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遇到過的壞老師可以有多壞?

問題描述:你遇到过的坏老师可以有多坏?
, , , ,
陌上羋湘:

第一次回答,好激動

重慶南川道南中學的熊大珍

一個小矮老太婆,穿的很花艷。

交國中英語的,還是我們的班導。
體罰,打罵,區別對待,借教師職能收刮財物。

當時流行搞封閉式教學,學校’要求離校遠的學生住校,在她那裡就變成了都得住校,懵懂無知的我們大多數都乖乖的交了住校費,搬進了學生宿舍。住校費一學期一教的,等過了幾周大家都知道了內幕,離的近的學生都想回家去住,她不準,每天突擊查寢,被抓的下場很慘。。。等下學期開學,很多學生直接不願意住校不願意交錢了,而且大多數帶上了家長來學校,包括我和我媽媽,最後談判結果就是可以不住校,可是必須交住校費。。。鬼知道這筆錢最後去了哪裡。。。

有學期剛開學要選班委,班上有個很調皮討厭的男生想當紀律委員,根本沒幾個人投他的票,落選是肯定的,結果這個男生當場就發火了,提著凳子上講台,把那個統計票數的女生打了(這個女生做錯什麼了?又不是她決定的票數多少)。。。然後身為班導的她怎麼處理這事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先批評全班同學選個班委都這么多事,然後自行決定,讓那個男生當紀律委員了,哈哈哈!!!!

那時候每周語文作業都有寫周記的,她也給我們布置了周記作業,和語文分開的,最後都成了大家打小報告的本子。每周末收上去周記,周一下午班會課就會變成批鬥大會,同學之間的關系都變得如履薄冰,口腹蜜劍的事情簡直層出不窮,那種環境下國中生能學習的好?成長的好嗎?
有次下午下課,我負責打掃衛生,我看到班上一個男生晚飯就吃2個饅頭,做為吃貨的我當時就驚呼「xx你怎麼就只吃2個饅頭?」我主要是覺得一個是吃不飽,另一個是不好吃,完全沒其它意思。然後下個周一班會課,我被點名批評了,原因是看不起貧困同學,我艹!然後還要我寫500字檢討,還要給那個同學道歉。
還有一次,我寫在語文周記里的作文(要想減肥不吃藥,請到初三來磨一磨),可能文筆很好吧,語文老師非常喜歡,在課堂上念了我的作文,還表揚了我(畢竟我也是收到過好幾次稿費的人)。那天我都非常高興,可是晚自習上英語課的時候,我又被當眾點名批評了,哈哈,還是這篇作文,她當時是這樣說的
「不想讀書就滾回家去」

其它還有很多,被體罰是家常便飯的事,什麼做下蹲俯卧撐跳樓梯都是小意思,她不高興了會直接用腳踢你,穿的尖尖皮鞋。冬天辦公室有火爐,她會接一盆冷水放火爐旁,先讓你把手讓冷水裡,凍的差不多了,再放火爐上烤暖和了,再用篾竹打你手,這酸爽,簡直了,只有心理變態的人才做的出來。

下課期間,你和好朋友手牽手一起上廁所,笑得那麼開心,她來了,凶神惡煞的一瞪你們兩個牽著的手,然後說,「一天飛擦擦的」(我們這方言,意思就是你是風流少女之類)

太多了,暫時不說了,睡覺比較重要。


小小狐狸精:

因為可以用人格擔保真實,所以不怕人肉。
這個老師是瀋陽市保工街第五國小的老師,叫做艾威,我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這個人。
當時我國小三年級,品學兼優,就是特別老實。當時她跟學校的不知道哪個領導有關系,調過來當班導(因為每個學期末的考卷她都弄到原題)。
當時因為老實乖巧,被同桌欺負剪壞了衣服(其實只是小孩子鬧),雙方家長放學後見個面,因為我媽媽說了一句「請老師好好教育一下他」,艾老師認為我媽媽的意思是「你是說我沒教育好他了?」這樣的理由,就開始了長達兩年的噩夢。

從此我成了透明人,她組織全班同學欺負我,沒錯,是組織大家欺負我。打,罵,蹂躪,她鼓勵大家這么做,並且告訴他們這是對的,語言上的侮辱更是變本加厲,告訴大家「她怕碰,不要理她」,然後就是這個女孩子多麼下作。

在那個崇拜老師與神的年紀,艾老師的話就是聖旨。

很抱歉,這是生活,不是雞湯。所以這個故事不像別人的,故事最後也沒有人來救我,直到到了五年級換了老師,一切才過去。

前不久國小建立了一個群,她加進來之後我就退了。後來有幾個同學拉黑了我,我也不知道她又說了什麼。

這么久了,我已經原諒了所有人。

開玩笑的,我怎麼可能原諒,我會跟她一輩子。

還有那些為了討好老師,根本沒覺得自己做錯事的人,我怎麼可能原諒他們。

我會帶著溫暖的光輝好好生活,但是沒有誰規定,想起他們就得必須原諒吧?

祝他們死的慘烈。
以上


半夏:

我在上國小的時候,剛剛進學校就碰到了個很好的小姑娘。我們經常一起玩,一起喝牛奶,一起上體育課,一起上課。但是那個時候我沒有學習的意識,成績就很差。那個女孩子的父母挺關心她孩子的學習的,就跟老師特意關照過了。老師也經常看著她。老師跟她父母說我這個人成績很差,但是我那個朋友還老是跟我一起玩。那個時候都是一二年級不用說什麼影響學習老師直接跟她家長說讓她們女兒離我遠點,說腦子笨會傳染。然後她父母也是那樣跟女孩子說的。然後我跟我朋友每次玩每次去上廁所都要避著老師,因為老師一看到我們兩個在一起就會把朋友叫進辦公室談話。
從那以後我就有認真學習的意識了。因為學的簡單上升的也很快。每次考試結束都要訂正試卷,有一次訂正上面的題目有一兩道我不會還是怎樣就沒寫。第二天老師把所有沒訂正完的都叫出去了,包括我,要叫家長。另一個同學可以說只寫了一兩道,但是老師叫她回去了。我只是沒寫一兩道老師把我爸叫來了。我爸對我挺失望的,在老師面前說回去好好管教,等我一回家我爸就跟我說我老師怎麼怎麼不好。我爸認為我沒有犯太大的錯,反而老師沒有把事情完全弄清楚。對於這樣的爸爸我感到驕傲。
說笨會傳染這件事真的對我影響挺大的,現在我還印象深刻。對朋友的父母感到不解,對老師更感到無語。


漂亮滴丹鳳眼:

我要說的是我的國小數學老師兼班導,男,那時候他三十多歲。

背景,97年。我們六年級。

他是典型的勢利眼。

記得學校組織春遊,有幾個同學家裡條件不好,參加不了。不過好像學校又有要求必須參加,他找那幾個同學談話,對方說家裡沒錢。然後再班會課上大談特談自己品德多高尚,他把我們班幾個困難戶的春遊錢交了。還點名道姓。那時候太小,11歲。有幾個被點名的女同學都偷偷流眼淚。

有個男生皮,請家長。他揚言以後不讓他上學了。讓人家退學。男生媽媽知道後來學校門衛辦公室大哭特哭,他當著全班同學說沒見過這么沒貭素的家長。小男生坐著聽著他說自己的媽媽大哭特哭。多年之後的我們再提,這個男生已經是大學體育老師了。他說,要是馬路上再碰上他,有刀就直接弄死他。

有一次給我們講課拖堂,黑板上面的那種大長燈管掉下來了,直接給他腦袋開了。當他捂頭走出教室後,全班同學鼓掌尖叫。

如果是家境好的同學,對人家百依百順。家境不好的,趕上他不開心了,全班批評。批評的人家痛哭流涕。那時候都太小,老師說自己就都怕怕的,老師再說自己家長,根本都不敢說一句話。要放現在,早給b腿打瘸了。

據說後來他和同校女老師搞婚外戀,被對方老公貼大字報在學校里,學校給他調走了。據說如果沒有這次意外,本來該當校長的。但是因為有關系,最後又調回來了。當個普通老師了。

這魂淡現在估計已經快60了。這樣人品的人都能當老師。就會欺負國小生。全方位立體渣男一個!

如果小時候我會用亞瑟的飛奔大寶劍,帶著三環繞立體飛碟,再一個定點三技能,帶狂暴。再叫上被他欺負的射手們,法師們,輔助們,打野們。一起組團開黑他就好了。哎,可惜小時候什麼都不懂。


dh好帥:

跟大多數人相比我心中這個最壞的老師不能算壞到什麼程度吧,但他就是我這輩子最恨的老師。
我高中考上了我們這邊很不錯的重點高中,高一期末全班第二,然後就在高二分進了強化班,遇到了那個班導兼數學老師J,J從一開始就看我不順眼,因為我不是死讀書型的,而J喜歡的就是那種順從、書獃子,要把老師當成至高無上的威望,所以他特別喜歡書獃子,各種看我不順眼,其實在他的高壓下,我上課的從來都不敢調皮的,只是下課後會跟以前高一班上的同學在樓道口聊聊天的什麼的,然後他每次看到都覺得這是天大的壞事,還要求我寫檢查,各種當著全班同學的面嘲諷我,第一次期中考試,我考了個26名,然後還把我站起來又是話語譏諷。
從此,我真的是深受打擊,就真的一蹶不振了,最好聯考考的也很一般。
我至始至終不知道我就哪裡得罪他了,要被他樹立成反面的典型,就因為我長的不像是好學生就一味針對我,然後殺雞儆猴版的拿我當反面教材給全班樹立典型?我真冤啊~,成績比我差的,表現比我差的都不被,就只是因為他看我不順眼就以一人主管好惡就作出判斷?
現在當初高二那個班的同學聚會堅決不去,並不是混的比別人差,而是看到他們繼續對J的跪舔的姿態,讓我惡心。


不做羊神好多年:

曹雲金:謝邀~

是時候了,也該做個了結了。


於是乎的小蘇:

你見過的壞老師能有多壞

我無意冒犯老師啊,哈哈。此刻我正舔著一副想立牌坊的婊子臉。

老師跟做傢具的木匠,蓋房子的建築工,和寫代碼的程序員一樣,都是一個職業。每一個職業都有各自的操守,活兒沒干好,自然要被甲方責怪。請別訴苦先,說什麼領錢少責任大還要背負輿論壓力之類,都不容易,我理解。別人搞工程的,偷工減料,樓壞了會被追責,因此吃官司的,坐牢的,償命的例子網上一搜應該一大把。別的職業也應該一樣。但我至今沒聽說過有哪個老師因為某些負能量言行給孩子們帶來難以抹掉的創傷而受到法律的制裁(性騷擾、強奸、毆打和謀殺除外)。所以千萬別上綱上線,求你了。

大體上我還算是個尊師重教的孩子。但我只尊值得尊敬之師,只重值得敬重之教。這些師和這些教,歸類為善。對,我想討論的不是教師這個行當,而是這個行當里的善惡。換到這個思路,諸位老師,希望你們心裡能舒服點。

在我接受全日制教育的十二年時間里,(暴露文憑了,哈哈。)有六年在農村,三年在小鎮,剩下的三年在小城。國小、國中、高中這三個階段的教育,至今依然左右著我對農村、鄉鎮和城市的心理排序。也左右著我對小中大城市的心理排序。這很復雜。

國小六年裡,我的老師都挺和善,至少我沒挨打也沒怎麼挨罵,我品學兼優,他們的工作做得不錯以至於我已經快把他們忘了。

但我至今仍然對兩位特別不好的老師記憶深刻。就像那誰說的,別相信熱戀當中那些戀人的鬼話,除非他恨死你了,否則他不會一輩子都記得你的。

不知哪位祖先給我的語言基因點了加成,很小的時候,我學語言就比普通小朋友快一點好一點。國中開始學英語,我以零的基礎竟然學得非常可以,真的是非常非常可以那種,例子就是初二英語朗誦比賽全校第一名。

初二,從別的學校調了個英語老師來班上。她是我在九年義務教育里遇到的唯一可以被稱作壞老師的老師,不過我女兒出生之後我就原諒她了。畢竟她是為了她的女兒。

這位老師有個開了掛的女兒跟我同班且前後桌,學習成績巨好,真的是巨好巨好那種,好到讓我自慚形穢,我覺得我這輩子再怎麼努力都不可能考那麼多分(語文政治歷史地理除外)。一開始我們是朋友,大家都是成績比較好的人嘛,座位也近,我還比其他成績比較好的人多了一點點小聰明,看過幾本雜書。她給我和另外兩三個男同學介紹了她轉學前的女同學做筆友,對我還特別優待來著,特地給我分配了她們班班花。於是乎我就跟班花小姐姐搞起了鴻雁傳書的勾當。2000年初小鎮的國中生可沒有手機這種鬼東西,我們真的是特別認真地挑選有香味的彩色信紙,啊不,信筏,有香味的,一個字一個字純手工寫上去,再寄出去的。我都能從她的字跡里看到班花小姐姐卓越的美貌。

傳達室在學校大門旁,就是你去某個單位進門右手邊那個做來訪登記的位置。傳達室有一面牆上掛著一塊有袋子的大帆布,每個口袋上面都按班級和辦公室做好編號。我的信件就插在編號二(2)班的口袋裡。對傳達室的大爺出示班級牌就可以取走整個班級的信件,也沒見哪個有個指定的取信人什麼的。可能學校也沒多重視孩子的隱私,但也沒聽說過同學們有遺失信件之類的事情發生,取信人一般也不會偷看。私拆別人的信件被大家當作一個極其不好的行為。

那天早上做完課間操我去上了個廁所,順便去傳達室看看有沒有班花小姐姐的回信,她在上一封信里答應給我寄張照片,我已經期待好幾天了,每當想到這件事,心裡就被小璐撞得亂七八糟。大爺說我們班的信幾分鐘前剛剛被取走。

我趕回教室,正想問問今天誰取的信,有沒有我的信來著。全班同學看著我笑,我朋友英語老師的學霸女兒站在講台上,手裡拿著個什麼東西,氣氛不太對。我那天沒穿新衣服,褲子拉鏈也拉好了,背後也沒有小紙條,上廁所的時候臉也洗了,鞋子沒穿反,發型也沒出什麼差錯,一切都很正常。可是他們幹嘛都盯著我?盯著我就算了,還笑,笑還挺曖昧。就像大家都知道一個小秘密,還是關於你的,但就你一個人蒙在鼓裡,你又不好意思當這么多人的面問大家。特別別扭。

我渾身別扭地回道座位上,幾乎就把信的事情給忘了。一個平常愛一起玩的同學笑嘻嘻地過來,擠眉弄眼說:親愛的XXX,你親自上廁所回來了呀。此時鬨堂大笑。我忍不住問:你們笑什麼呀?別光顧著自己笑啊,跟我說說啊。這位同學又對著我和講台上英語老師的學霸女兒分別擠眉弄眼,意思是這事跟我和她有關。我跟她最近說話是比較多,難道他們竟然以為我們倆好上了?我又問:怎麼了?擠眉弄眼的同學說了個名字,正是我的班花小姐姐筆友:賴冬玲寫給你的信,她都念給我們聽了。

我:我操!

我撞翻椅子沖向講台,學霸拔腿就跑。

我邊追邊喊:你還給我。

學霸邊跑邊說:憑什麼給你?

我氣急而吼:操你媽!

她轉身停住,眼淚滾滾而下,抓在手上的信揉作一團砸我身上,哭了,又把照片朝我用力扔來,對我吼叫:給你!

照片順著風飄到一樓地上,我跑下樓,撿了照片,有點懵。

回到教室,學霸小姐姐趴在桌上,臉埋進手臂里,哭得有點大聲。我悻悻地坐到座位上,學霸突然掄起椅子舉過頭頂,對我大喊:你憑什麼罵我?

我站起來,盯著她哭花的臉,不知所措,就像我犯了錯。特別希望椅子能砸到我頭上,以減輕那種犯錯帶來的負罪感。我甚至閉起了眼睛,期待著那一砸(哈哈哈哈·····羞恥啊)。

她竟然沒砸,我如釋重負,被一把實木椅子在頭上搞那麼一下肯定特別疼,搞不好還會當場就被砸暈了。幸好幸好,不用挨那麼一下了。

上午剩下的幾節課她都沒上,聽女同學說她回家了,還是哭了一路回的。

下午,英語課,她來了,她媽媽的課。

上課前,英語老師說了一段話,歌詞大意是某個同學早戀,是一顆老鼠屎,攪壞了一鍋她辛苦煲好的湯。同學們紛紛對著我的方向竊笑。此時英語老師的學霸女兒轉頭瞪了我一眼,這個眼神我至今回想起來依然能看到裡面的怨毒。當年我14歲,她也14歲。

這位英語老師直到初三一直是我們班的英語老師,每當上英語課,她總能找到一些譏諷我人格的理由。比如她問大家:What colour do you like? 答案同樣是black 。她對別人的評價是:So cool 。對我的評價比較用心:喜歡黑色說明你性格陰郁,是個躲在黑暗裡的人。說完還不忘丟給我一個蔑視之眼。

後來每逢她的課,我乾脆直接趴在桌上睡覺,躲在她專門為我度身定製的黑暗裡。

接下來,我的英語成績可想而知。事實上,我還明顯感覺到其他一兩位老師對我的態度發生了一些變化。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一切都變了。

真希望那個椅子能砸下來,當時它就在我的頭頂,整整數分鐘,她的手有點晃,欲砸又休。椅子離我頭部最近的距離不到十厘米。

~~~~~~~~~~~~~~~~~~~~~~~~~~~~~~~~

故事過去將近二十年了,雖然記憶猶新,好在沒留下太多心理陰影,也沒有留下身體創傷,這說明我英語老師也不算壞。

要趕飛機了,有空再講講我和我高中班導的故事。這個人是真的壞。真的是幹了婊子的活兒還要給自己立個貞潔牌坊。


向沙托夫問好:

高中數學老師 深度直男癌
我是文科班 經常在班裡說文科生垃圾
文科班的女生多 不止一次在班裡公然對著全班女生說 女生就不應該來上學 我一個男生 因為這句話 看不起他整個高中
以上 想到還會繼續添加


Lydie Smile:

好多答案了,也看了很多高票答案。無論形容老師再怎麼惡毒,在我們這種旁觀者看來也是無關痛癢的,只有親身經歷過才懂得那種苦楚。
看到這個題目,瞬間想到了高三的地理老師。也許說出來就是一筆帶過的事,其實現在自己心中對他也是雲淡風輕了,但曾經受到過的傷害,並不是那麼容易釋懷吧。回答下該題就當自己隨便找個地方吐槽了
先交代下背景,本人高三在小縣城唯一的重點高中的文科實驗班,進實驗班時是第五(也是年級排名),事情發生時因為各方面原因成績波動很厲害,大概年級60-70吧。我們年級有個穩坐頭把交椅的女生W(下文也就是她),她真的很厲害現在在清華(從小縣城考入清華而且是湖南省第三的成績),她自己也很努力。
高三一模還是二模考試,那次考試本人地理11個選擇題只對了1個,華麗麗的掛了(應該是第一次考出那麼低分吧)。眼看離聯考無比近了,而且那段時間感覺對地理的框架知識體系所有的都是混亂的,都不知道自己該從何處下手。習題課老師講完試卷後我都覺得自己的思維和老師同學們的解題思維完全不同,還壓根不知道自己的解題思路錯在哪兒了。所以那堂習題課之後,我就去找老師想通過題和他聊聊。我利用的是我們練習聽力的時間,老師辦公室就在教室旁邊。
我還沒說我的來意,只是剛剛拿出試卷,老師就說我現在沒時間,你去把W叫來。我當時還覺得可能老師找她有其他的事吧,就沒多想,就回去聽聽力了。
聽完聽力,也就是大概半小時後吧,我們下課去吃晚餐,我作為政治課代表去辦公室放作業本,然後就聽見地理老師老師在給W分析地理大題的失分原因。老師對W一向比較偏袒,我也覺得還能接受。
後來偶然得知那次考試W有96分,而老師那天給她分析了半小時以上,就是為了讓她不失去那4分!而那時的我,連她一半的分數都得不到,希望尋求老師的幫助能至少多拿三四十分。
那時真心覺得絕望,後來也就不問老師問題了,靠自己以及一些好朋友的幫助還好熬過那段低谷期,地理在聯考中也不算很拉分的。

這位老師後來我也沒見過了,也不想見了。這位老師算不上惡毒,但至少勢利是絕對的!我謝謝他教會我成長。我知道只有變得更強才會讓別人看重自己,所以當時也只怪自己沒能力不夠優秀咯!


小兔子:

關於老師,遇見的奇葩太多,有一上課就趕十幾個人出去罰站的,有直接用一節課的時間飈臟話罵娘的,有讓你下跪道歉的,有直接把學生踢進垃圾桶堆里的,但是有些老師僅是因為情緒過於激動也有些學生確實太調皮,比如那個被老師踢進垃圾桶的,是因為那個學生上課蹲在最後一排烤紅薯,哈哈,是不是很吊,而他身邊就是垃圾桶,所以老師氣急敗壞一腳就。。。你懂得。但是這么多老師我看來都不足以給我內心造成無法彌補的傷害,因為在那個年代體罰對於老師來說還是一種比較正常的教學手段「這樣說對么。。。」,過去就過去了,頂多暗地裡畫個圈圈詛咒一下你。但是有一位老師的為師作風給我留下的印象是無法抹滅的,甚至對於我的一生都造成了非常大的影響,這是我國小一年級遇見的一名老師。我就讀於我家唯一一所六年制國小,剛進校時分到了六班,班導是一名非常年輕的語文老師,非常喜歡教我們讀課文,而且方法非常新穎,為了培養我們的朗讀能力,經常拿我們音樂課本的歌詞讓我們練習怎樣有感情的朗讀,於是久而久之,我們班的同學朗讀任何課文有深情並茂「現在想想可能有些好笑,但是這種訓練對於孩子語言表達能力來說是比較有效的」,但是在上了半個學期的課後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我們班被拆分了,同學們被分到了各個不同的班級,我和我們班一個學習成績非常好的女孩分到了一個班,這里喊她Z吧。一班的班導也是一位語文老師。年紀40出頭吧,一看是一位經驗豐富的教師,臉圓圓的,笑起來非常和藹,但是這名老師內心的骯臟就隱藏在她那看似和藹的笑容之下,在新班級里平靜的度過了幾天之後,某一天,是班導的語文課,學習新課文「課題已經忘了」,首先老師讓大家朗讀課文,老師教一句,學生讀一句,但是這名老師讀課文的方式和之前原來老師的方式非常不同,沒有表情,沒有抑揚頓挫,對於剛剛接受過另外一種朗讀方式的我們有點難以接受,但是年紀太小,又都是老師,在恍惚之中就跟著讀啊讀,忽然,跟我一同分到這個班的Z同學舉手了,老師問她有什麼問題嗎?Z站起來說:「老師,我覺得課文不是這樣讀的。」這時老師明顯楞了一下,然後戲謔的笑了,說:「你是六班過來的吧,你們的老師是XXX吧?她是不是教你怎麼怎麼讀書了?那你來讀一下吧,我們讓班上同學來聽一下看看哪個老師教得好。」然後Z同學感覺到事情有點不對勁,也不敢讀課文了,就現在那。老師呢也不說話,也就站在那,時不時諷刺兩句我們之前的老師。Z就這么紅果果的被嚇哭了。這時老師忽然大發火說:「哪幾個是六班轉過來的,都給我站起來。」被嚇傻的我楞楞的站了起來,老師看了看我說:「你來讀一遍課文。」所謂初生牛犢不怕虎,雖然被嚇傻,但我還是「深情並茂」的開讀了。。只見老師的臉越來越臭,然後把我和Z趕出了教室,說讓我們滾回六班去,她教不了我們。然後我們兩個小孩就在教室門口哭啊,哭得撕心裂肺,被老師趕出來了,對於一年級的小盆友來說不亞於你媽說「你不是我親生得」的打擊啊,於是哭聲終於驚動了其他老師,匆匆趕來詢問情況,最後的結局就是,請家長。以後在其他老師的幫助下,電話聯繫到了我娘和Z她家長,最後事情怎麼解決我已經不記得了,但是我記得我被我媽狠狠罵了一頓,讓我跟老師對著干,當時也是小,他們怎麼說就怎麼滴吧,或許真的是之前的老師教錯了呢?回到班上後,班上熱心同學也趕來安慰我說:「你們原來得老師已經沒有資格當老師了所以才不教你們的,所以她教的肯定是錯的,你們不要再學了,吧啦吧啦的。」那會有段時間還對之前的老師深惡痛絕,心裡一直覺得那是個壞蛋老師,害我差點上不成學。後來想想,那時候的老師洗腦功力也是一流,仗著自己在學生中的地位,白的都能說成黑的。後來這事就這么過去了,而我也因為我媽長年累月的於老師各種套近乎安全的讀到了六年級,並且成績還不錯。臨近畢業前夕,老師發話了:「同學們,你們即將畢業了,會不會想老師呀?」 「會」 「那你們想不想要老師的一張照片留做紀念呢?」 「想!」 「好的,那老師會去照相館拍一張照片給同學們做紀念,請每位同學交五元錢給老師,用於老師給同學問洗照片」 「好!」 就在即將離開國小的時候居然還被這個無良老師明目張胆的搜颳了一次,就想問問怎麼混進教師隊伍的?


溫順的獅子座:

在這里,
我想理性的回答這個問題
盡管當時的我並沒有受到言語攻擊
但是作為班級的一員,很多事情親眼所見,親耳所聽
卻在堅持真理的同時
被灌輸
這是為你們好,這是激勵你們
我曾歇斯底里認為的不對,卻被硬生生披上高尚道德的外衣
是的,我尊重教師這個職業
但是唾棄這些隱藏在如此職位背後的骯臟的靈魂

或許,
只能在這里表達下
我的憤懣與惡心

1、侮辱人格篇
「這么簡單的題都不會?說你是豬豬都不樂意」
「你腦子讓狗吃了?」
「上學帶腦子了么?沒帶滾蛋」
「你腦子讓門擠了還是驢踢了還是貓撓了?」
「就你這智商,上學上個嘛勁,捲鋪蓋卷回家得了」
「說你們狼心狗肺,真是糟踐狼和狗」
「呦,還學習吶?反正你也不會,在這獃著幹嘛?走—吧!」
「呦,進幾名就嘚瑟了?還不知道你的成績是怎麼來的!」

還有很多不想說了
當時很多人還把這語錄當做笑談
我只想說,cqnmlgb

2、嘚瑟篇
這是個真實的故事
而我就在這舉著一個例子

一次班會
「你看看你們,都小村小縣城出來的。你家長能有幾個錢?你看我每天跟白拿似的拿工資,別看我家孩子才幾歲,早就給他買了房子了,你們呢?你們能比么?」

最後,還是想說一句
我尊敬大部分的老師,也謝謝他們的教育
但是這位我實在是除了恨以外沒有什麼可說的
可以說我敏感,可以說我偏激
我就說說實話
其實有一點我不明白
為什麼明明有些行為是錯的,卻有很多人為其狡辯?
難道承認一個老師是錯的
很難嗎?


你就這樣吧:

我做老師,三大原則。
一、把學生分兩類,朋友和服務對象,或者你們說的,喜歡和不喜歡的,教育朋友要對得起朋友,教育服務對象,對得起工資。
二、不接受學生任何禮物,學生髮個5塊的紅包,都要在說謝謝後發回去一個十塊的,不是我多高尚,對朋友型的學生禮尚往來,收了得還,太累,對服務對象,我收了東西,是不是就等於漲了工資,漲了工資是不是就得多關注你?但是我不想,所以我也不收。
三、不管學生私事,師生關系其實很簡單,你拿錢買知識,我拿知識賣錢,我不是做你管家或者心理醫生的,更不是你爸媽雇來的偵探,要我做這些事,另外加錢好了。所以我見家長,家長問老師我們家孩子表現的怎麼樣?不好意思,表現怎麼樣我不知道,我只會告訴你學習上的情況。你聽不聽課我不管,但是你擾亂課堂我是會管的,為啥?你妨礙我做生意了。一個學生聯考結束,家長要請我吃飯,我和學生說:「告訴你爸媽千萬不要,你買完東西會請營業員吃飯嗎?」
所以各位,當你們在說老師多壞多壞的時候,不要總是拿師德說事,教師就是個職業,混碗飯而已,對不起工資的就開除公職,違法亂紀的交給警察叔叔就好。於我而言,我和世界不過是在做生意,生意場上你跟我談感情、道德?我覺得你就是想佔便宜,就是這樣。


王菲:

本人發誓一輩子不碰的職業就是國小老師,因為這是小孩子行為習慣養成最重要的時候,而我沒有自信會將好的東西帶給孩子,並且保證對每一個孩子公平。
我永遠忘不了我國小班導,是一個四十歲左右女人,那時班上有一個回族小孩,家裡很窮。而上課有時候會做小動作,我記得那時班導罵他是:「你沒有爹,一天就憑你媽領的低保金,讓你上學,看看你的樣子。」當時全班都在笑他,只有他哭著。長大了才明白這是多麼殘酷的事。
我忘不了的是:最後班導將他勸退時,他媽媽來領他是紅腫的眼睛,那時五年級,也就是11歲,一個人的一生就也許被這樣毀了。
請問上課做小動作就是差學生,偶爾作文寫的好就是好學生,誰規定的,誰讓你給我們貼上的標簽。


匿名用戶:
劉丹,麻城三中現高三英語老師


星辰的跳動是愛:

我國小的時候,考試是本年級老師參與出題,本班老師改卷,成績穩居全班前十,在小升初的全市聯考,到全市老師互改考卷的時候,我是全班第一,年級前十。

但我始終是班導口中學習最不用心的人之一,課堂上總是破壞紀律,經常被老師處罰、告家長,甚至到其他班上罰站示眾。

而班上同學在老師眼皮底下欺凌我,動手毆打我的時候,老師卻總是斥責我,甚至有時候還聯合其他欺凌我同學的家長教訓我說我人品有問題。

有2件印象最深的事,第1件有個人把另外一個人頭打破了,縫了2針,這個傢伙強行把責任賴到我頭上,其他在場的人有的幫他圓謊有的說實情。對於說實情的人我的班導問他:「別人都說是星辰幹得,你憑什麼說不是?」然後把責任全歸結到我頭上。

第2件是因為我聯考全班第一,按學校規則可以報考本市最好的外國語國中,結果被班導以性格有問題,上課不守紀律剝奪掉了。

至於原因,我的家長在我讀書期間從來沒送禮不說,只要老師告狀也從來不去查清楚問題,就是對著我一頓痛罵,甚至我被別人誣陷栽贓和剝奪我考試資格,除了把我揍一頓屁都不敢在班導面前放一個。

最後,這位班導在我國小五年級的時成為了年紀教導主任,國中畢業的時候成了學校黨委書記,13年被中央巡視組雙規,其中有一條就是當年靠當小三上位成學校黨委書記。


Yangjing Feng:

她的一個眼神,讓我自卑了整個童年。


放逐:

看到Aorquer的一句話,如果孩子對一門學科產生痛恨,那絕對是教育者的失敗。對於這句話我真的有體會。本人現在已經三流大學畢業。其實我中學成績就可以算優秀的,每次考試都是年級前三。直到我上了國中,遇到了我的數學老師兼班導,她姓張,全名就不說了。我的數學成績就一落千丈。我其實喜歡數學多於語文,可從她當了班導和數學老師後,直到現在我還是對數學有著一陣陣厭惡。

她那時候剛畢業來我們學校當實習生。先說下她的教學吧。每節課內容全是從課本讀 出來的,真的是一字不漏。當然因為她剛轉來,迫切需要一些成績。我那時候剛好迷戀上了小說和上網,那段時間可是廢寢忘食啊,上課看晚上看,自然成績就下落了。那時候上網,看小說都是我們同班的幾個人一起的,因為那時候也小。玩遊戲和看小說都喜歡一堆的,那麼問題來了。我那個老師都知道我們都是一起玩遊戲看小說的。可是除了我之外剩下的有兩三個是跟她玩得非常好的,平時都會有些特產禮物給她的,還有一個就是她堂弟,剩下我一個就是沒有關系的。然後事情就開始了,她開始只針對我來談話,我就成了班裡所有教材的反面例子。班風啊,班級平均排名啊都是因為有我這顆老鼠屎啊,至於和我一起的那幾個完全沒有他們一點事。然後我在班裡就開始處處被針對被排擠,至於上課?那更加,上她的數學課,我的名字基本都會被點出來嘲諷一下。可以想像一下,在中學大家才14歲左右,那時候都是跟從老師,被老師帶頭孤立,班裡分成兩幫,一幫是我,另一幫是班裡其他人。我那時候覺得真的好無助。一度的自暴自棄甚至想過輟學。就這樣我就熬過了我的整個中學時光。


小狐:

我是一個研究所畢業工作了十年的老同志了,這個人至今給我留下不可磨滅的心理陰影。
山東省鄒城市四中,我的國中班導【趙呈現】,一個心理扭曲的變態大魔王。

其實從小在孔孟之鄉這么高級的地方長大,對於體罰倒也習慣,打打手板踹幾腳之類的誰沒挨過。
但這位班導達到了體罰與心理折磨相結合的巔峰,體罰工具包括拖布桿、鋼尺、帶釘子的破木棍子(?!)等等,體罰時要求你鞠躬九十度向他撅起屁股,男生還必須脫掉褲子,十分羞恥。這幾種刑具經常換,因為時常打斷掉。

這位班導體罰的目的似乎就為了折磨人,當時我成績也算班裡前幾名,人也膽小,算是個乖乖女。他會因為上次考試99分這次只考了97分,或者比上次考試退步了一名就下狠手打人,基本就是他想打你無論如何都躲不掉。
人長的也猥瑣,不管是上什麼課,教室後窗無時無刻沒有他的一雙老鼠眼睛晃來晃去,多年後同學們對這雙眼睛都記憶深刻,一但提起,就會想起那曾經一度被班導支配的恐懼。
初一剛開始我的同桌是個可愛的小男生,淘氣又精靈,有時還會欺負我,但你對他就是討厭不起來那種。有一天我同桌忽然就不見了,後來知道他因為被老師體罰把一隻耳朵耳垂揪掉,結果家長忍氣吞聲僅僅是轉學了事,因為在這個孔孟之鄉,老師就算把學生打殘也是天經地義的。

然後如果你要說這些都是為了監督我們認真學習,那麼在我二三年級的時候(具體時間記不清了,大約就是到了中專技校入學考試的時候),某天這位班導叫我到辦公室和顏悅色的商量請我給別人替考的事情(了解當時情況的朋友應該都懂的,老師介紹自己的學生去替考可以賺錢的),然後我當時有點發懵,表示我膽子小這事很為難,他堅持要求,我就說我回家問下爸媽。後來我就把這事完完全全忘記了(白痴臉)。

後來我就莫名其妙的總是當眾被收拾,挨打,從前幾排被挪到最後兩排,後來又被搬到了靠門口第一張桌子,記憶中那學期我的同桌每周都換,基本都是經常被停課的問題學生,復課幾天以後因為犯錯誤就又被攆回家了。因為他們都是年級聞名的小混混,看起來蠻凶的,作為一個乖乖女開始我有些害怕,後來發現他們本性不壞也就習慣了,換來換去還挺好玩的。
就這樣一直到國中畢業,我一直對自己受到的奇特關照都一無所知,直到後來有一天(上大學以後)忽然想起替考這件事跟我媽說起,我媽問我「那他是不是在整你」我才恍然大悟。。。

對一個教師的厭惡可以蔓延到他執教的學科,這點我特別同意。作為國小奧數全校第一的孩子,國中畢業時班導帶的代數課已經接近不及格,極其的偏科。
頭疼不寫了,我班同學挨打他見死不救的事以後再補。


匿名用戶:
高中老師,男,是家裡的老幺,上面有很多姐姐,從小的家庭觀念就是重男輕女(舉個例子女人不能上桌吃飯),而且並以此為榮。
我在國中畢業時得知身世一蹶不振,性格變得孤僻不願和人交流。開學前軍訓到校見了新同學,並且老師要求寫幾篇作文作為作業。寫作文的過程中有提到家人,他注意到了我的家庭背景生活模式,當時評語還是蠻好的我也就沒當回事,還暗自以為老師懂我。而後就是一段時間的上課,期間我還是放不開始終心裡有事,但當時有個離家很近的女生和我每天一起上下學聊天,日子算過得去。但轉折點就在一次排座位。老師說要選出幾個人當組長並且自選組員,期間老師有單獨叫幾個沒有選夠組員的組長到辦公室談話。期間刻意提到我,說我不正常,家庭也不好,同學本來很多準備邀請我,結果一聽他的話紛紛不願意接受我。(因為本身我在學校說話也很少比較不顯眼)
後來因為他的原因我光榮的被剩下了,其餘還有一個女生和一個男生也被剩下。(女生是性格內向有點跛腳,男生是愛搗亂剛進班就給老師留了很深的印象)老師就說你們幾個搬著桌子出去外面坐吧,因為教室里沒有你們的位置了。教室在樓層的最邊,挨著廁所味道很大,下課很多人上下廁所,桌子擺在那裡下課也只能在那裡。剛開始都是一臉驚訝到後面有到我們班裡打聽的,漸漸的什麼樣的眼神都有,不屑鄙視甚至嘲笑。我只記得那時我每天都很慌很害怕很自卑。班裡漸漸的就傳開老師說我的那些話,沒有人和我說話和之前的那個女生也斷了交集,同學都會拿看怪物的眼神看著我。期間我一度不知道其中的原由,每天晚上晚自習,一下課我就第一個跑出教室,因為只有那時路上人會很少,不會有人看到我落寞無奈可憐的樣子。我最害怕的就是上體育課和放學的時候,因為都只有我一個人,甚至那段被孤立的日子一度有想死的念頭。 但辛運的是班裡有個國中同學,他知道我以前的為人,很瘋很愛玩也愛開玩笑和他也有點交情。因為總是在外面坐著難免會有人反對,老師頂不住壓力就把我們叫了回來,當時還說他其實是不願意的。然後我們不能沒有位置做,就又把組長們都叫到辦公室,其間就有我的國中同學,他上一次不在,因為他的小組第一個就滿員了。然後老師又一次的把我們的情況說給他們,國中同學一聽就耐不住了,因為他知道我的情況,說你們不要我要就是了,他的組員本來就多了一個人還又加上了我。我現在想起來也還是還是很感謝他,是他解救了我從某種程度上。在之後的日子,我因為和他是熟人,漸漸的也就放得開認識了其他的朋友。可能是經歷了那一段漫長而又難熬的孤獨時光,我更加珍惜身邊人對我的友好,我開始試著放下心裡的疙瘩和芥蒂,融入了大家。其實我還蠻好奇那老師後來看我的改變的想法,他以為他看人很准嗎?
可能從小到大碰到的老師都很好,讓我以為所有老師都是非常好的,直到遇到了他。我倒也不恨他,甚至會有點感謝他,感謝他讓我我體驗了那麼難的時光,讓我在上大學甚至以後的工作中,不再那麼害怕一個人,有的時候想想一個人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但是我還是討忍不住厭他,討厭像他一樣的老師,為人師表,誤人子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