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遇見老師做過最奇葩的事是什麼?

問題描述:你遇見老師做過最奇葩的事是什麼?
, , , ,
張小白:

我碰到就是這么奇葩的老師: 討好學習好的學生,只要成績好,一切都不是問題。

包括欺凌打架。

並且還要加上一條: 反對+鄙視+扔下+嘲笑那些學習有些差的學生。

舉個例子,我某個J老師: Z君在角落裡復習,台上的老師明明知道他的學習進度,把他叫到了講台解黑板的題目。Z君解了一會,解不出。老師當著全班的面,陰陽怪氣的嘲笑Z君。大意是「我就知道你解不出」之類的。後來請了B君上來解題。又不允許Z君下去,Z只好在部分同學的笑聲中,尷尬的站在一旁,宛如被脫光衣服。

B君肯定解出來了,然後J老師便大聲的誇贊B君,「你怎麼解的那麼好啊,很正確啊」。

至於B君或者A,C,D君解不出的時候,都是臉上帶著溫和的微笑,拍了拍他們的肩膀,示意沒關系,下次再努力。

而對於Z,F,G君的,從來沒有好臉色,就算他們解出了,算出了,得到的卻是J老師的諷刺。

可能這就是雙標玩的溜吧,不愧是老師,前輩。

也許有些老師有著其他原因。

但是我碰到的老師裡面,這樣的老師起碼佔了六分之一純粹只是像J老師如此。

而這六分之一的其中,使的我有三個比較聰明的,只是有些貪玩被落下的同學從此沒有上過大學。

我很心痛他們,起碼可以考個211玩一玩,開闊視野,然後再有個較好的起點。

也許我也心痛自己碰上這樣不合格的老師。

天下的老師這么多,基數這么大,還真被我碰上了不止一次兩次三次四次,我覺得我也挺奇葩的。

對於這樣教書愚人的老師,我想說的是: 請轉身,離開他們這些還可以教育的學生。

想起這段經歷倒是有些輾轉反側,睡不著覺了,就寫在這里吧。

人生如此漫漫,諸君共勉吧。


立冰:

大概是初一的時候吧。

那個時候我們語文老師暫且稱他為X某,為了讓同學之間形成一種競爭力,發明了一套在我看來極其傻X的考試規則。如下。

全班同學你可以選一個競爭對手並當著全班同學的面朗讀挑戰信。大部分同學都會選擇一起玩耍的小夥伴,所以大家都沒怎麼當回事,誰考過誰都不會放在心上,畢竟鐵哥們分什麼高低…

考試結果出來的當天,X某拿著一大摞卷子走到講台上先是發了一通火,balabala… 都習慣了,周考誒,周周考,那麼多次考試早已麻木了…

X某的講台脫口秀已經進行到白熱化,隔著前面幾排同學也能感受他的一腔怒火。我們都心知肚明他的語文教學一直被隔壁班的老師碾壓,嫌我們不爭氣…後來X某突然說:
「這樣吧,今天課別上了,我們舉行個投降儀式!」

然後他讓我們每個分數考低了的人舉著自己的試卷,向自己挑戰目標去鞠個躬。

那一刻我感覺教室桌與桌之間的過道比以往長很多倍,眼看著一個個同學高高舉著自己的試卷從我身邊走過,那是我最認真的看每一個同學走路。他們步伐起初都非常沉重,後來大概都因為從眾心理不痛不癢的完成了投降儀式。我想他們應該不是懼怕失敗,而是在昔日的單純友好情誼面前很難嚴肅到要去認輸,但真到了對手(朋友)面前的時候,鞠躬這么諷刺的舉動和一起打球一起跳橡皮筋的情誼對比太過強烈。

我是唯一一個考低了卻沒有去按照X某的想法去完成投降儀式的人。那一天其實我已經在去投降的路上,但是最後我就在那短短的幾步里想明白了許多。我一直獃獃的站在過道里,腿像灌了鉛一樣,再也邁不上前,眼淚已經奪眶而出。

X某態度非常強硬堅決不允許我搞什麼特殊化,我平日也一直很乖巧,學習不算差排名一向前五,那天特別不給他面子。他有些氣急敗壞說了些難聽的話,我一言不發,只是站在過道里拿著自己的卷子抽泣。我也不知道我要幹嘛,就是感覺身子僵僵的怎麼都動不了…

從那之後至少在一段時間里,我和我的小夥伴,跳橡皮筋再也沒有以前那麼快樂了。我不知道這種傻X的規則,到底真的是為我們的學習好,還是給我們的在我們青年時期的心理建設上面戳了一把刀從而滿足他作為一個老師需要得到的職業認可。

後來我長大了,也成為了一名人民老師。
我始終認為為人師表授業有道,決不能因為個人虛榮心作祟危害到在孩子們的身心健康,教師是每個孩子都在成長過程中最重要的紐帶,你自己那麼輸不起,怎麼去教孩子面對未來的種種。


於未來:

高中某任課老師
是學校領導,冰山臉,極高冷
某天去問題目,他正忙,我一句話說了三遍都沒理我→_→尷尬…於是我就傻傻地站在邊上等他忙完了再教我
嗯……
他忙完以後
看了我一眼
拿起作業本開始給我講題目
講完以後
他手裡拿著我作業本又開始忙他的
再次尷尬
我「老師你能把作業本還我嗎(๑•́₃ •̀๑)」
他「(反應過來,看了看手裡的作業本…尷尬)嗯?你說這本作業本?」
我「嗯。」
他「這不是我的作業本嗎……」
我「這是我的……」
他「它拿在我手上啊。」
我「這是我的……」
他「那你叫它一聲,看看作業本會不會應你。」
我「ಥ_ಥ(老師你在逗我嗎)」
…………………………………
…………………………………
嗯雖然沒有贊T^T但還是想更一更…
隔壁班班導,政治老師。性格古怪。
我是班代,某天我在班導辦公室幫他登分數,登到一半渴了,去小店買了一瓶飲料回來,下課了那政治老師悠哉悠哉地走進來,看到辦公室就我一個人,他就想過來嘮嗑……
看到我邊上放著一瓶飲料
他就拿起來欣賞!!
還誇飲料長的好看!!
然後問我,好喝嗎?
我隨口一說,還可以,你喝喝看就知道了
我的意思是,你自己去買一瓶喝喝看就知道了
結果他打開了我的那一瓶,有想喝的意思…
我不好意思拒絕,就讓飲料從了他
他不好意思碰到嘴,於是把飲料倒在瓶蓋里嘗,我似乎看到了他的舌頭舔了瓶蓋!!!!!!!!!!!!!!??
嗯!他喝完後把瓶蓋蓋上了……
還跟我說了句,我沒碰到瓶口噢,沾沾自喜
我想說
ಥ_ಥ這有什麼卵用!!!


等風起的高達:

我高中的時候
在一所第區重點高中讀書

我們學校有個牛逼的班導
所帶的班級年年都算是聯考一哥

更加牛逼的是據江湖傳聞
這老師媳婦兒就是當初自己的學生
且老師年輕時才華橫溢帥的一塌糊塗
還是學生大學時候回來倒追的這個老師

你問我為什麼我記得這么清楚
呵呵噠!
這學生後來成了我們漂亮的班導
聽說我班導年輕的時候是學校校花

這中三流網文故事

居然華麗麗的發生在了我的身邊

只是兩位老師經常在學校秀恩愛

總是能給我這種青春期滿臉痘的小男生

華麗麗的打臉

雖然太拉仇恨

但還是希望老師兩口子工作順利萬事如意!

2018年春節快樂

希望評論區校友別爆我們學校了

哈哈哈哈

紅紅火火恍恍惚惚


朱娜娜:

哈哈哈 突然看那個ppt的我想起來一件類似的事

高二剛開學 我們班新換了一個投影儀 那天我是第一個到班級的 發現了一個遙控板 然後就想惡搞一下第二個人

等第二個人來了 我跟她說這個是一個聲控的投影儀 不信你說下 它就下來了 她說下 我在旁邊默默的遙控它下來

然後我就去上洗手間了 回來的時候 發現這個人告訴後面來的人和老師……然後人傳人 大家都要驗證一下

我以為老師能識破的 結果老師並沒有識破 還跟大家玩得很起勁 說 我們試一下英文 down up stop 我就上上下下停停 老師說 你看真靈誒 我們學校真厲害

只可惜這個秘密只有我知道 我只能深藏功與名地忍著笑把手放在桌子裡面偷偷遙控

一開始是想給第二個同學開個小小玩笑 結果發現 大家竟然都堅信這是真聲控 連學校買這個投影儀的老師也以為這是彩蛋功能…我真是騎虎難下…

事情至今也沒有暴露 只是後來我有一次生病去醫院輸液輸了一天 那天開始 大家就以為聲控功能壞掉了


x Tracy:

高二日常遲到,我們班要求六點五十到校,我就非要六點五十一到,其實也不是故意的,只是每天都那麼恰好而已……
我們班導長得白且矮且胖,他在我們班安排了一個不同於主流的班委,叫會計,這個妹子長得白且矮且胖,每天這個妹子坐在位置上從六點五十開始記遲到的人名,然後在下課後收罰款,遲到一次十塊,一手交錢一手交發票,月末由班導對賬……班導每天六點五十走到班門口點一遍有幾個空位置……
不知道班導是不是故意的,這妹子是我同桌……我和妹子關系比較好,從來不交錢,雖然經常被發現並被拎進辦公室喝茶……再後來妹子看不下去了,說要給我開通會員服務,辦個包月,十五塊錢包整月……並且申請了班導,可能是當時成績不差,班導……同意了……再然後,班導看不下去了,於是跟妹子打招呼說全班都六點五十算遲到,只有我,七點算遲到……據妹子說,是班導考慮到我家住的比較遠……其實騎車子需要十分鐘不到……


歌盡桃花扇底風:

突然想答233333
1、
我們語文老師(男老師),上課講到一個點不確定,怎麼辦,百度。
點開的那個百度網頁有那種彈窗(你們懂),老師點了叉想把它關掉。
結果手滑點進去了!
能想像上課時投影上投著一些奇♂怪♂的東西的畫面嘛!
嚇得我們老師直接關機。

老師還喜歡給我們放一些很藝文啊很有深度的小視訊來鍛煉我們對文章的分析理解能力。
有一天給我們看的一個視訊,老師說自己還沒看過。
抵擋不住我們的起鬨,老師剛給我們看了。
剛開始劇情還很正常,就是兩個男學生家長認識,聊起來以後,他們倆自己去玩了。
然後他們倆聊到取向問題。
然後他們倆開始……
互撩……
一個把另一個掰彎……
當然這還不夠奇葩,因為老師把後面掐掉了。
然後眾目睽睽之下,老師把那個視訊復制到桌面上,讓我們想看後續的自己去拷。

2、
我們英語老師有老婆,也是教英語的,還教過我們年級。
我們學校有那種奇怪的課,那種每個班成績比較前面幾個人可以去上的,就是他教的。
有一次隔壁班一人問老師這個啥啥啥用法(我忘了QAQ)對不對。
老師暴怒:「怎麼有這種用法!不對!誰教你的!」
「是xx老師(他老婆)說的QAQ」
「哦那……」瞬間化身溫順的小綿羊,「啊她說的……可能是對的……你就這么用吧……」

然後這位老師的下課簡直就是喪心病狂QAQ
我們留他他也不拖堂QAQ
聽到下課鈴聲掉頭就跑QAQ


珍珍珍珍珍:

高中班導 一個貪吃的人
1. 某個早讀,班導一臉嚴肅的站到講台上說:「你們以後可不允許在教室里吃辣條了昂,昨天晚上,我在咱們班門口那個窗檯上看見一包辣條,我就拿到辦公室吃了,弄得一個辦公室都是那個味,你們可不能再在教室吃這個帶味的東西了啊。」
2.小組晚自習在班導辦公室做班會PPT,一女生沒吃晚飯,於是乎帶了一份板面到辦公室,不巧班導來了這個女生急中生智,說:「老師,您嘗嘗嗎?」然後我們班導很是驚喜道,「我拿回家吃吧!」然後……他真得就把這個女同學的板面帶回家吃了
3.班上某個同學過生日帶了生日蛋糕分享(周末晚上只有幾個住宿生),在分蛋糕時我們班導進了教室,所有人都愣住了,要知道,教室內是禁止吃東西的!正當我們發愣時,我們班導指著蛋糕,說:「我吃個花吧。」
4.某日,我的小夥伴給我帶了一個她姥姥做的窩窩頭,不巧被班導看到,於是乎這個窩窩頭就順利的到了他手裡,多年後的一節數學課(班導是數學老師),大家都昏昏欲睡,這時,我們班導,他點了我小夥伴的名字,「xxx,走神了吧,想什麼呢那都,是不是想你姥姥做的那個窩窩頭了內?」
想到再補充


的的:

大一刑法學老師,最後一節課——就是劃重點的那節課,是帶著孩子上的,孩子五六歲的樣子,能跑能跳……

一個大學老師,男老師,帶孩子上課,多麼堅強……

那節課上充斥著他的怒吼——你別跑了!你給我回來!你這是擾亂課堂秩序,我讓警察來抓你……你站住!

評論里的小夥伴,如果你們是我,還能笑得出來?


兔子的胡蘿卜:

政治老師。
每次下課必用前排座位同學放在桌子上的瓶裝礦泉水洗手。
再從某同學桌子上的紙抽中抽出兩張面巾紙擦乾。
怪不得政治老師長得又帥還是主任29了還是沒對象
哼。


我是一隻廢柴:

我們國中班導很奇葩,我跟了他三年。初二的時候,班上有個成績差的學生,嘴又臭,惹毛了兩個混子,他們到教室來找他,喊他的名字,我當時是學習委員兼課代表,老師派我和班代去解決。那兩個人很生氣,要打我們,我們兩個身高一米七五的漢子當然不慫,上去就是剛。我們幾個混打在一起。老師看見怒了,大喊道:敢打老子的學生,不想活了,拿起他的諾基亞往一個人身上砸,還上來幫我們打,最後,在整棟教學樓學生的注視下,我們都被拎到教務處。我們老師跟校長和主任關系都很好,校長只罰我們各寫了兩千字,那兩個學生被喊了家長,並寫了2500字。


Aorqu用戶:

高三時的語文老師。

有個男生上課的時候趴在課桌上睡覺,我們英明神武的語文老師飛起一腳,把他連人帶桌踹翻在地!

還是這個語文老師,給我班上課時,發現隔壁班(他擔任班導的某班)男生體育課途中逃回教室,他三步並作一步健步如飛的出門就罵:上個體育課還要逃?是不是男人?

還是這個語文老師,某天上課鈴聲打過五分鐘以後,他跑來對大家說了一句:今天我感冒,你們自習吧。

喂!這樣對高三生真的好嗎?


冠希的照相機:

讀高中的時候,有位物理老師,60來歲,返聘教師,專業能力極強。
臨近聯考,操場上來了只貓頭鷹,應該是繁殖期的緣故,徹夜嚎叫,老師拿了把鐵鍬去轟,樹比較高,隨手就把鐵鍬往樹上甩,結果也不知這貓頭鷹是不是喝多了,竟然木有躲避,生生被拍死,場面十分尷尬,說好的貓頭鷹反應靈敏,視力好呢……
老頭深思熟慮了一宿,第二天默默的去找公安自首了。。。


Aorqu用戶高中男英語老師,五十多歲左右,依稀記得他叫白雲。
性格特別古怪,喜怒哀樂無常,有一次上他的課,我們一班子人等著上課,過半個點了他還沒來,監察委巡檢視我們教室沒老師找班代問話了。

過了十多分鐘,他睡眼朦朧的來到教室,真的是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來到講台望著安安靜靜的我們,突然笑了!笑的特別驚悚!接著對我們開罵,莫名其妙的罵些我們不知所雲的東西(其實是罵校領導),然後最重要的是,他哭了!嘩里嘩啦的哭啊!我們班整個氣氛跟凝固一樣,聽他哭訴家裡的事和睡午覺過頭被學校扣獎金的事。班裡一群人憋著不敢笑…一個個抿著嘴憋著,直到下課鈴爆發………..


Aorqu用戶
準備去上課的我們看到這樣的消息…其實我們也不知道在哪裡上課哈哈


豬寶寶吃飯飯:


我們非常帥氣的輔導員
(莫名心疼)


匿名用戶大學時一個高數老師,人稱老尚。
老尚頭是一個有抱負的數學老師,最喜歡的就是在高數課上給大家上十分鐘數學以後拿出一本《論語》來給大家講,還是英文版的:zengzi say………
老尚也是一個很現實的人,喜歡喊大家聚餐:「今天啊,咱們AA,你們把尚老師的那份a掉。」
某種程度上我也很感謝老尚,他是讓我們在大學迅速認識社會的人。


陳俊廷:

我在一個師范學院里讀的大學,我是體育生,體育學院,二本,說出來也不出名。有一個教我們田徑的老師特別出名,雖然不是主任,院長,但是學生由衷的尊敬他。首先,他能喝二斤酒以上,對於我這種半斤倒的人來說,膜拜!當然,這不是重點。
我09年進的大學,我們的大學有一條小吃街,便宜好吃,當然也有地溝油。那條路上有一棟小樓房,據說以前是武警駐在那裡。那時候我們這位老師還年輕,大約三十幾歲,他是班導,跟學生關系特別好,晚上有的時候就跟學生一起住在宿舍,體育生的宿舍氣味!大家能想像!這屆的學生畢業的時候,他跟同學們一起出去喝酒,隔壁桌上是一幫武警在喝酒,不知怎麼的,發生了口角矛盾。都喝了酒,又都是年輕力壯的小夥子,打起來了。這位老師說了一句,打,出了事情我負責任。
結果就是,那次所有的學生都安全畢業,而他,本來可以做院長的一位老師,到現在還是一位普通的教員。
這件事情不論對錯,一位老師出了事情能站在學生d


儲成勛:

高三的時候,晚自習,因為心裡煩悶,於是商量好,和另外玩得特別好兩個同學一起逃課出去玩了一圈。被班導發現了。

他站在教室門口,不明意味地笑著看我們仨。客氣地把我們「請」到了一個沒有人的辦公室,把門關上。

我們兄弟三個心中忐忑不安,硬著頭皮進去坐下了,準備接受疾風暴雨。

但我們班導坐下以後,依舊只是玩味地看著我們。然後給我們一人散了一根煙。

「沒事,抽吧,都是男人,沒什麼大不了的。」說完自己點了一根,把打火機扔給了我們。

這是真的,當時那根煙我沒敢抽,後來揣著,保留了很久。

那場坐下來的男人間的談話,讓我後來的高三一直很乖。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