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遇見老師做過最奇葩的事是什麼?

問題描述:你遇見老師做過最奇葩的事是什麼?
, , , ,
東林文狸:

等到高三畢業之後,才知道,原來自己的老師們,這么騷氣呢~

比如這位極具商業頭腦的羅老師

在自己高一新班級安了個攝像頭,

然後,

在自己高三畢業群里

發了以下內容:
很有做微商的潛質~

而且能不能告訴我為什麼是5.21元,還有趴字還寫錯了。 。。

以及,這幾位男老師組成的王者榮耀戰隊:

這是一個史無前例的超級戰隊,

前方真的很高能,

請自重!

教英語的柱哥,很潮。

我們物理老師坤哥


成哥,瞅瞅這上手難度,嘖嘖。童顏小胖子老師,很肉很肉
壓軸的夏海盟老師,人特好,這戰隊就他編的,這腦洞不教語文教物理真是可惜了~

這陣容沒射手輸出上不去啊!建議把主任老高安上,射口水彈,效果杠杠滴!

無論如何,我愛你們,MUA~


小土包子:

大學常微分老師,聽建工學院說上一屆教他們高數,50個人掛了45個,補考又過了3個。剩下全部重修。然後此君教我們常微分,每節課都講到最後一分鐘。寫滿滿的黑板。有一次突然提前10分鐘講完了,上自習。然後本人突然姨媽提前造訪,然後給此君說想提前下課。此君問,為什麼提前下課,這10分鐘還可以學很多東西,年輕人就是不珍惜時間,然後 babababa……然後我們就被拖堂了15分鐘。。。。


劉思寧:

高中時候,宿舍里都會存點零食兒以備不時之需。

然而奇葩班導喜歡逛宿舍,順手吃我們的東西以妄想和我們打成一片。

在吃掉我們無數的鹵蛋與香菇肥牛之後,我們決定在宿舍常備一包…

泡椒豬皮…

(不記得是什麼牌子了…防止廣告嫌疑就放這個圖了…圖片來自百度…)

對…
這貨曾經辣的我涕泗橫流…與之齊名的是泡椒雞爪…

真的…碼字時候我都能想到被豬皮支配的恐懼…

於是我們竟然有些小期待班導的到來。

果然不久後的晚上,班導到宿舍後假模假樣的晃悠來晃悠去,突然問道:「誒,有吃的嗎?」

我一個激靈,連忙答到:「有有有!」

於是趕緊拿出了珍藏已久的皮皮豬…不…豬皮…

此時激動的心情溢於言表…但還是要假裝淡定…

然而革命的友誼總是不堅固的,任何瓦解都是從內部開始的…

就在班導撕開包裝的時候,一個舍友出賣了我們:「老師,這玩意特辣。」

說好的做彼此的天使呢???

然而!

班導滿不在乎!

「沒事,辣的好!就喜歡吃辣!」

後來的故事如大家所想…班導面色匆匆的走了…

只留下一個象拔蚌般偉岸的身影…甚至都沒能去對面宿舍gank一次…

多年以後,班導站在宿舍樓面前,準會想起一時興起去品嘗豬皮的那個遙遠的晚上。


Vivian是櫻桃味的:

(1)
國小音樂老師。

512大地震那會兒我們正在學一首歌,就是「春雨沙沙的下」那首,歌名忘了。唱著唱著聽到「咔咔咔」的聲音,很大,以為是樓下施工(後來才知道是地震縱波引起房屋結構震動),沒想到過幾秒鐘房子開始晃了。那時候全班包括老師都處在懵逼狀態,老師也不知道什麼情況,就讓我們先蹲在桌子底下。蹲了一會兒發現這房子晃個不停啊!然後有一個男生說「老師,是不是地震了…」,老師便大喊叫我們快跑,一直站在門口等我們全部跑完了才跟在最後面下樓。(那是音樂老師,每周一節課還經常被語數外老師佔掉,按理說和我們是沒啥師生情的。能在危及生命的關頭讓學生先走,想必是處於教師的責任心)
反觀隔壁班數學老師,發現屋子在搖晃:「同學們坐好,我先出去看看」 然後就再也沒回去班上(手動再見)
(2)
國小班導教導我們要向數學老師的兒子學習,說數學老師的兒子考上了麻省理工大學。我們一聽,這是個啥大學?連清華北大都考不上還好意思拿出來炫耀?
現在想來真是naive。。。
(3)
國中物理老師,明明是一個正妹偏要我們叫她哥。有一次我上課吃蘋果,遇到要記筆記的地方我就用嘴叼著蘋果然後騰出手來學習。這時候她突然停下來說 「何xx,好吃不?」
全班同學轉過頭來看著我叼著一個蘋果

(4)
國中化學老師,和物理老師一樣都是屬於那種和學生打成一片的老師。性格有著四川女孩獨有的潑辣,別的老師懲罰不聽話的學生都是叫他出去聽課,她直接連人帶桌椅扔出去了。沒錯就是帶桌椅,桌肚裡還滿是書的那種,一隻手抓起來就扔出去了……當時我覺得她像個女俠
(5)
高中物理老師。喜歡摸…女…同…學…
據我同學描述,去問題的時候他會抓著你的手給你講,還會把你摟(差不多是這個動作)得離他更近一點,總之就是進行一切看起來是長輩的關愛但是又總讓人感覺不太對的肢體接觸…
但是我沒有中過招
因為我從來不去問物理題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6)
高一上期的政治老師
上課喜歡給我們講(chui)故(niu)事(bi)
講學校里的靈異傳說,講她和她老公的羅曼史
反正就是不講課
那時候我們最盼望的就是上政治課聽她吹牛逼,哦不講故事
你問我成績怎麼辦啊?
自學唄
(7)
高一下期的政治老師
一個身材超好的正妹,而且又很會搭衣服
我那時候最盼望的還是上政治課
可以看漂亮的小姐姐!一看看一節課!
你問我成績怎麼辦啊?
還是自學唄
(8)
高中班導,歷史老師。
下課比大學老師還及時
有一次板書上面一個字還寫到一半
下課鈴響了
班導把粉筆一扔就走出了教室
留下一臉懵逼的我們

班導有段時間炒股
賺了錢就買一大堆零食給我們班同學們分著吃
還和我們分享炒股心得
我們一致認為他是一位靠炒股發家致富的優秀歷史教師

(9)
大學班導
考概率論的時候,我一個小時就把會寫的全寫完了,開始發呆
班導悠悠走到我旁邊問:「都會嗎?」
「不會」
(拿起卷子翻到大題那面)「你這不都寫了嗎?」
「瞎寫的」
「……」
班導又把卷子翻到選擇題那面:「小題咋不寫啊?」
「我不會啊」
「不會你可以瞎寫啊!」
「……」
「你看這個題,你不會算吧,就寫一個-1、0、1之類比較容易出現的答案,萬一對了呢!」

考試結束以後我給了她一個我在考場上用草稿紙疊的小愛心

最後,我的舞蹈老師


他是個,男孩子

————–
前方高能預警
————–


他真的 敲極美(手動星星眼)

——————
前方再次高能預警
——————


其實他也挺帥的啦(再次手動星星眼)


寶里寶氣:

不算奇葩 但是很出格

八九歲的時候在外婆家那邊上國小
偏遠的農村 離市區很遠
新來的自然課年輕女老師和中年已婚男校長坐在操場曬太陽的時候
值日晚回家的我看到校長的手在女老師的雙腿中間活動
我現在還記得 老師穿著一條白裙子。
年幼無知的我 自認為很有禮貌的喊了一聲,老師,我先走了。
好奇怪 女老師居然直接從凳子上彈了起來。

國中上生物課我才明白過來。
怪自己那時候太不懂事。


床前明月光:

英語老師,用衣服的袖子擦鼻涕,左邊擦完擦右邊,右邊擦完擦左邊…..
羽絨服的倆個袖子永遠都是黑黑的,然而她又樂意穿個淺顏色的,有個不知死活的同學「善意」提醒「老師你這個袖子是不是蹭哪兒了,都黑了」,老師微微一笑:「哈哈哈哈,就是臟了,我不怎麼洗羽絨服,這個臟了穿那個,那個臟了穿這個,洗多了就不暖和了…」
被深深說服…


范子墓:

奇葩呀?
高中英語老師吧~
男的~應該45左右。
那會迷戀小說,上課就趴在桌子上偷偷看,什麼體位大家都懂得。
看著入神,英語老師講著講著就注意到我了,
然後就一邊講一邊示意大家別說話,接著一邊靠近我一邊降低音量……
我看的正high呢~並沒有注意。
然後英語老師就在我身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接下來……
應激反應……
反手一巴掌……
然後手插到老師嘴巴里了……

……
氣氛十分安靜……
後來老師也沒說見家長什麼的……
大概是怕尷尬吧_(눈ω눈」∠)_

之後英語課看小說可爽了(≧∇≦)/
沒人管~

再說個語文老師
是個二十多的妹子,一米七左右,瘦瘦的長髮,很漂亮。
因為語文課大部分時間在睡覺或者依舊看小說……
但是本人因為愛看課外所以語文成績一直還馬馬虎虎……
高三某一次模擬考下來,我的作文班級第二。
然後語文老師在班上開啟了嘲諷模式。
「你們這群人啊!看看人家子墓上課不是睡覺就是看小說!作文分手比你們一個個都好!看什麼看?還不服氣吶?!你自己瞅瞅你那閱讀題!人家子墓兩句話就滿分了!你寫那一大堆亂七八糟什麼用!……以下省略……」
我的內心OS(๑˙ー˙๑)「嘛玩意兒!?感情老師您這是知道我都在幹嘛幹嘛是吧?不對不對,這不是重點,老師您這是誇我還是損我?嗯?」

之後大概還有一次,期末復習,突然那一天心情好吧?嗯?
語文課上抄了點筆記……
嗯如你們所想,語文老師瞬間就發功了「你們看一下!人家子墓都開始做筆記聽課了!你們這群筆記本都不帶?不帶也不記在書上,坐著等死是嗎?」
我……

突然想起來,有一次語文老師穿了超短褲來上課,被校長看到抓在學校門口罵了十幾分鐘,哭著跑回去換長裙來上課。
那時候覺得校長好過分。【等會,一般直男重點應該在超短裙吧,果然我那時候就有潛質了】


雨姿:

終於可以把這件事寫出來了。

初三的時候大家都剛開始接觸化學,有好多學生摸不著頭腦。我們的化學老師是個實踐主義者,有條件的實驗是一定要做的,沒條件創造條件也要做。

有一回學習氫氣的性質。他找來一個空健力寶易拉罐,底部鑽孔,倒扣過來,充入用啟普發生器剛制好的氫氣,架在兩個凳子上。
然後站在教室門口,拽進來一根很長、很長、有講台那麼長的樹枝,點燃尖端,顫顫微微的伸向了易拉罐的口(因為倒扣著,看起來是點了它的屁、股)。

當然,這之前已經把我們趕到了教室的後黑板處。

我們遠遠滴看著,屏息凝神,目不轉睛地盯著易拉罐,果然,「~嗵~」的一聲,易拉罐沖上天花板,把天花板砸了個坑,又狠狠的掉了地上。

就在我們一個個瞠目結舌,還回不過神的時候,他悠悠的說:這就是氫氣和氧氣混合的後果……

—————————————————————-你們,以為,完了嗎?—————————–並沒有!—————-

動靜太大,驚動了校長,校長三步並作兩步跑了過來(我們教室是平房),遠遠就在喊:出什麼事了?

這時候我們已然把化學老師當做神一般的存在,仰慕欽佩各種,把他圍的水泄不通,爭相表達內心的小鹿亂撞的感覺。

當我們發現校長來了的時候,校長正堵在班門口,鐵青著臉,來回掃視這亂哄哄的全班,尋找是哪個學渣在調皮放大招呢。

我們竟也沒有像往常一樣害怕、收斂,還興奮地、七嘴八舌地告訴他:是化學老師做的!我們在做實驗呢!真是太神奇了!你看!化學老師還在呢!

校長獃獃地靜立了十秒鐘,尷尬地撇撇嘴,悻悻而去。剩下我們在班裡鬨堂大笑,感覺像獲得了一場勝利。

當時年紀小,只是覺得這個老師好有趣。許多年以後,當我發現某些老師難逃敷衍塞責,獨斷專行,狹隘勢利,多疑苛刻……之後,才懷念起那個化學老師的好,是多麼的珍貴!

老師,敬禮!


賈政景:

有次翻牆出去通宵,被政教處抓到,批評教育後交給班導處理,班導慈祥的看著我,扶了一下他的黑框眼鏡,說:「翻牆多危險,摔了怎麼辦?以後想通宵了直接找我拿假條走正門出去,早上按時回來就行!」直接拿假條…出去… 通宵?我掐了一下大腿確定不是做夢後,強忍住了親他一口的慾望,笑著說了句謝謝老師

於是我成為了學校里唯一一個可以光明正大去網咖通宵的人。對,沒錯,我就是要成為海賊王的男人,hahaha!!


順順順:

我講課下巴脫臼過
當時
分不清自己臉上是口水還是汗水還是淚水


馮慶:

看到這個話題,好多回憶啊。

教我們現代漢語的老師,說今天講某某課,然後打開教材,扔到一邊瞎扯,突然和學生發生爭論,會拿出一個字講一節課。然後,這一章節的內容就算過了。這不是偶然,而是他的風格。

又一次系裡黨員們開會,可能人數不多,條幅寫的是「XXXXXXXXX開幕」,這位老師發言說:「開幕用得太大了,原因是……,適合的場合是……,這次小會適合用……,總之,開幕用得不對,作為中文系的會議,不應該出現這樣的錯誤。」

還有一次和與會領導意見不合,發表意見完畢後,對旁邊的老師說:「王老師,撒尿不?」王老師趕緊說「不不不」,他說:「那我去了。」然後揚長而去。

話說王老師,是個純學者。教過我們幾節邏輯課。

有一次單車車胎癟了,在學校後門的單車修理的攤位修車。修車師傅檢查完畢,說是氣門芯壞了,立馬換了新的,打氣,完畢。

走出沒多遠,又癟了,推回。修車師傅再檢查,原來車胎扎了一個洞。再補胎。

這過程,王老師開始給他講邏輯:「氣門芯壞了是車胎跑氣的充分條件,但不是必要條件,更不是充要條件。你只換了氣門芯就認為修好了,是犯了不完全歸納的邏輯錯誤……」

不知道修車師傅聽懂沒。

還有一次,師母讓他去賣肉,明確告訴他要買紅肉,別買白肉太多的。並告訴他,紅肉12元一斤,白肉多的10元一斤。

不出所料,他買了白肉多的回來,師母埋怨他,他理直氣壯地說:「這就是12元一斤的。」

還是王老師。他家和我們的宿舍樓並排,宿舍樓和教學樓很遠,而教學樓離學校大門近。——這背景有用。

一次,上完課,王老師和我們一起回宿舍樓,他當然是回家,同路。快到家了,他突然想起來:「我騎單車去上課的,單車放到門口車棚了,下午要出門……」於是徒步回去專程去騎單車。

其實,如果下午要出門,直接去車棚騎就可以了,因為車棚就在學校大門口。

呃。


論吃貨的基本素養:

國小有一位特別帥的數學老師,剛大學畢業,因為我們班數學老師一個摔斷了腿,一個生了場大病,所以被派來教我們班……

那時候國小全部都是四五十歲的老師,難得見到一個這么年輕的,顏狗的我就特別喜歡找他玩(那時候還住校……所以一有啥事就愛找他),再加上我數學好,所以老師也特別看中我(顏狗的內心是幸福的)(ಡωಡ)

但是!!
神轉折來了!!
等我國中快畢業的時候,我忽然看見他發了一條說說,他去當體育老師了?!
內心懵逼,滿頭黑人問號……

你告訴我教了我三年的數學老師去教體育了?!

從此就可以去跟別人裝13說:我數學是體育老師教的!【手動微笑】


瘋狂的戴夫:

好像是國中一個老師,沒教過我,聽他學生說的。老師經常口誤….

學生淘氣,上課說話。此老師遂怒:你去衛生巾那給我站著去..其實應該是衛生角-_-#

夏天女生愛穿短褲嘛…但是國中學校管的比較嚴讓穿校服。
為了不讓班上的女生穿短褲,此老師專門在班會上強調:女生不準穿內褲!!
學生: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師:靜一靜靜一靜! 短褲!!


米蟲蟲:

國中語文老師。大學學的美術,畫畫很好看,寫字很好看,愛抽煙,愛放屁。
鋪墊完畢。
國中校長會不定時進教室查課,所以各班沒有特殊情況,上課不能關門。有次老趙煙癮犯了,關上門,躲在門後面抽煙,一根煙快抽完校長在外面推門,倒霉的老趙,只是輕輕關門,並沒有鎖上,於是校長就進來了。

︽這是分割線
老趙反應特別快,煙翻手就塞進了袖口,校長看著青煙裊裊,說,上課不要抽煙。老趙憨厚而靦腆地笑著,說,沒有。
校長走了之後,我看見老趙的袖口,嗯,衣服廢了。

<嗯,還是分割線>
聽坐在後排的人說,老趙一讓大家讀課文,就溜到後門,放屁,聲音很響。
我個子矮,一直流放在第一排坐。從沒聽到過,很遺憾啊。
直到有一天快上課時,英語老師讓我去抱作業,回來已經上課了,樓梯上就聽到我們班開始讀「庭下積水空明balabla,心生好奇,就走得慢一些,走過後門,一句讀完停頓,我,和教室里的其他同學,一起在那個短暫的停頓里,聽到了,我好奇已久的聲音。

割不動了。就醬。


琉球縣令:

鄙人高中英語老師的口頭禪是:「完形填空有沒有問題?沒問題的話我們來閱讀理解A片」。
偶爾會簡化為「完形填空有沒有問題?沒問題我們來看A片」。
每次說到這句話,班上就有好多同學在笑,單純的我和無辜的英語老師一樣(手動滑稽)表示不懂。

五年聯考三年模擬躺槍~

和我一樣單純無辜的同學請往下看……

==========
另外,講個笑話,高中地理老師告訴我,教材上有個小故事的主人公叫李守銀(捂臉),還有論文研究……


姚魚馬:

國中歷史,是體育老師教的。 老師上歷史課的經典套路是:坐在講台念課本—勾重點—自習。有一次講到西安事變,她通篇把張學良念成了張學友,學生們強忍住笑,突然一個同學蹦不住大笑幾聲。老師大怒,沖過去翻她課本看名字:「劉鐵男,你幹什麼?」我們當場笑到淚崩,因為那孩子叫————刑軼蘭。


深藍色的海:

國中化學老師,把脖子上的珍珠項鏈取下來拆了丟進鹽酸里給我們看反應現象…


Aorqu用戶:
大學室友的高中老師。
以前高中不讓帶手機,一般發現了就會沒收。可是大家忍不住啊!偷偷帶偷偷玩啊!特別是晚自習的時候暗搓搓地放抽屜底下玩。

於是室友那個奇葩(機智?)的教導主任,在某天晚自習的時候。
月黑風高,正是收手機的好時機。
他走到教室門外,「嗒」一聲,把那間教室的電閘拉了。
嗯..教室里當時並沒有老師。
天真爛漫如待宰小羔羊一般的學生們紛紛拿出了手機,按亮了熒幕。「哎呀沒電了!」「怎麼沒電了!停電了啊!」

教導主任慢慢悠悠從教室後面走進來,哪裡亮逮哪裡。
那天一定是個大豐收呢(手動圍笑)。

發現看了這么久Aorqu 這是自己的首答233333333


韓天明:

高中班導,懲罰同學的方式是,要QQ密碼!

然後登陸同學的QQ每天晚上定時去班群里假裝搭訕!

拿小本子把回復的同學名字全記下來!

然後第二天挨個談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