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遇到過最奇妙的緣分是什麼?

問題描述:我曾經租房子,住進去之後無意中發現房子上一任租客和我同名同姓,連昵稱都一樣。 導致我後來不經意間總想在那個大大的城市裡尋找到那個小小的跟我同名同姓的女孩兒。 有時候也會想,也許我現在坐的這家餐廳,這張餐桌,20分鐘前坐著的就是她呢。 然而我再也沒有機會知道,我們是不是曾經擦肩而過,或者我和她是不是曾經無意中跟隨過對方的腳步。 《向左走,向右走》,這樣發生在漫畫里的故事,我相信現實中也是有過的,只是我們…
, , , ,
林小樹:

我跟他說我喜歡他,第一眼見到就心跳加快,不好意思,但是我自卑覺得自己配不上他
他說,我也是。


房甫鐵牛:

剛進國小第一天誰都不認識,中午不知道去哪裡吃飯,所有人都一下課都走了,一個人坐在班級裏手足無措。

一個女孩子忽然走回來了。

「走我帶你去吃飯。」

後來當了五年國小同班同學。

四年國中同班同學。

三年高中同班同學。

一直是最好的朋友,她照顧了我一天,我照顧了她十二年。


jessica Wang:

大學一學長追我 給我安排了一個錢多活少的兼職 然後為了顯示自己的權威 載了一個男的過來幫我 我現在跟那男的在一起三年了
現已分手~~~


綠子:

評論區全是亮點

—————我是正經的分割線—————
和現在的男朋友,兩個人的家是相隔幾百公里的不同城市,通過朋友介紹認識,那天我要去排號買鞋,朋友說也認識個sneaker,於是我倆認識了,之後互看不順眼。
後來因為我的左膝前十字韌帶也撕裂了(他幾年前同一位置也撕了)才開始重新說話,後發現是十二年前同一個時間點喜歡上了球鞋,家裡甚至有同一期雜志。去他家發現我倆嬰兒時期穿著同樣衣服的照片,他父母看到後也驚呆了。
更坑爹的是,老天為了安排我倆相遇,愣是讓他上了三個高三,大學之後硬生生讓他在德國放棄研究所回來找了個完全不相乾的甚至有點奇葩的工作,如果真的有月老的話,您真的辛苦了。

20161118更新
幸福總是短暫的,已分手,謝謝大家,也許得不到的才最好


劉三叔:

前前女友,是在大學里認識的。

在一個社團,

第一次見面一眼就相互瞅對眼了。

身高估計一米七,前凸後翹杏眼櫻桃口,哈爾濱姑娘。

中間那幫社團活躍分子各種叨逼叨,

我們倆一句話都沒說,

就時不時相互看看。

散會後一前一後就這么在天黑了的校園里走,

隔著五六米。

年輕真虎逼啊,

從第一次見面到這一刻一句話沒說,

突然我就一個小健步沖上去了,

扳過來看一下表情,

吻了上去,

足足一個小時。

那一年肺活量真好啊。

時間錯不了,七點響了七次鍾,八點響了八次。

去年她當媽了,朋友圈裡曬娃,還是那麼漂亮。

我就點了一個贊,

然後就被屏蔽了。


安拉大神:

小時候走丟了,一邊哭一邊在路上走
走了很遠很遠

看到一個慈眉善目的老阿么就求幫助
完全是無意識的抱住這阿么

阿么問我阿公阿么的名字
居然恰好是我阿公的前工友
就把我送回家了

至今都將這阿么視為救命恩人


匿名用戶:
我們是在駕校重逢的。

大四那年沒什麼事,我在寒假快要放假前就回家鄉學車了。

給我分配的教練對我很不好,加上我生理期到了,我就放棄學車回家休息了。

等到我生理期過了重回駕校,就換了個新的教練新的班級繼續學車。

這個時候各大高校已經放寒假了,新的班級里有很多放假回家學車的大學生。

然後,我遇見了我的國小同學。當年他考到別的市讀少年班,我們就再也沒見過。

久別重逢,十年未見。他長高了,長開了,變的乾淨帥氣,臉上的笑容似曾相識,又分明是另一個人的樣子。

他正在讀研一,就讀於西安交大。

而我剛剛保研到西安交大。

他讀的少年班,國中只上兩年。所以他從我的國小同桌晉升為我的研究所學長。

駕校練車很無聊,寒假這種旺季,每個人一上午頂多能練兩次。我們因此有了大把時間閑聊。

他很聰明,也很淵博,有理工科學校男生的呆萌內斂,也有少年班出來的聰明狡黠。

溫柔內斂不裝逼。我很喜歡他。

我後來去了交大,有了更多機會接觸,慢慢我們就在一起了。

還是覺得很神奇。

我要是沒有學車,我要是沒有來大姨媽,我要是沒有換教練,我要是後來沒去西交大,都有可能遇不到他。

可我遇到了。
可我愛上了。

緣分,妙不可言。

——————————————————
感謝大家的贊,再更新一下:
我們是國小同學,研究所校友,
還是一個家屬院的,父母在同一單位不同部門工作。
我家的樓,離他家樓,中間有2分鐘路程……


Summer楠:

16年冬天,我在廈門出差,忙裡偷閑出去玩,在曾厝垵訂了個客棧,晚飯後出去溜達,走在一個天橋上,我正在上面踱步,突然後面有個姑娘叫住我,

「請問你知道主街怎麼去嗎?」
「正好我也去啊,咱們一起啊」
一路邊走邊嘮,你從哪裡來呀,你做什麼工作的呀,東扯西扯後。。
「你住哪個客棧啦?」
「就那個xxx」
「哎呀媽呀,我也住那啊」
「天吶,緣分吶!」

往後幾天我們倆結伴而行,幾天後我倆就各奔東西,因為經常旅行,所以這種情況很常見,所以並未在意。

直到有一天。。。
照例睡前刷Aorqu,看到一個有意思的話題點進去,一個一個答案往後翻,就在這時,一個答主在問題里爆了照。。。
等等,不對啊,怎麼這么眼熟啊,再看看,我去!!這不是我那結伴而行的姑娘嘛!!這眉眼這帽子,竟然爆的照還是我們一起在廈門照的!!

這么多問題里我偏挑了這個問題,上千回答里我偏偏點開了這個答案,關鍵姑娘一共就回答過三個問題。。。

看來必須得見見了( ̄▽ ̄)~


匿名用戶:
我有兩次遇到過最奇妙的緣分。
第一次:
2013年7月去了一趟土耳其,期間與當地旅行社發生不愉快,還去了警察局報案,想要回幾百塊錢。在此過程中,身上真的沒錢了。在青旅住我旁邊鋪位的一個是成長在國外的中國小夥子S,說,現在是齋月,可以坐船去亞洲區某某處要飯啊,那飯可好吃了,於是我們就去要飯了。
2014年7月我在加拿大荒無人煙的大草原出差,轉機途中錢包忘在麥當勞,又一文不剩。我突然想到那男生就在附近念醫學院的,就在fb留個言,他就開了個車來接我去吃了頓飯。
然後,就沒有然後啦。
所以,結論是,沒錢沒關系,沒錢可以去要飯

第二次:
上個月在南美的秘魯的山城庫斯科,第二天在LP推薦的一個餐廳里吃飯,旁邊桌坐了兩個人在說英語,一聽就是美國口音,其中一個是亞裔的長相,對我笑了笑。我也笑了笑。走的時候對我揮了揮手。
隔天在100多公里遠的印加遺址上,有人喊我,我認不出是誰,他說你不記得啦?昨天午飯坐你邊上的?我這才想起就是那個亞裔米國人。我從頭到腳衣服都換了,還戴著墨鏡,對他的認人能力膜拜。
再過了一天,我在某廣場閑逛,有人大力拍我肩膀,我嚇了一跳,回頭一看,又是這位先生,然後我們彼此擁抱了一下。
偶遇一而再,再而三,這在我生命里也是第一次。
然後,也同樣沒有然後啦。
哈哈。


匿名用戶:
我阿公和阿么

阿公年輕時畢業於黃埔軍校,於次年奉命調往湖南,
湖南嘛…多雨的城市,你懂得,於是就在某個雨天遇到了一個女校的姑娘,沒錯,就是我阿么,據阿公說他當時騎馬路過,餘光撇見一個穿著女校衣服的姑娘,只是隨便看了一眼就感覺被電擊了一下,情不自禁的撥轉馬頭,下馬,走到避雨的姑娘身邊,低聲說:小姐,可否允許在下送你回家?沒錯,姑娘答應了。阿公說他當天晚上就沒睡著,往後幾天就鬼使神差的在姑娘家附近轉悠,後來他就調往南京了。

過了很久以後,阿公在戰場受傷昏迷,被送往後方醫院救治,治療效果很好,兩天後阿公醒了,醒來後第一眼就看見了那個姑娘(姑娘是護士),幸好阿公傷的不重,本來搞不清楚狀況的阿公在那一瞬間開心的不得了(真難為他了)。姑娘也認出了阿公,後來嘛…呵呵…


匿名用戶:
大二暑假去做手術,遇見一個小瞎子。
熊孩子可皮了,每次都想揍他。
我把喜歡的項鏈戴在他脖子上,
告訴他哆啦a夢會給他一隻眼睛。

後來大三去做手術,又遇見他了。
現在我喜歡的項鏈在我櫃子裡面擺著。

恩,
他好了。

有時候我不知道櫃子上的那個項鏈是真實還是我後來自己買回來的。
媽的。
迷迷糊糊的感覺一切都是夢。
我知道我沒有做到我該做的事情。
所以活該遭報應。


匿名用戶:
麻麻和我男神(我爸爸)的緣分算么,當年麻麻和同學去大學所在城市的一個法官家裡去辦事還是什麼的,然後碰到男神和姑姑也正在法官家裡,麻麻當時坐在客廳看了一眼男神心想,如果和我結婚的人是他這樣的就好了。當時兩個人互相不認識也沒見過面,也不知道對方是哪裡人。

後來麻麻工作後熟人介紹,同事介紹,都是介紹的男神。

就這樣真的成了。。。( •̀∀•́ )

然而當多年後麻麻和我談起她年輕時候的往事心有不甘的說怪我當時想太多,就那麼隨便一想後來竟然就成了?!(ಥ_ಥ)

還好男神當時沒聽到( •̀∀•́ )

男神肯定會說

奇妙的緣分呀,天註定(ง •̀_•́)ง

麻麻和男神是同一個大學不同專業不同屆

我上國中的時候家裡收拾東西翻出好幾封當年男神追麻麻時寫的情書~~~鋼筆字不要太瀟灑俊逸(ง •̀_•́)ง

妥妥的優質藝文青年( •̀∀•́ )

然而男神看到不好意思的說誒呀,多少年前的東西了,扔掉吧扔掉吧,麻麻一把從我手裡奪走情書說當然不能扔要放的好好的。

可惜後來我再怎麼要求要看也沒看到過男神的情書,也不知道到底麻麻把情書都藏哪了。。。。。(ಥ_ಥ)

那個年代有好感就只是認認真真寫幾封書信,語氣謙恭又不乏趣味,托熟人輾轉送到對方手裡,眼巴巴的等著回信,幾日沒消息又用上深黑的墨水還有特地買來的信紙,洋洋灑灑幾張寫好裝進信封又託人送去。

互相尊重,坦誠相待,及時溝通,彼此慢慢的了解。沒有微信陌陌沒有微博Aorqu的年代,沒有網上要微信,沒有私信約跑步,沒有那麼多,正妹你好帥哥約么。

快節奏磨光了人的耐心,想想你上次拿起鋼筆寫信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下次碰到這樣的奇妙緣分,不如也動手寫幾封情書吧。就算對方拒絕也得給你寫封回信說,你是個好人。( •̀∀•́ )

如果我是男生估計也是寫得一手好情書吧(ง •̀_•́)ง說不定還能撈到情書小王子的稱號( •̀∀•́ )


Aorqu用戶:
一買就跌,一賣就漲


天外來客:

@朕知道了 再次瀉葯!
第一次一個人出國旅行,就遇到了邀請我回答問題的這位小正妹。

雖然在曼谷的街頭只有一面之緣,總共加起來可能也就15分鐘左右,但奇妙的緣分卻從此拉開帷幕。

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見面

加了微信之後,就按照既定計劃開始各自的旅行。小正妹去了甲米,而我在曼谷待了一天以後就去了普吉和清邁。期間保持著愉快的聊天,小正妹在甲米玩過幾天以後返回曼谷以後準備回國了。然後奇妙的事情就開始發生了。。。


3月3號星期五的聊天記錄


3月6號星期一的聊天記錄

這是第一個巧合的地方!而我本來的旅行安排是3月6號下午就要離開曼谷回國了,但是因為護照丟失,去大使館辦理旅行證所以不得不在曼谷多待一天。在BOOKING上定了一家青旅之後,出去吃晚飯的時候就發現了這個熟悉的地方。

然後第二個巧合出現了,請看聊天記錄。


然後在我補辦了旅行證即將離開曼谷的時候,我真的在青旅門口遇到了那個日本小伙。

而為什麼我會被小正妹在Aorqu上邀請回答問題呢?因為關於Aorqu也有巧合的事情發生!在我們知道彼此都玩Aorqu並且互相關注了以後。。。

而我註冊Aorqu這么久,基本都是以瀏覽別人回答為主,真的很少回答問題,那麼冷門的一個問題都能推送給小正妹,這的確讓人資料不到!

跟其他人的回答相比,可能我們這些小小的巧合的確算不上什麼。不過對於以前從沒有過類似經歷的我來說,真的是很奇妙的感覺。
她告訴我她今晚去相親了,心裡有些小小的不開心,不過還是從心底祝福她!!!

最後附上小正妹照片一張


Yi Yi:

哇哈哈^ω^感謝這么多贊

我決定爆一下性格小男孩的媳婦照片

————————————————————————————————以下原答案——————————

發現這問題有點晚了,細細說,眾看官見諒

04年高一,追同班一個姑娘,性格有點像小男孩長得卻很漂亮。

當時沒答應因為歲數小,但日常接觸什麼的倒也像個好朋友。

那時都聽磁帶聽廣播啥的,所以有聽到好聽的歌也會互相推薦一下。

有一次她說胡彥斌的《你記得嗎》挺好聽的,當時她一說我一聽事兒就過去了。

高二一開始我去了文科班,她還在理科,接觸就少了。

好像是08年了吧(大二),突然聽到了這首歌,蒙了!!!

這里我必須貼一下歌詞——

你記得嗎~
胡彥斌
你記得嗎我曾試探著對你講
將來一定會把你娶回家
賺很多錢給你花
你當時紅著臉低著頭跑回家
很長時間再也沒有和我說話
你記得嗎我們一起玩攀崖
為了不讓你受驚嚇
我不小心磕破了下巴
看著你心痛的模樣
我覺得自己很偉大
我知道你怕吃辣
喜歡喝珍珠奶茶
我知道你怕別人說閑話
才會故意到離家很遠的地方和我玩
我知道你怕惹麻煩
才會違背心願地跟我裝傻
我是一個真正的男子漢
不會讓你擔驚受怕

這這這,這分明就是喜歡我卻沒說出口嗎!?

趕緊聯系了以前同班好朋友,打探了她的情況和聯系方式,重新開始,追追追!

09年年末確定戀愛關系哈哈哈

去年年初領證啦~

今年辦了酒席~

但是她表示根本記不得這首歌和這回事兒了,這應該就是緣分吧


匿名用戶:
我是江西人
我的前任和現任都是浙江人
並且都是諸暨人
並且住同一小區
並且倆人同齡
但是他們互不認識
我在交往之前也完全不知道

跟現任交往後我總跟閨蜜感慨
誰能想到
在那麼遠的一個小城
同樣一個小區里
可能經常擦肩走過的兩個男生
會在未來都跟我有過交往


王哆啦:

說個姐姐的故事
每年畢業季,大四的學生會賣各種參考書什麼什麼的,姐姐當時要考研,就去買書,姐姐又很不喜歡書上有別人的名字(她覺得很傻),於是找了很久,在一個學長書攤上買了考研的復習資料,書上沒有名字,統一畫了一個機器貓,這是開始。
後來姐姐考上研,轉眼到了結婚的年紀。准姐夫第一次到姐姐家拜訪,在書房翻書偶然看到考研書,發現是自己的。那麼當時為什麼沒遇到姐姐呢?姐夫回想起來說在那裡賣了三天書,只有姐姐去的那個下午回宿舍找同學玩去了。
不過該是你的就是你的


Aorqu用戶:
高三時為情所困,任性深夜離家出走,跑去火車站,溜上了一趟凌晨一點半經停發往烏魯木齊的火車。
那趟火車車廂基本沒什麼乘客,有幾個列車員坐在車廂頭聊天。其他乘客要麼直接橫躺在長椅上打盹要麼趴桌子上埋頭睡覺。

半夜跑了也沒跟家裡打招呼,隨著火車轟隆隆的駛出我出生的那個城市,心裡突然暗暗有些後悔,開始擔心家裡人會為我的失蹤感到恐慌,怕爸媽今晚睡不著滿大街找我。

於是我想借個電話給家裡人報平安。環顧車廂,看到前面座位上有個男的趴在桌子上,好像沒有睡著,就冒昧過去開口借他電話給家裡發條簡訊。當時那個年代很流行小靈通,他了解了我的情況,便把小靈通借給我讓我聯系了家裡人。

當然,話匣子就經此打開了,他了解到我是因為感情的事情以及高三的壓力才任性出走,而他也碰巧是因為感情的事情「離家出走」,但是不同的是,他已經是大二的學生了,從學校出走,課也不上了,買了張火車票,沒有目的地,隨著火車一路經過新疆的一些小城市,就下車在小城中溜達,住宿,再買票上車,一路向西。

走了好多天,發現心也散的差不多,事情也差不多想通了,就啟程返校了。

這一路我們分享了很多心事,他還給我講了自己的情感歷程,還給我看了他為那個女孩寫的日記,真的是很純情很用心的一個男孩,可惜那個女孩沒有珍惜他。我們的話題基本都是關於一個傷了我們心的人,一些學校無聊又有趣的瑣事,一種人與人之間情感的困惑等等….勸解或者傾訴,我想此時我們都是彼此最好的聆聽對象吧。

原本是兩個陌生人,一個正離開傷心之地渴望解脫,另一個已完成自我解脫正在返途中,而我們卻因為一趟火車一個電話,成為了兩個此時此刻最能感同身受的人。

時間不知不覺地過去了,大概早上七點左右的時候,天漸漸地亮了,我們的火車在一望無際的戈壁上行駛著,太陽從戈壁與天相連之處緩緩升起,輪廓清晰,橘紅的色彩溫暖而耀眼。從列車的車窗里望向遠方的天空,我第一次真實地體會到在書本中學到的那個形容詞:壯美。

許多年過去,那一刻美麗的景象仍然深深印刻在我腦海里。

列車到站,我們互相道了聲再見,便又沿著各自的人生軌跡繼續向前。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