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遇见老师做过最奇葩的事是什么?

问题描述:你遇见老师做过最奇葩的事是什么?
, , , ,
噫 还是个妖怪:

哈哈哈 高三冬天有天早晨没去上早操 班导让我们绕着楼前的空地跑圈
那个女人,用她指点江山的铁棒(忽略)划了一个圈

那圈 大概周长二十多米

二十多米

好精致的圈

十几个人哼哼哈嘿喊著口号 就跑这玲珑的小圈哼哼哈嘿 在拥挤的人群中。

哼哼哈嘿
玲珑的圈
铿锵有力

      /⌒ヽ
⊂二二二( ^ω^)二⊃
     |    /  
      ( ヽノ
      ノ>ノ
  三  レレ

你造吗 我们首尾都连在一起了呢

汹涌的人流也没冲破我们的圈呢


赵丑丑:

国中
上化学课,老师看班里好几个壮汉都不在教室以为逃课去打篮球了
特别生气猛一摔书都要中考了还不知道好好学习吧啦吧啦
正说著那几个壮汉满手土回来了,被问到干嘛去了

语文老师说草坪里有新来的牛粑粑让我们捡一些牛粑粑她要种花………
要……种………花………………
所以化学老师气成…花…

又想起来,我妈妈是国中历史老师
一次她班里有男生写作业写的超烂
我妈诚恳的和他说:下次给我写一张字吧
男孩子疑惑的问怎么了老师…
我妈:看你这字像画符以为你学过啥八卦我求一幅辟邪………
那男孩子以后写字好工整的说…


汀十二:

三更
这位可爱的男老师在工作的第二年买了一辆车,红的。
引起我们围观的是这位老师把自家的猫带到学校,可惜学校不支持携猫上课,所以就把猫留在车里,车窗虚开了一条缝。
周二光是我们班就有两节语文课(不包括晚自习),当天其他班还有,然后去教师停车场得经过我们班,所以当天的课间就看到他来来回回,乐此不疲,大家都晓得,因为高中生活枯燥,一点小乐子都能被放的很大,所以,我们班的男同学就耐不住了,在上午的一个课间跟出去,回来绘声绘色得给我们讲了这个(我是文科班,我班上男生钟情各种言情小说,语言叙述能力可不一般),所以,我们在接下来的所有课间就跟在他后面,去撸猫了。
然后,他再也没有带猫来过。
—————————————————————————
再更一个……
应该是13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狂风大作,然后我们历史老师是个很瘦很瘦的女生,有一天她的课换成了其他课,我们都很疑惑,因为这个老师从来都没缺过课,所以上语文课的时候我们就想问他。
结果还没问他就一副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表情“你们今天上午的历史课是不是换成了地理课?”
我们“嗯嗯”
“你们知道为什么调课吗?”
“不晓得……”
然后他绘声绘色地给我们讲了昨天下午狂风大作中历史老师是如何被风吹倒甚至快被风吹跑,他又是如何英勇地在狂风中救了历史老师然后把她背到医务室的。
“她昨天把膝盖摔破了,所以今天请假养伤。”
我们“嗯嗯”当时课间我还和小伙伴说所以人真的不能太瘦不然都莫法安全地在风中行走。
第二天历史课老师看我们那么认真都没有开小差就很惊讶,并且在快下课的时候提出她的疑惑。
我们如实相告并且表示很心疼她。
然后她把课本卷成卷就出去了,看见她走得那么快我也就放心了,看来伤得不严重。
不知道他俩怎么协商的这事,总之那天语文课他说我们“小白眼狼,再也不给你们讲八卦”以及重申了自己绝对不会骗我们这样的话。
直到我们毕业,每当天气阴沉,他总是会说“那天黑云压城,狂风大作……”
然而,四川盆地的天气……大家懂的……
————————————————————————

以下为原答案

高中语文老师。
犹记此人发际线极高,人说发际线高的人聪明,我觉得不仅如此,发际线高的人还一定有趣。
作为一位刚毕业的年轻老师,我很佩服他的勇气,比如,阳奉阴违。周一例会上校长强调不能给学生放电影,就算是晚自习也不行,语文老师偏要放,从感动人物放到乱世佳人,自个儿站在教室门口望风,但是纸保不住火,在被巡查老师逮住以后,进了教导处听了一个小时的批评。后来……当然不放电影啦,因为老师觉得还是讲故事更有氛围(微笑:))。
作为一个生活在社会主义建设下的青年,语文老师极大地发挥了自己的想像力,把自己描述成了上个世纪香港鬼片里的男主角。
比如,他读书的学校老是闹阿飘。据说他的高中建在山顶,而山腰有一个山洞,里面放了七八口棺材,晚上从网咖回去的时候会听到莫名其妙的声音。他的寝室也闹阿飘,据说他学校的寝室是由一口口棺材搭起来的,用水泥填缝,每个寝室留了一个很小的窗口,他半夜醒来总是看到窗口有一张人脸。最重要的是,他学校的阿飘就是不找别人只招惹他,所以我一直想问他,他高中三年把人阿飘怎么了?!
所以大家知道了吧,为啥每个学校都有阿飘,因为有我老师这种人的存在。
作为一个五讲四美的党员,他大力发扬中国的传统文化——算命。
班上的女生特喜欢他,刚上高一的时候,中午吃饭都是被一群青春活泼的女孩子围着,包括我。因为我们想让他给我们算命啊,据他说,他拜了位师傅,也得了真传,那准确度是杠杠的,但是,算命要开天眼,可天眼不能常开,所以每天只看几个人。
终于轮到我了,他说,我大学毕业那段时间会生病。嗯,前段时间拔了智齿吃了半个月的稀粥,前两天肠胃炎感觉胆汁吐出来了(因为好苦)让我觉得生无可恋只能继续喝稀粥,这两天,我还在想到底哪天去医院拍片因为我的脚出了些问题[微笑:)],所以,发际线高的人算命应该也挺在行的吧。
这位老师是与学生做朋友的代表人物,不管是上课还是下课,他总是和同学们打成一片,这也就导致了他没有威慑力,但是同时,他也喜欢引用古人,特别是孔夫子的思想理论来教育我们,在这一方面,又是一老派。他有才华,也有亲和力,情商极高,有一种”谈笑间灰飞烟灭”的孔明式的淡然,就是说不管再大的问题,只要由他解决,都兵不血刃,极讨男生们的佩服,所以高中毕业那天,他被我们班男生架著,在所有毕业生面前,被动地玩了一次男生的游戏。
我这个老师吧,不管是生活还是工作都极度逍遥,简直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一度让我认为他会被学校开除然后在街头算命最后成就大业走上人生巅峰。
不过好可惜,他还没被开除[乖巧式沮丧]


安妮突然:

我们的高一高二班导……

先称他为老D吧。今天我们先不谈老D作为重点高中的老师,上课只讲例题,连例题都能抄错答案的事情,我们来讲讲真正奇葩的事。

老D虽然是数学老师,但是非常崇拜古人,并且热衷古文无法自拔,到了什么程度呢?
他曾拿着《大学》去找大学教音乐的教授谱曲作为我们的班歌。我永远无法忘记那一年,学校组织元旦艺文汇演,每班都要出一个大合唱节目。而我们在无伴奏的情况下干唱完一曲《大学》,全场鸦雀无声,台下的老师同学们是这个表情:

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我们做错事要罚抄弟子规,每天放学后都要先写今日‘三闲’——即今天所做的三件与学习无关的事——还要写三个影响其他同学的人。之后,再集体起立唱《大学》,其他班的同学总觉得看了一场真·邪教现场.avi。

有一天开班会,老D神情自若的对我们说:
“我最近在练气功,等哪天我练成了,你们若是再敢淘气,我往你们头上一指就是一个洞。”
对不起我们实在忍不住,全班疯狂的大笑了起来,同时深觉这厮怕是真的入什么邪教了。
于是在高二下半学期时,由班代带头,并集结家长一起,把老D弹劾了。

那首班歌我至今还记得怎么唱 🙂

对了,老D教我们的时候,我班数学向来倒数第一。被弹劾后,老D去了收发室,过了不久竟调去了国中部的重点班。在老D的努力下,该班数学持续一年倒数第一,而我班已在新班导的带领下,数学成绩奇蹟般的超过了实验班。

‘我是更新内容’
看到有人说觉得老D不错的,虽然是极少数,但我也想说说这个问题。
我不知道你们的高中生活是什么样的,我们的高一高二可以说相当压抑。
首先外表方面,发型不光是要合学校的格,老D还会更加苛刻:女生长发的不可以用黑色以外的发饰,且发卡不能用太多;女生短发的不可以留鬓角,所以你们想像的短发都是不合格的哟,别在耳朵后面也不可以,否则你就扎起来;男生只能留跟他一样的发型,感觉就是全头三毫米左右。衣着方面:不可以穿彩色的内搭,不可以穿太鲜艳的鞋子,不可以背彩色的书包,不可以戴彩色框的眼镜(包括黑色喔)。
老D每天放学前或者放学后,都会坚持让我们写三个影响别人的同学,而且要带女生的哟。所以我早早就和同学打好招呼,女生写我就行了,我无所谓。
老D教学水准堪忧,但他坚信是学生不行,于是暗中搜集了几个同学的把柄。高一时把他们叫去办公室,劝说他们文理分班时去读文科,否则会在高三时把事情抖给学校,让他们背处分,别想顺利毕业升学。这(其中有一个男生坚持没走,高三时数学从随便蒙一下选择题提到能超过及格线。)
我忘了老D开始吃素的缘由,反正就是他一直宣称自己是素食主义者。然而我可能是拆台体质,一次碰到他在一家米粉店吃米粉,新疆的同学应该知道鸡拌这个东西吧,科科。可能他也知道自己搞砸了,就解释说是只吃了粉,并没有吃里面的肉。后来他有一次叫我去办公室,说觉得我活着没有目标,人哪怕每天有个很小的目标都是好的。比如他,他每天都盼著周末回家,吃吃家附近一个小铺子的肉包,每次吃到肉包都觉得幸福。excuse me?你不是吃素么?还有你怎么又开始看相了,从我的脸就能看出来我活着没目标?你问过我吗请问?

最后,有些事我没有实质证据不好说,但是就我说出来的这些事,他已经直接的影响了很多人的人生轨迹。就比如那些被逼去文科班的人,他们真的是被强行篡改了轨迹啊。


Aorqu用户:
地理老师,一个神人。
他平时讲话就很快很急,冲联考之前每节课给我们对卷子答案,报答案的时候语速是属于正常人的正常,这就有点诡异:这个第一题,是A;第二题,C;第三题……
那时候每节课时间都不够!他每次带我们抡书都速度快到飞起!
所以说这个报答案的方式很诡异。

然而由于这个老师很有才,也很犀利,大家都默默地用这种慢速度对答案,没有太不满的地方。
直到有一天,某个同学举手说,老师这卷子我找过标答,某道题答案不是C是D。
老师大手一挥:标答错的!按我的来!我刚刚做的!
我们全班:??????

我们从没看过老师拿出过任何的标答纸,都以为他把答案写卷子上了。
没有人想到,他每一次报答案,都是拿着卷子瞄一眼,平均一道一秒到三秒,最多不超过三点五秒,直接做的答案,而且不打格楞……

还有就是,老师的另一大杀手锏就是二十分钟复习完大学部内容,剩下二十分钟讲点例题,还要批评十分钟的教研组,外加地理教科书…
他批评得有理有节,因为过去几个版本的地理教科书,他都能背…而且能点评任何一个版本里优秀和不好的部分。
做任何题目,包括答疑,都没有翻过地图和标答。

最近他还管起了图书馆,作为他的崇拜者,我坚定不移地认为,这老师可以上天_(:зゝ∠)_


梵天醒了:

印象最深的还是国中的一个陈姓数学老师。

我们上国中那会儿,学校帮派林立,打架闹事那是常有之事,每周学校查宿舍,基本都能搜出几大袋管制刀具、钢管之类的,一点也不夸张。当然,我们平时也极少有机会介入他们的世界,但旁观过的场面倒是不少,这种环境之下,学校老师要么是不闻不问,要过问的话基本就得有点手段了。

陈老师是我们国中的数学老师,长得白白净净,看上去腼腼腆腆,书生气十足,虽然是数学老师,但十分爱好音乐,基本每周数学课至少拿出一到两节课教我们唱歌,唱的还都是《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俄文版,当然我们唱的就惨不忍睹了。

陈老师平时态度很好,基本不发火,但有一次一个同学过来报告说班上同学在宿舍楼那边打架,动武器了,老师听到消息当时就赶过去了,发现两人还在打,一个拿的是钢管,一个拿板砖,两人互拍,两栋宿舍楼相对而立,楼上围观民众很多,吆喝的、叫好的都有,感觉颇有些古罗马斗兽场的气氛。本来老师是过去劝架的,但两方都杀红了眼,额上见血了,衣服也被扯烂,再加上还有很多小女生旁观,岂有善罢甘休之理,于是就打得更欢,甚至开始往老师身上招呼了,这可把我们老师激怒了,面对这么多小辈吃这么大亏,若不还手太狼狈脸面上也过不去,于是他干净利落地把两人干翻在地,收工之后可把我们这些本班的给惊艳到了,一直看他文文弱弱的,想不到战斗力还不赖,当然因为这事后来引起家长闹事,他也受了处分,不过敢对他造次的人就不多了。

对他战斗力最直观感觉的一次是课堂上,坐我前面的同学扰乱课堂、屡教不改,老师忍无可忍,直接从讲台上一个起跑越过第一排同学,精确地把那位捣乱的同学连人带桌子踢翻了,而且没伤及无辜,后来的麻烦事就是后半节课不得不花时间安抚那个同学的情绪,还让我们去买零食给那同学。

不过可惜的是,他并没有在我们国中待太久,后来甚至没和我们告别就调走了,据说是因为感情问题,受很大刺激了,还有人说他精神本来就有些问题,学校怕他作出过分举动,不过我觉得也许只是他的想法与众不同,难以融入那么个混乱的环境吧,谁知道呢?以上可能不算奇葩之事吧,但想想确实令人印象深刻


张伟:

2018年的新年,我看到上国中的表妹还在用砖头大小的牛津大词典查单词。我问她为什么不用金山词霸或者卡西欧电子词典这些东西。她说老师不准用,查到就要没收。

在完全懵逼的状态下去问姨妈,得到确认后,姨妈告诉了我另一个消息,学校开家长会老师明确说:谁用作业帮等教育类APP,孩子领回家家长来学校写保证书。学校说了搞网际网路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都是毒害青少年让小孩上瘾的社会败类。

我问那听力怎么学,答:小!音!响!插!U!盘!

/统一回复评论区: 如果非拿一些不上进小朋友来举例的话,即使退回二十年前该不读书一样不读书,用磁带学英文,我可以把听力磁带的外壳和周杰伦专辑对调,用牛津大词典的外壳里放本黄色小说。一个人不想读书,你把电线剪掉回到石器时代他一样不会读书。在没有网际网路的时代,学校的混混,上课睡觉的睡神,自己下课打游戏的人比现在只多不少。人类社会认知的进步只会随着工具的发达而发达,从来不会随着工具的进步而退步。二十年前,我们学校第一次开设电脑课的时候,我们语文老师说,人类用了几千年的笔,电脑这种东西就是形象工程。十五年前,我们班导第一次用PPT上课,被同行指责不务正业,不写板书不配当老师。一年前我在老家用微信支付还被人笑赶时髦,今年连乡镇的小卖部都普及了支付宝微信。现在回过头来看看是不是都是螳臂当车的笑话。如果生在资讯时代还在继续坚持印刷时代的那一套教育观念,别说教出来的学生在大城市的升学工作中毫无竞争力,自己的饭碗能不能端的稳都是个未知数。


掩柴扉:

高中时我隔壁班有一个地理老师,女的,看着大概50岁左右,一根辫子很油的搭在脑后,头发也白了许多。衣服貌似很少换过,冬天一套,夏天两套高三那年我才知道她其实才35左右。她经常给我班盯自习,一进班就问:我的小粉丝呢?你不是说会永远爱我呵护我保护我吗?语气阴阳怪气,惹的全班人都笑。性格乖戾,只要谁地理不及格把试卷上的文字和图全抄20遍(幸好她不教我,我地理就没及过格)。据可靠消息,她和她老公加起来每月工资可达将近两万,但,没有孩子。每天都是从家提两个暖壶到学校打水再拎回家,衣服是她十多年前结婚时买的。办公室的老师对她都是能避则避,生怕她挑出点毛病来,一张毒嘴能损的你怀疑人生。尽管如此,她的教学质量还是蛮高的,工作也很认真负责。总之在学校就是风云人物,没有哪个学生不认识她。


对方正在偷人:

班导(女)和年级政教主任(男)的不正当关系全校都知道算不

政教主任他老婆还是我们上一级的生物老师。。。

刚入学的时候军训,政教主任总往我们班这里来,和我们班导有说有笑,我们都以为是两口子,后来两个人更是穿上了情侣运动鞋,同学们更是坐实了他们是两口子,后来有知情人士爆料,两个人各有家室,男方的老婆还是我们学校的生物老师,我们一群不禁开始遐想,这两个人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

我上高中那时候,手机还没有普及,课余生活就是大家聚到一起聊天什么的,时不时也会聊八卦,一点点小事更是证明了两个人的关系不一般。

  • 晚自习,晚上九点以后,班导在讲台上看自习,总有不好好学习的坏孩子到处乱瞟,就看见班级后门的玻璃上出现了我们政教主任的脸,往教室里一看,然后我们班导往后看了一眼,就从讲台上走下来,装作巡视教室一圈,就默默的从前门走了出去,就在我们教室外教学楼的一个拐角和教导主任幽会(姑且先这么用了)因为有好信者装作出去上厕所看见了他俩。。。晚自习,外面黑漆漆。。月黑风高。。我不懂
  • 眼保健操。班导站在讲台上,她个子不高。教导主任这时候进教室了,在讲台下面,和我们班导不知道在耳语什么,我们班导就低头下来,他俩的动作可能比较暧昧。这时候好死不死的,不知道谁带头坏笑起来了,但是应该笑的不是他俩。教导主任就走了,班导的脸瞬间红了,然后火了,急眼了,因为我们笑。。。说我都知道你们在背后说我什么,你们笑什么。。。其实大家事后都很莫名其妙,我们也没笑你啊,你心虚了?

宋越葵:

这题太适合我了。
你见过这样的老师么?
我们高中不允许男女在0.5米范围内说话,但是还有情侣坐在一起吃饭喂饭。
你知道我们的老师干了什么吗?
他们把那些情侣们照下来然后让各班班导认领学生,中午吃饭划分的有各班范围,座位上贴的有学生名字。
知道是谁之后他们就调出来那些同学家长的手机号,把图片发给家长。
顺便编辑这样的简讯,你的女鹅/鹅子是怎么怎么样(好的形容)的人,居然会看上对方这种(差的形容)的人。
发给男方家长贬低女方的简讯,发给女方家长贬低男方的简讯。
大多数家长当然会暴跳如雷……


Astinus:

小事情吧。去年我在NYU Florence读了一学期,其中选了一门艺文复兴史。介于我们独特的地理优势,这门课有不少Field Trip。
其中去Palazzo Vecchio的时候,我们教授手指某房间里某扇墙说此墙后面是Medici家族的紧急避险房间。
然后他就伸手越过那里拦起来的线,
推了一下。
推了一下。
推了一下。
我们看着那个“Do Not Touch”的标志都惊呆了,教授表示:”Well, seems like they sealed it.”
旅程继续。经过一个大厅的时候,教授指著一堆椅子和我们说这是Palazzo Vecchio还作为翡冷翠政府办公处的时候使用的会议用椅。然后他就走上去,
坐了一下。
坐了一下。
坐了一下。
我们表示情绪稳定,但不知从何处冒出一个管理人员呵斥了教授。气氛一度非常尴尬。
旅程继续。临近结尾的时候教授带我们去爬了建筑上面的哨戒塔。在经过起码10分钟的攀爬后,我们一个个瘫倒在塔顶,准备听教授讲解。
教授:”I simply want you to enjoy this spectacular view of Firenze from the top of Palazzo Vecchio.”
大概是我去过的最一波三折的Field Trip。


SEVEN:

读高中时,学校会在每年春天举办高一学生的80华里远足活动。

两千多人,浩浩荡荡。

其实并没有那么远,绝大部分学生都会坚持走下来,不过是真累,要走整整一天。

当时的班导,胖胖的,人送爱称——颠儿哥!

远足前开班会鼓舞士气:这个远足吧——————(此处停顿三秒钟)
我也是可以走下来的!
座位上一片星星眼✨

然而在远足的返程阶段,我们经常走着走着回头一看
噫?颠儿哥呢?
哦!在车里!!

终于,答主拖着被磨了四个泡的脚一瘸一拐走完了全程
例行的总结班会上
颠儿哥:这个远足吧
—————————(此处停顿五秒钟)
其实我也走下来了!!
座位上啪啪啪啪啪响起热烈的掌声


飞翔的和道一文字:

应该是我高中生物老师了。

每天去教室的时候都要路过老师的办公室,他每天都会把他的大臭皮鞋放在走廊里晾著,上面还摆一双大臭袜子。

给我们上习题课的时候,无论是难题还是重点题,他从来不重点讲,只说答案。但是他专门说那些习题书上出错的题目,然后花个十几二十分钟把出题者批判一番,不乏各种粗鄙之语。

还有他穿衣服的时候总是把裤子提的特别高。


wuweilxl:

心理学的教授(老师)讲马哲,400人的教室,门口、窗台、过道里都坐满了人。

后来去了广州医学院,主要负责打扫教研室的卫生。


纯子不是小废喵:

所以每一个人的玻璃心都是事出有因的。印度老师觉得我们嘲笑他 要我们道歉 是因为他给别的班替课 别的班的同学一下不能接受他的教学方式 联名把他举报了。心疼他。
说实话 这位印度老师人特别好。举个例子 明天周五我们有一个case study的due。这周上课老师就让我们都说说自己做的哪个公司的哪个campaign。我们说的 时候 老师一边点头 一边拿个笔在记。我们都说完 老师就很开心说 每一个人要讲的campaign他都很了解 因为以往看过无数学生写了。而他要我们都说一遍的原因 是他担心因为有个别中国小朋友语言不好 会让他看不懂 他如果了解我们要写的内容 就能猜我们想表达什么了。我当时真的心好暖啊…
这位老师自己是外国人 所以特别愿意为同样初来异国 语言不那么纯熟的我们考虑。感激!
——————————————————————
以下为原答案:在墨大读书 有一门小课的tutor是一位很友好但语音很印度的印度人。这个tutorial本来应该是讲很艰涩的理论的 但tutor总说“It’s your class! Not mine!”有事没事就丢个话题让大家随堂讨论。一节课2小时 讨论一个半小时 还有半小时在发言……
这门tutorial清一色的女孩子 刚好外国人一桌 中国人一桌 座位就这样固定了下来。起初 大家都很高冷 还会装着用英语讨论一下。几周的课上下来 我们这群中国女孩子也就熟起来 一到讨论时间就特别开心。
然后……重点来了……
我们在一个课间一如既往地兴奋地热烈讨论著 不时齐刷刷地笑一会 tutor一脸严肃地走过来 问我们是不是在笑话他。超级凶的说 请我们这桌人下课后给他一个解释。
因为气氛太尴尬 我们又不约而同地互相看了看 笑了起来……
然后我们就写检讨了……
大致意思是 老师我们错啦 我们真的没有笑话您呀 只是我们都是中国人 所以会用中文讨论。我们上您的课真的好开心 所以才会笑 o((*^▽^*))o 但是都是讨论您给的话题啊!中国人可尊师重教啦~ 我们是不会笑话老师的(也不敢…)我们都会跟我们的朋友说 很幸运可以遇见您来教我们 我们真的很喜欢您的课! 以后我们会注意分寸 不会再伤害您的感受了!
然后 在我们的一片紧张 忐忑 纠结中……老师回复了…
Na its ok ! No worries. I am happy that all of you are taking active part and learning more in the seminars .My aim is to maximise your learning .
诶 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或许这个回答更适合回答 有一个玻璃心又傲娇的老师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
后续聊天截图如下



太岳:

高中学《庖丁解牛》,语文课代表放假往后黑板写作业。等返校过了一周了,班导严肃地把语文课代表叫出去。全班同学都以为要吵她…然而然而…听到语文课代表在外面嘿嘿嘿的笑。
等她回来问她怎么回事,语文课代表讲…班导就对她说一句话:“你看你后黑板《庖丁解牛》的牛像不像个手…”然后念了一遍庖丁解手。
????…哦对…班导教数学的…

更新一下,加了班导的微信…班导今天大早上六点和喜欢的女生去爬山…我们班同学集体制止他…他说:“这样才更能看出真心”23333要不是为了红包我早say goodbye了!

班导超级迷的跨年时候发了红包……结果……猝不及防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幸好我手慢


吴二月半:

大概是联考以后问我:“有兴趣和我儿子发展一下吗?”


陈喵喵:

————————————
我滴个天( ˘•ω•˘ )居然讲小顺biao能得15个赞诶 我还以为这个答案又要石沉大海了。果然你们是群只关注老师颜值和性取向的人们

不过我喜欢(゜▽゜;)哈哈哈哈
(两张表情包分享给各位!不要再多了!再发我会暴露的(*゚ロ゚)要是被熟人发现了我跑不过他们呀嘤嘤嘤p(´⌒`。q))

就酱(*´ з`*)谢谢点赞的20个小天使

——————————————
以下为原答案ヾ(´A`)ノ゚
讲下在高中时期的一个专业课老师,教我们视唱乐理的,学校从外面请来的老师。
新任课第一天穿了套西装,再加上颜值很不错吸引了我们班49位小仙女的目光。

正当我们对未来的课程充满了无限的遐想时,老师开口了。“丑八怪们,拿出笔测验!”
excuse me?!!!
丑八怪?!!!全班49脸懵逼看着他,然后他看到了我们班唯一的小兄弟,露出了一个羞涩(??)的微笑“你们班有男孩子啊”
声音一下子就变温柔了诶!!!喂喂喂!!老师要不要差别这么大啊啊啊!!
然后小测的结果是不如人意的,在他不知道摇了多少次头后,他让我们把桌子椅子往后移,让我们呈一字排开。

他微微一笑,让我们全部趴下,平!板!支!撑!
我们班那堂视唱乐理课,是在地板上度过的!而他也不断的在旁边骂着我们丑八怪要身材没身材,要颜值没颜值。

那堂课之后,这位老师的婊气在我们部,也就正式传开了。我们也亲切的送之江湖称号“顺biao”
而后一个学期,我们也很好的适应了每周两次的这堂健身课

你们以为我们班会这么惯着他吗!!!当然不!
来呀!!互相伤害啊!!

班里的勇士们拍下了他最英俊的模样,做成了表情包(容我而后找找再分享给各位)
并且窝心的发送给了他,然后一传十十传百,整个系里别的班级也都拥有了豪华表情包。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最值得一提的是什么呢。在毕业汇演的时候,让他录毕业寄语,结果呢!!!这小婊砸!!!睡意朦胧裸著上半身骂着我们丑八怪!!!!碎碎念了15分钟!!播放的时候我们都没眼看啊,再看看来的家长和老师们

大概就是这样吧(摊手)而他坐在观众席最后一排,西装革履,面带微笑。看着新生里的两个学弟。引发了学妹们的尖叫……


xxNotepad:

(多图杀猫)

看到我被Aorqu上最敬爱的老师点名批评三次了, 学生真是羞愧难当…

Aorqu上被关注破万是什么样的一种体验? – Aorqu

学生我深刻反省, 不断学习, 希望能领悟敬爱老师的教诲, 但还是有些地方不太明白, 望敬爱的老师能再指导下学生…

敬爱的老师啊, 所以这个怨念深浅是说, 他骂您的怨念比您骂学生的怨念深是么…

敬爱的老师啊, 您这很分裂啊, 您的怨念800字比不上这人的21个字啊…

敬爱的老师啊, 您最反感贬低别人拔高自己, 您的意思是说他怨念比您深是夸赞他咯…

敬爱的老师啊, 您这很分裂啊, 他都骂您了, 你咋还夸他…

敬爱的老师啊, 没有一个脏字您都拉黑了四五个人, 您的拉黑行为真刺激…

敬爱的老师啊, 您这很分裂啊, 您拉黑人随心情, 老强调有没有脏字是干嘛呢…

敬爱的老师啊, 您这很分裂啊, 您被人骂记得这么清楚, 您骂人咋就一笔带过了呀…

敬爱的老师啊, 您这太受刺激了, 那我也估计估计, 是我那个拉黑的收藏夹刺激了您, 让您连中文都不会说了…下图挺适合您…


敬爱的老师啊, 您这很分裂啊, 您整天说自己微信被人骚扰, 合著就这俩号, 您还都安到我一个人头上…

敬爱的老师啊, Aorqu上学生们加个群, 还要我教他们怎么扫二维码, 学生真的不知道怎么教啊, 毕竟学生没有教师证, 不敢随便教人, 学生也是第一次知道有人在工作之余上Aorqu居然是为了吐槽别人不喊她老师…

http://weixin.qq.com/g/AcY6LBs9B_uqvhmN (二维码自动识别)

敬爱的老师啊, 学生我从来没有关注过 MdMawzr 这个账号, 学生估计啊, 您之前的刺激还没消, 或者您分不清”他关注的人”和”关注他的人”这两句话的区别, 也可能您不懂什么叫”互相关注”… 下图挺适合您…


敬爱的老师啊, 学生也十分疑惑, 为什么一个人, 不能把时间放到更重要的事情里去, 而是要在Aorqu上吐槽别人不叫她老师…敬爱的老师啊, 您这很分裂啊, 您不理解学生居然扒了您一年的帖子, 您自己直接把两年前有个人拉黑我与我结怨这事都扒出来了, 您是有多不了解自己的德行啊…

敬爱的老师啊, 您怎么不把时间放到更重要的事情里去, 而是要在Aorqu上扒人家看了20几遍甄嬛传…

敬爱的老师啊, 您这很分裂啊, 说好的不贬低他人拔高自己呢, 难道是她骂了您, 您却夸她爱看甄嬛传么…下图挺适合您…



敬爱的老师啊, 您这很分裂啊, 不是要尊重所有职业的人, 飞美国做法务的人怎么就没个尊称, 说用就用…


敬爱的老师啊, 您这很分裂啊, 讨厌我您就拉黑我, 还发个帖子诋毁我一事无成干嘛呢…


敬爱的老师啊, 您这很分裂啊, 美国黑人提醒您不要跑题和中国人提醒您跑了题, 待遇咋不一样呢…

敬爱的老师啊, 您这很分裂啊, 外国人质疑您就口头警告要拉黑, 中国人质疑您就付诸行动真拉黑呢…

敬爱的老师啊, 您喜欢”淡如水”的互动是这种吧…







您拉黑人很快乐, 我拉黑您被刺激…

您上Aorqu赚大钱, 我上Aorqu瞎混迹…

您骂别人爽歪歪, 别人回骂怨念深…

您扒别人真性情, 别人扒您闲得慌…

老外提醒您笑笑, 国人提醒您暴跳…

真的, 这一切真的都是误会啊…

敬爱的老师啊, 学生把您放到我最爱的拉黑收藏夹里, 完全是为了让您感到快乐啊…

敬爱的老师啊, 您是粗人, 我也不吃素, 这世界不都是你妈, 还天天规律地给你点赞…

最后, 只能祝您减肥继续失败, 在Aorqu招生成功咯…

各位看官, 都看到这儿了…

老师请不要走, 请继续给我们快乐吧…

快乐背景:

. 喷子的思维是什么样的? – Aorqu

. Aorqu上被关注破万是什么样的一种体验? – Aorqu

. 单方面公开私信或聊天记录是否侵犯被公布者的隐私权? – Aorqu

. 在Aorqu上被喊“老师”你会反感吗?为什么? – Aorqu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