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遇到過哪些很渣的老師?

問題描述:很多人遇到過好老師,寫文章紀念,訴說影響一生的故事。同樣,也一定有很多人遇到過很多渣老師,卻似乎沒有多少文章記述,也許是刻意的遺忘吧,說出來,就當清理舊我,邁向新生。
, , ,
匿名用戶:

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呢?
這問題挺刺痛我的。
國小四年級的時候,我在市裡最好的私人學校念書,住宿,半軍事化管理。
隔壁班導是個二十四五歲的年輕男老師,很多青春痘,會唱歌會跳舞,教我們班音樂,因為他比較潮,所以當時的國小生,就是我們,都很喜歡他。
有天我們排隊去食堂,他和我們打趣開玩笑,當時我嬉笑著說了一句「你以為你很帥嗎,其實一點都不」。
他突然臉色就變了,叫我留下,於是我的同學們就走了,他把辦公室門關上,又問我一遍,你剛剛說什麼?
我預感到不對勁,沒有說話。
一些細節我忘了,我只記得一個巴掌接著一個巴掌,扇得我腦袋嗡嗡作響,奇怪的是根本不覺得痛,下次有人問被人暴打為什麼感覺不到痛的時候可以邀請我。
打完我幾十個耳光以後,他抱起我,讓我不要告訴別人,我答應了,我不敢不答應。
後來我把這件事告訴我的媽媽,她說:誰叫你亂說話,你不亂說話會挨打嗎?她說得好對,我沒有話反駁她,我只想掐死她。
那是我第一次覺得世界的冷漠,同學揚長而去,我的班導不聲不響,我的母親覺得是我錯了,一個八歲的女孩說錯了一句話,是的。
如果有天,你遇見一個女人,自卑,冷漠,多疑,神經質,她的童年一定充滿了不幸。
我最近總想起童年時期的家人,老師這些長輩的虐待,因為Aorqu最近這類問題特別多,我現在和母親關系還不錯,因為我的過去的記憶屏蔽了,一旦有人勾起我的回憶,我的恨意就會讓我崩潰。
積極的一面是,我現在很努力,恨是我的動力源泉,我一定會回去報復的,一定,電視裡面總說報復之後人不會感到快樂,那是騙你們的。


平平無奇他爹:

國中的時候,剛開始學物理

前幾次考試都還好80分左右,直到有次考試物理只考了60多

當年的老師都喜歡發完試卷就穿梭於同學的課桌之間,一方面答疑解惑,一方面有一種視察的感覺。

看到成績的我其實有點小驚訝,沒想到自己會掉那麼多分,物理老師走過來,我和她說:「老師這次考好差,不懂得出了什麼問題?」

本想收到鼓勵的我收到了一句:「你有哪次不是考這個分數嗎?」

說完這句話她走了,我的心就直接沉了下來

雖然我不算好學生,可是也是有上進心和自尊的,那天我真是一點東西都聽不進去,坐在位置上低著頭,感覺有東西壓得我喘不過氣。

和行屍走肉一樣回家,沒想到我那個愛打牌的媽媽竟然在家。

我自己做在沙發上,我想和她開口說這件事的,結果一開口我就直接止不住的哭了。。。

我媽問我怎麼了,我就哭哭哭的告訴她。我媽真的也是很生氣,後來她說,因為從小到大都沒看我為了學習哭,他感覺很感動。。。

她說他要找最好的老師給我補習物理

一周後,我就被他帶到一個老師那,是那種小課堂的補習

當時我們剛開始學物理的電路,於是老師就從電路給我們講起

我發現這補習老師和學校老師完全不一樣,他講的東西都分析得有理有條,於是在補習班我們既然超過了學校上課得進度。

終於,我等到了電路的考試,我非常有信心,然後當時我和我後桌一個成績不錯的同學說,來比賽,誰分低誰請吃熱狗腸。

最後成績出來了,物理老師在課堂上說這次有個我想不到的同學進了全班前三,我當時心想一定是我,結果也真的是我95分,我後桌90。

但是他為什麼要說想不到?不過這段故事先告一段落,但並沒有結束

高中神奇的發現以前不怎麼玩在一起的同學在一個學校,一個教室,因為認識,所以也就熟路了起來。

這個同學家裡很有錢,當時就拉關系在國中物理老師家中補習,老師不收費,但是你懂的。

然後同學一次和我無意聊天中,談到我國中那次物理的轉折,他和我說那次考試後,老師在給他補習說:「成績差不要緊,但是人要正緊,不要學”我”一樣作弊。」

雖然時間過去幾年,可是還是可以把我氣得發抖。

真是不配為人師表!


飛翔的和道一文字:

我高中生物老師

自己的大臭皮鞋經常晾在走廊上。

上課給我們講題目的時候一旦有題目答案給錯了,或者是題目出錯了的時候。他就當著我們的面罵:「這種題目答案都能給錯,這個出題人真是傻逼,我就不懂了,就他這樣的水準怎麼也會有資格出書。教教國小生還差不多……(此處省略大約五分鐘的吐槽)」從來不放過任何一個吐槽出題者的機會。其他老師都是一帶而過,就只有他每次咬著不放。

有一次我上課跟同桌講了一句話,他看到了,大吼道:「xx,你給我滾出去。」當時我也是年輕氣盛,不過我覺得我只是小聲說了一句話,不至於出去,我就沒動,然後這逼居然不上課了,自己走了,後來考試的時候他給我打零分。


Aorqu用戶:

我老妹的數學老師告訴她讀圖判斷二元一次方程係數的大小和符號要憑「數感」。


青墓:

不算渣,奇葩。
高中英語老師,做微商,貌似還是個很屌的總代樣子(她自己說的)天天不上課就無聊就在和我們灌輸微商思想(就是那些幾年前淘寶,QQ沒崛起後面崛起大家賺錢什麼雞巴東西的)
因為她是買減肥美容類的上課上課就開始和我們「科普」什麼人體宿便20斤,導致雀斑痘痘肥胖什麼(主要是我們班的人還聽得一愣一愣的)
最後,我們班37,7個走上微商的不歸路。(從她那拿貨)

關於評論說沒人舉報的問題,班裡一幫傻逼都聽得樂呵,她講的樂呵,不矛盾。我也是其中一個傻逼。

再補充一個,這個讓我惡心
我記得很清楚,國小四年級新班導,年紀挺大的,記得我第一眼看到她想到的就是老巫婆。
就是這樣,有的老人一眼就覺得很是和藹,有的一臉的刻薄。
國小我的成績還是可以的,是班代(上個學期班導定的)也是我們組的小組長(就是負責每天早上查作業的)我仗著沒人查我作業從來不做作業 因為成績好也沒人知道,同學都以為我每天晚上做作業很認真的那種(其實每天晚上都在打網游——國小三年級開始)
直到一天早讀,老巫婆不知道抽什麼瘋跟我們說第一節課查作業本(我還記得是叫《教與學》)一下課大家都在瘋補,就我一個沒事人一樣,其實心裡早就炸了(學期過了四分之三作業一點沒做),然後心裡一直想著老巫婆只是嚇我們而已不會真查來安慰自己。安慰自己。
然後上課了,我狗帶了。
老巫婆查到我的作業氣炸了一把把我脖子捏起拉倒講台,塞了進去。對,就是生生塞了進去。(我們之前是木製的講台,下面是空的)
一個班代當著全班的面受此侮辱,顏面掃地,當時我想的不是作業沒做我要慘了而是班代職位保不住了。

我就這樣塞了一節課,下課她又把我像小雞一樣捉起,拉倒走廊,打電話給我媽,跟她說我的「罪事」。
打完電話她對我說下午帶1塊錢來學校給她,我一臉詫異,她說:電話費。
按她說的,我帶來了錢。
但馬上,這件事發生後沒多久她就調走了。

因為她把我脖子掐黑好多塊,是脖子後面衣服擋著很難發現的地方,如果自己不說是不會有人發現的。但她沒想到,我一回家就告訴了我媽我被她打了,說的特別嚴重。我媽一看後面的傷立馬就跑到學校找到了校長。

然後她還給我道歉了,至於作業的事情我媽沒說什麼,只是淡淡的說:再有下次,斷網.


Aorqu用戶:

高中物理老師。

「老師,這道題怎麼做?」
「這么簡單的題你還來問我?」

「老師,這道題怎麼做?」
「這題對你來說太難了,不用做了。」


初老症患者:

國中班導,當時她的年齡應該在四十五歲左右。初一寒假我母親出車禍去世,第二學期開學後,航模組的學長給我寫了封信,安慰和鼓勵我,讓我有困難找大家。那天我不在教室,學長把信交給我同桌,後來同桌交給我了,她的表情我至今記得,很猥瑣,一副「哼哼你被我抓姦在床」的德行。當時我只是心裡不舒服,但看到信很感動,也就沒把同桌的反應放在心上。結果到午飯時間,我被班導叫去她辦公室,問我是不是早戀!

我愣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解釋後還把信給她看了,但她堅決認為我早戀,還說你媽媽剛去世你就這么不懂事balabala,我當時真的氣暈了,可我性格比較悶,也不擅長吵架,心頭一股怒氣一巴掌拍在她桌上,沒想到把桌面玻璃拍出幾條裂縫。。。。這下事大了,好一頓批,搞得同辦公室老師都來看熱鬧。

這時我叔叔來學校找我,那時候我午飯是在叔叔公司解決的,他公司就在學校附近,等我快一小時沒回去他著急找過來了,叔叔是暴脾氣,和老師據理力爭之外還說要告老師無故體罰學生。最後,叔叔帶我揚長而去。

但是,國中三年我的日子有多難過,現在想起來都覺得心塞。班導各種刁難,還美其名曰代我父母管教我。

不過後來我也算「報過仇」,工作後有一次在街上看到班導,故意把車開到她邊上猛的按了幾下喇叭,嚇了她一跳之後飛快的離開了,哈哈哈,是不是很幼稚的報復。

我希望以後我的孩子不會遭遇這樣的老師,陰影太強,我這一生都忘不了她。


Dony:

高中班導名言:
「不懂你還不曉得問?」
「不懂你還好意思問?」


小蝸牛:

我是來看回答的,警惕自己不要變成這種老師!!


Aorqu用戶:

國小高年級的班導跟同學的家長說不要跟我玩,容易學壞…
十年後我考上了北大。。


淺淺淺:

終於等到這個問題了!讓我說〒_〒。 由於小時候比較皮,但起碼不壞,不會欺負別人,損壞東西什麼的,就是上課注意力不集中,作業不按時完成,但是那個老師,我要說出她名字黃佩玲,把我爸叫到學校說帶你的孩子去檢查下智商,看是不是弱智。多年後我父親跟我談起這件事時,還是很憤怒。我要是沒請家長,直接把書包扔出去,當時他媽7歲,簡直嚇尿了。我一輩子都記得他,好在換了個老師,人非常好。


匿名用戶:

國小五年級的時候換了班導。她因為還有兩年退休,所以就直接接了一個五年級的班,帶畢業後剛好退休。

她教語文,要求我們抄寫,背誦每一篇課文,包括小英雄雨來這種八頁的課文。所有要求背誦的課文例如詩詞,都要求我們不光能夠正著背誦,也能每個字倒過來背誦。她布置的作業,平均一周寫完兩本作業本,導致晚上回家基本沒有太多玩的時間。

她教了一個多月後,表示他是半途接我們的班,說讓我們在作業本上寫上對她的意見和建議,想知道我們怎麼想的,任何建議都可以提,她會虛心接受我們的意見。於是,五年級的天真的直率的我,就在作業本上寫下了「我覺得作業實在太多了,這么下去就會成為儲藏前人知識的倉庫,缺乏創造力。希望老師能夠減少作業量。」當時,我們想到,這句話,給我的童年帶來了多麼深的陰影。

第二天,下午是兩節連續的語文課。她走進教室,直接讓我站起來,然後就把我的建議給全班讀了後,直接把作業本摔過來,吼了起來。我現在還能記得她吼的內容:」你去搞發明啊!你去搞創造啊!你從我的課堂滾蛋去吧!就憑你也搞得出發明創造?「,」我當了幾十年的老師,從來沒有學生敢說我布置的作業多!」,「你現在不做作業,將來怎麼考得上好大學?」,」你還是班代,大隊委,就這么起帶頭作用?”,”你以為你成績很好?我告訴你,你在班上絕對是倒數水準!「,「就憑你現在這個水準,你還做夢以後能搞發明創造?」

整整兩節課,加上課間休息,大概一共90分鐘,我就一個人站在課堂上,她就吼了我整整90分鐘。當時我一直哭,哭得都想自殺。她說全部50多個同學中,大概有20多個學生說她作業布置的多,不過她沒有想到我作為班代居然也覺得她作業多。所以她表示她批評我是殺雞給猴看,對班上其他覺得作業多的童鞋都給以警告作用。

之後的兩年,她為了」證明」我的成績在班上絕對是倒數水準,每次語文考試,作文都給我打不及格的成績,因為其他的題目,對了就是對了,錯了就是錯了,她沒有太大操作權。被作文這么一折騰,我大概也就排名中等了。當年我們有科優生的獎,就是每個科目前三名期末會發獎狀。之前我每個學期至少拿5個。然後她就遊說各科老師,不能給我科優生,不能讓我當課代表,會助長我的囂張氣焰之類的。除了數學老師和計算機老師,全部都妥協了,委婉地表示,我和其他同學比,優勢也不是太明顯,獎要讓大家都有機會都拿,所以之後我只有數學和計算機科優生。數學和計算機是因為我五年級就是奧數一等獎,國小生程序設計競賽(Logo語言,還有人記得么。。)一等獎,老師和我關系也很鐵,所以還是拿到了。

除了在考試和成績上給我穿小鞋,所有班幹部和學校幹部的職位被取消了。最可惡的是老師還遊說威逼理由我的死黨,不要和我一起玩。於是好多小夥伴和我遠離了。不夠也慶幸,還是有一兩個死黨沒有鳥她,還是和我一起玩(雖然他們最後也被這個老師整治了,甚至他們還被請了家長,老師給家長說他們和班上的壞孩子玩。。。)

那兩年,對我的性格培養造成了非常嚴重的影響。我本來是個非常外向活波的小女孩,之後變得很內向,不愛說話。我開始懷疑這個世界,為什麼老師讓我們給她提意見,但是真提了意見,卻又變得那麼可怕?為什麼老師這么恨我要處處針對我打擊我折磨我?我的自信心也嚴重受到打擊,比如我的作文分數,比如我的成績,比如我是不是真的以後考不上大學,是不是真的要變成前人知識的倉庫?

不過在這里特別感謝我的父母,沒有他們的支持我可能堅持不到今天。我的父母非常支持我,一直和我統一戰線,贊成我少做作業多玩保持創造力的想法。那段時間,他們也給我提供了非常多的保護,保護我不受那個老師的進一步的傷害。比如每次我老師要請家長告狀,我爸就給老師表示已從我這兒了解情況,他覺得沒有必要去學校讓事件升級等等。之後,讀中學,父母也送我去那些「快樂教學」的學校,即不補課不上晚自習作業特別少之類的遊樂場學校。

終於,到了大學,我開始真的搞發明創造。發了幾篇論文,弄了點專利,被美國公司買下。得過一些科研小獎,也去過不同的國家給講座,介紹我的研究。碩士畢業後因為科研成績,獲得美國傑出人才綠卡。

我想說的是,一個還是蠻有點點科研前途的小姑娘,差點就被那個老師毀了好不!!!

p.s.多年後,和同學(對,就是一起被打壓的死黨)一起看望了一下那個老師。她已經很衰老了,和女兒一起和別人合租,她和女兒擠在一間,睡上下鋪。她還在給國小生補課,賺點錢,很辛苦,養她還在啃老的女兒。那一刻,我和同學都覺得,她很可憐,神馬恩怨,其實也都不重要了。


Aorqu用戶:

到如今我都記憶猶新
國小5年級時候的體育老師高老師
一次體育課上做操然後我們4個同學正好互相打鬧就沒有聽到老師的口令。當時他很生氣的上來一人踢了一腳,挺重的。正好踢在我大腿的內側。
然後接下來他讓我們4個蹲著繞著操場不斷的蛙跳,至少蛙跳了30分鐘,連體育課下課了也沒放我們走,一直到下一節課鈴響了才讓我們停下來,之間就不讓我們停下來,跳的我眼淚直往下掉,實在太酸太疼了。結果上課我們4個上不了樓梯了。後來還是班導下來找我們,氣死了就跑去體育教研組理論了。後來我們4個家長也去了學校,體育老師道歉了。


匿名用戶:

周姓,國小,南方省會,九十年代中前期。
老太太對我個人並無惡劣之處,一來是鄙人學業尚可,二來是入學時智商測試得點高,也許在老師看來或是可造之才,三來家庭條件好(非閃光彈,後有照應)。x
但這並非重點,重點是另一件發生在別人身上的體罰+極大精神羞辱。同窗中有個男生叫ZL,生得矮小,四肢枯瘦,招風耳,高鼻樑,皮膚頗白,或許還有點少民血統,下崗工人家庭,成績倒數。
那天,我和這位Z都沒交作業,我是沒寫,和這Z均是累犯。頭一個受刑的是我,無非老一套的罰站,不是後牆根便是門口。但是輪到Z,不知是老太太那天下錯了怎地床邊,第一遍刑是先用教尺抽手背,沒抽幾下便嚎成淚人。
第二遍刑是是叫四個有力的男同學當眾扒下Z的褲子,記得幾個動手的一開始是給留條底褲的,不依,非得剝個乾淨。Z掙扎,叫的像個見了屠戶的豬,無奈拗不過四人縛住手腳。在我印象中,四人中至少有一個長的像技安的胖子是面露難色的。而另一個叫BD的山東走讀,卻把施虐快感寫滿了臉,我還記得他家是菜市販鹵菜的。結果自不消說,褲子被褪到腳跟的Z,在多數人的恥笑中,如同被挑斷手腳。出於對更大懲罰的恐懼,既不敢再反抗,也不敢伸手提褲子,只是試圖撐一撐上衣下擺,蓋一蓋遮不住的羞辱。
周老太,拽著Z的衣服肩部,一副要將之提起來的樣子,繼續言語羞辱,持續問了數遍羞不羞之類的話,食飽了Z的恐懼才示意他可以提上他已提不起的尊嚴和褲子,結束受刑。
這事之後大半年,周老太被調離,原因未向學生解釋。一說是污了部分補課費,和學校的賬目對不齊,只此一說,真相不明。其實此人惡劣對待差生並不只此一回,我記得還有讓ZL一個人站在教室門後的位置,讓全班四十多人排隊去掌摑z,我並記不得打的是臉還是手。她就站在旁邊,盯著我們,頭幾個沒用勁的,還要求重來,只是後來不肯出力的多了,才當作看不見。
我不敢說這件事對ZL升學有影響,也許他從來,將來也不是讀書的料子,希望他不似我敏感,乘早將此事忘記。周調離不久,我生了場病,回來跳了一級,也和這些人劃開了距離。偶然碰到ZL,他眼睛裡寫滿對我的敵意。zl本來就身材矮小,多受同學欺負。還找過我茬打架,我當時也矮並同情他,但也沒有替他躺上祭台的義務。
我不知道那個BD對周有怎樣的感情,他也是成績好的學生。周被調離的時候,全班哭成一片,只有我哭不出來,這人還恨恨向我吐口水。也許對他來說,周只是個對他好的語文老師,但我回想,可能有著嗜虐的傾向的人不止一個。
我不知道周最後有無抹去教職,今天的我想來這樣的人沒有放進鐵條後面的話,恐怕正義遠遠算不得是得到聲張。


思兒:

卧槽這個問題不答都對不起自己上學十幾年來的痛!!!!
從小到達大我都擁有一種神奇的體質叫做
吸!引!奇!葩!數!學!老!師!
更可怕的是我的數學居然還不算差!

先說說國小
那時候上了一個公立國小(ಡωಡ)
因為是義務教育,所以班上就屬於魚龍混雜
班上同學家境和學習能力都差了十萬八千里
那個數學老師時隔這么多年我依然印象深刻,說起來簡直是教育界的泰森
作為一個更年期女老師,精通毆打國小生24式
打手板心什麼的,吐樣!!!

那時候的我單純可愛,所以當武打全明星姿勢曖昧的靠近我,對我發出「你要不要來補課」的愛的邀請的時候
至今當時的畫面還清晰記得,包括她眼鏡反光里迷茫的我,以及她韭菜味的口臭
避之不及的我只能誠實地告訴她,本寶寶在隔壁班數學老師那裡補課
後來才明白那簡直是我國小生涯中的致命核打擊!!!
從此之後只要是班級考試我的成績單就會出現各種奇妙的錯誤
你們聽說過因為答沒有句號而強扣一分的嗎!!!!
然而本天真當時還小啊!!不懂事啊!!
並沒有發現老師看我不順眼啊!!!!
有一天我高高興興的去問題
泰老師當時心情應該還行,就跟我講了一遍
可是不知進退的我並沒有聽懂(ಡωಡ) 於是又要求講了一遍
泰老師寬宏大量的又講了一遍之後
我,這個來著21世紀反應遲鈍還不怕死的少女,居然吃了熊心豹子膽要求再來一遍
泰森老師當時就炸了,說時遲那時快,一招如來神掌就對著我的臉呼嘯而來
瞬間我就懵逼了,連哭都忘了

這件事現在想起來心情還是蠻輕松的,可是當時在我心裡確實留下了不小的陰影
畢竟在高中畢業前,我都沒有再問過老師問題
當然我不是班上的個例
當時學校老師的獎金和學生的成績有很大關系,而我們班上有幾個孩子不是不願意學,而是天生在智力上面就有一點點不如其他人,他們是被體罰的主要對象,尤其在重要考試後
清晰記得母老虎用細跟高跟鞋踹一個女生的場景,觸目驚心
後來這件事不知道怎麼驚動了媒體,有記者來採訪過她,而且也在報紙上登過,那張從報紙上剪下來的新聞在班上流傳了很久。
再後來畢業了,聽說她被調到了一所農村國小,就再也沒有然後了

然後是國中
當時成績不錯,考上了本地教學質量蠻高的一所私立中學
私立中學學費一年近兩萬,對於普通人家還是挺貴的
本來以為可以擺脫母老虎步入天堂
結果我!錯!了!
國中又是數學老師做班導,又是更年期婦女!
更年期婦女跟我有什麼仇什麼怨!!
這個老師身高一米四幾,胃口卻是不小
從剛進校開始,我們就發現了她有很多的乾兒子,一個班居然就有四五個!!
後來她的乾兒子之一——我的同桌告訴我,他媽給班導送了兩萬塊紅包,當場他就有了個乾媽
要說這個老師,教學上倒是沒什麼問題,可是到了錢上,老臉都可以不要
要說到國中的時候十幾歲,多多少少懂點事了,她卻總覺得我們傻看不出來
她上課的時候抽問,永遠都只點那幾個人,而這幾個人都在私下告訴我們他們送過禮
我本來是大山深處修鍊千年的小透明,存在感低得我都快忘了自己
像我這種避老師不及的人我以為我總不會得罪她了吧
但是!!突然有一天!!她突然在上課的時候點起了我!!!當時同學們就開始竊竊私語了啊!!我內心咯噔一下,第一反應就是爸媽做了什麼
一下課我就往家裡打電話,換來我媽超級驚訝地問我我怎麼知道的,然後告訴我爸爸和班導老公有業務上的往來
然後我也成了重點關注對象啊!!國中大家都知道面子了啊!!然後班上人都覺得你送了紅包的感覺真的一點都不好!!
但是事情會有這么簡單嗎!!!
突然有一天我發現她再也沒點我了,然後對我的態度也很惡劣,在臨中考前兩個月,把我的位置單獨調到了班上有名的混世魔王旁邊
我當時就慌了啊,我就說這樣會影響我的啊!然後她愛理不理的告訴我你應該學會自己屏蔽干擾靜下心來學習。
後來果然聽說了她老公辦事不力所以我爸爸和他的生意往來斷了
最不能忍的就是中考前的一次模擬考試,我有點發揮失常,考了二十幾名,她就給我爸媽打電話,說你們女兒的成績考重點高中有點困難啊balabala
當時我爸媽就慌了,她就跟我爸媽說每個班有個保送名額,言下之意就是讓爸媽花點錢,她就推薦我去
那個保送名額是高中的普通班,我當時對自己的要求是考實驗班,但是因為是寄宿學校平時家長對孩子的成績了解也不是很大,就聽老師的一面之詞
我媽媽真的很擔心,就勸我說花點錢保險一點(作為一個老師我覺得她不可能不了解我的真實水準)我十分嚴肅的拒絕了這件事,但是這老師先後又往我家打了幾次電話,一次說得比一次嚴重,說得爸媽都慌了,差點背著我把名額給買了
那會兒我幾乎厭惡這個老師到極致了,就跟家裡鬧,說你們敢交這個錢我就不去中考了(ಡωಡ) 好吧我也是脾氣挺急的
中考完媽媽覺都睡不好,幾次埋怨我不該攔著她的,萬一沒考上呢
結果成績出來,超過收分線幾十分,如願以償的進入實驗班,媽媽也鬆了口氣,大家都挺高興的,可是我記得當時告訴班導成績的時候,她那種假笑的表情,以及咬牙說恭喜的語氣,我真的惡心到現在

怎麼說我覺得老師除了教書,言傳身教的價值觀也很重要,雖然這個社會就是這么功利,個人覺得,老師的勢力,還是不要強加在學生身上
本來還想寫寫高中老師,可是寫了前兩個覺得高中數學老師的槽點已經能被原諒了,畢竟沒有對我的身心造成影響
很早之前就想寫出來了,文筆不好,有點長,感謝能看到現在(T ^ T)


兔子該吃藥了:

我覺得最渣的應該是勢利眼類型的老師,知道哪個學生家境好些,自己都想往上貼,一味巴結。這種為人師表,不配。

————————————————————
很多人從事教師這職業,看重的是它的光環,並不是真的喜愛它。可怕的是他們用這光環去扭曲有無限可能的生命。
———————————————————–
最近發現,很多老師都是找不到工作才勉強當老師的,一些比較農村的學校,老師是非常散漫的,小時候總覺得老師是很厲害的,直到上了大學才發現不是如此吶~真心害怕把自己孩子交到這樣的教育環境中。


墨色嗚咽:

國小四年級五年級時候的語文老師,兼班導。
一個戴著眼鏡的中年男人。
總是在課堂上,教我們應該怎麼給老師買禮物,比如幾個同學合資啊,什麼的。我覺得很惡心。
在家裡招住宿生,如果你不去他家住,住在學校宿舍或者別的人家,他會在班級狠狠地諷刺你。
他總是教導我們,要會「來事兒」。不能光是學習好。
國小畢業那天,他站在講台上,撫摸著同學們經過他反覆的教導終於領悟後買給他的禮物,還假惺惺的流下幾滴在我看來無比虛偽的眼淚。好多同學也哭了,我也不知道他們是真的捨不得老師,還是怕不哭老師生氣。反正我沒哭,我哭不出來。簡直想要大笑一場。
一個老師,怎麼可以是這個樣子的呢?
弟弟的國小老師,在弟弟考了全年級組第一後,並沒有誇獎他。因為不是她喜歡的孩子考了第一名。所以,她陰陽怪氣的說:考了第一名有什麼了不起的?
是的,也許你覺得沒有什麼了不起。可是,對於一個國小的孩子來說,很了不起。
那以後,弟弟覺得,學習好也沒什麼了不起,學習好也沒有用。
每每想到這件事,我都很生氣,很難過。
作為一名老師,怎麼可以是這樣子呢?


Yao WU:

看到好多都略沉重影響了學生的人生選擇什麼的…說個不同類型的吧

話說這么講會不會被認出來是哪個中學噠…

之前高中有節課叫「通用技術」簡稱「通技」,說白了就是去玩玩電腦。教課的是個戴眼鏡的剛畢業的男生,還年輕也不太愛講話,而且課又不重要,所以整個級都沒啥人當回事,管那老師叫「通技佬」,每次都一堆人遲到缺課。(現在想想其實當時也是確實太渾…

終於有一次老師爆發了,讓我們班遲到的在課室前面站了一串兒,狠批了一頓站了半節課才放回去。其中有一小子嘴賤回去的時候說了句「不就是個通技佬嗎」被聽到了,瞬間爆發第二次,當場吼到那小子臉都青了,不過就是一直在說「你再說一遍?你敢把那三個字再說一遍?」特別強調地說「那三個字」說了很多次,最後跟那小子說他期末這一科零分,課都沒法上了。

後來那小子還是該缺課缺課,期末聽說真的拿了零分…被撤了班幹部什麼的

其實不算渣吧算是被渣了…我挺想跟這老師道個歉的…哎


瓢蟲:

國中班導袁老師,嫌貧愛富沒啥師德的代表。
每周的自習課(同學上自習,老師集體開會),她開會回來就讓每人寫紙條選四個說話最多的人,實名寫,挨個收,選完統計,不幸被選中的調皮孩子就會蹲在講台上頂抹布。
類似上課看課外書被她發現,立刻把課外書扔到涮拖布的臟水桶里這種事不勝枚舉。張口閉口就是廢物……
調座位只把送禮的孩子放在前面,那會兒我家窮,幾乎沒正眼看過我,還好我成績好……後來中考考了全縣第二,上高中的時候經常聽到別的同學說她總提起我,說是她把我培養出來的,我也是呵呵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