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遇過哪些概率極小的事?

問題描述:你遇過哪些概率極小的事?
, , ,
羽小團:

三年前 大學部畢業論文強制查重…
現在 研究僧畢業論文強制雙盲評…
送教育部外審…

現在大把大把的掉頭發憋論文中
ε(┬┬﹏┬┬)3


王寶來:

我有個朋友,他的同學讀博士的時候跟一個教授,然後,教授死了。他還沒畢業就跟另一個教授讀,然後又死了。一直到畢業,一共死了4個。


萬俟鈴:

高中的時候考noip初賽,學校為了把分數線拉下來特意給三個班沒學過編程的同學報了名,但因為考試成績零分的話是不算有效成績的,於是乎我就像向三個班的同學宣傳騙分技巧,最後多嘴說了句真的不會的話就全選c,因為考試有複選嘛,只要有一題有c就有分了……

對你沒猜錯,卷子下來後二十道單選複選沒一個c
qwq


洋芋飯ECHO:

聯考的時侯,在我的學校 我的教室 我的位置 我的桌椅。
沒錯,感覺跟平時月考一樣,差點睡着。


大臉怪:

大一剛開學,認識了一個學長,淺淺接觸後對他有好感,不到一個星期,他就交了女朋友。

大三剛開學,認識了一個學弟,淺淺接觸後覺得挺不錯的,不到一個星期,他想追的妹子跟他在一起了。

大學唯二兩次動過心思,就這么結束了。

藍瘦,香菇。


安子芸:

就就就在今天!我去參觀一個思明區青少年宮的書畫展!!我竟然發現了這個!!!

這什麼情況啊!!!
和我同名同姓啊!!還特么同區!
我深深地被震驚了!雖然我是練過書法可是我真心沒寫過《登鸛雀樓》啊!!!
而且這位小朋友也經歷了和我一模一樣的悲劇——
看到右下角小小的作者姓名沒有!那個「奕」字也被打錯成了「逸」字啊!
你們難道都沒學過神采奕奕這個詞么!多花點時間找正確的字會死啊!
這個和我同名同姓還似乎是同年的蘇奕軒小朋友!你看到沒有!!
我想認識你啊!!!
以上。這大概是我從生下來至今十二年中發生的最一克賽艇的事了吧(´・ω・`)


東田雨:

差一分沒進某重點學校的事兒居然真的發生在我身上過。


匿名用戶:
今年五月份的時候,暗戀一個自習室的男生。兩個人每天都去同一個教室自習,不是同一個學院也不是同一個專業,偷偷翻了他的課本才知道他的名字,沒想過要他聯系方式,也從沒想過有天可以認識他。只想單純的喜歡著。

但是兩個人卻很神奇的經歷了相遇相識相知相擁。

如今,他已經在墨爾本了,昨天還給我打了越洋電話。

從沒想過能認識他,最後卻可以擁抱他,以為自己一個人的一廂情願卻好像是兩個人的惺惺相惜。就是我遇到概率最小的事情。


wolfccb:

過年,在空地里穿着厚厚的羽絨服看人家放炮,一個威力巨大的、五十響的連排二踢腳突然以一種匪夷所思的姿勢倒了下來,炮口正對着我。

你們想像一下我當時的表情!

第一炮就在我胳肢窩里爆炸了!後面每一炮它都會變換一個角度緊追着滿世界逃跑的我!當時的台詞是:哎卧槽,哎,哎呀卧槽,哎我,哎我曹操曹!

我被炸得滿小區都是羽毛,不知道的還以為天上掉下個養雞場!

旁邊的圍觀民眾笑得非常開心!

以上。
大過節滿世界買衣服的老狼


Hawl Liu:

大一來報道的路上,火車經過駐馬店時上來一小伙坐我對面,後來到了學校發現他住我隔壁寢。


桔年:

國中放學大掃除,一男同學玩抹布,從門里扔出去,剛好把路過的年級主任假髮打下來……


Raketenfaust:

有一次測試新的寶箱系統。
數值策劃隨手一抽,0.2%概率的極品——同事紛紛表示哎呦你丫運氣真好
再抽,又一個0.2%概率的極品——他表示這概率演算法是不是有BUG
一邊說一邊抽第三次,0.5%概率的極品——他青著臉找程序算賬去了

程序當着他的面開了個10000次模擬,產出率一切正常。
他還不放心,發動所有同事做了每人100次的手動測試,產出率還是一切正常

最後的結論就是他在一次內部測試里遭遇了五千萬分之一的小概率事件——拿這運氣買雙色球夠中3次大獎的。


Aorqu用戶:
小鳥一邊飛一邊尿一邊拉屎在我的頭頂上(我是在跑動,不是靜止不動,那也不是家養的鳥)。

去了五明佛學院觀光,心裏想着期盼天空有彩虹。但一連多少天都不下雨了,一絲機會也沒有。隨手拍的照片,裏面竟然清晰的有很大的彩虹。


Aorqu用戶:
我初二的時候換了一個剛剛從師范畢業的政治老師。

初三我被分到重點班,所有的老師都換了,只有他因為教的好,也到重點班,繼續教我政治。

中考我考上了鎮上的重點中學,到新學校上課時發現,那位政治老師也被調動過來,還是教我政治課。

由於不適應高中生活,高一我決定留級,第二年報名時,發現我被分到了這位政治老師的班上,他沒有去教高二,而是留下了繼續教高一,還是我的班導!

高二分文理科,我報了理科,進了重點班,依然是所有的老師都換了,只有這位政治老師還是繼續擔任我們班的政治老師。

高三上學期期末,我參加會考,完成了政治課的全部學業,這時這位政治老師已經教了我五年半。


鄭捕頭:

前幾天晚上在某飯店吃飯,結賬的時候聽老闆娘跟旁邊人小聲說,你看這人像小鄭兒嗎?我馬上說,我也姓鄭。後來一打聽,這人認識我弟,親弟弟。
但已經結完賬了,所以沒有打折。


王大牙食堂:

回老家的時候,到濟南火車站轉車,在候車室座位上撿到一個類似工作證的證件——「某某學校學生會某某部幹事」——就隨手塞進電腦包里。
回老家後在臨近的城市找了份工作。半年後,公司招了一批形象崗新人。其中有一個小帥哥我老看着很面熟,似曾相識。不知道是夢里還是前世見過……這么浪漫的事情,自然是後來就和他好上了。
再後來,幾個處的比較好的同事去我家聚餐。其中一個一邊翻着我書架上的書一邊喊——真受不了,你是多喜歡xx啊?把他照片夾書里看書的時候還能看得進去嗎?
我過去一看——當年撿到的那個證件一直被我當書簽用。後來夾在某一本書里了。現在被翻出來才發現,證件上的人就是那誰誰誰。
難怪當初第一眼見他覺得那麼眼熟。敢情自己曾經看過他很多次。


呵呵就叫這個吧:

高中上體育課打籃球,在中場持球,防守人突然開玩笑說,你在這投進了我把球吃了,結果我瞬間出手了,球空刷。。
====分割線===
其實後續還有故事,我們在打球,場邊就站着年級組長,我球進了之後,防守的同學直接來了句wocao的臟話,特別大聲,被年級組長聽見了,就被叫到一邊說教了一番。。


文俊威:

昨天晚上我宿舍外面有個垃圾場着火了,消防隊很快就滅火了
我發現的原因是我室友在看電視劇,劇里火警警報響了……無意中往外一看真的着火了……
這個時候我正在微博看@李天飛大話西遊 的文章,正在介紹什麼叫三昧真火……


吳巨華:

老爸早老媽兩年念同一所師范,老爸剛畢業,老媽剛入學。

老爸那棟宿舍樓在老爸畢業就改成了女生宿舍樓,老媽入校之後分配的床鋪是老爸剛剛搬走的那張。

他們在結婚紀念日的餐桌上回憶以前的時候卻無意之間發現了這個,我本來是他們最親近的人,彼刻卻像一顆最閃亮的電燈泡……

發表迴響