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遇见老师做过最奇葩的事是什么?

问题描述:你遇见老师做过最奇葩的事是什么?
, , , ,
华尔街街道办主任:

高中班导,数学老师,男,秃头,一米六五左右。具体相貌你们想想功夫里的火云邪神。

上课前都要放歌,然后特么的给我们唱!现在过去七八年我都能清晰地回忆起当年他唱《霍元甲》的时候的那个“霍霍霍霍霍霍霍”唱的自己一口气憋的感觉光秃秃的脑门都红了!

学校合唱比赛,他是唯一一个和所带班级一起参与的老师,给自己加戏,好好的一首歌《大渡河》变成了对山歌,就是他一句我们一句。。。更牛逼的是,我们演唱的第一首《东方红》,他要求要在我们演唱之前加上他个人的独白,猜猜是啥??? 就是主席当年在城楼上说的那一句。。。而且要在他念完独白后我们要尖叫呐喊万岁,装作当年的现场民众。他不是服南人,但是去看视讯,强行学习这一句服南华,比赛前每次上课前都要给我们演示一遍,问我们他学的像不像!!!就这样一个月内的数学课,上课前都先有个洪亮的声音“今天,种花银民共和拐,种养银民征服,层利啦!!!!”

每天早自习会来教室堵检查一圈,嗯,穿着一身雪白发亮的公园大爷用的太极服,时而背负长剑,时而手持带花边儿的太极扇,站在教室后门或者门口,用手机放著“太极剑第多少多少试”,然后开始舞剑!!!舞扇子!打太极!有时候打完太极没尽兴但又忘记带自己的剑,就会用教室的苕帚来当宝剑… 然后路过的学生都特么一脸懵逼的驻足看我班导,当时感觉有这样的班导好羞耻… 最主要的是,谁迟到,就会被罚也拿一把扫帚跟他一起站在外面舞剑!!!

冬天时候上课,我发现他裤腿下面漏出来一截厚厚的迷彩棉裤,还觉得他不是练武之人么,怎么这么怕冷。直到我去他家补课,发现了放在桌子下面的一双绑腿迷彩沙袋 对,他上课的时候还不忘练!轻!功! 然后每天早上跑操都要跟着我们一起跑,边跑边进行各种花式跑法,展示他的轻功,整个操场几千师生和校领导都在啊,一身白衣的他穿梭在队伍中间,跳跃。跳跃。跳跃。

有段时间痴迷于踢毽子和网球,下课非要和我们一起踢毽子,然后毽子到他那就要用头顶,用胸撞,反正一定要秀出非凡的技术,不能和我们一样用脚。打网球也是,自己绑个沙袋打的那种,然后每次看到人多,就得玩技巧,什么背后接球,365°转身接球,左右手换著接球。后来跟学生踢足球,结果把脚踢断了… 这才平静了几个月

据其他老师说,校长女儿结婚,在婚宴上,我们班导毛遂自荐一定要上台唱歌…


目清:

我初三那一年换了个班导,女,姓陈,教我的时候她三十多岁。
因为她教的太好了,所以年年在初三干,我们当时建校五年,除了第一年教初二,陈老师剩下几年一直在初三教毕业班。
这个老师很奇葩,还很可爱,我们很多同学挺喜欢她的。
当年我们学校的学生是两星期回一次家,中间那个星期六星期日考试,等考完试全年级组织看电影,有时候是英文电影有时候是主旋律,算是我们为数不多的娱乐时间吧。
而陈老师教的班不看电影,在别人班放电影的时候,她放《海贼王》
她给全班学生放《海贼王》!
年年她教的班看《海贼王》,年年她的学生都爱看,尤其是我们上届的学长学姐,公然要求天天中午放《海贼王》。
这是我见过人数最多的安利,可惜没有安利到我,我呆了半年就进了提高班,走的时候也就看了几集。
当然,陈老师的奇葩事有很多,但是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这一件,影响力太大了,我没想到她居然爱看《海贼王》,在工作岗位上孜孜不倦的安利一届又一届的学生。


雨中晴:

高中的时候,我们给年级里面四个老师取外号叫四大名捕,因为他们监考的时候对于学生小偷小摸等行为,简直是零容忍,而且抓作弊以快准狠著称,不少铤而走险的孤胆侠士折戟于其手。
其中有个政治老师,我们称为水哥。他抓作弊的手段倒没见有什么大动作,但他监考几乎没人敢动,为什么,慢慢道来。考试开始了,他抱着一堆报纸来,我们简直要开心死,准备趁他看报纸时略有一些动作,结果他用烟头在摊开的报纸上杵两个窟窿,然后高举起来,就这样,一边抽著烟,一边看报纸,悠哉游哉,把监考进行到底。你敢动一下,他那双隐藏在窟窿眼后面的鹰眼瞬间把你尽收眼底,结果就是像老鹰捉小鸡一般(他人长得五大三粗),拎你出去,丢给年级组长。第二次,又是他来,叫我们把书包都收上去,堆在讲桌上,他坐在讲桌后面。看着堆成小山的书包,我们兴奋得不要不要的,蠢蠢欲动的心扑哧扑哧的。结果考试中,你只要往那一堆书包下面望一眼,你就会发现书包堆早被他用扫把干捅出一个洞,那双犀利的眼睛正在后面冷冷看着你,你还不赶快做题,小心又拎你出去。第三次考试,又是他监考,早闻他的“恶名”,大家都按兵不动。结果他说,你们慢慢做题,我出去溜达一会儿,说完就走了。知道他鬼心眼儿多,大家仍然不敢轻举妄动,等他已经出门好久了,都不见他回来,有的人才开始行动起来。谁知还没有渐入佳境,他老人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闪进门,以霹雳手段迅速抓了几个人丢出去,剩下的人早吓得魂不附体。难道他有眼线,但是我们那个时候并没有手机啊。原来他跑到对面楼上过道,搬张凳子坐着,视线正好能穿过我们教室的窗子(窗子很高,里面看不见外面),我们每个人做什么他尽收眼底。看着一脸懵圈的我们,他只是淡淡地挥挥手,继续做题,看着我干嘛。然后他老人家继续抽烟喝茶看报纸,下面鸦雀无声一片。他的监考手段不断翻新,总是花样百出,只要碰到他,我们唯一能想到的是,算了,还是好好学习吧。你以为他只会监考,其实他很优秀,年轻的时候正好遇到闹学潮,估计本人比较激进,被“流放”到西藏支教好几年。后来作为人才引进到我们学校(国重),以教学效果突出闻名于全市。
奇葩,似乎现在已经是一个贬义词了。用在这样的老师身上,真的很大不敬。其实应该感谢这些奇葩老师,没有他们的“狠”,可能有一天,生活会对我们更狠。


宋海鸥:

我们高中老师长相酷似鲁迅,但身高185,甚有男神风范,所以我们私下均称鲁迅。
在我们那小小的高中,他简直就是我们生活的最大乐趣,同学聚会我们仍然在饭桌上谈话中对其津津乐道。

1.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四川人,我们的老师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四川人,然而我们学校强制老师穿上制服,操国语上课。该鲁老师从师30余年,一直坚持使用标准的四川长宁话,这个话语的特点是不仅没有nl之分,也没有前后鼻音之分,很多地地道道的四川小伙伴都是第一次听见这样吃鸡的四川话,而且一讲就是三年,我们一学就是三年,后面会常常引用到。
据说他接到无数次通报,然而他置之不理,并公然在课堂上炮轰:咋子嘛,老子就是不说国语,校展(长)来了我也不怕。

2.我们老师是一个极度自信的人,所以他从来不看课本也不看我们,对着后黑板的时钟讲课有盐有味,他常常用手里的教鞭划圈,边划边说,你看我是我们这些老师头最称展的(帅),也是我们这些老师头最高的,你看B部那些老师,哪个有我有远见,他们才教到第三沾(章)我都要捡(讲)完了!

3.我们的老师非常不拘小节,憎恶学校的繁文缛节,我们学校大课间要求跑操,来来回回要耽误二十分钟,不去就要被bb,然而鲁迅每逢前两节上课,他就要拖堂,全校都要等我们一个班级……直到放音乐的陈老师放弃治疗,他就会眉飞色舞地告诉我们,一天到黑整些吃不得的,我就不下课,跑啥子操?安?我问你,来嘛投诉老子,我在这干(儿)教书教了三十几年了,我怕你?
周一早上,全校老师都要庄严宣誓,全场最佳鲁迅,姿势奇骚无比,大稍息腿,蔑视的表情,嘴巴从来不张,酷似兵油子。

4.某次上课,我班某同学上生物课精虫上脑,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点开了邪恶之源,然后过度专注的他想要调一下亮度,方便近距离观察,然而由于操作失误,本该划左边的荧幕他划了右边,惊醒了无数个在睡梦中的迷失者,鲁迅闻状,笑了笑,说,县(像)我们读书那会,还没得你们这些条件,都是自己找书看,看到喜欢的地方再抄下来,方便寂寞的时候再看看,你们考的到80分,随便你们打瞌睡(生物90满分),你们考的到85,随便你们打游戏,你们看得到90分,看环色都可以!

5.鲁老师颇有文采,喜欢篮球,虽50年龄仍为全校老师篮球队实力担当,(真的强,全院女生欢呼),曾在课堂上喷过中国球队的名字:你看人家外国人好歪(厉害),不是动物,比如小牛、红牛、黄蜂,就是一些强悍的力量,比如火箭、雷霆,要不然就是厉害的人,比如湖人、凯尔特人,你看中国,不是银行,就是啥子金融,反正离不开钱,唯独上海好点,整了个鱼摆摆,也作了一对特别美妙的对联,上联曰:魔兽霍华德
下联曰:鸟人安德森

6.有一次在办公室问老师问题,鲁迅在旁边批改作业,门外放起了烟花,鲁老师批著批著,突然暴起摔笔之,怒曰:热你的妈,热你的妈哟,(烟花)放得老子泼烦。突然望向我们,喃喃道:遭了,学生咋个在这儿得哦。

7.唯一听过的一句国语,有一同学是鲁老师老乡,但他并不知道,这名同学也是一名刚强的战士,通常会和小说纠缠到4点,所以第二天瞌睡与他纠缠,这时候鲁老师把他点起来与他纠缠,该同学口齿伶俐,字字戳中鲁老师的口音,鲁老师笑曰:(川普)还有安?我补充的在哪干得安?

鲁老师尽管个性奇葩,口喷脏话,但是教课功底深厚,从不阿谀奉承,三观极正,给我们的人生指引了很多正确的方向。想你


长颈鹿:

终于有时间来回答这个问题了,下面让我来热情的向大家介绍一下我大学的传感器老师。
一、拖延症
在了解他之前,我一直认为我的拖延症很严重了,但认识了他之后,我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拖延症。
事件一:教材编写
不记得是什么原因了,校领导要让他编写两本教材,实际上他并不愿意编教材,但碍于领导的威望,还是接下来了这个任务,好像是要求几个月之内完成,某一天上课时,他忽然对我们说,好烦啊,要编写的教材这个星期就要交了,但我还没有开始写啊…
事件二:考前画重点
我们也了解他的拖延症,所以我们也都不太着急,反正每次他给我们画的重点都很齐全,我们周五考传感器,周一了,他还没给我们画重点,终于等到了周三,我们都等不及了,委托班代喊他来给我们上一节课,他来到之后对我们说,呀,我把划重点的事情忘光了,要不是昨天下雨我早就回老家了……
二、突发奋进
有一天,他忽然跟我们说觉得自己学的知识有些乱,所以决定去听听我们系其它老师的课,顺便学习一下其它老师的授课技巧
开始的第一个星期:
每节课都坐在第一排,认真记笔记,学习
第二个星期:
开始不停回头看我们
第三四个星期:
开始看小说
第四个星期之后,在那节课上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不过他确实也有从头到尾坚持着认认真真听下来的课)
三、爱闲扯
第一次上他的课时,他对我们很热情,告诉我们我们的专业就是他研究所时学的专业,所以上课的时候可能会给我们多讲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但后来我们发现,他其实哪个班都会讲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有一次,他参加学校的教师课堂评选比赛,很专业很严肃的,每位教师有20分钟的时间,他回来特别伤心的跟我们说他得了倒数第二,我们觉得其实他讲课挺好啊,怎么会拿那么低的名次啊,他告诉我们前十八分钟他都在开头,终于开始讲到重点了,到时间了……


加鲁鲁:

说个小时候一当老师的阿姨给我讲的事。“每次想放屁的时候,就让同学们大声朗读课文”


一氧化二氢:

从前,有一个老师,在隔壁中学教政治。传言是个超级严厉,超级坏的老师。
后来他调到了我们中学,然后改教语文。
……
是的,就是这么随便就换了任教科目。
不巧的是,他就这么变成了我初三的班导。对于这种喜怒无常,人神公愤的老师,自然是能躲则躲。
那时候刚戴眼镜,坐后面看不见,便托了关系调了一下座位,结果从最后一排调到了第一排。
……
有一次上课,找人上黑板默写文言文,然后他闲着没事,踱到我跟前,看着我的手表,靠过来,用悄悄话的音量跟我说:
你看韩剧么?
……
额,不看。
……
然后他接着用这种极低但极有压迫性的声音告诉我:
你看,现在是11点11分。有一个韩剧说,如果一个人在不经意间看到手表或手机上时间是1111,就说明有人在想你。
……
然后他就走了。
wtf???
我当场就跟个傻逼一样懵逼在那边。
还有一件事。
有一次上早自习,他急急忙忙把我叫出去,我以为我又犯什么错了,提心吊胆地跟出去。
然后他让我趴在走廊边上,让我看对面楼。
……
然后跟我说:
你看到那边有个小鸟窝了么?里面有两只小鸟哎。
……
我仔细找了找:没,没看到。。。
哎呀,你仔细看,就在那个爬山虎下面,你仔细看看。
我迫于他的淫威,定睛又看了看:好像看到了。。。
其实那时候我视力很差,所以也就看了个大概。貌似有东西在动,我也不知道看到没看到。
然后班导说:嗯,好了,那你去早读吧,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哦!
我又像个傻逼一样懵逼:哦。。。
然后就回去了。
为了避免被评论区带偏,我有必要为老师说一句,这里没有变态,没有gay。
老师是好老师,不过他确实很严厉,有一次看见他直接踢哭学生(当然学生确实犯错误了,具体是什么我忘了)。
我当时在班里成绩还不错,班级前三名,也很少惹他生气,所以他亲近一点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妥。绝对没有一点变态的意思。要我说,班里那么多好看妹子(划去)。
毕业这么多年,老师也没忘了我,去年,师母来南京考试,考场就在我们学校边上,然后师母特地叫我过去,老师给我带了不少家乡的吃的,甚为感动,作为一个学子最大的荣幸莫过于仍然被恩师所牵挂。
让我诋毁他的名声,是万万不敢的。


匿名用户:
高中的时候,念的是文科班。文科嘛,女生多,普遍数学不太好。当时的数学老师,是个刚毕业三年的男生。非常白,脸很圆,眼睛很圆,眼镜很圆,肚子也很圆,总之非常可爱。她的女朋友也是我们学校的数学老师。当时他们秀恩爱的方式是互相上对方的课,今天你带我的班,明天我上你班的课。好在两个人都教的很好。

有一次,他给我们讲题。可是口水横飞讲了半天我们还是不会,一脸懵逼。他火了,书往桌子上一拍

“你,你们是属猪的嘛?!这都不会?!”

嘿,巧了,1995年生的我们还真是属猪的…

于是我们齐刷刷在底下点头。

“对!”“我们就是属猪的!”

然后他大概也没想到,一脸惊呆。同时又有点委屈,憋了半天

“你们能!你们能行了吧!”

然后特别委屈地坐下来喝水,喝到了下课。


INFINITI重庆:

国中时候,课间休息,一群同学在打闹,他们脱了其中一个同学的鞋子,丢来丢去捉弄著玩。我趴在桌子上打盹儿。
正当上课铃响起的时候,不知谁把鞋子丢到了我桌上,我很生气,抬起头看都没看,直接往讲台上面扔,刚好语文老师进来了。
语文老师比我还生气,捡起鞋子从窗户扔了出去,然后狠狠瞪了我一眼,开始上课。
我抱歉的看了一眼鞋子的主人。
那是冬天,外面下著小雨,他就这样光着脚上了一节课,下课我去给他把鞋子捡回来的时候,鞋子湿得已经不能穿了。 有人回宿舍给他找了双拖鞋………


柳依依:

想起我的高中班导,21岁陕西师范大学毕业,我们是他的第一届,良师益友。年轻人会搞事情,关键他长得还帅的不行啊!( •̀∀•́ )
那时候严禁在教室嗑瓜子,说被发现就买二十斤给你吃!有些人偏不信,班导就来搞事情了!说:“那某某,我给你钱,去超市给我买二十斤瓜子来!”下午最后一节课是班会课,他拎着二十斤瓜子放在了讲台上说:“xx,你上讲台上来,这二十斤瓜子是给你的,上来吧,我们大家看着你吃,一节班会课应该不够,还有一节自习课,给你两节课!”然后那位同学走上讲台开始嗑瓜子!我们就一直盯着看,期间他还去课桌拿牛奶解渴๑乛◡乛๑到后来这个七尺男儿差点嗑哭了( ´◔‸◔`)求他当时的心理阴影面积( 。ớ ₃ờ)

这是奇葩事之一!班导比较严厉,晚上宿舍熄灯了就不能干其他事。有天晚上他半夜去查寝,快十二点了,发现有个男生宿舍还在唠嗑,他进到宿舍就说:“穿好衣服和鞋,跟我到宿舍楼下。”男同学们一脸懵逼的到了宿舍楼下,这是要搞什么鬼哇⚆_⚆老班说:“你们精力旺盛嘛,来绕着宿舍楼跑个几十圈吧!”what(๑ʘ̅ д ʘ̅๑)!!!那天晚上那宿舍男生跑了俩小时(。í _ ì。)惯例,求他们的心理阴影面积( 。ớ ₃ờ)

一天,同学在一杂志上发现我们班某男,正逢课间,班里男生便大呼:“哇!xx上杂志了耶!”班里几十号男生疯狂的涌向那本杂志,喊著叫着:“在哪?!!我也要看!!”挤著挤著就挤到了教室后面的大窗台上(班导办公室就在旁边),尖叫掺和著笑声,这时有个不明情况的吃瓜民众,也使劲往里面挤,也不出声,有几个男生盯着书,推著这位民众说:“你挤个啥玩意啊?别挤我,等下!”看完照片的同学艰难的挤出来后,看到使劲挤得那位民众,瞬间懵逼⊙_⊙!老班说:“我以为有啥呢,就这个啊!挤死我了都!”


Aorqu用户:
高中数学老师失恋,在朋友圈鬼哭狼嚎想挽回。

性盛致灾,割以永治


有一天:

中学语文老师是个中华奇女子
拖关系进来我们学校养老的那种。六十来岁
第一个月作业自己改,作文不太改,上课自己讲
第二个月作业我改,作文不改,上课放ppt
第三个月至毕业。作业作文都是我改。上课我负责放ppt。
哦。我是课代表。有一次家长问我。我检查作业,怎么老师昨天的批注是蓝色,今天红色,前天又是蓝色呢?
我说哦我今天蓝色笔没水儿了
他????????


匿名用户:
最奇葩的事就是 和自己的学生结婚了
结婚那天我的伴郎们都不敢逗新娘………


从文:

避免隐私,老师名称全部用A,B代替。

1

高中语文课上,老爷子A讲到文言文中的“优伶”一词时,怕同学们不理解优伶是什么意思,于是问“你们知道优是什么意思吗?”

可能是由于文言文比较乏味,少有几个人回答老师,进而给老爷子A造成同学不懂的假象。

当即,老爷子A就摘下眼镜说,“AV女优知道吗,就那个演员的意思。”

当时班级气氛直接爆炸,不管男女都哄堂大笑。昏睡的同学被吵醒,一脸懵逼不知道大家在笑什么。当被告知发生什么事时,笑的比没睡的同学还“猛烈”。

唯独剩下懵逼的老爷子A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问了同学们一句“难道不是演员的意思吗?”

为了照顾老爷子形象,我们都不约而同的说,对对对,就是那个意思。

2

高中生物课,评讲试卷时讲到性染色体时,有同学在XYY出错。老师B为了强调正确答案,引(hu)经(shuo)据(ba)典(dao)。

“同学们,应该都看过《隋唐英雄传》这部电视剧吧,这部剧里有一个场景,那就是李元霸被陷害,让雷给劈死了。首先,我敢确定这个李元霸的性染色体就是XYY。XYY染色体有什么特征呢,一个智力低下,另一个性格暴躁。”

停顿一下“该记笔记的记笔记,这个性染色体的特征不能再出错了。”

本来以为到此结束,紧接老师又说“为什么这么说李元霸是XYY呢,你想啊,一个智力正常的人,他会选择去让雷劈吗,不会的。那你再想想,李元霸暴躁吧,他不仅站在高山之上,还拿了锤子耀武扬威。这是不是第二个特点,脾气暴躁。那你们想一下,这老天爷果然劈了李元霸,是因为李元霸脾气暴躁呢,还是因为举了锤子呢。”

虽然我们听愣神了,但是我们还是要给老师面子,大多数的答案都是因为锤子,锤子吸引雷电。

你们就知道个锤子,都不是,是因为笨,跟你们一样。下次这题再错的,都去拿着锤子上教学楼顶,看老天爷给你机会嘛。”

过了一分钟才回过神来,果然姜还是老的辣,我们才知道这个故事就为了这句,你们知道个锤子。。。还有说我们笨。。。。

这些教学手法有些奇葩,但是印象深刻。每当我看到“优”字,还有一些关于生物的知识时,我都会想起我的这两位老师和那些爆笑的场景。

还是要解释一下吧,怕有人误解。两位老师都特别敬业,他们把一生奉献给了教学事业,虽然有时候闹了些笑话,但是我也知道他们是为我们好。

祝愿老师身体健康,桃李满天下。

完。


Pink39:

国中我们化学老师
女的 大概有60岁左右吧 但皮肤还特别白 估计保养的好
上化学课第一件事情是穿上她的白大褂
有一次我们做化学实验 她可能口渴了 就叫我们班课代表给她接杯热水 我们课代表看了半天硬是不知道她用什么杯子去接
结果过了一会儿我们化学老师就拿了一个烧杯给课代表 那就是她的水杯

国小有一个教我们的语文老师
同时也是我们的班导
年龄有些大了 而且还特别胖
有一次我们上语文课
她在讲台上讲课
然后我们就有同学发现她裤子没拉拉链
对 !!!没拉拉链
之后我们下面的都传开了 都偷着笑
谁也不好给我们语文老师说
之后她发现我们不对劲一直在下面笑
就问我们怎么回事
还是没人回答她
之后她就点了一个男生的名字 问他笑什么
那个男生也不好意思开口
就说老师你裤子没穿好
然后我们那个语文老师看了自己的裤子
一脸尴尬的往厕所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
点赞的都是小可爱


大脸猫:

前几天得知他得了肺纤维化,现在除了换肺没有其他好的治疗方法,很难受。才知道他原来是个孤儿,因为从来都不收红包家里经济也一般,我们很想去看他却连他家住哪里都不知道,也怕打扰他。他生病的事情没有公开,是同学的妈妈是医生,在他看病的医院工作才知道的。真的很希望他快点康复。他是个好人。

以下是原答案。

想起高中班导了2333

高中班导是政治老师,男,对我们很严厉,也是很严肃不苟言笑的那种。讲话做事都是标准的政治老师风格。
然后听同学讲,有一天在收发室吃晚饭的时候,(我们学校当时有很多学生不爱吃食堂加上学习紧张没时间出去吃,就让家长把晚饭送到学校大门的保卫室,也就是收发室,然后在那里解决吃饭问题。)看见班导一脸笑容的迈著小碎步跑过来了,双手鞠著(参见民国小媳妇),来到了收发室。桌子上摆了一大排快递。和他一起来的还有别的几个老师。只见我们班导非常热心的帮别的老师把快递挑出来了,嘴里说著。这是你的。这是他的。然后把剩下的几个快递都揽在了怀里,接着愉快的说,剩下的都是我的!
剩下的都是我的
我的
然后又欢快的跑出了收发室。
留下一脸震惊的同学。
莫名的反差萌啊哈哈哈


大菠萝盖:

我来说说我遇到过的最奇葩的老师吧。

本人02年上高中,当时TVB97天龙八部刚在内地热映不久。所以同学们就给我们高中最严厉、最霸气、最狠、最有势力同时讲课讲的最好的四位老师起外号叫“四大恶人”。当时,关于“四大恶人”的版本有很多传闻,但无论是哪一个版本,我的这个老师都位列其中,且号称“四大恶人之首”。要知道,当时能被列入四大恶人绝对是无尚的光荣,很多老师想进入名单都进不去。

这位老师姓,全校上下教师几百人、学生近万人,没人不识、无人不晓,大家都叫他“老殷”。

“老殷”并不老,四十多岁的年龄,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绝对是风华绝代、声势正盛的年龄。

“老殷”是我们高中数学组组长,数学功底深厚。他从高一下学期开始教我数学,讲课从来不带教案,写的一首工整的板书,简直堪比印刷体。都说字如其人,这个道理对于“老殷”来说并不适用。老殷是个放荡不羁的人,讲起话来霸气而潇洒,听他讲话你会有酣畅淋漓、气贯长虹之感。再难的数学题到了他这里,都会很容易就得到解决。每次当他踱著四方步,以他独有的节奏从教室外面进来的时候,教室里会瞬间安静下来,班里几个调皮的小混混在他面前也得乖乖的。

他的气场之强、名声之盛、讲课质量之高、放浪于形骸之外和喜怒形于色之个性,实乃我生平仅见。不夸张的说,真的是“酣畅淋漓”、“霸气外露”。

“老殷”很傲,傲到目中无人,除了校长等少数几人外,他在路上遇到人从来不主动打招呼,即便对方主动跟他说话,他也未必会看对方一眼,多数时候只是轻微点个头就擦身而过,所有的老师碰到他之后都会马上面带微笑、唯唯诺诺,有的甚至曲意逢迎、狂拍马屁。更不用说学生了。也许你会问:这样的人能混的下去吗?也许别人这样早就被孤立了,但“老殷”是个例外,他不但人缘极佳,就算背地里,也基本没人说他坏话,有的是不敢,大多数人是佩服他。他管校长叫“四哥”,“四大恶人”其他三恶或者候选人,在外人面前也都是一副高高在上、带头大哥的感觉,但只要遇到“老殷”,立马会露出一副陪笑的表情,“老殷”能多看他们两眼就算给他们面子了。关于“老殷”为何如此狂傲,学生中间众说纷纭。有的说:学校领导都是“老殷”拜把子哥们,在教育局“老殷”也混的很开,后台硬,自然没人敢惹他;有的说“老殷”社会上有人,很多社会“大哥”都是老殷的小弟,学校领导自然不敢惹他。也有的说,“老殷”虽然狂傲,但会做人,黑白两道通吃,这样的人在学校里还不是如鱼得水?总之,“老殷”是个传奇的人。但有一点,他在课堂上灌输给学生的都是知识和积极正面的价值观,有一句话他总是挂在嘴上:联考就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没人能例外,你今天不努力,明天后悔就来不及了。

“老殷”很色,而且色的光明正大。他不是那种只靠荤段子或者过嘴瘾来暴露自己“好色”的人,这不符合他作为一名人民教师的身份。我们班里有一个女同学学习极好,“老殷”对她喜爱的不得了,开始我一直以为因为这个女同学是我们班前成绩十里唯一的女同学,所以“老殷”特别关照她,直到有一天我才恍然大悟,这个女同学长的也是我们班数一数二的正妹。只因那时我太单纯,只顾著学习,从没往这方面动过心思,所以没发现“老殷”的反常,以为“老殷”只是喜欢学习好的学生。一节课45分钟,每次“老殷”只需20分钟就讲完课,剩下的时间由学生来提问,这个时候,他会走下讲台,站在那位女同学身边,一直到下课。但“老殷”从未有过过分的举动,也许,对于这种高中清纯的小女生,他只是抱着一种“欣赏”或者“意淫”的态度吧,但是成年女子可就不能幸免了。当时我们班隔壁就是学校的医务室,医务室里的两个女校医都是年过四十的中年妇女。于是,每节课课前课后调戏女校医就成了“老殷”的保留节目。甚至有时上课期间,同学们正在自习时,也能听到窗外隔壁老殷放荡不羁的“淫笑”和女校医的笑骂。尽管其中的一名女校医还是学校教务处主任的老婆,但这个主任是老殷的高中同学,所以“老殷”就更加的肆无忌惮了,对这个女校医揩揩油,也是常有的事。顺便说一句:教务处主任还是我们班的物理老师,也是个很有个性的老师,从来没笑过,也从来没发过火,性格稳定的可怕,讲课也是学校物理老师中最棒的(别问为啥好老师都在这我们班,因为哥所在的是尖子班,欧耶)。每次他给我们上课时,同学们都在脑袋里自动脑补他头上绿绿的样子。

“老殷”很不讲究。这主要是说他有个毛病:随地吐痰。除了教室里,教室外面的走廊、校园里、甚至教师办公楼的各个角落,只要你能想到的,都有他留下的秽物。但是“老殷”是谁,谁敢管他?管卫生的教导主任(不是前面说的教务处主任)敢对所有人发火,唯独“老殷”是个例外。每当我们正在做数学题时,窗外传来“老殷”肆无忌惮吐痰声,同学们都会憋不住会心的一笑。等“老殷”远去后,隔壁校医室那两个不断被他“调戏”的女校医就会拿出拖布膳理后事,一边清理一边骂“老殷”恶心人。这时候,同学们的笑声就更大了。就像“老殷”调戏校医一样,校医的骂声也几乎是每天的保留节目。不知怎的,每次我都能从这骂声中感受到暧昧的成分。

有一天,“老殷”忧心忡忡的来上课,脸上没有了往日的神采飞扬。后来听他自己说,最近上下楼都感觉很费劲,上医院一检查,才知道自己得了糖尿病。以后再也不能大碗喝酒、大口吃肉了,快意酒桌、笑傲江湖的日子彻底成为过去了。那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到“老殷”老了。

毕业后,再也没见过“老殷”,在一次和几个同学小聚的过程中,听说他因为“嫖娼”被派出所抓了,差点惊掉了我的下巴,他后来也因为这事被迫调离了原来的学校,去了一个县里的二等高中,曾经风光传奇的四大恶人之首,再也回不到从前了,一如我们的青春,逝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这就是我见过的最有个性、最传奇、最奇葩的老师,同时也是最有魅力的人。他所做的奇葩事太多太多,因为他本身就是奇葩的人。


耶利夫斯基:

我们高中的某位数学老师,他在缺乏作图工具的情况下,不顾世俗的眼光,毅然决然,捡起门边的这家伙,进行尺规作图。比起他,很多老师真的弱爆了哈哈哈。


岑二狗子:

有个教电力工程的老师,说……你们不想上我的课你们可以出去嘛,也可以干脆不来嘛,反正我从来不点名的……
一学期了……老师真信人也……“他”从来不点名。
他每节课都让班代点名。[微笑脸]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