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遇見老師做過最奇葩的事是什麼?

問題描述:你遇見老師做過最奇葩的事是什麼?
, , , ,
Cresin:

老師說他得了紅眼病。我們冒着生命危險拍的,你知道現高中抓手機有多嚴嗎,抓到有多嚴重嗎?


相席:

高中。隔壁班的歷史老師。

有一次我朋友(經常與該老師暢談歷史)

坐在食堂哧喇哧喇吃面呢

突然那個歷史老師也端著面坐到他對面

高潮是

老師吃完,對着我朋友說了一句:跟你說啊我這麵湯賊好喝

然後把湯倒進了我朋友沒吃完的面里,瀟灑地走了。

留下我朋友一人坐在那兒,獃獃地看着這碗飽含師生情的面。


詞嘲墨盡:

化學老師,實驗鋁熱反應。

忘了在下面放沙盤,滾燙的鐵水落在講台上,迸濺的到處都是。

幸虧之前讓緊挨着講台的第一排同學把桌子拉到後面去,否則全部毀容。

不知所以的同學大喊道:「哇 煙花,再來一個」


遇鹿:

我也來答一發吧,挺尷尬的一件事

我們高一年級主任是個四十歲左右的老男人,平時一絲不苟,對我們兇巴巴的,每次辦事情都是各種刁難。後來對我卻網開一面,甚至有點低聲下氣,而這一切的起因是某天我在辦公室發生的一件事:

依稀記得那天中午我因為前一天被他收走手機而被叫到辦公室,在門口看着辦公室人來人往,熱鬧非凡,他位於辦公室桌角的辦公桌卻很少有人過去,一是懾於他平時兇巴巴的形象,二是懾於他那天一本正經一絲不苟一言不發依依不捨…(對不起,我編不下去了(。⊙౪ ⊙。))

此時他並沒有看見我,戴着耳機一邊跟對面的年輕女老師談笑風生,一邊時不時低頭看電腦。出去好奇我躡手躡腳地摸過去,你們猜猜我看到了啥?他電腦熒幕上赫然放著AV,還是不打碼的那種,一個女人正跟一個男人在做些不可描述的事!這時候,他突然感覺背後有人,一轉頭和我四目相對…現場尷尬了大概四五秒,他突然就把電腦啪的一聲關上,紅著臉沖我吼道,出去…

當然,事情並不會這么簡單,他的光榮事跡在我的小圈子裡悄然流傳…

從此以後他看到我就低聲下氣(估計是怕我說出去,然鵝我已經說出去了,哈哈哈)

再補充一句,不知道當時我圈子裡的人有沒有玩Aorqu的,有的話應該能想起來我說的是誰把(滑稽臉),真的是………


Aorqu用戶:
我敬愛的x姐。
對我影響最大的老師。
她真是好老師。
我們都愛她。
但是她真的很奇葩。
第一件事,沒過結婚,應該四十多了吧。
第二件事,不開心就不上課。不開心加上我們犯錯,一定停課。最多停課一周,讓你明白她一定不求你學,她就是能讓你內疚,讓你求她,讓你自己想學。從教多年模仿不得其精髓。發現她真是神人。
第三件事是特別有才,心態好,無論講什麼都才華橫溢,思維獨特,而且總是調侃自己嫁不出去。
我想她了。


Aorqu用戶:

讀國小五年級的時候,教師節。

班上很多同學都給主科老師準備了禮物,我也不例外。雖然送的不是太貴的東西,但是教師節送禮這件事對於當時的我們來說彷彿是很自然的事情。

當時有個同學,成績比較好,班導平時也很喜歡她。往年她都送了禮物,唯獨那一年沒有送。放學我們一起回家的時候,班導當着我們幾個學生的面笑着問她:「你今年是不是沒有送老師禮物啊?」

然後,當天晚上她跟她媽媽說了這件事情,買了禮物第二天送給老師了。

曾經還有一個國小老師脾氣很暴躁,動不動會體罰學生。課上的好好地,會突然提高音量,把全班的學生嚇的一顫。等我上高中的時候聽說她因為體罰學生,被學校辭退了。

以前讀國小的時候會特別害怕老師,每次學校布置了什麼任務一定會馬上報告父母,要第一時間完成。以至於我媽總說我,老師的話就像聖旨一樣。可是有什麼辦法呢,那個時候沒有幾個老師是真的愛我們這群孩子的。


張之行:

高一到現在快高三畢業的語文老師,其實嚴格意義來說的話也不完全是,高一教我們的語文老師是位年紀稍大並且學識十分淵博的男老師,下學期因為家庭變故又辭職了(退休返聘的),之後來的語文老師是剛從陝師大畢業的「老葛」,女生,青年老師身上少有的「嚴肅」,當然也是暫時的…我個人社交能力比較強一些,高中生活因為一些特殊原因在學校過得並不怎麼好,但和老葛聊得很開,漸漸的就成了很好的朋友,她就住在學校後面分配的房子,我住宿的那段時間里,她隔三差五會給我帶個零食或者帶個飯之類的,我們倆有時候就像是同學一樣抱着外賣飯盒在我們班的走廊里一起吃飯,聊天,不管怎麼說,雖然我們就像真正的朋友一樣沒什麼太多的「偽裝」,但一直都覺得她還「挺正經」的,直到那天…
晚自習第二節課,我拿着優盤要到辦公室(我們學校的辦公室是在另外一棟特別大的綜合樓里,一個年級一個大的辦公室,我們年級老師辦公室里還有一個小隔間是語文組和數學組)去做家長會要用的視訊,晚自習整個學校非常的安靜,沒有課的老師也早都下班了,綜合樓基本是一個燈都沒亮,當我從教學樓與綜合樓之間的連廊上走的時候我就聽到了一些「詭異」的聲音,但沒怎麼在意,但當我進到綜合樓里聽到隱約的女人「吟唱」的聲音,甚至說是「嚎叫 」…走廊的燈一閃一閃,我當時是一臉懵逼的…無神論的我還是「堅定的」往我們年級老師辦公室走…那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大…當我走到辦公室門口的時候,我確定聲音就是從裏面發出來的,真的一身冷汗,我推開了門…
「來呀~造作啊~反正有~大把時光~」
「卧槽!」
整個辦公室沒開燈,裏面的隔間露著個小縫,裏面亮着,我再推開…她用音響外放著「癢」在那「跳舞?」
看見了我,老葛眼神迷離?神情享受狀與陶醉狀並存的給我來了句「呦之行~人生苦短啊~來造作啊~」
我……………
再po一張我萌萌噠數學代數和歷史老師


楪斦:

高中的時候給班導過生日,買了一個巨大的蛋糕,然後…………唱完生日歌,吹完蠟燭之後。。。她一勺一勺的喂我們班的人。。。每一個!!!!我們班六七十個人。。。


長夢解於風:

國小的班導是數學老師,但她很喜歡在上數學課時給我們講人生,大道理之類的。
以至於我的政治出奇的好,當然數學也不會差。
有一次,她給我們講了一節課的人生,下課鈴打了都不準我們走。剛好下節課是文化課,就是我們校長上的課。
當上課鈴打響時,我班導還在講!然後一直講到校長進教室。
我們都在想這下不用聽了。
結果我們班導很自然的對校長笑了一下。
然後繼續講。

校長表情如上。


妖界大王:

國中的時候,遇到了這輩子都忘不了的老師,怎麼忘不掉 我現在都沒辦法感激她。

她是我的英語老師,嘴特別厲害,但是可以把你說的一無是處,遍體鱗傷。

她對我造成的傷害不止那麼一星半點,她真的是我見過的最奇葩的老師。

舉個例子,我們班有個同學作業沒有寫完,她就當着所有人的面子破口大罵「你以後會遭報應的!可能下輩子你的孩子就是殘疾…!」「你就是有爹生沒娘養的東西!臭狗屎!狗屎人!」之類種種不堪入耳的話,而且總要當着所有同學的面子把你貶低的一無是處,當時正值青春期啊。國中三年,她都是這樣一路用所謂的【為你們好】的措辭口無遮攔的用世界上最惡心的字眼罵我們。
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過這種體會。

記得初一的時候,她給我打電話,問我為什麼老上QQ,當時我真的很懵逼,我上QQ只是放鬆一下自己..學習也還可以啊,她不然,讓我媽媽把電話給我之後幾乎是咬著牙對我吼「xxx!!你他媽別跟我這裏裝孫子!別讓我在看見你上QQ一次!…….」
那天是我第一次掛掉電話在我媽面前痛哭,我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這樣罵我裝孫子,我剛12歲,她憑什麼這樣罵我?也是我第一次在我媽媽面前罵她,媽媽當時沉默了半天,最後說肯定會和她反應以後有話要和學生好好說,不要罵人。

再有,有一次來我家裡家訪,因為我家是拆遷還有遺產有3套房子,我家也不算大,兩居室,因為布局所以一進門覺得很敞亮,她來我家家訪的第一句話就是「你家房子真大啊!」
之後就和我媽一直在聊房地產的方面..痛斥溫家寶上台之後房價飆漲。她問了我媽我家裡的情況之後終於知道我家裡有3套房子了。
之後就是噩夢的開始…
於是每次在我考差了之後,她都要逢人就說「你們可千萬別學xxx!她家裡有錢!有3套房子呢!!你們跟她比不了!她就指著以後賣了房子留學呢!」
所以當時好多人對我的看法都敬而遠之。
各位…我當時正好在13 14歲左右的年紀,各種委屈氣憤和無能為力讓我都想自殺掉。
………我真的很氣憤,這些都是同學向我轉述的,這屬於我的隱私,而且我從來沒有過要賣掉房子出國的想法,真的好可笑。

還有一次隔壁班有個男生白細胞增多,他就休息了幾天,沒想到我的老師就在年級會上對所有同學說他得了白血病…還感嘆生命的可貴?_?

她還說過「你們現在嘴巴里的口香糖粘著的都是嘴巴里的屎!!」

在英語課上給我們背佛經..講計劃生育…痛斥前任國家主席…嫌棄早起和她擠公交的老人..

在她的眼裡,不寫作業就是沒有貭素,可是我親眼看見她把喝完的礦泉水直接扔在地上,隨地吐痰,還對樓道里正在擦地的清潔工破口大罵「別擦了行不行啊!在摔着我!!」當我好朋友來例假肚子疼的快昏死過去的時候 她卻說這是不想上學的借口。當我忘記帶通知的時候她罵我的父母沒有貭素…等等等等難以讓我接受的粗俗的話和各種惡心的行為 真的讓我無法感嘆這絕對是最奇葩的老師

我現在都很惡心她,她還動手打過我,我知道她的一切出發點都是好的,但是我始終接受不了她對我和我同學人格上的侮辱和玷污,那些曾經讓我精神一度接近崩潰的否定我未來的話,現在都是讓我顫抖著的。

奇葩。真的奇葩。


饃獸:

村裡的學校,條件比較簡陋,冬天沒暖氣,夏天沒空調,所以只能忍着。

冬天還好,天冷就多穿點,門窗關嚴實點,可夏天真沒辦法,也不能男男女女都光着膀子吧,也不雅觀,只能下午上課前值日生端著盆子,給教室灑點水唄。

下午第一節課語文課,語文老師是個老頭,長得比較憨,學生都稱他「熊貓」,熊老師一進教室用手抹了抹額頭的汗水,沖著教室就一聲吼:今天誰值日啊?

熊老師說話最喜歡吼了,學生中一直流傳著一句話:熊貓老師吼一吼,學生嚇得抖三抖。

抖了三抖的值日生立馬站了起來:老師,是我,我灑水了,天太熱,所以就蒸發……

「行行行了,話咋那麼多,再去打一盆水去」,熊老師不耐煩又沖著值日生吼了起來。

值日生屁顛屁顛的下樓打水去了,熊老師在教室轉了一圈,就讓大家上起了自習,自己卻找了個小板凳坐在門口的陰涼處吹死了小風。

不一會值日生打滿了一盆水就端了上來。

「水就放門口這吧」,熊老師攔住了值日生,又沖著教室吼了起來,「你們誰有抹布?」

熊老師把盆子往自己身邊移了移,挽起了褲腳,脫了鞋,把腳伸了進去……

——紀念我的一位奇葩老師,以及那位獻出自己抹布的小夥伴


yaya鵬:

高三複讀班的數學老師,30多歲,個頭不高,帶着眼鏡,
看起來就是很無趣的一個,悶騷男。。。老師。
據說是我們學校學歷最高的,研究所。
他講課,我們幾乎聽不懂,
因為,很多時候,他都對着黑板自己做題,
還自己念念叨叨的、若有所思的。。。
他最奇特的就是,
很難很難的題,他總是用幾個步驟就做出來正確答案,
有時候中途有問題,他就進入了自己的小世界,一個人對着黑板,開始無止境的演算中。。。
但是,很簡單的題,他總是能寫一黑板的計算步驟。。。

終於有一天,
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突然間停止講課,
皺着眉頭跟我們說了如下的話——
你們以為我跟不上時代么?才不是,
你們聽得那些歌,我也會聽,
那個什麼好多年前送了你一雙白球鞋,
你現在還在穿,
那首歌,那鞋質量那麼好嗎?還沒有穿壞?
關鍵是,白球鞋穿那麼就,還能是白的嗎?
還是白的的話,是不是得一直刷?
那怎麼還不壞?
還有,一雙鞋,穿那麼就,不壞,也很臭吧?
不臭嗎?怎麼還穿?
真搞不懂你們,為什麼喜歡聽這種歌!

……我們就跟一群呆逼一樣的,目瞪口呆,不知道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的樣子。。。。


李拜天不蔣禮貌:

ē啊,看到這個,我必須要來宣傳一波我可愛的高中班導呀!
手動比心!
高一的也符合要求吧,但是我不想提了。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2051553/answer/156343701

這個是高一的那個班導,不提也罷。

先說說我們高二的班導吧!
一個看上去特別男人的漢子啊!近一米九的身高,國字臉,滿臉寫着生人莫近四個字兒。
可是,人不可貌相啊喂!
高二剛開學的時候,報道的時候有人帶了撲克牌,就有人在打鬥地主,結果被老師看到了,他只留下了一句:你也會打牌?
據說是因為上家不攔地主,給地主過牌讓他看得很生氣哈哈哈哈。
答主高二的時候和自己的女朋友在戀愛(高一就在一起了,我為了追隨她選擇了文科,分到了一個班哈哈,機智),然後被教導主任看到我們下課摟摟抱抱。我們就被班導喊過去喝茶,我以為要炸雷,他說:你倆低調點,我很難做啊!
大家都知道班導很累嘛,因為要處理很多事。他是教歷史的,他除了上課!從來不會在別的時候出現!!而且是你想找,也找不到!消失!
他高一的時候是八班的班導,是我們全校唯一男女同桌的班,而且可以跟他申請換座位和自己喜歡的女生坐在一起。
高一的時候,八班的班對,有五對,羨慕。
可惜天有不測風雲,春節的時候他回老家,對了他是安徽人,結果突發心肌梗塞,去世了。
我很想你,願你在天國安好老班。

然後高三班導了,她是最最最逗的老師啊!
我高中那會,上課一直睡覺,到了高三也一樣,經常被她喊過去喝茶。有一天上課我又睡著了,中午被她拉到辦公室罰站,她就坐在椅子上玩鬥地主。好吧,真的太菜了,我就說:別這么出,你好好打牌,我看得都急。
結果她就讓我坐在她旁邊指點她,我們打了一個中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還是因為睡覺,可是那次我被巡查的老師看到了,就把我媽喊到學校來。班導讓我寫保證書:我再也不在課堂睡覺了。
然後我寫的時候她就在我身後做鬼臉 還拿手在我頭上比劃,一直逗我媽笑,要不是我媽告訴我我都不知道,幼稚得像個國小生。
她老公也是數學老師,沒事就讓她老公送東西給她吃。某次我在辦公室罰站,她吃着送來的鴨血粉絲,一直在吸,發出那種哧溜的聲音。我跟她說:你別吃這么大聲,幹嘛啊?我不要罰站了嗎?她就把頭低下去吃得超小心,哈哈哈哈哈。
而且她特別矮,大概一米五吧,為了保持教師的尊嚴(笑),她永遠穿的是高跟鞋。後來冬天的時候我們學校不做操,該跑步了,老師也要跟着跑,就看見她穿個高跟鞋跑。我跑過去說:老師,你穿高跟鞋跑啥,摔倒了咋辦,明天能不能換雙平底的?第二天她照做了,我們從她邊上跑過去的時候我們都問:王同學,你為什麼不在隊伍里一起跑?哈哈哈哈哈哈,差點沒被罵死,她最討厭別人說她矮。
她超級喜歡吃零食,每次都有很多零食,去她辦公室問問題,你基本上看她都在吃東西,還會拿東西給你吃。我高中畢業了寒暑假回母校看她啥也不帶,只拎一大袋零食,她就特別高興地開始笑。
但是她很負責哦,對我也不斷地督促,我才能考這么多,超級感謝她啦。我爸一直說像我這樣的劣徒,換做別的老師早就讓我自生自滅了。
希望她能一直這么年輕,這么幼稚吧。


德智體美全面發展:

看見這個話題我就不淡定了!必須回答!
大四狗一枚(大學真的是一個很神奇的地方)大二的時候有軟件課!就是要到電腦房上的那種!然後電腦房的電腦都是一關機就會復原的!但是會有一個局域網的盤留給學生上載課堂作業或者老師留題目啊文件什麼的!
因為這個盤是共享的!所以軟件課無聊的時候大家都會翻閱別的老師放的文件啊或者別的學生作業什麼的!每個老師都會以自己的名字命名文件夾方便各班學生放作業或者自己放文件!
我們學校電腦房裏面電腦不能看視訊!必須要解碼器!還不能上網!很鬱悶吧!
好了!
這是前提!
下面高能預警!
我們老師那天給我們要共享一個視訊!然後就把解碼器發給我們了!
然後我們安裝了解碼器!這時電腦里原本有的視訊就有打開方式了!
然後一個同學就在一個xxx老師的文件夾裏面發現了一個不開描述的視訊!
天哪!劇慘烈!
然後一個同學傳兩個!兩個同學傳四個!
四個同學傳三個班!
三個班傳整個年級!
從此所有的同學都喜歡去那個機房上課!
不可描述!
然後xxx老師在機房放片的事情也流傳開了!


我是二順呀:

中學是初高中混合的學校。
彼時正上國中。在更久以前老師能夠上棍棒的年代,我的化學老師是六個年級聞風喪膽的悍師。
但後來強調教育要尊重學生關注貭素,此老師漸漸丟了棍棒,強收火爆脾氣。
老師的「風流韻事」皆為校友流傳,之前我一概不知,僅僅以為是老師一直比較幽默而已。

神奇的是此老師似乎特別關注我,準確說……是特別喜歡損我,各種損,花樣百出。

初三化學滿分六十,早期我只能考個三十稍出頭,在總成績不錯的那部分學生中化學成績長期拖後腿墊底。
有次考試正寫了一半,老師就當着全班的面大聲問:「xxx,你可寫好了?」
我傻愣愣地說實話:「沒有。」
「那就對了,我看你寫了一半,正好該收卷子了。」
「……」哎???好吧,有個三十分不錯了……

我也實在沒有辦法,弱女子一枚,面上由著老師損我,之後再和大家一起哈哈哈,內心卻特別自卑敏感,只好頂着壓力天天刷化學。

由於老師長期損我,我也不怕他,刷完題目,就帶着n本資料書n個問題一遍遍跑他辦公室。

很快就變成了……考試還有十幾分鐘結束,老師問:「xxx,你可寫好了?」
我依然傻愣愣(想來想去,這三個字就是我的國中真實寫照!)回答他,不過變成了:「寫好了!」
誰知老師換了花樣:「嗯,連你都寫好了,那大家應該都可以交卷了!」
還是逃不了被損的命運……然後我就順利坑了全班小一半的人 。

後來就是老師依然以我為收卷標准,越來越多的同窗被坑到想死的心都有了。

再後來我就一直滿分滿分的情況,班上同學化學卷子越寫越快分數越來越高。
現在想着覺得老師很是奇葩,奇葩人有奇葩教育方法,欺負我一整年!!!那麼「欺負」我一定是看我長得太善良了……

雖然過了三四年了,想起他來還是覺得又氣又好笑,也沒回去看過他了。

聽說老學校高中部國中部拆分了,老樓房推倒建了新的,還有了高大上的實驗樓。

時過境遷物是人非,其實心裏還是感恩的吧。


老實人:

國小時候,經常偷偷去網咖,有一次時間剛到,下機準備走,突然看到班導在小路轉彎的電腦面前猥瑣的彎著腰,屈着手臂在玩俠盜獵車手,當時我也是剛玩過這個遊戲才下的機,正準備偷偷的溜走,突然班導一聲厲喝,叫住了我,「XX,給我過來!」當時嚇得我是腿腳發軟,一身冷汗,心想「完了完了,這肯定得叫家長去學校了。」然後顫巍巍的回了句「老……師~」接着走到班導旁邊,接着聽他說了一句「給我弄一輛坦克,再來個武器還有水上漂……」我:「……」
當時班導說的是那個遊戲里的作弊密碼,只要一輸入,立馬就可以得到相應的物品,後來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膽大了,霸佔著班導的機器,讓他見識了一下我那號稱電腦一樣的記憶力,無數個物品看的他是眼花繚亂,正過癮的時候突然時間到了,班導站起來就是一腳:快滾!敢偷偷來上網?下次別讓我見到你!我中了一腳後頓時一趔趄然後挺直身子說了聲,老師再見!在全網咖人的注視下飛快的消失在門口。


少年你要修仙:

關於「習慣班」我解釋一下吧。
我在補習學校的時候,屬於需要惡補類型,每天晚上要去上習慣班,每周末要去惡補語數英。那時候的基本已經是一科有一到兩名老師了。但是英語老師和語文老師一直只有他一人。號稱這些其他科老師都是他服氣的老師,去各個學校慢慢挖過來的,號稱一直沒找到好的語文英語老師。而習慣班大部分只復習英語和語文。
我去的時候習慣班一般由助教來上,助教會不停的巡視保證每個人都認真的在讀書。因為交了錢,又跑到這裏坐着,大部分學生還是會比較認真的死記硬背,反正也幹不了其他事情。英語嘛最重要的就是單詞,所以習慣班對英語提升絕對很大。
有人說了,那自己在家裡背不是一樣的效果嗎。我想說:完全不一樣。習慣班背書效率不知道是不是有魔性,至少是在家裡的五倍。很多學生和家長根本不理解為什麼要開這樣的課。我覺得沈老師最牛的地方就是:他是這個學校的王。剛開始他還跟別人解釋,有很多家長認為是騙錢啦有情緒。後來他不解釋了,愛上就上,不上的滾蛋。基本都服了,家長在這裏沒有質疑權利,要麼就別來上課了。
但你們也知道,我們那會兒的家長都比較盲目,一切聽老師的。
比如我這個人到哪兒都是樂呵樂呵的,軍校前三個月新訓雖然苦,但是和家裡總是輕描淡寫。搞的我家一直覺得我沒吃過苦,所以一聽體罰跑步一頓揍什麼的教育方式,他們還挺愉快的接受的。但有的家長就不接受了,小孩在這邊身體出毛病算誰的,就退學了。所以留下來的基本是完全服從的那種學生。哦我還想起一件事,他在罵完所有家長愚昧之後,單獨說到了我爸,誇的還比較真誠。沈老師基本不誇人的,感覺能讓沈老師看上的人都很厲害,所以我還小驕傲了一會兒。
—————————————
嗯更個小事,記憶比較深刻。
有次英語聽寫大概50個,我那會兒沒背,只對了7個。然後因為是互相改卷的嘛,改我卷子的是我很好的朋友,但是那裡批改作弊屬於非常嚴重的事情,被發現很慘的。但只對7個也是很嚴重的,我朋友權衡了一下,幫我把那7個圈起來,然後紅筆寫了大大的「7」。
沈老師發卷,發到我的時候以為我錯了7個,看也沒看就開始數落我,但有進步之類的。我發揮很沮喪的演技上去領卷子,心裏快高興炸了…
———————原答案———————
額…這個問題,讓我想起了一段無法磨滅的往事。
我見過最奇葩的老師是開高中補習學校的。
就是那種補習班。
該補習班不打廣告,沒有名字,全靠各種傳說和傳言。
校長兼語文老師兼英語老師教了我一年,從來沒學生或者家長知道他名字。只叫他「沈老師」。坐標上海楊浦。
但是不得了的是,這個補習班出了3個狀元。
說點故事:
剛開始辦學的時候,楊浦那個地方屬於小混混聚集地,沈老師第一次開課就被收保護費。
但是傳說老師記下了對方的地址號稱晚上送過去。
結果晚上買了12斤高升(鞭炮)點了直接扔小混混家裡,從此一戰成名無人敢來收錢。
當然,更重要的是,沈老師是空手道黑帶三段選手,這尼瑪三段啊!!不是普通黑帶啊。也少不了和混混們搏鬥的故事。
最初沈老師的學校就他和他老婆兩人,他不但能教英語語文,剛開始還教數學化學物理。一人全權包攬。
老婆管賬或者助教。
有人會問了,這樣的學校有人來補習嗎?答案是有,雖然剛開始不多,但是由於傳說太多,效果又的確很好,最後搞的洛陽紙貴。
他開發了一種課,叫「習慣班」。一節課25塊,當然這個收費在他那算是很低的,這個課剛開始由他專門負責,你們猜這課教什麼。
什麼都不教,就是讓你們做直了背單詞!!(不過這個課效果真好,尤其是對我這種差生…)
我去的時候已經規模化了,但是也少不了被鞭腿幾下。在上海這種地方,我覺得也就他這敢體罰了,做不好要把腳放在桌子上上課,或者一隻腳拿繩子釣在電風扇上。大熱天罰人去跑步,暈倒直接上水桶。頗有一種戰斗的風格。
但是效果的確很好,特別是我這種混混也分分鐘被教做人。
傳說他因為小區一直大狗擾民無數,有次差點咬了他兒子。於是在箭上塗毒,在車內將其無聲射殺。然後淡定下車看熱鬧。
他的聽寫必須標准到把標點寫對,不然也算錯。單詞必須寫出全部意思,如果遇到個多意單詞就倒霉了。
有時候上課有人會故意引發他說故事的慾望,基本半節課聽寫,半節課聽故事就過去了,雖然現在想來有很多吹牛逼的成分,但肯定是個有故事的人。
話說當年他有個空手道師兄要來中國開流派,他苦口婆心勸阻無用,結果師兄去少林寺被人打的滿地找牙。
話說他年輕的時候在上海青年足球隊,後來不得不在足球和空手道里選一個。
話說這裏出的所有狀元雖然很大程度由他功勞,但都很恨他。
話說他高中的時候老師看到他都怕,他問的問題刁鑽到老師無法回答。
他說「最謙虛的講,我是上海英語教的最好的老師」這樣洗腦的方式講課「我本來是要去研究導彈的,陰錯陽差搞了教育」
本事是有一點的。我的成績也提升的很快,而且沈老師上課很有魔性,現在來看比較能洗腦。
大多人比較怕他因為他說翻臉就翻臉,而且江湖氣很重。
我屬於非常不乖的,08年的時候,我被罰的習慣班已經能排到世博會了,雖然我09年畢業。
但過了這么多年,我就是一直很想知道他的名字…
有人看再更新吧


言莫離:

高中班導。
在監考的時候戴着網咖那種大耳機鬥地主……當時我請假沒去考試,然後看到他qq後面標識著qq遊戲大廳,去學校之後才知道他當時戴着大耳機在玩電腦。

還有隔壁班老師。
據說用他們班的多媒體電腦看片,然後學生偷偷玩電腦時候看到了記錄……從此他的事跡在學生中廣為流傳,就是不知道老師里有沒有人知道


諸葛景略:

高中地理老師
某次監考期末考試,上午,開考前大家看着他提着包子豆漿就進來了……
大家紛紛:

於是,考試時出現這樣一幕畫面:
學生們在台下寫,老師坐在講台上吃包子喝豆漿……
前排同學心情如圖:
當然這件事的結果就是老師被巡視考場的教務處抓到了……
具體最後怎麼處理不得而知,但以後每次考試,很多同學都會想起那天飄過的包子的香氣……

高一語文老師,同時擔著另一個班的班導。
某次年級主任心血來潮,不知從哪裡學的經驗,要在年級里要搞一個「魅力班代」評選,先是要各班設計展板,介紹班代事跡及班級建設情況。
我們老師是向來討厭此類形式主義玩意兒的,奈何年級主任興致勃勃,要求各班必須參加,於是展板公開展出那天,他讓班裡抬着個白板出去了……
抬着個白板出去了……
白板……

於是全校同學都看到了這一幕:
花枝招展的妖艷中間,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蓮花傲然屹立。
不要人誇顏色好,只留清氣滿乾坤。

對了,最後說一句,這兩個老師,是一對好基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