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遇到过最奇妙的缘分是什么?

问题描述:我曾经租房子,住进去之后无意中发现房子上一任租客和我同名同姓,连昵称都一样。 导致我后来不经意间总想在那个大大的城市里寻找到那个小小的跟我同名同姓的女孩儿。 有时候也会想,也许我现在坐的这家餐厅,这张餐桌,20分钟前坐着的就是她呢。 然而我再也没有机会知道,我们是不是曾经擦肩而过,或者我和她是不是曾经无意中跟随过对方的脚步。 《向左走,向右走》,这样发生在漫画里的故事,我相信现实中也是有过的,只是我们…
, , , ,
薄荷酱:

跟上面各位比起来弱爆了

我国中的时候有个好朋友,是个白白净净很漂亮的女孩,姓方。我和她,还有@tsuki是铁三角,对的就是皇上纪晓岚和大人那样的好基友。
方是国小四年级的时候,从另一个城市转学到我所在的城市的。她有一回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跟我提到她以前的国小里面,有个好朋友,我至今记得她的名字,叫刘虓震。
之所以会记到现在,是因为首先,这名字太霸气;然后,我第一次知道“九虎”念xiao(一声)。方说,她有九只虎,当然会很震撼了。
我记得的还不止这些。方还告诉我,她的好朋友告诉她,刘=独孤,虓震=躯,所以她还有个名字叫独孤躯。
这个狂拽酷炫屌炸天的设定对于当时正是中二少女的我来说杀伤力大到让我倒地不起,深恨自己为什么不姓刘。然而我问方:为什么刘=独孤,虓震=躯?方说她也不知道。
后来我知道了刘=独孤这一说法的来历,但是,方转学到我的城市时才国小四年级,也就是说独孤姑娘在国小四年级之前就有了这样的历史知识,真是牛到爆炸啊。
这件事被我存在了脑海里的某个柜子里上了锁,我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忘了它,然而有一天,我在Aorqu上看到了这个名字, @刘虓震,它就像一把钥匙一样打开了那段往事。
虽然很冒昧,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 @刘虓震大大,你是不是生于1985-1987年之间,来自一个F开头(有段时间也以L开头的城市),你是不是那位独孤躯姑娘?
如果是的话,能否告诉我,为什么虓震=躯?
@tsuki,这段对话发生的时候你应该是在旁边的,如果你还记得的话,为我作个证好吗~


匿名用户:
和他前女友长得很像很像 我自己看到照片都吓一跳 说真的想见下 毕竟世界上很难遇到和自己长得很像的人


云水剑侠:

高中的时候,我梦见我带我儿子,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他是我儿子
在我的床上,和他对视,他笑了,我的心都被暖化了,觉得世界都对我笑了

还有还有,我梦见大一喜欢的女生居然发微信“起床了,大笨蛋”
然后….希望是真的


时也运也:

我高一时喜欢一个女学霸,后来高二分班我却没能进入重点班。我用了两年的时间去忘了她,结果在联考时她坐我左边,这都没人相信。结果联考考砸了,她考好了。这样的缘分,我现在不敢去表白,觉得这是天定的。


钢钉:

泻药

当然有了!很奇妙的缘分,从未见过两个长的这么像的人………………

第一个,是一个国中的国小妹,第二个……是我的小伙伴加女神,然而她俩不是一个人!!!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的那种!!!上课刷快手刷到第一个,我一看,卧槽……女神居然玩快手?不像她高冷的风格啊!后来经过证实,第一个小妹妹,是一个国中生,而且就在我们县里!离我们学校两公里都不到!我们群里都炸了,都以为是我小伙伴失散多年的亲妹妹!!!

………………………………………………………………

缘分这个东西……真的很奇妙,在同一个城市,遇见一个和自己很像的人……她俩应该会有很多知心话可以谈吧!


Denny:

2015-09-00

我也想做个有故事的人。

18–07-19更

是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兜兜转转还是她。


咩咩哒:

已经在世界上让你觉得最美好的人是谁? – 咩咩哒的回答里写过的某只植物XD

顺手写一下你妈觉得你嫁不出去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 咩咩哒的回答里的另一个故事╮(╯▽╰)╭

两年多前,在饱受了相亲之苦后,被亲妈放逐得自由自在的小生活中,偶然发酵出一丁点儿的小不满。原先我是对缘分半信半疑,在遇不到那个人的时候安慰一下失落的心,然而一个小小的凑巧,在同事的殷切眼神中报了本地的一个论坛的相亲活动。

相亲活动那天中午大暴雨后大太阳,大太阳后又大暴雨,妥妥把我好不容易画好的妆给毁了个一塌糊涂,因为赞助的地点非常遥远,等我好不容易爬到那边的时候,狼狈地只想四散出逃,但是!相亲会的茶水把我镇在了那里= =

李子是来看他新买的房子建造得怎么样的,碰巧新房子就在举办地点附近,而这货口渴四下找买水的地方,不偏不倚走到了举办地边上,一瞅辣么大的广告,鉴于自个还是单身是否就去凑个热闹,然这记性不太好的家伙忘了,一周前他在他同事的殷切眼光下写下了报名帖XD

走了进去,瞅了瞅照片墙,看到我那张苦逼的猫耳照(当时真心没照片随便发了个),瞬间眼睛一亮,就开始满场找我去了,对,我并没有猫耳,so你找巴找巴也找不到哒=w=

灰心的李子没办法只能喝了一杯又一杯的茶水(所以我们是多喜欢那茶水啊),静静坐在位置上发呆、、呆、、呆呆呆。。。忽然相亲环节来到了7分钟约会,就是辣个和不同的人来七分钟聊天,在满场调位置的时候各种类型的人来问我要qq号了,我就纳闷了为毛平时就没个人来搭讪啊= =李子啪啦啪啦跑了过来,一上手就问去了我手机号码,楞。。。真特么聪明啊!!!←这是他事后的感叹,就因为他头一遭的主动,我才被他骗了去。。当然最后他觉得是我把他骗了去╮(╯▽╰)╭

相亲会结束后,我正研究著是回家煮饭吃还是在外头吃的时候,李子又屁颠屁颠边打着个电话边来找我,我说他多此一举了,他说怕我跑了。。跑了。。。一回头来了句我请你吃饭!than我没羞没躁地去蹭饭了。。饭了。。。当天就把各自的老底都兜底翻身地和对方讲了,知道的人还好,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在谈契约呢= =

那天是8月底,我和李子12月底领证,次年上半年完婚。在我娘毫无准备的心理建树下,我和李子以飞快地速度完成了人生大事,当然我知道我娘在梦里也是笑醒的,大麻烦终于解决了,她终于可以多吃几碗饭了【这也是操碎了心啊= =】

哦 现在我和李子过著“饭否”“否”“饭否”“饭”的日子。。。对于吃货来讲这是多么言简意赅的生活啊=w=


邓灯:

是和中学一直喜欢的男生最后一面的缘分。

国中时一直喜欢的同班男生,高中后不在一个学校,甚少见到。

我联考的时候是我们省第一年开始用安检门,要求所有考生全身上下连衣服拉锁都不能有(防止抄袭工具的带入)

我去考试的时候穿的是检查过了的衣服,可是在过安检门的时候,吱吱两声响了,我被赶到外面检查自己身上衣服重新排队走安检门。

我很懊恼又无语,因为我知道自己身上根本什么都没有,但还是排到了队尾一遍一遍翻自己的兜。

队伍排到中间的时候,我插在兜里的手突然摸到了什么,拿出来一看,竟然是一枚五角钱硬币。

我愣了很久之后才攥著五角钱抬头,赫然发现我前面不到五米处,站着来给好朋友股劲儿的他。

诺大的校园里,一条长长的队伍,只有他一个人,闲闲散散的在队伍之外站着。好看极了。

此时是他上大学之后,我第一看见他,我傻傻地瞥到他立刻就低下了头,(现在很后悔)但当时真的是不敢看他。

后来,我再也没见过他。
我始终相信,那是命运在我展开新生活之前,给我的和他最后一面。

我至今也不知道我检查了很多遍的衣服兜里怎么会藏着一枚硬币。
而那枚硬币也被留在安检门旁边的小筐里。

喜欢他很多年没有遗憾,但没留住那枚硬币这件事儿,我有些遗憾。


苗小喵:

国中那会儿我暗恋过一个男生,比我大一学年。在那之前,我们一直都是很好的朋友,我曾经把这样的苦恼写进日记里,问老师该怎么办?
老师说,每一个女孩子都应该学会怎样和异性做朋友,合适的年龄要做合适的事,她相信我能解决好这个问题,我很感谢我的老师。
某天我们吵了一架,一向傲娇的我等着他来低头,但是他却始终没有,我们就一直僵持着僵持着,我一点也没觉得苦恼,反而觉得每天和他置气也挺好玩。
升入新学年的第一天,我们换了教室,我正在整理桌子的时候,看到他从我们班级门前走过,他的眼神告诉我他有话要说,于是我就开心的跟了出去。他走的比我快,我到教学楼门前的时候,他已经在那里等我,我当时恶作剧心一起,转身又回教室了。
我以为他会喊住我,或者我们下节课再见,但是从那天开始,他就消失了。
他转学的消息很多天以后才从他们班级传出来,那些天我一直以为,他只是故意躲在班级不出门。有人告诉我他家搬去了长春,有人告诉我他家搬去了大庆,没有人准确的知道他去了哪里。
那段日子,我很难过,难过了也没处说,我怕我一张嘴别人就知道我有多后悔,多自责。每天起床的时候,胸口就像压了块石头,无论去哪儿身上都像背着个书包,这不是比喻,是那些日子无比真实的感受。
我一直都和自己说,如果还能见到他,一定要问他为什么。
在他离开后的第三年,我家也搬走了,搬到了城市的另一个角落,我们好像都和过去没有关系了,。
某天我回去玩儿,百无聊赖,就去了网咖上网。不巧的是,那个网咖断网了,于是我又辗转去了另一家。
在那个小的不能再小的网咖里,我无聊的刷著网页,觉得自己有点傻。然后门开了,我转过头去看,看到了推门而入的他。
三年的时光过去了,他长高了,人还是那么瘦,容貌一点也没变。
看到他的一瞬间,我下意识的挡住了脸,可我突然觉得无法面对我的人是他才对,于是我站了起来,大大方方的喊了他的名字。
他回头看向我,我回头看着他,两个人都愣住了,一样的不可置信。
我走到门外,他也跟了出来,北方的冬天外面飘着雪,落在他的头发上,我们两个就傻兮兮的望着对方,良久,他问我还好吗?
好,很好,一直都有认真的活着。
不好,一点都不好,你现在能不能告诉我你哪里去了?
我心里脑补了无数个回答,可我只说了一句,我还好。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你们信吗?可是真正回响了的那一刻,埋怨啊,期待啊,好的坏的,在心中顷刻就消散了。

后来他告诉我,开学那天他和父亲去办转学手续,求了他父亲很久才要来一点时间跟我道别,可是没想到我竟然转身就走了。他们家当天就搬走了,他父亲载他回家的路上,他一直哭一直哭,他告诉自己一定要记住我,要记住他永远都亏欠了一个人。
我们只见过那一面,没多久他就回到了学校所在的城市继续求学了。
他们家之所以搬回来,是想看家里是不是还有继续发展的可能,没多久还是搬走了。我们最终又断了联系。
可我还是感激上苍,因为这几十亿人的地球上有一个微不足道的我,许了一个偷偷摸摸的愿,上天竟然丝毫不嫌弃的把它实现了。
后来有意思的是,第二年我也去了外地求学,在我的寝室有一个姑娘的姐姐和他同校同届不同班,我没有提起过这件事,也没想过再找他,我觉得上天让我们相遇,就是为了完成一场道别。

我们重逢后的某段日子,有天我转了条资讯给他,大概是测试我在他眼中很像什么。
他回我说,像白云。突然消失,又莫名其妙的出现,飘忽不定。

我翻了翻答案,白云代表着,初恋。

小红帽,你好吗?
我很好。
这一回,我说的是真的。


匿名用户:
当我那天鼓足勇气向他表白的时候,他告诉我他也喜欢我很久了,我当时就很想揍他,喜欢我那么久就不能主动点吗?????你还是个男人吗?????

最奇妙的缘分就是我和他都是男人


Jeff:

首答。
本人开学大一新生,但这件事情要从初一开始说起。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仍愿意在她生日那天告白。初一那年,在一次普通的期末考试中我发挥出了人生巅峰的水准(并不):第四名!我终于超过了她!而她却在一番努力发挥后得到了十名开外的成绩。

一周过后,渴望交配(误)的国中生们迎来了女神的生日。先说说本人国中时的相貌,不到一米六的身高,大象腿,青春痘也开始蔓延,活脱脱一副屌丝像。在生日宴会上,她的一袭白裙让男同学们纷纷浮想联翩,”大概这就是天使吧”,我在心中念到。生日过后,我向她表了白,用了最保守也最经济的方式:在QQ上告白。在键盘上,我小心翼翼地用着仅有的文学素养遣词造句,在文字的最后,我学着电视剧中帅气男主洒脱般地写下:无论你同意与否,我一直在等你。
她收到资讯后,回复道要考验我几天。那个国中年代,所谓的考验无非是买个零食拉拉家常。就这样,她成为了我的初恋。
由于国中时性格的内向,虽说她是我的女友,但连对视也没超过三秒,更别说牵手了。正好那年我爱上了陈奕迅的情歌,在qq空间到处复制粘贴歌词。命运的转折点似乎埋藏在悲情的歌词里。某天她发来一条简讯,“分手吧,我们不合适。”什么?分手?我哪里做错了?在苦思冥想半小时后,我决定先分手,后做挽留,来一个惊天逆转,以巩固我们之间的感情。

但事情的发展方向似乎超过了我国中时期的小脑瓜所能接受的范围,整整一周,我们之间的距离永远在三米开外,我知道,美好青涩纯情的初恋结束了。在初二分班后,我过上了萎靡颓废的生活,听着陈奕迅的情歌,思考着为什么分手。成绩一日不如一日,脸上的痘印也越来越多,很快就到了中考。中考后,她理所当然地去了省重点高中的重点班,我则花了10万块才硬塞进那里的普通班。
怀着“今天你对我爱理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的想法,高一时,便立志好好学习,重新做人。从1359名(总共1500左右),我慢慢爬到了800,700,600名,成为了班级中最勤奋刻苦的差生。高二分文理,我们不约而同的选择了理科。临近开学,我看了看班级名单,当我一遍遍的确认这就是那个让我日思夜想的名字时(一共32个班,1500名学生完全打乱重新分配),心中反而多了一份坦然。开学后,我鼓起勇气向她打了招呼,她也礼貌性的回了一句。此时,我脸上的痘印越来越多,体重也突飞猛进,从屌丝变成了土肥圆。在第一次考试后,我取得了历史最好成绩409名(前300是重点班),而她却跑到了班级20名左右。
我看到了复合的曙光!!!就在我的眼前!!!我向她打出了人生中第一个电话,商量著分组时能不能在一个组。在我一番软磨硬泡,表明自己一心向学后,她勉强地同意了。坐在一个组,却各自不说话,仿佛见了仇人。此时的我早已明白自己不是谈恋爱的那块料,便暂且忘了那儿女情长,努力干好共产主义接班人的工作。但往往越努力越心碎,我的成绩滑落到了600,800,甚至一度下滑到1000名,而她的成绩则继承了国中时的欧洲血统,一路上升到了200。大概,这辈子,我们真的不是一路人吧。
到了高三,大家的心思全在学习上,一周三测的考试使大家的成绩开始折线摆动。今天你是300名,明天就可能考到了600名。我们之间的故事,似乎也就此终结。最后一个月,我放弃了学校的学习,报名了小班。所谓的小班,不过是在一对一的老师辅导完后的自学,我抛开了一切杂念,努力找回巅峰时的感觉。而她的成绩,也上升到了班级第一。终于,我们迎来了象征离别的联考。在最后一门英语考试后,我望着考场外的树叶,回想起我们之间的种种机缘巧合:一个国中,一个小区,一个高中,一个班级,一个小组.报完志愿后,我按耐住了自己的好奇心,不闻不问地通宵游戏,反正,我肯定考不上她的学校吧。成绩出来后,她比我高了三分,我知道这三分意味着三个操场的考生,意味着从此天南海北。时光总是抚平你的伤痛,并留下岁月的伤疤。班导把招录的情况绘成了表格,我盖住上边的名字,从下边开始寻找我的资讯,终于我看到了自己的名字,自己的大学。而此时我早已大汗淋漓,因为手指下盖住的就是她的命运,或者说,是我们的命运。我终究忍不住内心的好奇,一咬牙翻开了手机,看到了她的名字,她的大学。。。等等!!!什么!!!我上下对比了无数回,万分确定是一模一样的字体打出的一模一样的大学(重庆一所211)!!!

wtf???我赶忙在第一时间询问确认了她的学校,她的专业。没错,绝对是同一所大学。
本以为自己会欣喜若狂地准备下一轮告白,但内心的平静似乎掀起不了丝毫波澜。就在三个星期前,她主动找我qq聊天,问中国庆回不回家,要不要一起做高铁回。而此时早已出家的我只在键盘上淡淡地回复道:“当然回啦!你啥时候回!啥时候返校!balabalabala。。。”在这还未结束的暑假,我用两个月减了20斤,做了红蓝光治疗淡化痘印,我明白,一切的改变只是为了自己,与她无关。
于是乎,我们的故事似乎还没有画上句号。在九月,会开启新的篇章,迎接新的同学,新的生活。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上国中的机会,我会选择放弃。感谢这操蛋的生活使我从一个高中都考不上的学渣变成了一名211的学生,感谢暑假减肥挥洒的汗水,也感谢一直以来她的“陪伴”。

真的期待开学后的重聚呢,希望她不要那么害羞,毕竟,我早已经长大啦。


白蠡:

大学毕业后出国上了半年班,中途异地恋的大陆学生妹子被人三了就回国了,回国后出来创业,家道还行,和一帮纨绔们还过著笑醉酒吧的时光。那时候正是人人网流行的年头,彼时还叫校内网。里面靠算命搭了个人气妹子,一个城市的。当时她是好玩让我帮忙算命。让我帮她算桃花。我拿到她的八字就愣住了。因为每个天干,年月日时。和我的年月日时,完全是六合的。这样的概率有多大呢,这么说吧。和你年龄相差12岁以内的人里面这十二年里有这么十几天。然后这还不算,格局,喜用神,一切的一切都很合。当时我没好意思提这点,只是照常规给她算了。估计也是注定要认识了,给她算的准的吓人,一激动就加了我好友,后天两人网上越聊越投机,发展到线下,那种两人互相吸引的暧昧经历过的人你们都懂的,何其美好。女生跑来你家烧饭阿什么的,很温馨有没有。然而,我一直没告诉她,我就是那个和她最合的人。
==================
一开始是觉得没必要,后来,一个好兄弟不知道我两的暧昧,和我说要追她,我纠结中回避了两个月,两个月后,那个猪队友不给力的追求中,她和一个新认识的人好上了,还带来给我见过。再然后,我就自己失联了。
从此我就知道,上天安排的最大什么的都是浮云。再好的缘份自己不珍惜不努力也是没有卵用的。


李一乐:

高中时参加某学校自主招生,碰到一漂亮美眉,心生爱慕…………当然只是一瞬间的事…本屌并没有获得和她搭讪的机会。
后来我进到那所大学…居然发现和她一个班…………
遂追之…………
呵呵这并不是一个美丽的故事…………
现已分手………


David Capt:

我们学校有个段子…

大一大家都要学一门课叫《思想品德修养》,有个老太太是这门课的老师之一,一个女生被分在这个老师课上。

第一堂课之前,女生在楼梯偶遇老太太。(当然严格来算不是偶遇,都要去同一个教室)爬楼梯时,老太太滑了一下,差点跌倒。女生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搀了一把,并扶进了教室。

结果呢…

女生一年没被点名,期末98分。


倪明:

我平时喜欢写毛笔字。2009年大三暑假去昆山同学家玩,自然被同学带到周庄游览。周庄古镇里很多房子都被改造成了店铺,其中卖书法作品的店有很多。我不喜欢那种写的龙飞凤舞然而并不让人看懂的书法作品,而是喜欢规规矩矩的字。在双桥附近,有一个店的书法写的正合我意,楷书不失流畅,行草不失庄严。因此在那里徘徊良久。老书法家端坐室内。见我喜欢,便主动跟我聊了起来。
一开始无非说说我是练过什么字体之类的。我平时自恃能辨方言,一听口音便觉是河南老乡。因而问了一句:“您是河南的吧?”老人答是的。我说我也是河南的。又问河南哪里的。我说南阳的。再问南阳哪里的。我说社旗的。我正纳闷为何老人要问到这么细,只见老人笑呵呵地指著桌子侧面的个人介绍:河南南阳社旗人,家住城关镇西山货街1号。当时我便激动地说不出话了,因为我我家自我高中后也住西山货街。说来还是一个胡同的。他乡遇老乡,感慨缘分真奇妙。老人见我激动地不行,就把自己平时练习的四张元书纸的作品给了我。并勉励我回去好好学,好好练。从此以后,以为自己再也不会见到这个老人了。

2014年春天,父亲来南京看望我,顺便要去无锡。我也跟着去玩了。父亲久慕华西村盛名,因而想去参观一回,探个究竟。于是在一个下午去华西村,在金塔宾馆住了一晚。
住金塔宾馆有个福利,就是可以免费去塔顶观光层远眺。下午父亲已经乏了,我自己便决定围塔转一周。在一个展柜那里,我又看到了这熟悉的字体。心想老爷子字现在卖得很火啊,在这里也有卖。在走近些,又看到了老人家得身影!真是万想不到的事。我于是上前跟老人打招呼,说我以前在周庄见过您。老人也说我记得呐,我还给你了几张字。往事历历在目,地虽转而人犹是,他乡遇故知之感,慨叹缘分之奇。我赶紧把父亲请上来,好事要分享嘛。父亲也连称此事甚奇。老人家听说我这几年仍练字不辍,也很高兴,送了一副“马到成功”给我。来而不往非礼也,而我们又没有什么好的东西,只好把随身所带从家里拿来的一些兔肉送给老人。好歹家乡土产,聊表心情。

这大概是我遇到的最奇妙的缘分的事了。


Aorqu用户:
1.从小到大学号、桌号都是33,考号都以3结尾。各种和号码、排座有关的经验都离不开3,买球票随机发号领到后发现仍序号然是33。。。。。。以及生活中其他各种和3的缘分。比如刚玩的游戏。。。。截图时间18:33。。。。

2.国中同学,生于88年8月8日,学号8,中考考试8考场48号考号88结尾卧槽。。。。。
3.火车上听的故事:主人公讲,她和他老公经人介绍相识,认识一个月闪婚,结婚一年后才发现俩人同年同月同日生。。。。。。。


王笃舍:

最奇妙的缘分也许是,曾经在同一时间同一空间有过交错,只是萍水相逢,却在后来的某一天感叹,“我们怎么没有早一点这么熟呢?”
用叶桑的话说就是:要遇见的总是会遇见的。
用乔布斯的话说就是:You can’t connect the dots looking forward you can only connect them looking backwards.

这个问题让我想起了与叶桑的熟识。
我和叶桑是大学同班同学,大一的时候大学英语外教课,我们被分到同一个小教室,我只知道她和我是一个班的,连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也觉得她高冷,整个学年零交集,但却在外教询问英文名她说出自己叫”Rose”时大家的偷笑中记住了她。
大一高数期末考,我们一群人嘻嘻哈哈走路去工程楼考试,到地方又现找教室,耽搁了时间,我冲进去发现已经在发试卷了,就慌慌张张找了个第一排的同学问“同学,请问你是几号呀?”没错,是叶桑。她很高冷地没有回答,只是用手指了指桌子右上角贴著的座位号。我瞟了一眼,赶紧跑向自己的座位。
这之后一直到大二下学期结束,我和她仍是零交集。到大二国小期,一个楼盘的小组作业,组长分配由我们两个做PPT,才几天时间,就感觉真是遇到了知己,常常我们面对一些情景都有一样的感受,也有聊不完的话题。
直到现在,我时不时都会拿Rose的和高数期末考的事情逗她,说她那时候如何如何高冷,然后她就会说“现在你知道我其实是个逗比了吧”。


匿名用户:
以前在一个网站加了一个好友,看她照片感觉穿的像大妈,然后聊了会天,感觉和她聊天有一种亲切感。然后再看她照片,发现她长得还好,只是不会打扮。后来有一个应用叫夫妻相测试,就是测你的好友里谁和你最有夫妻相。我玩了下,然后结果要等一天才能出来,我猜是她。后来果然是。然后两天后我的好友动态里显示她也玩了那个应用,和她最有夫妻相的是我。
后来她会穿衣服了,发现她很漂亮。
﹉﹉﹉﹉﹉﹉﹉﹉
分割线﹉9月21日重新编辑,现在已无联系,也已经8,9年过去了,我仍然觉得我会对她一见钟情,仍然觉得我们彼此适合。


周小哲同学:

最奇妙的缘分…大概就是我和她的相遇了吧:
我和她呢,都是高中生,高一的时候,我们班一个风流倜傥的少年和隔壁班的女孩好了,那天正好是女孩的生日,少年带着我和另外一个哥们去祝她生日快乐。高中的女孩,你们懂得,喜欢拉着手成群结队的到处嗨,那个女孩和她的几个朋友坐在那吃饭,我们就过去了,少年说:“祝你生日快乐。”随后大家开始起哄,我无心起哄,就搁那儿应付著,抬头一看发现不远处坐着一个女孩,蘑菇头(这大概就是我之后为什么只关注短发女孩的原因吧),她就默默坐在那吃饭,仿佛这发生的事情和她无关。
这时候的我并不知道她的名字,只知道她的班级。当时也没在意,只是这个女孩浅浅的印在我脑海里(说白了就是有了个印象,长相什么的…)。
高一下学期的时候,学校作死,开了一门书法课,我和另一个同学去了,碰巧遇到了她和她的好朋友,又碰巧(没错!又!)4个人坐在了一起,写书法的时候,我不经意抬头看见了她(那个视角刚刚好),她坐在那安静的写著书法,她的朋友在特么旁边玩手机,还咯咯的乐,当时她换了内扣的那种短发(不懂发型,总之很美腻。)头发有几缕垂了下来,窗外的阳光洒在她的身上(文笔不好,你们自行脑补。)
当时我有点感冒,老留鼻涕,而我和我哥们都没带纸,我就问她的朋友,说:“你好,你有手纸么?”“没有啊,”她的朋友转过去问她,“L,你那有手纸么?”“有。”这之后我知道她叫L。
真正相遇相识是在高二上学期(高二是我最快乐的时光,没有之一。)高二前的暑假,哥们打电话给我
说:“咱们分班了,咱俩一个班”
“哦,还有谁啊?”
“还有balabala…”
“女生呢?”
“嗯…有L,和…”
“L?!”
“怎么了?你认识?”
“没,呵呵。”
到校那天,我本来坐在第一排,后来因为堵车,第一排被老师分给别人了,把我放到了最后一排,我坐下来开始观察地形(不要问我观察地形什么鬼,方便抄作业和打小抄,简直计划通。),看了一圈后发现,L就坐在我前面的左边,当时不知道脑子怎么了,我说我一定要追她,追到手!

(这里说一点,我呢,算是那种没本事,还花心,属于根本坚持不了一件事的花心大萝卜,关键还丑!还矮!大概,追她并且爱了她这么久,是我唯一坚持下来并且不后悔的事儿了。)

之后,我开始各种搭话,抄作业找她借,有事没事和她瞎扯淡几句。也就慢慢熟悉了。
然后是高二的运动会,我由于太过优秀以至于老师不让我报项目让我坐那儿给班级保管矿泉水(6666)。看就看吧,于是我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坐在操场上,看着大家跑跑跳跳,高兴得差点哭出来。这时候有人排了一下我的肩膀,是她,我问她怎么了,她说:“我要去跑800,你去那,”她指了指800米的终点,“那里等我,然后把水递给我。”当时我高兴坏了,以为这妞儿对我有意思(事实证明,她当时是只看到我一个人,而其他人都比赛去了,所以才找我。)于是拿着矿泉水屁颠屁颠的就去了。

——————稍后更新———————

接上文,当时是秋天,秋天的早晨跟冬天没啥区别,矿泉水都凉的不要不要的,都成冰镇的了,我寻思,这不成啊,她跑完再喝凉的不得闹肚子啊。于是我把水放在了袖子里(对,就那么放进去了!什么感觉?乳头和鸡皮疙瘩瞬间(勃)起来了),我整个人都凉爽了。于是这个胳膊被捂凉了,就换另一个胳膊。来回换了十几次她才跑完,我把水递给她,她问:“水好暖和,怎么弄的?”我说我给你捂的。她只说了两个字。

“好人。”

再之后慢慢的了解中,我们慢慢变成了好朋友,近似于我是男闺蜜那种吧(男朋友们不要骂我。),我得知,她有男朋友(心碎),还是我们学校高三的(心爆炸),但是那个男的去外地了,一直没有理她,扣扣也没和她说过话了。当时我就觉得不对劲,你去了外地怎么连扣扣都不联系了?机智聪慧的我立马断定,那男的要甩她!可当我看到她讲那个男的的时候,眼里充满的幸福,我想还是不要说了,毕竟只是我的猜想。
不过事实证明,我确实有说谁分手谁分手的能力,一天晚上她找到我说:“Z,我觉得我可能赶得上今年光棍节了。”我知道内男的甩她了,于是机智聪慧的我立马安慰她,说没事啦什么什么的,胡乱一通说把她逗笑了,我以为没事了,可是聊了几句后她又开始了,当时我也是狗脾气,想到渣男泡了我女神(确实把她当作女神)还敢甩?!于是我一阵骂,骂她笨蛋,骂他傻叉。总之好脾气的我狠狠的诋毁了一通,她没在说话。当天晚上11点,她给我发了一条消息,消息如下:
“也许你说得对,刚被你逗笑又哭的感觉真难受,我睡了晚安。”
我没有回她,却在心里说

我舍不得你哭,晚安。

第二天下午返校,我回到教室,站在她座位旁,她抬头,微笑。我注意到她眼眶红红的,我鼻子一酸,别过头,我对自己暗暗发誓:她必须是我的,只有我可以保护她,谁都特么不能欺负她。

嘛,也就差不多到这里了,之后我们也在一起了,好像全文没太说奇妙的缘分,可是你们知道嘛,遇见她真的是我最幸运的事儿,从高一,从分班,从排座位,到如今的种种,这不就是缘分么?实际上,我们每时每刻都经历著奇妙的缘分,就比如我偶然看到题主的问题,又想到了她。

以上,结束咯,如果有想看女神照片或者之后的事儿,给我几个赞就好啦。
处女贴献给大家,随便上我(脸红)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