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遇到過最奇妙的緣分是什麼?

問題描述:我曾經租房子,住進去之後無意中發現房子上一任租客和我同名同姓,連昵稱都一樣。 導致我後來不經意間總想在那個大大的城市裡尋找到那個小小的跟我同名同姓的女孩兒。 有時候也會想,也許我現在坐的這家餐廳,這張餐桌,20分鐘前坐著的就是她呢。 然而我再也沒有機會知道,我們是不是曾經擦肩而過,或者我和她是不是曾經無意中跟隨過對方的腳步。 《向左走,向右走》,這樣發生在漫畫里的故事,我相信現實中也是有過的,只是我們…
, , , ,
Aorqu用戶:
我和我老公是QQ上認識的,然後就見面了就談戀愛了。我們倆好了之後發現,他媽和我媽是國小同學不同班一屆的。他表姐和我表姐高中同班同學。他表哥和我另外一個表姐高中同班同學的。他舅舅和我的姑姑在一個銀行工作。他的大姨夫曾經是我爸手下的戰士。他的弟弟比他小12歲叫晨晨,我的弟弟也比我小12歲叫晨晨。。。
我想說這么多年來為什麼只有我們兩個人不認識?????


匿名用戶:
那年,我爹地21歲,打工回來,見家門口有幾個女孩在跳繩,其中有個女孩生的白凈清秀,跳繩技術高超,爹地芳心暗許:「要是以後娶她就好了」……沒錯!那位小正妹以後就是我媽!
爹地是我媽的第一個相親對象,一眼對上,我媽說:我當年看見你爸,心裡可是喜歡了……

那年,我7歲,女,搬家到新城市,入學當地幼稚園 大班,班裡有個男孩子,頭發紅紅的卷卷的,生得可愛機靈,我心甚愛之。
國小時他消失了,不知去向。
六七年後,高中,入學第一天,我迎面碰到一個男的,頭發紅紅的卷卷的,生得相當邪魅俊俏,我心甚愛之……某天,天時地利人和,排隊時,身為隔壁班的我們肩並肩站在一起了,我計劃搭訕,但是開了口又閉上,如此反覆數十次,突然,他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我一下,我至今記得那種心臟化為一隻飛鳥,在胸腔振翅欲出的激動……
他:「我記得你。」
我:「我……我不記得你……」
他:「嗯,我確實改變有點大,畢竟我小時候是一個很可愛的小妹妹」
………………
我:「…妹……你……妹……」

————————————————
我這一生有過兩次一見鍾情的經歷,一次是小時候的她,一次就是少年時的她。
後來,再沒有遇見這樣莫名其妙就能如此吸引我的人。

——————更新——————有人問後來————————
後來的事情,我有空了貼個漫畫上來……其實一年前我就把它畫出來了……


希希的全名是冠希:

我和我的貓.

我想要買的貓,breeder在網上說賣出去了,結果在另一個人手上買到了,後來發現這居然就是那隻網上我想買的貓.那個人因為過敏養了3天就不想養了,於是我擁有了它.

是你的無論如何都會到你身邊.


匿名用戶:
我在高二暑假的時候去雲南支教了。兩周的支教結束後,我們幾個同學決定去大理玩一玩。其中一個同學叫了她的國中同學X(女)和我們一起玩。於是我認識了X。

我在國中最好的朋友之一K在高三暑假邀請我去他老家玩。在預定日期前幾天他在杭州有事,結果問我要不要和他一起回去,我想了想就決定提前幾天和他到他老家去了。

但是,在我們去的第二天,他有一個國小聚會。我完全不認識他的國小同學,但是他父母堅持要我去和他國小同學一起玩,我就嘗試著去了。

他有個國小同學J,我們其實也就是玩了個狼人見了一面,於是我們就加了個QQ,如果我當時不決定提前幾天來,我也不會認識她。

一切都很正常,直到今年七夕,X和我微信聊天,聊著聊著提到了在她去台灣玩的時候碰到的一個她覺得顏值很高的人L(男),於是我得到了L的照片。

之後我無聊在翻空間,突然我發現J的一條狀態里,有一個人長得特別像L,於是我就把X給我的照片給了J,問這個人是不是L,沒想到居然是同一個人。
你們以為故事到這里就完了?其實才剛剛開始。

J把我拉進了他們的討論組,於是我得到了L的微信,一開始我只是想撮合一下L和X的,但是L看了我的照片貌似對我更有興趣,然而我是個男的。

然後L開始各翻寵溺攻勢,開始套我自拍,發他自拍。開始叫我老婆老婆,一看到我的照片就誇我,之後我們的qq還關聯了。我一開始有點嚇到,但後來還覺得這個人還挺可愛的。於是我們就開始約了。

做了兩個小時高鐵,我終於抵達了L的老家,他買好奶茶等著我,把我從高鐵站接到了市中心。另外叫上了J和另外一個小夥伴,我們四個人去吃了飯看了電影玩了桌游和密室。

晚上沒有動車,於是我只能睡L的家。他家有一條狗,超級可愛。我們早早洗完澡就躺在了床上,看了會兒電視,我們關了燈。月光灑在我們的臉上,他居然就親了上來。。。然後省略一千字小黃文。。。

第二天我們上午繼續開心的聊天,下午我做動車回了杭州。顯然約一次是不夠的,我們之後又約了一次遊樂場,晚上去了外灘,我們全程虐狗。那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刻。

然而好景不長,玩完遊樂場後3天我就要出國留學了,一開始我們信心滿滿,覺得異地戀沒有什麼,它會讓我們心中有牽掛,每一次見面都倍加珍惜。然而這只是說說的。我到了大學4天後他就提出了分手,我挽回了好幾次,他都只有一個回答:我對你沒感覺了,我一開始也沒有那麼喜歡你。

故事到這里也差不多結束了,這也應該是我回答過最長的了吧。由於當事人關注了我,只好匿名了。


AG娜醬:

我心裡喜歡了我前男友2.3年,可是中間發生過一些無關緊要的事一直沒有在一起,一直保持著朋友的聯系,直到一天晚上他終於跟我表白了,當時心裡特別高興,第二天打電話說著說著我情不自禁說了一句,我們終於在一起了,他沒聽懂我突然這句話,問什麼?我說沒事,其實心裡特別高興特別幸福覺得能一直這樣下去,大有和他一直在一起的信心。後來他劈腿了,分手了。後來我的現男友萌萌噠常先生出現了,那段時間一直陪著我,興趣愛好都差不多,他喜歡扯淡我也喜歡一本道,跟他在一起都挺開心的,後來一天晚上我倆聊著聊著就確定關系了,第二天打電話說著說著他突然說,我們終於在一起了。語氣聽著特別幸福,我呆了幾秒,特別開心。 後來證明他更適合我,更值得我愛,我現在很幸福。希望一直這樣下去。

–––

評論里問我一本道是什麼鬼,我一想難道除了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之外還有別的意思!!還好我機智百度了一下,果然看到了奇怪的東西。在這里解釋一下,你們可以裝作看不懂的樣子(ಥ_ಥ)我很純潔,是的。


Phil:

謝邀!

我和我太太,是大學同學,不同專業,我倆之間有很多的共同朋友,甚至我高中同學就和她一個寢室,但是實際上我們是自己相識的,和他們都沒有關系。


lau phunter:

好多好多年前我們市國小畢業有個全市統考,考語文數學兩門,考完之後有個全市排名放榜。作為一個聰明刻苦的小朋友,我考試成績是,語文97數學100,為敝校A國小爭得了全市第一名的成績。當時我是以個奇怪的姿勢一路扭動小跑回家報喜。不過我記得不是全市唯一最高分,有一個B國小的忘記叫什麼名字的孩子和我同分,他語文100分數學97。

之後這事就消失在記憶里,直到前幾年,我在歐洲某國做實驗,一個多年好友正好在隔壁某國做數學研究,我們就找個假期一起出去玩。一個寒冷的冬夜裡我們說道小時候的故事。他說,雖然好漢不提當年勇,但是我國小畢業可是全市第一名,當時語文滿分數學扣了3分,和當時同一個市的另外一個孩子並列,好像那個孩子是A國小的,語文扣了3分數學滿分。我問他說,你國小是不是B小的?我就是A小的那個孩子。

按照Aorqu的尿性基本上都會問你們倆最後是不是相擁而泣然後最後在一起了啊。答案是,並沒有!


匿名用戶:
小時候經常夢到一個男孩和我玩,跳繩,吃糖,爬牆,騎竹馬,抓蜻蜓,打撲克什麼的,我叫他 蘭娃娃,後來真的遇到了,我去,活的,各種玩各種投緣啊!!

我倆隔著千山萬水的,跨了大半個中國,遇到了!之後便開始更相信因果和緣分了!

Ps
夢里真真的是純純地玩耍啊,純純地玩耍啊,純純地玩耍啊!

我和他是超好的基友,但倆大老爺們沒啥未來啊,最近在努力撮合他和我妹^_^和我妹共用帳號,匿啦安全啊,大夥見諒

同志們好熱情,正在研究怎麼刪掉消息通知,怕我妹看到周末揍我=_=求高人指點!!


悅悅:

一年前經人介紹相親認識了一個男孩。我們約在介紹人工作的地方見面,介紹人那天工作出了點問題,約了6點見,我等到了8點才見到那男孩。怎麼說呢,就是看到他的那一刻整個世界就都亮了。當時介紹人介紹他叫什麼名字我都沒記住,整個人都是懞的!

然後!他的世界沒亮…那次見面後就沒再聯系了。。。

後來我就整整後悔了一年,後悔為什麼連個電話都沒敢要…那真的成為了那一年我最後悔的一件事!

那一年來,我真是遇到一切美好的事都會想起他一想起他就笑。就覺得遇到他之後,瞬間感覺這么多年的等待都有了意義~甚至藝文的說,看到漂亮的景色,都覺得他不在身邊都不美了。這一年我還在Aorqu表達過對他的感情…我滴神額!

大概!!「念念不忘,必有迴響」!我們見面的11個月後的上周!!我坐公車,居然碰到了他!!!你們能想到我們當時有多激動嗎!!而他也記得我!!我們互加了微信!!

現在進行時的就是我在試著鼓起勇氣去追他!我那麼膽小的一個人,我總是給自己加油!去努力!最壞的結果不就是退回電話微信什麼都沒有的狀態嗎!!先做朋友聊聊微信吧!身邊的人都在跟我說女孩子不應該那麼主動!並且一年前人家拒絕過你。但是我想說的是為什麼一定要分那麼清楚呢,有些事情想做不就應該去做的嗎?不是說有句話說「既然認識了,那乾脆碰撞出更多交集吧,不然有點浪費緣分,這叫沈沒成本效益」嗎!

我要去努力了!我想我的愛也能那麼熾熱而持久。我要去愛別人,這種感覺太棒了!

求祝福!!


Aorqu用戶大連理工大學 生物醫學工程博士:
加入了遼寧Aorqu群,半年沒說話,群主有天語音叫大家起床,聲音特別萌,我就搭了一句嘴,然後大家起鬨讓我爆照,現在群主是我女票,十一回我家(我已去過她家,並得到了認可。

PS:我的父母和她的父母職業都一樣,而且職位都很像,家庭出身都差不多。另 我媽媽和她媽媽一個姓。

有人問群號 我就在此公布了117196105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霸道的分界線)
回想起來還有很多細節:我在大連,群主在上海(群主大學部在瀋陽);我是陝西人,群主是山東人。


李悠:

在Aorqu上的第一個回答獻給男票。
剛到北大的時候看上了靜園草坪,心想以後一定會經常去那裡彈琴,一年過去了一次也沒去過。有一天表姐從中科院過來找我玩,我就帶她到靜園找了塊石頭坐下彈琴唱歌。後來表姐有事先走,我自己又多停留了一會兒,發現不遠處的草坪上有個男生在靜靜的聽,還不時鼓掌,有點小感動。天黑後收拾琴箱準備回宿舍,他走過來跟我聊了幾句,一路陪我走到宿舍門口…此處為單身狗們善意省略一萬字…再後來他就成了我的男票。後來他說他也很久沒去散步了,那天剛好有空又是一個人。
(其實比較想說的是,陪我走回宿舍的一路怎麼就不幫我背琴呢?不知道那琴箱很重嘛?)
圖為北大靜園以及答主和男票的熊


Aorqu用戶:
上國中的時候剛流行網聊,我在網上認識了一個大哥,說話非常幽默而且懂歷史,我和他聊的特別投緣,互相加了qq。後來我去外地上學,上網不方便,就很久沒和大哥聊天了。隨後我在學校里認識了一個姑娘,一個月後她成為我女朋友,十一回家我加她qq的時候發現她的qq就是當初那個大哥的qq。我問姑娘這個qq號哪來的,她說她哥給她的。原來當時和我聊的很好的大哥,就是後來我女朋友的親哥哥。
已經分手,不過確實巧的令人難以置信。


kzhw偉哥:

「喲!你也剛吃完飯啊!」
「喲!你也是啊!這么巧啊!」
「喲!我剛從金手勺出來!」
「喲!這么巧!我也是啊!」
「喲!我坐門口靠北那桌!」
「喲!這么巧啊!我也是啊!」
「喲!我晚上和人把一瓶白的對半吹了!」
「喲!你也是啊!這么巧啊!」

我就默默地看著他倆撒酒瘋……


老漂:

看星語心願初見柏芝,
驚為天人,
浮想翩翩。
轉眼08年,
天遂我願。

這真是奇妙的緣分。


teipii:

出去漂流,兩人一個充氣小船的那種,踩上船的時候腳一滑結果掉水裡了⋯⋯人家只好漂來一輛空船讓我一個人爬上去。於是成功開啟了漂流之旅。路上遇到一個半路落水爬上岸之後同船同伴漂走的,站在高崗上等待救援,無奈過來的都是兩個人坐滿的船,躊躇之際他遇到了我。一番掙扎之後終於我們兩個人再次成功開啟了漂流之旅。一路跌跌撞撞,在陸續上演掉下水抓住船互相搭救的戲碼之後,成功抵達目的地。因為大家都急著去洗澡換衣服和朋友匯合,生死之交的漂流之旅便就此打住。
兩年後,去幫隔壁大學的好友拍畢業照。正拍著,迎面過來她書院的一群同學,裡面一個竟然是當年漂流的生死之交。劇情當然不狗血,相認、寒暄、合照、告別。未完待續⋯⋯

之前那段貌似續不下去了呢⋯⋯

補充一個最近突然又回憶起來的奇妙緣分。
男同事找我介紹女朋友,正巧國中好友的高中女同學也在急著找對象。默默和好友碰了一下雙方的年齡、學校、專業、星座、照片,甚至連擁有相同的少見姓氏這點都十分般配。於是懷著拉皮條之初體驗的激動心情互發了微信名片⋯結果⋯雙方竟然是⋯前任男女朋友⋯
世界真是小。


yanzhihaos:

15年的夏天,彼時我剛跟前女友分手不到一個月。天天跟一群朋友在外面喝酒。有一天晚上喝到臨晨12點半左右,當時我這里有個朋友當時跟一個T有點糾紛,那位T朋友我根本不熟只是點頭之交,電話里嚷嚷著不知怎的就非要去找她理論。

當時我們這里4個漢子浩浩蕩蕩殺入了KTV,一看,我靠一包間里全是妹子,然後各種開心啊。因為除了那位解決糾紛的哥們以外三人都是單身,於是就開始找妹子們喝酒。

我平時喝酒都不會單獨找女孩子搭訕,覺得丟臉。那天都第三場了快失去意識了,不知怎的看到一位正妹覺得還不錯端著酒杯就上去搭訕了。

後來我朋友形容進包間看我動作飛快,前所未有。然後他倆都盯上了一位95年的高挑正妹,輪番上陣,可惜都沒結果…

我當時說的什麼話幾乎不記得了,只記得一陣吹牛逼,當時土木工程剛畢業我說我是建築師啊blablabla……

聊了一晚上,散場都5點了,快天亮了。

稀里糊塗留了個微信,然後……

我和那位正妹快要結婚了,孩子名字還沒想好!

我某次以外初次見面自己玉樹臨風,她告訴我,當時她們一群女生聚會,不知道哪裡冒出來4個醉鬼,進來又抽煙,說話聲音又大,把她們喊的酒全喝光了,還不付錢就走了…

我們走了一群女生集體譴責那位T,說你哪裡找的「F4」?

我說那你留微信幹啥?

她說你以為我想留,你一直問啊問的,而且那樣子不給我還真怕你當場拿酒瓶子打人!

我:……


麗貝卡:

我想說的是我和一個德國人的緣分。因為真的奇妙到我們再次見面時都好詫異和感慨。
我和他是在2014/04廣交會上匆匆見面。他是另一個業務員J邀請過來洽談的客戶,但是J臨時派去Hk,由S來替代。他走進我們攤位的時候,S走開了,又剛好他一頭金髮齊肩,墨綠色的眼➕185以上的個頭,外貌協會的我故作姿態詳裝專業的擺出笑容迎上去(很不要臉的),我們都沒怎麼聊產品,就是說接待他的S走開了需要稍等,我調侃他 so lucky由我暫時接待等等。交換了名片。後來他和S談business去了,直到他走了我還留戀著他的背影,感慨參加了那麼多次展會,和各路貨色鬼佬打交道都沒有遇到一個這樣讓自己小心臟撲通撲通瞎跳的。因為真的好帥啊,sideburns,strong,tall and gentle. Amazing sound. 當然審美因人而異,他只是恰好完美符合我所有的審美。畢竟不是我的客戶,所以我只是YY,也知道和他不會有什麼工作聯系或別的。

下半年我換了家公司,其實是完全不相關的領域和產品,公司又屬於開發客戶的初期階段,我整理以前的舊客戶資料,看看產品是否有相關性,每天都是大量開發信。10月展會季到了,又要邀請客戶來booth 瞎BB了…

在邀請函中得到3個客戶回復,其中確認去客人酒店拜訪,拿產品catalog和sample去談的有2個客戶。對的,其中一個就是他!只是我有「外國人名死活記不住」的毛病,壓根不知道是他。等到我跑錯酒店,告訴他我在大堂,他說自己像SB一樣在酒店大堂到處找,然後誤以為吧台唱歌的黑色衣服小妞是我,後面才知道我們說的就不是同一個hotel,(這里吐槽一下李嘉誠先生沒事開那麼多hotel,名字又都一模一樣harbor plaza,我打的從Hk西跑到hk東)人小伙等不了洗澡去了,叫我來了在大堂音樂小吧那等。

到了目的地,很無聊,我拿著平板開始火熱的打飛機遊戲(就是微信遊戲剛興起那會那個打飛機!),然後突然淡淡沐浴露混雜檀木香味出現,我沒有留意,繼續低頭奮戰玩遊戲。直到感覺頭頂有眼睛,我對面好像有個人坐下半天沒吭聲的,我猛抬頭,尼瑪!!什麼叫男神近距離接觸,溫柔看著你,還剛剛洗白白香香的。我整個人就是懵的一樣。一直不敢確認他就是我約見的客戶。哈哈哈。真的好想不到啊,他也覺得so unbelivable。

然後我們花了半小時假裝正經的談了公事,體驗了一下產品,然後就愉快的開始吹水了。他教我卷那種地道的德國煙草,可惜我手抖,怎麼都卷不好,然後男神溫柔的英文講解,示範,最後卷好後舌頭輕輕舔過煙卷固定好…伸舌頭…舔…我當時就是色字當頭一把刀,迷得暈乎乎。

各位看客看到這里可能要YY了…不過你們放心,那時候我有正經男朋友的,做不成ONS的事(沒有的話另當別論),只是我們抽煙喝酒,敞開心扉的聊天,兩個不同國家的人,碰到一起,太多事情可以分享可以聊天了。他認真傾聽的樣子我到現在都忘不了。我們走過HK幾條巷子去找麥叔叔,一起吐槽hk的711爛大街但是還是在數啊數。

有句話是我們遇到愛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理解。感覺到他的支持以及包容。情緒泛濫所以說了很多憋心裡的大實話,對自己人生也好生活的困惑。越說情緒越快失控。被他一眼看穿,給了我溫暖的擁抱和kiss。是kiss,但是不是曖昧的狂野的眾看客YY的kiss,更像是看見可憐的寵物受傷的憐愛的kiss。然後我們分別。

人與人的際遇真的是緣分。抓太緊反而失去太快。要看開看淡。真的是你的一定會回來找你的。這句話送給剛剛失戀的自己。2年的感情。

PS:今年11月德國男神又來中國,也約我見面吃飯了。我想去。而且我單身。
看客們,我要去赴約嗎?

謝謝你們看到現在。得空點個贊吧。


匿名用戶:
國小五年級時,我十一歲。在這一年遇見了她。四年以後,再次相逢,只不過這次的身份不再是陌生人,而是師生。

我就讀於某知名211的附屬國小。當時幾個關系密切的小夥伴,都是該大學的正牌教工子弟。
因此我國小時期的午休時光,大多用於跟著她們在大學校園里閑逛,每棟教學樓都留下了我們的足跡。

記不清第一次見到她是何月何日,記不清當時她穿著什麼顏色款式的服飾,只記得那天異常的酷熱。
酷熱到三個小傢伙一路飛奔,沖進教學樓里的圖書室,對著空調一陣頂禮膜拜。伸著舌頭,喘著氣,像三隻狼狽的小狗。
而她當時就坐在離空調不遠的位置。她低著頭,正安靜地看書。

盡管當時我只有十一歲,對於自己的性取向尚不明朗,未曾想過自己今後會喜歡同性,但我卻對她產生了一種莫名的好感。
這種感覺,夾雜著小孩子幼稚的喜愛,以及難以自禁的悸動。

她安靜地坐在那裡,像一幅油畫,又像夏夜湖心浮動的睡蓮。
大概是被我們的動作驚擾,她微微抬起頭看了我們一眼。眼神乾淨冰冷,看不出任何情感。盡管我能猜到,裡面大概帶著不滿。
我被這一眼深深觸動,內心油然而生一種難言的羞愧。我低下頭,輕聲對小夥伴說:「小聲點,有人在看書呢。」
於是我們趕緊找了空桌坐下。我又偷偷看了她幾眼。

這就是我和她的初遇,現在回想起來簡直糟糕透頂。我們那天的表現,也許會成為她教育學生時的反面素材吧。
那天過後,我又偶然地遇見過她幾次,也是在大學的校園里。我有點臉盲,卻記得她。

四年以後,我成為了本市最好的重點高中的一員。而她,也陰差陽錯地於同年來到了這里。
她不是本地人,我讀國小時遇見她,是因為當時她來做學術交流。直到四年以後,才調職來到了這所高中。

這四年裡,我早已模糊了對她的印象。再次見到她時,心中卻仍有一種莫名的親切。
而向來性格淡漠的她,不善交流的她,竟然主動與我說話。
我們就這樣,在不同的時間,不同的地點,再次相遇了。
更確切地說,是久別重逢。

四年後的我,對於自己的性取向已經有了清晰的認同。這次重逢,讓我無法自拔地愛上了她。
高一的時候她並不教我,是另一個班的班導,這無疑讓我們的交流困難了許多。然而到了高二,我們班的科任老師卻突然調動,而最終的替換人選,竟然是她。
年級里十幾位語文老師,比她空閑的實在是太多了,連我自己也沒有想到,最後會是她。
這大概就是緣分。

她來教我以後,一切都變得那麼美好而自然。
在日常的閑聊中,我也意外地認出了,她就是幾年前那個讓我心動的人。記憶一旦確認,便像打開了閥門的洪水,漫天而來。年少時與她相關的,零零星星的碎片,也就此完滿。
我常常對我的小夥伴們說:「她是上帝賜給我的最好的禮物。」 正如哥哥說,唐先生是主賜給他最好的禮物。
我是她生命中的意外。這份意外,帶著甜蜜與驚喜,帶著忐忑與不安。我們互相喜歡,卻永遠也不可能在一起。

不過,我仍感激這份緣分,讓我遇見了這個世界上最美好的人。
還有一個多月就要畢業了。希望沒有我的未來,你也要幸福。


Aorqu用戶:

2010年9月,大一軍訓,生病請假,正好趕上那天院里發新書教材,每人厚厚一沓,教官看我不舒服就叫了個和他關系很好的男生來幫我搬書,順便送我回寢室,那個男生留著長長的劉海,眉目清秀,一路上聊著天把我送到寢室樓下。
 後來每次軍訓集合碰到都互相打個招呼,有時候會晚上打電話聊天聊很久,或者在電話里彈琴給我聽,再後來一起出去逛中央大街,有個小孩過來推銷玫瑰,他買了一朵有的害羞的遞給我。
 有一點戀人未滿的狀態,那時候對他有一點比朋友更多一點的好感。但是當時心裡已經有別的喜歡的人,失戀的時候在寢室哭了一場,覺得很孤單無處可去,想找個人說話卻又不知道找誰,於是給他打電話,他周末本來回家了,接完電話又打車回學校,陪我繞著學校一圈一圈的走,陪我聊天,直到半夜寢室熄燈前送我到樓下。
 但是這天之後我們再也沒有主動聯系過對方,而且在並不大的學校里竟然整整兩年半再也沒有遇見過。只是偶爾走在路上會想起他,但又找不到什麼重新聯系的理由。 
直到大三感恩節學院晚會,在舞台上有一個校樂隊演奏的節目,裡面一個吉他手,看起來很眼熟,雖然坐的很遠看不清他的面孔,發型不是長劉海,是乾淨的短髮,但是冥冥之中總覺得這個人就是他。那一瞬間有種怦然心動的感覺,於是主動發了條簡訊問他是不是來我們院的晚會了。晚上收到回復,是啊,我還在想會不會遇見你。

緣分這東西,兜兜轉轉還是會把他帶到你身邊。後來他變成我的男朋友,畢業後陪我來了大非洲,今年是初遇第六年,在一起的第四年。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