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遇到過的最變態的博士生導師是怎樣的?

問題描述:只是學術上要求比較嚴格不屬於此類。可以順便說說怎麼對付這種導師以保護自己的權益。
, , ,
賤賤:

剛聽說

某大牛老闆的博士生要畢業找工作了,

H公司開價70W/年,

導師:別去H公司了,我給你80W/年,

… …

H公司:來把,100W/年,

… …

導師:別去H公司了,我給你110W/年,

… …

H公司:來把,120W/年,

… …

導師:H公司確實實力雄厚,你自己考慮一下吧…

以一己之力只用兩輪簡短的溝通就把年收入口遁50W提升的導師,可以說是非常變態了,

有時候真的覺得我們不叫人才,

自己算個球的人才啊,都沒人來搶,辣雞…

>>>>>>

五分類供瀏覽&收藏

硬貨······軟貨······飈車······觀點······其他

六專欄供投稿&訂閱

『科研』···『小組』···『論文』

『點子』···『科普』···『教育』


匿名用戶:

夫妻檔,硬是幫他老婆寫文章從一個輔導員變成博士,再變成系裡的老師,然後繼續給他老婆代筆寫申請本子拿項目,給他老婆寫文章評副教授,他老婆的學生估計要哭暈到廁所。

學生問問題都不會,稱其不懂業務,只把握方向,有業務問題屬智商低努力不夠,應自己解決或者找師兄。幾乎所有的時間都花在自己家庭老婆和向上爬事項上。表面文章做得極好,幾乎從不看科研實質,只關心圖漂不漂亮,排版好不好看。

行賄受賄搞關系一等一,終於去北京行賄成功進了大陸level2 的圈子。

不給學生配備實驗室電腦設施,原因是沒有科研成果沒有資格要設施,學生只有在做出成果的時候才有資格談設施。每年項目的錢用不完與所長造假賬騙錢到自己名下。

天天講政治講資源講搞關系講金錢。捨不得錢給學生去參加會議,學生自行參加會議的他就點名批評並永遠記仇為難。歧視女生算計女生利用女生犧牲女生的科研成果換取自己的利益,逼女生延畢並派人監視怕其自殺。

學校和國家補助大部分上交到某指定總管賬戶內用來組織請客吃飯,給自己買禮物,給自己兒子學校的老師配電腦買東西行賄。

學生的郵件從來不回復,稱其當評委日理萬機,就算博士答辯也到最後一天打電話才回復確認。對學生不滿就是冷暴力,忽視和隔離,學生延畢與否都是學生個人事情,與自己毫無關系,只有學生出去以後做得好再形成幫派聯盟互相邀請和幫忙才是他關心的。

整學生,不守信用,說話同放屁,設圈套坑學生等等等等。

太多了。。。女生哭訴?那是你沒遇到變態的。變態的就是你哭的話他會對你更加兇狠殘忍。所以還是收集證據形成證據鏈找機會鬧或者放開干一場,走法務途徑也好,斷了他欺軟怕硬的念頭吧!記得保留好你的證據,永遠保留好,防止有朝一日他反咬你。

忘了說了,每年都等學生送禮,禮物不超過1K的就等著吧,因為他只會注重那些每年都送5K以上的學生。。。

結尾彩蛋獻上某些高端對話:

A(國外某一般學校的在大陸掛職拿錢,每年將近大半年都呆大陸撈錢):近幾年招的就一個學生上手快,絕大多數都不咋的,關鍵是不能短時間出好成果。

叫獸:我們可以學習新加坡某導師的做法,一次招個十幾個甚至幾十個博士進來,叫他們互相競爭,一年之內隨時淘汰,留下的人才有資格拿補助,一年就留兩三個,稍微差點的都讓走,也不用多花錢。

A:這個辦法不錯,不過從國外的經驗來看,大陸學生普遍更刻苦認真。怎麼,你也不缺這點錢呀!

叫獸:別提了,我們這都招不到好學生,大陸現在只有清北能招到好學生。好的學生能完全一個人扛項目,水準跟老闆一樣,那樣才輕松。我們最近又要了一片地準備建實驗室,現在地難弄啊。

A:你們這速度快啊,規模和待遇都超過外面了。

B:房價漲這么快,地方還是太小,準備去周邊島上多買一些地建些房子種種地養老,每天也不用來上班了。


兄弟姐妹們,答主顯然沒有思路清奇到一邊忍受著變態一邊來Aorqu尋求同情,很明顯這是過去的事情並且已經逃離魔掌。時間有限,簡單回答一下評論區幾類問題。

  1. 為啥匿名,匿名心裡堵

答:恐怕您是因為這些事實心裡堵,非常抱歉,人之常情矣!匿名和實名並不改變事實,上面僅是簡單描述幾個例子而已,重在說明應對策略,您將注意力盡量轉移在應對策略上或許能減輕不適。

您是因為因為別人的名字而看待事情的話,恐怕我無能為力,因為曾深受其害而且並不能保證今後不會受到干擾!是否在Aorqu網路實名對我沒啥幫助,我只是提醒大家留心!

2. 很常見,沒有做飯打掃衛生陪逛等問題就很好了

在當今的叫獸隊伍中確實很常見,但是他更高明。請自行腦補我上面寫到的給兒子的國小老師行賄送電腦這些體力活,還有我根本沒有詳細說的服務「太子爺」及其國小老師的大大小小的保姆式事情,打掃衛生家政等事情不在話下咯。—當然這些事情我並沒有做,別人做的!

3. 為什麼不曝學校和叫獸姓名,曝了就能減少傷害

掛出來毫無意義,院士的踏門磚連直轄市領導都不會動,P民更不用幻想。你以為發帖人沒有任何遭遇?她的學術路都被逼結束了,而且同行研究所工作都給堵了,你以為大牛這么好惹?中國高校的雷比比皆是,學生的情況更是千差萬別,重點是教會大家如何發現和解決問題,如何勇敢面對和堅強生活,由於我可以走法律途徑,所以根本無須再多一檔子名譽的事情。說起名譽,正好也說到學校,曝光母校對自己毫無好處,在中國的文化中就是忘恩負義,現在的我不需要這么做。雖然那個母校,那個魔都並沒有在合適的時候保障過自己的權益,而是永遠站在「學術大牛」一端,但是我可以理解。

新添加:強大的校友團有各行各業的利益既得者,堵死你的路太常見,尤其是以這種事情鬧大出名後幾乎能進入黑名單吧!話又說回來,這學校最多也就是監管不力,問題還是出在導師身上,有時候(大牛)導師的權力和學校的權力誰大同學們往往會理解錯!把問題的焦點引在學校頭上只會讓矛盾轉移,從而使大眾誤會,又不得學校的待見。比如說不少在校生試圖利用輿論,但居然不知道輿論後面有一隻無形的手,強大的事業單位只會讓你絕望透頂,生無可戀,最終解決不了舊的問題還要添新堵。–恐怕你要對全社會全人類絕望,恐怕你這一生都站不起來,沒有強大的心理或者沒佔據相當的話語權你和你的家人要做好任何準備。

4. 那些夫妻檔看起來與你沒有關系,說那些幹什麼

可以不說,明顯我是擔心他老婆的學生也是一樣的遭遇。說了是為了大家打聽一下,不要找明顯夫妻檔的導師。僅此!

5. 為什麼那麼多人願意拉邦結盟

利益。一個學術大牛在學術圈的資源你是想像不到的,大到審批項目決定青年教師的未來,小到聯系課題讓你糊口。而且他們都信奉永遠的利益,所謂人以群分。

6. 導師到底可以怎麼限制你?

親身經歷的就是他不但可以決定你的在校成績,在校待遇,每個月上交多少錢,在校研究成果,文章發表,何時畢業,是否畢業,能否繼續科研,是否被隔離,是否找得到他,是否聯系得上他,是否可以進入他的辦公區域,是否可以找工作,是否可以實習,以後能不能在這個圈子呆下去,能不能到對口的研究所去等等等等。當然他還可以讓你做更多額外的事情表忠心,展現領導力,可以給你設圈套坑害你,可以剝奪你的研究成果,甚至於剝奪你一段時間的快樂,改變你的人生軌跡,毀滅你的人生規劃!

7. 為什麼不鬥爭不退學

當然鬥爭了,只是沒有用哭鬧,蹲點,拿菜刀,假跳樓,約飯,裝抑鬱,半夜找到導師家裡等等的這些方法,本人做不來,沒辦法。當時很年輕,感謝自己沒退學,我採用了邊際成本的做法,撕開臉後延畢了一年,並且順利轉行。這種處理方式屬個人方式,有句話叫做窮人家的孩子要能吃苦,本姑娘受中國博大精深的文化影響較深,認為最好的報復就是能站起來活得更好,可以選擇逼自己百忍成鋼。


那些認為我就應該流血犧牲自殺推動******而避免有人踩雷的人請繞道吧,至少本人花了很長時間鬥爭了,再說了這雷是能完全避開的么?我一開始進去的時候並不是這樣的,大概兩年的時候發現自己的文章被別人發了,涉及到多方利益交換。對於這個話題,我已經知無不言,你自己還讀不懂怪誰,都是爹媽養的,咋就你自己當鍵盤俠喜歡唧哩歪哇對別人提那麼多要求呢?我做鬥爭的時候也讀了不少法律,學了不少中國文化,理解了不少特色文化,我的事情寫成小說的話恐怕也不少五十萬字,你不至於省著自己的腦袋用吧。

真不曉得Aorqu讀者的質量分布,現在完全是零門檻。那些混淆對老婆好VS利用人頭斂財;能找到老婆VS歧視女性;生育斂財工具VS愛情婚姻這些概念的,請到別的話題下去充值!謝謝!不送!


Guaiacol:

聽朋友說的
一個同學讀博讀到一半
老闆遁入空門,出家了!
出家了!


匿名用戶:
碩士導師,現已升博導多年,迄今未招到一名博士生。
特別歧視女生,歧視農民。
跟學生說話不會超過三句,再問他就開始諷刺挖苦訓斥。
師妹有天跟我說,師姐我們一起去跳樓吧。
手背永遠是青紫的,被他用血管鉗打的。
不要問他問題,他認為學習需要天賦,我們這種人是永遠學不會的。
寫好了退學申請,被朋友攔下,兩人抱頭痛哭。
文章的第一作者都讓他給了別人,弱弱的問他為啥這樣做,他說:遊戲都要有規則,而我是遊戲規則的制定者。
三年把二十幾年的淚都流完了。
⋯⋯
考上博士後,第一次見博導時他就給我講了一篇文獻,聊了很久,激動哭了,誰告訴我博導很嚴厲的,他明明是世界上最好的導師。


匿名用戶:

我就要說說學術上要求嚴格以至於變態的事情。恐怕題主所理解的嚴格跟我所回答的嚴格,差著一個馬里亞納海溝。

香港某校做Graphics的老闆。

此君博士期間自己沒發什麼好文章,倒是野心不小,一門心思的想搞SIGGRAPH。自身實力又有限,怎麼辦?坑蒙拐騙偷,做冷門,壓榨學生投,把學生交給其他認為nb的老闆帶,一起合作出文章。

之前沒發出SIGGRAPH之前,學生還能水水其他文章混畢業。自從有一個學生做出了一篇SIGGRAPH,這下好了,其他學生就不能投其他文章了。只能投SIGGRAPH,只能投SIGGRAPH,只能投SIGGRAPH。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系裡畢業要求三篇文章,不限幾作,不限檔次,在他這里就是三篇SIGGRAPH。而且不讓組內合作。

香港博士的學制,對於碩士入學者是三年,大學部入學者是四年。想想看,三篇SIGGRAPH,縱觀世界,博士期間能做出來的不超過一個手數的清吧。

達不到要求怎麼辦?延期么,系裡現在最多隻讓延一年。還是不行怎麼辦,停學繼續做么,學制暫停,該幹啥幹啥。啥時候把東西做完了,再談畢業的事情。對了,延期停學可是不給錢的哦。那怎麼辦?「為什麼不能好好享受在學校做科研的時光呢?不管有沒有錢。我當時就是十分後悔沒有讀博的時候發點好文章。」

要求高就罷了,又指導不了,根本不懂細節,提的都是門外漢的建議。思路及其清奇,rebuttal竟然絲毫不提審稿人問了啥,怎麼回復。全程看圖,什麼圖做的好什麼圖做的不好。所有東西都是學生自己一人搞定,還不讓合作。對了,之前不是有一個同學搞了SIGGRAPH么,雖然畢業了,但是在香港工作啊。拉回來,利用工作之餘指導學生,周末在自己辦公室開會。然後自己喝茶看報紙去了。核心思想就是我創造條件了,你們聊。

所以組裡面現在4、5個人,已經讀了2、3年了,一篇文章都沒有,被SIGGRAPH(Asia)拒了不下3、4次。然後鍋就來了,學生自己不給力啊,做好文章對以後有幫助啊,要求不能低了。感情拿這要求來看看自己畢業的時候是什麼鬼情況。再者,做的都是冷門的不能再冷門的方向,屬於看文章就不願意讀下去的那種。跟實際沒有半毛錢關系。這種文章發出來,根本沒人care,只是充了一個SIGGRAPH的臉。

最近幾年開始琢磨CV的東西了,招了CV的學生。一樣,只讓投CVPR。所有情況跟上面類似。只不過兩個CV的學生就慘了,讀了3年一篇文章都沒有,純自習,還得背上主動性不強的鍋。

之前不是有跟其他老師合作帶學生么,自從那個學生髮了SIGGRAPH。老闆就覺得組裡面是可以做出來的,所以為啥還跟其他人合作呢?我們自己搞,要build自己組的reputation。形式就是學生自習+他占最後一個作者。

招學生,有申請者聯系他讀博士。然後就開始擺譜,我們系要求很高的啊,沒有cvpr不好入學的,巴拉巴拉。這樣,我這邊有學生有idea,帶著你做,能投cvpr再談入學的事情。然後就八面玲瓏的忽悠學生出idea,還是那種能做出來的那種。接下來就當個包工頭了,催兩邊做。要是這個申請者有什麼不順利的,立即停止聯系,不鳥人家,把人家當猴耍。我就好奇一點,要是申請者都拿著cvpr了,來你這地方幹嘛?話說人家真的都做出來cvpr了,你作為老師,教書育人體現在啥地方,不就是撈現成的么?

招學生,看這學生懂不懂行,不是根據人家項目經歷,而是純粹自己腦洞。大陸碩士有好文章的很少,人家發的非頂會看不上。就問人家,讀博期間4篇TIP和兩篇CVPR選哪個?要是學生選TIP的就覺得這個學生不行,就不想要。我就呵呵了,工作做出來,投哪裡不都是老闆一句話的事情么,搞這些有的沒的吃飽了沒事干。真要回答這個二逼問題,我總結出了標准答案。想回大陸找教職,選4篇TIP;想回大陸工業界,選兩篇CVPR;想去海外找工作,做毛線科研刷題去;想把他哄開心了拿phd的offer,搶答選一篇SIGGRAPH。

嫌棄自己的學生,開會就是各種批,居高臨下的瞎指揮一通,junior的學生本來就沒經驗,瞬慫,女生還被罵哭過。長期以往,以至於產生了破罐子破摔的消極抵抗。看學生不給力的,還勸退,讓學生自己找系裡其他老闆去,不僅把鍋丟給學生,還準備把鍋丟給其他老師。能做東西出來的人根本不理他,他就軟了。所以開會跟他扯扯淡打打水漂就過去了。至於說他有多不懂,你們能想像來問你cnn和vgg有什麼區別么?

坑自己的學生。有的學生畢業了去大陸高校當老師,把自己這邊的人做的東西讓人家參與。說白了就是他自己搞不定,找人幹活。做牛做馬然後不給通訊,把人家當猴耍。為此還編的一溜溜謊言。「保留那個系統通知的郵件就行了,文章裡面不需要標出來通訊的。」為何他要這么干?因為他怕系裡面以後按通訊評估老師成果,僅僅是怕。就要自己當最後一個作者,然後不讓其他人標出來是通訊作者,所以顯得自己就是通訊作者。大陸誰認你這一套,文章第一頁沒有就不算。這樣赤裸裸的坑人,僅僅為了目前都沒有的考核標准。

坑系裡面新來的老師。剛來的老師不了解情況,然後就插進去讓合作。怎麼合作?人家年輕老師剛過來還在一線。他自己打打嘴炮就讓人家老師幹活掛他么。搞了一兩次別人家看破就不理他了,然後就再坑下一個。再不行就把學生塞過去一起supervise,各種丟鍋的節奏。系裡面陸續有4、5個老師被這么坑過,後面誰都不跟他合作了。

Paper中了之後,第一反應就是讓中paper的學生延期。為何?因為延期幾個月剛好能趕上下一個投稿的deadline,不延期的話,學生畢業就跑了,還怎麼投文章?這種小家子氣的做派,不虧是香港的local。有本事拿博後留人啊,不過這樣就要自己出錢了,所以能榨一篇是一篇。在自己不出一絲一毫的情況下,充分的壓榨資源。能往自己碗里多撥一粒米就算一粒米。

再說開會,從來自己不掏腰包,讓學生用系裡那區區一萬港幣的補助。像CVPR SIGGRAPH這種都在北美的會,機票+註冊費早超了,怎麼可能夠?從來都是學生自己貼的節奏。還有學生系裡的補助用完了,也不出錢。還堂而皇之的說:」我自己開會都不會用自己的funding的,要麼對面給我報銷,要麼我就不去了。「廢話,你TMD是老闆,系裡每次3萬港幣的會議費,不限次數,站著說話不腰疼。

所以這幾年好paper出了一些,充了個臉。學生吧就慘了,延期的不給錢。靠著這些paper申項目,有錢了就盤算著招博後,延期的就自己想辦法找生活費吧。paper中了從沒請過吃飯,反而讓學生自己掏腰包。畢業的時候,強迫學生請大家吃飯。就這么一個low貨,自以為混的不錯。誰知道連個CVPR SIGGRAPH的審稿人都混不上。領域裡面誰認識他,開會跟個孫子一樣,自己的poster都不敢講,怕被別人戳穿吧。

贊多了公布此君主頁。

——————–分割線—————-

之前這貨忽悠公司給他投錢,拿著我們的paper當招牌,吹的東西還得我們幫他準備。扯皮扯了一年多,錢貌似快到位了,然後開始裝逼,主頁上面掛出來招幾個博後幾個RA,完全沒考慮給延期的學生用。打算招博後刷文章,招RA應付項目。也算是報應,這筆錢在系裡面卡住了,拿公司的錢做公司的項目必須招全職的engineer,系裡不想增加全職的名額,所以這事情又不成了。結果這貨灰溜溜的又把招人帖撤下來了,猥瑣樣真是笑死我們了。

前一陣子大概12月中的樣子,開始忽悠之前系裡面另外一個畢業的師兄。說從香港其他學校找了一個想quit的fresh phd(注意是想quit),打算來年秋招入學。他想讓這phd先quit,然後到這個師兄工作的research lab裡面實習,準備搞iccv。笑死我了,打的什麼算盤我還不清楚?這phd大學部畢業直接讀的,入學不到3個月,能有什麼積累?iccv的截稿3月份,就算能實習,也得1月份入職了。兩個月能做啥東西出來?分分鐘趕不上的節奏。然後讓這人實習大半年到9月份入學,然後就可以繼續準備投cvpr了。不過入學之後,做什麼事情掛什麼人投文章可都是他說了算了。這種自以為事的小聰明,以為自己隱藏的很深。結果還是分分鐘被識破的節奏。

系裡去年秋天來了一個做視訊編解碼的老師,搞TCSVT,TIP的期刊流。這貨想欺負人家幹活,當面鄙視人家做的挫,意思跟著他搞才是王道。結果人家老師也不甩他,想合作沒門。後來每次CVPR ICCV這種出結果了就去人家老師辦公室炫耀。雖然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中的paper到底做了個啥。

系裡這個秋天來了一個做graphics的老師,水準還不錯,能自己做SIGGRAPH。我當時就樂了,這貨絕逼要去跪舔的節奏。果不其然,組會把這老師喊上,又開始把人塞過去supervise的節奏。這種套路每次都會在不同的人身上玩。能坑一篇是一篇。讓我想起了幾年前當時他塞自己學生到系裡另外一個老師那邊搞cvpr,idea討論出來了不再讓學生跟人家老師接觸,自己做paper投了,這都不算奇葩。奇葩的是,rebuttal的時候還讓人家老師幫忙改,改完後還讓人家老師向area chair打招呼。最難忘的是rebuttal那天,我在系裡路過,看見這貨趴在人家老師辦公室門口,用港普一點點虔誠的跟那老師說:」xxx搞這個paper花了很長~很長~時間啊,你一定要幫xxx好好改改rebuttal啊。「就差跪下了,那種香港人勢利眼的樣子,真是絕了。後面再跟我們學生討論起這個老師的時候,一改跪舔態,嘴巴一橫:」那xxx老師不行,也就是打打嘴炮不幹活。「搞的好像自己是正義的化身一樣。

這貨料還有很多,以後有機會慢慢來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