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遇過哪些概率極小的事?

問題描述:你遇过哪些概率极小的事?
, , ,
大力出奇蹟:

大二時候有一次上選修課,我早早的來了坐在第一排,距離上課還早就先睡了一會,醒來時發現身邊有個很萌的大一學妹在看我,然後整節課我們都在聊天,很投機的那種,記憶中,那是我最幸福的一節選修課。很快下課了,她沒有手機,她在我筆記本上寫下了她的名字和專業,結果我因為過於激動,把筆記本丟在教室了……

之後整整一年裡,在食堂里見到她兩次,兩次都是遠遠地打招呼她沒看見我,離近了去想搭訕卻沒有勇氣,等我鼓足了勇氣時,她已經不見了……

再後來,在一次市裡舉辦的天文科普活動中,我又看到了她,那次她是代表社團去做的志願者,那天我們完全忽視了所謂的科普和活動,整整聊了一晚上,留下了聯系方式。

後來第一次約她,是約她一起去學院的孵化室孵小雞,然後的日子裡,我約她一起去實驗室,她約我一起去敬老院,我約她一起去自習,我那時候很不懂浪漫,每次約她不是實驗室就是自習室,那時候我也是倔強的很,有一次約她上自習,她沒有答應,而是和她們班的一個男生一起去打羽毛球去了,那天我惱羞成怒,直接給她發簡訊說:「你是不是討厭我呀?沒錯,我喜歡你,你如果不答應我,那麼我就不會再纏著你了!」結果當然是悲劇的,而那時候很講原則的我,真的就沒有怎麼再找她。

然而我知道我是放不下她的,那年的暑假我沒回家,去了漠河,路上我忍不住,給她發了一條很長的,道歉的簡訊,告訴她我在中國的最北方,在中國離她最遠的位置,此刻,我想她,她回了,然而我還沒等打開簡訊,手機就沒電了,等三天後回到學校,那簡訊已經不知道為何不見了,收到的是她剛剛發來的另一條簡訊:對不起我有點沖動,我覺得你還是不要再追我了。

帶著對她的思念做了兩周心不在焉的實驗以後,我下了狠心,去了她的家鄉所在的省,然而我卻完全不知道她家在那個地方,在省會呆了兩天,給她發了幾條不見回復的簡訊,就回了學校。

過了一段時間我的一個好朋友過生日,到我租的房子里去開了個生日party,那天來的人不多,但是讓我很驚喜的是她也在;那天我們都喝了點酒,藉著醉意,我突然問她,我還有機會嗎?聚會上突然沉默了,然後她當著所有人的面,婉拒了我。

那天我在聚會結束後把她送回了宿舍,然後一個人回到房間,喝光了餘下的所有的酒。我哭了,卻沒有流淚,我一直記著她說的那句話:「你是個很優秀的人,但是你的世界太簡單了,或許和我這樣一個復雜的人,還是做朋友會更好些。」

第二天,我給她發了條簡訊:還是朋友也別做了,我覺得自己一個人挺好的。

新學期開學了,我加入了她的天文社團,那天她也在,見到我之後看了一眼,打了招呼,就沒再理我,只是一直在照顧一個其他學院的大一學妹。後來她便退出了社團,再也沒有參加過活動了。

大三了,我的課程和實驗也忙了很多,經過打聽也得知她的專業也很忙,之後一直也沒有怎麼和她聯系了,後來天文社裡被她照顧過的那個學妹找過我兩次,都是問一些課程上,和前途方面的事情,之後告訴我,是學姐和她說起的我。

我問她,學姐現在還好嗎,她沒有回我。

很快我大四了,我選擇了留校考研,考完研復試以後我心血來潮,給她發了個簡訊,問她在哪裡,可以聚聚嗎,她說她在我第一次約她的地方,我去了,再次見到她,又有了那種第一次見面時的感覺。

我已經通過了復試,接下來的日子裡一直都很閑,她不考研,所以大三下學期也沒有什麼事,後面的日子裡,又有了大二那年的那種感覺,只是,她說,我變了,變得不那麼簡單,也變得成熟了,有擔當了。

然而這一次我沒有敢向她表白。

或許,很多愛情,就這么錯過了。

後來她早早的離校去旅遊,我在暑假結束後也開始了研究所的生活。

研一的那一年,是我最不堪回首的記憶,那一年因為對未來的失望和一段不應該開始的莫名的一見鍾情,我開始有了間歇性的抑鬱,然而那一年裡我唯一美好的記憶就是她,當時的她在申請去泰國的交流,在另一所學校里學習語言課,她說她很孤單,同樣孤單的我經常去那邊看她,記得有一次我們約好一起去看夜場電影,電影開場之前我們在商場里閑逛,逛到家居區的時候,服務員問我們是不是已經結婚,之後我和她說,其實我們看起來還真的挺像夫妻的,她臉紅了,笑了笑,我知道她心裡是幸福的。

那天電影結束之後,我送她去了她同學家,然後自己在沙發上湊合了一晚,第二天大早,她還沒有起床我就離開了,回去路上我想給她發條簡訊,想了想還是沒有發,因為我不想在我心裡還沒有放下那個一見鍾情的姑娘的情況下去追求自己的緣分。

或許就是因為種種的選擇,緣分最終變成了有緣無分。

她的大四很快就在語言集訓中結束了,更不巧的是她還申請了提前答辯,在大家都還沒完成畢業課題時,她已經要離校了,離校那天,不巧的是一起去送她的還有幾個人,大家都在,我也不好意思和她說太多。

轉眼間又是半年過去了,她工作簽到了廣州,過年假期短,不能回家,我在大年29那天去廣州和她見了一面,我們一起逛了夜市,一起去了海心沙,我們聊了很多很多,就是沒有聊起我們的感情,我不知道她是否愛我,但我知道她一定是喜歡我的,然而我們雙方都一直沒有機會說出那句話。

再後來我們再沒有見過面,只是經常在網上聊天,後來的我們都經歷過很多,她去上海時,我出國,她回新疆時,我去天津,她去天津時,我去西安,她去上海時,我已經有女朋友了,之後我再沒有和她聯系過,或許這就是我和她的故事吧,然而我相信,這不是結束。

你會不會忽然的出現

在街角的咖啡店

我會帶著笑臉 揮手寒暄

和你 坐著聊聊天

我多麼想和你見一面

看看你最近改變

不再去說從前 只是寒暄

對你說一句 只是說一句

好久不見……

我一直期待著,能有機會和你再次相見,

就像第一次在自習室見到你;

就像那次我們一起去參加天文社的活動;

就像和你一起在孵化室里的約會;

就像在海心沙那次欠你很久的擁抱……


黃王明傑:

國中畢業前夕在貼吧上認識了一個女孩,我一直覺得認識她已經是最幸運的概率了。
09年的時候由於新疆發生了一些事,導致一年斷網,再上網時竟還掛念我,便一直來往。

高中時,由於她處於學校寄宿狀態,管教嚴。便從開始的簡訊改換成了書信往來,一是為了保證繼續聯系,二是想體驗信件在途中的期待以及收到的那份激動。於是每次掐算著時間,不時地往收發室跑,生怕收不到她的來信。
記得有一次她寄來一封紅色的信,上面用小小的貼紙貼出了一個桃心的形狀。當時我們班女生把信轉交給我的時候還引發了周圍人羨慕,自己內心油然而生一股說不出的激動情緒。上課時拆開信,有段內容大概是這么寫的「今天天氣很好,廣播站里有首輕快的英文歌,男生唱的,有什麼yours,可惜不知道叫什麼名字,好想分享給你」。當時我的反應是這首歌是 I’m Yours,便在回信里回復了是不是這首歌。接著便在下一封信里看到她說,周末回家聽了一下,果然是這首歌,好厲害。當時便覺得這大概是我最了不起的一件事了。

後來各自上了大學,可惜沒有報到一起去。她去了寧夏,我去了重慶。大一那年便相約一起去武漢一起玩了兩天。後來大二國慶,她說去重慶找她男票,有空來找我玩。當時我剛剛和小夥伴從西漫的展子里出來,在萬達覓食的時候,突然背後被狠狠的敲了一下。轉過頭一看竟然是她,後面還跟著一臉不可思議的男票。後來回去問她時,她說覺得背影很像就下意識的上去了,如果不是的話就很尷尬了,所以一定是我。這大概是她自己最大膽的一次行為了。

所以說緣分這事,真是不可思議呢。


Aorqu用戶:
剛剛用QQ的時候,那時候還叫OICQ,和國中時候的好朋友V一起去網咖第一次上網。
比她先申請好qq取名字,等著她告訴我號碼的時候隨機看有什麼人可以加好友,隨機裡面有一個名字也叫V,覺得親切我加了一下。
就是她剛剛申請好的。
———————————————————————————————-
畢業的時候實習沒留下來,有點小沮喪。然後就在網上亂逛,看到一個廣告公司的bbs上說找很多崗位但是就沒有文案,然後我就問了句招不招文案。
有人說,招啊,然後給我了人事的郵箱,我就投了簡歷,然後就忘記這個事情了。

然後過了挺久,忽然這家公司找我面試去了。
因為當時很資淺,各種部門的各種大頭小頭面了一輪,找了個很初級的文案職位把我留下了。因為小公司小部門,得到的指點很有限,經常有那種知道寫的不對但是我不告訴你為什麼不對的事情。另外的組有個比我大的哥哥,因為和我們組的人熟,在我抓狂之餘經常義務幫我忙,有一次吃飯說起各自怎麼來這公司的,然後我們都很吃驚,他就是那個bbs上搭腔的人,但是他從不知道我就是當時問是否招文案的那個。

來這個公司一個月之後我搬家了,然後搬家第一天在捷運站異常迷茫,分不清四號線和三號線,這時候背後有人說,你愣著幹嘛上車啊……還是那個哥哥,驚呆了。

不過後來就沒有後來啦,他不久之後也跳槽了。但這是我工作之初遇到的貴人,感謝這些小概率事件。


孟章:

2007年,我和公司老闆去重慶出差參加會議。
老闆祖籍重慶,已經N多年生活在上海。
開完會準備返程上海,當時線上訂票沒有現在這么方便,我就拿著老闆的身份證去買飛機票。
出了酒店隨手叫了一輛出租車去找機票代售點買機票。
邊開車,重慶的哥就和我閑聊,問我哪裡來的。
我說從上海來出差。
他就說有個遠房的表哥,復旦畢業後在上海工作,好久沒有聯系了巴拉巴拉的說了一路。
我隨手掏出老闆的身份證,給的哥看了眼,惡作劇的說了句:「你表哥是他吧?」
重慶的哥一腳急剎,沉靜了兩秒鐘大喝一聲:「瑪嘜批……朗格搞滴嘛………」,然後眼睛瞪得溜圓,半張著嘴話也說不出來。還真的是他遠房表哥。
重慶的哥讓我第一次見到了「瞠目結舌」這個成語最佳現場演繹版。

我在一個千萬人口的直轄市隨手打了輛出租車,就發生了這樣的奇遇,算是小概率事件了吧。
寫這個答案的時候,重慶的哥的一聲大吼彷彿還在我耳邊回蕩~~~他舌頭僵硬的樣子滿有趣的。


Even:

2015.1.16更新:謝謝室友哈尼&辯論隊好基友們幫我點贊~作為Aorqu上默默無聞的一小隻已經很開心啦~祝大家期末考試順利!回家開心過年!
居然也想回答………… 我和我的小夥伴攢勁,整整無間斷同班同學12年。雖然也不是特別小概率了,但是還是覺得挺難得的。

6歲那年剛搬家,並不熟悉新環境+_+剛好要上國小了,託了關系去了新班級,於是和攢勁同班同學了。那時他是中隊長,我是學習委員~

12歲國小畢業了,麻麻有熟人在三中,想讓我去三中讀書,我對這些也不是很上心就答應了,然後家裡開始熱熱鬧鬧地請客吃飯,帶我去見老師什麼的。可三中離家還是有點遠,國中就要上晚自修了,阿公擔心怕不安全,死活不讓我去三中。犟不過老人家,麻麻還是帶我去二中報了名。接下來是隨機分班,在新生名單上又看到了攢勁=_=那段時間里他是團支書,我是班代~

15歲考高中是一次大洗牌,人人都想進一個更好的高中,目光都緊緊咬住了省會的「四大名校」,奧數,英語,物理,忙的不可開交,忐忑不安的孩子們像進了戰場。自主招考成績下來,我只進了次一點的學校sad,他考的比我好啦(´・ω・`)

既然考不上更好的高中,我賭氣索性就留在小城裡了。安心地去鐵一中報了名,覺得只要努力哪裡讀書都一樣。可分班考的時候又莫名其妙看到攢勁了( •̀∀•́ )我至今仍記得當時激動的心情,簡直就像看到鬼一樣……分班結果出來還是同班=_=這時我已經見怪不怪了。

攢勁是一個特別能吃苦特別努力的人,很沉穩,很細心,不管我什麼時候來到教室都能看到他伏案做題的身影。這時候的他就像一個超人一樣,用驚人的毅力完成所有事情。他的成績開始好到逆天,常霸佔年級前三的紅榜。於此同時,我的成績開始像漏氣的熱氣球一樣跌跌撞撞,20、30名地往下掉。我有時候會跟他抱怨為什麼自己總是學不好,他會坦誠地告訴我好用的學習方法,雖然我總是聽了就忘掉。

高二分科了,以我差勁的理綜顯然混不下去,於是毅然報了文科。攢勁文理都很棒,不過考慮前景的話肯定是讀理科了。我有些沮喪,但也由衷為他高興。高一的最後一周過得有些漫長,即將分道揚鑣的組員們抓緊最後時間一起嬉鬧。我給攢勁買了一本書,當做分別的祝福。把書遞出去的那一瞬間眼睛有點發熱,這個一直在身邊的人以後要走和我完全不一樣的路了。以後我的路只有我一個人走了。

當然我也不知道他後來又是怎樣腦袋抽筋報了文科,然後繼續同班。總之真是嚇死寶寶了=_=緊張的高二高三里我們也玩的很好,他會毫不吝嗇地教我做題,作為回報我也給他帶了很多次早餐~聯考成績出來的時候,我們「稅前」分數又一樣……對於他來說可能是重大失利,對於我來說倒還算正常。雖然不再同校,但我們也一起來到北京,追逐新的夢想^O^

我不知道怎樣的人才能叫做「熟人」,但攢勁無疑是我已經熟到骨頭里的人了。這種時間沉澱出的親切感和默契是永遠無法磨滅的。也許以後我們都會有各自的先生和妻子(現在講是不是早了些)但我也會一直為他祝福。

PS,還有30天攢勁過20生日了,我考試周沒辦法給他送禮物,希望大家能贊我作為給他的生日禮物吖^O^萬分感謝!


食夏:

小時候跟阿公阿么去走親戚。

那家人家沒有和我同齡的小孩,大人們又都顧著自己講話。我實在太無聊了就一個人亂晃。晃到屋子後面發現了一片杉樹林,林子後面又是一戶人家,一個小姑娘洗完了頭正坐在門口椅子上曬太陽。我那時遇到陌生人超級害羞,但那天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就跑去搭訕了。

那個女孩子不但長的白白嫩嫩像個瓷娃娃,性格也溫溫軟軟的,總之超喜歡!我人生第一次勾搭妹子,就如此之成功,別提多高興了。我們就一直在小樹林玩到了傍晚。直到我阿公大聲喊我名字叫我去吃飯時,我也不願和她分別。這時候,一個叔叔舉著相機站在旁邊,他說給我們兩個人拍張照片留作紀念。我們就一起合抱著一棵杉樹,對著鏡頭大聲說「茄子」

後來回家後並沒有收到那張照片,也漸漸淡忘了這件事情。又過了一兩年,上了國小,認識了全新的同學,從陌生到熟悉。有一次班導要求帶一張最喜歡的照片來,和大家一起分享背後的故事,班級里一個安靜乖巧的小個子女生帶來了一張照片。

照片上一個女孩子長發飄飄,另一個女孩子剪了一頭板寸,兩人合抱著一棵杉樹,笑得像個包子。


張小浩:

國中的時候跟父母去海南過年,晚上的飛機,中午吃完飯下午去海里游泳。
當時貌似是海邊圍起來的一塊地方,在岸上能看得到不遠處的海上有浮標,問了下工作人員他說圈出來的五十米遠的一塊地方給你們游泳,哪個浮標連著一條線把這塊地圍起來,防止你們亂游游出去了,好像還說了下面有網子防止魚游進來什麼的,具體的記不清了。

我自由泳游到距離岸邊大概三十多米不到四十米的樣子,猛地一下子從水裡抬起頭來,把眼鏡弄掉了。
是的,我游泳帶的是近視眼鏡,沒有帶潛水鏡。
度數很深,400+的度數,沒了眼睛我跟瞎子一樣。

沒辦法,摸瞎回到淺水區找到我老爹,跟他說我眼鏡弄不見了,說明了情況他就又帶我去我掉眼鏡的地方找。
因為距離岸邊有點遠了,那裡的水還是非常深的,一個猛子扎不到底,紮下去還要狠狠的游兩下才能摸到沙地。而且沙地里跟岸邊不同,不是細沙,很多尖尖的小貝殼,扎手紮腳的。
我們兩個在哪裡摸了十來分鐘的樣子,別看只有十幾分鐘,水裡扎猛子找東西還是非常耗費體力的,累的半死不活的還是沒找到。

最後累的不行了回到岸邊,老爹說沒辦法了,認命吧,東西掉海里神都找不回來了。我說那怎麼回武漢啊,沒眼鏡我就跟瞎子一樣。老爹說那也沒辦法,只能你摸瞎回去我們再去配一個唄。

我當時是又急又氣啊,從海南摸瞎回去我才不幹呢,多丟人啊,一路上跟盲人一樣啥玩意都要人幫忙,走路還要牽著怕跑丟了。
當時我就不樂意了,我說不行,我一定要找到眼鏡,找不到改簽飛機該明天的,一直到我找到為止!!!找不到我就不回去了!
我爹笑笑說那你去唄,你要是能找到算你有板眼。

我當然就去了啊,果斷又哼哧哼哧游回我掉眼鏡的地方找啊找,找了五六分鐘的樣子,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一個幾乎全瞎的人在30米遠的海里找掉在海里的眼鏡,想想就知道不能可能找到,連個鏡片都沒摸到。
最後實在是累的不行了,就往回遊,游到一半我腦子一抽,想不行就這么回去我不幹,於是又游到掉眼鏡的地方,因為當時太累了,再加上突發奇想,想到要是我就在這里漂在水上漂著,說不定海浪把我跟我眼鏡沖到同一個位置去了呢?
於是游過去漂著了….

現在已經記不清漂著的時候自己胡思亂想了些什麼玩意了。也根本記不清自己漂了多久,反正有很久就是了,等我被海浪快衝到岸邊的時候,就從海里站起來了。
雙腳落地的一瞬間,就感覺到有什麼玩意在我的右腳下,非常擱腳,趕快用手摸下去拿出來一看…
是特么個生了銹的鑰匙,天知道誰掉的鑰匙,害我白高興一場。
轉身把鑰匙仍海里去了,往前邁了一步,又是右腳下有東西,摸出來一看
卧槽!我的眼鏡!!我他嗎竟然真的在海里找到我的眼鏡了!!!我他嗎!#¥%……&¥#%#¥*#%……#¥%……#
當時已經激動的說不出話來了,帶著眼鏡看準了方向就沖向岸上我們放東西的地方給我爹媽秀我找回來的眼鏡。

最後成功乘坐原定的飛機回到了武漢。

回來後用個小卡片寫上我的英雄事跡「喲勇敢的騷年你在茫茫無際的南海中找回了你丟失的眼鏡你簡直是個天選之人啊哈哈哈哈哈哈快快帶上你的傳說級眼鏡去拯救世界吧!」然後放在了我的書櫃里,等我眼鏡服役完畢之後就把這個卡片和眼鏡放在了一起。

現在這個眼鏡還在我書櫃里,要是有人問起為什麼你書櫃里會放一個破眼鏡,我就會跟他們講起我是如何如何把眼鏡掉在海里的,又如何如何費盡心機的把他找了回來的。末了還要裝作漫不經心的加上一句:
“喏~這就是那個我掉在南海里又被我找回來了的眼鏡。”


陳國平:

我有一位朋友,跟我同年,也是上海人,在日本時在一個學校上過課,在一家店裡打過工。
一起打工時他和同一家店打工的台灣妹子談戀愛,對方父母不贊成。妹子的父親來日本看女兒,他只好躲到我家來。
後來妹子回台灣,他回上海,我留在日本。這段時間彼此間也疏於聯系。
再隔幾年,我也回到上海。但是我把他的聯系地址丟了。我留給他的自己家裡的電話,也早就換了號。
就這樣,一晃十多年過去,我們一直找不到對方。我也曾嘗試在人人網等社交網路尋找,但是沒有音訊。

3年前的一天,我去大連出差。上了飛機,我坐在很靠後的左邊靠通道的位置。
靠窗的位置有人進來,我站起來給他讓座。
不不不,靠窗的位置不是他。
我站起來後,隔著通道右邊位置上的人看看我,一下子站了起來。

就這樣,我們一路聊到大連,也不用換位置。

別急,小概率的故事還沒有結束。
然後他跟我講他跟台灣妹子的故事。
台灣妹子後來一個人跑到上海,重逢後兩人決定先斬後奏。於是一起去看房子。看完房子在肯德基休息,遇到了台灣妹子的世伯。世伯回台灣,在妹子的父母面前說:」我見過那個男孩子,人不錯。「於是沒幾天丈母娘飛來上海,把我那朋友喊過去:」那盡早把婚事辦了吧。「

你說得對,我也覺得台灣妹子是被她世伯跟蹤了。


王羽翊:

千年鐵樹開了花
門前枯木又逢春

還有一個,小概率事件

有情人終成眷屬


小小韃靼令公:

英語渣渣.唯一一次及格全是蒙的.考了92分.我運氣是有多好.


高學歷家庭主婦:

這是我在另一個問題里的答案,主要是講,我在紐約百老匯抽音樂劇的抽獎票,為毛每次人家都抽中我的故事~

作者:高學歷家庭主婦
鏈接:「當時隨便說說的話,結果意外實現了」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 高學歷家庭主婦的回答
來源:Aorqu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系作者獲得授權。

這是發生在紐約百老匯看音樂劇的事情。那一年,我在紐約某組織實習,我和我老公都是音樂劇的瘋狂愛好者,所以每當周末和節假日,他都從波士頓過來和我一起看各種歌劇音樂劇。但我們是窮學生,音樂劇尤其是好座位的門票超級貴,看不起呀。還好那時候,百老匯除了學生票,還已經有了rush tickets,就是抽獎票,票價25刀左右,絕大部分的座位在第一排。就是在一張白紙上寫上自己的名字,開場前2個小時,會有工作人員來抽,抽中你,你立刻現金買票。那一年,有一個大火的音樂劇,《摩門教》(the book of mormon),是製作南方公園那個動畫片的人製作的,傳說特別特別精彩搞笑(後來這部音樂劇獲得了那年的托尼獎),但凡去紐約旅遊看音樂劇的人都想看這部劇,一票難求,貴的要死呀。

以上是背景,不好意思太啰嗦,現在正式開始。

那天是復活節,還是個周末,我和老公打算去挑戰book of mormon的抽獎票,走到劇院的時候,媽呀,全是人呀,三四百估計是有了,都是來挑戰抽獎票的。我倆擠進人群,在紙上寫著名字,我還寫了自己的郵箱,工作人員說用不著寫郵箱,我隨口說道:「那哪行,萬一有重名的怎麼辦?!你挑中了算誰的!」過了半個小時,開始抽獎了,這么百號人就只能有10個幸運兒!工作人員一個一個地念名字,已經有3、4個幸運兒被選出來了。我和我老公根本不報希望,都做好去買別的劇的學生票的打算了。正在這時,這個工作人員又抽了一個名字,他展開紙條,突然笑了,他說:「我相信這個是不會有重名的」,然後用很強的英語口音,念出了我的名字!當場我就跳著喊起來了,而我老公整個人都愣住了「不可思議,怎麼每次都是」(後面再解釋),然後我就在辣么多人羨慕嫉妒恨的目光里,取到了第一排最中間的票,中間到要是指揮脖子癢,我都可以伸手幫他撓撓的地步!那時候可是百老匯原班人馬呀(後來主演都去演電影電視劇了)!我當時也就是隨便說說怕有重名的事,誰知道那工作人員大手一揮,還真的在一堆白花花的紙條中抽出了我的名字!!!

另:我老公驚訝呀,他想不通,為什麼我每次去抽音樂劇抽獎票都會被抽中,除了一次,我從來沒失手過,這不科學。後來book of mormon來波士頓演出,我又在烏泱泱的一大堆人里被抽中了。百老匯大熱門wicked,我在三個不同的城市被抽中了三次抽獎票,有一次,我還是在截止前最後一分鐘把名字投進去,結果被抽中,背後插了無數仇恨的目光(笑)。我在歌劇領域也很幸運,紐約大都會歌劇院搞活動,總共就那麼5個大禮包,我一個人抽中了倆。不過在其他各種抽獎中,我就沒這么幸運了。

這是看完劇後,我和一個出來募捐的男演員的合影。
&amp;lt;img src=”<a href=”https://pic3.zhimg.com/9a32002f49f23b0041e14642985850b6_b.jpg” data-editable=”true” data-title=”zhimg.com 的頁面”>https://pic3.zhimg.com/9a32002f49f23b0041e14642985850b6_b.jpg</a>” width=”540″ data-original=”<a href=”https://pic3.zhimg.com/9a32002f49f23b0041e14642985850b6_r.jpg” data-editable=”true” data-title=”zhimg.com 的頁面”>https://pic3.zhimg.com/9a32002f49f23b0041e14642985850b6_r.jpg</a>”&amp;gt;當天的program,隱約可以看到伴奏的管弦樂隊當天的program,隱約可以看到伴奏的管弦樂隊
&amp;lt;img src=”<a href=”https://pic2.zhimg.com/39ddb7944216a9cbad6a3df2a8767bcd_b.jpg” data-editable=”true” data-title=”zhimg.com 的頁面”>https://pic2.zhimg.com/39ddb7944216a9cbad6a3df2a8767bcd_b.jpg</a>” width=”600″ data-original=”<a href=”https://pic2.zhimg.com/39ddb7944216a9cbad6a3df2a8767bcd_r.jpg” data-editable=”true” data-title=”zhimg.com 的頁面”>https://pic2.zhimg.com/39ddb7944216a9cbad6a3df2a8767bcd_r.jpg</a>”&amp;gt;修改


Aorqu用戶:
我國小的時候喜歡我們班的女班代。
她讀書超厲害,總是名列前茅;她長的挺好看,是我們這個年級段最好看的女生之一,盡管只有兩個班;她還有一束及腰的長髮,每次回頭找我這個後桌說話都會甩到我的臉上,還有心上。我對她「抱怨」了好多次她的長髮,她每次都笑嘻嘻地聽我說,卻總也不改。
在一堂體育課上,她無意中露出了她的胳膊,我驚奇地發現她的左胳膊上有一個疤痕,一個不怎麼好看的疤痕。但我心中萬分竊喜,因為從小我的左胳膊上也有一個胎記,是個小圓圈,和她胳膊上的簡直一模一樣!不止是大小,連位置、形狀都是一樣的!這樣的概率有多小!我真的不敢置信!可是這樣小概率的事情就還是發生在我們身上了。那一刻我內心堅信她就是我生命中註定的另一半!

直到後來我才知道世界上有一種東西叫疫苗。媽個雞


打個飛的好不好:

就在昨天…
本人在海南上學,家在遙遠的重慶…昨天在這邊的一個家教群看到一個消息,過了很久我回了一條,然後有一妹子也回了一條。
突發奇想,點開資料看,重慶的!就開始搭訕了………她一分鐘後回我,長壽的?好吧,居然是我家那邊的╮(╯▽╰)╭
茫茫人海中,遇到這么一個人不容易啊…


薛文:

對面場上5個隨從,我空場。
然後我上了大號25仔。

結果6發炸彈炸了我臉5下。。。

還有一次對面場上3個1血隨從,我手裡2發奧蛋,結果全TM打臉了。。。


萬戶侯:

高二某次月考英語考試,除了作文拿了17分,其他的一分沒拿。

我覺得應該是答題卡沒給我批改。結果英語老師拿出答題卡手動改,真的全錯!!!


熊鼎:

國中的時候每個人有一個自己的不鏽鋼小茶杯。
某天不慎把它掉落在地,
然後它就摔出了86版西遊記片頭曲的那幾個音
@火帽子 見證者


jean luo:

我身上挺多奇怪的事情的,兩個和夢有關。一個是小時候五六歲夢見家門口電影公司老樹下有蛇精會吃小孩,夢里還有個仙人一樣的老頭和我說要在手上塗雄黃蛇就不敢吃我了。我媽說每次路過那個樹我就大哭,她以為我在哪裡聽說過蛇怕雄黃就做了這個夢。02年電影公司改造從那個大樹下挖出來一條非常大的蛇干,我媽趕快給我打了電話。

第二個夢是大學,有一天晚自習,我忽然想起前一晚夢見有人對我說12月13日是個重要的日子,我就用圓珠筆寫在手背上了。那天學校某些教室停電,有高年級學生就來我們教室自習。有個學長坐在了我身邊,我們就閑聊開了。他是文學青年,經常給雜志投稿什麼的,我就問他投稿的名字陽清是筆名嗎。他說不是,陽是13日,青字拆開是十二月,這名字是他生日。-_-#我把手上寫的日期和夢給他說了。我們兩個人之後再也沒說一句話默默自習完回宿舍了。沒有在一起,他後來有打聽到我宿舍電話,約我參加一個活動我在準備出國沒空就沒去完全沒有聯系了。我是福州大學2000年入學的,那個師兄叫林陽清大概是97年入學的。感覺當時他還是挺出名的,不知道Aorqu上有沒人認識他可以找他求證這個事情。

最後一個是我同學的阿公是年齡很小被拐騙走的,只記得自己的名字(名字具體我忘記了大概是xx銀這樣)和省份。前年他爸爸開會去了那個省,車子壞在一個村子裡村子的人剛好和他阿公一個姓,他下車就問了一下當地的老鄉知不知道有丟過這個人,老鄉說不知道,但是有個人叫xx金,聽起來是兄弟,不然你去問問他?我同學爸爸就問了,果然是一家人連後代長得都很像。最靈異的是,那個介紹xx金的人在見到我同學爸爸的第二天就去世了,他們家都說就是為了等著人來認親,使命完成了才走。


江疾:

班上的電風扇掉下來砸到人送進醫院
當時我國小,看見電風扇很松就在想會往哪個方向飛,幻想它掃過一片,橫屍遍地。
然而它是直直砸下來的。
那人脖子被刮到掉,據說當時她位置再向右幾厘米就沒命不知道真的假的。


Iktsuarpok:

那我也說說吧。
兩個人玩兒撲克牌抽王八,我說,看我抽個大王給你看。
然後不論牌分成幾堆,我都抽到大王。連續二十多把…

還有就是三國殺,我說左手桃源右手閃電。嗯,判定牌的確都是這么出的,左手桃源必過,右手閃電必劈,十幾把判定之後,我被禁止觸摸牌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