非凡意義的東西。老師還是這樣鼓勵著我,潛移默化。
我也在慢慢地進步,做出了怎麼也想不出的壓軸和實驗探究。一次Bobby(一個長得超像康震老師的男孩子)的媽媽過來報名,老師很興奮地向她介紹班裡那些優秀的學生,末了還加上了我。
「第二排那個姑娘,是金華文科狀元,理綜也相當不錯。」
真的很感動。那種被肯定的感覺啊。

他曾經告訴我,「教育不是灌溉,而是點燃激情」,而老師,確確實實做到了這一點。就那麼使我重新撿起了遺落已久的自信和對學習,對生活的熱情。

不勝感激。


Aorqu用戶:
我的法語啟蒙老師Lisa,也是我此生除了母親外,最佩服的女人,生的漂亮,活的瀟灑。巴黎高商的背景和優秀的能力給她帶來了很多機會,但真正的因熱愛教育事業而放棄更好的機會,選擇回國發展做一名大學老師。人一生遇到的誘惑很多,但真正能堅定自己的內心堅持真我的人卻很少。在lisa的課堂,每個人每堂課必被提問至少兩次,到課率100%,可以叫的上她教的每一位學生的名字。我想,也正因如此,才讓我在那時奠定了好的基礎,從她那裡,也許學會的不僅僅是一門語言,女人一生,一定要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並為之付出奮斗的感覺真的很好。希望每一個在奧德賽歲月里的人都能找到自己的方向。


叫我叔叔就行:

國中時的一位班導。
那時候生物地理會考,中午把准考證拿出來看了一下,下午就忘帶了。
我和我媽都方了。趕快給我班導打電話,問怎麼辦。(那時候班導在另一個學校的考場。)
幸虧准考證剛發的時候班導讓我們拍了一下照,知道了准考證號,再加上是會考不是中考,不那麼嚴格,我就先進到學校里了,看看能不能進考場跟監考老師說一下讓我先考試,再把准考證送回來。
然後我們班導就穿著一雙大高跟鞋5分鐘跑了三站路到了我的考場。(因為當天考試,大部分路都堵車。)然後頂著大太陽在考場外等了2個多小時。
雖然之後不久班導就不教我們了,跳槽去了一個更好的學校,但是我想我一輩子都會記得她,感謝她。

遇到好老師是一個學生的幸運。

教師節了,老師節日快樂。


16棵樹:

我高中時的數學老師教了我三年。
高中時的數學是我遇到過的最好的最認真的數學老師,數學是一門很特殊也很普通的學科,她給我們講課時,總是一點一點的分析這道題目到底該怎麼做,從來都是那麼地認真,從來不肯放過任何一個細節,兩年多來,每節課堂上總是可以看到任老師她一絲不苟的表情。在學校,我們每天的數學作業永遠是最多的,有一次和數學課代表吃飯,他說,在晚自習時在辦公室,碰到任老師在改下午的試卷,只聽見任老師自言自語說,看來今天又得加班到十二點了,作業明天還的給大家講……我不知道這兩年多來任老師就這樣付出了多少個晚上來改作業,但是,我知道任老師改作業卻是最認真的。記得最深的是,一次數學作業,一道三角函數的題目,我怎麼化簡都算不對,就在作業本上寫了一半就上交了,結果發下作業時,我發現任老師竟然在我寫的一半的題目上又一步一步地幫我用紅筆化簡了出來,沒有任何的疏忽,非常細致!你知道當時我是怎樣的心情嗎?那就是感動地稀里嘩啦的都是淚啊……
我原本以為像我這樣數學成績經常不到班裡平均分的人……可是我錯了,任老師她真的是很窩心對待每一個學生,從來不會拋棄不會放棄任何學生,就是從那時起,我下定決心一定要好好學習數學,某天上數學時困得睜不開眼睛,突然看到數學老師她在講台上認真的背影,我一下子震驚了,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在心裡給自己一巴掌,【胡鬧!上數學老師的課你能睡覺嗎?!】然後我蹭地就站起來聽課了……記得有次我和幾個同學出去吃飯,恰好遇到數學老師和幾個老師一起吃飯,不知道是不是天生有這樣的羞澀成分,我們幾個羞澀地向任老師打招呼,當時任老師她對我們笑了笑,然而我還不知道,當他們走後,老闆對我們說,你們的老師真的很好,那位女老師把你們的帳也結了,雖然並不多,但是當時又被感動了……這輩子能夠遇到這樣的好老師,還有什麼理由不認真學習數學啊!!我開始認真對待每一道題目,任老師給我們的不僅僅是感動,更是一種使人奮發的激情,最終聯考數學,我考了110分(150分滿分)這比我平時七八十分的成績簡直就是突破性的
數學老師批改作業真的很認真,好喜歡她!不拋棄不放棄任何一個學生,她真的最大化地做到了一視同仁啊~


風吹雲下傘:

那是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也是這一生能遇到的最好的老師。
從這一個角度看,前面的回答都比不上我的。
繼續。
我曾在一個極差的學校上學。
因個人成績突出。
班導強烈推薦我離開那裡,去往更好的學校。
她甚至為此聯系過那個學校的人。
我想,就師德而言。
天下為師者,多難及之。


方宗木:

高三那年的某個課間,數學老師特意來到我桌前鼓勵我把弱勢的英語提上來,將來考出好成績才能有更多的選擇。

這只是老師一次簡單的鼓勵,我記了八年。


郭思鳴:

臨汾三中的苗文麗老師真的很好,是我高中的班導,感覺她全身充滿了正能量,熱愛健身,熱愛旅行,崇尚公平,對待每個學生都一視同仁,上高中那個時候很多人都希望以後人到中年時還能像我們的苗老師那樣漂亮,那麼釋懷


ke ken:

我國中地理學的是最好的

我那個地理老師,人黑黑瘦瘦,短髮精幹,就像那種騎行西藏的感覺。第一節課,一般是自我介紹之類的。但是這個老師很不一樣。

他第一句話:「同學們你們聽過巴中市嗎?巴士的巴,中間的中。」

「那麼百色市呢?」

「那麼雞西市,林芝市,武威市呢?」

「這些都是中國一些小城市,美的也有,不美的也有,可是這些城市,你們大部分人窮極一生都不會去看一眼。但是它們又是實實在在存在於在世上,這些地方上面實實在在有跟你跟我一樣的人生活在上面」

「人的生命很短暫,有些人一輩子就呆在一個地方,運氣好的人可以去旅遊,多看看這個世界。但是天之廣,地之寬,我們都是滄海一粟,世界上那麼多漂亮的角落,你或許能從圖片上窺探一二,但是你知道那街道上冒著熱氣的早餐的味道嗎?你試過和河邊的洗衣姑娘一起拍掌唱歌嗎?」

「我姓楊,我希望在地理課上除了能教你一些地理知識之外,我還能陪伴你們一起去認知這個世界,感受這個世界」

然後我就莫名了愛上了地理這個課


Nils Olav:

掛著娃兒就來講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