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遇到過哪些極其巧合的事情?

問題描述:生活中總會遇到,覺得這TM的也巧合了吧甚至讓人覺得這就是命運的安排!
, , ,
匿名用戶:
國中的時候去配眼鏡,打出租到了一個比較遠的眼鏡店

經過了好幾個小時的驗光配鏡終於配好了,在路上攔了一輛出租發現還是來時候的那個司機……
(⊙_⊙)

回家的時候由於帶著新眼鏡,舊眼鏡裝盒裡了,落在出租車上了

第二天出門打車的時候又打到了那個出租,把舊眼鏡還給我了……
( °△°|||)

家在一個中等城市,不算小。

真是不可思議。


客州聽雨:

我,我爸爸,我弟弟,同一天生日,都是農歷十一月初三。。。。。


娘口怪人:

讀高中需要住校,沒有校車,每周周日下午都要坐班車回學校,我屬於不到最後不出門的那種。。。所以每次都要坐六點的最後一班車,一直到很固定的,然而有一次我一直等到快七點都沒車!!!
沒錯最後一班車好像不發了。。。意味著我回不了學校得第二天一大早起床坐車。。。然後在那天晚上準備調個鬧鍾的時候突然手機收到學校通知說因為颱風第二天不上課了。。。
全班只有我沒有回校。。。
重點是第二天果然發颱風了,而且一發就是幾天,去學校的都回不了家的都在朋友圈哀嚎。。我選擇一個一個點贊


天晨:

這幾天壓抑的很,想說點什麼。
暗戀一女生很久很久了,聯考後分隔兩地,她也不在讀高中的地方住了,一年可能都見不到一次。現在後悔自己為什麼沒有勇氣跑去見她。
不知大幾暑假,晚上11點點多,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於是我打了她的電話,也許只是想聽聽她的聲音吧。(喂,我想你了哇!) 她壓低聲音說,(我現在有事。。。((⊙o⊙)哦,好!我掛了電話。。。掛了電話) 第二天下午,她發個簡訊來說,(我回***了,你信不信?)
我信!我堅定的回答。(啊,你真信啊?) 信,你說啥我都信。
然後,原來她昨晚就在回***的火車上,哈哈。這是見她面的僅有的幾次。
還有就是,上高中以後,可能是太熟悉了,我總記得她身上的香味,不知道是錯覺還是什麼。有的時候放學了,冥冥之中就感覺,(啊,她剛從這里過!)再往前走一走, ,真的無法表達那種感覺。
太多了,彷彿真的就和她相連。不知道是自戀還是錯覺。可惜,現在連她一張照片都沒有,一段語音也沒有,沒有東西可以追憶時光,她的容顏也終將?淡忘在我的記憶里。等我老了可能忘了她年輕時候的樣子,可是那種感覺永遠都不會忘。工作一年了,始終覺得缺少點什麼,其實我知道缺少什麼,不過不可能填補了而已。曾經有無數次幻想再重逢,殘酷的現實告訴我,地球真大。真的要有奇蹟,才能在茫茫人海中兜兜轉轉,再相逢。


無牙子NoTeethMan:

四年前考上了在中國最南端的大學,辦入學手續時,買了一張手機卡(伏筆)。四年後我回到家鄉的一家小單位實習,這個單位小到算上我就兩個員工。我倆第二次見面(第一次她面試的我)然後我倆為了彼此了解而進行了別開生面的聊天,我一次就猜到了她的年齡(我自己都驚訝了),然後又是一次猜到了她的星座,雖說我對星座既不感興趣又無知,但她是處女座(強迫),從另一方面看,她偏偏是我唯一了解的星座。接下來午休,她開車回家吃飯(剛生寶寶,得去哺乳)因為我新來的,她怕午休有事,我又不了解,就讓我給她打個電話,我倆把號碼互存下,然後儲存號碼的時候她媽呀一下,嚇壞我了,我就趕緊問問怎麼了,她說:「一個月前她買了輛車,車牌子的號碼是我手機的尾號。」好吧,我被真的被嚇壞了。

晚上下班回家,她問我我家在哪,然後又發現我倆家小區隔了一個橋,然後小小實習生就天天就有專車送回家了。為什麼沒車接那?因為她有小孩可以晚來半小時。(ಥ_ಥ)

生活就是這么巧。


nike:

國小時候參加奧數競賽輔導,旁邊坐了一個藍孩紙,我們年紀有五個班,五班最差,四班最好,辣個藍孩子是四班的。因為大家都在一起做題,做出來了結果我偷偷瞄了他的一眼,跟他說了一句:「同學,我對你有一個忠告,你這道題好像做錯了誒!」結果他立馬回去看,然後給我來了一句:「同學,我也有一個忠告,這道題好像是你做錯了誒!」我仔細一看,確實是我錯了
就只做了那麼一次同桌,還是因為那天我們班的同學沒來,他們班的同學也沒來的緣故。結果,國中分班那天,居然發現他和我分到了一個班,而且更巧合的是,老師按身高分座位,他居然坐到了我的旁邊你敢相信?!我們班是全年級成績最好的班,所以學生人數超級多,都是三個人坐同桌。我坐在中間,右手邊的男生整個國中換了三四個,唯獨他一直沒有換過。其實國中的時候就一直超喜歡他,每次跟他說喜歡他他都當作玩笑。直到國中結束,我們再也沒有緣分在一個班了。好久都沒有想起這些事了,想想也是很有意思啊。


小小小小77:

大一的時候剛來大學宿舍,進宿舍只有一個人,看打扮看相貌第一眼就感覺會很合得來,結果問到年齡竟然發現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後來四年也印證了我的第一次見面的感覺,我倆興趣愛好等等等都差不多 關系好到至今畢業~在大學每年生日都是舍友給我兩一起過~ 而且更加巧合的是:今天是我兩生日,早上巧合般的看到這個話題~祝她也祝我生日快樂~^_^


Asssss:

聯考的時候全市的學校和座位都是被打亂隨機分配的 我有一個姐姐聯考的座位就是她自己的學校自己的班級自己的座位。。

我外婆和我阿么同一天生日
爸媽生日只隔三天 我覺得還蠻有緣的誒


匿名用戶:
幾年前,有一次坐火車,我沒買到坐票,於是一直站著,旁邊坐著一群農民工。突然一個農民工和一名婦女吵了起來,原來是這輛車是開往蘭州的,婦女省錢,只買了到中途x州的票,現在x州到了,農民工買了這張坐票,但是婦女不讓,還欺負這個農民工老實,各種撒潑無賴。

這個時候農民工中一個小頭目聽到這件事於是就過來了,他直接用屁股擠開了婦女,然後婦女就問他你是不是想占我便宜,他說我就是想占你便宜,他拍了一下大腿,說,來,坐我腿上。 然後兩個男女流氓在車上你來我往,特別的熱鬧,我一直站了兩個多小時聽他們各種撕逼,卻也沒覺得乏味。雖然我覺得這一雙男女都很奇葩,但是畢竟這個農民工是幫他的兄弟要位置,也算是義氣。 這群農民工除了嘴巴有點臟行為有點流氓,其實人還很不錯,看我站了好一會兒,於是他們有人去走廊抽煙啥的就把位置讓給我坐。

高潮來了。

我坐下之後,和那個流氓頭子農民工閑聊起來了。。因為是同一個地方上車的,所以聊起來說是老鄉,我也沒有太在意。。然後突然一聊,發現老家居然是一個鄉鎮的,這其實也沒啥。。當時我還在讀大學部,他問我是哪個學校的,我說了某某學校,他說他的姐姐的兒子也在那個學校。。

當時我就感覺有點怪怪的了,因為我所知,我們那個地方,我幾乎是唯一一個去這所大學念書的。。然後我弱弱的問了一句。。你姐姐姓啥,他說了姓啥。。 竟然和我老媽一個姓,這下我基本就猜到可能就是我媽了,因為我媽這個姓不常見,然後又問了他名字。。果然是我媽的名字。。

然後我就很無奈的說,好像你姐姐就是我媽。其實這個時候我對眼前這個人有點印象了,他是我媽的親表弟。。但是他們那一代人表弟表妹啥的特別多,而這個表叔和我家不常聯系,其實那兩年我都有去他家拜訪他母親,結果剛好他都不在。

然後我就說,表叔,我是某某某,你知道不。然後表叔說,他叫某某某,問我有印象不。

說著他怕我不信,拿出了他的駕照給我看。。其實他的名字我是有印象的,我也確認這個流氓頭子就是我表叔了。

此時。。旁邊的乘客都驚呆了。。旁邊一對夫婦不停的明示我暗示我,讓我提高警惕,是不是碰到人販子了。他的工友也不斷的提醒他注意安全,暗示他會不會遇到騙子了。包括剛才和他斗得歡的婦女也對我說,小夥子,你這么斯文,怎麼可能有一個這種流氓親戚,你可別被騙了。當時氣氛非常微妙,周圍的乘客都好奇的來打聽發生什麼事兒了。

然後我們掏出手機,互相驗證幾個共同的聯系人號碼之後,旁人才真的相信我們是親戚。然後他的工友好心的讓出了一個位置給我,他一路上不停的給我買吃的喝的,也不調戲那個婦女了。。那個婦女調戲他,他也不還嘴了。。

這趟車其實奇葩事很多。。走到一半的時候,上來兩個特警,檢查了我們車廂前面一個人身份證,然後把他拷走了。。。拷走了。。

下車之後,他把我拉到一旁悄悄的說,侄兒,給你說個事,今天你看到我在車上的事兒,千萬別告訴你媽和你表姨(他老婆),臨走還給了我200塊錢。


丶清越:

請叫我一顆賽艇
—— —— —— 我是一隻小小竄天猴 —— —— ——
作為一個經國家權威教育機構認證的三好學生,看山剛從天貓買了本書。

正在應對英語老師瘋狂的洗地式轟炸作業時,一段悅耳的手機鈴聲響起,看山立即從書桌戰場撤退。
「你是叫看山不,你家快遞到了,就在樓下」
看山把鑰匙拿到門口的鞋櫃上,彎下腰穿上鞋子,一昂頭,本看山去也!
『砰』
喵了個咪的!!!
鑰匙,我的鑰匙啊!!


算了,先把快遞拿了再說,看山奔向樓下。
『汪,汪,汪~』
剛下樓的看山被小狗狗嚇得連滾帶爬的回來了。

二樓大叔,你出門把你家狗帶上啊,哦哈哈,至於這么嚇我么,把狗放到樓道里算什麼梗!
「阿嚏,誰想我了」
看山想死你了啊啊啊! 好吧,看山被困在了樓道里,心中無限凄涼湧起,望向遠空明月(大白天上天看的月亮啊…),奈何奈何啊,南唐李煜也不過如此吧。

內有鑰匙忘家,外有惡犬當道,難道我看山英明一世就要終老在此絕地嗎!我不甘心,小小汪星人,我看山又怎會怕了你。
「汪,汪,汪~」
哎喲我去,看山再一次連滾帶爬的上來了,小樣挺狠,你等著,看我打電話叫人(其實是打電話讓快遞大哥把包裹放在修車鋪)。
喵了個咪的!!!
手機,我的手機啊!!!


嗯,這雪景不錯,你看看這雪,天地間一片白茫,後山一棵棵寒松銀裝素裹,看山陶醉在這美景之中不能自拔(你上哪拔去)。
「乖,咱們回家啦」
二樓大叔終於回來了,汪星人,哼哼,回家吃P去吧你,看山懷著打敗美帝野心狼的心情,急沖沖的跑到樓下。


朔風迎面,寒衣蕭瑟,草蕭疏,水縈紆,說好快遞今何處?進,看山哭;退,看山哭。


叔,讓看山用用你電話吧
某問題,給。
『媽!!!救我!!!!』


莉子:

我的一個閨蜜,從國小就在一起上學。
中考成績一模一樣。於是高中同一所學校,一個班級。
聯考成績居然還是一模一樣。於是大學還是同一所學校,一個專業。
有很多很多相似的愛好,甚至是不為人知的小癖好都有相似。

很多次都會出現異口同聲的情況,做很多事情一拍即合。

好像,有時候她是另外一個我。

既是巧合,也是緣分。


陳丹陽:

07年初在廣州讀研二,寒假前趕上有魔友小朋友去中央電視台錄《想挑戰嗎》,沒跟導師打招呼就提前跑掉,去節目錄制現場圍觀。。。

錄之前幾天一直琢磨著要是錄的時候正好缺個節目讓我上去多好。。。

然後錄制當天綵排的時候有個選手受傷了。。。

導演問我們能不能再出個節目。。。

於是我就稀里糊塗地上去了,魔方還放在同學宿舍里,只好跟其他魔友借了一個。。。

——————————不可思議的分割線————————————
哦,對了,錄完節目又在北京玩了兩天之後回家,坐公交去火車站的路上被小偷給偷了,包括我錄節目掙到的500塊勞務費。。。
那兩個小偷偷完停站下車,車上一個便衣警察從背後拍我,問我丟東西了沒。。。
我跟著那警察下車,發現車站上的便衣已經把兩個小偷按在地上,於是我那天在警察局做了一下午筆錄,第二天才回的家。。。


大慄慄子:

今年暑假的時候,我三舅在菜場買東西,返回的時候,有輛車擋住了他的去路……

四周沒有人,車子還發動著的狀態,我三舅四處看看,找不到車主,又著急趕時間,就默默上了別人的車,想給它移邊上一點。

這時,車主出現了,是個混混。看我三舅開他車,頓時打了我三舅一巴掌。我三舅就報警了。

然後我的警察二舅舅就過來處理這件事,混混一看,覺得自己處於劣勢,於是想找個人來幫自己,掏出電話,打給了自己幫手……

再然後,我的混混小舅舅來了,三兄弟在警察局相聚了

大概那個小混混心情如下圖


匿名用戶:
這個我一定要答!!!
不過要匿名,不然我這輩子就完了,微笑
昨天晚上,我一個快三十的人了,身體健康的成年人,尿床了。。。。半夜被濕意弄醒的自己摸了摸床單和濕透的睡褲。。。我整個人都懵逼了!!!我說怎麼濕了,怎麼回事?叫醒男朋友問他,你看怎麼回事,這里怎麼濕了?我男朋友也是一個巨型的懵逼!!我倆對視了好久,我問他,我是不是尿床了?!他看著我的眼神是肯定的,微笑。
這都不是重點,就在剛剛!!!我家的群里,我親哥哥發了一首藏頭詩!!藏頭詩的意思就是:昨天晚上群主又尿床了!!!
我一字一字的猜,猜到最後一個字的我簡直都要瘋了!!我是群主!!!我昨晚確實尿床了!!!這特么也太巧了吧!!!
啊!!各位自行想像一下吧…
我要冷靜一下…


Aorqu用戶北京大學 地圖學與地理資訊系統博士在讀:
好多年前,我買了自己第一台單反,於是開心的帶出門拍照

我們家那個小城有條河,河邊的公園就是大家平常社交、休閑、跳廣場舞的地方,當然拍婚紗照的也有不少,於是我拍到了如下場景:
(請記住新郎的臉)

後來,我就出去上學了,某次寒假回來和中學同學們一起吃了飯,然後就去了那裡遛彎,遠遠拍到了如下場景:

好吧其實對於一個縣級市來說其實這個概率也不是太低啦┑( ̄-  ̄)┍


匿名用戶:
男友又要樂呵呵地逼我重複這個故事了
男友大我一屆是大學同系學長
跟所有狗血劇情一樣迎新認識噠
認識之後才發現…
國小國中高中都是一個學校滴
而且有甚多共同認識滴人…
腿型一樣,肩型一樣,連父母為什麼結婚都一樣…
他會做一些粑粑對我做的事情•﹏•
會經常同時冒出來一句一樣的話
看到對方的想法…
其他…好像也沒什麼重要的了啵
偶爾會以為他是我失散多年的哥哥〒_〒

對了,還都姓王!以後不用擔心孩子跟誰信嘿嘿嘿⊙▽⊙


單人劃水:

打摜蛋,一張單牌,剩下全是炸。。。


淮婉姑娘:

剛從郵局回來,寄走了送給那個小天使的明信片。去之前看了看小包里,只有一小疊一元的紙幣,具體不知道是多少,感覺不夠就又拿一百。到了郵局繳費的時候,走航空4.5元,嘗試一把(ง •̀_•́)ง~翻開那一小疊…正好4.5元!!!(๑• . •๑) 以下圖片轉自微博@英國報姐 做好事,老天都會幫你。助人即是助己。o(≧v≦)o


躍潮鯉:

發生的一些事情讓我不得不對神秘主義有種特別的傾向。
小時候西遊記狂愛者,和小夥伴們在山上玩,忽然一念,我向天地之間發了一掌,然後發現我正前面的天空一片雲也沒有了,潔凈如海,而後面卻飄散紛紛,當時小夥伴差點就跪了,驚為天人;
比如國中與同學打賭,硬幣正負,那天彷彿達到天地與我並生,萬物與我為一境界似的,預測賊准,尤其有次我福至心來,堅定的道了句不正不負,然後那硬幣從桌子上轉到地上最終站住了…….;
高中時候有次拿出我的小充電檯燈,便打開它說了句,若是停電就好了 ,話剛停,整個學校就我這兒一個光源了, 我 !!!
中聯考都是569分;
大學回家火車上,硬座,如廁時候碰到高中同桌;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