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遇到過的壞老師可以有多壞?

問題描述:你遇到过的坏老师可以有多坏?
, , , ,
Aorqu用戶:
哦,老師也是人,普通人能有多壞,老師就能有多壞。

高校裡面也是行政化嚴重,很多行政人員也可以成為”老師”,而其實骨子裡面他們是公務人員,是官員,所以,官員做的那些事情他們也會做。

某郵電大學最近的那些事,難道不說明了這一點?


獨孤月老:

想了很久,怒答此題。
從幼稚園 開始到大學畢業,遇見了很多很多的老師,很多老師對我都特別好,我也特別感謝他們,是他們給我引路,教我做人,教我學問。所以我每年都會抽時間去看看恩師們。

~~~~~

然而,我也是遇見過兩個,可以很壞很壞的老師,他們簡直就不配當老師。

~~~~~

第一個是我幼稚園 的老師L。
由於我爸舉報過L老公的違紀問題,她對我一家懷恨在心。
但是明著來他們又不敢,畢竟我爸為人正直無私,名聲在外,他們動不了我爸。
我是小山村的,村上只有一個幼稚園 ,兩個幼稚園 老師,他們一起上課,我不可避免的,要在這個幼稚園 讀書。
我的噩夢就開始了。
我小時候挺怕事的,(現在也怕事),同學欺負我我也不敢還手。我不會罵人 ,別人罵我我只能聽著。
但是,就是這樣,L依然說我不聽話,不準同學們和我玩,別人欺負我她總會說我不對,甚至鼓勵別人打我罵我。
小孩子嘛,誰懂這些,那些小孩子們為了讓老師開心,都欺負我,打我罵我都是常態。我每天回家都是臟兮兮的,我又不敢給爸媽說。我媽看我臟兮兮的也罵我。
後來我逃學,不去學校,被我爸發現了,打的我死去活來,但是我也不敢說為什麼。
直到有一天,那些小孩子們在學校欺負我不過癮,組隊跑到我家裡來打我。一群人啊。我被打的到處躲,一邊哭一邊躲,被我小姑男朋友(後來成為我姑父)看見了,他才把那群孩子們轟走,姑父告訴我,誰打你,你就打回來,不要怕,我給你撐腰。
雖然我沒有打回來,但是我膽子變大了,敢和他們說話硬氣了。
最後改變這一狀況的是,又一次一群小孩子圍攻我,我往家裡跑,他們追著打。雖然他們打我不是太狠,但是也疼啊,心裡很難受啊。
我以為躲回家了,就不會再挨打,但是那天家裡恰好沒有人,都出去干農活了。他們把我打到真的不想活了,那一刻,我狠下心了,要死一起死,我還手了,拿起竹竿,下狠手打他們,真的是狠手,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那個時候自己很恐怖很可怕,那個時候我才幼稚園 啊!他們都嚇壞了,沒想到我會那樣,趕緊都躲,往各家跑。
從那以後,我變了,誰打我,我肯定還手,而且還手都很重,因為我知道了,只有他們怕我了,才不會欺負我。
但是,這中間對我的傷害,是一輩子的。

~~~~~

第二個是我初二初三的數學老師W。
我國小升國中考試是自己去考的,市裡數一數二的國中,5000參考,考了前幾十,被錄取。
班裡有一個女孩子Y,不知道怎麼回事,這個老師每節課都會點她起來回答問題,Y數學基礎不太好,也不太愛學習,經常回答不上來,然後W就各種罵,詞語很難聽,都是很侮辱人的話。Y當場就哭過好幾次。
突然有一天開始,W態度180度轉彎,天天上課就表揚Y,大家都覺得很奇怪。
我好奇心重,問Y,Y不屑的說,一條狗嘛,喂它吃的就聽你的了。後來我才慢慢知道,W早就知道Y家裡很有錢,就是想以此讓Y家裡送禮,Y家裡送禮了,就再不找Y麻煩了。
後面,又有好幾個同學被如此對待,不過大家有Y的先例,很快就知道應該怎麼辦了。
沒想到,後面這種事情我也遇到了。
我一直喜歡參加競賽,國小拿過奧數國三,國中當然也要參加。
但是W就是不讓我去,說我影響學習雲雲,但是我那個時候數學成績挺好的,我開始沒有理解到他的意思,直到上課他也開始沒事挑我刺,我明白了,他其實就是想收禮了。
但是我是小山村的,家庭條件不好,家裡沒啥能送的。
我媽媽很樸實的抓了兩只土公雞,打算送給他,拿到校門口,打電話給他,他到校門口看了一眼,嫌太少,然後就把我媽媽扔在校門口,說,下午下課了再說吧。夏天啊,我媽媽為了讓他不為難我,又不敢走,就只能在校門口等了一個下午。
最後,W折騰了很久,最終還是收下了兩只雞,不過還是沒有好好對我,看見我都是一臉嫌棄,依然不許我去參加數學奧賽。
我是後來才知道這個事,我一個人捂被窩裡面哭了很久。
後來還算爭氣,拿了物理化學兩個競賽的國一。W屁顛顛的找到我說,你怎麼不參加數學的啊,也拿一個國一啊。我冷冷的說,不是你不讓我參加的嗎?
然而,上面的還不是我恨他,恨得牙癢癢的原因。
我的同桌A,也是從鄉鎮國中擇優選到我們國中的(交代一下背景,我們國中為了提高升學率,從鄉鎮國中裡面挑選成績優異的初三學生),由於那年城區國中用實驗教材,和鄉鎮國中用的老教材有很大不同。A從老教材學新教材,很多基礎知識還沒有學到,學習進度就比較慢,於是W各種冷嘲熱諷,各種刺激,和之前想讓別人送禮的招數如出一轍。
但是A家庭條件也不怎麼好,所以就沒有送禮給W。
W各種折磨A,最後發展到上課有意無意說,A你就別在這里浪費資源了,從哪裡來的回哪裡去,或者其他更難聽的話。
一個初三女孩子的自尊心還是很重的,最後A被刺激到離開了我們國中。但是A很硬氣的,也沒有回到以前國中,她說她沒臉回去
A成績真的挺好的,只是數學課程變化的確是太大了,沒有適應。
很多年後我才再次聯繫到A,才知道A從我們國中離開,是退學。退學後就出去打工了,一輩子就這樣毀掉了。
就為了收禮,沒收到就毀了別人一生。
這樣的老師真的不配做老師!


王小生:

作為一名老師,當我在看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心裡有些悸動,我當心著,會不會有我那些不經意的一些言語而傷害了孩子的內心。
同樣我也來講一個關於老師的故事,初一班上有一個男生的英語學得特別差。在和他一次次的溝通的時候,他哭著跟我說了這么一件事,在國小的時候,因為英語的任務沒完成,老師把他的英語書砸到地上,並踩了一腳(我不知道這個所謂的踩一腳是不是不小心造成的)。這件事被他記了這么久,放在心裡,造成他對英語這么功課的反感。
為什麼會那麼多的傷害事件呢?我們社會認為教師是個專業性很不強的職業。其實錯了,事實是在教師這個職業的現狀中,很多教師只是擁有豐富的教學經驗,而缺少科學的教育理論知識和實踐,像這些專業的教育心理學等。從培訓教師,師范院校開始,這么多的學校又有多少學校重視心理學和教育學。再到招聘教師的當地教育局,更是可能連這兩門課都不考。到現在社會放開教師資格證的考試,有多人是通過背一些題目取得的。
還有原因是社會造成的話,那就是把這個升學率作為評價一個教師的標准。這真是一個很無語的評價機制。教師作為一個人總要生存,就不得不去尋找各種適應這個社會的捷徑。

所以很多教師,可能是自己認為的很小的一件事情,其實在小孩的心裡已經造成了很大的傷害。

身在小城,在看一些問題會有很多局限性。請多指教。


匿名用戶:
這個我想作為當事人雖然是我乎小白,但是還有資格答。
我國中是在號稱中國金都的四縣小城,那個在以前被稱為機關子女中學的一個官僚主義作風極為嚴重的地方。背景是我父母在當地經營一家洗車店,雖不大,但是這個店是從我姥爺手裡接來的,當地最老的一個店,各種大機關的車隊都有聯系。父親本就中專畢業,阿公家窮,中專在班裡當了三年班代兼團支,畢業後全校唯一一個分配到縣供銷社,當時也是個光宗耀祖的事,好景不長,國營倒閉,父親接手姥爺的門店自己做,在當時的大環境下,各機關壓榨,沒有管不著的事,父親一直想培養我讀好書,將來也吃官飯,以上是背景。
我剛剛讀國中時,年少,也遇見一個啥事不管只管上課的班導兼級部主任,這個老師脾氣不錯,但是我上課就是不願聽,其實怪不著這個老師,但是我的成績飛流直下,全班倒數。
在讀初二的時候,老爹一看我跟以前那樣不行,便託人在縣里一個四星大酒店請了全班的老師,故事由此開始。
當時那個來了一個歲數比老爹大三四歲的一個男老師,此人極愛飲酒,愛搞各種人際關系,但又心性太貪,雖各種仁義之話掛在嘴邊,但校長啥的也得罪的不輕。遂在校外辦輔導班…下文稱之為老王吧
當時因為家裡略有小錢,前文說了開學在大酒店請了各老師,後來老王就打聽我家是做什麼的,然後老王就跟我爸說讓孩子來我輔導班吧,老爸一聽極為高興啊,正好愁沒時間管孩子,本人也是略愚笨,對數學開始的時候並不敏感,但是老王偏愛各種偏題怪題誰答不上便各種辱罵,當時我去他那輔導,他家的車常年在我家各種整,後來我爸給他輔導的錢,他不要(此人極好面子,仁義掛嘴邊),但是感覺自己吃了虧,不合算,遂各種罵我,後來把我罵的真的沒臉見同學了,周五晚上大人還請他吃飯喝酒,周六我早上去他那,他就開始又罵我,各種讓我滾,後來真把我罵走了,真的沒臉去他家,(當時以為老師說的就是對的,自責自己各種笨)正遂他意。
在我不在他家學習的那陣,他還在我家各種免費的洗車免費各種保養。他是我班裡的老師,在班裡也對我各種打罵,因為家裡大人曾經說了,老師,孩子你隨便打罵,我們肯定不怪你。(大人堅信棍棒底下出孝子),後來他更變本加利,中午酗酒,下午上課就當著全班的同學罵我笨,打我臉。因為他知道家裡大人不會找他。我回去跟大人說此事,大人一直是:他怎麼不打別人不罵別人,這樣是為你好啊,他那是恨鐵不成鋼。…如此之類。再後來在老王的帶風下,全班同學也學會了諸如 木頭 馬路大 這樣的詞來嘲諷我。我一點沒有做對不起他們的事.他們卻這樣對我,其實我也沒有怪它們,畢竟十四五的孩子,老師怎怎麼做它們會仿啊。當時班裡有些倒數的同學說最愛上體育,其次是數學。因為數學老師上課幾乎不講課,變著法罵XXX。你們可能不會理解家裡大人的愚昧,學校老師的辱罵,同學的效仿對於一個十四歲的男孩的心裡會造成多大的扭曲,我當時想過自殺,想過殺人,但是骨子裡殘存的那點對父母的信任一次就一次的拉我回來,我想著我沒了,他們會怎麼樣,好死不如賴活等各種不屬於我這個年齡該想的事情。
初三來了,老王不教我了,我想給自己爭氣學數學,我想擺脫老王的陰影,雖有愛玩的天性,但是我真的把數學攆上去了,當時全縣有優秀線,我每次都能線上下一兩分這個水準,我的唯一目標就是高中的普通班,優秀線是高中實驗班的水準。
人生像故事,初四來了,老王為了給自己省點錢主動和校長請纓,教我們班,而且給我們當了班導 ,老爸聽了極為感動,這老師真好啊。表面上這樣看確實好。我人生有一個噩夢來了,每天昏昏暗暗的,班裡恢復了往日數學課爽朗的笑聲。不知家裡怎麼想的,或者是我少不更事,初三為了補數學,我拉下了英語和化學。初四我想數學算是可以了,我自己要把英語化學補上。可是老爸不懂,還是老一輩的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讓我跟初二一樣每周末去老王輔導班,嗯…就在我作業一摞一摞的情況下,我每周末去老王那挨罵,家裡都不知道,我也不回去說了,因為一個十六歲的孩子在十四歲時就對他們涼了心。各種黑暗的辱罵我只能在晚上被窩里混天暗地的哭,就是那種嘴張的很大但是不敢出聲的哭,各種委屈或許我桌旁的小玩具會看見我的哭。沒有一個人能讓我信任,沒有一個人能懂我,再後來我也不哭了,見了同學該說說該笑笑,並不理會他們怎麼看我,甚至跟他們一起來罵我自己,各種我是馬路大的話也從我嘴裡出來了,但是我略會反抗了,我曾私下無數次的給縣教育局打電話舉報老王辦輔導班,給老王暗虧吃。結果沒有變,教育局走走形式,老王悶聲發大財。想想那真是沒皮沒臉的那幾年。
中考結束,結果可想而知,英語化學依然如舊,數學優秀線,關於這個優秀線我說幾句,老王曾經說過:我只看優秀線,就他對我有用,哪管全班30個人正好優秀線,另外三十個人全是零分,我職稱照樣上,但是如果全班全是優秀線以下一分,那我職稱原地踏步。所以老王追求各種優秀線,在我家大人前也說優秀線對孩子很重要,大人不懂這些啊,反正老師說重要就讓孩子學,我無數次在我爸跟前說,我數學這樣已經可以了,我應該好好學學化學 英語。家裡人一聽,這還了得,你王老師對你這么好,課上這么抓你,你數學考不到優秀,你個崽子還想著化學英語能學好?我再也不提…
中考當然沒考上,607.34,錄取線640。差40分。英語滿分120,我60 化學滿分100,我30。
數學滿分120,我109。
當然老爹花錢讓我去的高中,當然老爹還是經常和老王走動,兩人稱兄道弟。
高中來了,我證明了自己,高一寒假的期末考完,老師給家裡打電話,說:!你們大人來學校一趟,老爸心裡一驚,來了,老師嬉笑顏開的說孩子名次提升了很大,全班第六。轉眼問家裡,你們家是不是之前發生過什麼事,老爸說沒有,老師又問,那為什麼孩子上了高中差別這么大,按他的成績不至於考不進來。(這是後來老媽告訴我的)
高中三年,感謝我的恩師,我遇見的高中老師都沒有罵我笨,每個老師都看見了我的努力,老師也願意幫我。我感謝我高中母校。
聯考結束,本人以一個家裡人意想不到的分數來到了位於東部沿海的一個醫學院,目前醫學影像學大三在讀。
事情過去了好久,老王的陰影時常浮現,但是心中卻多了一份自豪,我證明了自己是不是馬路大。
或許是應該感謝老王,讓我提前接觸到人性之惡,讓我提前有了同齡人不會有的抗壓能力 讓我能在無數人的嘲諷中淡然面對一切。
後來某次跟老爸老媽一起吃飯,我把事情又說了一遍,兩人相視許久,我說,其實國中的事情,並不是我一個人的錯,但是為何你們不明白呢,為何不肯相信我呢,他兩許久不言。
文筆很渣,謹以此文紀念我黑暗的青春。


梁NN:

我要講的這個老師,是我學生生涯最討厭的一位老師,沒有之一。

她姓什麼我忘了,但是她那一副尖酸刻薄的樣子,我真是忘不了。

我國小五年級之前的語文老師都是特別慈祥的一位老阿么,後來她去教低年級了的,於是就換了一位老師。於是我們的噩夢就開始了……首先體罰,對女生還要客氣點兒,對男生那就是惡劣至極了。而且她還看人下碟,就打那種最好欺負,不敢做聲的孩子。皮一點兒的混子還不打。而且極其喜歡拿男女性別說事,總是誇男生聰明一些。

六年級我過得是渾身難受。後來發生了一件事,簡直是給我留下了童年陰影。十二三歲的孩子嘛,正處於一個成長階段。那時候有一個同年級,不長眼的小夥子喜歡上我了……【槽點滿滿啊】反正就是小孩子那種情感吧,我也講不清。反正他就是拜託他們班上一位才女,給我寫了一首藏頭詩。大概就是XX我宣你(๑•ี_เ•ี๑)

他塞給我的時候,我的確嬌羞了一把,但同時也有點兒不知所措。本來這張紙我給放在口袋裡,因為我實在不知道把它怎麼辦了……然後快放學的時候,我發現紙條不見了。後來的事情——紙條被我們班上一個皮孩子給撿到了,直接上交給那個語文老師了(她當時是班導)

呵呵,後來就黑暗了。我親愛的老師面對這種情況的做法是,開【批鬥會】全班留下來。她往講台上一站,眉毛眼睛皺在一起,把紙條一攤。我當時就知道,大事不好了。因為年代久遠,她具體講的啥我不記得了。她大概就是把這種不正之風,一頓批評,女孩紙要自重什麼的……(擱我現在我能跟她幹起來)但是我當時還是個國小生,除了哭啥都不知道

我不知道我在這件事里做錯了什麼,我只記得老師批評我,說我不對。我當時在全班同學面前羞憤難忍,當場就哭出來了,後來越哭越厲害,場面都快控制不住了。她一看下不來台,最後也就作罷了

回家路上我還是在哭,但是我又不敢回家還是哭,半路上還得掐自己止住眼淚裝作沒事人回家……六年級的我,回憶起當天,還能想起我那哭腫的眼睛

——————————分割線————————————————
要說這件事給我的後遺症就是,特別想當一位老師。我教育孩子絕對不會這樣,後來我上了國中再回去,路上曾偶遇這位老師,偏過頭都不看她。她現在還在當老師,還在禍害一代一代的孩子【媽的,怎麼沒人管管】


Aorqu用戶:
國小時候收了一個警察爹的錢,任由那個同學在班裡欺負人,所有人都打遍了,有次我當著老師的面不還手讓他打了幾十下,不停叫老師看我看我,老師看了下笑笑,我媽去學校的時候問這個事她說什麼都沒看到。

我一直反抗,屢屢召集眾人發動「起義」,鬧的她很沒面子,最後那個老師號召全班喊口號批鬥我,能罵我罵的她高興的期末考加分,不然就給不及格。最後是否做到了我不知道,但原話是這樣承諾的。

後來得知那個老師生了個兒子沒兩天孩子就死了,雖然知道不應該幸災樂禍,但他媽的就是特高興!


Fern Peng:

就說說我國小某彭姓老師,教我數學,兼我們國小校長。他那會每天會布置作業,諸如熟背數學公式(圓周率,面積體積計算等),第二天會要我們默寫,要求正確率百分之百!!!
他會把我們默寫完了的紙收上去,然後打亂順序發下來要我們批改,沒有得滿分的小夥伴就會挨打。一般老師就是會拿竹條打手心,而他是用裂開的竹條抽打背部,小夥伴每每抽打完背上都是一條一條腫起來的條痕,有些條痕上還會溢出一些血!!!!有時他氣急了,會直接拿學生的文具敲打學生頭,或是抓起學生頭發搖晃,嘴裡會說諸如「你怎麼這么笨」這類的侮辱性語言。
最不正常的是!我們那會居然沒有人會覺得這是不正常的體罰!!!小孩子,甚至家長潛意識里總是默認為:老師懲罰你,肯定是因為你做錯了事情,而不是老師的責任。所以,有學生被這位彭姓老師打時,我們都是看著,看著,被挨打的也不會跑去跟家長說,畢竟是因為沒有完成好作業挨打的。
後來我讀大學了,聽家裡人說這位老師沒當老師了,說是因為有學生家長到學校鬧事了。也是,如今學生大多是獨生子女,「老師不可以體罰學生」這種觀念也越來越得到家長認可,這也是教育的一種進步。(我讀國中那會,一個從城裡轉來的女同學,因為作業沒完成被要求打手掌,她當場便跟老師撩話「你敢打我,我就敢告你!」,這個場景一定有很多同窗至今還記得!如今,我總是會時不時詢問我讀幼稚園 和國小的侄子們,老師是否打過你,為什麼打你之類的,要知道,家長不問,小孩是不會主動說的,就算家長問了,小孩也不一定說!這應該說是教育的失敗吧)


風哭:

昨天晚上又一次做夢夢見她了,嚇了我一身汗,嚇醒來後,抱了抱旁邊熟睡的老婆,明白又是做噩夢而已,況且自己已經三十多了,這些事情已經過去二十年了,一晚上又無法睡好,現在到這個主題來說說我的故事:

盡管已經過去了二十年了,國小在我的記憶里完全是一片模糊,但我卻還能清楚的記得我國小四五年級的時候的班導——劉金霞,這個惡毒的女人,至今我都不願意叫她老師,我覺得是對老師這個職業和詞語的侮辱,甚至腦海里還能清晰的浮現出她那張惡心的嘴臉,畢竟在這過去的很多年的很多個夜晚,她總是出現在我的噩夢里。

我的童年生活在金昌,中國鎳都,甘肅一個小城市裡,生母在我一年級的時候病逝,隨後父親把我帶進城市,進入公司子弟學校四校。在我三年級結束的時候,由於金川公司四校改造,在四年級的時候,我被分配轉入的公司三校,編入四年級四班,在隨後的兩年裡(我們是五四制,國小五年,國中四年),我見識到了所謂老師的壞,現在想想,這不能稱其為壞,而是惡!

三校有一個特別的地方,就是學生可以在學校訂早餐,差不多一天一塊錢,一個月也就是23塊錢的樣子,然後每天在第一節課後,訂早餐的就可以吃到一個小小的餅子或者麵包,配合稀飯或者牛奶,每個月還有機會吃到一次牛肉麵(市場價當時應該也就1.2元的樣子,現在已經6元了)。因為生母病故的原因,家裡欠下一屁股債,況且學校提供的那份早餐我根本不可能吃飽,父親明確告訴我絕對不允許我在學校吃飯,每天早晨在家吃早飯,省錢還能吃飽。以上為背景,忘記說了,當時是1995年,我國小畢業的暑假,正好香港回歸。

我至今都想不通,就是這個訂早飯,我的班導劉金霞,卻強迫我們必須要訂飯,但是又並不是所有人都必須訂,至今我還記得國小一個女孩的名字XX(這里就不明說了),我記得她,並不是因為她漂亮或者別的什麼,僅僅因為她可以以學校的飯吃不慣為由而不訂飯,同時老師不會有意見,私下裡同學之間傳著,女孩的爸媽在深圳上班,每年過年都會給老師送禮物,這個我不去揣測真假,但是劉金霞對這個女孩比其他人都好,這個不假。

其他人或許沒有什麼,可這個強迫訂飯,到了我這里就成了大難題。劉金霞在統計訂飯的時候,我就告訴她說我爸不同意,我不訂飯。她會說:「回去問問你爸,沒問怎麼就知道不同意。」當然,因為父親聲明在先,我也不會去徵詢父親。一般第二天就會明確告訴她:「我爸說了,不許我在學校吃飯,讓我在家吃。」這個時候,這個女人罪惡的嘴臉開始出現:「名單都已經報上去了。你現在說不訂,咋辦,回去和你爸說已經訂上了,要交錢。」

孩子的怯弱,在這個時候開始出現,我不敢和父親去要錢,而學校里班導每天都催著要錢。我開始撒謊說忘記要錢了,爸爸出去了,忘記帶錢了,以各種理由迴避這個問題。因為我沒交錢,她開始讓我上她的語文課站著,後來發展到所有的課都必須站到教室後面去聽課,而她的語文課直接讓我到教室外面去,其他課的時候,她還要在窗戶上監督看我是不是老實的站在後面。我沒有辦法,只能從父母那裡想辦法騙點錢,把那23塊錢交了,而我訂的飯,她也明確告訴伙食委員,不給我發,她自己吃。

記得四年級下學期開學,父親去給我報的名,然後第二天我去交書本費,劉金霞要我一起把那個月的伙食費交了,說是父親報名的時候和她說好的,當時沒帶錢,怎麼我交錢的時候就只有書本費,她不收我的書本費,也不發給我新書,讓我把伙食費一起交了。我沒有錢,去和父親說,是他給我報的飯,要交伙食費。父親自然沒有和劉金霞說好要讓我訂飯,當然不肯給我錢,還狠狠的訓了我一頓。然而剛剛開學,我根本找不到騙點錢的理由,這個飯錢只能一拖再拖,而我背著從別人那裡借的兩本新書回家充數,同時繼續站著或者教室外面聽課。然後想辦法趕緊去湊那23塊錢,雖然學校這個我交錢買的飯我不可能吃到。

當然也不總是能順利的從爸媽那裡騙到錢,一般拖過一周以後,劉金霞就要請家長了,我要是不叫家長來又不交伙食費的結果就是乾脆不讓我進教室。我也只能頂這頭皮請父親去學校。這個時候,大人的虛偽來了,父親在可以在學校吃飯這個問題上就不是那麼絕對禁止了,至少不說,要是敢在學校訂飯打斷我的腿了。同時到了我已經「訂」的這個飯的問題上,這個惡毒的女人的話變了:「這個也不是非要訂,是你們家孩子自己要訂的,是自己舉手訂的。」在我辯解說是她給我訂的,我從來都說我不訂飯的時候,這個惡毒的女人就讓我閉嘴,還說出來現在父親還拿來說我我小時候的話:「說謊話眼睛都不帶眨一下。」

父親自然相信是我撒謊,是我想吃學校的飯,是我給他舔麻煩,回家以後,自然是少不了一頓毒打,這個毒打真的不是僅僅是一個詞,是真的毒打,打的在那個時候我就覺得與其這樣挨打,不如死了的好的想法。父親是軍人出身,又經歷過太多苦難,我能理解他,但就這個問題上,我覺得至今還是無法原諒。也就是從那是開始,我開始和父親有隔閡,因為我認為他本應該保護我,卻作了幫凶來傷害我。

從訂飯這個問題上由牽扯出了我「喜歡撒謊」的問題,劉金霞在我母親(繼母,但是對我好的勝過生母,在我四年級快結束的時候給我一個完整的家)面前說要開除我:「我寧可要10個傻子,都不要你家這一個聰明的騙子。」我那可憐的母親,在她面前下跪求她能讓我上學,並保證考試考全年級最前面。

四五年級兩年,我都一直生活在提心弔膽中,因為每個月劉金霞都要逼著我訂飯,盡管一次次的在我這里出狀況請家長,但是到訂飯的時候,她還是要寫我的名字,當然其中我又少不了很多頓毒打,也有躲在樓頂不敢回家時候。好在後來我也發現,她這個月逼我訂了,下個月她好像會要點臉,就不那麼強勢,也偶爾能不訂飯。同時,平時我不放過任何一個可以弄到錢的機會,買東西的時候多報幾毛,一個啤酒瓶2毛,一個易拉罐1毛,在兩個月里,我要是能夠湊到23塊,我就可以少經歷一場災難。

這些年,一直在鄙視自己:為什麼當初沒有和父母多說說,把情況說明白;為什麼不敢跑到校長辦公室去哭著告個狀;為什麼沒有膽量從教室5樓的窗戶跳出去(辛虧也沒有跳出去);為什麼當初自己那麼怯弱,卻又如此頑強的堅持了下來。。。。。。

雖然我一直學習很好,這是我驕傲的地方,但是我一直不願提及國小四五年級這段時光,因為那一段時期,我一直生活在恐懼中,而這個惡毒的劉金霞,就是那段恐懼中的惡魔。我不知道到底給我留下了多少陰影,但是在過去的二十年裡,我每年總能夢到她幾次,每次都是噩夢,每次夢醒後我都害怕的像當初那個怯弱的孩子。

怎麼樣的老師是壞老師,我不知道該怎麼評價,在我十幾年的學生生涯中,我找不到一個老師要用壞去評價。而她,我要用惡去評價!她是一個惡魔,咬了人,還盤踞在你的心裡,讓你一直都覺得瘮得慌。在我心裡,她不配做老師,可按照常理,她應該早是學校的頂樑柱了吧,而災難可能還在繼續。。。。。。


Aorqu用戶: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

無欲則剛,任何事情都不要指望別的人。
那些勸我不考研的人,請你自重。
很多男老師的生活就是混吃混喝等死。
只有家裡人可以相信。
要以最壞的惡意來揣度某些男老師。
對待其往下拉你,最好的應對方式就是:無反饋。
別和老師接觸,別信任老師,他們工作清閑,你的一切都只是他茶餘飯後的談資。很多都是人渣,希望能從你的失敗中獲得滿足感。
尤其是一些學歷文憑不高,工資低的男教師,整天無所事事。看著是找你談心,實則是打發自己無聊的時間。
應對原則就是:你不要妄想從他那裡獲得什麼,無欲則剛。指望不上外人。不要相信老師。
他尤其見不得女學生上進,總想把你往下拉。自己墮落,也不讓別人上進,把別人的進取心攻擊為「浮躁」。
因為自己污濁,非要把白的說成黑的,當別人墮落時,自己可以為自己的無所作為心安理得。


Aorqu用戶:
老師有多壞,家長的不作為和變相支持有很大關系。不管是80後學生受的精神和身體懲罰,還是如今00後已經學會的一套趨炎附勢,該關注的不應該是現在已經作為家長的這一代應該做點什麼嗎?


Krue:

國小的時候 那個數學老師
每天上課就罵人 你說半句話他就用她那死魚眼盯住人 無法言狀的恐怖 似是你殺了他全 家那樣
若是不停下來的話丟粉筆 用力的 用長尺打
布置作業也是多 不會做就說是偷懶 罰抄班規
考試嘛 這個有點搞笑
考到60以下 丟試卷順便踩一腳讓你上來拿 嘴裡罵你是弱智說下次還不考好就死
70下60上的話 說才剛及格跟不及格的有什麼區別呢 丟試卷 上去拿
80下70上 說 差幾分就優秀了 是不是不想拿優秀了 以你這種資質沒優秀就是平時沒認真聽課 丟試卷 上去拿
90下80上 我們班的高分率比隔壁班低了幾個百分點就是你們這些不努力的害的 丟丟丟 排隊上來拿
90上的 那麼簡單的試卷還能沒有100 回家種田吧 丟試卷 罵你下次一定要100 沒100就布置更多的作業 咳咳咳
上來拿試卷的每個人都要給他怒目一瞪0.0


於敦煌:

我一個高中同學的國中老師的故事。
這個老師人品不好,這是背景。

初三畢業有個班級的學生眾籌給班導買了一條金項鏈。
結果這老師受了刺激,覺得自己沒有禮物很掉面兒。
回到班級,跟學生們哭訴「我對你們這么好,我辛辛苦苦教你們到畢業」balabala,意在讓學生買個最新的蘋果手機。
學生們自然不同意,於是,她哭了。
高潮了!!!
有個女生冷冷地說了一句:要哭出去哭。


吳因:

作為一個娃的母親,看了這些答案,表示如果有誰敢傷害我的娃,我絕對饒不了他


Aorqu用戶:
我國中的數學老師。

兼班導,把班上最有潛力的幾個好學生和這個班絕大部分的差生隔離開,對待差生用一些侮辱性的詞匯。唯分數論,唯排名論。

我就是好學生之一,但是數學成了噩夢。

高中的語文老師,現在還能想起他油膩膩的樣子,他女兒在我們重點班享受特別待遇,但是成績和人品特別差。

大學時候的輔導員,極端功利主義者,苦出身,覺得自己是知識精英,是同學中混的最好的,從三流學校考研考博到好學校,到大學任教,巴結領導,學生寫意見說他上課敷衍方視訊不認真備課,他因此被扣獎金,大怒,公開說要揪出此人。

講真,好老師是意外偶得,除去壞的,大多數是平庸的。


音十五音不全:

看看另一個問題你遇到過的醫生,可以有多壞? – 健康
看看這里的答案和本題的答案差距有多大?
所以說在Aorqu上醫生是個不能涉及的紅線。


Aorqu用戶:
我關注了這個題問,卻連一道回答都不敢細看。

高票答案從上往下隨便掃幾眼,就會從心中泛起一陣躁狂,一陣不安,一陣恐懼,全心都是陰郁的。


喵喵喵:

國中的時候的班導。
每天晨讀時都會找理由把我拽出來罰站。有一段時間我就沒有上過一次晨讀,全是站在教室外面度過的。周一時學校升旗,晨讀一段時間後會到廣場上。我站在走廊上,享受了全級的同學的目光。
各種小原因無非是沒有大聲讀,書沒豎起來之類的。
印象深刻的某次是晨讀前,教室里一共不到十個人,我站著跟前桌說話。她就把我叫出去罰站了,還問我說了什麼。我說我問前桌為什麼謝xx沒來。謝xx是我們級學習比較好的學生,老師都認識。班導說:就你這樣的人家謝會理你?其實我跟謝是很好的朋友。
會當全班的面說我這次考試退步了多少名,都是因為我不老實。也叫過一次家長,跟家長說我已經管不了了,爸爸聽了愁容滿面。其實我成績還不錯,也不是很淘氣的人。
光是這樣我還不覺得她可惡,重點是後來。
我媽聽說了要給老師送禮這件事。買了禮物去了班導家。
從此我成了無人能比的好學生,當上了課代表,犯了錯也不會被批評而是不停的被誇獎,進步了一兩名也會被指出來表揚。有種幹什麼都是對的的錯覺。
那個時候我真的是被惡心到了…


朱權:

國小二年級時候的班導特別愛打人,幾乎沒有一天不打人。女老師,特別狠,打起孩子來像打野狗一樣。揪著頭發往桌子上磕這事都乾的出來。那個時候是真害怕,不過還好我那時候學習不錯,被打的次數少。

前兩年我還問我媽知不知道那個老師現在怎麼樣了,我媽說不知道,因為打人出了幾次事好像她後來就離開學校了。如果還能找到她我真想去看看她,是不是還能像當年那樣狠辣。

關於老師對學生的負面影響這方面,有兩篇小說我印象很深,一個叫《老師的恩惠》,另一個是乙一的《瀕死之綠》。尤其是這篇《瀕死之綠》,推薦大家看看。


Aorqu用戶:
中國的教育壞在沒有驅逐惡劣老師的有效機制,就算有,封建怕事的傳統家庭又不作為。權利真空,貪官尚此,為薪資而自卑的老師打著窮而惡的師道尊嚴的幌子,能夠多壞這么多年大家都有目共睹。高雲之上沒有聖人,是因為屋宇之下有一群歹徒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