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遇到過的壞老師可以有多壞?

問題描述:你遇到过的坏老师可以有多坏?
, , , ,
will lian:

國小三年級班導,姓張,我早忘了她叫啥。
第一次期中考試我和班裡一個同學並列第一。但不知道為什麼,那時候只有八歲的我總覺得哪裡不舒服。至於哪裡不舒服,我說不上來。她有意無意說過一些「XX路的孩子都是XX」這類話,曾經用教鞭把一個同學打得癱坐在講台吐血,對職工的孩子明顯比我們這些XX路的孩子好。後幾次考試我成績下滑特別厲害,我爸打得我下巴縫針。我媽直接跑教導處鬧去了,要給我換班級。小時候我很內向懦弱(其實現在也是),直到那時候我才反應過來,這個老師根本沒把我們這些XX路的學生當人看。她平時看你的眼神充滿了輕蔑、歧視。估計我成績相對好一些,並沒有像上面那位同學一樣吐血。但我自小有個毛病,正事(比如學業、工作)特別隨心情,說白了就是希望得到肯定,認可,不論是來自老師,父母還是自己喜歡的人。而張老師的那種輕蔑的態度,無疑一次次都在打擊我的自尊心。這些都是後來我眼界開了自己反應過來的。當年事情的結局是:我沒換班,疤痕留了下來,三年級硬撐了一個學年被踢去了沒有關系戶和尖子生的四班。
後來有一次全校朗讀作文,我的老師。二班一個姑娘寫的就是她。我在台下隊伍里聽到那些贊美之詞心裡不停冷笑,呵呵,她也配。我成績後來沒再下滑,哦對這老師教語文的。我四年級作文上了兩次報紙一次雜志(我現在還想問,我稿費呢),升國中時候全市第六。當然國中也被T到了沒有關系戶基本全是隔壁村子學生的學校。
這個故事的結局是很多年以後了。我大學有次放假,和朋友瞎逛,在菜市場一個菜攤看到熟悉的身影—她在擺攤賣菜。我表面鎮定但心裡已經開懷大笑,真是天道好輪回蒼天繞過誰。

對了那場作文朗讀,三班的一個姑娘寫得跟電視劇一樣,我心裡想這老師有那麼好嘛?直到高中,我遇到了一個對我特別好的語文老師,知道了她是那個三班老師的女兒,然後我就信了:當年那個姑娘的作文,是真的。有其母必有其女。
這個語文老師對我說:寫文章要真情實感。我記下了,直到現在寫東西也是,不摻假。
因為文字這東西,是你心靈的延伸。
【插一句,大家都很喜歡我高中那個語文老師,除了那誰。


我是琦玉:

上了個職高,總算是見識到了原來還有極品老師這種。

答主從小到大可以算是很皮的,打架罵人什麼的都有過,索性遇見的老師不好也不壞。就算很多事情當時看覺得老師處理的不好,但長大看覺得老師也會有老師的苦衷。

國小國中都是在市重點內種,初三不好好學習學習一落千丈 ,就算最後拚死復習好不容易把學習提上來,中考還是發揮失常加上報考志願問題以至於落榜,跟自己想考的藝術類學校只差5分,分數線比往年高了60分。

因為想著不想靠父母掏高價去私立學校或者是在別的學校借讀,賭著一口氣自己跑去報了當地一所可以參加聯考的職業高中。事後也是被家長罵了好久因為學籍已經錄上了也沒有辦法了。

職高是分很多專業的,答主報的美術聯考班,也只有這一個是可以參加聯考的,其他都是對口升學,也有烹飪酒店管理之類的。

因為自國小習畫畫,對專業報了很大希望,

剛開學,班導誤認我是男孩子,強行讓我去剪頭發(女生剪了中分短髮,衣著打扮也是很隨意的中性風。)甚至威脅我不剪不讓上課。我自己也不知道班導誤會了。開學3.4天後班導過來問我頭發剪了沒,我說剪了班導才說之前誤會了,sorry。就這樣就走了。

直接說重點吧,我的專業課老師,剛開學我就是美術課代表,因為剛開始大部分人都沒有基礎,同學就舉薦我了。剛開學她就不喜歡我,在專業課方面處處刁難(不是內種找你不好的地方讓你進步改正)亂挑毛病指桑罵槐當著全班面奚落我 這全部的原因就是因為我專業紮實牛逼卻不是她教出來的,為了在其他同學面前建立威信???

上課最愛乾的事情就是找她以前學生的例子來諷刺我,有時候我不愛聽就頭一低開始畫畫,結果她越說越起勁還把我叫起來說我不尊重她,有時候我同桌都看不下去了跟我說老師有病為啥罵我。

我剛開學對這位老師畢恭畢敬,端茶倒水。

每次上課都是我提前20分鐘去辦公室等著她來給她拎包拎畫板搬石膏。每次上完課東西一扔屁股一拍就走人了,鉛筆橡皮畫板什麼的還得是我給她收拾好送到辦公室。辦公室就離我們班一層樓

平時也不教我怎麼畫畫,給別的同學經常改畫指點,我的只有冷嘲熱諷(我的專業課甩其他同學不止一點)

後來她辦了個課外畫室,一節課多少錢我忘了,就從我這套話,說我們畫室不好我們老師騙人,我們老師教的有問題。我不想說她的專業能力,作為一名美術老師,畫的最厲害的就是素描人頭,學校有畫展,其他老師拿的都是油畫風景人物呀啥的,她就一副素描人頭還是聯考風的內種。我學人頭兩年畫的都比她好。給學生示範個靜物得畫3小時,還不刻畫的內種。

有點跑題,然後她就讓我去問問我們班同學有沒有意向找畫室的,潛方面的讓我去她那上課,我就拒絕了說自己畫室還可以。

過了一個星期,班裡一小部分人就被她忽悠的去上了她的課,具體怎麼忽悠我也不知道,她沒有在班上直接說過應該是打電話給家長之類的。

然後突然有一天上課給叫我出去問我想不想當課代表,說不想當就別當了,我就說都行。


匿名用戶:
四年級之前我永遠是年紀第一 數學永遠滿分 太喜歡數學這門課了

四年級的時候 我們換了個數學老師 很嚴厲 但我覺得她人很好 超級好

有一天 她誤會了一個男生搗亂 當眾打了他四個耳光 打的特別狠 知道自己誤會了也沒有道歉 由於這個男生和我家是老鄉的關系 所以當晚上這個男生的阿么來我家 問我為什麼他的臉腫了 我就說了。
之後呢 三個月數學課我沒有進去過教室就站在外面 下課得去辦公室罰站 做錯題別人是打手心 我是扇耳光 我的左耳因此出現了一些問題(題外話:前幾個月耳膜炎犯了,因為左耳的問題不可以滴往耳朵里滴的那種葯,所以好的很慢,疼死我了!!!)
然後沒過多久我發現數學書我都看不懂了orz 然後期中考試了 我錯了很多因為完全沒學。她只用教鞭打我一個人 當眾的 錯一個打五下 說這你都不會 不是第一嗎 不是很牛逼嗎 我手腫的不成樣子 哦那次我考了第十五名 。
然後和我們班導說我上課搗亂 說我頂嘴說我早戀啥的 跟全班同學說別近墨者黑之類的。

解決方法:我實在受不了告訴我媽了 我媽是國中的語文老師 和她吵了一架。我就回去上課了雖然也不怎麼理我但是不打我了。
早知道我就早說了 之前會覺得不好意思說 覺得都是我多管閑事的錯 因為連我幫的那個男生都嘲諷孤立我。
不過話說起來我媽媽到現在也不知道我左耳的事(她只是覺得我每次聽歌都放太大聲了,打電話的時候總是聽不見別人說話2333)

不過比較丟臉的是從此我數學沒及格過 看見數學這門課都惡心 連帶著也討厭所有的數學老師 真是抱歉 就連聯考也只考了60。


匿名用戶:

一次考試,監考老師被我拒絕後強硬的將我的試卷拿給他兒子抄,作為強硬派的我只能把試卷撕了扔他臉上,他狠狠揍了我一頓並指控我作弊不承認撕毀試卷,告訴其他學生如果敢幫我作證那麼他就殺了誰。我膽子一向比較大,用一種誰都能解讀出不屑和「」天啊,這個世界上竟有如此智障之人「」的語氣微笑著說殺人的是違法的喲,老師。他直接掄起凳子往我身上砸。那時候我媽媽也是學校的老師,趕過來後他以一種毫無邏輯的蠻橫姿態指控我如何如何作弊,如何如何欺負其他孩子,如何如何偏激的說你不給我打滿分我就撞死。我媽嚇傻了,因為嬌氣的我額角在不停的流血,但眼淚一滴都沒有流。

你以為就這樣了嗎?

因為某些關系我媽不能陪我,我就跟著那個老師一起去了辦公室,那裡只有我和她兩個人。

雖然稱呼不太準確,但這時一個男老師。

之後如何你自己想想吧。

那時候我才三年級……

後來,我爸爸趕了過來。

我如實的和我爸爸說了情況(除了他猥褻我,畢竟我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我爸爸放棄了一切修養,用120分貝的音量罵他,他還是我爸的學生哦。加上我表姐(一個考場)的指控他被開除了。

你以為這就完了嗎?

我家跟他住在一個小區,又一次我去了樓頂,他家在最高一層。他不僅拿花盆砸我,而且打算……我覺得應該算是輪流猥褻吧,畢竟沒到達奸。

我沒敢告訴任何人,因為大概已經了解這樣的事情了。

還是決定匿名了。

就這樣,不喜歡的評論會刪除。

————————————————–我猜測分割線就是這樣用的對吧?———————————-

真的,過去我們沒辦法了,我也要為了未來而努力,與雞湯無關,我們總是要活著。

我那麼討厭雞湯,卻也只能端出一碗雞湯了。

截止2016年6月30日,所以評論我的我都回復並關注了。不是為了一波同情者,只為他們現在或許隨手給我帶來的感激和感動,多年封閉內心的我對於如此是無可企及的。在一個滿是陌生人的Aorqu收穫了第一批感動。

很多人好奇為什麼那個老師沒有被坐牢?

其實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們是一個真的非常非常小的城市,小到連遊樂園都沒有,公園也是近兩年建的,這里有很多法律的漏洞是可以利用的。

希望這個答案永遠也不要火起來,當然也不可能。因為我只是寫給「」他們「」看的,那些關心我同情我的人,我不希望因為什麼邏輯上的漏洞被質疑,與害怕無關,只是心寒。我不可能出賣自己這么苦痛的經歷為自己贏得一波關注。

希望大家都好,真的,不管是什麼人。


六六姐姐:

不知道為什麼,從小我就不是一個喜歡老師的人,表現在於除了上課,其他時間盡可能不與老師打交道,高中之前是班幹部,避免不了,但是對於和老師的交情,我看得特別淡,甚至有點薄情。上了高中以後,不擔任任何班幹部課代表的職責,終於做到與老師只在課上產生聯系,哪怕有不會的知識點,也只會找成績好的同學請教。
另外,社會上和現實生活中看到的各種沒有師德甚至沒有人性的老師的事例,更加堅定了我對老師的不喜歡。我相信,很多老師是很好的,但是也有很多老師,只是把這當作一份職業,當作養家糊口的途徑,能做到規規矩矩教書育人不做傷害孩子的事情就已經很有職業道德了,甚至,有的還會傷害孩子,這是他們的本性,不因自己的身份和職業改變。
下面,我講一個事情,並不是我的事情,而是同事最近的遭遇。
同事有一個女兒,去年九月入學讀國小一年級,性格大大咧咧,不拘小節,好打抱不平,不是那種扭扭捏捏嬌滴滴的小女孩,心思也很單純,沒有那麼多小九九。目前就讀於上海一家公立國小,並不是很牛的那種明星學校,但是也算挺好的學校,就近入學的,周邊房價都要十萬往上了。
自入學以來,由於小朋友性格比較男孩子氣,難免會和其他小朋友有點小爭執,但是都是小朋友之間的事,很正常那種,大家都是過來人,應該都能理解。
前幾個月,還有這幾天,發生了兩件事,讓我同事對小朋友的班導有很大的意見。
第一件事:前幾個月,班級里隨堂測試,小朋友很快就做完了考卷,又百無聊賴,不知道幹什麼的時候,她翻出了一本書來看,然後,被其他小朋友發現並舉報,說她偷看書,然後老師當眾批評了她,並給了她零分。小朋友很懵逼。也許我們都知道考試的時候是不可以看書的,不管與考試有關無關,但是她一年級剛入學沒多久,沒有這方面的概念,也沒人和她交待過。老師直接給零分,並且找家長,態度傲慢,居高臨下地奚落我同事,哪怕我同事承認考試拿出書的確不對,也答應會好好教導女兒考場規則。我同事只是向老師提出建議,覺得老師的處理方式可以再柔和一點,但是老師的態度特別強硬,毫無情面,還說出了以小見大這種話,作為家長聽了肯定不舒服,自己的孩子固然有錯,但是教育方法是否有待改進?
接下來第二件:就這兩天,小朋友班裡進行語文默寫,她默寫完了,同桌小男孩想要偷看,正義如她,掏出了一本書還是練習冊擋著,然後那個小男孩馬上舉報(誰給他的臉?)然後老師發現又是她,於是又是當眾批評,另外,當眾宣布不收她的本子。然後又是聯系家長,電話中自然是變本加厲地指責與傲慢,然後回家寫保證書。小朋友很委屈,和我同事說這件事和上次不一樣。上次她還的確是想看書打發時間,但是這次只是拿本書擋住自己的默寫不讓同桌看到而已。
本文的重點來了。今天上午,我同事和老師一直在電話里進行溝通,然後電話掛掉後,她就把小朋友叫到了辦公室,逼她承認自己作弊了,小朋友很硬氣,堅持說自己沒有,老師又是大聲罵人又是拍桌子,最重要的是!逼迫小朋友寫了一份保證書,承認自己作弊,承認和上次一樣作弊!這還是老師嗎?這是對犯人在刑訊逼供吧?我看過那份保證書,措辭都不是小朋友能寫的。
我同事現在特別氣憤!那個老師才20多歲,用我同事的話說,身上沒有教書育人的氣質,而是政治工作者的氣質。這所作所為,像極了當年各種運動中逼人寫自白書的什麼什麼。
這個老師沒有體罰沒有性侵,在那些作惡的老師群體里可能算不了什麼,只是我總覺得這樣的老師很可怕。一位老師,居然可以為了讓孩子承認她所認定的事實採取這種逼供手段,也不聽家長和孩子的解釋。
也許,她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有自己的喜怒哀樂和脾氣秉性,但作為老師,應該是不合格的。


Aorqu用戶:
明明知道期末考試題答案,就是不告訴你,還劃一些有的沒的的重點讓你看。


冷檸:

今天突然想到的

那是我初一的時候

我的班導兼英語老師就是那個傳說中的壞老師,在我開學前就有個學長和我說那個老師經常泡自己的學生。

然後開學了,那個老師是真的不負責任,完全不管我們的學習(因為我本來在班裡學習不好,我同桌是考砸才來我們班,所以我們倆都想要好好學習)天天不是拍視訊就是直播,他還開了個補習班,讓那些在自己ID比較火的人來,想要好好學習的我就被騙了去(我不火,就是因為我老媽去給他送禮,從此以後他就對我特別關注)

然後那還不是最過分的

最過分的是有一次他帶我們補習班的去吃飯,自然我也去了,然後他就開了直播,吃飯吃到一半他就夾東西給我吃,重點的是他用的是他自己吃飯用的筷子,我雖然沒有潔癖,但我不是特別喜歡和男生有一些親密接觸的人,所以我就一直拒絕,後來他就放棄了

在很久很久以後(其實也就一個學期)他在課堂上說我們班有同學有一個舉動他覺得不好,他然後就說了上面那件事,然後我們全班同學就開始指責我(除了我同桌)那時候我的心裡一直在想我真的錯了嗎?

初二就換了個班主,我真的覺得那個班主比之前那個老師好好多,真的我現在真的特別謝謝那個班主,至少我知道那時候的我真的沒有錯。


kailin:

那時候我和我堂弟一起讀國小

我堂弟父母不在大陸,都在國外做生意

然後就囑咐我爸爸(也就是我堂弟爸爸的弟弟)照顧好他們

我爸媽很疼堂弟,當作自己小孩那種

正文開始:

我忘了是為什麼,我們讀三年級的時候,有一次分座位我弟被分到了投影熒幕下面,就是單獨分出來,上課看熒幕賊費勁!

有一次英語課,我弟沒有聽課,就是自己玩自己的,但絕對沒影響到別人(和同學們隔得那麼遠想影響也挺難的)

然後老師看到我弟沒聽課就把我弟叫了起來

問了一堆問題

然後

然後

然後

她把正在評講的試卷撕碎,扔在桌子上讓我弟吃

我弟傻啊?當然不吃了

然後她就一手抓起碎屑一首抓我弟的了嘴強行塞嘴裡

還讓我弟吞下去

當天晚上回家

我跟我爸媽講了這件事,然後我爸媽超級生氣啊

剛好第二天是家長會

我爸去到學校質問老師:為什麼給我家小孩喂試卷

這是我們英語老師開始賣可憐說怎麼可能 ,我都是把他們當成自己的小孩babababababa………

然後我們班導余老師開始過來幫腔

說什麼小孩子開玩笑的,不能信bababababa………

然後第二天,老師當著全班的面問我為什麼要撒謊騙家長說老師虐待我們

我說:我沒有撒謊,我看到什麼就說什麼

然後老師開始了表演:老師是一項很神聖的職業,你不能這樣子玷污,你知道你這樣污衊老師老師有多傷心嗎?你知道你爸爸昨天怎麼說老師的嗎?你知不知道老師平時對你這么好你這樣做老師心有多痛嗎?你這樣是有嚴重的思想問題!

(老師,你瓊瑤劇看多了嗎?)

然後我做出了一件現在想穿越回去抽自己的一件事

那就是我說:老師對不起!

我………哪裡做錯了???

我tm為什麼要道歉???

然後這件事不了了之

好了,我現在要說一說平時她對我有多好了

我二年級開始學跳舞,有點天賦加上自己很喜歡所以學的很快

學校舞蹈隊選拔的時候我被選上了

那有比賽就要排練呀

然後這位老師不爽了

某天上課當著所有同學面叫我站起來

說:你是不是很喜歡跳舞啊!你怎麼這么騷啊?小小年紀都這樣了長大還得了!

這些話對於一個三年級的孩子來說太重了

自此我再也不敢在家裡練舞,我生怕我媽媽也會這么說我

後來又有一段時間,我又沉迷於唱歌,那時候我是小組長,要負責收作業!

後來有一次和同學在走廊唱歌的時候被他看到了,然後就不得了了

她打電話給我媽:你家xx最近可騷了,整天不收作業,老是約著男同學一起唱歌!你好好管管吧,不然長大就不成樣子了!!!

天啦

我那時候都沒有這種男女觀念

再說了我們是一幫男孩和女孩一起唱又不是我一個人和一群男的!

再說那天是因為有個男生唱的一首歌很好聽我想他教我才和男生一起唱歌的!結果到了她嘴裡成了騷!

自此我錯過了很多晚會很多表演

再也不敢上台

生怕別人又說自己騷

哪怕我知道那不是我的錯

可是就像《永不滿足》里的帕蒂一樣即使瘦了下來變美了也常常困於從前因肥胖受到的傷害里

看過心裡醫生,說是那時候遭受太多否定對現在性格行為造成的影響,主要表現在極度不自信,焦慮!

不過上了高中後自己成熟了很多,有意識地改變自己,強迫自己做一些以前不敢的事情,加上有幾個要好同學的幫助,現在性格和以前比好了太多了!


狗子:

必須說說我高一的事情
當時我雖然調皮搗蛋抽煙打架搞對象上網咖,但是一直不耽誤其他同學,不欺負好學生,跟所有同學關系都很好,對各位老師也很有禮貌,人緣不錯,再加上不學習成績也很好。
所以平時一些小事情老師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放我一馬。
但是高一上到大概一半的時候吧,我們以前的數學老師懷孕了,好像是身體不太好的原因,準備在家待產,於是換了一個數學老師。
大概二十七八歲的樣子,好像是某師范大學的碩士。
我個子高,再加上平時調皮的學生一般都在最後一兩排,大家都懂的,我就在最後面。
剛一開始幾天還相安無事,我數學成績也不錯,後來有一天晚上上網咖通宵,第二天沒精神就趴著睡覺。
一般情況下其他老師都是看見裝作沒看見,最多也就提醒一下,我嬉皮笑臉的撒個嬌說兩句昨天失眠啊,實在沒精神啊,感冒了之類了就趴下繼續睡,老師們也就會心一笑不再過問。
好死不死的那天她上早晨第一節課,睡了一早自習的我正流著口水做夢呢,啪一下一黑板擦拍我後腦勺了,真他媽疼,我抬頭她正對我怒目而視,手裡拿著黑板擦指著我鼻子破口大罵,渣子敗類不學無術,當時的詞難聽無比,就差沒帶臟字了,我哪受過這個站起來就要還口,數學課代表出來打圓場,我也沒辦法,就說我去洗把臉清醒一下吧,出來以後直接找我們政治老師喝茶聊天去了(笑)
吃了一節課零食以後回到教室,同學們都勸我別生氣,她脾氣不好就那樣也沒治,我覺得也是,人家畢竟是老師,我跟所有老師關系都很好,向來尊敬師長,萬一我頂撞了她,別的老師怎麼看我啊?就沒有在意,老實上課學習。

然而並不是我想的那麼簡單,我們學校下午最後一節課都是自習,平時大家都是做做各科老師布置的作業,然後各科老師輪流的值班管理這最後一節課,我正寫著英語卷子呢,她走過來了,看我寫英語,二話沒說把我書桌上所有東西全推到地上了。

卧槽

當時就站起來問她為什麼?

她說她的課上不能做別的作業。

全班人都愣了,誰說這節課是數學課了,你監自習就是你的課了?我說你這是針對我是嗎?你看看全班有多少做數學的?

好幾個哥們兒姐們兒都舉起手裡的各科試卷聲援我。

她說我沒看見!

我說我坐最後一排你走過來經過了多少人你沒看見?

她惱羞成怒說就是針對你怎麼了我就針對你個渣子!

然後又是破口大罵,我當時強壓著火不說話,畢竟我不能罵老師啊。

班代和課代表過來勸,不勸還好,一勸她居然把我桌子抽翻了。

卧槽,當時我真是怒極了,又實在不能發作只想出去找班導找年級主任,過道比較窄,我桌子又倒了,側身的時候可能蹭了她一下,我就沖出教室直接找班導去了,我正在跟班導說事情經過的時候她哭著就過來了,跟我們班導說我打她,就是上面說的蹭的那一下,我敢保證就是衣服蹭了一下!

班代也說,大家都看見了我並沒有打她,連句頂撞都沒有。

她又把矛頭指向了班代,說我們全班都是針對她。

簡直日了狗了我們。

她吵完以後回自己辦公室拿包就哭著走了,說完罷課。

班導跟我們回到教室,然後問全班的人了解情況。

知道確實不怪我之後就讓我收拾桌子繼續上課,當時已經快放學了。

第二天一早年級主任找我談話,說數學老師居然住院了,吐血了!對你沒看錯吐血了!說是讓我氣了!

卧槽卧槽卧槽!!!

跟我要說法!

班導也跟年級主任說了情況。


灰羽:

不慫 實名diss

「南京武家嘴實驗學校政治科目老師 童敏」

對於喜歡的學生 「小帥哥~ xx(多為名字最後一個字) 或者名字後兩個字~」總之就是那種語氣 打這行字的時候我都能腦補出來

對於不那麼喜歡的(比如我)從來都是直呼大名 可以當著一辦公室的人罵我(對於那些受寵的學生就不會)訂正本是自己買 大小都不同 別人的不說 就是說我的大小不合適 我怎麼沒看出你這里是有多整齊 而且不就比你說的標准小了一小圈嗎 真的是很小一圈 說我字潦草 這我絕對不認啊 我雖然沒練過書法 但肯定不潦草啊 拿了個特粗的板子打手 喜歡的學生沒打過(至少我沒見過)在同學面前裝的很善良 在辦公室里 卧槽那叫一個凶 在班裡分組 自己給組長(喜歡的學生)講一遍題 組長再給每個組員講一遍 過段時間自己再講一遍(emmm有毛病吧)後來組長都不幹了(笑)

哦對 這喜不喜歡和成績還沒什麼關系 喜歡的學生 多差都能當組長課代表 不喜歡的學生 呵呵

如果下次匿名教師打分有我 D 拿好不謝

今天上課 她又莫名其妙的瞪我好久 就是我好好的坐著聽她講 她就突然瞪著我 半天轉過去 笑著喊一個她喜歡的學生 我**


白睿燊:

真事。

趙老師,對著一個同姓同學,破口大罵一句——

你也配姓趙?!

———————————————然後反轉————————————————————————

該同學販毒……

據說前幾年被槍斃了。


溫溫溫默默:

我數學不好。
從國小三年級到高中這些年來一直都不好。而這一切的一切,我把源頭歸功於我國小三年級轉學後遇見的數學老師【徐某某】。
她是一個從頭到腳沒有一絲女性氣息的女老師。
我一二年級的數學老師是一個溫婉的南方女子,是她把我從一個「野孩子」變成了一個認為數字很美麗,讀書很有樂趣的「乖寶寶」,是她告訴我「默默,你要相信,是金子總會發光的。」這句話,我一直記到現在。
可是轉學後,夢碎了。
她總是板著臉,好像全班每個人都欠她幾百萬。她喜歡用辱罵和體罰來彰顯權威,所以但凡上課有人講話有小動作沒有認真聽講,就會受到她對我們「未來」和「父母家教」的攻擊。
但她是我的夢魘。因為在她眼中有一項稱得上罪大惡極的罪名叫「插嘴」,主犯就是我。
而我只是在沒有舉手或舉了手卻沒能得到她的同意的情況下指出了她的小錯誤或是提出了我想出的更好的辦法。
我一開始是被罵「沒有家教」和「爸媽都死了么」,後來變成了「教室外罰站」和「滾出去」,最後是「溫默,以後我的課,你不準出現」。就這樣,我被剝奪了上數學課的權利。
然而最可悲的是,才七八歲的我並不知到反駁她對我的污衊和體罰,甚至不敢對爸媽說我在學校中受到的對待。即使我爸是學法的。因為我覺得她做的都對,只是我恨他而已。而且,我恨她,就是不對的。
沒有數學課上並對數學老師充滿了仇視的我終於在數學考試中一落千丈。從那日開始,我和數學的梁子就此結下。
更可怕的是,她偏袒的那些「聽話的」「文靜的」「知道安安靜靜上課的」乖孩子們,開始不約而同的排斥我。我成為了「數學老師」和「尖子生」眼裡的「人民公敵」。在國小階段,再也沒有過同班的朋友。
往後我無論付出了多大努力和熱情,最初的痛苦永遠都埋藏在我的心中。
她用她的言辭和行動,蒙蔽住了一個女孩的心。

真人真事不說故事,不求安慰,謝謝大家。
(鞠躬)


暖么么:

一萬六千多個回答了,估計這個沒人看了吧……不過就算沒人看我也要說~
我小姨比我大六歲,九十年代初,小姨上國中,班導是個很漂亮的女英語老師,照片被掛在照相館外面當模特的那種漂亮~
小姨學習很好,跟他們班另外一個男生總是年級前幾名,班導很喜歡他們兩個~
到了初二下學期期末考試,小姨他們班意外的在年級考的很差,小姨的成績從年級前三掉到了年級三十名以外,學霸男成績也不理想,成績出來後開班會,班導臉陰沉的可怕,讓小姨跟那個學霸男站到講台上,質問他們「你們這次考的這么差到底是為什麼,是不是你們倆談戀愛了!!!課下說說笑笑,放學一起走,都是你們倆把咱們班風氣都帶壞了,都不好好學習了」那時候還沒現在這么開放,早戀那絕對是洪水猛獸~小姨當時就急哭了,口不擇言說「根本沒有的事,如果我跟ZL談戀愛我出門就被車撞死」就這一句話戳了馬蜂窩,班導一下子就炸了「哦,你的意思是不是如果我誣陷你,你就詛咒我出門被車撞死?」這特么都是什麼邏輯,就這也能當上老師???當時十四歲的小姨氣的一邊哭一邊跑出教室,他們班導還在後面罵「你跑,你跑,走出這個教室你就不要來上課了……」
小姨跑回家把自己關在房間哭了一上午,中午飯也沒吃,問她什麼都不說,把外婆跟外公急的下午就去找老師問情況,當時外婆已經五十五歲,外公六十二歲,兩個老人陪著笑臉問「我們家明明今天到家一直哭,問她也不說怎麼回事,就想找老師您談談」班導連座都沒讓,態度極其冷淡的說「哼,你們家孩子我可是教不了,她跟ZL談戀愛,敗壞班級風氣,說她幾句就詛咒我死,我已經決定不讓她再來上課了,等著教務處的開除通知吧!」外公外婆當時就呆了,開除對於一個花季少女來說是多麼大的毀滅性打擊啊,外婆不停的鞠躬給班導說好話,這時外公的身體軟軟的躺倒在地,是的,外公被氣的中風發作,外婆哭著讓班導幫忙打電話把外公送醫院,班導不耐煩的說自己打,我有事,說完便走了,走了……後來外婆急的在教師辦公室找了幾個人,幫忙叫了救護車,外公救治還算及時,經過溶栓,命算是保住了,在醫院治了一個月,可落下了偏癱的後遺症……外公到現在已經快九十歲了,雖然不能走路了,但精神還特別好,不過這是後話……
學霸ZL把這件事捅到了教導處,告了他們班導一狀,ZL的父母也鬧到學校來了,後來迫於壓力,班導在全班給小姨和ZL道了歉,初三是很關鍵的一年,但因為這件事,班導對小姨態度極其冷淡,基本不管不問,座位調到最後,小姨的成績也大受影響,可能是共同患過難吧,ZL一直鼓勵她,我爸媽外公外婆都特別照顧小姨,小姨自己心裡也憋著一大口氣,自己很爭氣,在老師不管的情況下上完了國中最後一年,並且跟ZL一起考上了我們這里最好的高中,徹底拜託了這個教育界的敗類……

—————————假裝是分割線———————

之後呢,小姨跟ZL又一起考上了大學,雖然是不同的大學,他們理所當然的戀愛啦,我這個小跟班見證了他們的愛情,學霸還給我補過課呢……但是~因為種種原因他們最終沒有走到一起~

————————另一條分割線————————

我本人,國小畢業後也考入了小姨當年的重點國中,可命運就愛開玩笑,也不知道那個老師有什麼後台,居然還是班導,而且還是我的班導!!!我回去把我們班導是誰給外婆一說,外婆當時就炸了,當時就拉著我去學校找教導處主任要求換班級,成功了~我國中三年沒有經過那個人渣老師的荼毒,聽其他人說,她班上的同學過的很艱難……
現在,我已經工作好多年,小姨也在帝都過的很好,偶爾談起這件事還是不能完全釋然,寫這篇回答時我已經淚流滿面……雖然她沒教過我,但她也給我很大的心理陰影……願所有的學子都不要碰到這樣的老師,都能心無旁騖專心學習,沒有任何心理陰影

我是外公外婆帶大的孩子,跟小姨從小玩到大,跟他們的感情簡直比親爸媽還要親,所以小姨受的委屈就是我受的委屈,當年我得知外公生病的真相,我大哭一場然後就要去為小姨報仇,被家人給勸住了,所以我對這個人渣老師是刻骨銘心的恨!


盛小蝶:

不算最壞吧,但應該算最色的。上國小時住在我姑姑家,我姑姑家離學校很近,走路5分鐘,隔壁的隔壁就是一年級的班導C老師,兩家算是鄰居,關系很好。
上一年級時候,就發現三年級的班導總是來我們班串門兒,尤其是上課的時刻。有一回我們在寫課堂作業,C老師坐在講台上,三年級的班導又來了,湊在C老師身邊,手在講台下悄悄伸進C老師衣服里,摸她的胸。當時小,不太懂,只知道三年級班導一來,總是對C老師動手動腳,同學們低頭寫作業,兩個人經常到教室後面,發出一些奇怪的聲音,有回好奇,偷偷回頭看,看到兩個人抱在一起。
放學後,把這事兒告訴我姑姑,姑姑讓我不要亂說。我以為姑姑不信,又告訴我哥(姑姑的兒子,比我大幾歲)。我哥習以為常地告訴我,他上二年級的時候,三年級班導也經常去摸二年級班導的胸。
沒過幾天,我又把這事兒告訴我表哥,我表哥說他上幼稚園 大班的時候,三年級班導也經常去摸大班老師的胸,大班老師的兒子跟我是同班同學。
我們那國小不大,總共五個年級,每個年級只有一個班,整個學校有三個男老師,其他都是女的。後來來了個剛畢業的女老師,教四年級數學。當時午飯都是自己走回家吃,老師們在學校有宿舍。有天吃過午飯,有個男同學就在班裡說,剛才過來時經過四年級老師的宿舍,從門縫里看見班導和四年級的數學老師抱在一起。當時已經升到三年級。關鍵這個數學老師後來還嫁給了三年級語文老師的兒子。
當時我們班有個男同學的姐姐,比我們大好幾屆,據說被班導帶出去過了夜,認了她做乾女兒。我們上三年級那會兒,他姐姐已經出去工作,就在我爸爸的工作室里。有回他姐姐到學校看他,我們班導連著兩節課都沒上,布置了作業,就回宿舍沒出來。


劉亞楠:

國小,我有一個關系特別好的朋友,是個小正妹,長的很清秀,眼睛大大的,很有靈氣。我要說的其實是她是一個天才!畫畫方面的天才,根本沒有系統的學習過繪畫,但是她就是畫什麼像什麼,而且她還能把人畫成Q版的樣子,畫出來班裡同學的抽象的Q版頭像,大家一眼就能認出來她畫的是誰,她畫的花鳥魚蟲各種小動物都萌萌噠,還會畫漫畫,臨摹漫畫書上的漫畫,畫出來跟原版的一樣。有一期班裡的板報插畫是她畫的一個鳳凰,栩栩如生 振翅欲飛,平時報班是每周五就擦掉的,但那次連著好幾期的板報我們都捨不得把那個鳳凰擦掉,因為覺得畫的那麼好的一件藝術品擦掉簡直是罪過。可惜當年沒有手機,要不然真該拍下來。

我要說的這個老師是曾經帶過我們的一個班導,當時由於學校師資力量不夠,一個老師兼任多職很常見,這個班導是一個老太婆,一個人兼任語文、音樂、美術三科的老師,而且班導是跟班走的,就是帶一屆學生會一直連著帶幾年直到這屆學生畢業。

這個小姑娘的畫畫的那麼好,但是每次美術作業老師都給她的是C或者D,而其他同學大多是A或者B只有畫的特別爛的才會給C,而且老師還會時不時的諷刺她:你是不是以為你畫的很好?還給別人畫!畫畫那麼難看一天還愛畫畫,光會畫畫有什麼用!我要是畫畫那麼難看早就買塊豆腐撞死了,吧啦吧啦……
然後後來那個女生就不喜歡畫畫了,因為下課在課桌上畫畫,被那個老師看見了,也會被諷刺挖苦,她又不敢跟老師頂嘴,美術課上的作業不管多用心畫的都會被老師否定,她就不太敢再別人面前畫畫了,而且她還變得有點自閉和憂鬱症,變得害怕美術課,逃避畫畫,就這樣在一次次的諷刺挖苦一次次的否定中,她漸漸的喪失了畫畫的天賦,變得”泯然眾人矣”,而這一切都少不了那個老師的”功勞”!
我相信,以她的天賦如果稍加引導和鼓勵,然後再讓她學習美術的話,她絕對可以成為美術界的一個傳奇的,因為除了畫畫確實好,她還是一個超級大正妹,⚈้̤͡ ˌ̫̮ ⚈้̤͡
到底有多少像她一樣被老師剪掉了翅膀的天鵝?有多少天才毀在了她的手裡?
到現在我都不知道當年那個老師為什麼那麼針對她,也許是那個老師一時心血來潮想做個實驗,看一下不斷地否定會不會讓人變得自閉,讓天才不再天才?或者是她的家長得罪了老師?
這一切到現在已不得而知了,因為這個老師去年去世了,聽說還有不少學生去送她最後一程,哭的稀里嘩啦的。因為這個老師除了做的一些惡事以外也干過一些好事,她曾經幫過交不起學費的學生墊過錢交學費,曾經把傘借給學生自己淋雨回家過(雖然她家離學校確實很近),曾經深夜批改作業第二天頂著個黑眼圈沙啞著聲音給我們上過課。
是不是很難想像同一個人身上集合著惡與善?一半惡魔一半天使,同時在一個人的身上共存著,卻互不沖突,在有些人眼裡她是一個好老師,但是還有一些人長大 明事理後對她恨之入骨。

不知道中國還有多少這樣得老師,想培養一個特殊人才很難很難,但是想毀掉一個天才太簡單了,對於一個老師來說,幾乎不需要費什麼力氣就可以毀掉一個孩子。


匿名用戶:
大概是國中歷史老師吧。

中年男人,講話唾沫橫飛,好事者甚至編出了「上他的課坐在第一排要打傘」之類的段子。

跟我鬧不和起因大概在早自習抽查背歷史我沒有背過。我們國小跟國中老師都喜歡體罰,他就拿我忘了是什麼大概就是黑板擦之類的東西打我,打完以後說,「就你這德性歷史沒及格過吧」之類的。我從小到大都喜歡懟人,當即抬頭:「老師,我上次70」(山西人應該知道,國中歷史滿分75)「僥幸,僥幸,你這都是僥幸。」「那我上上次72。」我也沒想到我懟的這幾句成了我之後被各種針對的根源。

比如聯合班導以奇奇怪怪的理由讓我一個人坐到最後一排,在那個注重顏面的青春時代這應當是丟人到不行的事情,前排都是調皮而吵鬧的男生,沒有人跟我說話,我看見他沖我走過來,臉上盡是滿意的笑。

他喜歡成績好的人,於是在一次小測驗里提前收走了他認為成績好的兩個同學的卷子,我寫得比較快,看到可以提前交卷準備交,他走過來,把我卷子扔還給我,白我一眼:「我收他們的是想看看他們水準有多高,像你這樣的,沒必要收,交不交吧。」

那次考試我考了滿分,我真想把卷子甩他臉上,可惜他不帶了。

他以前的那個歷史老師很喜歡我,使人如坐春風,可以說使我在一年間對歷史有了濃厚興趣。他變成我的老師以後,我變成了一個根本不敢上歷史課的人,而且直到今天我也不知道,他讓背的那些東西有什麼意義。

我就是記仇,我這輩子也不會忘了他。


Aorqu用戶:
猥褻女童,強奸學生,你說能有多壞呢


AaronWang:

實名了(實她的名),想想就來氣,終於有釋放的地方了,跟大家交流一下。

本人曾在北京黃城根國小就讀,96級,國小一二年級班導是陳薇(女),時任語文老師。
我是一個比較內向慢熱的人,剛讀一年級的時候,跟同學們都不太熟,跟大家也不太說話。但為何印象如此深刻,可能因為長這么大,這是最讓我受屈辱的一件事。
某天的第一節課,陳薇在上課途中進班把我叫到她辦公室,用嚴厲的態度質問我,是不是偷了xxx的語文書。
我當時異常詫異,我壓根不認識這個同學是誰啊。於是我就堅決地否定了這件事,並且告訴她這個名字我對不上是誰。
陳薇態度非常嚴厲,她坐在辦公桌前,我站在她旁邊,她一邊教育我,一邊用食指敲著桌沿兒(我印象如此深刻以至於這種細節都記得這么清楚,好像我當時想的是她這么敲手真的不疼嗎?)。
首先我不認識這個孩子。其次我從小家庭條件還算不錯,家庭教育也非常嚴格,沒有小偷小摸的習慣。再次,我語文書沒丟啊,我偷那玩意兒幹嘛,扔自己的還來不及呢。
所以,我一直沒有承認。陳薇可能覺得我這孩子油鹽不進,就讓我站在辦公室想,想我偷了那破語文書放哪了。
老子一直沒承認偷了,你他媽讓我想在哪,我艹你大爺的你是怎麼受的高等教育?
這一想不要緊,兩節課過去了,私自停了我兩節課,我就這么在她辦公室站著,剛開始她叫了幾個同學(我仍然只是面熟,根本叫不上名字),問他們是不是我偷了xxx的書,不知是那幾個同學無恥還是畏懼淫威,都表示是我。後來,她有時候不在,有時候坐在那批改作業,也不搭理我。到第四節課的時候,我們正好是體育課,她可能看快吃飯了,還沒個結果,就帶著我到班裡,問我放哪了,雖然當時班裡沒人,但我還是流下了屈辱的眼淚。她看我不說,又帶我到操場(那時候黃小操場還不大),在全班同學面前又問我,是不是扔操場了。當時我的屈辱感達到了頂風,實在受不了了,就隨便找了一個排水的那種一條一條的井蓋,跟她說扔這裡面了。她好像如釋重負,帶我回了辦公室,跟我說,下午讓我叫我爸來一趟學校。
當時中午吃飯是這樣的,有的小朋友離家近,就回家吃飯,有的遠就可以吃小飯桌。我雖然離家不近,但父親單位離得近,正好他還有一個中午提供休息的房子,我就到他那吃他打的食堂的飯,還能睡覺。平時我去他那,吃完飯根本睡不著,那天我非常壓抑,不敢跟我爸說,吃完飯就睡覺了,中午到時間,他送我到學校門口,我才跟他說了這件事。
之後發生的事我就沒印象了,我自始至終也沒有和丟書的那同學當面對質過這件事(因為好像最開始是他說的)。後來跟我父母交流,我堅定地否定了我拿了他的書這一點,也了解到,他們為了息事寧人,答應買一本還給他(愚蠢,太他媽愚蠢了,我要是我爸,絕對大鬧這個傻X老師),也不知道黃小什麼毛病,用的是人教版的(好像),非常難買,轉了很多書店才買到。
關於其他這個老師傻X類似我右手骨折,用左手寫作業她仍然因為字寫得差而給我作業良之類的艹蛋事也就不多提了。

後來,跟大家混熟了,我在班裡人緣很好,經常組織大家出去玩兒,跟後來的班導和老師關系也非常好,也經常吃他們給我帶的教師食堂的飯。後幾年跟那個xxx同學玩兒得也很好了,還問過他這件事,不知是礙於面子還是確實忘了,他否認了有這件事。

陳薇在教我們期間懷孕了,現在分析當時她應該不超過30歲。這么多年過去了,也不知道她和她的孩子怎麼樣,反正一想到這件事時,我都深刻詛咒他們全家。

時間過去二十多年了,現在也不是想追究什麼,就是緬懷一下當年這個傻X的陳薇老師。
所以,你說有的老師有多壞?幸好我人格健全,沒皮沒臉,後來遇到的朋友三觀也都很正,否則,對一個6,7歲的孩子做出這種事,多他媽惡毒。這個陳薇,我能不詛咒她全家嗎。

他媽壞透了。


Rita瑜想:

國小四年級語文老師,一個姓薛的老女人。

我恨她,每次提到她我都恨的牙根癢癢,就是她,帶給我了整整兩年,陰郁的生活。

她接管我們班時,我還是語文科代表,早讀課站在講台上朗讀的那一種。我不知道為什麼,總之她換掉了我,並且莫名其妙的討厭我。經常當著全班同學的面諷刺我,挖苦我,罵我。說我不認真完成作業,說我學習態度有問題,說我自己不學習還影響別人等等這些根本就不可能發生在我身上的事。

說到作業,小時候的我特別認真也不懂變通,遇到不會的題目我就特地空下來,等到第二天老師講的時候再寫。每次她看到我空下來的題目的時候就會大罵我,說我故意空著格子跟她作對!搞得我每次遇到不會的就胡說八道一通,就為了把格子填滿。

那個時候我還並沒有怨恨她,只是想老師不知道我是認真的,等到考試的時候她就知道了。她就不會討厭我了。可是事實是,我的語文成績全班排名第一,她並沒有對我有所改觀,還在家長會上在我媽面前把我損的體無完膚。可笑的是,數學老師站在講台上誇我一絲不苟,她在台下罵我一塌糊塗。而我就站在我媽旁邊。

回家之後,被我媽痛罵了一頓,數學老師的誇獎我媽沒記住,她記住了那個老女人對我我的挖苦,而且是當著其他家長的面。從小就優秀的我哪讓我媽經歷過這種尷尬,不好好收拾收拾怎麼可能。那一晚過後的我,性情大變。

那段時間學習成績真的可以用一落千丈來形容,所有老師都討厭我,同學們也開始疏遠我,連我父母都覺得我變了,變成了一個壞孩子,再也不會跟我玩笑打鬧,而是每天板著臉。還記得有一天放假,我聽到爸爸跟媽媽說第二天要和同事去水庫給我家的熱帶魚撈魚苗,同事們都準備帶著孩子,順便爬爬山。我特別激動的說那我們明天去哪個水庫啊。爸爸特別嚴肅的說:「你成績都掉到哪裡去了,還玩什麼,明天自己在家寫作業!」

第二天,我在家哭了整整一天,並不是因為不能去玩,而是那時幼小的心思里只有滿滿的一句話:你的學習不好,爸爸媽媽才不會愛你。

我想到了死。

幸好,我只是想了想。

總之,我就這樣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一個人孤獨行走了兩年,終於,我換老師了。

當不再有一個聲音在我耳旁不停的說你很差!你一塌糊塗!這些話的時候,我突然在思考,我真的差嗎?我嘗試著回答新老師上課提出的問題,認真完成新老師布置的任務。結果不久,老師就在班會上說:「我對×××印象很深刻,這個孩子很有自己的想法,並且很認真。」

那個×××就是我,那天回家後,我把自己關在房間痛哭流涕,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哭的那麼慘,總之,從那天起,我的天空不再是陰郁的了。

以後的每一天,還是平靜的過,只是再也沒有人提醒過我我很糟。於是,我快樂的活到了現在。大學畢業,當了半年輔導機構的老師,現在正在復習準備招教考試。是的,我要成為一名教師。因為除了那個老女人,生命中的其他老師帶給我的,還是積極的正面的影響,讓我很尊重這個行業,想踏入這個行業。

如果一定要說那個老女人教給我了什麼,那應該就是不要再從別人的嘴巴里認識你自己了,你到底是怎樣的人,自己一定清楚。對於那些不喜歡你的人,那就讓他們有多遠滾多遠,別來臟你的眼。

就醬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