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遇到过哪些极其巧合的事情?

问题描述:生活中总会遇到,觉得这TM的也巧合了吧甚至让人觉得这就是命运的安排!
, , ,
奥古斯都:

母亲在我14岁那年去世,祭日是她36岁生日。
另外,我姨妈(非亲姨妈,和我妈是8岁玩到大的闺蜜)单位组织去旅游的大巴车回程路上遇到了车祸,全车死伤了二十几个,我姨妈被甩出窗外摔在一个水塘里昏了,脸朝上漂浮被救起,受了点轻伤,打了个点滴而已。他儿子也是我发小,国中同学和她妈通完电话和我说没事,太幸运了。
隔天我外婆给我爸打电话,说她今天早晨去看我妈,发现墓碑头上的一对龙凤(或是一对龙?不记得了)竟然掉地上了然后问公墓管理员,管理员说前一天上午巡查还是好的啊,我外婆说莫非我妈在那边有啥事要跟我们说?这是啥兆头?然后我爸马上把这事和我姨妈车祸的事联系了起来。因为我姨妈是前一天五六点出的事,正好在墓园巡查的时间点和我外婆去扫墓时间之间。
于是后来包括我姨妈在内的所有人都觉得是我妈保佑了我姨妈,真是好姐妹,好闺蜜。
现在碑头上的雕龙都还看得到水泥重新粘合的痕迹。


印象中:

啊啊啊……我不知道我怎么活到现在的……
喜欢各种电动,
拆老爸刮胡刀马达搭220v,手电筒灯泡搭220v……收音机喇叭搭220v……你没看错,每次都会爆炸,不过喇叭是线会烧断……

还喜欢火药,把老爹买的过年的鞭炮拆一段,弄火药用书本裹起来,呃…………手被火药弄得黑的给狗爪子没区别……

我在数次爆炸后能健康茁壮的活到现在,简直巧合到天理难容……


Aorqu用户:

保险公司:报一下你车牌号,车主:鄂E7J698,保险公司:报下对方车牌号,车主:鄂E7J698,保险公司:我说对方车牌号,车主:我说的也是对方车牌号!保险公司:滚!嘟嘟嘟


Aorqu用户:
▲邋里邋遢出去必碰到熟人,即使是出门扔个垃圾

▲穿新鞋出去就一定下雨


禾呈提扯:

都说有约了……结果却互相摇到了对方……


表姐电影:

我有一朋友XF,暑假在追一个妹子。

为了撮合他们,我们4,5个朋友打算一起去看电影。

当时是保护月吧,也没啥电影好看的,最后,一帮人鬼使神差的竟然选了《建DW业》。可能我们真的是来看电影的。

电影放到后半段,我们挑唆他表个白呗。

这时候电影里正在演我D1大,D表们商讨确定D的名称,是不是用xxx。

同一时间,他对坐在旁边的妹子表白说:

咱俩好了吧,你同意不?妹子听完,犹豫思考ing。

这时候只听见,电影里传来D表们的声音:

同意,同意,同意,同意,同意……..

全票通过…….

笑成狗了233333


渣木南:

和喜欢的人从幼稚园 开始就在一个班,国小一个班、国中一个班,高中又在一个班,本来不能在一个班的,种种原因又在了,很巧。然后家住一个小区里。。。。。。在一起了吗?有赞了再讲。


呵呵哈哈:

想想还有两个好巧的事~
第一是学校某清真食堂有好厚的门帘,一次和闺蜜吃完饭,她掀起门帘,说每次感觉掀开之后有一种会遇到destiny的感觉 后来我一个人去那个食堂吃饭,刚到门口抬头看,门帘掀起,他出来的那一刹那,真的是这个感觉 (我们认识三年,但那是我第一次在学校偶遇他)


平沙:

国中的时候同班有个男生不太爱收拾,他的书还有作业本经常失踪,有一次他的作业本又找不到了,到处问,问到我的时候我正忙,随便指了一个同学的桌子,结果他真的在那个同学的桌子上找到了自己的作业本。


南宫靖明:

大学时候和我老婆的手机号。那时我俩都是大一新生,彼此也都不认识。结果有一天一个广东的电话打到了我手机上,找我老婆(我俩那时候还不熟),我很奇怪,就说打错了。后来才知道她手机号是151xxxx4713,我的是151xxxx4718,仅差最后一位数。

PS:我们的号码不是学校批量发的,而是到学校之后自选的。


浪浪:

我有个兄弟叫二愣子,还有一个叫磊哥。有一次我们去打台球,一对一,谁输谁下。

大概是第三局,我比较菜所以输给二愣子,于是磊哥上场。

工作人员摆球的时候,二愣子笑得跟个傻逼似的跟我说:你看吧,磊哥开球黑8进洞,我直接就赢了!

我说你别jb吹牛逼,他黑8要是直接进洞,我就…

“把黑8嚼了”这几个字没说完,磊哥“啪”一声开球了,母球过去,哗啦一声,嗵!黑8进洞!

反正磊哥现在每次喝酒,都直言不讳的说,二愣的嘴开过光。

再补充一个。

前些日子吧,我跟二愣去网咖吃鸡。路上瞎jb聊,就聊到官员上去了。

因为我们市的市长犯了点错误,让Z纪委给抓了,事儿闹的挺大。二愣就说,现在咱们这还没市长呢。我一想,他说的不对啊,因为当时已经有一个副市长晋升市长了,所以我就调侃他。

我说,“我说二愣,你平时别老吃鸡吹牛逼啥的。你多注意学习学习行不行?xxx市长都上任有一段时间了,你怎么现在还不知道的?”

他说,“你又吹牛x,我怎么不知道咱们已经有市长了?”

我拿手机给他百度一下,他看了,信了,但是他嘴多硬…他嘴上从来不服软…

他说了,“嗨,没关系~别吹牛x,信不信我让他不当不了市长。”

我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吹牛x我就服你。”

没过两天,我看新闻,我市市长调到异地当了省委书记…………………

从那以后,我们一块吃饭,我跟磊哥一块直言不讳的说,二愣这嘴绝对开过光…


彭小峰:

不得不感叹命运真是神奇,小时候电视上的内容竟然预示着我以后要走的路。


匿名用户:
大概十五年前,我和老婆去北京旅游。
坐在路边椅子上,我跟老婆说,对面走过来的人走路姿势特别像我大学同寝室同学。走近一看,竟然真是。
我们距离北京都一千公里以上,且毕业之后没再联系过,竟然在同一天去北京的同一个景点旅游。


春日野悠二:

我国中时候的事情。
我那时坐在窗边,正在写作业,写完发现笔盖丢了,怎么找也找不到。
两个星期后的一天,轮到我们小组值日了。我拿着扫把在楼下清扫我们班的分担区时,一个东西掉下来砸到了我的脑袋上,捡起来一看,是我两周以前丢失的笔帽。
其实,那个笔帽很可能是被我不小心放到窗户外面的窗台上了,然后被风刮了下来。这本身不奇怪,我当时就想明白了。神奇的是,它正好在我值日的那一天被风吹下,然后又恰巧落到了我的头上。


匿名用户:
7月份的一个周六,给家里电话,爹妈又唠叨了找女朋友的事情。但是我毕竟失恋才几个月,父母的催促和失恋的痛苦让我在电话的时候痛哭流涕,说恐怕暂时没法找到女朋友了。

结果当天一女神姑娘约我第二天吃饭,我稀里糊涂的答应了,想第二天跟她好好吐槽,结果脑残一样地亲了姑娘还表白了,然后竟然成功了!

不知道这个算不算,反正我爸妈是服了我了,我也服了自己。


Nichole:

那时在墨尔本读高中,女校。

有一天和俩同学在downtown闲逛,逛著逛著聊到未来想做什么职业。其中一个平时特爱读书的同学说,她想写作,当作家或者记者,但不知道大学读什么专业才好,光是读英文似乎有些无聊呢。

我记得我当时说,不一定要读英文啊,很多专业都感觉可以对以后写作有帮助的。比如说香港有个我挺喜欢的作家叫马家辉,大学就在台湾读心理学,后来当记者现在是作家啦。

同学说,呃,那是我爸。

我愣了五秒后开始尖叫。
当然啊,同学叫wendy,但我怎么会想到。

后来回去把死在这里也不错里的疾走温蒂又再看了一遍


骆梓骞:

我某条微博下的一条评论:


Aorqu用户:
我养的,小区捡的。

她养的,朋友送的奶猫。

后来认识了之后我们一起养的,俩猫差半岁吧,旺财来福。

然后现在我又自己养了…

全剧终


顾仁:

同一系列不同城市的两次演唱会。。
第一次我表白失败右边坐着逃班某小哥和他女朋友。
第二次右手边坐着同一个小哥和他的女上司。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